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暴风法神 > 第364节

暴风法神 第364节

在守护者神殿区,正北方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庭院,那里绿树成荫,两个大湖泊在一南一北,联系着两个湖泊的是一条优美的小河。

那就是生命女神芙蕾雅所在的生命温室。

这个温室是如此巨大,有着仿佛能直达天际的巨大树木,夸张到有房子大小的花朵,让身高足足有十层楼的芙蕾雅在里面,也丝毫不显得突兀。

原本芙蕾雅在里面,正在缓缓散步,游荡于湖边,聆听着各种生命的声音。

突然间,女巨人的脸色变了。

她用一种极度惊讶的眼神看着一支箭矢射来。这一箭,有若天外流星一般的穿透里,轻易洞穿了弥漫在温室大气里的层层绿光,直扑向她。

“难道是托里姆!?”惊讶的女银迅即化作一声惨叫。

巨大的身躯根本没有闪避的可能,不,她的肩膀好像被吸过去一样,差点让那支蕴含无上雷霆法则的利箭当胸穿过。

只不过,在最后关头,她用自己的生命法则之力抵消了那股引力,这才让她猛地一个下蹲,勉勉强强躲过这危险的一箭射中要害。

即便如此,从左胸锁骨上那个焦黑的大洞,依然可以看到后面的事物——她的身躯被彻底洞穿了。

鸟语花香的生命温室,随着芙蕾雅的惨叫一下子沉寂下来。眼前只留下一圈淡淡的雷电云雾,云雾让空气中带着一丝焦灼的气味。

绿色的雾气在下一刻,被一股狂风荡开散去。

只剩下南方大门处,一个渺小而匀称的女影矗立在绿色的小山坡上。

明明她的身材是如此微小,但在芙蕾雅眼里,她却恍若高比各位守护者。

纯粹因为那一击!

芙蕾雅的脸色变得有点不正常,伤口处的雷光仍在刺激着芙蕾雅的神经。

或许,对于一个英勇的战士来说,这不算什么。但芙蕾雅用好像死了爹妈,不,这简直像是被挖了祖坟一样用苦大仇深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女影。

“你——是——谁!?”高亢的声音已然满是凄厉了!

第1615章 此身为太阳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艾泽拉斯风之半神!”希女王的每一个字都仿佛狂风呼啸,电闪雷鸣,蕴含着风元素应和的神性气息。

“半神?”芙蕾雅的表情里有着疑惑,旋即是震怒:“土著的半神!你知道你犯下了什么罪孽吗?你不光在伟大的尤格萨隆主人的仆人面前自诩为神,你还偷窃了属于主人的雷霆之力!托里姆那家伙可是理应成为主人之仆的存在——你把他怎么了!?”

顿了一下,芙蕾雅爆发出最大的怒意!

“最最关键是……你居然打伤了完美的我——”

听到这番话,正在通过法师之眼窥视这里的杜克嘴巴张得大大的,可以塞进一只鸭蛋。

咦!

咦咦咦!?

芙蕾雅大姐你念错剧本了吧?

在杜克印象中的芙蕾雅,绝对不是这个鸟样的。

可杜克立即又有点明悟:尤格萨隆也是洗脑能手。它的洗脑没有恩佐斯那么粗暴。恩佐斯用不停的上古之神的低语,把耐萨里奥逼疯了,然后再重新注入对它恩佐斯的忠诚意念。而尤格萨隆则不然,它更像是注入更多无关重要的信息,然后在受害者的潜意识里缓缓替换掉关键的内容,比如把守护者们的效忠对象,从泰坦换成它尤格萨隆。

如果没有推算错误,这一世的尤格萨隆应该是给芙蕾雅注入了一点令人蛋疼的思维——臭美!

伴随着芙蕾雅的怒吼,突然间,刚刚被希尔瓦娜斯一箭洞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美复原了,连一丁半点的疤痕都没留下。

同一时间里,这个生命温室产生了变化。

三棵仿佛顶天立地的大树动了起来,从一棵棵巨木变成了人形生物。它们一抬脚,抬起的是满是根须的粗壮长腿。它们一挥手,挥起的是足以用为大殿主梁的粗壮手臂。

它们赫然就是杜克在情报中提到的三棵古树:亮叶、铁枝和石皮古树长老。

不光是它们三个,还有更多的花花草草,都有了自己的活动能力,它们从根植的草地中拔出粗大的根茎,那就是它们的腿了。可它们的模样,依然让人不敢恭维。

有头部是四瓣花瓣,有着两条满是荆棘手臂的,活脱脱就是一朵食人花模样的【迅疾鞭笞者】;有会自爆,威力媲美203毫米舰炮猛轰的【爆炸鞭笞者】;还有标配似的【远古水元素】等等……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植物或者水系元素生物,轻易组成一支军队,向希尔瓦娜斯蜂拥过去。

“呵呵!”希女王发出了不屑的轻笑声:“果然无限回复力什么的就是赖皮啊!”

某种意义上,这种不停招小弟,以植物海的方式淹没对手,还真是能克制大部分攻击力不足的团队呢。

风——

蓦然吹起!

两股小小的龙卷风顶着希女王的战靴,让两条大长腿凌空晃悠晃悠的。

下一秒钟,希女王整个飞起来了。

这一下,芙蕾雅手下的植物大军当中的大部分只能干瞪眼了。

除了极少数浑身呈深紫色的人形植物具有远程攻击力,它们是可以释放出【风暴之箭】的【风暴鞭笞者】。

当希女王看到那稀稀落落的闪电箭射向半空,向她袭来的时候,她的冷笑声越发响亮了:“芙蕾雅,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你觉得这种攻击……有效?”

说罢,希女王一个响指,那些向她飞来的闪电箭如同中了时间停止魔法一般,在半空中犹如踩了急刹车停止了,原地掉转头,朝着巨大的树人长老亮叶电射了过去了。

“轰轰轰!”树人长老满身亮绿色的枝叶大片大片被轰成焦炭。雷击甚至引发了大火,迅速在亮叶长老的树冠上蔓延。

“啊——啊啊啊——”亮叶惨叫着。

怕火,这是植物系的通病。

看着五、六层楼高的树人长老怪叫着冲到河边,跪下来,把自己着火的树冠与背脊都伸进河水里,希女王只觉得好笑。

然后被教坏的某女王,朝着亮叶长老撅起来的树人屁股补了一记火箭。

芙蕾雅并没有直接救治自己的手下,在着火状态下去救一个本身就是易燃物的树人长老,那是浪费神力。

她选择直接向希尔瓦娜斯进攻,她高高举起右臂,大喊道:“生命,需要阳光——”

生命温室上空的虚空中,骤然打开一个类似空间传送门的玩意。

下一刹那,一道直径少说有二十米的粗大太阳光光柱,无声无息地朝希女王一秒前还在的地方落下。

太阳是美丽的!

太阳是可远观不可近处触摸的!

阳光保持一定的温度和烈度,可以促进万物生长。但过于炽烈的阳光,就会蒸发一切水分,乃至于灼烧触碰到的所有事物。

眨眼不到的工夫,希女王一秒前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焦黑圆柱形。那是过于炽烈的阳光灼烧内里一切带来的后果。如果希女王不是凭着狂风一样的高速,在最后关头躲开,说不定她已经是一具焦炭似的尸体了。

希女王额角滑落了汗珠,她开始安慰自己:“这一招有点恶心……幸好我掌握的元素是风。希尔瓦娜斯,你可以的,仔细感应到大气中的火焰元素,在最激烈的前刹那,化作风雷闪开。”

论实力,哪怕芙蕾雅被洗脑后变相降低了实力,她也不是希尔瓦娜斯可以硬刚刚死的存在。以弱击强,的确可以磨砺她的能力。

真正的强者,除了知己,还要知彼。

初入神域的希尔瓦娜斯,就是用这种方式,如同海绵吸水一般飞速成长着。

在她躲过了芙蕾雅第一记【阳光】之后,芙蕾雅马上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她高举双手,大喊一声:“大地需要阳光,【阳光普照大地】——”

“嗯!?”这一招真的吓到希女王了。

完全不存在于情报当中的招数,最是考验一个强者的反应和判断力。

不到一秒的工夫,芙蕾雅竟然全身沐浴金色的辉光,仿佛以己身化作最为炽烈的太阳,把灿烂夺目的太阳光倾泻到这个大小只有十平方公里的巨大温室里。

第1616章 你该醒了!

什么!?

偷偷观战的杜克当场就有点蒙了。

芙蕾雅这货就是标准的自然系,算起来她掌控的基础元素应该是大地才对,为毛突然会变成了火焰系呢?

有那么一瞬,杜克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希尔瓦娜斯就是那种高攻击高敏捷的典型,踏入神域后,这个特性也无法更改。她最不怕那种势大力沉的单体攻击,相反,对上这种蛮不讲理的全视界无差别元素攻击,是最吃亏的。

可是下一瞬,杜克就乐了。

因为他已经在某棵树人长老的后背上搜到了希女王的气息。

“沙沙沙——”

“吱吱……”

一如沙漠中多半只有针叶植物存活。在受到过份的强光和太阳光炙烤后,植物体内储存的水分被瞬间蒸发。这些体型巨大的活体树木和植物,多数在芙蕾雅这一击当中直接凋零。

唯有体格最为庞大,实力也最强的三个树人长老存活了下来。

聪明的希女王,恰恰利用了这一点。

她直接隐匿了自己大部分的气息,躲在石皮长老的后背上。

当这个树人发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希女王已经一蹬她的大长腿,再次起飞。

“别以为这就是结束——”芙蕾雅大吼着。这一次,女巨人单膝跪下,双掌往大地上一按。

生命温室里仅有的两个湖泊的湖水顿时狂冒百米,化作两个巨大的喷泉,把甘露一样的水滴挥洒在温室里每一寸被烤焦的大地上。

郁郁葱葱的嫩绿气体在温室里仿佛无休止地蔓延。

“噼噼啪啪!”

那是看似死寂一片焦黑的土地再次被生命所占据的壮丽画面。

土地在开裂,粗壮的嫩芽从裂缝中钻出,从最普通的小草,到一人高的巨大花朵,再到五人才能勉强合抱的新木。

视界内,所有的植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着。

“喀拉喀拉!”表面上那层彻底的焦黑,如同一层伪装的外壳。每一棵植物的焦黑枝干都爆开,长出越发粗壮的新芽。

刚刚的荆棘守卫什么的,再次张牙舞爪起来。

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刚刚一度被可怖阳光彻底烤焦的植物大军再度出现!

希尔瓦娜斯略微皱眉,好看而颀长的金色眉毛有了明显的颤动。

旋即,她笑了。

她凌空虚立,以优雅的姿势拉开长弓。

清越中带着傲然的女音传遍全场:“对面那支军队,你们都被我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给包围了!不想死的就放下武器投降吧!”

这句极具反串意味的话,听得芙蕾雅目瞪口呆,最后在那张巨人之嘴里吐出的字眼就是:“狂妄!”

狂妄么?

或许吧!

但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么这世界也不会有进步了。任何冲突双方报出自己的等阶,那就决定了胜负。

此时此刻,芙蕾雅居然企图催生出一片巨大的森林,把整个生命温室里所有的空间都彻底占据!

在狂风中,【索利达尔·群星之怒】业已拉开,数不清的星光化为道道短小而狭长的光芒之箭,从华丽的长弓中倾泻出来。

星光糅合了雷霆的电光,射出来的箭矢如同千千万万条雷蛇,联通着神器长弓的弓身与每一个受害者。

硕大的花瓣被雷霆箭爆射过去,炸裂成无数萦绕着雷光的凋零叶块。

凶厉的荆须轻易被雷电的怒涛撕裂为成百上千段,败絮般随着狂风飞散。

而攻击的重点,自然集中在那三个树人长老的身上。

首先被击倒的是亮叶,带起狂风的箭矢将它一身树叶尽数刮落,不管是被烧焦的黑叶,还是鲜嫩的绿叶。更可怕的是不停蜿蜒散布到整棵树上面的雷霆之力,超高压的雷霆直接摧毁了树干内每一条脉络,并引发了火灾。

在温室里的水分全被芙蕾雅拿来浇灌土地的当下,这一次的火灾再找不到扑灭的水源。

而且普通的火,灭不了这样的雷火。

古往今来,多少次森林大火源于天上惊雷劈裂了大树引发的火灾。

希尔瓦娜斯的雷霆也有着近似的原理。饶是法芙娜以沙土做灭火道具,卷起阵阵沙土覆盖在亮叶长老身上,依然无法阻止新的火苗从粗壮的树干内里飙出。

亮叶长老可以说是活生生烧死的。

“不——”芙蕾雅高声尖叫着。

有了一,就有二。

希尔瓦娜斯在半空中转腾飞翔的当儿,射了铁枝古树长老七十二支雷霆箭,激荡起它树皮内的元素脉络,直接将其点燃成为一个大号的人形火炬。

“不不不!”芙蕾雅不停拍动着大地,催谷着树木更快地疯长,以填补这个高度将近两百米的巨大温室内所有的空间,切割和压缩希女王活动的空间。

只是,她所有的力量与催谷,在树木生长到占据温室一半空间的时候戛然而止。

“为什么?”女巨人守护者的脸上有着明确的茫然。她愕然地扭头,望向最后一位陪伴她度过无数年月的古树长者石皮,无比难过地发现,这位古树长者居然业已陨落。

身材庞大的树人长老是枯死的,失去了所有的水分和养分,就如那些被虫子蛀烂了根,倾倒于大地上的枯木一样,再无一丝生气。

不是陨落于希尔瓦娜斯之手,而是陨落于芙蕾雅对于大地、对于整个空间的生命力催谷。

半空中,被狂风承托的希女王傲然的声音再次传来:“芙蕾雅,你输了……”

“不!我没输——我是生命神殿的守护者,我怎可能输在单纯的暴力之下。大地承载万物,大地生长万物。我不可能输在你这个小小的风雷半神手下!”

希女王摇摇头:“如果你脚下是真正的大地,又或者你位于你的生命神殿当中,我断然不是你的对手。可惜,你此刻能驱使的只有区区一个生命温室的大地之力。那么,你的失败就是必然。”

伴随话音的落下,希尔瓦娜斯弯弓搭箭。

身后,玄奥无比的泰坦符文蓦然出现,形成一个个由内到外,越扩越大的魔法阵。风元素界的元素,正源源不断跨越虚空,注入到希尔瓦娜斯手中的神器长弓上。

星辰、狂风与雷霆的力量在这把华丽的长弓上混合相融,最终形成一支颀长的紫蓝色长箭。

与其说是箭,实则更像是长枪。

两米多的长度,让它超越了箭矢的范畴。

“芙蕾雅!你该醒了!”

第1617章 绝望领域

箭实在太长了,超越了一般概念上箭矢的。

正常来说,唯有弩炮才可以驾驭如此颀长巨大的箭矢。

希尔瓦娜斯有好办法——

她驾轻就熟地表演金鸡独立,伸出修长的美腿架住【索利达尔·群星之怒】的护手位置,双臂因为最大化用力而使得流线型的肌肉微微鼓胀,撑开了弓弦。

“喝——”

明明仅仅是一声低喝,却犹如春雷绽放。

引动出千条万条的雷霆光影,下一个刹那,整个生命温室里回荡的尽是雷电爆响后的嗡鸣。

芙蕾雅就那么一愣神,发现自己仿佛早已被千万条雷电劈过。

这是恍惚感带来的错觉。

她的感观已然被彻底蒙蔽,丝毫没注意到,一条虚幻的电光图案,从希尔瓦娜斯的弓前段一直延伸到她的脑门。

“啊——”

“嗞——”

非常异样的两个声音。竟然是先有芙蕾雅中箭的惨叫声,随即才响起风雷之箭破风而来的声响。

连希尔瓦娜斯自己都不知道,刚刚这一箭是否超越了音速。

她只知道,自己这一箭中了。

完美无缺地射中了自己的目标,锐利的箭头刺穿了泰坦守护者的眉心,大半截雷箭深深地嵌入额头当中。

从头到尾希尔瓦娜斯就没想过要彻底杀死芙蕾雅。

要给予对方足够的伤害,让其清醒过来,又不能真的太重手,直接将其打死,这可是一门技术活。

特别在希尔瓦娜斯没有掌握任何一种钝器攻击手段的情况下……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那一支雷霆之箭充当了一根避雷针的作用。

希女王十指指头连着虚空,更加专注从风元素界调来雷霆之力,注入到芙蕾雅的眉心处。

“啊——哇啊——呜呜——我……我到底在干什么?尤格萨隆……主人……不,你是囚犯!从我脑子里滚出去!不!主人,我无意亵渎你的神名……哇啊!”芙蕾雅不光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脑袋,还企图将希女王那支小小的雷霆箭从脑门上扒下来。

这可怎么行!?

希女王也是来脾气了!

她左手继续高举,五根白玉似的指头继续牵引着雷霆,将雷电注入芙蕾雅的脑袋,右手则从虚空换出一条雷电鞭子,狠狠地一次又一次抽向芙蕾雅。

穿着长靴的希女王简直成了雷霆的化身,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电光萦绕:“笨蛋守护者!快给我清醒过来!”

这场景是十分怪异的,一个小不点似的精灵,把一个十层楼高的女巨人抽得满地打滚,把周遭已经停滞生长的树木和焦木全都压成碎渣齑粉。

如果杜克有空看到这一幕的话,说不定会担心希女王是不是会觉醒了某种奇怪的属性……

可惜杜克没空。

事实上,在希女王、奥妮克希亚和瓦斯琪离开后,他就忙起来了。

很简单,维扎克斯将军从疯狂阶梯杀过来了。

作为无面者当中的佼佼者,作为上古之神尤格萨隆最衷心的狗腿子,维扎克斯清醒地意识到,让杜克这群家伙冲击那几个不可靠的守护者,有可能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在杜克原本的计划当中,是用阿尔卡冯四大看守联手顶住维扎克斯,可以的话,是不胜不败,拖着维扎克斯直到杜克这边放倒剩下的三位守护者,然后集合所有强者集体杀过来怼死尤格萨隆。

这个计划有两个关键,第一维扎克斯将军不能死。这货提前死了,一如洛肯死了会引来观察者奥尔加隆,他死了绝对会刺激尤格萨隆提前复苏。在没有收拾好三大守护者的时候,被一个上古之神玩背刺,那真的只能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了。

而第二个关键是,也不能让维扎克斯干扰到他们打醒三大守护者的工作。

让杜克烦躁的是,在第二点上出了岔子。

在三女离开后不到一分钟,维扎克斯将军就给了杜克一个大惊吓。

这个披着螃蟹壳似的庞大人形怪物,不是从疯狂阶梯的入口杀到守护者神殿区,而是来了一招天降邪恶。

完全没有征兆,火焰看守者科拉隆头上的神殿顶壁突然破碎掉。

将军以远超自由落体的可怖速度坠了下来。

那种洲际导弹级别的速度根本不是科拉隆这种巨人能反应过来的。

杜克做出了反击,那是刚从托里姆手上弄到的泰坦系雷击魔法,这已经是杜克能放出来的速度最快的魔法。

然而魔法一出手,杜克就感到有神马不对了。

将军周遭的元素仿佛被强行排开,饶是以杜克的半神级雷电魔法,都有种利刃插入浆糊的迟滞感。

杜克的雷击还是打中了维扎克斯将军,却被对方硬扛了。

将军抡起一座房子大小、巨锤一般的钳子,狠狠地在科拉隆举起双臂形成防御之前砸落到科拉隆的脑门上。

“啊!”火焰看守者发出一声狂怒的嚎叫。

如果他是单纯的火焰元素生物,面对这种纯粹的物理攻击,大可以学炎魔拉格纳罗斯那样大笑三声,然后说:“你尽管打,我喊一声痛算我输。”

可惜科拉隆的本质是守护巨人,一种介于生物和元素生物之间的特殊存在。所以科拉隆哪怕最后时刻偏了偏头,依然整个右肩被打塌凹陷进去,当场被重创,跪地不起。

面对另外三个泰坦看守者的围攻,维扎克斯将军蓦然巨臂一挥,背后掀起一片足足百米高的暗影元素狂潮,一记华丽到极点的顺劈斩硬生生磕开三大看守者的围攻,发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这里是尤格萨隆主人的领域!入侵者们!痛苦吧!绝望吧!跪拜在主人的伟大力量下吧——”

维扎克斯这货简直是打了什么不得了的过期X药,虽然明知道他的表现不正常,但谁都不知他的疯劲儿可持续多久。

明晰感受着那股以将军为中心的黑暗能量拒绝着四大元素的进入,杜克整张脸都在微微抽搐,他当然知道将军这货有个【绝望光环】,可以强行降低全场敌人的攻击速度,以及削掉全程的回蓝什么的。

但绝对没这么强力,这玩意几乎可以叫做【绝望领域】了啊!

第1618章 换人

到底是托里姆没入坑被洗脑?

是洛肯的提前扑街刺激了尤格萨隆?

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杜克无法得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维扎克斯将军现在简直是打了鸡血一样嗷嗷猛。

宝库四大看守者一开场就跪了半个,现在科拉隆虽然努力沟通火元素界,想用火元素的力量修复自己的身躯,显然这需要时间。

若是杜克在这期间抽身离开跑去对付米米尔隆,说不定没过十分钟,四大看守就全跪了。

周遭的环境亦或者什么地方一定有不对。否则没理由会出现如此不对劲的实力差距。

杜克没有再出手,明知不对头还强行出手就是‘夏姬八打’,自己找屎。

杜克很久没这样如临大敌了。

“系统精灵!”杜克在意识海里呼唤自己的老搭档。

“哟,亲爱的宿主,我发现你总是在碰上麻烦的时候才想起我,我真伤心。”

“……”杜克脸都黑了。

眼看杜克不爽,系统精灵也不开玩笑了:“好了,不逗你了。代入数据模型,开始分析环境资料……”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顿操作猛如虎,仅仅一秒系统精灵就给出答案。

“经过本系统不完全分析,周遭空间呈现不稳定的半空间特质。没有检测到周遭半径两百米范围内存在四大元素界的空间接口。检测到周遭亚空间夹缝里存在大量疑是上古之神尤格萨隆的生体组织。正是这些生物组织的存在,排斥着四大元素的进入。”

等等!

这就有点不愉快了!

杜克的脸色正在发青。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自己这几个该不是被尤格萨隆吃了进肚子吧?

尤格萨隆被称为千喉之魔,或者千喉之兽,传说它有一千张嘴。

既然是一千张嘴,就特么有一千条食道,姑且不论是否有一千个胃,反正呆在尤格萨隆体内绝对没好事。

而且说到尤格萨隆的领域,就不得不提神他喵的洗脑大法。这可不是退群保智商就能躲开的招数。尤格萨隆可以打造出不同的梦境,让受害者沉溺其中,最终慢慢被彻底扭曲世界观,达到三观不正,沦落到给它当狗的地步。

杜克不知道尤格萨隆到底在这里留有多少意识,如果意识很多的话,说不定连他都有点危险。

这一次,杜克可是本体参战啊!

此时,三个傻大个已经勇猛地再次扑上。

岩石看守者阿尔卡冯放大招了,他的拳头瞬间变大了两倍,估计他已经把这个空间所有的土元素凝聚到手上,然后他狠狠地砸了下去。

“嘭——”一声巨响,维扎克斯将军右边那个巨大的钳子几乎一下次从三维变成二维——薄如纸了。

可惜下一秒钟,将军丝毫不惊地用左手反抽了隔壁的寒冰看守者图拉旺一钳子。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将军那个本来都有点崩解的右钳迅速如同吹起一样,重新胀了回去,化作一个完好的钳子。

这不是表面工夫,是硬度和韧度都重回巅峰,因为将军就是用这个重铸的钳子,当场跟风暴看守者艾玛尔隆狠狠地拼了一记。

“什么!”

“不可能!?”

几个看守者同时发出惊叫。

杜克一拍自己的脑门:“感情我跟你们说的关键都忘记了!?”

图拉旺才恍然大悟:“啊!阿尔卡冯你身上有【无面者印记】,你给我们滚远点。”

杜克既然要他们挡住维扎克斯,自然会给他们说攻略什么的。直到现在杜克才发现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不知是泰坦创造这些守护者时故意留下的天然缺陷,还是说他们的脑回路本身就异于人类。

一碰到自己未知的状况,他们会选择优先使用自己擅长的招数和技能发动攻击,而不是仔细地观察现场的情况。

【无面者印记】就是一种最为特殊的秘法,将军将其放到某个敌人身上,那敌人就会产生出一种诅咒的力量,会对身边人造成特殊的不可抵抗的暗影伤害,然后这股掠夺了目标生命力之后的暗影力量会回到维扎克斯的身体,修补其损伤。

不得不说,将军的这个印记也放得相当鸡贼。

这是个连环陷阱。

如果四大看守者不管,那么将军他就是无敌的。光靠印记他就能修补自己身上任何伤势,他甚至都不用攻击,光靠印记的伤害就能把其余三大看守者耗死,最后再跟阿尔卡冯单挑。

若是管呢?

看守者都是大块头巨人,而且四个看守当中防御力最强的阿尔卡冯被排斥在外,剩下两个看守者也很危险。

说到底,其中一个原因固然是将军一上来就重创了火焰看守者,让四大看守者三缺一,变得不完整。

最重要的还是尤格萨隆似乎赐予了维扎克斯一种特殊的力量……

“够了!你们这样打下去不会有结果的,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如果你们还想履行守护的职责,那就全部给我分四个方位跑到指定的位置,用泰坦符文链给我传输元素!”杜克猛地一声大吼。

每一个看守者都看到了在指定地方有个闪亮的泰坦符文虚像,各自以泰坦语表示了地、水、火、风四大元素。

不用问,那就是他们的位置了。

饶是心有不甘,连刚才受创的科拉隆都开始往指定地标跑去。

“侵入者——你们的对手是我!”维扎克斯将军无比霸气地吼道,他一个跳斩,就扑向寒冰看守者图拉旺,可他刚飞到半空,突然一支散发着无比强大神圣气息的金色箭矢当头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