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灵魂导游 > 第049节

灵魂导游 第049节

秦牧白:“……”我去,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只是沛公兄,你觉得你就算是说出来,有人会相信吗?秦牧白觉得自己再不出口就要出事了。

“哎呦,这位大爷,你说一说,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这个年轻人冷笑了一声问道。

“我,刘邦……”果然,刘邦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说道。

“刘邦?很牛逼啊?你是不是还想说,我,刘邦,其实我没死,打钱!?!”这个年轻人想都没想,直接就冷笑着开口说道。

“嗯?!打钱?什么意思?”刘邦立刻就愣了,显然他根本不明白现代的骚套路是怎么回事。

秦牧白也是一阵瀑布汗,我靠,这尼玛,秦始皇的套路已经变成刘邦了吗?不过……貌似尼玛这两个人这么说都没问题啊。

“那个,这位朋友,我这客人也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吧,我给你200块可以吧?你看你车也没问题。”秦牧白直接开口说道,不是秦牧白怕事,而是刘邦和韩信的身份有些问题,虽然不怕查,但是能不惹事自然是最好的,不然闹起来,很难控制结果啊,没看韩信都准备动手了吗?

虽然说韩信号称是谋将,但是在古代,再谋将的将军,尼玛还收拾不了一个普通人?

“等等,秦先生,这钱不能给,如果我造成了什么损失,这钱,我认了,但是我没造成损失,我凭什么给钱?”刘邦直接伸手拉住了秦牧白。

“年轻人,你说错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打钱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我,刘邦,知道我干什么的吗?我年轻时候就是个流氓,是这么说没错吧?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刘邦直接走到秦牧白前面就开口说道。

刘邦的话不仅仅让秦牧白眼前一愣,连那个年轻人都是愣了一下,我靠,这不按照套路出牌啊?不应该是,我,刘邦,打钱吗?怎么就成了,我,刘邦,流氓了?

秦牧白则是面色古怪,尼玛,虽然刘邦不敢说千古一帝,但是尼玛也不愧是当过皇帝的人,能够这么坦率直白的将自己年轻时候的经历说出来,这胸襟也是可以的。

这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汉高祖,秦牧白还能说什么?只能在后面喊666了。

“靠,就算是你是混社会的,那又怎么样?”这年轻人回过神来了,立刻忍不住叫了一声。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过来了,只是这个年轻人的话一出口,刘邦的身子一顿,整个人就向这个年轻人倒了过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身就很近,这个年轻人下意识的就是手一推。

然后,刘邦的身子瞬间向后倒在了车机盖上,然后又“滚”到了地上,直接“呻吟”一声说道:“秦……秦先生……我……我的腰断了……他……他打人。”

眼前的一幕,看的秦牧白整个人都惊呆了,我靠啊!沛公,你特么是皇帝啊!皇帝啊!大汉朝的开国皇帝啊!你这样真的好吗?而且……为何你如此熟练!

那个年轻人也是直接就懵逼了,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个结局,但是懵逼过后,他的脸色就变了。

刘邦不懂现代的一些东西,但是这个年轻人懂啊,特么的网络上面扶老人都能扶出事来,更何况现在是他直接推了一把,然后对方撞到了后面他车的引擎盖上,然后倒下了?最重要是,刘邦看起来,年纪也很大啊!

秦牧白也是处于懵逼状态的,他根本就没想过还有这么一出。

“秦,秦先生……你可以通知……通知你们这里的衙门吗?”刘邦倒在地上问道。

“我……你这是讹诈……你知道不?”这年轻人立刻就慌了,这特么要是警察过来,他推人了,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啊。

秦牧白也是有些懵逼,这特么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我靠,没有这样的经验啊,尼玛,秦牧白倒是处理过被讹诈的,但是刘邦刘大爷这套路……秦牧白没玩过啊。

我靠,难道说在秦朝的时候就有这骚套路了?不然的话,刘大爷怎么如此熟悉……而且还特意强调,自己年轻的时候就经历过这个。

“我没讹诈你……我就是觉得腰断了……你推得我,你总要给我老人家看病吧?”刘邦直接开口说道。

这年轻人有些欲哭无泪,看病?特么的医院那地方能随便进吗?就这样的检查,进去之后,没个几千块能出的来?这特么都是少的。

“大爷,我错了,你还是起来吧,我不怪你了还不行?”这年轻人有些欲哭无泪地说道。

“你把我推到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刘邦看着他,淡定地说道。

“大哥,你快把你的客人扶起来吧,这,是我不对,是我的错。”这年轻人飞快地说道,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尼玛的,你是老流氓,你牛逼,老子比不过你。

秦牧白苦笑了一声,赶忙走过去压低声音说道:“沛公起来吧,您的身份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

“秦先生,我心里有数。”刘邦笑着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才直接抬起头说道:“你推了我,给500汤药钱,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这年轻人啥都没说,直接掏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数了500块递了过来。

刘邦没接,秦牧白只能苦笑着接了起来。

“来,秦先生,扶我起来。”刘邦这才开口颤巍巍地说道。

秦牧白赶紧伸手把他扶了起来,不过即便是扶起来,刘邦的身子都好像是一副随时倒地的样子一样,这演技,秦牧白只能说服。

“年轻人,以后得饶人处且饶人,咦,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谁说的来着?”刘邦开口道,说道一半又转向了秦牧白。

秦牧白有些无奈,他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还能说什么,他现在都不知道楚江王这些人到底给他们灌输了啥。

“好吧,不管谁说的,这句话很有道理,记住了啊。”刘邦看着这个年轻人道。

年轻人:“……”我有一句MMP能不能讲?你是大爷,你牛逼,我比不过你。

“我知道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了看秦牧白等人道。

“行了,那我们走吧。秦先生你扶好我,我觉得腰有些疼。”刘邦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腰说道。

秦牧白心里给老刘点了个赞,尼玛,没说的,你自己说的那个职业,果然是顶尖的,我靠,简直亮瞎了我的眼睛。

那年轻人果断锁车闪人了,他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从两个城墙中间的出口出来,刘邦才恢复了正常,韩信这个时候才无奈地说道:“大兄,你何苦如此,让某教训他一顿也就算了。”

“不可,这里不是我们那个世界,我也不是那个皇帝刘邦了,你也不是历史上那个淮阴侯韩信了,这个世界自有这个世界的法度,不过有一些东西是通用的,像是这样的人,不吃亏,他记不住的,以后估计他会感谢我的。”刘邦摆了摆手,面色平淡地说道。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还有加塞的

上来的时候,秦牧白是直接直线爬上来的,不过这下山的时候秦牧白就只能顺着道往下走了,毕竟是刘邦的年纪有些大了,虽然现在看起来身体不错,但是总而言之还是老年人的身体。

韩信倒是没什么,下山的柏油路绕了个圈,大概1000米左右,走这点距离倒是也没啥,不过刚走到半路,秦牧白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电话一看,是田刚打过来的。

秦牧白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老白,刚刚客人通知我,说可能会多一个人,他说在你车旁边等着了,你接到没?”田刚直接说道。

“多一个客人?”秦牧白立刻就愣了,我靠,这还有加塞的啊?不过,这尼玛既然是加塞的,这应该也是跟刘邦他们一起的吧?留候?估计不是张良就是萧何。

“我还没接到,不过这两个客人已经接到了,行了,我知道了,一会人接到了我给你发个微信。”秦牧白赶忙说了一句,然后就将电话给挂了。

“秦先生这个是什么东西?”刘邦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啊,我们称之为电话,沛公可以理解为千里传音之意。”秦牧白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也就是说,即便隔着千里也可以通话?”刘邦和韩信都有一些震惊。

“不错。”秦牧白立刻点了点头。

“天下稳固也。”旁边的韩信立刻冒出来一句话,秦牧白直接给韩信竖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淮阴侯,立刻就想到了在军事上面的用途。”秦牧白笑着说道,旁边的刘邦也是深以为然。

“有了这东西,天下统治范围再大,也不用担心有什么问题了。”刘邦感慨地说道。

“不过,刚刚秦先生说多一个客人是什么意思?”刘邦又补充了一句。

“是刚刚有人通知我,我们可能还有一位客人,沛公和淮阴侯可知是谁?”秦牧白也不太清楚,立刻开口问道。

刘邦和韩信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才摇了摇头:“不知。”

“不过没关系,虽然不知是谁,但是估计是故人到访,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刘邦念叨了一句论语,秦牧白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我的爷,你刚刚还碰瓷呢……还自称老流氓呢。

这尼玛,难道又是应证了那句话?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旁边的韩信也笑着说道。

这里距离秦牧白停车的地方也不远了,几分钟之后,秦牧白就看到了自己车旁边确实是站着一个人,身材高大,最重要的是很壮实,看他的样子至少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不过身材却有些像熊一样。

横向可是非常的壮实,穿着打扮跟韩信他们相似,头上也扎着一个发髻,从侧面看,似乎还有大胡子。

看到这个身影,秦牧白还不知道是谁,但是刘邦和韩信却身体停顿了一下,不过两个人很快又抬腿走了过去。

似乎是听见了这边的脚步声,站在车旁边的人转身向这里看了过来,转过来之后,秦牧白才看到了这个人的长相,相当于韩信,秦牧白觉得这个人更像是当兵打仗的。

“我当是谁,原来项王。”刘邦笑吟吟的冲对方拱了拱手。

“呵呵,原来是汉王。”来人也冷笑了一声,同样拱了拱手。

刘邦的话一出口,秦牧白脑海里面就炸了一下,项王?尼玛,历史上能称之为项王的,能有谁?只有一个人,西楚霸王,项羽!

我靠啊,这尼玛加塞的还有大神啊?问题是,这特么也不怕打起来?老子可是拦不住啊。秦牧白有一些蛋疼,关于项羽的传说历史上也是很多,但是天生神力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吹嘘的,但是总而言之,项羽的武力是毋庸置疑的,很多人都说,吕布都比不上项羽。

历史的评价,项羽的武力天下无二,这尼玛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现在看这体型,确实是很有威慑力,反正韩信跟他一比,就好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普通邻家大叔一样。

“淮阴侯。”项羽冲韩信也拱了拱手。

“见过项王。”韩信也笑了笑,旁边的秦牧白看的有些蛋疼,尼玛,这是生死大敌吧?项羽是被韩信打败的,这也太淡定了一点吧,虽然说这里环境是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但是秦牧白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哪怕他死了又活了,尼玛也不能原谅将自己干掉的敌人。

难道这就是他是一个导游,人家都是皇帝,要么就是战神兵仙的原因?

“当年我就应该下狠心杀了你。”项羽还有些愤愤不平的直接开口说道。

“你敢吗?虽然说留候张良为我做了不少的善后工作,但是就算是我刘邦不跑,你项羽敢杀我吗?”刘邦冷笑了一声。

这说的是鸿门宴吗?貌似项羽也只有那一次机会了吧?不过后世更多的说法是当时项羽心软了,因为项伯的劝说。

“这辈子没有我项羽不敢做的事情。”项羽冷哼了一声。

“所以啊,你这一辈子都是蛮干,失败是必然的事情,我确实是怕你不动脑子,硬干,所以我跑了,鸿门宴,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想法,都不可能,也不敢杀我,但是你项羽自己也说了,没有你不敢干的事情,所以,留候才跟我说,让我以防万一,万一你脑袋被驴踢了,下此狠手来个同归于尽,那岂不是亏大了。”刘邦淡淡的开口说道,一点都不落下风。

只是尼玛,这说法风格,是刘大爷你的风格啊。不过真特么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给灌注的知识,这特么都灌注点啥。

“哼!”项羽冷哼了一声,不做声了。

“那个,我们现在上车出发?”秦牧白赶忙打了个圆场,“秦牧白见过项王。”

“秦先生客气了。”项王对秦牧白的态度倒是很好,估计是跟秦牧白的身份有一些关系。

“那我们现在上车,不知道项王想去什么地方?”秦牧白赶忙开口道。

“乌江。”项羽沉默片刻,然后才冒出了两个字。

乌江自刎的故事流传千年,秦牧白自然知道乌江是什么地方,他倒是没想到项羽要去那个地方,按理说,那里是见证他失败的地方,不应该去那里。

不过话说回来了,项羽好像是秦牧白目前所接待的,第一个悲情人物。像是韩信这些,虽然同样死了,但是至少是胜利之后被人所杀,而项羽则是直接死于斗争,这完全不同。

旁边的刘邦和韩信倒是没说什么,秦牧白也摸不准这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上了车,秦牧白给三人解说了一下车里面的一些东西,项羽坐在了副驾驶,而韩信和刘邦自然坐在了后座,幸亏这是个陆巡,空间比较大,不然的话,这还真有一些憋屈。

不过这先去留候墓的话,秦牧白也有一些蛋疼的,因为留候张良墓在全国一共有十几处,但是到底什么地方是真的,迄今为止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当时确实是没有记载相关的信息,就是不知道韩信和刘邦知道不知道。

因为张良算是为数不多善终的,吕后也很尊重张良,张良的儿子最后还封侯了。

发动汽车之后,秦牧白一边开车,一边有些好奇地问道:“项王,沛公,淮阴侯,其实历史对鸿门宴的说法有些不太一样,我刚刚听三位似乎另有隐情,不知道能不能给小子解惑?”

秦牧白对这个是真的好奇,因为史书上面记载,是项羽心软了的。

“史书上怎么说?”项羽直接开口问道。

“史书上说,是留候张良买通项伯,同时劝说项王,项王心软,最后放了沛公一命。也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项伯同样舞剑阻挡了项庄。”秦牧白将史书上面的说法说了出来。

“屁。”旁边的刘邦直接不屑的开口了,不过,项羽倒是罕见的没反驳。

“这件事我来说吧。”旁边的韩信微笑着开口了,“其实当时项王心软也许有可能是真的,不过项王既然能称之为项王,心软这种事情不能影响到他的最终决定,其实当时跟项王的处境也有关系,项王如果当时杀了汉王,项王也活不了多久。”

“哦?此话怎讲?”秦牧白有些惊讶。

“这跟当时鸿门宴项王所属军队有关了,当时项王集合天下诸侯打败秦国两大军团,但是项王没有约束部队,甚至坑杀数十万秦国士兵,导致不少百姓对项王恨之入骨,而当时因为虽然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是项王手里面的直系部队大概是7到8万人左右,而当时的鸿门,项王所率领的诸侯联军一共有四十万。”韩信微笑着说道。

“当时的沛公是有功劳的,而且沛公的实力甚至当时超出项王,虽然无法于联军相比,但是却比项王的直系力量更多,如果项王因为忌惮沛公而杀掉沛公的话,周围的诸侯会人人自危,绝对不会放任项王独自壮大。”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是个问题

“史书上所说,项伯阻止项庄,实际并不是如此,项伯虽与留候关系不错,但是也不至于为了沛公而忤逆项王的意思,项伯以及当时项王名下不少谋士都看出来,沛公是大敌没错,但是此刻的沛公不能杀!周围的环境如此,如果此刻杀了沛公,或许沛公不是大敌,但是项王也必将步上沛公后尘。”

“因为那个时候的项王的实力不足以让他得罪天下诸侯。”韩信最后一句话做了总结,“所以,项王最后选择了压服沛公,让沛公裁军到三万,更是取得了分封天下的权利。”

“说实话,如果不是项王吝于封赏,没有利用好这个权利的话,谁胜谁负,真不好说。”韩信笑着算是给这段历史做出了一个当时的解释。

秦牧白立刻有些恍然,看起来,项羽也不是没有政治头脑,或者说他手下的人也不是没有政治头脑,毕竟当时的项羽取得天下的机会在其他人看来,比刘邦要大的多,手下的能人谋士自然也多。

“这些事或许只是一些原因,但是这都是旁枝末节,我项羽干的最蠢的一件事就是眼拙,没有看出淮阴侯你的才能,否则,我俩联手,天下谁人可挡?”项羽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

不过他这话也没错,项羽韩信如果从开始就联手的话,其他人根本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其中楚汉之争,项羽可是胜多输少,不过这一段历史,除了这三个人,恐怕其他人都无法知晓当时情形。

“不,就算是你认出来了淮阴侯的才能,你也无法夺取这个天下,淮阴侯也不可能跟你携手,最重要的一点理念不合。”刘邦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项羽屠城,杀降兵,暗杀义帝,胁迫别人家眷,吝于封赏,虽然我没看过史书,但是给你一个不智,不信,不仁,不严的名号不为过吧?你杀掉二十万投降的秦军士兵,让关中百信对你恨之入骨,你怎么夺取天下?”刘邦不等项羽反驳就直接开口反问道。

这话秦牧白就没继续问了,尼玛,这就是当面批评了,不过两位大佬,你们斗嘴也考虑一下旁边旁人的感受啊,尤其是刘大爷,你这怼人也得悠着点啊,你现在的身子骨可是打不过人家,就算是加上一个韩信也打不过。

而且有句话,秦牧白可没说,其实现在对韩信和项羽谁牛逼,各战50%吧,项羽的战绩也很辉煌,韩信的战绩也很辉煌,唯一不同的是,韩信打仗似乎往往都是以多胜少,在开战之前就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而项羽打仗以少胜多的战役更是数不胜数,这样看来似乎项羽更牛逼一点。

但是怎么说呢,古代打仗这东西,能在开打之前就处于优势地位这本身就是一种本事。

项羽牛逼吗?当然牛逼!那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拿出来都是其他将领很难打出来的。不过这种东西,你总要结合当时的历史大背景来看,单纯的分析战役胜负,没有意义,因为古代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士气这东西是非常重要的。

不过刚刚刘邦所说的那些,是客观事实,项羽的军队,真谈不上严格之类的,反而更像是后来的匈奴等游牧民族的作风,屠城这种东西,你这不是逼着敌人跟你死磕吗?

这纯粹是给自己增加难度,你想想,你攻打敌人,如果你名声在外,对待百姓很好,那甚至有百姓偷偷欢迎你,不反对你。但是你屠城……尼玛,反正城破也是死,这些百姓还不得拼命反抗?

所以,项羽的失败,其实也是必然的,当然,跟他的政治智慧有关系,至于说韩信的政治智慧,如果韩信没吹牛逼,是真的不想反的话,那就没说的了,被坑死了。

“我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老流氓好,老子不还是把你打的跟屎一样。”项羽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刘邦,不屑地说道。

秦牧白嘴角抽搐了一下,霸王,咱这就不对了啊,这又不是小孩子打架,不过项羽这话还真没说错,楚汉之争里面,项羽真把刘邦打的跟屎一样,这也就是萧何牛逼,给刘邦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后勤,消耗战硬是把项羽给弄死了。

“哈哈,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我这个老流氓取得了天下,而且建立了大名鼎鼎的大汉王朝,绵延400多年哦,历史第一哦。现在的中国都叫汉族哦。”刘邦哈哈笑了几声,然后得意地说道。

如果不是开着车,秦牧白真的是有些不忍直视,这……真有点流氓风范啊。

“那又怎么样?老子也不后悔,你是个老流氓无耻而已,我项羽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虞姬,其他的,我不在乎。”项羽冷笑了一声说道。

这一点上,倒是没的吹,项羽和虞姬,这也是千古佳话啊。

“真不知道虞姬看上你哪一点,估计是哪天早上没睡醒,眼睛被眼屎糊住了,没认出你真实面目来。”刘邦不屑地说道。

“你说的是你的老丈人吧?那天早上没睡醒,眼睛真的被眼屎糊住了,然后没看出来一个老流氓的真面目,白吃白喝不说,结果连自己的女儿都给被骗过去了,你真得感谢你那老丈人,不然的话,你也没有今天。”项羽也不敢落后,同样冷笑了一声。

韩信和秦牧白都明智的保持了沉默,秦牧白也是有些无语,这两个货,这比完功绩比战绩,比完战绩这又比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