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灵魂导游 > 第053节

灵魂导游 第053节

“不能,我们马上要出发了,你赶紧走。”秦牧白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然后又掏出了200块递了过去。

这下这女人也没话了,直接拿起自己的包包然后就转身出门,走到秦牧白身边的时候,这女人还掏出来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先生,下次有需要找我哦。”

秦牧白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不过倒是将名片接过来了,等这个女人离开之后,秦牧白才有些无语的将房门关上,然后将名片丢进了垃圾桶。

“沛公,这是怎么回事?”秦牧白有些蛋疼的问道。

“呃,我也不知道啊,昨天晚上就是那个电话响了,就是那个千里传音,我就接起来了,里面就问我要不要服务,这我肯定要啊,于是她就过来了。”刘邦表情也有些茫然。

“秦先生,这些应该就是风尘女子,没什么问题吧?”刘邦又开口问道。

“呃,问题倒是没有。”秦牧白很无语的开口道,问题倒是没有,但是有问题的是你啊,我去啊,刘大爷,你就算是千年老流氓也不能无师自通到这个地步吧?我靠,连服务都会叫了啊?

现在的酒店一般也没人打房间电话了吧?这就让你遇上了。

除了牛逼之外,秦牧白还能说什么。

“没问题就好。我们现在是要出发了吗?”刘邦站起来问道。

“是要出发了,今天我们去留候的地方有些远。”秦牧白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行,那我去洗脸。”刘邦站起来,准备穿衣服,秦牧白默默的转了个身子说道:“我去叫项王和淮阴侯他们。”

从刘邦的房间出来,秦牧白有些无语,我靠,幸亏昨天晚上没有警察查房之类的,不然的话,这特么就乐子大了,自己还得跑到拘留所里面去找人,尼玛。

秦牧白有些无语,这不愧是皇帝专业户,千年老流氓,这找女人的手段那叫一个熟练?但是现在让秦牧白有些纠结的是,信爷和项羽这边不会也是同样的情形吧?一个房间里面?

尼玛,这就有些辣眼睛啊。

不过,项羽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据说项王将阿房宫付之一炬,但是里面的数千佳丽却直接赶走了,一个都没留下,虽然说有可能是为了讨好虞姬,但是以前都有那魄力,现在应该更有吧。

不过这一次秦牧白学乖了,还是直接敲门的比较好。

敲了几声房门之后,里面就有了动静,接着房门很快就被人打开了,打开门的是韩信,“信爷,昨晚休息的怎么样?”秦牧白笑着问道。

“还不错,这里的床榻很舒服,不过就是有一些软,现在的人们倒是会享受,对了,沛公房间里面的女子可曾走了?”韩信看着秦牧白问道。

“走了,信爷知道?”秦牧白有些诧异。

“嗯,昨天晚上听见了。”韩信微微笑了笑,多余的话没多说什么,秦牧白倒是也没接口,现代或许这样的事情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是实际上在西汉时期,军队里面有军妓这种东西,后来又叫营妓,反正就是干着类似活儿,身为统领数十万士兵的将军,这点事情韩信怎么可能没见过。

而且那个时代的女人地位确实不怎么高,尤其是一些没有身份的女人地位更是如此,所以说,不管是韩信,还是刘邦,又或者项羽,都不可能只是一两个女人,只不过哪怕是项羽,平时也不会将这些女人当成是他的女人。

这些女人就算是虞姬知道恐怕连虞姬都不在乎,所以说,这就是社会等级所造成的差距。

“已经走了,项王起来了吗?我们要准备出发了。”秦牧白笑着说道。

“已经醒了。”韩信点了点头。

韩信和项羽的房间里面倒是没有女人,不过刘邦这……真尼玛6666啊。说实话,秦牧白是有一些佩服的,尼玛,虽然不知道刘邦怎么办到的,但是一般这样的女人,不都特么先给钱的吗?还有先让上,后给钱的?

老流氓不愧是老流氓,这一手太牛逼了。

三个人洗漱都很快,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几个人就出门了,等离开的时候也不过就是5点半,退了房,从酒店里面出来,秦牧白先开车到了个小笼包的店里,买了10笼小笼包,然后才直接出发。

主要是,羽哥牛逼,一口两个,所以这10笼包子看起来多,但是尼玛都不够羽哥吃的。

离开呼市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早上6点而已。

留候张良墓,在全国有十几处地方,但是具体在什么地方,根本无从考证,张良这个人的政治智慧就比其他人要强的多了,他和萧何算是刘邦手下为数不多能够善终的人,其他的跟随刘邦的人,几乎最后都被干掉了。

这一点,尼玛几乎每个开国皇帝都是干着同样的事情,不过刘邦更加干脆而已,当然千年后的朱元璋好像干的也不错。

不过这些事大部分都是吕雉干的,但是刘邦到底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谁也不清楚,这东西,你很难说清楚。

而张良其实早早的就看出来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在功成之后,他果断的身退,后来就开始云游全国,云游的同时是不是为了躲避朝廷的视线那就谁也不知道了,不过总而言之,张良得以善终,他的儿子甚至还封侯了。

但是张良到底是埋葬在了什么地方,那就各有说法了,有的说埋葬在了兰考,有的说是张家界的辟谷处,总而言之各自都有各自的说法,也有人说埋葬在了他封侯的封地,这些都有道理,但是谁也不知道真相。

秦牧白问了韩信,但是韩信也只是说随便有一个墓地就可以,只要是纪念张良的就行,所以秦牧白就直接将目标定在了兰考。

这里距离最近啊,从呼市出来,走呼市南边的呼北高速G59,然后直接转向二广,最后再从太原绕行石家庄转到京港澳G4,大概1100公里左右的路程,如果路上开的快的话,肯定是速度很快的,不过不超速的话,估计也得11个小时左右。

上了车之后,秦牧白就直接将今天的行程给三个人说了,刘邦立刻笑着说道:“没关系,这已经很快了,2000多里路,仅仅5个多时辰就可以赶到,这速度已经是神速了,而且这些道路修建的也太厉害了。这样的道路网是可以到整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地方吗?”

“是的,现在的道路网几乎可以遍布整个国家。”秦牧白点点头。

“这样军队的部署就用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这个时代的战争跟我们那个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不过,没事,秦先生你不用担心我们无聊,你专心操控这个汽车,我们三个人可以继续玩昨天那个游戏,我还没尽兴呢。”刘邦兴冲冲地说道。

秦牧白:“……”刘大爷,你这样就不可爱了啊。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没毛病

不过尼玛,貌似秦牧白这个吐槽也没办法啊,他们三个人又不会开车,所以这个任务只能是秦牧白来执行了,于是一路上,秦牧白听着车里面三个人大呼小叫的在那里打农药。

其实更多的是刘邦和项羽的声音,项羽是怒吼,而刘邦则是……呃,一个老流氓发出来的猥琐的叫声,秦牧白觉得这家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皇帝啊,虽然说你确实是个老流氓,但是好歹也当过皇帝。

皇帝的威严呢?皇帝的节操呢?最起码,皇帝的风度总有吧。好吧,你这么暴露你的真性情真的好吗?

韩信基本没什么声音,都是自己玩自己的,秦牧白觉得韩信其实更多的时候是陪这两个人在玩,他自己估计并不是很想玩这个游戏,虽然他也对这个感兴趣。

项羽则是被刘邦气得,日常就是刘邦在这里怼项羽,而项羽其实说话比较笨,怎么说呢,吵架吵不过老流氓啊,没办法,人家是市斤泼皮无赖出生,你能比吗?虽然说他还有个亭长的官位。

但是秦朝亭长这个职位嘛,相当于什么,现代的镇长?好像没那么牛逼,村长?流氓头子好了。

开了几个小时之后,到了一个服务区,秦牧白休息了一下,打开自己的手机翻了翻,秦牧白先是给蔡文姬和王昭君发了个微信,不过今天她们应该去了幼儿园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来玩手机,应该不会的。

不过在看到一个微信新闻的时候,秦牧白就噎了一下。

“近日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通过放射成像技术,在埃及现存规模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内发现了一个‘空洞’结构。”

这是这个文章的标题,看到,秦牧白立刻就震惊了,我靠,胡夫的墓穴被发现了?不对,这是说的金字塔内部发现了空洞结构,而不是金字塔的下方,秦牧白敢肯定,胡夫真正墓穴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在金字塔的下方。

那个地方,甚至已经深入地下不知道多少米了,应该说,在地下有一个类似于天然溶洞一样的地方,而他的墓穴是建立在里面的,而且这个墓穴应该发现的时间更早,不然的话,下面的那个神庙,秦牧白亲自见过的,肯定是先于金字塔建立起来的。

甚至秦牧白怀疑,这个金字塔是为了掩盖那个地下溶洞的出口而建立的,不过显然,那个地方应该还有别的出入口,不然的话,那些盗墓贼怎么进去的?

但是这事情跟秦牧白就没关系了,不会有人知道秦牧白在里面曾经旅游了一趟的,估计是当时的震动被埃及政府发现了,随后开始进行调查,毕竟里面金字塔机关的启动痕迹太明星了,尤其是那些被压扁的扶手之类的东西,但是说实话,能不能调查出来秦牧白就不清楚了。

但是现在看来,里面估计还有其他的秘密,或许说,那个大墓穴也就是现在开放的那个,其实是个假的,但是在金字塔的内部还有一个假的?从而来隐藏真正的墓穴?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也可能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这金字塔毕竟是4500年了,秦牧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个机关在4500年之前还可以启动,但是这启动之后,会有问题,遗留下来一些空洞也是有可能的。

看完之后,秦牧白就将手机放了起来,这东西他不能说,而且胡夫当时那个表情,很显然那里面有很多机关之类的,估计那个黑色的河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鬼知道那个是什么?而且胡夫找到了他的棺木,至于后续是什么,秦牧白不清楚。

但是想必他找到自己的棺木并不是只是看一看的,特么的,没准那地下就有一个木乃伊的军队,准备出来统治世界的。

呃至少统治埃及是可以的吧?好吧,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所以秦牧白觉得自己还是很干脆的不管这件事比较好。

如果说楚江王这个贱人出现的话,秦牧白觉得自己还是要问一问他的,不过既然楚江王不出现,秦牧白也就不管了,而且之前楚江王不是说了吗?他们还有一个后期灾难控制部门之类的,类似的结构。

没准这些人就是呢。

休息了一下之后,继续上路,秦牧白估算了一下时间,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估计已经下午五六点的时间了,到时候估计到了明天要去留候墓了。

至于项羽去不去,秦牧白还就不清楚了,不过韩信和刘邦肯定是要去的。

路上没什么特殊的事情,秦牧白他们很顺利就到了张良墓,张良墓位于兰考的白云山附近,兰考县志曾经记载,张良曾谷于此,时候葬于此。

当然这个其实并不算作准的,因为国内光是类似的县志记载就有七八处,此外还有好几个地方的记载都是有张良埋葬在那个地方,当然,这些地方不可能都埋着张良,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张良也不少的后人,以及感谢他的百姓。

而很多人都为了纪念张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为他建立了墓地,随后这些都流传了下来,至于什么地方是真的,那就没有人知道了,或许将这十几个地方都挖开才可能,但是这些地方也未必是真的墓穴。

两千多年的地质改变,让大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地震,河流改道等等,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过用韩信的那句话来说,在什么地方不重要,他们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后人纪念张良的地方。

到了这里,韩信三个人都自然不玩游戏了,景区没有开发,虽然进行了保护,但是这里也没什么人,平时都是荒无人烟,其次就是这里的景区也不收费,没什么美丽的风景。

至于白云山,只是一座土山,没有石头,只是因为每天日出白云而得名。

所以这里不是什么名胜古迹,在墓的东侧有一个留候庙,前面有县政府建立的石碑,到了这里的时候,秦牧白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几株香,几瓶酒,其他的东西没有。

不过刘邦三人都没要香,“香就不用了,留候活的可比我们时间长多了,总不能让我们这些先死的人给他上香。”刘邦笑着说道。

秦牧白一脸无语,你们先死?既然你们死了你能告诉我你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不过这问题秦牧白没问,就算是问了,估计他们也不知道,除非这问题楚江王他们愿意告诉秦牧白,不过这个问题估计涉及到的范围就太大了。

“不过酒还是可以跟这个家伙喝几杯的。”刘邦又补充了一句。

拧开了一瓶茅台,呃,没错,这次秦牧白买的是茅台,咱总是要雨露均沾的嘛,都让他们品尝品尝。当然,不管是昨天晚上吃饭喝的,今天买的,秦牧白都不可能买那些一百多块钱的,这两个公司出的大众酒。

都是买的高端的,比较贵的那种。

给三个人的酒杯里面都倒上了酒,刘邦先来,他站在留候的墓前,其实就是个大土堆而已,他们也没去其他的地方。

“子房先生,某曾说过,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邦能得天下大势,建立汉朝,子房先生功不可没,然很多话,我都不曾跟先生说过,今有幸能回到这两千多年之后,见到这繁华盛世,却依然有你我传说,邦感激不尽。”

“观我刘邦一生,我不曾是什么大丈夫,也不曾有多少才华,但是最后却坐上了这天下共主之位,但是我明白,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刘邦依然是那个小小的亭长,什么都不是。”

“今我刘邦替先生你观这后世繁华,这杯酒,敬先生你终其一生,为我刘氏王朝立下汗马功劳。也替先生你共饮这后世之酒。”

说完,刘邦直接仰面而起将这杯中白酒直接一饮而尽。

然后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直接泼洒在了地上。

等刘邦完毕,韩信才往前走了一步,同样微笑着开口道:“留候,当年如果不曾是你所劝,或许我真与沛公为敌也说不准,有句话说,叫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虽我韩信死而有憾,但就像留候你所说,为了这天下苍生百姓,我韩信不能反,或许,这也是当年楚汉之争为我韩信留下的罪过。”

“这杯酒,韩信替留候你一饮而尽。”韩信直接将酒杯里面的酒干掉,然后又重新到了一杯,重新一饮而尽。

“淮阴侯,是朕对不起你。”刘邦叹了口气。

“沛公说笑了,终究是我不够果断而已。”韩信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哎。”刘邦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两千多年了,谁也无法挽回。

“鸿门一见,留候风采项某深感佩服,没有留候在后方为他出谋划策,项某也不至于落的如此下场,怎奈何你我无这缘分,不过在这地方,我项某敬留候一杯。”项羽的话就简单多了,三言两语就说完了所有的事情,然后跟刘邦一样,干了一杯酒,然后又给地上洒了一杯。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刷新三观

驱车千里,但是事情的处理前后却不过二十分钟就完事了,但是秦牧白倒是没有太过的意见,虽然说这时间段,但是说实话,从这些古人的嘴里,秦牧白听到了太多太多压根就没有写在历史之中的事情。

这些历史,有没有机会再大白于天下?秦牧白也不知道,但是就目前来说,他没有这个能力。

真正的历史总是会被胜利者所掩盖,哪一个皇帝在走上这至尊之位之后不会为自己歌功颂德,就像是老秦当初所说的,他所焚烧的那些书籍,不都是在秦朝统一之前各国歌功颂德之书?

而那些实用的书籍他老秦却一本没烧过?秦始皇留下的东西不少,只是可惜,他活的年纪太短,不然的话,或许历史又是另一番景象。

当然,也未必是好事。至少,在成为千古一帝之后的秦始皇心态还会跟没统一六国之前一样吗?

不过这些总归都是没发生的,谁也说不准,所以秦牧白也就不在胡乱猜测。

“秦先生,你我相处虽然时间甚短,但你们有一句俗语不是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分别的时间也快到了。”刘邦微笑着,向秦牧白拱了拱手道。

旁边的项羽没说话,显然项羽是不会走的,应该是刘邦和韩信要先走。

“沛公,淮阴侯,虽这么说有一些矫情,但是能够认识各位,对我这个几千年之后的后人来说,已经是万幸之幸了。”秦牧白微笑着开口说道。

“哈哈哈,秦先生客气了,虽不知日后是否有想见的日子,不过这几天承蒙秦先生照顾,刘邦不胜感激,虽然我当皇帝的时日不多,但是手里面也有几分能力,不知道秦先生想要什么礼物?”刘邦很直白的开口说道。

秦牧白有些无语,这就让人尴尬了,你看看其他人,人家都是直接送的,你这让我自己要,这我知道你有什么?

“这个,我也一时不知道要什么好。”秦牧白有些无语,不过他确实是不知道该要啥?要点金银财宝?秦牧白相信刘邦应该可以拿的出来,但是这玩意有时候还真不如古董好使。

“其实,虽然只是几天时间,但是刘邦观现在的朝代应该跟我们那个时期并不相同了,也没有皇帝一说?”刘邦微笑着问道。

“不错。”秦牧白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说实话秦牧白不知道刘邦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不过这些有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秦牧白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其实我有一物想交给秦先生,但是又不是时候。”刘邦有些犹豫地说道。

“是什么?”秦牧白有些好奇。

“传国玉玺。”刘邦的嘴里面吐出来了四个字。

“噗……咳……咳……”秦牧白直接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尼玛,不能怪他啊,这四个字的威力太大!传国玉玺,也就是传说中和氏璧所刻的玉玺,上面所刻的那两句话,所有人都知道: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玩意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王朝中有着无数的传说,但是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恐怕真的没人知道,但是刘邦肯定是知道的,刘邦距离秦始皇打造的这枚传国玉玺的时间段太近了,他肯定知道是什么的。

“可是前秦丞相李斯所书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的传国玉玺?”秦牧白忍不住开口问道,没办法这东西太惊人了,这要是真的给了自己,这尼玛就是国宝。

其他的什么宝贝跟这个比起来都是渣渣,哪怕是大名鼎鼎的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真迹拿出来都比不上。

主要是这东西,太具有传说性了,它可以说见证了整个中国封建王朝的传奇玉玺,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李斯?他何德何能能在传国玉玺上面上书这八个字?”刘邦立刻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呃?秦牧白噎了一下,我靠?难道不是?不过历史书以及一些文献之中记载不都是这个样子吗?

“难道不是吗?”秦牧白有些迷糊。

“难道你们现在流传的历史是这么写的吗?”刘邦反问道。

“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是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当年始皇帝下令用和氏璧铸造传国玉玺,然后李斯在上面刻了八个字,用大纂书所刻写的。”秦牧白立刻将自己知道的直接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秦先生,恕刘邦直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这里的史官,呃,历史学家是吧?对不知道你们的历史学家是如何考证,但是我可以很直白的说,传国玉玺或许嬴政是对它进行加工过,但是那八个字也不可能是李斯写的!”刘邦说的斩钉截铁。

“至于你所说的传国玉玺乃和氏璧所刻,也不对。”刘邦又补充了一句。

“也不对?”秦牧白惊呆了,我靠,到底什么是真的。

“和氏璧虽然是传世美玉,但是跟传国玉玺并不是同一种玉,和氏璧用你们现在的形容,乃是蓝田玉,但是传国玉玺乃是羊脂白玉。”刘邦爆了个惊天大消息。

“我了个去。”秦牧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尼玛乐子可就大了。

“而且,传国玉玺上面的八个字并不是李斯所刻,而是传说传自于神农黄帝时期,上年的八个字乃是天然纹路形成,传说传自上古时代的皇帝时期的文字形成,就跟这八个字有很大的关系,后来因为各个部落理解不同,随后又经历夏商周等朝代,文字也进行了不同的变化,尤其是后来的六国为了区分自己国家于其他国家的不同,各自进行了改变。”

“在秦末,秦始皇嬴政统一文字,称之为秦篆,但是大部分的六国人称之为小纂,而与小纂对立的则是大纂,但是大纂是一个统称,是对秦以前所有古文字的统称,包括你们所说的甲骨文,钟鼎文等等在内,都称之为大纂。”刘邦淡淡的开口道。

这些东西,看旁边韩信和项羽的表情,连他们都不知道。

“秦朝前后不过15年,虽然嬴政统一了六国,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对你们后世的人影响很深,认为他的功绩史无前例,但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对秦朝可没多少归属感。”刘邦表情淡淡的开口说道。

秦牧白默然,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因为刘邦这些人出生的时候,就是六国时期,他们反而认为六国才是常态,秦朝就是昙花一现,而且时间太短,前后15年,这还要算上秦始皇死了之后还有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