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灵魂导游 > 第054节

灵魂导游 第054节

“那么秦先生你觉得,秦朝如此短暂,虽然他秦始皇做出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下面不少的普通百姓都没多少认同感,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要用他所刻画的一个所谓的传国玉玺来当成是我们当皇帝的标准?”刘邦反问道。

秦牧白噎了一下,这还真特么无法解释啊。后面的朝代姑且不论,就说汉朝,刘邦尼玛就比秦始皇小三岁,而且刘邦还是干掉秦朝自己建立了汉朝,就像是他所说的,刘邦为什么要用秦始皇雕刻的一个传国玉玺来当做他们当皇帝的标准?

这解释不通,秦牧白想了想,如果自己是刘邦那个位置,他估计也不会用前朝的遗物,自己重新刻一个,宣传自己不是更好?

“所以,嬴政之所以宣扬用和氏璧刻了传国玉玺,但是实际上,传国玉玺本就是神农黄帝时期流传下来的,那八个天然纹路形成的古纂字,在那个时期,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他嬴政想要淡化神农黄帝的影响,称自己为史无前例的皇帝,功绩超过了神农,黄帝,炎帝,但是他又不敢毁了这个当时从古至今象征着最高权力的玉玺,所以他就开始转移人们的视线,号称是用和氏璧替代的。”

“但是这些传说,当时一直都是在六国以及一些贵族之中代代相传流传,普通民间不知,但是一些贵族都是知道的。”

“这才是真正的传国玉玺,至于那和氏璧,你问问他。”刘邦最后指向了项羽。

“呃,被我毁了。”项羽有些尴尬的噎了一下。

秦牧白觉得自己整个人的三观都被毁了,MMP啊,你们这些人真的好吗?也就是说,后面的那些朝代都是被忽悠的?呃,当然是不是被忽悠的也未必,但是他们知道那是真的传国玉玺,不过他们都知道那不是和氏璧做的?

“那,你们为什么当时不澄清呢?”秦牧白有些犹豫地说道。

“澄清什么?虽然说嬴政传出了一些假消息,但是史书中也没记载他用和氏璧做了传国玉玺,都是传说而已,我们要是一解释,反而更加确凿了,再说了,这就是一个象征,有利于统治就可以,有人相信就行。”刘邦耸耸肩膀。

“好吧……不过,沛公你的意思,将这个东西给我?”秦牧白有些操蛋了,这特么要是给了自己,这好像除了交给国家,没有第二个选择吧?有本事你卖出去试试?

“还不到时候。”刘邦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说道。

秦牧白有些无语,那你是什么意思嘞?说给我,又不到时候,那你是给你还是不给?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千古绝响

“淮阴侯,还是你先来吧。”刘邦转向了旁边的韩信。

韩信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冲秦牧白抱拳道:“秦先生,虽然你我相处时间不长,但是极为投缘,信身无长物,也无其他东西可送,只有随身佩剑一柄,赠与秦先生,还希望秦先生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秦牧白当然不会嫌弃了,佩剑也是古董啊,而且还是保存如此完好的古董。这东西拿出去很值钱的好吗?而且自己手里面已经有了一柄佩剑了。

是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的佩剑,现在又是韩信的。

韩信立刻微笑着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了一柄佩剑,双手递给了秦牧白,这应该是青铜混杂其他的金属冶炼而成的,其实汉代的冶炼技术已经非常的不错了,至少很多技术,现代都无法复制出来。

谁也不知道那个时期的古人是怎么弄出来的,或许就像是传说,真的是有一些陨石之类的坠落,带来了一些比较稀少的金属也有可能。

这柄青铜剑真的有些普通,显得非常的古朴,剑柄剑鞘也没什么特殊的花纹,只是剑柄被不知名的兽皮所包裹,除此之外,其他的就只有一些简单的装饰用的花纹。

不过在剑鞘的上面倒是有刻有一些纂书,很小,秦牧白也不知道写的什么。这东西不如霍去病的那么华丽,不过考虑韩信的身份,虽然说是淮阴侯,但是韩信那个时代正是打仗的时代,根本没时间去搞什么花纹之类的工程。

但是霍去病不同了,那是汉武帝时期的重要的将领,而且后来官至大司马,可以说是汉朝最高等级的武官将领之一,自然不可能怠慢,冶炼的剑自然也是要实用而且还要精美。

所以,虽然韩信还在霍去病之前,但是剑却不如霍去病的没管,不过这把剑交给秦牧白手里面的时候,可以看的出来它已经非常的古朴了,就好像是饱经了时间的风霜一样,但是同样的,它依然保留了当年的锋利。

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这不是秦牧白所能考虑的,长剑秦牧白只能是用绳子背在背后,他又不像是刘邦这些人,好像有一个独特的空间可以存放一些东西一样。想一想当初那个被武大郎他们用来放置书籍,随后又被楚江王收走的那个包裹,虽然破烂。

但是很神奇啊!背包大小的一个包裹,里面放着几百本书,体积却没什么变化,重量也没什么变化,只能说牛逼,而且包裹内外好像是瞬间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流逝一样。

尼玛就是不知道将一个活人塞进去,再弄出来,会不会瞬间就死亡,然后变成一堆枯骨?不,变成一堆骨灰?

“秦先生,我实在是没想好送什么,还等以后,有机会再送给秦先生你。”刘邦微笑着冲秦牧白拱了拱手。

秦牧白一阵无语,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样的刘邦,老流氓啊,果然是老流氓,黑我礼物,而且尼玛,你还爽过的,人家韩信和项羽可是都没爽过。

不过,秦牧白也就是随便吐槽一下,礼物这东西,什么叫礼物?礼物就是人家送你是人情,不送你说的过去。

所以秦牧白很快就不在乎了,他直接笑着说道:“沛公,想见就是有缘,礼物这些都不重要。”

“秦先生果然痛快,既然如此,刘邦就此告辞。”刘邦认真的冲秦牧白拱手行礼。

“韩信告辞。”韩信也是同样的动作。

“两位再见,一路好走。”秦牧白也同样行了个礼节。

刘邦和韩信很快就离开了,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几个步伐之间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看到。

“项王,看起来就剩下我们了,我们现在出发去乌江。”秦牧白微微笑着说道。

“麻烦秦先生了。”项羽也拱手微笑着说道。

乌江乃是长江重要的支流,位于安徽的乌江镇,距离兰考已经不是很远了,大概也就是不到600公里的高速距离,不过今天的天色已经很晚了,自然不可能今天就直接赶过去。

所以说,只能是明天出发了。

县城里面的酒店秦牧白直接已经订好了,有了刘邦那一处,秦牧白觉得自己还是跟项羽住一个屋吧?尼玛,倒不是说心疼那点钱,而是鬼特么知道会不会被那些风尘女子发现什么,然后搞出点事来。

还是不要惹事的好,干净处理完毕才是上策。上了车,秦牧白带着项羽向县城的方向驶去,进了现场,已经到了晚饭时间,自然是先去吃饭了。

席间,项羽忍不住开口问道:“秦先生,不知道后世对我的评价如何。”

秦牧白微微笑了笑,他倒是没想过项羽会问这个,“对项王你的评价并不低,后世给你一个称号,叫做西楚霸王项羽,我想你就应该明白了。”

听到秦牧白这么说,项羽立刻笑了,不过他很快又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还是比不上那个老流氓是吗?”

这还用问吗?秦牧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能不能比的上,你心里应该有数吧。

“也是,毕竟人家创立了一个汉朝,而且现在的主要民族都称之为汉族就可以看的出来,影响很深远。”项羽点了点头说道。

“嗯,确实如此,不过历史向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不是吗?”秦牧白微微笑了笑,算是从侧面安慰了一下项羽那有些受伤的心灵。

“谢谢秦先生,不过我项羽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也输的起,老流氓的手段确实比我多,虽然说他有时候说话比较糙,但是却很有道理,别的不说,光是他的为人处世方面就很对,有一些东西,没有别人帮忙,你自己是成不了事的。”项羽感慨地说道。

秦牧白点了点头,不过想一想,刘邦的经历,尼玛,很难说这种政治智慧是不是跟刘邦当混混时候的经历有关系,二者之间其实有相似的地方的。

刘邦这个人虽然是个老流氓,但是这老流氓自然有自己的一番手段的,当流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到一些人的爱戴的,他虽然有一些流氓,但是其实很多地方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

不是所有的混混流氓都能当上亭长的,虽然亭长这个官不大,但是那也要有人支持才行。

如果是人人喊打的话,秦朝的官员也不敢直接让刘邦当亭长啊。而且跟那些混混相处的时候,也是有一定的头脑的,没头脑的混混都被打死了,有头脑的混混才能够成为老流氓。

“不过我也不后悔,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让我像是他那样,我也做不到。”项羽笑着说道,“说穿了,不过就是一句成王败寇,他刘邦运气好成为了皇帝,我项羽运气不好被打败了,没什么。”

“项王能想开就好。”秦牧白也笑了出来,事情就是如此,有时候运气就是实力的一部分,没有什么是必然的,刘邦能从一个混混成为一个开国皇帝,你敢说他没点运气?

怎么可能,所以说啊,这东西运气也很重要啊,非酋就不能羡慕欧皇啊,除非有人给你背后氪金,没有氪金的渠道,非酋怎么跟欧皇比?

“不过,对于虞姬,倒是历史上面有很多写法,但是大部分人都是说项王你自己丢下虞姬逃生,她死在了四面楚歌的营地中。”秦牧白干脆将这个事情问了出来。

其实他有时候也明白了,有时候你直接问,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地方,能来这里的这些人,对当年的事情,恐怕自然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而且你问了,他们也未必生气,更何况,秦牧白现在也琢磨出来了,自己这个灵魂接引使的身份不算是很低啊。

这些人对自己客气的态度就看的出来了,不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带他们在这个世界到处转悠,就对自己如此客气,肯定还有楚江王所说的那个所谓的灵魂接引使的身份在内。

“屁,无非就是刘邦那个老流氓的宣传罢了,为了就是诋毁我的一部分形象,尤其是在楚地的形象。”项羽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倒是没生气。

根据大部分的历史描写和猜测,是说,当时韩信用四面楚歌之计,让项羽手下的士兵士气大跌,出现了大规模的溃逃,而项羽在自己的营地里面唱出了那首著名的《垓下歌》,就是那首“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意思就是有点悲凉,最后一句就是询问,虞姬啊虞姬我该如何安排你呢。

随后虞姬拔剑自刎,然后项羽才突围逃离了围困他的地方,最后到达了乌江,这是目前流传的版本。

这里面,项羽的形象自然是大跌。

“当年我们突围之后,逃到乌江,我不愿再逃,我也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我让人带虞姬度过乌江,只是,谁也没想到,在我死后,船行至江中,虞姬却投江自尽。”项羽眼圈有一些红,三言两语就将当年的事情说完。

秦牧白也是一阵感慨,虽然和历史有些出入,但是没有出入的是,他和虞姬的感情,真的是古往今来爱情的象征没错。

第一百六十五章 惊呆了

吃完饭,秦牧白先带着项羽回了酒店,房间还是标间,虽然说房间不大,但是这些古人倒是没一个挑刺的。

呃,除了胡夫那个贱人,不过人家不是咱自己人,挑刺也没错,不是咱自己人肯定就不会心疼咱的后人啊。

将项羽安顿在房间里面,秦牧白才重新走了出来,他主要是去超市里面买点东西,尼玛,白天开十几个小时,有些困啊,秦牧白决定去超市买几瓶咖啡带上。

酒店的附近就有一个超市,秦牧白进了超市,直奔饮料区,拿着几瓶雀巢咖啡直接向门口的收银台走去,前面有两个人在排队结账,有一个妹子拿着一包卫生巾正在结账。

“9块5。”里面的老板扫了一下说道。

妹子立刻低头去自己的包里面去翻找,不过找了半天,然后她又抬起头有些抱歉地说道:“老板,没带钱包,就先不买了吧。”

“没事,等等,美女,我帮你一起结了吧。”后面的那个男人很干脆的掏出钱直接连妹子的钱一起付了。

“那多不好意思。”旁边的妹子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男的一脸无所谓。

等他们走出去之后,秦牧白也开始将手里面的几瓶雀巢瓶装咖啡递给了老板,扫完之后,秦牧白将钱递给了老板,一边等老板找钱,正巧听见了外面刚刚出去的两个人的对话。

“哎,刚刚谢谢你啊,要不晚上请你吃个饭呗。”那个妹子笑着开口说道。

“不用了,我晚上还有事,这样吧,留个电话,下周吧,下周我请你吃饭。”这男的飞快地说道。

这女的倒是也没意见,两个人很快就相互留了个电话,接着就分开了。

不过后面的秦牧白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尼玛,这男的老司机啊!我去,虽然秦牧白不知道这美女为什么不用微信支付之类的,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情,但是这男的绝逼是老司机啊。

估计那妹子也是有些懵逼,不知道为什么要下周,但是秦牧白很想说一句,妹子你太天真了,你刚刚才买完姨妈巾,就算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又能发生什么呢?但是下周就不一样了啊,就算是你今天是第一天,下周也结束了呀。

到时候……一切皆有可能啊。而且还特么是安全期呢。

不过秦牧白自然没有无聊到去提醒人家妹子,没准人家就喜欢啪啪啪呢。只能说,城市套路深,赶紧回农村啊。

拎着几瓶咖啡,秦牧白先丢到了车上,然后才重新向酒店里面走去,刚刚上了酒店的台阶,秦牧白的手机突然传出来了微信的声音,秦牧白将手机拿起来,是蔡文姬他们给自己回微信了吗?

王昭君还有一些小,拿着手机有些太大了,不太方便,不过蔡文姬倒是可以用了,而且蔡文姬和王昭君更加的懂事,拿着手机也没什么。

不过等秦牧白打开手机之后却发现,并不是王昭君和蔡文姬发过来的,而是秦牧白之前拉的那个微信群里面的消息,等秦牧白将这个微信群点开之后,他就有些惊呆了。

里面有一条语音消息,但是特么的居然是刘邦发过来的!问题是,刘邦特么不是走了吗?!这什么鬼啊?!我靠,难道说我大移动已经牛逼到这个地步了?不知道穿越多少年前的时空都特么能够发送微信消息了?

秦牧白立刻就将微信消息点开了,里面刘邦那熟悉的声音果然传了过来:“秦先生,我们已经到了,请放心,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这边的信号不太稳定,估计不能够玩游戏了。但是却有机会可以跟秦先生联系。”

秦牧白整个人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这特么什么鬼啊!居然真的可以发微信过来,问题是,这特么怎么做到的啊?

“楚江王,你在不在?在的话赶紧给老子出来啊。”秦牧白压低声音狂喊道,虽然说楚江王的声音是直接出现在秦牧白的脑海里面的,但是楚江王似乎只能听见秦牧白的声音,并不能感受秦牧白的思想。

实验出来这个问题之后,秦牧白很想说一句,我在脑海里面跟你说话你都不能感受,差评啊!你这实力不行啊,人家很多系统啊之类的实力多牛逼?你这个大神居然都不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这样也好,证明他不知道老子脑袋里面想啥啊,不然的话,自己想点啥岂不是都让他知道了?

“你好,亲爱的灵魂接引使,楚江王不在,现在是萌萌哒的秦广王为你服务。”一个萌萌的少女音突然从秦牧白的脑海里面冒了出来。

“我草!”秦牧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尼玛,这个销魂的声音一冒出来,秦牧白差点被吓死,但是等这个声音说完之后,秦牧白就听出来了一点不对,虽然这个声音是很软,很萌,很酥,但是楚江王的声音太诡异。

那种诡异的调调你听过一次之后都终生难忘,这声音里面虽然已经极力消除,但是那种诡异的声线似乎还可以听的出来。

“草,楚江王我知道是你,躲个屁啊你,你再改变声音也没用,你特么赶紧出来,王昭君和蔡文姬的事情我原谅你了。”秦牧白有些蛋疼。

“哎,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亏得我这段时间忍得这么辛苦,你不知道吗?我很想你啊。”楚江王果然冒了出来。

你大爷!秦牧白差点破口大骂,这个贱人,“想你妹啊,我不想你,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秦牧白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里面是刚刚群聊的页面,刘邦的微信发过来还在里面呢。

“不怎么回事啊,就是这么回事啊。”楚江王很随意地说道。

“我靠,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但是应该不在地球上面吧?为毛还有信号?有信号也就算了,为毛还可以信息发到这边来?”秦牧白有些无语。

“这个嘛,你的权限不够,你的等级不够,等你升职加薪之后才能知道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你不用担心,这些都不是问题,他们确实不在这里,但是信号这东西有时候是可以处理的,比如说,这不是还有漫游费嘛!”楚江王贱贱地说道。

秦牧白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草,漫游费?能漫游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或者说漫游到另外一个空间?另外一个时间段?原谅他知识不够,理解不了这些大能才能够理解的世界,但是尼玛这怎么想都怎么诡异好吧?

“这不会是你弄出来的新的敛财手段吧?”秦牧白忍不住问道,由不得他不这样怀疑,尼玛这个牲口可是有前科的,那个快递费,秦牧白至今难忘。

“我倒是想,但是这种大能的手段能是我弄出来的吗?这肯定不是我啊,是别人啊。”楚江王想都不想就直接否认了。

秦牧白一脸的蛋疼,特么的,不是你还有谁?大能再大能能有将死了几千年人的再弄回来大能吗?

我了个去的,还要不要点节操。

“你确定这样没事吗?”秦牧白有些无语,尼玛,这真不是他故意的啊,他从来没想过还有这样的操作?尼玛自己不过就是买个手机给他们玩而已,为什么这加个微信居然还可以在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继续联系?

这些统统也就算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所在的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呢?

秦牧白脑海里面想了无数,也没想出来。地府?好,暂时先把地府当成是另外一个存在,而不是神话中的那样,但是这些人应该早就投胎了啊?为毛还存在在这里呢?

如果不投胎的话?那地方特么的得有多少人的灵魂鬼魂之类的?

几十亿?几百亿?不止吧?至少千亿往上吧。

“当然没什么问题,你想有什么问题?”楚江王开口道。

“那我能不能去找移动领钱?我特么这是给他们扩展业务啊。”秦牧白忍不住吐槽道。

“你去啊,我没意见,只要他们相信你的话,就可以啊。”楚江王很随意地说道。

秦牧白一脸无语,你这么牛逼,你妈妈知道吗?行,你牛逼。“算了,既然你说没事,那我就没事了。”秦牧白无奈的开口说道。

“对了,王昭君和蔡文姬的事情,你说了,你原谅我了啊?你确定不?”楚江王很干脆的问道。

“确定。”秦牧白没好气地说道,不确定老子又能怎么样?你个坑B。

“那好,钱到了时间会自动打到的你卡上。”楚江王丢下一句话,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什么?”秦牧白愣了一下,然后才猛的反应过来楚江王说了什么,“我草!你刚刚说什么?”秦牧白大声开口问道。

不过这个贱人再一次没了声音。

“靠,这个畜生,就知道不是50多天可以解决的。”秦牧白有些蛋疼,这么说来?自己要养这两个小家伙不是一天两天了?问题这不是养多少天的问题,而是她们将来走不走的问题。

如果她们不走,老子就是真的当闺女养了也没什么!秦牧白有些无奈,但是楚江王不解释,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算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 乌江

第二天出发的时间还是很早,昨天那个群里面的信息,秦牧白回了一句回去就好,多余的话他没多说,这个时候秦牧白才想起来,那手机他买了,其实是准备放到车里面,以后来的人也可以用得到。

但是谁也没想到,韩信和刘邦给带走了,当时秦牧白也没多想,现在看来,这尼玛,刘大爷你最小气啊,什么礼物都没给我也就算了,结果你还带走我一个手机,至于你所说的传国玉玺,谁知道什么呢?

项羽今天倒是也没玩游戏了,而是跟秦牧白聊天,聊天的过程中秦牧白发现,别看项羽长得是五大三粗的,但是项羽的学识其实是非常好的,不过想想也是,那个时代的人,如果你真的一点文化都不懂,就想去当这个主公,这个还真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