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049节

真武世界 第049节

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疯狂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暴增的实力

“禀报长老?”易云犹豫了一下,心中计算着时间,“那个,你禀报长老要多久?”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姓女人愣了一下,神城的长老,很多住在中央神塔,还有些在闭关,以王姓女人的级别,要层层报上去,确实要一段时间。

“哦……是这样,我之前说,还有事要处理,能不能先离开一下?”

易云也不想在这里干等着,他还记得秦秃头一个月前定下的考核,原本易云全身心的投入到采集太古遗药的准备之中,为了赶上月初的太阴之日申请了七天连续采药期,所以这场考核,他一开始是打算放弃了。

不过呢,他捕捉、吸收太古遗药的过程,都出奇的顺利,三天半就回来了。

所以易云合计着,他还能赶上这场考核。

一个时辰荒神殿修炼时间的奖励,那也是一千龙鳞符文啊。

一两百龙鳞符文还好,一千龙鳞符文就这么丢掉的话,易云还是觉得有点心疼。

虽然自己上交太古遗药后,会有一笔不菲的收获,可是在这太阿神城,什么资源都要花费龙鳞符文去买,能省则省。

“什么事情?”王姓女人问易云,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事情比太古遗药更重要?

易云把考核的事情跟王姓女人说了。

王姓女人听了,没好气地说道:“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而已,我也可以奖励给你,长老这次说不定要见你!”

易云一听,顿时心中大乐,“谢谢王姐,我原本还听人说王姐有些小气呢,现在看来显然都是谣传,你看,王姐你奖励给我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秦教官的奖励我也不拿白不拿,如果长老见我,那我不管在做什么,立刻停下来赶到中央神塔就是了,一点也不耽搁,是吧?”

易云打蛇上棍,王姓女人给的他收了,而秦教官的,他也不想浪费了。一下子拿了两个时辰的修炼时间,就是两千龙鳞符文。

王姓女人听得无语了,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小子这么狡猾,不过想想也是,只要长老传唤,他不管是从杂役处过去,还是从校场过去,路程都差不多,确实不耽搁时间。

至于奖励,话都说回去了,王姓女人也没的收回了,毕竟易云采回来一株太古遗药,如此大的贡献,难道还不值一个时辰荒神殿修炼时间的额外奖励么?

“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把事情解决了,速度快一点!”

王姓女人硬邦邦地说道,但是她看易云的眼神,已经多了一丝掩饰不住的赞赏,易云描述的那一切,虽然听起来是运气好,但无论易云当时的各种判断,还是他最后凭借感觉射出去的那一箭,都不是运气二字能解释的。

如果不是易云,换了别人来,那就算不被天蕴紫阳参弄成白痴,也绝对是颗粒无收,白白浪费了那千载难逢的机缘。

“谢谢王姐!”易云笑嘻嘻地说道,而后转身就向校场跑去。

……

此时,十里之外,校场上,秦教官带领的一群少年们,正热火朝天的考核着。

“插进去!插进去!”

一群精力旺盛的少年,像是发情的牲口在呐喊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壮硕少年,端着一根洪荒之箭,额头青筋暴起,他大喝一声,艰难的将这根洪荒之箭插在了紫钨钢墙上。

“铛!”

一声金属撞击的巨响,洪荒之箭的箭头,艰难的挤入了紫钨钢墙的墙面里。

虽然有些摇晃,但毕竟插进去了。

今天这次考核,一百人的队伍中,有将近一半人,能够在紫钨钢墙上插上一根洪荒之箭。

这成绩,比起一个月前那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一是因为,经过这一个月的时间,这些人确实成长了许多。

第二也是因为,一个月前,这些少年刚刚进了荒神殿,又负重蛙跳十里,实在是体力透支了。

而今天,他们可都是巅峰状态。

“魁哥,好样的,第二根了!”

有人高喊着,刚才插洪荒之箭的壮硕少年,正是周魁,他也是这一百人当中力量最强的人,周魁刚刚插第一根洪荒之箭,还算轻松,而第二个根就有些勉强了。

接下来是第三根,也是最关键的一根!

插上去,一个时辰的修炼时间,插不上去,那就前功尽弃了。

周魁卯着一股劲,他这个一月来,在炼器房打铁几十万次,手掌磨破了不知道多少次,为的,就是证明自己!

今天,无论第三根洪荒之箭能不能插上,周魁都觉得自己是赢家,因为他战胜了以前的自己。

就在周魁连做了几次深呼吸,想要举起第三根洪荒之箭的时候,有人却轻咦了一声。

“那不是易云吗?”

听到这声音,人们纷纷转头望去,只见校场不远处,一个麻衣少年向这里走来。

这少年头发凌乱,衣衫多处破损,看起来十分狼狈。

这自然是采太古遗药的时候弄得,当时天煞珠爆炸的冲击波,也波及到了易云,他吸了太古遗药的药力之后,就匆匆赶回太阿神城,也没有来得及整理一下。

这采药的小子,竟然这个时候回来了!

“嗯?”看到易云,秦教官微微蹙眉,不过,他注意到,易云的修为突破了。

一个月前,他是紫血初期,而现在,已经是紫血中期了。

“秦教官,新兵易云报道!”易云对着秦秃头行了一个太阿神国的标准军礼。

“你迟到了半个时辰!”秦教官一双眼睛,严厉的看着易云,光是这眼神,一般新兵对上都会觉得双脚发软。

“对不起教官,之前我采药没来得及……”易云勉强解释着。

众人一听,都忍不住想笑。

采药耽搁了,这易云真是把自己的青春和生命都献给了采药了,这大概是他的追求吧。

人们简直不能理解,这采药一个打杂的工作,还是女人们干的,有啥值得易云这么投入的。

“嘿,易云,你来的正好!我们今天就再比一次,我已经插了两根洪荒之箭,现在是第三根!”

看到易云出现,周魁兴奋的舔了舔嘴唇,今天原本没看到易云,周魁还感到很失望,之前他力量暴涨,实力大增,正是要证明自己的时候。

而易云,当然是最好的对手!

一个月前,他被易云比了下去,今天,他要超过易云,找回场子来,可是易云没来,他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那个……秦教官,我现在赶到,还来得及考核么?”易云弱弱的向秦秃头请示。

本来迟到这么久,秦秃头完全有可能取消他的考核资格。

秦秃头冷哼一声,“上去吧,不要忘记你来太阿神城是为了什么!”

秦秃头再次提醒易云,不要因为一些无聊的工作,而懈怠了修炼,他真的搞不懂,易云为什么这么喜欢采药。

“哈哈,来吧!”最兴奋的就是周魁了,“怎么样,你采了一个月的药,收获不错吧!之前听说你这次要连续采七天药,怎么提前回来了?”

周魁笑着看向易云,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随意的倚靠在一根洪荒之箭上,这根箭,就是他插上去的。

他插的两根洪荒之箭,一根稳稳的插在紫钨钢墙上,另一个根没怎么插稳,箭杆的尾端稍稍有些下坠。

虽然如此,这也是值得骄傲的成绩了,周魁是这一百人当中唯一个插上了第二根洪荒之箭的人。

“因为有了一些不错的收获,所以提前回来了。”易云轻描淡写地说道。

“收获?药草大丰收吗?嘿嘿。”周魁觉得好笑,采了几根药草而已,这样的收获,也算“不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易云,你采药一个月,我胜你不武,不过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收获!”

周魁周魁握了握拳头,这一个月来,他双手的血泡磨破了不知多少,血水混合着汗水,包裹着滚烫的锻造锤,那疼痛钻心的滋味,让周魁记忆深刻的同时,心中也涌起了一股豪情。

这才是男人的生活,不是吗?

采药那种娘们一样的过日子方式,怎么能跟他相比?

而这时候易云却道:“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吧,我赶时间,一会儿可能有人要见我。”

易云说话间,已经站在了洪荒之箭的大铁盒子旁边,他口气很随意,这种口气,却让周魁眉头一皱,心中很不爽,他感觉易云根本就没怎么在乎这次比试。

这小子!他以为自己是谁。还有人要见他,是跟他一起采药的药童么?

他还成了个人物了,够忙的啊!

周魁揉捏着手腕,深吸一口气,弯下腰,抱住第三根洪荒之箭。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一个月来昼夜打铁,承受魔鬼一般的训练所取得的成果!

周魁扎了一个结实的马步,双脚宛如钉子一般扎入地面,确定下盘稳当之后,他以腿带腰,力量由脊柱传递到双肩,再到双臂!

他全身的肌肉鼓胀起来,一根根青筋在肌肉上隆起,他正要大喝一声,将第三根洪荒之箭举起来的时候,他就听到“铛”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差点让他一口气泄完了!

怎么回事?

周魁回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在他身后,一根洪荒之箭狠狠的钉入了紫钨钢墙上,箭杆的尾部兀自颤抖着,这种颤抖,不是因为没有插稳,而是因为力量太大,巨大的冲击力无处化解,而变成了一股颤劲!

这样的颤劲,谁要是靠过去被打一下,都会被打伤!

这根洪荒之箭,至少插入了三尺以上!

什……什么?

周魁一时间有些傻眼,这根箭,是易云插上去的?

怎么这么快!?

他插一根箭,起码要用十息以上的时间,特别是把箭端起来的时候,都不少时间来酝酿力量。

可是刚才,他只是弯个腰,箭都没举起来呢,易云已经插完了!?

这个时候的易云,已经在大铁箱子边上摆弄第二根洪荒之箭了。

而在易云周围,其他少年也都嘴巴微张,处于呆滞的状态,他们刚才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易云两手一抱,跟抱木头一样的将第一根洪荒之箭给端了起来,看起来完全不费力。

然后,他端着洪荒之箭冲向紫钨钢墙,就像穿羊肉串一样,将这根箭狠狠的贯入了墙面里面!

自始至终,易云端着的箭都不带抖的!

稳!快!狠!

众人还在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易云已经吭哧吭哧的端起了第二根洪荒之箭。

此时,易云全身能量流转,一股股暖流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他的四肢百骸,这是吸收天蕴紫阳参所带来的力量!

再加上易云已经突破紫血中期,倾尽全身力量插入一根洪荒之箭,不但没有让他觉得体力透支,反而让他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不过端着第二根洪荒之箭的时候,易云却突然停顿了一下,“嗯?我的力量好像有运转不圆融的地方……”

在动用全身力量的时候,易云倒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太古遗药带来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却如同一匹脱了缰的野马,让他有些控制不住。

他一直用“龙筋虎骨拳”的功法驾驭自己体内的力量,可是现在他却慢慢觉得,“龙筋虎骨拳”有些力有不逮了。

太古遗药的力量太强,“龙筋虎骨拳”毕竟是紫血境以前的功法,越来越不够用了。

在易云停下来的时候,众人更是无语了。

人们把洪荒之箭举起来都很不容易了,总算举起来的时候,因为洪荒之箭的巨大重量,拉得他们手臂都要断了,这个时候,人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把手里的箭给插出去,以节省体力。

哪有像易云这样,端着洪荒之箭停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人生一样的。

这也太任性了吧!

人们正想着,易云好像突然明悟了什么,他不再犹豫,端着这根洪荒之箭往紫钨钢墙上一冲。

“铛!”

第二声巨响,第二根洪荒之箭也稳稳的插上去!

依旧是箭头入墙三尺有余,箭杆尾部剧烈的抖动。

连不远处观看这一幕的秦秃头,看到这种情况都有些愣神了。

这小子是……怎么搞的?

他明明采了一个月的药,怎么力量涨了这么多?虽然说这可能跟他突破紫血中期有关,可是紫血初期到紫血中期,一个小境界的进步,也不至于让他的力量强大这么多吧……

秦秃头是人族雄主级修为,可是现在他看易云,也完全看不懂了。

“第二根了!还是这么容易!”

人们都是心中发颤,易云的力量,何止甩开他们十八条街!

易云舔了舔嘴唇,心中很兴奋,这一千龙鳞符文,赚得容易啊!

易云随意的揉了一下手腕,弯下腰来,摸到了第三根洪荒之箭。

中间根本就不带停顿休息的,完全是一口气!

“再来!”

易云一声清喝,双手将这根洪荒之箭稳稳的端了起来!

再度感受自己体内力量的流动,那股不圆融的感觉依旧存在,不过并不影响易云发力。

第三根,中!

易云大喝一声,全身血脉宛如沸腾了一样,太古遗药的力量,如同喷薄而出的火山!

这一刻,易云只觉得自己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致,迫不及待的要宣泄出去!

他手持洪荒之箭,整个身体的力量都加持在洪荒之箭上,全力刺出!

“铛!”

如同雷鸣一般的声音滚滚传出,声冲云霄!

连紫钨钢墙,都微微的震颤了一下!

这第三根洪荒之箭,狠狠的钉在墙上,箭杆尾部的震颤,都连出了残影。

这一箭,透过墙体四尺有余!

比之前的两箭,都要猛烈一倍不止!

在周围,所有少年看得都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啊……

怎么会这样?

眼前的易云,简直是一个人形荒兽!

周魁愣愣的发呆,他心中原本涌起的万丈豪情,早已经不翼而飞,原本想好的男人宣言,准备等待着自己胜利的时候演说一番,结果现在,也成了一个笑话了。

易云……不是去采药了吗?

采药修为也能进步这么快么?

这一群人,打铁的打铁,陪练的陪练,一个月来辛辛苦苦,要么挥舞锻造锤弄得全身筋肉跟断了一样的疼痛,手掌满是水泡鲜血;要么就是跟人陪练,不断的挨打而遍体鳞伤,然后涂上伤药,站起来再被打……

他们如此的努力,好不容易攒下的龙鳞符文,也都拿来去万宝塔换了一些修炼的舍利和丹药,不得不说,太阿神城的舍利丹药,比他们以前在家族中吃的要好很多。

他们的进步很明显,可是跟易云一比,简直弱爆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你……你为什么实力进步这么多……怎么可能……”

周魁不能相信,他这一月来,一刻也未曾懈怠,却比不过易云去药山采药?

易云笑了笑,他这一个月来,何尝不是分秒必争呢?

除了采药之外,他每天都身穿二百鼎重的流银衫,在药山上爬上爬下,锻炼自己的力量和身法。

晚上回去,又是打坐到天明,从未有过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

在太阿神城,睡觉太奢侈了,用打坐代替,可以让自己的修为在休息中也缓慢增长。

而前几天捕捉太古遗药,易云更是机关算尽,险象环生,他在极度的危险和重重困难中,抓住了那千分之一的可能,搏到了这份在别人看来几乎不可能得到的天大机缘!

这一点,又岂是单单挥舞锻造锤打铁,兢兢业业的陪练挨打,就能超越得了的?

当然,这一切易云都不会说。

他咧嘴一笑,对周魁道:“这些都是因为……”

易云拉长了声音,吊足了众人的胃口,终于说了三个字——

“运气好……”

周魁差点气得吐血!

他感觉易云在耍他,他们一个月来无数的努力,被易云一句运气好就顶过去了。

周魁真的怒了,他不顾跟易云的实力差距,不客气地说道:“少敷衍我!什么运气好,你不过采个药而已,这根本是娘们干的工作,每天就是混日子的,怎么可能长力气?长修为?你到底……”

周魁话还没说完,突然在校场边缘,几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几个人,衣着古怪,气息神秘,他们看起来只是随意的迈动步子,步伐很慢,可是空间却好像在他们脚下缩短了,他们只是几步路,就来到了校场中央。

其中采药处的王姓女人,赫然就跟在了这几个人的身后,平时谁也不给好脸色的王姓女人,这个时候竟是难得的恭敬起来,显然对前面的几个人很是敬重。

看到这些人,连秦教官都正色起来,他原本背在身后的双手,也垂了下来。

“执法使大人!”秦秃头稍稍行礼,他在太阿神城的地位,是要比这几个人低一些的。

执法使?

在场的少年,都是愣了一下,执法使是什么职位?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几个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修为,但光是那股气息,就让他们感到一股隐隐的威压。

而且秦教官的态度也表明了,这些被称为“执法使”的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诸多少年们都下意识的站直了,秦秃头也是疑惑,中央神塔的执法使,他们来新人校场做什么呢?

几个黑斗篷男子,为首的一个中年人,摘下了脸上的头罩,露出了一张干瘦的脸庞,他的脸上,有三道触目惊心的疤痕,这三条疤痕彼此平行,像是某种荒兽用爪子抓上去的一样。

他扫了一眼在场一百多个少年,淡淡的开口道:“谁是易云?”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剑歌长老

“易云?找易云的!?”

听到为首的黑斗篷人叫易云的名字,在场年轻俊杰都愣了一下,这样的大人物,来找易云做什么?

易云虽然优秀,但也就是个新生而已,不至于被这么多大人物关注吧。

“我是。”易云上前一步,对着执法使行了一个太阿神国的军礼。

黑斗篷中年人上下打量了易云一番,似乎在分辨这个少年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到十三岁的年龄,修为紫血中期,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小家伙。

黑衣斗篷人轻轻一笑,淡淡地说道:“跟我们走一趟吧,长老要见你。”

黑斗篷人说完,就转身要离开。

而在他身后,周魁等一群少年全部都听得目瞪口呆!

刚才那黑衣人说什么??

长老!?

什么长老?

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面面相觑,似乎……在整个太阿神城,有资格被称为长老的人,似乎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他们每一个,都是太阿神国的支柱,能够跟太古遗种一战的超级存在。

他们是——圣贤!

有人族圣贤,要见易云!?

人们都完全惊呆了,别说这些少年们,就算是秦秃头也傻了。

神城长老,竟然要见易云?这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在太阿神城历史上,人族圣贤,五百年都未必出一个!

秦秃头自然知道,长老要见易云的原因绝对不会是易云在紫钨钢墙上插了几根洪荒之箭。

易云这三根洪荒之箭插的确实很不错,但绝对轮不到长老来关注。

不说秦浩天那些狠人,就算只是换了同样是新兵的囚牛来,他也能做到跟易云差不多的程度。

这点成就在人族圣贤眼里,根本就如浮云一样,微不足道。

那么……长老到底为什么要见易云?

“秦教官,我先离开一下,那个奖励的事情,麻烦您费心了。”易云跟秦秃头打了个招呼,转身跟着黑斗篷人走了。

而秦秃头还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应也没有应一声。

在秦秃头身后,周魁等一群少年就更是早就傻眼了,他们一个个嘴巴都张开了,直到目送易云离开,都没能合上。

周魁这才突然想起,刚才易云在举洪荒之箭前,说过他赶时间,一会儿可能有人要见他。

原本周魁还以为要见他的是跟他一起采药的药童,结果现在才知道,要见他的,竟然是太阿神城长老!

易云很随意的说要见一个人,竟然就是太阿神城长老!

周魁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出问题了。

“秦教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有人问秦秃头,秦秃头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

“解散!”秦秃头挥了挥手。

易云被长老征召,这在新兵营里绝对是大事件了,秦秃头不知道易云到底搞出了什么名堂,竟然能惊动了长老。

他准备一会儿跟王姓女人打听一下消息。

……

而这时候,易云已经跟着执法使来到了中央神塔。

巨大而雄伟的中央神塔,即便易云已经看到了它许多次,可依旧要为它的雄伟而感到震撼。

它犹如一座雄伟的高山,那些原本巨大的浮空飞舟,飞到中央神塔面前,也如同小飞虫一样渺小了。

黑斗篷人说道:“太阿神城一共有五大长老,一会儿要见你的是剑歌长老!剑歌长老现在正在中央神塔的地火炼丹室。”

黑斗篷人说话间,带着易云进了中央神塔,这中央神塔的大殿通道,有五层楼那么高,人走在里面,有种极度渺小的感觉。

通道两边,都是一幅幅巨大的壁画、浮雕,脚下是平整的地砖。

这种地砖,通体乌黑,光可鉴人,踩在这地砖上,易云竟是觉得自己的血液循环加速了许多,隐隐的有种自身气血跟地砖连在一起的感觉。

这地砖……

易云突然想起《神荒》典籍中关于中央神塔的描述,建造中央神塔的地砖,都是特别烧制的。

这种地砖,长宽都是三尺三寸,厚三寸三分,地砖平整光滑,质地坚硬如铁,它有专门的名字,叫做兽血玄青砖。

玄和青都是形容颜色为黑色的意思,而兽血,则是说这烧出来的每一窑砖,开炉的时候都要用荒兽的血液撒进去祭炉。

很难想象,建造这一座中央神塔,到底用了多少荒兽之血。

用兽血祭炉可以让烧出来的砖融入气血之力,再加上阵法师的精心布局,让整个中央神塔变成一个巨大的法宝,起到汇聚神荒周围百万里范围内天地元气的效果。

可以说,中央神塔,是当时太阿神国在国力鼎盛的时候,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建造起来的,是太阿神国的象征!

黑衣斗篷人推开一座沉重的石门,露出了石门后面旋转而下的旋梯。

“跟我来吧。”

黑衣斗篷人说着,沿着旋梯向下走去,旋梯不算宽,也就是能让四五个人并行,易云猜测,这应该是一条通往地下的小道而已。

不过,剑歌长老没有住在中央神塔的塔顶,而是身处神塔的地下,这让易云有些失望。

其实易云很想去中央神塔九十层以上看看,见识一下那传说中的天字号房间!

天字号房间,在太阿神城的试炼者心目中,是神秘、至高的代名词。

别说是一般试炼者,就算是秦浩天那等人物,在太阿神城试炼六年,也未必有资格住进天字号房间!

向下延伸的旋转楼梯似乎没有尽头一样,墙壁两边,点着一盏一盏的长明灯,易云估计向下走了至少百米深,终于来到了一座金属大门之前。

这金属大门上,纹刻了各种繁杂的花纹,黑衣斗篷人在大门前站定,躬身道:“剑歌长老,易云带到了。”

“嗯……”

大门之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没有蕴含任何的威压,但是这声音却延绵不绝,一直在耳边回响着。

易云屏住了呼吸,这次觐见长老,他还是有些心里发虚。

没有人推,大门自己打开了。

一股气浪随之扑面而来。

热!

这是易云的第一感觉,他眼前就是地火炼丹室,一座看起来像是用黄铜一样金属铸造起来的丹炉屹立在大殿中央。

这丹炉有一人多高,表面纹刻着花鸟虫鱼的图案。

炉子下面,燃烧着青色的火焰,那火焰很安静,火苗都不怎么跳动一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地火”了。

中央神塔地下,有地火大阵,将神荒大地的火焰,汇聚于此,供长老炼丹!

而在丹炉的正前方,站着一个青衫老者,他容貌看起来很普通,身材稍显干瘦,以至于那青色的炼丹袍看起来松松垮垮的。

青衫老者的背后,背着一柄剑,剑用布条缠住了,只露出了一截古拙的剑柄,让人难以想象这柄剑的样子。

这老者,好像已经在地火炼丹室中呆了有一段日子了,他的眼睛中,甚至有些疲倦之色,给人一种很不精神的感觉。

很难想象,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甚至好像有点没睡醒的老人,就是整个太阿神国最顶尖的强者之一!

“剑歌长老,易云带到了。”黑斗篷人行礼之后,默默的退了出去,并且关上了门。

一时之间,整个炼丹室,就只有易云和青衫老者两个人。

易云屏住了呼吸!

他告诉自己此时要镇静,但还是心跳加速起来。

他以前也看到了很多强大的荒兽,但是面对它们,易云都没有任何的恐惧,可是在这老者面前,对方什么都没做,甚至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易云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就像是凡人跟猛虎被关在了一个笼子里一样。

“你就是易云?”

青衫老者轻吟了一声,他那一双原本都合上了一半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那漆黑的瞳仁中倒影出了易云的影子。

就像镜子一样,易云能从那瞳仁中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每一分表情。

易云一瞬间心神收紧!

他感觉,那一双眼睛,似乎一下子将自己看透了。

他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寸肌肤,他的丹田,五脏六腑,三百六十个窍穴,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全部被那个老者尽收眼底!

天目……

易云心中一震,他恨不得这个时候自己心脏停跳。

然而事实相反,易云的心跳却不争气的越跳越快了。

在他心脏之中,紫晶随着他的心跳,依旧一下一下的搏动着,易云手心沁出了汗水。

紫晶,对青衫老者的探视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然而,青衫老者的感知,也扫过了紫晶,没有任何停留。

青衫老者仔仔细细打量了易云好几遍,真的将易云里里外外看透了,然而,他几次扫过易云的心脏,都显然没有察觉到紫晶的存在。

终于,青衫老者收回了感知。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易云觉得简直像是打了一场大战一样,太耗神了,比捕捉那天蕴紫阳参都累!

青衫老者此时看易云的眼神有些意外之色,“你凝聚了天目珠?”

青衫老者的感知何其敏锐,易云凝聚天目珠的事情,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第二百章 易云的奖励

“是。”

易云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刚才心跳加速,呼吸凝滞的表现,当然也被青衫老者完全感知到,但这并不奇怪,很少有哪个年轻人,在太阿神城长老面前,还能保持从容的。

“不到十三岁,凝聚天目珠,你果然在感知方面,有过人的天赋!”

青衫老者赞赏了易云一句,他刚才就听黑斗篷人说过,易云在采药方面,天赋很高,第一天交上来的药草,就有两百多龙鳞符文。

这样感知能力,远超常人。

“谢剑歌长老赞赏。”易云恭恭敬敬的回答。

青衫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易云一眼,他猜测,易云应该有些特别的机缘。

在太阿神国,天才无数,先要成就巅峰雄主,甚至成为圣贤,没有一点点机缘太难了。

五百年一出的人族圣贤,大都是天资卓约,同时大气运加身,拥有惊世机缘的人。

太阿神城的天才,有很多有自己的奇遇,青衫老者丝毫不觉得意外。

当然,这些年轻天才的奇遇,放在太阿神城长老这种级别的人来看,就基本看不上了。

紫血境武者的机缘,对圣贤来说一般毫无意义。就算偶尔有动心的,他们也不会争抢,作为神城长老,他们都有基本的容人之量,要是传出神城长老抢后辈机缘这种事的话,那太阿神国真的要名声扫地了。

刚才青衫老者已经用天目扫了易云全身,如果真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他也该注意到了。可是什么都没有,青衫老者猜测,易云应该是吃下了什么能够促进他神魂蜕变的天地灵物。

这个解释,最为合理。

“你这次上交天蕴紫阳参,是大功一件,只可惜,紫阳参的主体已经受损,药力流逝了很多,神识也破碎了,它现在的价值,大概只有完整天蕴紫阳参的三分之一。不过,本座也不会小气了,奖励你的东西,不会让你吃亏。”

听了青衫老者的话,易云心中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提奖励的事情,首先他过关了!

刚才面对剑歌长老,易云压力极大,生怕出点什么差错。

这个剑歌长老,或许对他有所怀疑,可是对方已经探查过自己,什么都没探查到。

“我给你……一万龙鳞符文,还有三个荣耀积分的奖励!”

剑歌长老说着,拿出一枚古拙的令牌,一道神识飞入令牌之中,一排密密麻麻的龙鳞符文便飞向了易云。

易云眼看着那层层叠叠的龙鳞符文,如乳燕投怀般的飞入自己的身份令牌之中。

一万龙鳞符文!

有了这些龙鳞符文,自己可以一口气进入荒神殿差不多一个整天的时间。

一个整天,不但可以吸收太古遗种的能量元气,还可以参悟第一任城主留下的法则真意,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当然,易云知道,这一万龙鳞符文其实算不得珍贵,最珍贵的,还是那三个荣耀积分……

荣耀积分对太阿神城的所有试炼者来说,是无比宝贵的东西。

“请问,荣耀积分可以兑换什么?”

易云惴惴的问道。

剑歌长老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枚玉简,丢给易云。

“这是天字号玉简第二等级的奖励,凡是兑换天字号奖励,都要用到荣耀积分,这玉简里面的大多数东西,你都能换得起了。”

易云接过这枚玉简,感知沉入玉简之中……

这玉简里,是一件件的秘宝,有武器,有丹药,有舍利!

不但有宝物的文字描述,而且还有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