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064节

真武世界 第064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 刀与剑

“楚王府的小王爷杨定坤……这个楚王府,应该就是第一次拉拢我的那个势力吧……”

易云想起了凌霄盟的徐青云,他第一次跟徐青云见面的时候,就是因为楚王府的一个说客,要给自己好处,让他加入楚王府。

但是,楚王府给自己的条件,暗藏着一个灵魂契约,一旦签订,自己要为楚王府服务许多年。

当时徐青云出现,制止了那个说客。

虽然不是徐青云的话,易云也不太可能签那个霸王条约,但是这种事,总是相当的恶心。

易云对楚王府没什么好感,对趁火打劫,想要坑自己一笔的杨定坤,自然也不介意狠狠坑他一次。

“《法则真解》么……好,我答应了!”

易云语调缓慢地说道,原本他设好了这个坑,只是为了给李弘跳罢了,也就是想坑李弘一些龙鳞符文,没想到,还有人上杆子送上门来,也非要往坑里跳,拦都拦不住。

于是,这次的赌注也越玩越大了,超出了易云的估计。

“易公子,他们时合起伙来骗你的《太阿圣法》。”

看到易云答应,赵倾城急了,周围的少女,也都是替易云担心。

易云虽然很厉害,但是李弘也是在太阿神城二年试炼者圈子里响当当的人物。

李弘性格阴沉,心狠手辣,实力也非常可怕,易云跟他打,真的很虚!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我们已经用留影阵盘纪录了,现在我们可就就去竞技场执事处备案了,你可不要反悔了!”

几个小弟心中大喜,一旦备案,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可是易云这时候已经懒得理他们了,他夹起一块兽肉,继续吃饭。

“小子,让你在嚣张一会儿,明天有你哭的!我们走!”

几个小弟撂下几句狠话,甩头走了。

易云看都懒得看这几个人一眼,他继续吃着荒兽肉,赵倾城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出一个时辰,易云拿出《太阿圣法》跟李弘赌《法则真解》的事情,就传遍太阿神城。

即便是来太阿神城四五年的资深试炼者,对这件事都非常关注。

这主要是因为赌注——《太阿圣法》!

“《太阿圣法》都敢赌!?”

很多资深试炼者听了,都眼红了。

他们在太阿神城混了好几年,《太阿圣法》玉简,他们连摸都没有机会摸一下,更别说学了。

“这易云,也是疯狂,《太阿圣法》到他手里,还不到两个月吧,这就不想要了么?真是败家!”

“也说不定,是易云兑换《太阿圣法》之后,学了一下,觉得学不会,反正放在手里也是无用,不如作为赌注了。”

有人分析说道,易云现在给人的整体感觉很奇怪,他的刀非常霸道,可是法则方面的领悟很弱,天赋也听说很一般。

这种状态下,易云想要学成《太阿圣法》,并不容易。

就像囚牛,跟易云也是类似,易云刀法犀利,囚牛是力量强。囚牛的实力让新人望尘莫及,但是如果说囚牛能修成《太阿圣法》,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

这不是你打架厉害,就能学成的东西,还是要看悟性、天赋!

而只有楚小冉这种人,在人们的眼中,最可能修成《太阿圣法》。

“这是采药走大运捡到的荣耀积分,不知道珍惜么?以后,他就该知道荣耀积分到底有多难得了!”

人们愤愤地说道,他们都觉得,如果这换《太阿圣法》的荣耀积分,能给他们就好了。

对资深试炼者对此事的反应,易云自然不会去理会了。

他这个时候已经去找苍颜,打算进刀墓,利用这一晚继续磨练自己的刀法。

李弘是一个劲敌,易云不知道李弘的实力极限,明天一战,他虽有信心,但也不确保百分百的胜算,他要全力以赴。

这一晚上的时间,易云不会浪费半点。

这是一场豪赌,赢了,得一本《法则真解》,对即将参悟法则的易云而言,也是雪中送炭!

而就在苍颜为易云开刀墓大门的时候,易云突然心中一动,看了一眼隔壁的墓室,若有所思。

那是……剑墓!!

如果再进剑墓中看看,那又会如何呢?

易云清楚,自己并非天生的刀客,他在锦龙卫天都武库中选刀的时候,毫无传说中血肉相连的感觉。

他能领悟刀道三十二字,跟他在刀道上的成就没任何关系,完全是靠他的能量视野,一眼看到了刀道三十二字中蕴含本源能量的流动轨迹。

这流动轨迹,其实等同于刀道法则!

那么如果再进剑墓一趟,自己是不是又有额外收获呢?

刀墓和剑墓中的法则,是很多圣贤都不能理解的至高大道,这种至高大道摆在这里,进去领悟的人却很少,因为,根本领悟不出来!

自己既然有这样的便利条件,为何不多领悟一点,眼界更广,看得更远呢?

“小子,你愣着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去?”

就在这时候,苍颜的声音打断了易云的思索。

注意到易云的目光,苍颜眉头一皱,“小子,你不是对隔壁的剑墓感兴趣吧……”

易云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他可是知道,刀墓和剑墓中的道,对历代圣贤而言,哪怕只是想悟透一条,都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更别说两条同时走了。

苍颜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易云,“臭小子,警告你啊,你可别给我发疯!好不容易看你在刀道上有如此天赋,你可别浪费了!”

“你能参悟刀墓三十二字中的刀道,证明你对刀道有超乎寻常的敏锐感应,可越是对刀道反应敏锐,对剑道的反应,可能就越迟钝。”

苍颜叮嘱易云说道,一般人也就是在一种武器上有天赋,能在这一种武器上走到极致,已经了不得了,想在两种武器上走到极致,这种人苍颜这辈子还没听说过呢!

“刀道剑道,不能同时走到极致么?那这刀墓和剑墓……”

易云突然在想,刀墓和剑墓,有没有可能,是出自一人之手?

果真如此的话,那个人在武道上的造诣,又该到了何种程度?

这些想法,易云没说,要不然苍颜可能发飙了,他乖乖的进了刀墓,可是有机会要去剑墓一趟的想法,却在易云心里生根发芽了……

……

在易云走入刀墓的同时,在一处入场费昂贵的修炼密室中,李弘也在打坐苦修。

一道道元气,凝成肉眼可见的气蛇,流入李弘的体内。

伴随元气的流入,李弘的皮肉,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波的涌起。

李弘握紧拳头,他要借助这一个晚上的修炼,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佳,同时进一步巩固体内即将铸成元基的修为。

李弘已经对易云的隐藏实力,做出了种种猜测。

易云隐藏修为不可能,他绝对是紫血中期顶峰,有开天目的人看着。

法相图腾也不可能,他根本没有外出猎杀荒兽。

除非功法、法则意境方面,易云有所保留,但是那些东西,以一个紫血境武者的领悟,却也不能逆天。

李弘设想过,就算把楚小冉的法则领悟,挪移到易云身上,易云也不是他的对手。

再退一步,假设易云还偷偷学了某种厉害的功法,就算他学的是《摘星手》之类的太阿神国公爵级家族的不传之秘,李弘也认为自己还是能赢易云!

而且,以易云的出身,哪里去弄公爵级家族的家传功法。

怎么算,这场战斗,自己都能赢!

李弘目露精光,指甲深深扣入手心皮肉之中,他无比迫切的渴望赢明天的这一战。

一夜无话,无论易云还是李弘,都在苦修,即将到来的这场战斗,对他们而言太重要。

清晨,太阳初升,太阿神城的试炼者们,早早的就起床了,他们汇成了一道道人流,赶来了竞技场。

今天来观战的人,甚至比易云和楚小冉那一战,还要多。

人们都期待着,易云跟李弘定下如此豪赌,到底结果会如何。

第二百五十章 战李弘

竞技场之中,人声鼎沸。

今天的比赛,场次很少,但每一场,出场的人实力都很强,除了重头戏易云和李弘的对决之外,还有楚小冉挑战地榜排行两千资深试炼者的一战。

“嗯?易云和李弘,都还没来呢?”

人们一上来,就找易云和李弘的踪迹,然而四下观望,却不见人。

“这两人的比赛,定在了正午之前,也不必一开始就打,估计他们这个时候还在修炼和打坐呢……”

不知谁说了一句,人们听了都是暗暗咋舌。

这可真是分秒必争,特别李弘,他排名一千出头的狠人,对付一个新人的挑战,也如此郑重。

今天的场次开始了,一开始是几个地榜排名五六千的新人之间厮杀,包括新人第四的古木也出场了,然而对这些战斗,人们都兴趣缺缺。

直到楚小冉上场,人们才打起了几分精神。

楚小冉的对手,是在太阿神城呆了四年多的资深试炼者,楚小冉也没有托大,战斗一开始,她就祭出法相图腾,用出寒冰意境。

两人厮杀,冰雪纷飞,场面无比激烈!

而最终,楚小冉还是凭借着那一招“湛蓝冰海,刹那芳华”,击败了对手。

但是楚小冉击败对手后,自己也消耗极大,可以说是艰难取胜。

楚小冉,地榜排名步入前两千!

然而人们都看出来了,楚小冉赢下这场比赛,已经非常勉强了。

她还有一场可以打,但是最多也就是止步一千九了,想再往前冲,已经不可能了。

跟易云感觉差不多的楚小冉,止步一千九,可以易云却要挑战一千名的李弘,这真是够疯狂的!

“嗯?易云!易云来了!”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人们纷纷望过去,在竞技场入口,一个麻衣少年,信步走来,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开始闭目调息!

面对今天的这一场豪赌之战,易云依旧能如此气定神闲,让人不得不佩服了。

“易云……”

看到易云如此镇定的样子,楚小冉眉梢动了动,“难道……他跟我的那一战,还有保留么?”

楚小冉对这一战,也是极为关注。她想看看,新人第一易云,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时间流逝,李弘迟迟没有出现,一直到正午时分,接近比赛开始的时候,李弘才背着一根长棍,出现在了竞技场入口。

他大步踏入竞技场,每一步迈出,都像是尺子量过似的,走动间,他的气势似乎都在逐渐攀升。

看到此时的李弘,人们都觉得,李弘有些不一样了。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虽然没有开天目,但是他们却能感觉到李弘的气势,就像是一座巍巍高山一般,不但沉重,而且气势凌人!

李弘一句话都没说,他直接走上了神荒台,甚至都没等裁判叫他的名字。

“易云!上来!!”

李弘一声暴喝,整个竞技场,都回响着这短短一句话的回音,如同惊雷一般!

竞技场的试炼者,一时间都为之屏息,这气势,太强了!在擂台上,只是面对这种人,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人们都猜测,李弘这么晚才出现,他可能在某些方面,又有突破。

这真是让很多人为易云捏了一把汗,李弘原本就很强,如果他轻敌的话,也许易云还有那么一点胜算。

可是李弘彻夜苦修,显然是要全力以赴了。

如若他真的再有突破,那还得了,这一战,可是涉及重额的赌注,他们如果站在易云的位置上,绝对要紧张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易云身上,这个时候,裁判都不用宣布了,易云和李弘,是要直接开打了!

易云走上了神荒台,他抽出千军刀,刀尖斜指地面。

两个人,相距十丈而立。

李弘将一根长棍横陈出去,六尺长棍,与地面平行,长棍的两端,有太苍铁精做成的金箍,金箍上,有半寸长的尖刺!

不要以为铁棍的攻击力相对其他兵器弱一些,这铁棍,看在什么人的手里,李弘来用,只是把铁棍抖起来,凭着那股子颤劲碰在人身上,都能让人受伤,要是一棍抽下去,能让人全身骨骼寸断!

“易云,我知道你很强,甚至还留有隐藏实力!可是今天,你不论藏了什么底牌,在我面前,都是无用!”

李弘说着,全身战意喷薄,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笼罩了李弘全身!

“我在神荒荒原之上,已经经历了整整一年的厮杀,死在我手下的荒兽,不知道有多少!你一个杂役弟子,采了几次药,大战没经历几场,你以为自己可以做我的对手了?我今天,让你知道我是凭什么,可以站在地榜一千名的位置上!”

李弘暴喝一声,他身体周围的土黄色光芒,形成了一块块的细小鳞片,覆盖了李弘全身。

“《拓天功》!”

观众席上,有人喊了出来。

在太阿神城,除了《太阿圣法》这一套毫无悬念最顶尖的功法之外,还有一些虽然不如《太阿圣法》,但也威力极大的上品功法。

这《拓天功》就是太阿神城功法中排名前三的存在。修炼《拓天功》,就要修成“拓天真气”。

很多天才,兑换不起《太阿圣法》,去修炼《拓天功》,但是凝结“拓天真气”也失败了。

这一套功法,也非常难修炼。

“‘拓天真气’护体,李弘的《拓天功》,已经到了第二重境界了。”

李弘体表的细小鳞片,便是“拓天真气”凝结而成的。这类似于囚牛的铠甲防御,但是却没有重量,可以让李弘任意行动。

李弘手持长棍,突然他瞳孔收缩,身形暴起!

“呼——”

李弘化成一阵狂风,瞬间出现在易云的面前,手中长棍,重重的抽下!

因为极限的速度,李弘这一棍抽出,长棍已经变成了一条弧线,像是鞭子一样甩向易云!

身法入微!

易云身体向后飞退,身影一晃,出现了十几道残影,李弘这一棍,贴着易云的胸口抽了下去。

“铛!”

易云的残影破碎,长棍重重的砸在擂台上,那紫钨钢的地砖,被李弘长棍抽得重重凹陷下去,而易云这时候,已经瞬间闪身在李弘的背后,千军刀呼啸而出,劈斩下来!

李弘神情一动,却也不躲闪,他背后的土黄色鳞甲猛然暴涨开来,竟是变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嚓!”

易云这一刀,正斩在了李弘的盾牌之上,刀锋切入盾中,很快就被卡住了,无法再进分毫!

“嗯?这是!?”

易云心中一惊,原本李弘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是百分之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凭空凝聚出这样一面大盾,挡住了自己的一刀。

不但如此,这盾牌致密无比,有挤压之力,竟是将千军刀生生的卡住了,让易云有种抽不出来的感觉,就像是当时被囚牛握住了刀一般!

“死!”

李弘猛然转身,长棍横扫,扫向易云的腰间,而此时,千军刀还卡在大盾之上!

这一棍被打实了,一般的紫血战士直接都会被抽成两截!

“刀意——一往无前!”

易云眼中精芒爆闪,元气灌注千军刀之上,千军刀呼啸一声,硬生生的抽离了大盾,易云身形暴退,与此同时,他身体后仰,脊柱弯成了一张弓,下腰成桥,李弘的棍,就这么贴着易云的鼻尖划了过去!

易云甚至能感觉到,长棍破开自己护体元气的刺痛感。

“嗖!”

易云身体一跃而起,向后飞退十丈,与李弘拉开了距离。

而这时候,李弘背后的大盾,也慢慢的收了回去,又变成一枚枚细小的鳞片,覆盖在李弘全身。

李弘狞笑着看向易云,“躲得挺快啊!”

“这功法……”易云真的很吃惊,竟然有这种随心所欲的元气,可以在自己的身体任何一个地方,变化成盾牌,挡住敌人的攻击。

这就是“拓天真气”么?

果然,能够排在太阿神城前几名的功法,没有哪一个弱的,《托天功》有它的玄妙之处,太阿神城的顶级功法,要比什么柳家“摘星手”之类的世家绝学,厉害得多!

“易云……你刚才的攻击,连我防御的五分之一,都没能破开!你的刀斩开过囚牛的铠甲,可是我的防御,跟囚牛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你想斩开我的防御,根本是痴人说梦!我知道你还有更厉害的刀招,使出来吧,否则你就没机会了。”

李弘声势夺人。

他身上的土黄色真气,愈发澎湃起来。

“这防御,真变态。”

观众席上,新人们都屏住了呼吸,囚牛的战斗方式,原本在他们看来已经非常惊艳了,可是比起李弘,却差得远。

囚牛靠铠甲来防御,李弘是靠顶尖的功法,这防御方式,就已经分出档次了。

不但如此,李弘只差一丝就突破元基境,他的元气总量,也远不是囚牛能比的。

毫无疑问,囚牛如果正面跟李弘碰撞,会瞬息败北!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拓天山

擂台之上,李弘手持长棍,一步步的向易云逼近,走动间,他的气势也在攀升。

“怎么了?你的刀不是很快么?还有什么隐藏的刀招,都使出来吧,当我挡下了你的所有刀招之后,一切便结束了!”

对自己的防御,李弘无比的自信。

易云眼中,闪过一道冷芒。

他慢慢扭转刀锋,其实李弘说的有一点没错——易云习武这么久,他最缺少的,就是实战!

李弘本人,在神荒与荒兽经历不知多少次厮杀,这对他棍法、战斗经验的磨砺,都大有好处。

即便是其他弱一些的世家子弟,作为新人,他们跟荒兽厮杀得不多,但是在他们成长的时候,也经常跟同龄人切磋。

实战,始终是磨砺武技的最好方式。

而反观易云,他现在真真正正经历的大战屈指可数,除了跟林心瞳的切磋,在荒人谷中与凶兽厮杀,再就是锦龙卫大选,和这次新人排位赛了。

如今的每一场战斗,易云都非常认真,尤其是势均力敌的战斗,这是对他本身的考验,也是他磨砺自己刀招的最好途径。

“既然你要看我的刀招,那如你所愿!”

易云一步步踏前,体内元气汹涌,能量按照刀道三十二字中的轨迹,在经脉中流转。

君临天下!

易云手持千军刀,一刀斜斩,玄玉色的刀芒,喷薄而出,如同一道明晃晃的半月,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了李弘!

李弘暴喝一声,土黄色的真气涌动,全身鳞甲暴起。

易云这一刀,重重的劈斩在了李弘的身上。

“轰!”

狂猛的爆炸,李弘身上的鳞甲肆意爆碎,刀芒太盛,李弘直接被劈飞了!

李弘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神荒台旁边的围墙上,强烈的震动,震倒了围墙另一侧的兵器架,刀枪剑戟,掉了一地!

看到这一幕,人们都是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易云的刀,威力果然强劲!

“嘿嘿……好刀!”

李弘半坐在墙角,全身的鳞甲,被易云这一刀,从胸口斜划下来,一直到腰间,留下了一刀两尺多长的刀口,刀口附近的鳞甲完全破碎了。

但是这一刀,切开鳞甲之后,力量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最终没有完全破开李弘的护体元气,只是让李弘受了一点轻伤。

李弘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站了起来,他身上的鳞甲,也随着土黄色元气的涌动,迅速的修复了。

“刀招是不错,可惜,你的元气不足,再差一点,就能斩伤我了,我刚才是想试试《拓天功》的防御,这也是你唯一伤到我的机会……”

“废话真多。”易云皱眉,李弘的防御力确实强,自己在刀道三十二字中领悟的招式,他竟然硬抗了下来,没有躲!

“能接下我第二刀,再得意不迟!”

易云千军刀一横,一股恐怖的杀气爆发出来,刀为杀伐之兵,在凡人国度,禁刀不禁剑。剑为礼器,帝王、君子、文士都会选择佩剑,而刀不一样,佩刀的,都是真正需要杀人的人!

刀墓的主人,将刀的杀道,也写入了刀道三十二字之中!

仿佛一瞬间,在易云身后,浮现出了尸山血海,而易云所处的位置,也似乎变成了血池地狱!

杀戮为心!

千军刀劈出,血浪喷薄,整个神荒台,似乎都变成了血色的世界!

眼见这一刀斩来,李弘眼中喷薄而出浓浓的战意。

“出来吧,拓天山!”

李弘手持长棍,重重的顿在了擂台之上,他全身的土黄色元气,如潮水一般汹涌灌入了神荒台!

“轰隆!”

大地震颤,一座山川在李弘脚下拔地而起!

这座山,巍峨高耸,山体峥嵘!

这是李弘用天地元气凝成的山川,然而却跟真正的山川别无二致!

“嗯!?这是?”

易云心头一跳,面前突然出现一座山峰,怎能不惊?

可是易云虽然心惊,手中的千军刀,依旧毫不犹豫的劈斩下去。

杀!

一刀劈出一道蔓延几十米的血光,然而这道血光,全部被这一座山川承受下来!

李弘,竟是将山川祭出,扛下了易云的必杀一刀!

“嚓!”

刺耳的声音响起,千军刀的刀光,斩入山川七八米深,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刀口,然而终于无法再深入了。

刀光元气耗尽,而这一座山川,依旧漂浮在李弘的头顶。

山川高二十几米,山基也有十几米方圆,听起来不算大,但是看上去却非常震撼!

这样一座山,重量极为恐怖,如果不是依靠法则的力量,李弘是绝对举不起来的,那是真正的拔山之力!

周围观众,都看傻了。

太夸张了吧,用一座小山,挡下了易云的刀?

“是大地法则!对了,之前李弘的元气,就是土黄色的,而土黄色的大地元气,也最适合防御为主的《拓天功》!将大地元气,融入拓天真气再凝成鳞甲,可以让防御力提升一个档次!”

“将大地法则,糅合到《拓天功》之中,这李弘,真是个天才,很多人,修炼《拓天功》都练不成,更别说将自己的法则与《拓天功》结合了!”

李弘,在二年试炼者中位列第一,绝不是泛泛之辈。

而且,他即将突破元基境,丹田中的元基,已经具备了雏形。

这元基雏形,带给李弘的深厚真元,也是他能用大地元气凝成这座小山的基础!

否则,换了楚小冉来,她虽然在寒冰法则方面造诣不错,可是也最多凝聚几十根冰柱,就消耗了大量的元气,跟易云过招两次,便元气耗尽了。

这就是紫血巅峰,准元基境武者的优势。修为的差距,在同是天才的情况下,很难逾越!

看着山体上七八米深的巨大刀口,李弘笑了,“一把刀,怎么可能斩的开山川?你的刀也算不错了,可惜,我凝成的这一座山川,你永远无法破开!”

李弘端起长棍,凝聚这一座山川出来,对李弘的元气消耗也是极大。

拓天山,是李弘所修大地法则体现,一旦凝聚出来,李弘的战斗力,也会攀升至巅峰。

“原来如此,大地法则……”

易云眯起眼睛,看着天空中那座山峰,也是,楚小冉都掌控了法则的力量,李弘在太阿神城呆了一年之久,经历神荒的一场场厮杀,他又怎么会没有领悟法则?

作为二年试炼者第一名,他总有自己拿得出的东西。

“法则之力,这是我现在迫切需要掌控的一种力量。”易云心中暗道。

“到此为止了!我以拓天山击败你,你也该自豪了!”

李弘意念一动,手持长棍,直挥下来!

“轰隆!”

大山震颤,整个一座山川,向易云直压下来,用一座山当成武器攻击?

周围观众,都是大开眼界。

一座元气凝成的山峰,这是千军刀无论如何不可能挡下来的。

而易云,确实也不可能抵挡。

他展开入微身法,身影飞退出去。

“轰隆!”

山川砸在神荒台上,人们都感觉,整个竞技场,似乎是明显的震颤了一下,像是轻微的地震一般。

“这……要是被这座山砸中了,恐怕要死人的……”

人们都捏了一把汗。

在太阿神城,比武中杀人要受牢狱之灾,不过这个时候,李弘早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还管他牢狱不牢狱的?

在人群之中,杨定坤嘴角泛起一丝狞笑。

李弘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拓天山祭出,李弘已经掌控了局面,他倒是很期待李弘把易云砸成肉泥。

那样的话,他不但赢得了《太阿圣法》,还少一个天赋让人嫉妒的竞争者。

其实杨定坤巴不得太阿神城里的天才,比如秦浩天、李潇、乔氏兄弟之类的,全都在历练中死完了才好。

拓天山一次次的砸出,然而易云也一次次的闪避,每一次看起来险之又险,但易云却毫发无伤。

面对不同的对手,各种层出不穷的战斗方式让易云大开眼界。

李弘这人,给易云的印象是贪婪阴险,没想到在擂台上,他也能施展如此手段。

易云清楚,自己的武道之路才刚刚起步,日后可能面对各种各样的对手,有的甚至都不是人族。

他们会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招式,如果自己不趁现在多多磨砺,多长见识,日后说不准就阴沟里翻船了。

战斗越来越激烈,人们都瞪大了眼睛,唯恐错过了任何精彩的一幕。

观众们逐渐发现,易云身法太快了,而李弘的山太大,虽然有法则催动,速度很快,但是想要砸中易云,却是很难。

而易云也似乎抱了这种想法,倚仗入微大成的身法,一次次的闪避。

催动山川,总要消耗元气,不可能持久。

而这时候,李弘嘴角却泛起一丝狞笑,“想要消耗我体力?你以为拓天山就这么简单么?”

李弘意念一动,手中长棍一指,“分!”

轰隆!

一声雷鸣一般的轰响,拓天山在空中整个爆开,变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块,像是漫天星斗一般,笼罩了整个神荒台!

这些山石,大的有一脸盆大小,小的只有拳头大小,密密麻麻,遍布易云四周,将易云完全包围了。

“身法入微很了不起么?这一下,你怎么躲?”

第二百五十二章 皓日

身法入微,确实神奇,可是就算一个人的身法再怎么灵活,也不可能躲过这种密密麻麻,没有死角的攻击,根本没有间隙给你躲!

易云就这样被一片片岩石笼罩,周围的观众,因为视线被山岩遮挡,都快看不见擂台里面是什么情景了。

“场面怎么样了?该死,看不到!”

有人干着急,恨不得钻进石头堆的里面,看看易云和李弘的对峙到底怎么样了。

“李弘的大地法则……已经达到了第二重了吧!”

每一系法则,也有等级之分。

越往上参悟,也就越难,李弘能将天地元气凝结成山川,凭借一座山川来攻击和防御,这是大地法则第一重意境!

而让山川分合自如,甚至分成无数的细小石块,随心所欲的掌控每一块石头,这样的境界,已经到了大地法则第二重了。

再往上,大地法则会越来越强大,比如,让大地喷射出岩浆来,掌控岩浆的力量,又或者掌控重力,这都属于大地法则的进化了。

当然,别说紫血战士,就算是元基境战士,也很难到这一步,那太难了。

“易云,你如果跪地求饶,我尚且能收招,否则这一击下去,你是生是死,我也把控不住!”李弘提醒易云,并非他不想杀死易云,而是他也不想承受牢狱之灾。

人们虽然看不到李弘,但是却能听到李弘的声音。听到李弘要发出能让易云生死未卜的一击,人们都屏住了呼吸。

在目睹了李弘操控山川砸落,让整个竞技场都因此而震颤的情景后,没有人会怀疑李弘是夸大其词,那一座山砸下来,被砸中成为肉泥都有可能。

易云想破开这一招,除非拿出他的隐藏刀招来,用气势如虹的一刀,劈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而后,易云再凭借极限的速度,从劈出这条通道飞出。

也只有这样,才可能活命。

可关键是,易云的刀,能为自己劈开一条大道么?

所有人,拭目以待。

此时,在神荒台之上,易云全身元气涌动,他看着周围已经将他视线完全遮挡的岩石,精神力联系到本源紫晶之中,开启能量视野。

在能量视野中,易云能看到,这每一块岩石,都是能量构成的,它们并非孤立的,而是跟李弘之间存在着能量联系。

“嗯?这些大地能量……”

易云眉头一动,他能看清每一块岩石中的能量运转,但是他却感觉,这些能量的运转轨迹并不完美,而是有很多不圆融的地方,特别是对比刀墓三十二字中的本源能量流动,就更是如此了。

“易云,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真是不知死活!”

看到易云完全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还若有所思的样子,李弘愤怒了。

“既然你要死,我成全你!”

李弘暴喝一声,他手中的长棍,喷薄而出土黄色的气浪,如同滔滔海潮,席卷一切!

在神荒台上,所有悬空的岩石都剧烈的震颤起来!

而周围看台上,几个执法使一个个站起身来,他们全身元气流转,精神力透过这无数岩石的重重阻隔,锁定在了易云身上!

他们随时准备出手!

他们不会终止比赛,但是却可以在一方明显已经不敌的时候,将他救下来,他们可不能看着新人中排名第一的天才,被李弘杀了。

气氛,前所未有的紧张!

所有人的心跳,都几乎停滞了,李弘狞笑一声,他身体高高跃起,手中的长棍,似乎在这一时间贯通了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