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174节

真武世界 第174节

苍颜正要拉着易云走呢,易云却只是微微一笑,摸向自己的空间戒指。

手一翻,易云摸出了一块古铜色的令牌来,在荒族士兵面前晃了一晃。

面对几个阻拦自己的荒族战士,易云也没必要解释什么,他空间戒指中有姜小柔给的令牌,拿出来就够了。

古朴的令牌,正面雕刻着三个古荒族文字,而背面,则刻画了一只六尾天狐,栩栩如生。

看到这块令牌,几个荒族战士一下子被震住了。

荒王令!?

这是只能现任荒王才有资格赐予的令牌,放眼整个荒族,有荒王令的人,那都得是牧童那个级别的,而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男子,看他的衣着打扮,不像是荒族,而更像人族,他竟然有荒王令?

眼前的荒王令,这几个荒族战士甚至没有机会见到实物,只是在书册上见过图画,以他们的身份,接触荒王令太不容易了。

但是他们知道,这荒王令不会是假的,因为荒王令一出,便能引起荒族族人血脉的共鸣,那是一种面对荒王时,来自生命层次的崇敬和震慑。

几个荒族战士二话不说,对着荒王令行大礼。

见荒王令如见荒王,除非荒族帝君,否则都要行礼。

“您是……”

礼毕,荒族战士中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人,这才恭恭敬敬的问易云,他其实心中已经大致猜到了,身为人族,又有荒王令,那只有姜小柔的弟弟易云。

作为荒王的弟弟,加上易云实力强大,又在魂冢一战中救了姜小柔和整个天狐小队,易云在荒族有着极高的威信,他等于在荒族有封王的地位,对比牧童丝毫不差。

而且,易云更加年轻,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于是易云已经成了许多荒族战士,尤其年轻战士的心中偶像了。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么?”

易云问道。

“当然!当然!”

几个荒族战士急忙让开通道来,为易云引路,神态恭恭敬敬,看那样子,简直恨不得叫来一顶轿子,抬易云过去了。

他们是真心的对易云恭敬,这可不仅仅是荒王令带来的威慑。

而在易云身后,看到这等情形的苍颜、剑歌全都懵了。

就连一向沉稳的青衣文士,这时候也是一句话被噎在了喉咙里,半天说不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杨轻云小嘴张得像是一颗小鹌鹑蛋,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易云手中的令牌,这令牌,有那么大魔力?

这到底是什么令牌,易云为什么会有?能持有并使用这种令牌,易云在荒族是什么身份?

她自然知道,这令牌不可能是偷来的,捡来的,否则易云也不可能这么使用。

杨轻云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她怎么都想不通。

荒族那可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超级势力,人族虽然能跟荒族平分秋色,但那是作为一个整体,实际上,人族之中各大势力林立,彼此争斗不休,而荒族却几乎是铁板一块,这等情形下,人族任何一个势力,都跟荒族远远比不了!

在太阿神国的几人之中,苍颜是最耐不住性子的人,他这时候又是惊奇,又是兴奋,忍不住快走几步,来到易云身边,压低声音问:“易云,快告诉我,你这令牌哪里来的?”

苍颜之前关押他们十几年,在他们面前凶神恶煞,不讲人情的荒族,现在突然对他们恭恭敬敬。虽然他们其实是对易云恭敬,苍颜是跟着狐假虎威了一把,不过这不妨碍苍颜来一次心理上的高潮。

十几年当孙子和阶下囚的日子,一下子扬眉吐气,那能不兴奋么。

而易云拿出令牌时那坦然和随意的样子,更是让苍颜心里好奇得像是猴子挠似的。

苍颜知道,林家就算在天元界地位超然,但到荒族也就那么回事,绝对弄不来这么重要的令牌。

易云微微一笑,随口道:“这令牌是因为我在荒族里有点亲戚关系,大半年前才得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它这么好使。”

当时姜小柔给的令牌,易云就图个方便,毕竟在荒族认识易云的人加起来不到一百个,这让易云在荒族行走,难免遇到些麻烦。

对这块只是提供方便的令牌,易云也没怎么在意,今天才知道,这种令牌在荒族应该很少,否则守卫的荒族战士不至于光凭一块令牌就猜测出自己的身份了。

易云随口给出的这解释,前面几个荒族战士听了差点绊个跟头。

这可是现任荒王的弟弟,也是荒王最在意的人,什么叫在荒族有点亲戚关系?

几个荒族战士都是无语了,不过易云说话,他们也不会插嘴。皇帝说话,哪有士兵多嘴的道理?

“你在荒族里有亲戚?”苍颜听了后,彻底懵了。

剑歌、杨轻云也都呆住了,易云一个人族,在荒族怎么就有亲戚了?

而且易云这是什么亲戚啊,一般的亲戚又怎么有这么重要的令牌?还有资格把它送给易云?

杨轻云也是好奇得受不了了,她正要问易云什么,而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议事殿中爆发了一声轰响,只见一道神光冲天而起,透过了议事殿的穹顶,在高空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古兽虚影,那是一尊法相图腾!

嗯?

易云一怔,议事殿里怎么了?

第七百一十二章 一言出,法相随

那古兽法相图腾,背生双翼,看起来像是一头猛虎,它在高空中张牙舞爪,一双虎目,宛如两道神电一般,刺穿虚空。

在场荒族战士,被这虎目注视,都觉得心神俱惊,这头虎形图腾气息太强大了,它双翼伸展开来,将整座议事殿的上空完全遮蔽了!

人族通天境强者的法相图腾?

易云一眼认出来,达到通天境的人族强者,法相图腾可以融入身体,也可以召唤出来。

一尊法相图腾,完全施展开来时会将人族帝君境强者的气势推升到极致。

这种情况,一般在战斗中才会发生。

而眼下在议事殿,人族跟荒族只是谈判而已。虽然在是战是逃上分歧严重,但无论如何,易云都不认为人族和荒族之间会打起来,那不等黑甲魔神来,他们就自损八百了。

可是连法相都召唤出来了,显然议事殿中的谈判非常激烈!

“吼吼吼!”

这时候,在远方延绵的大山之中,也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嘶吼。

潜伏在那里的太古真灵,纷纷发出惊天的咆哮。

七八头山岳一般巨大的阴影浮现出来,顶天立地,有巨蟒、神龟、囚牛!

恐怖的气息吹散了雾霭,它们与人族通天境强者的法相图腾相对,气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程度的对峙,在场大多数武者生平见所未见。

即便是太阿神城城主这样的人,也为这一幕情景感到震撼。

“易云,你确定要现在进去?”青衣文士看着天空中的猛虎图腾,心惊地说道。

天元界通天境强者的实力,当真可怕。

在青衣文士看来,议事殿里面,恐怕已经是针尖对麦芒,荒族和人族高层在较量和博弈,在这种紧张的情形中,他们这群人实在不适宜进入议事殿。

然而易云一眼不发,已经抬脚向议事殿内部走去。

易云有荒王令在,无人阻挡。

在易云身后,剑歌、苍颜都是心惊肉跳,这等局面,超出了他们原本的想象,相对人族荒族两大势力的对峙,他们这些没什么身份背景的开元境武者,根本微不足道。

易云依旧大步向前,面不改色,在他身上,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似乎根本未曾在意这样的场面。

这样的易云,让苍颜愣了一下,就在一刻钟前,易云给他的感觉,还是质朴而亲和,跟十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好似他还是自己的小辈,是那个初入太阿神城的青涩少年。

然而现在,大步踏入议事殿的易云,仿佛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这样的气势和自信,给人的冲击难以形容。

在易云身后,杨轻云看着易云的背影,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她觉得这个年轻人身上充满了谜团,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议事殿的甬道不长,内门已经越来越近,苍颜和剑歌都能感觉到,那道内门的后面,有强大的能量在澎湃,如果修为太弱的话,突然打开内门,都会被这股倾泻而出的能量所伤。

而这时候,易云已经淡然的握住了内门的把手。

“吱——”

大门轰然打开,恐怖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易云的衣衫、发梢被这股气息吹起,他却屹立原地,浑然不动。

大殿之中,泾渭分明的两方人,有人族名宿、瀛洲岛夫妇,有先任荒王、牧童!

这些人,一起向易云看来,齐刷刷的目光,蕴含着帝君的意志和强大的精神能量,这种帝君精神能量,足以将太古遗种惊得落荒而逃。

而易云,坦然面对了这样的注视。

可在易云身后,苍颜等人,都觉的脸色一白,作为开元境武者,他们突然承受这么多帝君的注视,压力可想而知!

他们来不及细想,这时,几道声音同时在议事殿中央圆桌上响起。

“易云!”

“云儿!”

人族名宿,因为易云的突然出现而惊讶。

而在荒族一方,姜小柔看到易云之后,心中又是惊喜,又是担心。

他们的表情,苍颜等人历历在目,一时间几人都有些发懵,易云出现,这些人族与荒族的顶级人物们,竟有这么大反应?

易云环视了一眼在场所有人族强者,其中激发法相图腾的,是一个黑衣老者,这个人,易云有印象,在绝剑山,天元长老会邀请易云的时候,这个黑衣老者也在场。

此时,这黑衣老者身体悬空,身上能量激发,满头长发飞扬,如果不是议事殿有阵法保护,这四周的墙壁,还有议事殿的穹顶,都要被这老者的能量冲破了!

易云看向黑衣老者,黑衣老者也看向易云。

面对易云,黑衣老者有些虚!

之前在绝剑山,黑衣老者可是亲眼目睹易云的可怕战力,强如申屠老祖那样的人物,在易云手上毫无还手之力。

而作为天元界最强者的暗夜君王,也在易云面前没脾气,哪怕暗夜君王心中对易云不满,只能由着易云。

而别说对比暗夜君王,就算对比申屠老祖,这黑衣老者还自认差一大截呢!

他可万万不是易云的对手,何况在易云身边,还有一个实力不见得比易云弱的林心瞳!

和易云对视,黑衣老者竟是有些畏惧,不知为何,他感到了仿佛来自于生命层次上的压制。似乎易云的目光像是一个深邃的黑洞,要把他的灵魂吸进去易云。

这让他隐隐的感到,只是时隔大半年,现在的易云恐怕又有了自己不能理解的进步!

这样的妖孽,实力当真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对上他,让人完全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

易云淡淡的一句话说出来,蕴含了玄妙的法则,一言出,法相随。

简单的一句话,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在黑衣老者耳边回响,他身子一抖,全身气息像是被易云这一句话震散了,能量向四面八方逸散开来,很快就消散了大半。

而从他身上发出来,张牙舞爪的古兽法相图腾,也如泄了气的皮球,开始迅速缩小,收拢!

法相图腾有灵,面对易云,这上古猛兽也失去了之前的气势,很快缩入了黑衣老者体内,消失不见了。

黑衣老者脸色极为难看,他酝酿出来的气势,就被易云一句话给破了!

他看着易云,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了说话的底气。

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他有些不敢面对。

他到底领悟到了什么法则,为何拥有如此超乎自己想象的实力?

易云没有再看黑衣老者,而是看向瀛洲岛夫妇,他笑着说道:“在谈什么?场面这么激烈?”

他随意的走向谈判桌,这谈判桌上原本空了一张椅子,正是之前发威的黑衣老者,因为身体悬浮而空下来的。

而现在,易云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这张椅子上,一下子把位置给占了。

黑衣老者有些傻眼了,他可是一个帝君,从他突破通天境以来,不管什么场合,什么时候,他都没有站着的道理,而现在……他的位置被易云占了,他只能站着。

这对他来说颜面扫地,可他没有办法,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赶走易云。

对易云的询问,瀛洲岛夫妇只是微笑,瀛姓男子轻描淡写地说道:“一点小争执而已,谈不上激烈。”

随着瀛姓男子的回答,整个会场的气氛都变了。

从易云出现,到他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原本剑拔弩张,几乎都要打起来的气氛,突然逆转。

属于帝君的威压消失了,原本澎湃到似乎要冲破议事殿的元气流,也完全消失,场面变得平和,自然,不管是人族还是荒族,都保持了极度的克制。

而易云所坐圆桌的位置,似乎无形之中成了议事殿的中心。

所有人,不管是人族领袖瀛洲岛夫妇,还是先任荒王,都看着易云,等着易云说话。

而这时候,苍颜、剑歌、青衣文士,还有杨轻云,还站在议事殿门口呢。

他们四个人,完全是一副大白天见了神仙的表情。

他们彻底惊呆了,这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眼中的易云,到现在也不过三十岁,不论放在哪一个势力中,他都是地地道道的年轻一代。

他以太阿神国的出身,若是在天元界一个一流势力,在年轻一代中崭露头角,成为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可是现在,他竟然……一言泄了一个人族帝君的气势,与瀛洲岛夫妇平起平坐?

甚至隐隐的,瀛洲岛夫妇对易云的态度都带着一丝敬畏,这简直超出了苍颜等人的理解范畴。

苍颜原本说过,每次不见易云,易云归来的实力都能让他有一个惊喜。这一次十几年不见,易云就算实力进步得再多,苍颜也会因为有心理准备,而不会太多惊讶。

然而现在……易云跟天元界为尊的瀛洲岛夫妇平起平坐,一句话让原本剑拔弩张的议事殿,气氛逆转。苍颜说不会吃惊,现在却吃惊到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易云……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啊?

第七百一十三章 难堪

在易云坐定之后,黑衣老者还像是一根木桩一样杵在一旁。

黑衣老者现在脸色极为难看,之前易云对他说的是:“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

可易云说完之后,他却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一屋子这么多人,除了中间坐着的帝君,周围还有一些开元境巅峰的强者,众目睽睽之下,都看着黑衣老者,这让黑衣老者尴尬无比。

这时候,先任荒王招了招手,示意荒族的侍卫搬来一张新的椅子,正摆在了易云旁边。

眼看着这把椅子送来,黑衣老者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他冷哼了一声,正欲坐在这张椅子上,没想到,易云却轻轻按在椅子的副手上,向林心瞳招了招手。

“心瞳,过来坐。”

嗯?

黑衣老者眼睛一瞪,刚迈开的腿,一下子僵住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林心瞳一身白色长裙,缓缓走来,在幽暗的大殿中,她就如同行走于黑夜中的仙子一般。

这个时候,黑衣老者当然隔椅子更近一点,只要他迈出两步,就能先于林心瞳坐在椅子上,可是……

他却没有这个底气!

倒不是黑衣老者怕易云把他怎么样,在这种场合下,易云释放气息压人也就罢了,动手是万万不可能的。

真正让这黑衣老者没有底气的原因,正在徐徐走来的林心瞳。

林心瞳随意一步落下,脚下似乎都有法则交织而成的道纹,林心瞳的实力,早已经深不可测。

只是,她平素低调,更多的时候只是跟在易云的身后,很少出手,不显山露水而已。

黑衣老者深知,他万万不是林心瞳的对手。

武者的世界,以强者为尊,在这种情况下,这第二张椅子,于情于理,都该由林心瞳坐。

让他去跟林心瞳争,他哪有底气争?没这份实力,他要是硬着头皮抢林心瞳的座位,连人族都会觉得他没资格。

于是,他就眼睁睁的看着林心瞳从容的坐在了易云的旁边。

黑衣老者的脸,彻底黑了。

到了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苍颜等人,彻底明白了一件事,这是在他们看来完全无法想象,也难以置信的事情。

那就是易云和林心瞳两人,不光是地位超然,连他们的实力,也不知因为何种原因,而跻身入天元界的最顶尖水平了!

易云和林心瞳两人,不但已经封为帝君,而且在帝君中,也绝对是最顶尖的一个层次,在他们两人面前,那黑衣老者都完全没有脾气。

就在黑衣老者极度尴尬的时候,先任荒王这才示意一个荒族士兵,慢吞吞的搬来了第二张椅子。

这张椅子,只放在了会议桌的一个角落里。

“玄虎真人,坐那里不介意吧。”

先任荒王随意地说道,嘴上挂着一丝慵懒而玩味的微笑,玄虎,正是这黑衣老者的称号,由他法相图腾的形态而来。

对这个黑衣老头,先任荒王没有半分好感。

黑衣老者哼了一声,他真想拂袖而去,但他清楚,这时候拂袖而去,也是丢人,而且,人族和荒族的谈判还没有结束呢。

他只能忍下这口气坐了下来,不过如此一来,他再也没有刚才爆发法相图腾的气势了。

“玄虎,别在意,我们现在的是弱势了一点,让他们在议事会上风光一时又如何,然而黑甲魔神即将降临,姜小柔被黑甲魔神锁定,等于名字在生死簿上被划掉了,荒族又能得意到几时。还有那易云,他难道能不管姜小柔?管的话,看他怎么管!”

在黑衣老者心里憋屈的时候,一道元气传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传音说话的人,是另一个天元长老会成员。

大半年前,易云被邀请到绝剑山的时候,此人也目睹了易云的实力。他当然不希望未来能轻松掌控他命运的易云成长起来。

玄虎冷哼了一声,传音说道:“你说得不错,我看他能嚣张到几时,那荒族小妖女也活不了几天了,要是荒族和易云,能跟黑甲魔神同归于尽就好了!”

玄虎这样想着,恨恨的看了易云一眼,同归于尽,一下子解决了易云、荒族、黑甲魔神三个祸害,皆大欢喜。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罢了,他很清楚,黑甲魔神实力太强,易云和荒族想要跟他同归于尽几乎不可能。

对玄虎心中的敌意,易云已经感觉到了,在纯阳剑宫悟道之后,易云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尽在掌控中,他根本不需要用眼睛去看。

“易公子,你我绝剑山一别,到今日不过短短十月时间,今日再见易公子,实力已经更进一步,真是叫人难以置信。”

瀛洲岛岛主对易云客气地说道,易云一边与瀛洲岛夫妇笑着交谈,一边在与姜小柔传音。

他必须先了解谈判的背景,姜小柔短短几句话,就将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易云。

当听到姜小柔被黑甲魔神锁定的时候,易云心中一紧,“小柔姐,黑甲魔神为什么锁定你?”

“我也不知道……”姜小柔轻叹一声,她感觉自己的存在,为荒族和易云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对易云在这个时候来到深山大泽,姜小柔高兴是免不了的,可更多的是忧虑。

原本黑甲魔神入侵荒族总部,靠着圣灵的抵挡,荒族才得以全身而退。

在那时,姜小柔撤离之前,留下一份信息给易云,告诉易云自己逃亡的方向。

然而接下来,情况发生变化,黑甲魔神步步紧追,而且锁定了姜小柔,这让荒族无法展开第二次逃亡,这个时候,姜小柔已经不希望易云来深山大泽了。

直到现在,姜小柔都能隐隐的感受到黑甲魔神对她若有若无的精神锁定,也许只是下一息,黑甲魔神就会突然降临到这里!

人族显然也感受到黑甲魔神下一次进攻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所以他们与荒族的谈判才进行得极为激烈。

人族没有办法要求荒族为他们做什么,但人族也并非毫无资本。

第七百一十四章 牧童的屈服

聚集在深山大泽的人族,是一股相当可观的力量,如果人族能够助荒族一臂之力,那么荒族对上黑甲魔神,也许还有那么渺茫的机会,赢得一丝转机。

一群弱者,要对付一个强者,就好比一群绵羊对付一头猛虎,正常情况下,绵羊来多少死多少,两者的差距根本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不能靠数量来弥补。

荒族和人族,对黑甲魔神的情况就类似于此。

一群绵羊对着猛虎正面冲击,必败无疑!

而唯一能缩小两者差距,汇聚弱者力量的方式,那就是——阵法!

有一套顶级阵法在,将绵羊的力量汇聚起来,才可能对猛虎造成伤害。

在阵法方面,人族的造诣要超过荒族。

荒族的长处在于驱使荒兽,而人族在炼丹、阵法上,成就更高。何况这乾坤无极大阵,还大大要超出现在天元界人族炼制阵法的水平。

乾坤无极大阵,来自于血月,是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阵法。

它的最强形态,可以由八位帝君,六十四圣贤掌控。

一旦发动起来,可调转乾坤,逆乱阴阳!

在神荒,人族对黑甲魔神一战中,乾坤无极大阵就由五个人族一流势力联手发动过一次,虽然未能击伤黑甲魔神,但是它困住了黑甲魔神一小段时间,保住了这几个大势力人族精锐的性命。

对这样一套阵法,荒族很想要!

如果没有阵法,一盘散沙一般的荒族强者,要去和黑甲魔神硬碰硬,那几乎是去几个死几个。

但是,面对荒族的要求,人族又怎能答应?

这一套乾坤无极大阵,其中蕴含着玄妙繁杂的法则道纹,想要做个复制品?难!

尤其现在黑甲魔神肆虐,它就更重要了。

这大阵也是人族对抗黑甲魔神的倚仗,怎么愿意交给荒族?

荒族提出,愿意派遣一个荒族帝君,还有一头太古真灵,护送人族离开深山大泽,保证人族的安全,而这阵法,他们也只是借用而已。

但即便如此,人族也是嗤之以鼻,借用?阵旗和阵盘被黑甲魔神毁了怎么办?

留下乾坤无极大阵,就是交出了手中最利的刀,不说日后面对黑甲魔神,哪怕面对荒族,人族都少了很大的资本。

于是,围绕于此,争斗展开了。

面对黑甲魔神的战斗,无论结果如何,荒族都会做出重大牺牲,而黑甲魔神,不光是荒族的敌人,也是人族的敌人。

先任荒王可以预想到,他们跟黑甲魔神死拼的时候,人族怕是很乐得躲在一旁坐山观虎斗,他们对这场战斗求之不得,也许巴不得荒族灭了黑甲魔神,自己族内的精英也损失殆尽。

先任荒王,明知道人族的想法,她又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子民,为人族去死?

他们荒族,为了自己的使命,为了荣耀,为了姜小柔,是可以死战到底,但凭什么只让荒族牺牲,人族却占尽便宜,甚至在战争胜利后,趁机将荒族彻底抹去?

这一套天元界乾坤无极大阵,便是先任荒王提出的条件。

人族可以走,荒族可以派遣帝君护送,确保人族的安全,但乾坤无极大阵要留下。

强势的争夺,引起了人族名宿的反弹,争执不下,人族名宿,提出了交换的条件。

而这个条件,让荒族根本不可能接受。

人族现在最需要的,也是战斗力,保证他们能延续下来。

他们提出,要三个荒族帝君,驱使三头太古真灵,为人族而战。

想要约束荒族的帝君,自然只能签订灵魂契约,而且这并非一般的灵魂契约,乃是最为霸道,接近掌控思想的主仆契约。

也只有这样的契约,人族才能相信,否则这条件就成了空谈。

有三个荒族帝君,加上三头太古真灵,相当于六个帝君级强者的加入,倒是可以勉强弥补一点损失,他们的阵法师,也在参悟乾坤无极大阵,日后他们也许可以再炼制出一套仿制品来,虽然没有原大阵的威力,但如果一口气布下几座来,也可一用。

而这个条件,惹恼了荒族,无论荒族还是人族,帝君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主宰他们种族的命运。

让帝君做奴仆?

这根本是一种侮辱!

而且失去三位帝君,三头太古真灵,荒族想要跟黑甲魔神战斗,更是变得困难重重。

荒族怎么能答应?

但真正让荒族,让先任荒王感觉无法接受,甚至是愤怒的是,人族提出的三个要给他们做奴仆的荒族帝君中,牧童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个!

他们竟然打牧童的主意!

牧童在荒族,是仅次于荒王的超然存在,他忠心耿耿,为荒族征战天元界,寻回姜小柔,战功赫赫,荣耀加身。

无论是对荒族,对先任荒王,还是对姜小柔来说,牧童都不是一般的族人。

对外,对人族来说,牧童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人族将牧童列入其中,显然,不光是觊觎牧童的实力,还有报复的意思!

让性格无比高傲的牧童,成为他们的奴仆,这比杀了牧童还难。

先任荒王,断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但人族的反应,也非常强硬,不答应要求,阵盘的事情,就只能免谈。

争执一开始,牧童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的听着两方辩论。

他活得已经很久了,看过了许多人对他仇恨又畏惧的眼神。甚至一度,他就是荒族在人族的代表。他可怕,实力强大,冷漠无情。

这样的牧童,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别人,都绝不会相信,他可能会去给别人做奴仆的。

可是,当争执进行了半个时辰,几乎要彻底谈崩的时候,牧童却忽然缓缓站起来了。

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只我一人,签订契约,为尔等征战千年。”

话很短,但是这番话从牧童嘴里说出来,却不仅仅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牧童低头了。

外敌当前,面对有乾坤无极大阵的人族,荒族不可能将人族灭掉,夺取阵盘,那么……唯有妥协。

对牧童这样以荣耀为生命的荒族帝君而言,他宁愿轰轰烈烈战死,也不愿意签订主仆契约,为人族驱使。

可现在,为了姜小柔,为了他的种族,上万年来,牧童第一次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忍下了这巨大的屈辱。

对牧童的屈服,姜小柔、先任荒王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这种痛,难以形容。

但,面对牧童的牺牲,人族却并不领情。

因为仅仅牧童一人的战力,根本抵不上一套能够汇聚人族帝君能量的乾坤无极大阵。

到了这个时候,先任荒王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她几乎要爆发了。

而人族也不甘示弱,玄虎真人突然释放出自己的法相图腾,与荒族针锋相对!

这法相图腾,只是示威,玄虎在暗示,如果真的撕破脸,他们不排除采取一些极端策略,甚至动用乾坤无极大阵。

这样的内斗,无论是人族还是荒族,都绝对承受不起!

而就在时候,易云和林心瞳出现了,气氛因为他们二人的出现而骤然改变。

对人族而言,易云和林心瞳两人,绝对是能破坏力量平衡的可怕力量。

人族可不指望,易云和林心瞳会在这时候保持中立,至于倾向于他们,那更是白日做梦的事情。

易云和林心瞳两人联手,威力难以揣测,即便人族有乾坤无极大阵,对两人来说都没什么用,因为布阵,可是要时间的!

而易云和林心瞳,再联手荒族的话,绝对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第七百一十五章 警告

“原来是这个原因……怪不得争这么厉害。”

易云听了姜小柔讲述之前的争斗后,心中倒不觉得意外。

在种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两大势力为了生存而争斗,太正常了。

而大阵这种东西,的确也是弱者对抗强者的利器,否则,易云也不会在选定了“千雪领域”和“死魂木”两件宝物之后,还提出了要借走困神锁大阵。

因为易云之前悟法则实在太过惊艳,灰衣剑灵和叱白,也违反了当初纯阳剑宫主人制定的规矩,半借半送的把这困神锁大阵给了易云。

现在,易云有困神锁在手,他对抗黑甲魔神也有了底气,否则的话,黑甲魔神基本只能靠易云和林心瞳两人去战,其他强如牧童这样的人,都很难发挥作用。

“云儿,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姜小柔把现在的形势全部说了一遍之后,心里觉得十分沉重。

“云儿,我之前跟母亲商量过了,荒族这次,已经下定决心要拼死一战,我们不想再逃了,就算战死,也要在黑甲魔神身上割下一块肉来。但决心战死的,也就是荒族的上层强者,我们不能将荒族的血脉全都葬送了,荒族,还是要延续下去……”

“可是对黑甲魔神一战后,哪怕是最好的结果,荒族也会受到沉重的打击,族内高手牺牲殆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族最后灭掉了被我们重创的黑甲魔神,那么他们很可能对荒族出手,那时候的荒族,将毫无抵抗之力。”

“人族和荒族,彼此的仇恨太深了,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而只有你和心瞳姑娘,才有能力在那时保住荒族的血脉延续……你听姐姐一句劝,不要留在深山大泽了,你现在回来,如果卷入这场大战之中,一旦有个什么闪失,那真的后果不堪设想。我和母亲会把荒族几千万年来积累的底蕴,还有荒族的传承全部交给你。你跟心瞳姑娘,都是这世界未来的希望,也是荒族未来的守护神,如果我们这一战毫无结果,那只有你和心瞳,可能在未来杀死黑甲魔神。姐姐真的不希望你因为一时的意气,就因小失大,葬送了这片世界和荒族的未来。你若是陨落在这里,是我们承受不起的损失……”

这一番话,姜小柔说得情真意切,她真的不愿意易云留下。

而一想与易云的分别,姜小柔便觉得心中抽痛,难以呼吸,可惜,她现在已经如同被鹰隼盯住了的小鸟,注定无法陪伴易云,跟他一起飞远了。

这是她的宿命。

如果可能,姜小柔也不愿意让那么多荒族战士为自己赴死。

只是,无论她的母亲,还是荒族的战士们,都已经下定了死战的决心,在这种情况下,她如果再说什么,只是弱了士气而已。

灾难降临,虽然不至于毁了这片世界的所有生命,但作为这个世界最强的一群人,总要有人为守护种族的传承而付出流血的代价。

“云儿,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看到易云没有答应,姜小柔有些急了。

易云微微一笑,说道:“小柔姐,这次我回来,实力已经大进一步,而且我这些年来,积累了大量的宝物,这些宝物非同一般,只是在天元界,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因为目前天元界没有对手,值得让我动用这些宝物。”

易云说得很自信,别说现在的他,就算退回一年前,放眼整个天元界,也没有谁能威胁到易云。

“现在,对上黑甲魔神,我倒是可以试一试我的极限战力,小柔姐你放心,就算打不过,我也有把握逃的。”

易云的话语中,并没有太多如临大敌的紧张感,反而带着一份轻松。

这一战,易云为此已经全力准备了近一年的时间,原本,易云不急着跟黑甲魔神正面决战,他可以慢慢修炼,慢慢成长。而现在,姜小柔被黑甲魔神盯上了,易云也干脆借此机会,试一试自己的终极战力,就算不是黑甲魔神的对手,易云认为自己也可以安然撤离。

有降神塔在,只要把姜小柔吸入降神塔,易云带着降神塔飞走,黑甲魔神又能去哪里追姜小柔,说不定他的精神联系,都会被直接切断。

“云儿,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根本没听……”

看到易云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心里,姜小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很了解易云,她也清楚,让易云眼看着她战死,那是不可能的。

她提出让易云守护荒族的遗留血脉,这合情合理,而且也确实需要,可即便这样,也没能说服易云。

而这时候,人族已经等了很久了,易云跟姜小柔传音的时候,这整个议事殿的人族,都在等待,等易云的态度。

他们知道,林心瞳什么都会听易云的,而易云的主张,对这场谈判而言,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这就是实力带来的话语权。

“易公子,你应该已经大致知道情况了,不知道你怎么打算的?”

一个人族名宿按耐不住,问易云。

易云只是笑了笑,没说话,他的笑容,让人族感到难以捉摸,他们心虚,毕竟面对易云,他们没有什么抗争的资本。

看到易云的反应,玄虎沉着脸,在他看来,易云是在故弄玄虚。

玄虎阴声道:“易云,我知道你很强,然而你不要以为,你可以凭借实力就主宰一切,乾坤无极大阵不光只是一套阵旗和一块阵盘,它有特殊的使用方法,当初被记录在玉简上,而现在,它存在了我们一帮老家伙的脑子里,那都是数千万年前的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大阵,阵理玄奥难懂,没有使用方法,就算你得了阵盘,也是无用!”

“而且……这阵盘还有自毁装置!”

玄虎反正已经得罪了易云,他也不怕,这些威胁的话语,便由他说出来。

他是在警告易云,不要想着凭借实力强行抢夺乾坤无极大阵,否则的话,什么也得不到。

听了玄虎的话,易云笑了,图谋你的乾坤无极大阵?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第七百一十六章 强势

“你笑什么?”看到易云的笑,玄虎就感觉全身都不舒服,易云年龄不到三十,在动辄以万岁计算年龄的人族帝君中,这年纪的小辈可以用乳臭未干来形容。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在玄虎面前露出这种笑容,他怎么能舒心了?

“易公子,你出现在深山大泽,要救荒族和姜仙子,这等勇气,老夫也是深感钦佩,而且易公子年少有为,实力出众,也的确是人族英雄。那么,老夫代表人族,为易公子让一步。”

这时候,又一个人族名宿开口了,他忌惮易云和林心瞳的实力,已经在刚才用元气传音跟其他天元长老会成员达成了一致。

“如果易公子要得到乾坤无极大阵,那我们的条件有两个,第一个便是牧童,这一点,之前牧童已经答应了,老夫以为不难达到。第二个条件,便是希望易公子和林仙子能够以灵魂契约许诺,日后诛杀黑甲魔神后,永远不对我们身后的势力出手。只要达成这两点,乾坤无极大阵的阵旗和使用方法,易公子都可以拿走。”

对易云和林心瞳,人族始终忌惮不已,现在他们又提出这个条件,在他们看来,这个条件对易云和林心瞳虽然是约束,但约束力也不大,完全可以答应下来。

至于第一条,牧童自己都答应了,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