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317节

真武世界 第317节

“小姐,身体哪里有不适吗?”连雍急切的问道。

南轩落月摇了摇头,“没有,我感觉很好,感觉比吃了任何养心丹,效果都要好上百倍了。”

“这……感觉好就好……”连雍看不懂了,他原本都已经笃定了之前碰到的那文士就算不是居心叵测,也多半是个混子,他大概只是听到南轩落月说吃了十几年养心丹,所以才拿出一滴也不见得多珍贵的血来,吹嘘了一番,谁能想到,竟有这样的效果。

连雍庆幸南轩落月坚持了自己的判断,否则的话,就错过这一场机缘了。

“看来是连伯伯糊涂,没有看出那年轻人竟是这等能人异士,他怕是在小姐身上看出了什么,那滴血不是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应该有什么特殊之处,正好能契合小姐的体质。”

连雍推测地说道,南轩落月点了点头,她正是这样想的,否则自己也不至于对那一滴血产生共鸣。

这滴血就像是一个引子,引动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但要是道宫完全稳固下来,却还差了一些,也不知道如果再有几滴血,自己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

当然,南轩落月也只是想想罢了,那样的血滴,恐怕人家也没有多少的。

她也不知道这滴血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但想来光是一株万年月木灵是不够的,想到之前她还打算将万年月木灵按市价卖给易云,她感到有些羞愧,别人如此珍贵的血都送给她了,她还要收钱。

“之前听那位先生说,他还需要七叶轮和罗生子?”连雍突然说道。

南轩落月点了点头,“是的,这两种药材药房没有,那位先生给了我这一场机缘,爷爷,您能不能帮他找一下。”

“应该的。”南轩绝点了点头,他南轩家族人脉还是很广的,主要他是炼器大师,很多人求着他,真要下定决心找一样东西,并不难,“如果那人还有血滴,我们还可以买几滴。”

“恐怕未必有了。”连雍摇头,“这种血滴本就是天地奇物,很难得到,那人应该也是求药心切,才拿出来的。”

连雍说的话,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血滴是易云从九变神蚕身上取来的,九变神蚕这小家伙看着身体不大,但气血旺盛得当真如一条真龙一般,取一滴血根本就不算什么。

几人正说着,忽然一道火光在连雍眼前亮起,是传音符的光芒,连雍眼睛一亮,开口说道:“是那位送血的先生,他来我们府上买药了!”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南轩府

南轩家族的府邸位于赤阳府之南,它占了赤阳府南最好的灵山,面积之广阔,相当于一座城市了。

这里高墙耸立,各种奇花异草从墙头探出,散发着阵阵沁人的幽香,其实以南轩家族的势力,在整个赤阳大陆最繁华的区域建立府邸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但南轩绝喜欢幽静,便选择了这里。

因为这片土地地下蕴含灵脉,灵气十分充足,南轩家族还专门开辟出来一座药园,以阵法加持,药园之中,各种灵植争奇斗艳,而在另一方,则是一条地火龙脉,被南轩绝引来炼器。

当易云来到南轩家族上空,神识俯视南轩家族一圈后,也感慨这的确是一处风水宝地,用来做府邸简直太合适不过了。

“什么人?我南轩家族周围百里范围内禁飞,速速落下!”

易云并没有隐藏气息,他尊者中期的修为就非常惹眼了,远远的就有一个南轩家族的强者察觉到了易云的逼近,迎了上来,这是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虽然修为已经步入尊者,但根基看起来却有些平常。

“我是来购买万年月木灵的,之前已经得到南轩落月姑娘的许可了。”

“原来是你,舍妹交代过了。”

这中年人正是南轩落月的堂哥南轩长月,他对自己这个堂妹也是很爱护的,只是这次卖万年月木灵的事情,虽然南轩落月同意了,但他也心里有抵触,而且他看得出来,连伯也是不想卖的。

“我带你去候客厅等候吧。”南轩长月声音有些冷淡。

易云也没在意,他跟随南轩长月徒步来到会客室,看到会客室的大门口停了几辆灵舟,这些灵舟外观豪华,内饰精美,灵舟上都有不同的标志,一看就分属不同的势力,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势力。

易云步入候客厅,却见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一个美妇,带着一个少女,还有一个道士模样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小道士,这小道士虽然是出家人的朴素打扮,却遮掩不住他俊秀的容貌,当真是个翩翩美少年。

“彩云师妹,南轩家主这次炼制出来的神兵,还是让给我吧,我要在一年后,踏入古墟界的上古战场,有一件趁手的神兵,事半功倍,彩云师妹如果肯谦让,神虚官日后定有厚报。”

中年道士微笑着说道,然而那美妇却嘴角翘起,露出一个不屑的弧度,“什么厚报?空口白牙许下的承诺,就想拿走南轩前辈打造的神兵?一年后的古墟界上古战场,我徒儿自然也会前往,若有南轩前辈打造的神兵,我徒儿的战斗力会飞跃一大截,我怎么可能把我徒儿的机缘让给你徒儿?原本南轩前辈这些年就很少出手了,我可是知道,这次南轩前辈得到了一块极品材料,才有了兴趣闭关锻造的,这件兵器我势在必得,你想竞争就准备足够的价钱吧!”

美妇咄咄逼人,毫不相让。

道士捋了捋拂尘,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公平竞争吧!”

虽然他们是出家人,但身家可是无比丰厚,何况为了竞争这件神兵,他们也做了许多准备。

就在这时,美少年看到南轩长月,带着易云走了进来,他立刻笑脸相迎,“长月真人,不知南轩前辈什么时候可以出关?”

南轩长月道:“家主闭关已经一月有余,根据家主之前的估测,想必再过二十天左右,就可以出关了。”

南轩长月说完,也不招呼易云,原本房间里的四人,都有各自的座位,座位旁边还有茶点,至于易云,南轩长月有些懒得搭理,莫说茶点,座位都没给准备。

一时间,易云就显得有些突兀了,那中年道士看了易云一眼,微微皱眉地说道:“长月真人,这位莫非也是为了南轩前辈的新作而来,我们可是为南轩前辈的作品已经排了好几年的队了。”

又来一个竞争者,自然让他觉得不爽,南轩绝的作品太受欢迎,往往提前几年就有人预定,这预定的还只是一个购买资格而已,真正能不能买到,还要看价格出多少。

“家主的兵器,自然是不会卖给他的。”

南轩长月淡淡地说道,没有解释的意思,这让屋里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是竞争者就好,而且看南轩长月的态度,显然是不怎么喜欢此人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来干什么。

就在这时,易云突然开口了,他问道:“我刚刚听你们在议论古墟界的上古战场,你们进入上古战场的名额,是宗门从白月神国分到的?”

原本正在讨论炼器,易云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让四人都是一怔,那三十岁的美妇开口道:“这是自然,难不成你以为是捡来的?”

“如此说来,即便付出足够的代价,这些名额也不能出售了?”易云又问。

那美妇听得娇笑了起来,“这名额如此宝贵,怎么可能出售给别人?再说名额都是白月神国赏赐下来的,谁敢拿来出售?怎么,你该不会也想去上古战场吧?”

“有这个打算。”易云点头。

美妇似笑非笑的看了易云一眼,“按你这年龄,名额可不好弄。”

每次进入古墟界上古战场的人,都如过江之鲫,而实际上,年轻俊杰在上古战场中占有很大优势,看易云这样子,尊者中期修为,看上去又是凡人三十岁的模样,多半年纪也不小了,就算去了上古战场能有什么作为。

易云笑而不答,他只是随口一问,确认自己的猜测,其它的多说也无益。

他看向南轩长月,开口道:“长月真人,怎么?我那株万年月木灵还没有准备好吗?”

他这次来也只是拿属于自己的灵药,拿完就走,他又不是没长眼睛,自然看得出,南轩长月脸上写的一百个不情愿,根本就不想卖药给他。

如果这药材真不卖,他可是要讨个说法了,毕竟他拿出了一滴九变神蚕的血液,也算是给足了报酬,而至于九变神蚕的血液对南轩落月有什么影响,易云也是不确定的。

看到易云还催上了,南轩长月更是不喜,本来他就不想卖了。

“你急什么?我南轩家族藏药众多,这万年月木灵是多年前的藏药,要慢慢找才行。”

听到南轩长月的说法,易云眉梢一挑,这小子,不会打算找个理由把自己搪塞了吧。

“我自然不急,只是这株万年月木灵,原本就是落月姑娘已经提前交代过的吧,取一株药需要找很久么?”

听到易云将南轩落月搬出来了,南轩长月更是不爽,他妹妹的许诺,这人不当恩情也就罢了,还把它当成尚方宝剑来威胁自己了!

他还没开口,那美妇就道:“这位道友,有求于人,还是客气一些好,我们向南轩前辈买一件兵器,已经等了好多年,还未必买的到,你来买人家的珍藏,还咄咄逼人了……”

这美妇这么说,自然是为了交好南轩长月,更主要的是向南轩家族示以友善,所以才站出来指责易云。

美妇刚说到这里,忽然一道火光在候客厅中燃起,这是传音符的光芒,传给南轩长月的。

南轩长月接到传音符后,神色一变。

“嗯?家主?”

南轩长月的话,让众人心中一动,南轩绝出关了?原本南轩长月可是说了,南轩绝怎么也还要二十天才能出关,怎么这就出关了,难道那件极品材料已经被炼制成了绝世神兵?

四人正奇怪,就听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就传来南轩绝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哈哈,朋友远道而来,在这里等候已久了吧,老夫来迟,实在是怠慢了!”

说话间,一个看不出年龄的白袍长者,红光满面的踏入候客厅之中,在他身后,跟着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老者,还有一位容貌极美,白皙肌肤上带着淡淡粉红光晕的少女,这少女正是南轩落月无疑!

“家主,连伯伯,落月,你们怎么都来了……”南轩长月愣住了,尤其南轩绝,明明那件神兵的炼制才完成了六七成,现在出关,那件兵器品质必然会降低一个档次。

看到南轩长月,南轩绝点了点头,南轩长月虽然修炼天赋一般,但一心主持家族琐事,还是很勤恳的。

而这时,候客厅内的美妇和那名道长,以及他们的徒弟都连忙站了起来,他们都没有想到,南轩绝会在这个时候亲至。须知就算是兵器炼制完毕,南轩绝也未必会露面亲自和他们交易的。

那名美妇面带微笑地开口说道:“南轩家主真是客气了,我们等待的时间并不算长,何况南轩家主是在闭关炼器,无法亲至是正常的事情,又哪有什么怠慢呢?”

但是让这名美妇没有想到的是,南轩绝的目光在她几人身上扫了一眼,似乎稍稍想了一下,才记起几人的身份,之后,他微笑地说道:“你们几位也在啊?”

呃……

美妇声音一下子顿了,原本盛开如娇花一般的笑容也都僵在了脸上,脸皮都有些暗暗发烧,原来南轩绝不是说她的啊。

但只是旋即,她又继续维持着自己略显尴尬的笑容,说道:“是啊,我们一直在等南轩前辈的神兵出炉呢。”

说话间,美妇心念急转,她回想刚刚南轩绝的目光,他看得显然不是自己这些人,而应该是那名不受待见的中年文士。

之前南轩绝那满脸热情的笑容,美妇就该感到有些不对了,他对自己这些人,怎么可能如此热情?他分明是冲着这中年文士来的,但是看南轩长月的态度,此人分明不是什么贵宾呀!

候客厅的气氛,一度有些尴尬,南轩绝看易云站在角落里,立刻皱起了眉头。

“长月,怎么不招呼客人坐下?”

南轩长月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愣的看了易云一眼,心中也突然明白过来,南轩绝刚刚进门的这句话,应该是对着易云说的。

不是他反应迟钝,而是刚刚他一门心思想着南轩绝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关,有些忽略南轩绝说话的内容了。

现在回想起来,家主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客气过?那些求家主炼器的,哪个不是恭恭敬敬,准备好厚礼,而对这些人,南轩绝却只是让那些人候着,更别说亲自招呼了。

这看起来只有尊者中期的文士,居然让南轩绝亲自相迎,还说出这般客气的话语,甚至有可能……南轩绝是为此而中断闭关的!

宁愿让所炼武器品质下降,都要迎接此人,这到底是……

南轩长月懵逼了,他甚至忘记了南轩绝还在责怪他。

看到南轩长月不动,南轩绝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还愣着干什么?”

“啊……”南轩长月如梦初醒,“好,好的。”

看到家主心中不快,南轩长月赶紧为易云准备好了座椅和茶水,他脑海中现在还是莫名其妙,这到底是为什么。

“去把乌玉上井茶拿来,你怎么今天蒙头蒙脑的。”看到南轩长月拿来了一些普通的会客茶叶,南轩绝更加不悦地说道,平日里这南轩长月也是很会察言观色的,今天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

“是,我这就去换。”南轩长月苦着脸把茶叶又换了,南轩绝可是爱茶之人,那几壶已经珍藏数千年的乌玉上井茶是他的最爱,平时很少拿出来喝,自己怎么知道要拿这么珍贵的茶叶出来,当然这话南轩长月是绝对不敢说的。

“南轩前辈客气了,原本的茶已经很好了。”

易云看得出,这些普通茶叶,是为那些长年等在南轩家会客室的人准备的,说起来也不普通,但南轩绝眼光太高了。

“哈哈,我这侄孙太不懂事了,怠慢了朋友,还请海涵。”南轩绝抱了抱拳,不管对南轩家族,还是南轩绝而言,南轩落月都是掌上明珠,不提对那滴血南轩落月的好处,单单易云只用一根头发,就确定了南轩落月的身体状况,这份本事,就足以让南轩绝敬重易云了。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名额

上好的乌玉上井茶已经呈上来了,南轩绝邀请易云一起坐在最中间的尊位,面具老者紧跟着南轩绝坐下,他这次见易云,也是惭愧得很,他抱拳说道:“老朽眼拙,之前对阁下出言不敬,还请恕罪。”

易云道:“前辈言重了,如果是我,遇到不明人士送来的一滴血,让我炼化,我也会怀疑的,人之常情。”

其实对面具老者之前种种不信任自己的话语,易云从来就没有反驳过,也没有感到任何不快,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人家凭什么相信自己。

只是易云相信南轩落月,她对九变神蚕鲜血定然有些感应,如果机缘摆在眼前,南轩落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那她怕是未来也成就有限了。

南轩长月亲自把乌玉上井茶沏好,连丫鬟都没用,但没想到南轩绝根本不用南轩长月倒茶,而是让南轩落月接过茶壶来,缓缓的倒上了一杯茶。

“落月敬先生一杯茶,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南轩落月敬茶,算是对易云的感谢,对方如此真诚,易云也不想用假名字欺骗对方,而且真的到了上古战场,易云也是要用本名的,否则如何在古墟界界碑上留名?

“落月姑娘,因为一些原因,我的名字,暂时就不说了,落月姑娘先帮了我,我回报落月姑娘,也是情理之中,不必刻意感谢了,我这次来府上打扰,是为了买那株万年月木灵。”

南轩绝开口道:“道友说笑了,那株万年月木灵,我们怎么还能拿来卖,理应用送给道友。”

南轩绝说着,看了南轩长月一眼,“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拿药。”

“是。”南轩长月都想扇自己一巴掌了,他真是吃饱了撑的,早知道他早就把药拿出来了,原本刁难易云,却成了刁难他自己。

南轩长月负责南轩府上的大小琐事,这灵药库房他也分管,只是片刻功夫,他就将万年月木灵拿来了,再也不敢有半点推脱。

古朴的玉盒,南轩长月小心翼翼的打开,呈在桌上。

易云看了一眼玉盒中只有拇指大小的一段树根,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确实是万年月木灵,而且品质上佳,一般的万年月木灵也就是小手指大小,这一截要粗得多。

南轩绝将玉盒推给易云,又道:“我听说道友还需要另外两株灵药,虽然我南轩家没有,但如果道友需要,我们可以帮道友寻找。”

“这……”

易云顿了一下,其实在他看来,他给出的九变神蚕血液虽然珍贵,但对他来说远不如万年月木灵。

南轩绝白送万年月木灵也就算了,还要帮着找另外两种灵药,看来自己都低估九变神蚕血液对南轩落月的效果了。

“道友切莫推辞,其实老朽还有一些私心……”

南轩绝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易云已经有所预料,他开口道:“你是想再求几滴血?”

南轩绝眼睛一亮,“道友还有?”

“确实有,但不多。”易云有所保留地说道。

“是的,我确实想要,而且老夫还想知道,关于落月体质的确切问题。”

后面这句话,南轩绝已经是用元气传音说的了。

要说落月的身体、天赋,都没有问题,只是体质跟常人太过迥异了。

“很多事我也不能确定。”易云开口说道,“不过如果只是血滴的话,我还是可以转让几滴的,只是关于血滴,还请南轩前辈保密,不要示与外人。”

易云后半句话,也是用元气传音说的,他的血滴取自九变神蚕,而他有九变神蚕的事情已经被武灵族知晓,虽然别人知道这些血滴来自于九变神蚕的可能性很小,但易云还是要以防万一。

听到易云的话,南轩绝惊喜不已,“当然!不知道友除了需要另外几株灵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需求,南轩家族定然不遗余力的完成。”

易云道:“还真有一事,可能要麻烦南轩前辈了,晚辈想在一年之后进入古墟界的上古战场,不知前辈可有名额?”

“这……”南轩绝一怔,旋即道:“进入古墟界上古战场的名额,我南轩家的确是有,但这名额因为是白月神国所赐,所以不好转让,如果道友真的要进入古墟界上古战场,就只能委屈道友与我南轩家族扯上一些关系了,如果道友能接受的话,我愿意请道友成为我南轩家族的客卿,平时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南轩家族也不会限制道友的去留,相反平时还有俸禄,不过想必道友也看不上那点俸禄,但是如果道友需要找天材地宝,或者查什么消息,都可以借助我南轩家族的力量,需要兵器的话,也可以优先购买,老朽不才,对炼器也略知一二,倘若道友在炼器方面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开口。”

南轩绝这番话说出来,美妇和道士听得眼睛都直了,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当这客卿不用做任何事情,得到的都是好处,想想他们等了好几年就为了南轩绝打造的一件兵器,而人家却可以让南轩绝定制兵器,这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美妇心里不是滋味,她刚说过,以易云的年龄,不太可能弄到进入古墟界上古战场的名额,转眼间南轩绝就亲自送上门来,这让她倍感无语。

易云摸了摸下巴,他虽然不愿意加入任何势力,但南轩绝给出的条件太客气了,这让易云都不好拒绝了,何况这古墟界上古战场的名额,易云也势在必得。

“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南轩绝笑道,他倒不是看好易云未来能在武道上取得什么成绩,只是为了报答易云给的血滴。

南轩绝转向房间中的道士和美妇,开口道:“今天老夫有些事情,那兵器就暂且停炼了,几位需要的兵器老夫记下了,下次有作品,定然先出售给几位。”

南轩绝这样说,道士和美妇都听得出来,这是逐客令了。

多半南轩绝跟那个文士有事相商,又不想他们听到。

想想南轩绝之前在炼器室中炼制的可是极品材料,道士和美妇就感到心疼,这停的时间越久,炼出来的兵器品质受损就越严重啊,可是南轩绝根本没放在心上。

“谢谢南轩前辈了,那我们就告辞了。”中年道士还能说什么,只能离开南轩府了。

待到几人都离开后,南轩绝看向易云,问道:“道友,老夫想知道,月落究竟是怎样的体质?”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古妖之体

对落月的体质,易云的确是有一些猜想,不过当时他只是根据发丝上的气息推测了一些,此时却不好肯定地说出来。

因此易云沉吟了一下,看向落月说道:“不知道落月小姐可否让在下查看下脉息?”

落月点了点头,将手腕伸了出来。

那白皙的肌肤几乎晃得人有些眼花,易云将手搭了上去,他敏锐地察觉到,在他的手指和落月的肌肤接触的瞬间,落月的手腕不由自主地轻轻颤动了一下。

不过易云并没有任何心思,他的感知迅速地沉入到了落月的经脉之中,神色一下子变得十分专注。

时间一点点过去,易云几乎沉浸在了感知当中,而落月就不那么自在了。她这是第一次和男子有肌肤上的接触,并且一接触就是这么长的时间,让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她,渐渐地感觉有些尴尬,以至于脸色发烫了。

但是看易云如此专注的模样,她又一动都不能动,担心打扰到易云。

所幸其余人,包括她的爷爷南轩绝,面具老人连雍等,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易云身上,等待着易云的答案。

“好了。”易云松开了落月的手腕。

“辛苦落月小姐了。”易云对落月点了点头。

落月腼腆的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道友可看出什么了?”南轩绝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下初见落月小姐时,就感应到落月小姐的气息有些不同寻常,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落月小姐,可知我给你的那一滴鲜血,有何特殊之处吗?”易云问道。

落月立刻答道:“这一点也让落月很是不解,那鲜血似乎与我的血脉有所联系……”

“那鲜血中,蕴含着一丝真龙之气。”易云说道。

实际上九变神蚕之血,根本就是含有一部分真龙之血,易云这么说,有一定的混淆之意。易云虽然对南轩家族印象不错,但也不会将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总要有些保留。

“真龙之气?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落月眨了眨美眸,问道。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古妖之体,而非人类之躯,你血脉中蕴含真龙之血,是真龙的后代。正因为如此,你才可以和那一滴鲜血产生共鸣的。”易云说道。

易云此言一出,整个厅内的人都震惊了,落月自己更是张着小嘴,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你可能不是人,而是具有真龙血脉的古妖……

然而这样“荒唐”的话从易云口中说出后,落月第一时间所想的却不是怀疑和反驳,相反她沉思起来,回想起自己体质上的种种特殊……

南轩绝反应倒是最平静的,事实上,关于落月的身世,他原本就有一些猜测,他叹了一声说道:“原来你的母亲是古妖……难怪了,落月天赋如此惊人,但道宫却不稳定,这是因为她根本就并非人类,当然不适合凝筑道宫。”

比起落月,南轩绝更能接受易云的话,他抚养落月长大,早就发现落月身上有许多不同寻常之处了。而对于落月的母亲,南轩绝也有一些只言片语的了解。

易云的话,更是将这些疑点迎刃而解了。

人族和古妖结合,出现后代的概率很低,南轩绝几乎没听过除落月外,还有这样的个例。

原本一直没找到落月的问题,现在发现问题是出在落月的血脉之上,却比南轩绝之前担心的一些可能要强太多了。落月不是有什么隐患,而是因为走错了修炼的途径。

“道友,是否还有其他问题?”南轩绝看易云似乎还有话没有说完,开口说道。

他意识到,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落月是古妖之体,怎么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易云点了点头,说道:“落月小姐的血脉和体质,实际上被人出手封印了。”

原本落月这种古妖之体的人就几乎绝迹,很少有人能看出这种体制,加上落月的古妖血脉被人封印,所以落月才会一直没有被人看出真实的身份。

“这……”南轩绝顿时心中一沉,如果是血脉被封印,那就算转为修炼妖族的功法,只怕落月的状况也不会有什么好转。

落月也是目光一黯,她其实刚才也在怀疑这一点。

“不知道友可否为落月小姐解封?”连雍却在这时拱手问道。

他这一开口,南轩绝也用有些期冀的目光看着易云。易云既然能够看出落月的情况,又能拿出那鲜血,说不定他会有解除封印的办法。

“实在抱歉,要让诸位失望了,这出手封印落月小姐的人修为很高,在下无法为落月小姐解开封印。不过我再给落月小姐几滴鲜血后,落月小姐的血脉被激活得更多,说不定可以将封印冲开一些的。有朝一日,落月小姐也许可以完全突破封印。”易云所说的也是他的推测,不过也算是给了南轩家族,尤其是落月一丝希望。

对于落月的性情,易云还是很欣赏的,他不忍心看到落月那十分失落忧郁的神情。

南轩绝难掩失望,不过他还是对易云说道:“道友又何须抱歉,那鲜血的事,南轩家族已经无以为报了。”

“不错,落月相信成事在人,既然有可能自己冲开封印,那我便有可能做到的。”落月很快就收起了失落,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微笑,一时间如繁花盛开,明媚无比。

易云也微笑着点了点头。等他修为提升后,说不定可以帮落月解开封印,不过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不想将这种话说出来。

“距离古墟界上古战场开启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道友若不嫌弃,不妨在南轩家住下吧。”南轩绝邀请道。

“多谢南轩家主好意了,不过在下还有些事要做,待上古战场将要开启之时,我自然会前来的。”易云婉拒了南轩绝的好意,南轩家虽然环境很好,但易云呆在这里却有诸多不便。

临走之时,南轩绝赠送了一枚传音玉符给易云,方便之后的联系。

离开南轩家族,易云满意地看了一眼空间戒指中的万年月木灵,随后步伐迈开,看似动作很慢,但几步之后就已经消失在了人流当中……

……

春去秋来,时间一晃就是大半年过去了。

这期间,易云又跟南轩家族有过交涉,南轩家族没有食言,他们真的尽力找到了另外两种药材,也都给了易云。

而易云也如约送出了九变神蚕的鲜血。

这一日,赤阳府附近的一座依山傍水的小镇中,易云在山脚下的一间小宅院里住了下来。

他布置了一个隐匿阵法和防御阵法,从外面望去,这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宅院,但实际上易云却是摆着丹炉在里面忙碌着。

有了万年月木灵,易云立刻就找了这样一个安静偏僻的地方,开始炼制他的第三枚龙骨舍利了。

他相信那些接了武灵族悬赏的人怎么也不会追到这里来,就算路过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也只会用神识一扫,不可能仔细地查找。

炼制龙骨舍利的药材没有具体的要求,只要是天材地宝就行,但是选什么样的天材地宝却是有讲究的。易云每次所选的药材,都十分契合他自身的功法。

他之前列出的三种药材,七叶轮和罗生子都对易云十分有用,而万年月木灵也同样十分适合,原本这三种药材只要找到一种,易云炼制第三枚龙骨舍利的主药就有了,现在三种齐全,自然效果更佳。

他先在这里静静地修炼了一段时间,直到几天后,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都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后,易云才坐到亢龙鼎前。

随着易云将药材一样样地放入亢龙鼎中,邪神之火顿时将亢龙鼎包裹起来,而在火焰的灼烧中,药材在易云的神识引导下被提纯出了药液,杂质则不断地被易云提取出来,扔到了一边。

渐渐的,亢龙鼎中只剩下了一团团精纯的药液,这些药液散发着沁人的药香,如同晶莹剔透的玉滴一般。

易云一边用神识控制着这些药液继续被灼烧,一边伸手一引,将一旁的玉盒打开。那一小截万年月木灵立刻飞出,被易云直接投入了亢龙鼎中。

但这万年月木灵被炼化提纯后,出现的却不是药液,而是一道如雾般的淡淡银光,它一出现,连易云所在的房屋都多了一种清冷的感觉。

接着便是七叶轮和罗生子,这两种药材提纯出来后,一个像是一片叶子一般,而另一个则是一枚青色的种子。

易云则是目光平静,双手同时一动:“融!”

数十种不同的药液顿时像是得到了指引一般,一下子融合到了一起。

易云连连打出印诀,直到他额头见汗时,从药鼎中陡然发出一声清吟,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芒从药鼎中飞出,被易云一把抓在了手中。

这银色的光芒实际上是一枚散发着朦胧光芒的青色药丸,而在药丸之中,还有一道银色的影子在晃动着,如同新月投下的月光一般。

“成了。”易云望着地上的药渣,心中感慨,这修炼之路,真是耗费资源,当然,《龙皇诀》给易云带来的修为、战斗力的提升也是十分逆天,他这么快修炼到尊者中期,就有《龙皇诀》的功劳。

相比之下,天材地宝总是能够找到的。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缥缈仙谷

第三枚龙皇舍利炼制成功后,易云又休整了一段时间,然后才找了一个时间准备吞服龙皇舍利。

龙皇舍利一入口,易云顿时感觉到一股清流顺着自己的喉咙流过,一直进入到丹田之中。不过就在这时,一股恐怖的炽热却从易云的丹田传来,就好像易云的丹田变成了一座喷发的火山一般,经脉中涌动的血液也变成了滚烫的岩浆,就连易云的皮肤也一下子变得火红,这样下去他似乎很快就会从内到外被烧成飞灰。

易云神情镇定,他立刻运转起了《龙皇诀》,炼化体内的药力,同时周围的元气瞬间疯狂地朝他体内涌来,甚至在他身旁形成了一个元气漩涡。

易云的身体如长鲸吸水,疯狂地吸收着元气,渐渐的,这元气漩涡都几乎变得实质化了,里面的元气都凝结成了水滴,一滴就蕴含了海量的元气。

但是这些元气却源源不断地被易云的全身毛孔吸收,易云经脉中的鲜血如大河奔腾,从他的体内传来一阵阵龙吟之声,如同一头巨龙在这里觉醒一般,就连隐匿阵法也无法完全将这动静掩藏了。

一时间,整个小镇上的人都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闷响声,只是这响声却不知到底是从何处传来的。一开始人心惶惶,但是镇子里修为最高,达到开元境的大长老四处查看后,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渐渐的,小镇上的人也就习以为常了,这响声除了吵一点外,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的危险,甚至小镇上的武者们还惊喜地发现,这里的天地元气似乎变得浓郁了一些。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小半年,当所有的居民都已经彻底习惯了这响声的存在时,地底却突然传出了一声高亢的龙吟,随后一道淡淡的龙影冲入了空中,然后迅速地飞向了远处。

小镇又重新回归了平静,除了那道龙影给他们留下了巨大的震撼以外。至于易云居住的那个小院,却没有人留意到,更不知道那小院是什么时候又空掉了。

易云出关时收到了南轩家主的传音,古墟界上古战场即将开启,他们将在赤阳府外的一处山谷中汇合。实际上易云虽然在闭关,但却始终记着这件事,所以这传音收到后,直接赶往了这处山谷。

吸收完第三枚龙皇舍利后,易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尊者中期顶峰,距离尊者后期已经很近了。修为越高,对易云进入上古战场才越有利。

如果不是不能一味炼制龙骨舍利,光靠吃药提升修为,易云都想着手炼制第四枚龙骨舍利了。

但一来他没有药材,二来通过龙骨舍利提升了《龙皇诀》后,还需要实战和感悟来稳固修为,否则很容易导致根基不稳。

在赶往山谷的过程中,易云都还在稳固着修为。

南轩绝的传音玉符中只说最近几天,并没有确切的时间,因此易云也没有太着急,他现在去也不会太迟的。

缥缈仙谷是赤阳府外一处风景极美的山谷,但这里却位于一片断崖之上,凡人根本不可能到达。

此时这缥缈仙谷内却停了不少的灵舟,辇车等,并且凭空多出了亭台楼阁之类,全都是空间法宝。

不时有人从不同的方向赶来,落在缥缈仙谷中。

“爷爷,这上古战场还真是很有吸引力啊。”落月站在其中一座十分精致的玉亭中,望着外面说道。

她此时的气息比起一年前又有了很大的变化,容貌更加动人,浑身上下似乎都包裹在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中。

原本的落月就已经美貌出众了,但现在她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这是当然,不谈上古战场本身的种种机缘,光是在上古战场中表现出众,得到白月神国的注意,就已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了。”南轩绝点头道。

他们赤阳府实际上属于白月神国,到时候进入上古战场,无论是赤阳府还是其他六块大陆的武者,都要代表白月神国出战。

“不知道先生什么时候来。”落月又说道。

“应该快了吧。”南轩绝说道,他已经给易云传音了,只要易云看到了很快就会赶过来的。这一年的接触下来,南轩绝已经知道,易云最感兴趣的就是药材和上古战场,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人传来了议论声,南轩绝等人抬头望去,看到一辆由几十丈长的巨虎拉着的战车凌空踏步而来,战车和巨虎的身体外都裹着一层红色的火焰,还没有落地就已经热浪逼人。

“是赤阳少主烈日空到了。”

“想不到这次的上古战场,赤阳少主也会前往。”

“赤阳少主无论实力和年龄都合适,去也正常。”

战车一落地,立刻就有不少人纷纷上去见礼。

烈日空乃是赤阳王之子,身份极为尊崇,且天赋过人。

从战车中走出了一名身材极为高大的男子,五官如斧凿刀刻,英俊非凡,双目中如包含着两团火焰,让人与之对视之时甚至会有双目灼烧之感。

此男子正是烈日空。

而在烈日空身后,还跟着一名女子,她是烈日空的族妹烈娇娇,天赋也不错,这次的上古战场她也将会前往。

烈日空来到这片山谷后,虽然有众多的人上来跟他打招呼,但他却顶多只是点了点头,态度冷淡,十分高傲。

“早就听说烈日空性格狂傲无比,等闲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今日一见还真是如此。在这山谷中等待的都是不错的势力和他们的天才弟子,也都是要进入上古战场的,他却没有一个正眼看的。”南轩绝感慨道。

落月在一旁面色淡然,她只要管好自己就够了,至于烈日空什么的,跟她没有关系。不过在看到烈娇娇的时候,落月的目光中倒是闪过了一丝冷淡,但随即她就移开了目光。

但就在这时,烈娇娇却突然朝她看来,淡淡地说道:“这不是南轩落月吗?听说你们这次将一个名额让给了一个客卿,他人呢?你们应该知道名额是不能转让的吧?你们这样随意出让名额,影响了我赤阳大陆的排名是小,但若是惹得白月神国一些大人们不喜,那就不好了吧?”

听到烈娇娇的话,落月皱了皱眉头,她已经不去关注烈娇娇了,没想到这个烈娇娇还是主动找上门来。

“你既然知道那人是我们的客卿,还说什么转让的话?难道客卿就不是自己人了?”落月语气冷淡地反问道。

“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你招来的那人,说是客卿,其实不过是个虚名,拿来当幌子的。”

烈娇娇声音清脆,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这种涉嫌违反规则的事情,被这样当众说出来,这对南轩家族的威望,自然是一种打击。

南轩落月心中气愤,却无言反驳,毕竟烈娇娇所说的,是事实,如果有心人用这个做文章的话,真的可能在白月神国那里告他们一状,影响家族根基倒不至于,但有可能让下一次白月神国给他们南轩家族的名额变少。

南轩落月不想再跟烈娇娇争了,本来就是她理亏,闹得越大,反而越是称了烈娇娇的心意。

南轩落月不想理她了,她突然心中一动,转头望向了一个方向,一个人影正飘然而落。

“先生你来了。”

南轩落月说道。

“嗯。”易云点了点头,他来得无声无息,南轩落月和烈娇娇的谈话,他多少听到了一点,大势力之间的争斗,再正常不过了。

易云不禁看了烈娇娇一眼,烈娇娇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她轻轻摇了摇头道:“倒是我多想了,就算你南轩家族再派出其他人来,也不过和现在一样,都是去混的,怎么会影响到赤阳大陆的排名。”

落月却有些歉意地对易云说道:“不好意思,她是跟我有些以前的恩怨,所以才……”

本来两个赤阳府大势力的争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那烈娇娇莫名地嘲讽他一句,那就跟他有关系了。

他深深的看了烈娇娇一眼,淡淡地说道:“七宝道宫六层,法则双修,但除了主法则之外,另外一项辅修法则是靠天材地宝硬堆起来的吧,推测你凝道境界时,凝聚的道果不过七叶而已,通天境界的通天道树有九十丈最多了。”

易云轻描淡写的评价了烈娇娇的根基,言语中并没有什么冷嘲热讽,但如此平淡的口气显然是——看不上,而偏偏易云说的关乎烈娇娇的修为过程,一字不差,烈娇娇凝道的时候,的确只是靠自己的力量凝聚了一枚七叶道果,另一枚七叶道果则是天材地宝硬堆上去的。

这是烈娇娇感到耻辱的地方,但一般也没有人知道,如今被易云当众说出来,就像是打了烈娇娇一个耳光,而偏偏她还不能反驳。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天璇

“你一个散修,以为抱上了南轩家族的大腿,就敢对我……”烈娇娇俏脸含怒,气冲冲地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却打断了烈娇娇:“过来。”

烈娇娇一听这个声音,立刻就泄了气,她闭上了嘴巴,恨恨地看了易云一眼,转身离开了。

对于这个帮落月出头,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的人,她已经彻底记恨上了。

易云根本就没有在意烈娇娇,不过他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名开口的人,而他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名男子也正看了他一眼。

“娇娇,你不必理会他,他只是南轩家族一个挂名客卿罢了,比起这次古墟界之行,南轩家族也不过是一个小浪花,真正值得你关注和结交的,是白月神国的天才们。”

烈日空冷淡地说了一句,对易云这种散修,烈日空不会产生任何兴趣,没有资源,就算修炼到了尊者中期,也是靠时间堆积起来的,这样的武者将来也不会有太高的成就。

只有到了白月神国,那些真正的天之骄子们才是他的对手,当然,诸如林心瞳这种神话一般的人物,站得太高,他难以追及,但如果是林心瞳身边的那些人,他却还有信心一较高下。

这一次上古战场,赤阳王对他寄予厚望,只要能在上古战场留名,为赤阳大陆扬名,下一任赤阳王就是他了!

“跟你说话那人是烈日空,烈娇娇的族兄,赤阳王之子,天赋十分恐怖,他完全可以去白月神国的,但却留在了赤阳大陆,他是赤阳大陆年轻一代的翘楚,生性孤傲,所以先生你也不用太在意他的。”落月抱歉地说道。

易云淡淡一笑,这个烈日空虽然目空一切,他却不知道在易云眼中,他也根本就不算什么。至于得不得罪烈日空,易云根本就不在意,他已经得罪了一个武灵族了,多加一个赤阳少主也不算什么。

“那山谷中这些人都是要去上古战场的?”易云问道。

“嗯,主要是参加的人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当然也有一些只是来看看的。不过我们现在要去的不是上古战场,是白月神国。等到了白月神国,和其他六大陆的天才齐聚后,才会前往上古战场。”落月详细地对易云解释道。

白月神国!易云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炽热起来,七荒太大了,他辗转这么就,终于要前往白月神国了。

“道友,这是前往上古战场的身份标牌。”南轩绝将一块古朴的玉牌拿给了易云。

易云将这玉牌拿在手中看了看,感应到这玉牌内似乎有一股奇异的能量。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还不断地有人到来,以赤阳大陆的面积,那些偏远地方的人得到消息后刚好来得及赶来。

第三天就已经没有人再来了,易云正在好奇这山谷中的人怎么前往白月神国时,一艘巨大的楼船从天边飞了过来。

这楼船雕梁画栋,华丽非凡,上面写着“赤阳”二字。楼船散发着强大的元气波动,一看就是顶级的飞行类法宝,驱动它不知道需要消耗多少灵玉。

“这楼船只有拥有身份标牌的人才能上去,我们就不送你们了。”南轩绝说道。

烈日空和烈娇娇,还有十几名烈家子弟率先登上了楼船,其余势力的天才们也纷纷往楼船走去。

南轩家族除了落月外,还有好几名青年男女也要前往这次的上古战场,他们和易云一起,也上了楼船。

每个家族和势力在楼船上都划分有不同的包厢,易云自然和南轩家族在一个包厢当中。

待所有人都登上楼船后,楼船便启动了。

这巨大楼船先是迅速地飞出了一段距离,然后周围的空间剧烈地震颤起来,伴随着轰的一声,楼船顿时在空中消失了。

“空间穿梭了。”易云在楼船中感应到一丝轻微的眩晕感,而从窗外望去,原本的蓝天白云已经变成了飞速掠过的各种空间幻影和碎片。

在这样复杂快速的空间通道中,即便是尊者的身体都可能被挤压撕扯成碎片,也只有这样的高等级法宝才能承受住。

让易云惊讶的是,这样的空间穿梭不知道进行了好几次,直到几天之后,随着这楼船猛地出现在一片碧天之中,这次的行程才终于结束了。

来到楼船的甲板上,即便是易云也不由得为眼前的美景感到震撼。

一座座巨大的仙山漂浮在空中,连绵无尽,望不见头。仙山之间有一条条的石道连接着,这些石道凭空浮在空中,被绚丽的云彩缭绕着若隐若现,其中仙鹤飞舞,元气磅礴,让人感觉大气而唯美,简直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赤阳楼船就停在其中一座仙山旁,而在这周围,已经有众多如赤阳楼船一般的巨大飞行神器浮在四周。

“这里就是……白月神国所在的独立世界。”易云眼中的震撼很快就消失了,他深深地望向白月神国深处,林心瞳就在这里,而白月女帝也在此处。

在仙山前的巨大广场上,易云看到了许多人,这些人,来自于白月神国的七块大陆!

白月神国独立于七大陆之外,独处一个世界,而这其余的七大陆,每一块大陆都有多如繁星的大势力,诸如武灵族、赤阳王,不过是这些大势力中的佼佼者罢了。

他们跟白月神国,当然没有可比性。

七块大陆众多强者汇聚起来,一眼扫过去,足有数千人之多。

易云和南轩落月出现在这里,就显得毫不起眼了,就连刚刚不可一世的烈日空,也给人一种泯然众人的感觉。

“人真多!”

易云轻吸一口气,这里不但有众多的年轻天才,还有神君、尊者。

易云看到有几个神君,分明拿着跟自己一样的身份标牌,似乎要进入上古战场的样子。

“神君也会进入?”易云问道。

“自然。”南轩落月点了点头,“上古战场没有骨龄限制,任何人都能进入其中,不限于年轻天才,所以有一些势力,会派尊者和神君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