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357节

真武世界 第357节

雷火攻击被挡,但人皇虚影的长枪依旧穿过了邪神之火,一个闪烁出现在了易云面前,枪尖刺碎虚空,快到了极致。

易云的邪神之火,毕竟只有火焰,没有雷霆,根本无法抵挡,他手指连连弹出,修罗指十二指连发。

轰轰轰!

电光火石之间,人皇虚影骤然出现在了易云前方,修罗指竟已全被击破,枪尖在空中急速刺中,化为一道道锋利白芒,向易云倾泻而下。

易云连连后退,口吐鲜血,感觉自己全身气血,都像是要被击散!

那些神王,也就是撑下几招而已,相比他们,易云已经做得很不错,可易云不一样,退出领域,就是死路一条。

“易云,林前辈留下考验,也是一场机缘!能与林前辈交手,又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机会?”白月吟忽然说道。

易云眼神一闪,白月吟说得不错,人皇前辈法则无双,在武道上的造诣堪称绝世英才,古往今来难逢敌手,能与此等人物交手,本就是一场造化。

他怒吼一声,不闪不避,而是迎着人皇虚影的枪芒直上。

枪芒的余波落在易云肉身之上,鲜血不断崩现,易云步步为营,就在这时,一株神树虚影自易云身后出现,无数枝条晃动,一股庞大的生机注入易云体内,稳住了易云的身形。

“破!!”

幻雪剑在手,易云一剑斩出,几经削弱的枪芒被易云这一斩,终于爆碎开来,萦绕在枪芒上的雷火之力,也纷纷消散。

这一击,易云虽然受伤,也终于挡了下来。

这一次交手,易云消耗不小,但他清楚,靠混沌晶补充能量毫无效果,那会让人皇虚影也恢复实力,他必须用有限的力量,耗空人皇的力量。

人皇太强了,但易云也不气馁,按照白月吟的判断,人皇在来混沌天之前,应该已经修炼了百万年时间。

而易云才修炼了多久!

他有的是时间,亦有未来无限可能。

“再来!”

易云眼中闪烁着热烈的光芒,他此时却没有去想什么考验胜负了,能在这无数岁月之后,与人族曾经最强者战斗,足以令人兴奋莫名。

就在这时,人皇虚影双手平身,在他面前,浮现出了一道鲜红的轮盘,轮盘之上,纹刻着众多的恶魔和修罗虚影,这些纹刻充满着杀戮和血腥!

易云心中凛然,这是……万魔生死轮!

所谓万魔生死轮,其实是道始天帝修罗天道的表象而已。

修罗,主杀伐,主毁灭!

一万恶魔所经历的万世生死轮回,将这些恶魔的万世轮回之苦,轮回之恶,犯下罪孽,所受天罚,全部纹刻在一轮道图之上,凝聚无穷的魔性力量,这是一套攻防一体的招式!

易云也有万魔生死轮,他的生死轮也正是传承自人皇,没想到,他可以亲眼见到人皇用出这一招。

只是此刻的万魔生死轮并非人皇前辈全盛时期施展而出,但即便如此,仍然气势惊人!

此时在广场之上,大阵已经摆开,诸神王已经进入阵心,而众多弟子也服下了激发潜力的丹药,坐到了各阵眼之上。

“这易云,倒是坚持得不算短。”神心神王心道。

鬼溟子似注意到了神心神王的神色,冷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他坚持得越久越好,正好帮我们磨了一些法则之力。”

神心神王冷哼一声,没有吭声。现在易云众矢之的,他也不可能公然为易云说话。

此时在人皇领域之中,万魔生死轮已朝着易云碾压而来!

易云死死的盯着这一方黑色的轮盘,他原本已经打算用自己的最强一击,与之硬拼,但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这万魔生死轮并非绝杀的招式,反而……

难道说……

易云忽然收起幻雪剑,反而以双手向万魔生死轮抓来。

看到这一幕,神心神王心中大惊。

其余神王,也都是猛地一怔,这易云,居然空手接这一招?

“不要手了?”

“他想死。”

人们都等着易云被弹出来,这一击之后,易云不死也废了,他们再杀易云根本不用费劲。

“啪!”

就在这时,易云抓住了万魔生死轮。

可怕的毁灭之力消磨着易云手掌上的血肉,几乎刹那之间,他的双手就几乎变成了白骨。

而这时的易云,全身力量爆发到了极致,在他丹田之中,象征毁灭鸿蒙的九叶道果浮现出来,他体内的毁灭之力,不断与人皇的万魔生死轮交融。

同样的功法,同样的毁灭之力,使得这两股力量,形成了共鸣。

嗡!嗡!

法则震颤,一波又一波,如潮水滚滚,天地之音!

下一刻,让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的一幕发生了,易云竟然抓着这万魔生死轮,直接按进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人族武者,丹田就是最大的核心与要害,一如魂族的魂海,妖族的心脏,可是现在,易云竟然用把万魔生死轮引入丹田,他疯了吗?

然而跟人们预想的完全不同,易云并没有因此而被废掉,反而是万魔生死轮在易云丹田中慢慢缩小。

几息之后,这万魔生死轮消失了,它化成了精纯的毁灭之力,还有玄奥的法则碎片,融入了易云的丹田,汇入四肢百骸。

这是属于人皇的力量!真正本源的力量!

可是现在,却注入了易云的体内!

在面对人皇的修罗天道时,易云已经明白,人皇的招式说是考验,不如说是教导,当他与人皇的毁灭之力产生共鸣时,他就感觉自己能接受这股力量,所以他毅然放弃抵抗,以肉身去吸收,这需要莫大的魄力与勇气。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易云接受过人皇的传承。

不过这一幕落入其他神王的眼中,却让他们震惊莫名,他们一个个不可置信的看着易云的丹田,人皇如此恐怖的一击,竟然被易云吸收掉了!?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可能……”

血斧神将喃喃自语,他虽然不在人皇领域之中,但却深刻的感受到了人皇那一击的威力,他自问如果是自己,面对那样一击,也怕是要直接败北!

可易云不但没有因此而受伤,反而好像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他怎么做到的?

这一击之后,人皇没有再攻击了。

他只是看着易云,尽管面容模糊。

一道精神力印记,易云却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绝对自信的信念,而一股强大的法则气息,则从他身上渐渐散发了出来。

人皇虚影站在那里,似渐渐与这片天地融为了一片,他即是天,即是地,世间一切仿佛都会随着他的意志而变化。

这还是易云第一次看到一个人有这样的气质,就仿佛天地化身,法则主宰一般。易云甚至在人皇虚影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太初的意味!

人皇虚影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在注视着这片天地一般,忽然间,他抬起手来,在虚空之中缓缓移动起来。

易云心中一动,人皇虚影……这是在刻字?

随着人皇虚影一笔一划落下,整片天地都似震动起来,像是在与他的每一个笔画共鸣。

一股大道的气息,立刻弥漫了出来。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论道

“这是……”

易云瞪大眼睛,看着人皇虚影的每一笔落下,他写的是易云完全没见过的一种文字。

这些文字,易云虽然不认识,但他通晓其中蕴含的大道。

每一个字,给易云的感觉都完全不同。

一行字连起来,让易云气血翻涌,似乎恨不得立刻拿起兵器,不顾一切拼杀一场。

他似乎看到了千军万马,尸山血海!

继而又看到一名男子,手持长枪,站立于茫茫虚空之中。

“人皇前辈……是在与我论道?”

易云深吸了一口气,心境也逐渐平静下来,目光与心神都全部浸入了这些文字之中……

他猜测,人皇前辈的最终传承,便可能烙印在这些文字里。

易云迟疑的抬起了手,跟着人皇一起刻画,两股冲天的气血之力,从易云和人皇身上爆发而出,在空中交汇到了一起。

而易云和人皇刻画出的文字,也同时荡起法则的涟漪,两种文字,似乎隔着亿万年的岁月之河,彼此共鸣。

天空中的迷雾,被这股磅礴的力量分开,浩渺星河垂落下万千星辉,向着人皇指尖汇聚,此时此刻的景象,仿佛化作永恒。

看到这等情形,在场众多势力的弟子们,包括几大神王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刚刚还在激战,虽然易云表现惊人,甚至吞下了人皇的万魔生死轮,但也并不意味着易云赢了,继续下去他可能还是会落入下风。

可是现在……他们两人的法则之力交相辉映,引起了异变。

“那个易云都写了些什么?”

各大势力的弟子们都拼命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易云和人皇虚影到底刻下了什么,可两人身上都似乎笼罩着一层薄薄迷雾一般,而他们的手指,都汇聚了点点星光,根本无法捕捉轨迹。

“不行,完全看不见。”

“到底是什么……”一名弟子竭力去看,却突然感觉到双目刺痛,一阵晕眩失神,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了。

这是他耳边传来一声怒吼:“都不要看了!”

这名弟子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偏离了阵眼,顿时心中狂跳,生怕被问罪,连忙又回到了位置之上。

发出吼声的是金翅天鹏,他此时气急败坏。

他没想到,易云不但吸收了人皇的最后一击,竟然还和人皇论起道来了。

与人皇论道,这等机缘简直让人嫉妒。

难道说,这小子可能通过人皇考验了?

金翅天鹏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便见到人皇面前的那些字符,化为了无数璀璨星光,涌向了易云。

而面对这些星光,易云没有抵抗,而是放开身心,任由这些星光涌入体内。

这是人皇留下的法则之力!

这些法则之力洗涤冲击着易云的肉身,而易云则静静地站立在那里,整个人都沐浴在了法则的光辉之中。

一股与宇宙时间同样的大道气息,从易云身上渐渐散发了出来,那些弟子们惊讶地发现,易云身上的气息竟和人皇虚影越来越相似,都是贴近大道本源,甚至仿佛大道化身一般。

这时,人皇虚影又扬手一抬,一道雷火之力也涌向了易云。

这是……邪神之力。

易云之前面对邪神之力时,感受到的是强烈的威胁。

但现在却是一种平和之感。

易云心中一动,将邪神之火召出。

顿时,这一股邪神之力没入了邪神之火中,毫无任何抵抗地,主动被邪神之火吸收。

易云感觉到,吸收了这股邪神之力后,邪神之火似乎一下子便有了不同的变化,火焰跳动,一股更为危险的气息从中透出,小小火焰变得如同火山一般,仿佛随时将会喷发。

“多谢人皇前辈。”易云朝着人皇虚影行了一礼。

看到易云接受了人皇虚影留下的法则和火焰,鬼溟子双眼都几乎要喷火了,金翅天鹏更是心中暴怒不已。

易云果然是要通过考验了!

这时,天空中九颗星斗落在天道宫殿之上,宫殿的大门,同样浮现出九颗星斗,与之一一对应。

下一刻,大门打开了!

天道碎片!

一股磅礴雄伟的天道气息,从大门中喷涌而出,这些在大阵中的弟子,都不由得生出一股低头之感,甚至想要跪拜臣服。

只有几名神王能够完全忽视这种感觉,但是他们心中的震撼,却不比这些弟子少。

天道碎片,就在宫殿之中!

而这时,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易云进入宫殿之内!

在向人皇虚影深深下拜之后,易云看向了面前的宫殿。

这股天道气息,令人心向往之。

天道亘古不变,万世长存,天道乃万物的法则之总,是天地间一切运行的规律。

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面对天道时应有渺小无力之感。而易云却是心神激荡,腰背挺直。

身为武者,起于微末,奋发而上,追寻武道巅峰,生命真意,又怎么会在天道面前就无力退缩。

易云一步步地,走向了宫殿。

每一步都仿佛无比恐怖的力量压向自身,眼前出现种种虚幻,而周围的法则则不断变化。

实力不足的武者,根本不可能直面天道碎片,而易云一步一个脚印,浑身的气血如同翻滚的岩浆海。

随着易云逐渐接近宫殿,他每迈出一步,就感觉到身上的力量回来了一分,当易云站在宫殿门口时,人皇虚影已经将吸收走的所有力量,都又返还给了易云。

此时的易云,已经重回巅峰,不仅如此,吸收了人皇虚影的法则之力,吞噬了邪神之力的易云,身上的气息更是带着一丝玄妙之感,甚至与大殿之中的天道碎片隐隐相和。

易云,迈入了大殿之中!

血斧神将冷漠地看着易云进入殿内,他伸出手,在阵盘上点了一下。

顿时,所有的弟子都感觉到一股更加凶猛的吸力传来。

一些弟子心中不由得有些惊慌,但这时他们却又发现,吸力太大,甚至他们都没办法轻易离开阵眼。

不过就算可以离开阵眼,在血斧神将的冰冷目光之下,他们也不敢。血斧神王此举,显然是为了提升大阵的威力。

“血斧神将,何须如此?”梦光神王看了一眼门下的魂族弟子,皱眉道,“易云虽然通过考验,但除非神族神王外,无人能够炼化天道碎片。”

“不错,易云无法吸收天道碎片,只能参悟。”鬼溟子冷冷道,心中的愤怒却没有因此减轻丝毫。他定要将易云的魂魄抽出,炼入鬼幡之中,使易云万万年替他为奴,日夜折磨!

“迟恐生变。尽早将阵法消耗,我等破阵而入!”血斧神将道。

这个一开始没有入他眼的小人物,如今却给了他太大的“惊喜”,看着易云消失在宫殿门口,他隐隐有种不妙之感。

天道碎片,他势在必得,现在已经发生了一个变故,他决不允许有更多的变故出现。

轰轰轰!

一股股血气从阵眼中的武者身上被抽出,汇聚到了阵眼之中,然后在诸神王的加持下,化为一股冲天血柱,散发着惊人的血腥之气,源源不断地向着宫殿上笼罩的大阵冲击而去。

而在阵眼之中,血斧神将目光阴沉,冷冷地注视着宫殿的大门。

尽管隔着阵法,他也能清晰地感应到天道碎片的气息。

他不知道易云能把天道碎片怎么样,为了保险起见,他会倾尽全力攻击。

在易云迈入宫殿之后,大门便沉沉地关上,将他的视线完全隔挡在了外面。

轰!

殿门关上,易云回头看了一眼,便转了过来。

这座宫殿自被人皇封印在此,便从未再有人踏足过。

漫长的岁月中,站在这宫殿中的只有过两人,一个是曾经的人皇,一个便是易云。

望着这座空旷的宫殿,易云似乎隔着时间长河,看到了人皇曾经在这里伫立的身影。

不,是真的有一个人影。

比起外面的精神力印记,这个人影看上去更加虚幻,但也更加真实。

透过一层模模糊糊的雾气,易云似乎感觉到了两道目光从这个人影身上投来。

“这是……林前辈……”白月吟感慨的声音响起,“这是林前辈留在这里的一段记忆碎片。”

白月吟思绪万千,曾经她无比想要追寻人皇的步伐,但一切终究都化为了梦幻泡影,如今她也只能看着道始天帝的一段记忆碎片了……

这时,人皇转身走向了宫殿深处。

易云望着人影的背影,跟了上去。

偌大的宫殿里,两个人影一前一后,渐渐地走入了封尘已久的大殿深处。

而在那里,一团天地间至高法则的气息,正在静静地散发着。

易云随着人皇一起进入了一片宽阔的大殿。

这大殿之中,星光弥漫,脚下星河流转。

而且易云能够感觉到,他这是真的一脚踏入了一片星河之中。

天道碎片的伟力,已经可以在这大殿中形成一片微缩的世界。

所有的星辰,都按照一定规律运转。

而在星辰之上,甚至已经诞生出植物、山河湖海、飞鸟走兽。

假以时日,也许这个大殿就会形成一片宇宙,甚至会有智慧生命在那些星辰上诞生。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突破

在易云进入天道大殿之后,殿门已经关闭,而在大殿之外,几位神王脸色已经难看之极。

他们麾下的其余武者们,也都紧紧望着殿门,他们都很想知道,易云现在都在大殿里面看到了什么,可是那扇大门,却隔绝了一切视线和感知探查。

对这些武者而言,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凡人世界,一群饥渴的男人去寻找一群被困起来的绝世美女,本来已经接近成功,结果其中一个男人先冲进去了,还把大门给关上了。

其他人,只能在外面干等着。

这种憋屈感,可想而知。

“神心!”

血斧神将看向神心神王,目光仿佛要把神心神王吃掉一般。

神心神王此时也是无奈,他知道自己被殃及池鱼了,不过这些神王也该明白,他跟易云只是合作罢了,易云突然发难,天道碎片又不在神心神王手上,对神心神王出手,没有任何意义。

“等易云出来,我不会出手的。”

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神心神王只能如此表态,至于其他的,易云胆敢进入天道宫殿,总该有些手段,否则的话,他这是作死,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他也不会为了救易云搭上自己。

“破阵!”

血斧神将咬牙说道,不过他清楚,想要将这大阵完全破开,需要大量的时间,虽说可以透支一些下面武者的气血,但真要做的过分,其他几个神王也不会答应。

……

此时,在天道宫殿之中,易云望向了大殿的穹顶。

他看到了一团云气聚拢在穹顶中间,这云气不断翻腾变化,似蕴含世间万物,无穷变化。

天道碎片,就包裹在这团云气之中!

易云原以为天道无形无质,只是一种规则,但现在看来,天道已经凝化成实质,他隐隐的看到云气中包裹的七彩流光,其中包含着世间万象的一切变化。

那便是天道碎片。

这时,易云看到人皇转过头来。

一道虚幻旷古,仿佛蕴含了整个宇宙的目光,投在了易云身上。

易云心中一惊,诧异地看着人皇。

他竟有种真的被人皇注视着的感觉……

本来留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人皇的一段记忆碎片罢了。但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真切,令易云心中惊疑不定。

也许以人皇的能力,他真的有可能跨越无数时空岁月,看到此刻的自己。

易云心中似有所感,上前走出了一步。

这一步,正踏在了一颗星辰之上。

一瞬间,星空突变,易云只感觉周围一阵变化,大殿、人皇,都全部消失不见,而在他周围,赫然是氤氲的云气,面前则是无数飞舞的七彩光芒,如梦似幻。

“这……”

苍茫的大道气息回荡在周围,易云知道,他已经来到了天道碎片之中。

易云隐隐听到七彩光芒中似有低语声传出,但又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语言,飘渺宏远,似乎无法听真切,却又不断地回响在耳边。

这并非是真的有什么在说话,而是大道之音。

伴随着大道之音,易云感觉体内的法则之力似乎也在应和。

气血翻涌之声,心跳声,真元运转之声,骨膜摩擦之声……易云体内的所有声音,都渐渐与大道之音同步。

这是易云自身,在和大道对话。

易云慢慢盘坐了下来,他的身心完全放开,沉浸在了这样的对话之中。

这时,在易云身旁,白月吟却是惊讶地看着他。

在易云和大道之音共鸣之时,白月吟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出了易云的魂海。

白月吟知道,这是因为易云此刻的魂海也完全放开,接受大道吸力的缘故。

她作为一道外来精神力,却是不能和易云一起聆听大道之音。

而随着白月吟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座小塔,林心瞳,也被送出来了。

“师父!”

林心瞳从降神塔中出来,她也大概知道易云身上发生的事情,心中满是担忧。

“慢慢看吧,他有他的造化。”

此时,七彩光华环绕着易云,他与大道的共鸣在星空中形成了浩瀚苍茫的声音。

白月吟知道,这是宇宙的声音,但她却从未如此清晰地听到过。

声音越来越响,最后如同天地在宣告着什么一般。

就在这时,易云的身体内突然传来了一阵惊涛骇浪的声音。

有的七彩光华,仿佛找到了入口一般,朝着易云的体内涌去。

易云的气血翻涌如海,魂海完全放开,肉身和灵魂同时被无上大道所冲击。

“他真的想吸收天道碎片。”

白月吟深吸一口气,她知道易云的野心,可天道碎片,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

神族吞噬天道,乃是动用神通,凭借强大的血脉和肉身,才能承受住天道之力。

而易云并非神族。

“轰隆隆!”

天道之力冲刷下来,倾泻在易云的肉身之上,他的身体被大道一冲刷,立刻损失了大量的生命力。

片刻之后,易云的肉身,开始衰老、破败,他原本温润如玉的血肉,开始布满褶皱。他的满头黑发,也变得花白,力量飞快流逝。

“生命力不够!”

白月吟眼看着易云肉身枯萎。

人族的肉身,不可能承受住天道的洗礼,天道象征着永恒,哪怕日月陨落,星辰寂灭,天道也不会毁灭。

然而,人类的肉身,在永恒面前,却太短暂了。

在大宇宙的历史长河中,不知多少豪杰,化作枯骨、尘埃,什么都没有留下。

即便是易云的肉身,承受永恒天道的洗礼,也会因为寿元不足而破败。

可神族却不一样,神族的寿命,太悠长了,这是他们能炼化天道碎片的主要原因之一。

生命力渐渐枯竭,易云的干瘪的肉身,几乎萎缩到骨骼上,随着皮膜开裂,骨头真的露了出来。

原本晶莹的骨骼都开始黯淡,林心瞳屏住呼吸,白月吟也是脸色凝重,这么下去,易云可能老死,承受天道洗礼的每一个呼吸的时间,都等于了流逝数百万年的岁月。

而就在这时——

“吼!”

一声龙吟骤然响起,一道真龙虚影从易云体内冲出。

易云身上的所有衣物已经烟消云散,他原本枯萎的肉身,重新长出血肉,骨骼也变得晶莹如玉。

这一幕,让白月吟眉头一挑。

“以龙皇的生命力,硬抗天道洗礼造成的生命力流逝?”

人族武者吸收天道碎片,恐怕是古往今来第一次,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何等情景。

要论寿命,龙皇的寿命,完全可以比拟神族的最强者。

这弥补了易云生命力的短板。

在龙皇生命力的滋养之下,易云的肉身和灵魂都在恢复,可这还不够。

肉身恢复一定程度之后,天道洗礼再次袭来,易云的生命力,还在萎缩。

这时,易云身上,垂下万千翠绿丝绦,青木神树陡然出现,它的巨大虚影笼罩在易云之上,与易云一起承载天道。

易云就这样静静地盘坐在青木神树下,全身涌现着七彩光华,要论生命力,生机勃勃的青木神树,甚至更超龙皇!

不但如此,易云一抹空间戒指,大量的混沌晶从中浮现,随后,所有的混沌晶一起爆碎,化作精纯的混沌能量,被易云吸收!

接下来,一株株的药草也从易云周围浮现出来,这都是易云从迷之药园收获的药草,这些药草没有被炼制,但这也无关紧要了,易云现在需要的,只是药草中的生命力。

他张口一吸,吸气如龙,各种在迷神谷中孕育了百万年的珍奇药草,它们所蕴含的生命力,也都被易云吸收下去。

这些天材地宝,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

此时在易云周围,生命力浓郁到凝化成实质,他的肉身在天道的淬炼中,重复着初生与衰老的过程。

“噼里啪啦!”

一道蓝紫色的雷霆,这时候出现在易云的面前。

看到这等情形,白月吟瞳孔微缩,这是道始天帝的邪神之雷!

“易云他要……”林心瞳心跳几乎凝滞,在这种情况下,易云莫非想要吸收邪神之雷?

原本就算身体完好的状态下,想要吸收邪神之雷,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现在。

白月吟道:“林前辈的邪神之雷,并非单单是毁灭之力,也蕴含了生命之力,易云之前与林前辈论道,应该十分清楚这一点,他现在肉身衰败,不是被天道的庞大力量破坏了,而是生命力流逝,此时吸收邪神之雷,也许效果更好。”

传闻,大宇宙形成之初,就是因为雷电劈入了古老的海洋中,才有第一个生命的诞生,后来许多独立繁衍出生命的世界,也都是差不多情况。

眼看着邪神之雷没入易云的身体,汇入丹田,在他丹田之中,邪神之雷和邪神火种开始了融合。

一旦融合成功,就是道始天帝邪神之力的全部传承,这套功法,是道始天帝悟道数十万年的精华汇聚,它的力量,不见的比万魔生死轮差多少。

“也许……真的能成……”

白月吟深吸一口气,论法则,易云领悟足够,生命力的短板再被补齐,易云可能成为亿万年来,第一个炼化天道碎片的人类武者。

渐渐的,易云的肉身变得晶莹剔透,洁净无瑕,便仿佛天地自然生成。

他的灵魂也充满了坚韧,隐隐地散发着一股大道气息。

嗡嗡嗡!

整片星空都突然震动起来,白月吟看到,剩下的天道碎片牵引着这整片星空,竟渐渐地在易云体内凝聚了起来。这些星辰上的磅礴气息,不断涌向易云的体内,汇入那片七彩光华中,在其中形成了一个个星辰光点。

随着时间推移,一片完整的星辰图开始形成。

这副星辰图,最终落入易云的丹田之中,易云的肉身血脉、经络,都像这副星辰图汇聚而来,形成一个璀璨的光网。

易云体内所有的能量、气血,在这一刻融会贯通!

他的实力,开始疯狂提升,成倍增长!

突破了!

白月吟心神一震,她作为神王,自然知道这一刻在易云身上发生着什么。

易云突破境界了,从原本的神君,变成了玺印神君。

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全身力量融会贯通,产生质变!

只是,玺印神君的特征,就是在丹田之中凝结神君玺印。

而易云的神君玺印,难道是……

白月吟看向那副星辰图。

也只有这星辰图,可能是易云的神君玺印了!

而它……

来自于天道碎片!

意识到这一点,白月吟震撼无比。

神君玺印有三种,第一种是自己修道凝聚而来的玺印;第二种是传承自其他神王的神王玺印;第三种则是天道自然生成的太初玺印。

这其中,以第一种玺印最适合自己,但武者初到神君时,天道领悟有限,自己凝聚的玺印,总是威力不足,除非天纵奇才之辈,否则自身玺印,总是不如上古神王留下的玺印了。

而神王玺印,比起传说中的太初玺印,又黯然失色。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白月吟有自信,她的神君玺印,就是第一种——自身玺印。

当然,这也是因为白月吟找不到太初玺印。

事实上,在归墟,白月吟还从未听说过,有人得到了太初玺印。

可是眼前易云的这星图玺印,它的品级,甚至有可能超太初玺印,毕竟它是天道碎片凝成的!

而且这个过程中,融入了易云自己的道,融入了人皇留下的法则!

这也可以说是易云的自身玺印!

第一种玺印与第三种玺印相融合,白月吟感觉无法想象。

“即便是林前辈,恐怕也没有想过,他留下的这块天道碎片,会被易云吸收成天道玺印吧……”

白月吟心中感慨万千!

不知不觉,易云的脚步已经迈得比她更远了!

至于还不是神王这一点……白月吟知道,易云不仅将会成就神王,而且他将会成为古往今来,在无尽岁月长河留下永恒之名的无上神王!

这是连白月吟,都梦想要达到这样的层次,但却难以企及。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裂隙

轰隆隆!

易云在凝聚天道玺印的那一刻,一阵巨响,突然在大殿之外炸响。

武者们都惊疑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天空。

他们赫然发现,天空中此刻正在风云变幻,雷鸣电闪与晴空白日的景象同时出现,一道道彩虹跨越长天,和雨雪风霜共存其中,连绵几万里。

大量白色的气流,从大地各处涌现而出,那是深埋在地底之下,来自于这片空间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