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真武世界 > 第365节

真武世界 第365节

姜玉蟾顿时心中大喜:“爷爷,救我!”

易云面不改色,他只是一挥手,一枚妖兽袋出现,直接将黑蜃龙收了起来。

黑蜃龙也没有反抗,洛王降临,它心里非常害怕。得到自由是很爽,但一不小心,再被洛王抓回去,那下场它都不敢想了。

“原来是洛王前辈。”

易云微微一笑,对着虚空拱了拱手。

洛王并没有现身,他只是气息降临,威震全场,而易云,却直接找出了洛王的位置!

他拱手的方向,正是洛王所在。

这时,易云所向的那片虚空微微扭曲,一个身穿紫金龙袍的中年男子凭空出现。

他身材高大,五官深刻,他的眼睛格外的长,鼻子也格外的高,鼻尖弯曲,几乎遮盖了半个人中,这使得他的面容看起来非常怪异,只是看一眼就难以忘记。

“有意思,你竟然能找出我的位置。”

洛王说得平静,但心中却有些震惊,这个年轻人的法则造诣,实在恐怖。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妖帝对峙

谁都没想到,易云来妖血原后,区区三场斗兽,竟然惊动了洛王,洛王何等人物,即便是在墟皇面前,洛王也可以被赐座。

面对洛王,众人都心里发虚,他们向易云看去,却发现易云没有表现出来哪怕一丁点慌乱,哪怕这是硬撑着,也非常了不起了。

“斗兽场生死厮杀,有生死状在,无论你斩杀多少妖兽都合乎规矩,可你却对我孙儿出手?”

洛王声音咄咄逼人。

易云冷笑一声,开口道:“你孙儿想在斗兽之战上让我死,还不允许我反击?你堂堂妖帝,在斗兽场的保护阵法障壁上动手脚,把自己的精神气血分割体埋在了里面,遇到赢不了的对手,就引爆精神气血分割体,将人害死,这算盘,倒是打得精妙啊!”

易云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许多人看斗兽,只是看热闹,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现在被易云点破,他们才知道洛王竟然分割精神气血来暗害下场战斗的天才。

诚然,妖血原的战斗规矩是妖血原自己定的,妖血原没说自己不能做,但这种事情一旦传出来,那实在太难听了,这算什么,妖帝为了维护妖血原的利益,亲自下场,暗害下场战斗的天才?

这也太耸人听闻了,而且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但凡有资格被这样针对的人,为了保密,怕是都被杀了,观众只会以为挑战者是实力不济死的,却不会知道,其实是被洛王精神分割体害死的。

一时间,在场观众都有些愤怒,他们这些人,对斗兽如此感兴趣,其中一部分,也曾上场战斗过。

现在看来,能活下来不是他们太强,恰恰相反,是他们比较弱,不够资格。

洛王眯起眼睛,灼灼的盯着易云,其实从姜玉蟾动用他的精神气血分割体后,却还被易云脱困而出时,场面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易云仗着血王撑腰,已经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易云破开了黑蜃龙体内的禁制,把黑蜃龙给策反了。

洛王想不通,自己留下禁制的方法涉及到上古秘术,这秘术设下的禁制,就算血王出手,都未必有解开办法,易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血王,既然来了,就别遮遮掩掩的,出来吧!”

洛王突然开口,他出现,其实只是为了保住姜玉蟾而已,刚刚易云的攻击,险些置姜玉蟾于死地,他不得不出现。

至于说想镇压易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自己一出现,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的血王就不可能不出现。

如此一来,两大妖帝相互对峙,真正拼胜负的,还是小辈。

可面对易云这样的变态,又有哪个小辈可能是他的对手?

“哈哈哈!洛王,别来无恙啊。”

只听一声长笑,易云背后的空间凭空扭曲,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凭空出现,他满头乱发飞扬,双目如两潭深渊,仿佛要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只是注视血王,人们就感觉似乎来到了血池地狱,四处都是铮铮杀伐之音,他们仿佛看到了无数咆哮的妖兽,一望无际的厮杀人群,还有那鲜血浇筑的刀枪剑林!

血王!

人们屏住呼吸,单论气势,血王更加可怕。

洛王是沉稳、深远,像是一座巍峨高山一般。

血王则是充满杀戮之气,面对他,仿佛面对深渊恶魔,让人喘不过气来。

两大妖帝!

在天妖古墟,这些妖帝高高在上,普通民众很少见到,今天却一次性来了两人!

“洛王,今天是怎么了,几个小辈的切磋,竟然就惊动了你,你的孙子就这么没用吗?有准妖帝的姜月白保护,有准妖帝妖兽驱使,还有你留给他的精神气血分割体、本命符箓,这么多好东西,被林云杀得狼狈逃窜,还要你紧赶慢赶的来保他性命,也是难为你了。”

血王毫不留情的讽刺,妖族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如果是人族的大人物对峙,言语交锋还讲究留几分情面,但血王却不会,张口就打脸!

而且怎么打脸打得很,就怎么说。

他跟洛王本来就有仇,今天易云狠狠的驳了洛王的面子,简直是将洛王的脸撕下来在地上踩,他心里太爽了,恨不得对易云喊一声干得漂亮。

听到血王的话,姜玉蟾简直羞愤欲死。

今天的局面,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输给了易云,而且输得如此凄惨,才会让洛王陷入这般被动的境地。

洛王看着血王,他也不反驳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话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他幽幽的开口道:“血王,我听说,你一直想要与我一战?”

洛王的话,让全场震惊。

妖帝之战!?

在天妖古墟,妖帝交手极少,但也会偶尔发生,妖族毕竟是好战种族,遇到解决不了的矛盾,墟皇也无法调解,就可能爆发妖帝之战!

一般妖帝珍惜羽毛,不会轻易交手,毕竟这种大战就算赢了,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而输了就更惨了,不但会输掉名声,也会输掉切切实实的利益。

原本洛王也不想与血王交手,但今天他颜面扫地,如果不反击一下,他会成为天妖古墟的笑柄。

一场妖帝之战,足以转移全城所有人的注意力。

更别说,血王是新出世的妖帝,风头正盛,实力进步迅速,又处处针对他,如果这个时候他能重创血王,灭了对方的风头和无敌之势,那就能彻底巩固自己的地位。

一时间,血王与洛王,全身气血澎湃,两人就这样对峙而立,整个妖血原的天地元气,也因为他们两人的出现一分为二!此时若是有人从血王所在的区域走到洛王所在区域,就会感觉到像是从一个世界,走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便是妖帝的实力,一旦展开气势,便可自成一方世界。

两大妖帝的对峙,让所有人都气血澎湃起来,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他们都激动万分,连之前因为易云胜利而输掉的大把混沌晶都不在意了。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长公主

看热闹不嫌事大,妖帝交手,万众期待。

这个时候,无论是姜玉蟾还是姜小柔,都呼吸凝滞,有些紧张,这一战,实在事关重大!

一旦输了,肯定要损失一些利益,比如血王可能输掉宝妖阁。

洛王则会输掉妖血原或九劫轩。

易云眯起眼睛来,单论实力,血王有可能胜过洛王半分,毕竟他修的是不灭杀道,天妖古墟的天才,几乎无人会选择这条道路,更别说将其修炼至圆满了。

但妖帝交手,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并不一定是实力强的就能赢。一些古老的阵盘、法宝、符篆、丹药,都可能逆转战局。

而在这方面,成就妖帝已久的洛王,要远超血王,而且洛王交友更广,双方真的备战起来,洛王能买到手的逆天道具也会更多。

可就在这时,在妖血原上空,一艘翡翠玉船缓缓驶过,在玉船之上,一个翩翩倩影缓缓飘出。

这道倩影,身穿羽衣,身体笼罩在蒙蒙的蓝色光晕之中,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可即便如此,在场几十万武者,都拼命的想睁大眼睛,想看清来人的样子。其实,他们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了,因为那艘翡翠玉船已经揭示了对方的身份——

天妖古墟长公主,当今墟皇的妹妹!

曾被誉为天妖城第一美人。

只是很少有人见过她的容颜,因为她所修功法特殊,全身笼罩在朦胧的蓝光之中,即便是妖帝,也很难看穿这道蓝色光幕。这也是众人拼命盯着那蓝色光幕的原因,他们都想一睹庐山真面目。

然而,当他们瞪大眼睛看久了之后,只觉得双目刺痛,魂海几乎失守。

“连长公主殿下,都被惊动了!”

人们吃惊,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洛王和血王两大妖帝到场,两人还有大仇,一旦冲突升级,两人直接开战,可能会导致半个天妖城沦为废墟。

“洛王、血王,这是晚辈的胜负,涉及到太子之位的争夺,你们就别参与了吧!”长公主开口说道,声音清扬悠远,说不出的动听。

妖族从来不忌讳把夺嫡之争挂在嘴边,本来墟皇之位就是厮杀出来的。

洛王看了长公主一眼,很多时候墟皇不出现,长公主就代表了墟皇的意志。要知道,天妖古墟的皇子皇女虽然数目众多,但有作为的皇子皇女就少了,彼此为兄妹的就更少了。

长公主和墟皇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两人关系,自然亲近。

长公主都发话了,洛王也不再说什么了。

何况他也不一定能赢,他刚刚提出与血王一战,更多的是为了挽回颜面。

“晚辈的争斗,交给晚辈即可……”

长公主正说着,就在这时——

“噗!”

姜玉蟾猛地吐出一口血,整个人沿着看台的台阶滚了下来。

“嗯?”

洛王心中一震,身形转瞬就转移了过去,他一把抓住姜玉蟾,这一探查,他完全震惊了。

在姜玉蟾体内,他的经脉血肉之中,布满了细细的丝线,这些丝线就像是一张网一般,深入血肉、骨骼,除此之外,还有一枚枚小小珠子,像是一颗颗樱桃一样挂在雷丝之上,每一枚珠子之中,都蕴含了强大的力量,一旦引爆,姜玉蟾的身体怕是就要被炸得粉碎了。

“这是……雷和火?”

洛王眉头跳动,那些丝线是雷丝,樱桃一样的东西是火焰珠!

再看姜玉蟾的妖丹,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姜玉蟾的妖丹表面,也布满了一层紫色的雷丝,这些雷丝还有一部分已经深入了姜玉蟾妖丹内部!

他尝试将雷丝剥离,可是这一动姜玉蟾顿时脸色惨白,身体战栗,连妖丹都出现要碎雷丝一起破碎的迹象。

洛王猛地转过头来,看向易云:“你!?”

这张雷电之网和火焰珠,显然是易云的杰作,之前只有易云对姜玉蟾出过手。

原本雷电就有无数妙用,有些精通雷电法则的武者,甚至能用雷丝编织成布料,穿在身上。

而易云在掌握天道碎片,通晓天道法则之后,他的手段,更是寻常武者完全无法比拟的。

这一张凝结了火焰珠的雷电之网,掌控了姜玉蟾的生死!

刚刚易云一剑刺入姜玉蟾体内,并没有对姜玉蟾造成实质杀伤,为的就是将雷电之网和火焰珠植入姜玉蟾体内。

现在眼看洛王愤怒的看过来,易云淡定的道:“姜玉蟾要用神王精神体致我于死地,我自然要倾尽全力反击,这雷火剑正是林某必杀的招式,现在有一些雷电与火焰落在姜玉蟾体内,我若是自己解开,要付出很大代价,还是洛王自己解吧,这点小事,对洛王来说不值一提。”

易云说完两手一摊,浑然不管洛王此时的脸色。

周围的观众都看得心惊肉跳,这易云,是要把洛王得罪死啊!

哪怕有血王撑腰,得罪一个妖帝也绝对不明智,血王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你,一旦被洛王找准机会,不顾一切的击杀易云呢?

“好!你很好!”

洛王简直要气炸了,他一手按在姜玉蟾的天灵上,全身气血之力狂涌,注入姜玉蟾体内。

而后,他将那些雷电与火焰一点点的抽离出来。

可就在这时,姜玉蟾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他全身抽搐,七窍流血,脸色白得跟纸一样。

“爷……爷爷……”

姜玉蟾痛苦到了极致,他本来也是一个精致的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果不是实在坚持不住了,也不会露出如此狼狈的一面。

易云留在他体内的手段,太毒了!

那些雷丝深入他的本命血脉,甚至深入到骨髓之中,洛王这一抽,他的骨髓都要被抽出来了,这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眼看着姜玉蟾持续挣扎,洛王的脸色愈发难看。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消除掉这些雷丝和火焰球。

倒不是这些雷丝和火焰球有多强大,而是它们跟姜玉蟾紧密结合,它们就好比入侵人体的病毒、细菌,虽然病毒细菌开水煮一下就死绝了,可那么做的话,病人也不用活了,所以很多病一旦得了,就是绝症。

现在的姜玉蟾,就是这种情况下。

洛王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束手无策!

洛王站起身来,再度看向易云,他的目光就仿佛择人而噬的太古妖兽,要将易云吞噬。

但易云完全不在意,他还在跟姜小柔说笑着什么,完全没有理会洛王。

“洛王。”姜月白有些担心,“殿下他……”

此时的姜玉蟾,还在持续痛苦着,易云留下的手段,不至于马上要了他的性命,却在折磨他,姜月白毕竟是看着姜玉蟾长大的,有些心中不忍。

这个时候,人们都看出来了,洛王恐怕没有能力解除姜玉蟾的痛苦,否则的话,早就下手了。

这就让人惊悚了,易云竟然有这等手段!?

回想起来,洛王留在黑蜃龙体内的禁制,也是被易云解除的。

如此推算,至少易云在种下和破解禁制方面的造诣,犹在洛王之上!

“你是觉得有血王保你,你便可肆无忌惮?”洛王的元气传音,在易云耳边响起。

易云看向洛王,笑着说道:“血王前辈在说什么,晚辈听不懂。”

洛王在元气传音,易云却直接说出来,在场众人都听得见。

洛王顾忌颜面,不想公开了说,可易云偏偏直接打脸。

洛王心中暴怒,今天他出手,本来是想要回黑蜃龙的。

可万万想不到,他不但没要回黑蜃龙,连姜玉蟾都被人拿捏住了!

“洛王,你不会是想我出手,救治姜玉蟾吧?我刚才可是说了,我对姜玉蟾出手,是因为他要致我于死地,我只能反击,至于玉蟾殿下身上的伤,我要出手救治可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所以洛王自己出手就行了。”

易云再次说出这番话来,落在洛王耳中,完全是讽刺的意味。

此时高空之上,长公主也皱了皱眉头,她这次出现,本是阻止血王和洛王之争,她给的理由也足够——小辈之间的争斗,自然由小辈解决,天经地义。

可是她没想到,易云这小子下手这么黑,夺了黑蜃龙,打了脸不算,还打了人,不但如此,他还在人家体内留了后手。

杀人不过头点地,姜玉蟾就算做了什么,也不至于被弄得这样惨!

于是,没用洛王开口,长公主便看向了血王,意思很明显,让血王说说易云,让他救下姜玉蟾。

可是血王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完全无视了长公主,他本来就是个狠人,又狠又护短,也不讲什么面子,姜玉蟾都想弄死易云了,让他这时候给易云帮倒忙,怎么可能?

长公主无奈,这易云到底准备做什么,见好就收的道理不懂吗?他难不成真的要把姜玉蟾杀了?

虽然此刻,长公主内心已经偏向姜玉蟾,但她何等身份,自然不能开口要求一个小辈。

她莲步轻移,向姜玉蟾走去,她心里有些埋怨,洛王太废了,平时只关注修炼气血,秘术涉猎太少,否则何至于在一个小辈手上栽跟头,一个小小的禁制都解不开。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大代价

其实大多数妖族武者,都以修炼气血为主,气血之力对肉身而言,就如同天地元气对法则,气血既可温养肉身,也可以外放杀敌。

妖族修炼气血,有血脉上的优势,这是人族比拟不了的,妖族本身,也推崇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方式。

大多数妖族武者,都不愿意修炼秘术、阵法这些,哪怕洛王,也是如此。

他从小就是血脉方面的天才,气血之力一骑绝尘,而秘术方面,就弱了不是一点半点。

这也是长公主埋怨洛王的原因。

虽然长公主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洛王光是感觉长公主的态度,就猜到对方在想什么了。

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后退一步,给长公主让出一个位置。

长公主轻轻一挥手,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晕将姜玉蟾包围了。

长公主的感知随着蓝光一起,飞快的探查了一番姜玉蟾的体内情况,而后,她脸色变得有些僵,当然,因为她身上笼罩的光晕,没人看得出来。

她赫然发现,易云释放的雷霆与火焰中,蕴含了极为复杂的力量,一种不朽的生之力,让这雷火生生不息,不至于被慢慢消磨。

另一种则是恐怖的大毁灭之力,只要稍稍触碰,这股力量就会爆发出来,毁灭姜玉蟾的身体!

想要取走这些雷霆与火焰,靠蛮力几乎不可能,除非将火焰与雷霆中的法则破解掉。

“长公主殿下,莫非你也无计可施?”

洛王传音道,他此时真的惊呆了,自己秘法方面向来捉急,可长公主在天妖古墟的众多妖帝中,算是秘术方面比较强的,即便比起人族神王,也不会相差多少。

长公主都不行,那这个易云也太可怕了吧!

“爱莫能助。”长公主也是郁闷,刚刚还鄙夷洛王,结果自己也是半斤八两。

她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易云一眼,她明白,之前太低估这个年轻人了!

对方不但实力强大,法则更是举世无双,假以时日,此人怕是会成为一个绝世神王。

对这样的人,已经不能被当做寻常小辈对待了。

“你叫林云?”长公主问道。

“正是,林某见过长公主。”易云抱了抱拳。

“我刚刚说了,小辈的争斗,由小辈解决,原本姜玉蟾得罪了你,被你下手打成这样也是罪有应得,不过姜玉蟾毕竟是皇子,你难不成想就这样杀了他?”

长公主冷声说道。

易云道:“长公主殿下言重了,林某之前出手,只是为了自保,后来洛王赶到,林某已经及时收手,至于说姜玉蟾公子……林某也没想到洛王前辈也救不了,如此林某自然要出手相救的,只是解开这雷火之毒,需要用到一种特殊丹药,来保全中毒者气血、神魂,而这枚丹药价值不菲,以林某现在的身家是炼制不出来的,还缺了许多材料……”

“嗯?”长公主眉头一挑,“你不会告诉我,炼制这种丹药需要的材料,是宝妖阁收购的那些吧?”

最近天妖古墟的墟皇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由长公主出面打点政务,而所谓的政务,其实管理天妖城的诸多妖帝罢了,其他小事,都有大臣解决。

宝妖阁收购大量材料,这件事长公主也知道,那些材料,一个比一个珍贵!

就算是洛王拿出来,也绝对肉痛。

“并非全部,只是需要一部分罢了。”易云笑着说道。

这时候,神经再迟钝的人也听明白了,这是趁火打劫吧?

易云屡次三番强调他出手的代价很大,原来都是为了这最后的敲诈做铺垫。

在场不少武者,也知道宝妖阁发布的材料清单,其珍贵程度令人咋舌,而且有消息灵通的人还知道,易云会跟姜玉蟾打起来,起因就是因为姜玉蟾扣了易云求购的一种材料——金羽仙蕊。

也许,易云在姜玉蟾体内留后手的时候,就已经想着敲诈洛王了!而且他料到洛王会出现。

洛王出现,本来是示威的,按道理而言易云会吃大亏。

可实际恰恰相反,洛王出来,被打脸了!

一个小辈图谋一个妖帝,偏偏他还做到了,洛王留下的禁制他解得轻轻松松,他留下的禁制,连长公主似乎都没办法。

这易云在秘术、法则方面的成就,简直匪夷所思!

“洛王前辈,这是清单。”

易云屈指一弹,丢出一条紫色的绸缎,这条绸缎,连同绸缎上的文字,都是雷丝所化。

洛王眯起眼睛来,也不接这所谓的清单,只是盯着易云,熟悉洛王的人会知道,洛王这种表现是何等的愤怒,他对易云动了必杀之心。

今天他颜面丢尽,要是再被易云敲诈一笔,他以后会成为天妖城的笑柄!

“洛王前辈,林某先行告退了,如果洛王前辈有需要,可以通知林某。”

易云说话间,拱了拱手。

现在洛王脚下连个台阶都没有,想指望他当场答应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易云也不在意,他打定主意,不敲一笔狠的,他就不会去管姜玉蟾。

这时候,血王也哈哈大笑起来:“洛王,那我也就先走一步了,今天真是多有叨扰了,另外,我听说小柔在你的妖血原里赢了几百混沌晶,你也就顺便兑现一下吧!”

血王临走前,还不忘在洛王伤口上撒盐。

易云听在耳中暗暗咋舌,这血王,也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得罪他了,日子可不好过。

有父亲撑腰,姜小柔果断去兑现了混沌晶,易云最后一场对黑蜃龙,直接把黑蜃龙收为麾下,当然算赢。

连赢三场,姜小柔带过来几十混沌晶涨到了七百。

这也是一笔巨款了。

自己的弟弟,真是厉害,本来他们是被姜玉蟾欺负了,可是易云出手,不但赚了一大笔混沌晶,还有可能赚些价值连城的材料,还让血王心里痛快,可谓逆转乾坤了。

“小子,回血王宫,我藏了一坛千年佳酿,我们回去好好喝一杯!”

血王高兴地说道。

易云自然一口答应。

在一旁,姜小柔看得清楚,她知道,因为今天的事情,自己的父亲已经彻底认可了云儿,而且有些欣赏和偏爱,否则他不会提出跟易云喝酒。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飞云流花

血王的饮酒之地,依旧是城北灵山,这座山,笔直如剑,直插青天,不但气势十足,也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

原本,这座灵山是属于天妖古墟一位老祖的,许多妖帝盯上这块宝地,最后还是赐给了血王。

如今,这座灵山已经被命名为雪王峰,“雪”字来自于血的谐音,毕竟雪王峰终年积雪,雪中有一处不冻清池,看起来风景秀丽,实在跟血不沾边。

此时,易云和血王就坐在湖中楼亭上饮酒,周围摆满了仙果灵食,有八九个仙女一般的侍女伺候着。

姜小柔、林心瞳也陪同着饮酒。

酒是窖藏了千年的雪莲清浪酒,用雪王峰出产的雪莲莲子,配以万年冰川融水酿制,酒本身带着一点点苦味,却甘冽清新,喝下去精神气爽。

易云还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美酒,一般酒喝下去会让人昏昏沉沉,而这坛酒却越喝越精神,有养魂的奇效。

易云知道,这种能温养精神力的酒,自然是价值连城。

“小子,你跟小柔是姐弟,小柔是我的女儿,你跟我,也是一家人了,我听小柔说,你炼制万象修罗丹需要祖神之血……”

血王直入主题,易云精神一振,他炼制万象修罗丹,是为了将体内血脉合一。

现在易云体内有祖神血脉、龙皇血脉、以及精修练体术后的人族血脉。

万象修罗丹需要的便是三方面的材料,将三重血脉合一。

这其中,祖神之血比大妖妖丹都难得,毕竟混沌天名义上的主宰就是神族,想要收购祖神之血?那等于跟神族开战,神族不会容忍。

所以宝妖阁收购的天材地宝中,除去了祖神之血这一条。

这亿万年来,公然藐视整个神族,甚至斩杀一名祖神的,只有道始天帝一人。

他杀死祖神后,将祖神一部分躯体封入了天元界,后来血王入天元界,取了祖神躯体中的精华之血。

如今,这祖神之血还剩了一些。

血王拿出一个红色的玉瓶,这玉瓶是空间法宝,里面装的东西,便是祖神之血。

他开口道:“我毕竟出自天妖古族,自身血脉也足够强大,吸收祖神之血只是激活了我的血脉,并非改造体质。这些祖神之血,我吸收大半之后,效果已经变得不明显,我就将它留了下来,原本是打算在小柔渡过天劫,足以承受神血之力后,给她使用的,现在你既然需要,我就拿出来给你。”

这枚小小的玉瓶,就这样交到了易云的手中。

易云深吸一口气,没有拒绝,他确实需要。

“前辈放心,我炼制的万象修罗丹对小柔姐定然大有帮助,效果要超过直接吸收祖神之血,甚至在渡天劫之前,也可使用!”

易云做出承诺,他知道,是自己的表现,赢得了血王的信任。

但即便如此,这也是一份天大的恩情,这是雪中送炭。

他要努力炼好万象修罗丹,把这份恩情还上。

……

易云用来敲诈洛王的清单,最终还是石沉大海,洛王没有屈服,他不可能向一个小辈低头。

易云也不在意,他和血王在血王宫饮酒,这期间,易云拜见了姜小柔的母亲——荒王。

在下界的时候,荒王对易云也多有照顾,于情于理,他都要拜访一番。

时隔数百年,荒王出落得更加温柔贤惠,但易云也能感到,荒王身上压力不小,面对血王后宫的竞争,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姜小柔了。

这也坚定了易云炼制万象修罗丹的决心。

现在,血王已经下了妖帝令,号令妖族,搜集万象修罗丹的材料。

这期间,易云也没闲着,既然洛王不打算让他救姜玉蟾,易云闲的没事就往妖血原跑。

每出手一次,就捕获一头妖兽。

妖血原最厉害的黑蜃龙都被易云横扫了,哪还会有妖兽是易云的对手?

而因为易云战绩骄人,他只要一出场,大家都会无脑押易云赢。

后来,妖血原直接拒绝易云入内,可是即便调来众多妖君来守门,又怎么可能拦得住易云?

他们都不知道易云用了什么手段,轻轻松松就混进了妖血原中,在冷不丁的时候,他就上场了。

他一上场,就会有一头黑蜃龙张牙舞爪的游荡在擂台边缘!

这黑蜃龙也是恨极了妖血原,一朝得势,拼命的耀武扬威,拼命的报复。

于是,这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一个黑蜃龙外加一个易云,连姜月白都远远不是对手,加上有大批的观众挥舞着混沌晶,压易云赢,这个时候赶易云下台,不但颜面尽失,也是触犯众怒。

妖血原毕竟还是要靠这些观众吃饭的,能支付得起妖血原门票,还有闲钱赌斗的观众,身份、实力怎么都不会太差了。

一来二去,妖血原被易云折腾得都快开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求洛王都没用,长公主都表明了态度,晚辈的事情,由晚辈解决,易云做的这一切都合乎规矩,高层想插手都找不到一个借口。

更别说血王这些日子也没闲着,他发挥自己的能量,在天妖古墟高层各种活动,为易云作保。

于是,妖血原得不到高层的支持,主事人姜玉蟾还自身难保,就这样成了落毛的凤凰。

在苦苦坚持了几天之后,妖血原暂时休业!

而易云这时候又跳出来,将他捕捉到的妖兽,除黑蜃龙外,全部出售了。

原本天妖古墟的斗兽场就妖血原一家,其它的都不成气候,可是当妖血原被易云折腾到休业的空档,却开始有其它势力蠢蠢欲动了。

斗兽场是一块肥肉,原本是洛王的自留地,其他人都不敢染指,可是现在血王跟洛王是对头,要是得到了血王的支持,那也许就能在这块肥肉上咬上一大口了!

其实天妖古墟的许多生意,都是这么做起来的,找一个妖帝在背后支持,开店营业,发展做大!

于是,这几天已经有人前来,进入血王宫,在商讨这些事情了。

有些人开出的条件已经十分优厚,不过,血王并没有答应,之前易云做那些,虽然让洛王吃了亏,但不至于伤筋动骨,想靠这些就掠夺走洛王在斗兽场上的生意,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妖古墟的利益分配,是凭所有妖帝实力、资历而决定的规则,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直到这一日,血王得到了一个消息,之前他发出妖帝令,征收炼丹材料的事情,有了结果。

有人拿来了一种极为稀有的材料——飞云流花!

易云搜集的所有材料中,祖神之血算是最难得的,但恰巧血王就有。

大妖妖丹也很难得。

而其他天材地宝中,最稀有的就是飞云流花。

如果飞云流花到手,那其他的都好说。

易云之前敲诈洛王的材料中,也没有把飞云流花写上去,敲诈这种事情,差不多就得了,敲太狠了,反而一毛都得不到。

只是,拿来飞云流花的人,却让易云和血王有些意外。

这个人来自于鬼族,他的名字并不重要,人们甚至已经把他的名字忘掉了,人们记住的只是他的称号——邪手鬼医。

此人成名太久,他擅长各种杀人秘术,也精通医术。

翻手将活人打入地狱,覆手又可将地狱里的死人捞出来,起死回生!

有得罪了邪手鬼医的人,被他熬制成人偶,又靠着他精妙的医术为那人续命,一直用各种方法折磨他,一直折磨了上万年才死去。

这大概是人生中最痛苦的死法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混沌天,邪手鬼医让人闻而色变。

不到万不得已,人们都不想和邪手鬼医打交道,哪怕身受重创,也不找他疗伤。

找邪手鬼医治病,有种跟恶魔做交易的感觉,他有太多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了。

血王怎么都没想到,邪手鬼医会来,这个人根本不会理会妖帝令,平素对谁都不买账。

“飞云流花本来就是一种疗伤圣药,邪手鬼医能拿出来也不奇怪,按照传音符的描述,那株飞云流花已经有百万年年份,是极品中的极品,除了邪手鬼医,怕是整个混沌天,都没人能拿出来了。”血王开口说道。

易云听了心动,百万年份的飞云流花!

原本易云收购这些天材地宝,都是以最低要求收购的,有就不错了,哪里还会要求品质。

他本来的要求是只要开花就可以了。

而一般飞云流花从发芽到开花的过程也就九万年,可即便如此,也绝难找到!

百万年的飞云流花,花朵已经如同天上飞云,无迹可寻,想要采摘到难如登天。

这价值已经难以衡量了,比易云要求的飞云流花贵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用这种飞云流花炼制万象修罗丹,不但成丹量更多,丹药品质,也会上一个台阶。

“按照血王前辈所描述,这邪手鬼医恐怕根本不缺混沌晶,他来找我们恐怕另有图谋。”

易云不用想也知道,邪手鬼医手上的飞云流花,肯定不是那么好拿的。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邪手鬼医

血王部下传来的信息,只是说邪手鬼医有飞云流花,并且愿意交易,但没有说交易时间,也没有提邪手鬼医到底需要什么。

按照混沌天的物价,刚开花的飞云流花大概要五六百混沌晶,这价格,易云完全能承受。

可是百万年份的飞云流花价格至少要五六千混沌晶。

这可是一笔巨款,别说易云了,就算是血王拿出来,也是伤筋动骨。

血王已经提供了祖神之血,再让血王拿这么一大笔混沌晶出来,易云自己都过意不去。

一时得不到消息,易云干脆就闭关修炼。

而这时候,林心瞳也开始尝试凝聚自己的神君玺印了。

她修炼《大转生术》,神君玺印的凝聚也非常复杂,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林心瞳也不着急,一点一滴,慢慢摸索。

时间过去了三天,这一日清晨,血王终于收到了来自宝妖阁的消息——邪手鬼医抵达了天妖古墟,住在了阴泉谷。

阴泉谷位于天妖古墟正西方,这是一处毒虫滋生、蛇蝎遍地的峡谷,平时很少有妖族来这鬼地方,但对邪手鬼医来说,阴泉谷却比天妖城好得多。

鬼族一般不喜欢跟妖族呆在一起,妖族气血之力强大,对鬼族来说,这些妖族武者就像是一尊尊燃烧的火炉,邪手鬼医实力虽然强,但他也不喜欢看到天妖城无数尊火炉火焰冲天,呆着就不舒服。

这几日,邪手鬼医造访天妖古墟的消息也传到了天妖城,普通人不知道,但天妖城的情报贩卖组织,已经得到了消息,并且将消息卖了出去,虽然邪手鬼医让人敬而远之,但毕竟他精通各种神奇秘术,还是有人对此事多有留意的,他们甚至有人打算拜访邪手鬼医。

在这些人还在打算的时候,易云等人,已经来到了阴泉谷的入口。

这一行,有血王陪同!

邪手鬼医名声很差,如果易云单独前往,血王担心易云会出事。

不但血王出动,连同雨灵也跟着了,血王宫的最强战力,都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