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48节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第48节

他恨恨的锤了锤右前腿:“他妈的,不用被人来打,我自己要是敢用这个全力踢出去,没几下就得断。”

青木司急忙拦住了他:“岩哥。”

“没事。”松山岩也发觉自己好像有点激动了,镇定了下来,苦笑道:“有时候真的很羡慕那些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仍然还能涅槃重生的运动员,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

青木司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同样有些黯然:“你已经很努力了,岩哥。”

松山岩摇了摇头,眼神有些迷惘:“是啊,我自己也觉得,我已经够努力了,可为什么,还是赢不了呢?”

他说到这,似乎是感觉在青木司面前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急忙转移话题道:“所以,你要相信老约翰。他虽然下手狠了点,但说句实话,这种极限的运动,还远没有到透支你身体的地步。”

“老约翰的花活还是挺多的,反正你跟着他练,苦是苦了点,李珍说的什么练废了什么的,根本不用信。”松山岩说道:“我请她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知道的。”青木司说到这,感觉好像疲惫稍微缓和了些,拿起一边的饭盒,打开盖子,里面的牛肉乍一看就没什么调料,拿塑料小叉吃了一口,果然是意料之中的没什么调味。

味同嚼蜡的吃着,青木司和松山岩低声道:“可是说句实话,我感觉这种强度的训练,我也就这半个月能行。毕竟之后我还要上学,照顾我妹妹,很难权衡到所有事。”

“我知道,他也就来这半个月,其实他主要的目的,也不是你。”松山岩说着,有些抱歉的看着青木司:“他这次来,要我猜的话,是因为他更想让安迪重新复出。”

“安迪?”青木司想着今天安迪在训练中随便和松山岩,塞恩一起划水的样子,撇了撇嘴。

松山岩只是淡淡一笑:“他的技术如何?”

“挺不错。”青木司不得不承认,安迪的技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他的竞技状态已经大不如往前,若是再上擂台,青木司还是有信心一回合KO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司,你根本不知道全盛时期的安迪有多强。”松山岩说着,拿出了手机,网上随便查阅了一下,就翻出了一个视频给青木司看。

青木司看着视频标题,撇了撇嘴。

《血腥打桩机屠杀集锦》

看着名字起的,真是又嚣张又可怕。

青木司看着松山岩播放了视频,表情却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我必须坦白,我就像是一个怪物。”

视频的开头,是西装革履的安迪狞笑着看向了对手,表情嫉妒嚣张。随着应景的劲爆歌曲响起,视频飞速闪现着,变为了安迪在擂台上的模样。

只看安迪满面是血,却狂笑着高举手臂,一拳又一拳的将对手逼到了墙角,根本不顾对手的反击,只是朝着对方脑袋狂轰乱炸,他的对手是个高大的黑人,但却此时已经浑身都被鲜血染成了褐色。

黑人的双手招架做的不可谓不牢实,从青木司专业的角度来看,这种被轰炸时还能保持双臂稳定的招架,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但恐怖的是,安迪的拳头无比势大力沉,一拳砸在黑人双臂的招架上,竟然直接砸穿的防御,硬生生的钻到了对手脸前,将对手爆头。

只一拳,那黑人便恍惚着摇摆了起来,紧接着,便是安迪的一场屠杀。

摆拳,直拳的交替简单而暴力,直到黑人躺倒在地,安迪仍然狞笑着朝着完全失去了意识的对手补以一顿重拳,等到裁判把安迪拉走时,那黑人的身体都有些僵硬了。

“嘶……这家伙的拳头这么重?”青木司震惊的瞪大了眼。

松山岩这才把手机收回来,认真道:“所以千万别大意,上次你和他打,你感受到什么重拳了吗?”

青木司思索片刻,摇了摇头:“说实话,上次比赛虽然开头被他丰富的经验吓了一跳,但是当他拿到骑乘位朝我砸来的时候,我感觉我还能撑得住。”

“这就是了。如果是巅峰期的他,别说骑乘位的那几个砸拳,就是一个刺拳打到你脸上,你都得晕上一会。”松山岩感叹道:“我一点都没夸张,我年轻时候和他打过,只是一不小心挨了一拳,我就趴着了。”

“他原本就是个重炮手,以抗打击和击打力量最为出众,他的技术反而是他最为弱势的一个。”

松山岩的话让青木司陷入了沉思。

上次和安迪对打的时候,说句实话,青木司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丰富的经验和技术。那一连串身体的假动作小陷阱,还有突如其来的冷门柔道摔法,让他记忆颇深。但重拳,他还真没觉得有多重。

可如果真如松山岩所说的,安迪是个典型的互攻型重炮手,那这就有点恐怖了——你说一个常年玩关刀的,差点用匕首给我收拾了,这还不够吓人吗?更何况这还建立在安迪的身体素质估计也下滑了数成的基础上。

“所以啊,千万别大意。”松山岩再三叮嘱,就是怕从未吃过败仗的青木司有点飘。

“你打塞恩的时候,说句实话,我都替你捏了把汗。”松山岩感叹道:“也不知道你这些技术都是哪学的,真是精彩极了,但说句实话,当你的技术动作只要在电视前用过一次,你的对手就会把你研究的透透彻彻。”

“你的打法,你的爱好,你组合拳习惯性的出拳方式,甚至是节奏都会被剖析的一干二净。”松山岩告诫道:“像是巴西战舞这样的冷招,只要对手针对性的训练几下破解方式,你用出来就得挨打。”

“我知道,我也就是灵光一闪用一用,没机会肯定还是直接用后摆踢的。”青木司表示自己之前的动作只是后摆踢的变种。

松山岩认真道:“你自己清楚就行,这半个月肯定苦,但你也别多担心,老约翰这几天更多是想测试你的抗压能力,你的身体极限,他就是靠这种方式来找你承受极限的,等他自己觉得了解你了,就会根据你的极限调整训练计划。”

“就像上午,说实话,你跑那么快把我都吓了一跳。别说老约翰了,估计你自己都没想到,三十多分钟跑完一万米你还能坚持一上午吧。”

松山岩的话说完,青木司便点点头:“的确,说实话跑完一万米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已经尽力了,真没想到后面的训练能坚持下去。”

“虽然老约翰没说,但我知道,他肯定也被你吓了一跳——你这体力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可怕了?”松山岩说完,青木司挠了挠头:“可怕吗?”

他还真没觉得自己体力有多强……只是相对于体力来说,他觉得自己好像恢复的速度会快上一些,但这原因在哪,连他自己都没想明白。

没想明白,就问系统,这是青木司一向的良好习惯。

【因为宿主身体内的潜力点数并未完全挖掘,通过极限的训练,可以将加点时带来的潜性属性激活,比起常人来说,体现为恢复更快,效果更明显。】

青木司看到这,算是明白了。

怪不得,他之前早就知道了加点会带来其他相关属性的提升,但却总感觉强化效果好像并不明显。

合计着,这还是因为他不够拼命啊!

想到这,青木司便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原来,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透支潜力的训练,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训练方式。

因为他的潜力,远比他自己想象的更大。这哪里是潜能透支,这是潜能激活啊!

“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回家休息也行,下午的训练在三点,你可以回家好好睡上一觉。下午训练三小时,晚上再以技术训练为主训练一到两小时,这就是你的训练方式。”

青木司一听就觉得头皮发麻:“晚上还要练?”

松山岩耸了耸肩:“是的。”

“我知道了……”想到这,青木司忍不住叹了口气:“那我还是先回去一趟吧。”

得给三只小狗放好吃的,还得去医院看看穹,自己哪有什么能休息的时间啊!

不行,必须在今天把小狗的事儿解决了,要不然这些天哪有精力照顾三只小狗啊。

想到这,青木司拖着疲惫的身体三两口把饭吃完,看了看松山岩:“岩哥开车了吗?”

“啊?”松山岩眨了眨眼。

“能不能今天帮我个小忙……”

第二百四十八章 救命啊

青木司抱着三只小狗走进了宠物收容所,松山岩跟在他身后,就像个保镖似的跟着。

“您,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工作人员是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看到面无表情的青木司和他身后健硕的松山岩,表情有点畏畏缩缩。

这也难怪,本来青木司没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就不怒自威,而松山岩又是一副标准的黑帮打手模样,是谁看着,也得有点害怕。

青木司揉了揉脸,疲惫的笑笑:“我想把三只小狗送到这里来,试试看有没有好心人能领养它们。”

“听说你们这是八千代最大的宠物领养中心,也是最大的遗弃犬保护中心,所以才把宠物带到这里来的,不知道能不能……”

青木司的要求说出口,工作人员便连连点头:“没,没问题。”

她哪敢出声拒绝啊!万一惹怒了眼前的这个家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啊!

青木司松了口气:“那太好了!需要办什么手续吗?”

“不,不用……”其实是还有一大堆手续需要填写的,比如联系方式什么的,但负责这项工作的小姑娘只想让青木司离自己越远越好,哪敢和他多做交流啊。

青木司一瞅她的样子,便心里很有数的明白发生了什么,苦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们不是什么坏人。你要是有什么文档啊要填写的,我都会配合的。”

“那,那就留一下联系方式吧,剩下的合同说实话我都可以帮你填的,就是签个名,留个电话就好。”

小姑娘看起来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有点微胖,长得也不算漂亮,但看起来长相和善,算得上可爱。

只不过此时紧张的冷汗直流,手都在哆嗦,看起来让青木司有点头疼。

“那我就签吧。”青木司接过她递来的合同,仔细看了看,大概就是一份说明,也没什么实际性的东西,顶多就是同意一些关于遗弃犬的处理方案,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留下了电话。

“等到小狗被人领养走,或,或者时限到了,我们会联系您的。”小姑娘吞了口口水,其实按照规章,她应该逐条说明下关于遗弃犬的处理条款,但此时她是真的大脑一片空白,啥也想不起来了。

青木司眨了眨眼,有点疑惑——难道自己的魅力值又变高了?

扭头一看,松山岩抱着胳膊抬头望着天花板,一脸不关我事的样,粗壮的双臂撑得满满当当,袖口的纹身隐约可见,登时,青木司便明白了。

看来以后不能随便和松山岩走在一块了……

青木司有点头疼的看着身边的三只小狗,叹了口气,但还是对着工作人员细心的叮嘱着:“这只哈巴狗叫做纳豆,前段时间受了伤,我已经去医院处理好了,但还是要注意……”

就在青木司给工作人员说明着关于三只小狗的信息的时候,门口,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正靠在门口,小声的交谈着。

片桐拳满头冷汗的看着领养中心大厅内显眼的青木司和松山岩,对着身边的小弟小声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们谁透露了我们的计划?”

“没有啊!老大。”长发小弟小心的说着:“我们学着那个光头领养狗当斗犬的事,谁也没透露过啊。”

另一个短发小弟也连连点头:“这事就我们三个商量过,肯定不会随便透露给别人啊,更何况,这俩人是哪个帮会的我们都不知道,想透露能透露给谁啊。”

片桐拳眼神忌惮的看着松山岩小山一样背影,低声道:“那我们今天怎么办?撤?”

“等他们走了不就好了嘛?”小弟嘀咕着,小声说道:“你看他们肯定是来找新狗的。”

“看来我们猜得没错,真的有帮会想到了用领养流浪狗来提升战斗力的方法!”长发小弟一脸严肃:“我们绝对不能输给极星会或者流星会,在这条街的归属权问题上我们已经做得很有问题了,要是再被他们阴一回,老大会杀了我们的。”

片桐拳想到自己老大不怒自威的恐怖模样,连连点头:“没错,我们真不能再退了。要是真刀真枪没打过,和老大交代也有个说法,万一是被他们用这种流浪狗给阴了,我自己都觉得丢人,怎么跟老大说。”

“拳哥,我们今天必须领养几只回去试试,不能耽搁了。毕竟训练狗也是要时间的啊。”

小弟的话让片桐拳表情坚定了起来:“好,我们就找那秃子之前的犬种。”

“没问题……快,快躲起来,他们要出来了!”一个小弟眼疾手快的拉着片桐拳便往一边躲,急急忙忙的寻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起自己,微微探出一点头,打量着门口。

松山岩和青木司有说有笑的出了门,坐上了松山岩夸张的豪车,轰鸣着离开。

片桐拳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嫉妒的哼了一声:“切,这家伙的车还挺好的。”

“嘶……”长发小弟却若有所思:“这种价位的车,就是一般的组长也开不起吧?”

“难道是哪个帮会的二代目?”短发小弟猜测道。

片桐拳难得主动参与了讨论:“有道理,一般人也没有块头那么大的手下,不,应该是保镖才对。”

“他们出来的时候怎么没带着狗?”长发小弟并没有看到青木司是来做什么的,刚一看到青木司的光头就停在了门口,对青木司做了什么一无所知。

“可能是失败了吧,毕竟这种领养中心肯定也是有领养条件的。”短发小弟捏着下巴。

片桐拳一拍小弟的脑门:“行了,别说了,我们赶紧进去。”

三人耀武扬威,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领养中心,他们那吊儿郎当的气势和长相,几乎不用言明,就表露了自己的身份。

工作人员小姑娘几乎哭出声来——为什么宠物领养中心会来这么多雅库扎啊!听说过这些帮派成员救灾的,听过他们圣诞节发糖果的,可没听说过还有来遗弃犬中心送爱心的啊!

“您,您好,请问你们要做什么?”小姑娘在柜台里,悄悄的握紧了电话。

片桐拳还没说话,长发小弟便吊儿郎当地说道:“还能说什么,领养啊!你这难道还卖便当吗?”

“噗,有啤酒吗?我有点渴了。”短发小弟嗤笑一声,扭了扭脖子。

片桐拳盯了小弟一眼,却知道这是他们惯用的造势方法,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怕他们,才好办事。

“我们要领养小狗,有什么问题吗?”

小姑娘吞了口口水:“没,没有。”

哪敢说有啊!

小姑娘甚至手指已经准备按下报警键了。

“去哪能看有什么可以领养的?”长发小弟凑过前去,目光有些猥琐的打量了一番工作人员的身材。

小姑娘浑身都僵硬了:“在,在后面。”

“那我们就先去看看,拳哥,你在这等着。”长发男对短发小弟使了个眼色,不顾工作人员鼓起勇气伸手阻挡的手,便自己往后面冲去。

片桐拳从口袋里讨根烟出来,叼在嘴上,说道:“哦,那你们去吧。”

“这,这不合规定啊,这……”工作人员来没来得及阻止,就看长发男从里面抱着一只汪汪叫唤着的哈巴狗走了出来,哈哈大笑着:“老大,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宝贝!”

片桐拳觉得有点眼熟。

短发小弟紧跟其后,一只手抱着一只小狗,眉飞色舞:“老大,这两只狗简直和之前那秃子带的狗一模一样!”

片桐拳瞪大了眼,凑到跟前去,皱着眉仔细看:“诶?好像真的一模一样啊……厉害!真的好像!”

看着三人大呼小叫的对着三只小狗大呼小叫的感叹着,工作人员早已按下了报警电话。

“哈哈哈,这回我们也有狗了,下次那秃子还敢和我们抢保护费,就看看是我们的狗厉害,还是他的狗厉害。”

短发小弟嘿嘿笑着,眼中很是满意。

而片桐拳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也太像了吧?”

被抱在怀里的三只小狗汪汪叫着,但奈何这几个雅库扎身高体壮,完全挣脱不开。

如果它们能说话的话,估计会表示自己也很懵逼。

“像才好啊,说明他们领养狗肯定是有模式的,是不是因为这种狗数量最多?或者说,这三个犬种放到一起,有什么特殊加成吗?”长发男想起了自己之前玩的手机游戏,若有所思。

“等会,你们干嘛呢!”青木司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饱含怒气的声音让片桐拳三人瞬间侧目看去。

只看青木司手里提着个不透明的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们。

长发小弟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什,什么干什么!你是哪个帮会的!”

“哈?”青木司皱着眉,表情有些凶恶:“帮会?”

松山岩抱着肩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运动服被他撩到了小臂的位置,露出了一片纹身。

“你,你们想干嘛!”片桐拳强装勇武的走前一步,挡在了自己小弟身前,只是双腿隐隐有点发抖。

那个肌肉男一拳下来,我会被打的很惨吧?不,会死的吧?

片桐拳冷汗隐隐流下。

青木司眯起了眼:“你们抱着我的狗,是要干嘛啊?”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呜呜的警笛声,青木司回头一看,只看门口急刹车停下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的两个警官表情极度紧张的从腰间直接取下了配枪:“都给我趴下!”

糟了……这一定是极道火拼事件!不,不对,也许是药品交易?看着青木司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警察表情更紧张了几分,急忙掏出对讲机:“需要支援!需要支援!在XX宠物领养中心发现有极道成员疑似正在进行违法活动,需要支援!”

青木司和松山岩对视一眼,俩人眼里都有点莫名其妙。

但最令人心痛的是……

松山岩和青木司,竟然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习以为常的神色。

“岩哥,难道你……”青木司微微瞪大了眼。

“别说了,我懂你。”松山岩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沧桑的拍了拍青木司的肩膀:“先配合,解释一下就行了。”

看松山岩无比熟练的举起双手靠在墙边,青木司自觉地放下了手里的塑料袋,配合的和松山岩一起站在了墙边。

片桐拳脸上冷汗直流。

“放下你手中无辜的小狗!现在趴在地上!快点!”警察无比紧张的拿枪指着片桐拳。

片桐拳一脸茫然的把狗放在地上,配合的趴在了地上: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还有,凭什么就要我们三个趴下啊!

青木司和松山岩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竟然惺惺相惜的同时勾起了嘴角,露出了微笑。

而就在小弟将三只小狗放下的瞬间,三只小狗扑腾着朝着正准备趴下的小弟的屁股奔去,凶神恶煞的张开了嘴。

“救命啊!”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欠揍

“姓名。”

“青木司。”

“性别。”

“男。”

“职业。”

“学生。”

青木司和面前的警官一问一答,彼此都觉得对方很是眼熟。此时他还站在宠物中心门口,身前呜哇呜哇停了一片警车。

片桐拳和他俩小弟早就被警察铐起来塞车里了,而青木司和松山岩正在接收着盘问——也得亏工作人员小姐姐还算负责,替他们解释了几句,说明了他们和片桐拳只是偶然碰到,要不然估计也得被先抓起来再说。

中年警官抬起头来,仔细看着青木司,盘问道:“你还是个学生?今天不是上课的日子么?你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和这群雅库扎在一块?”

“我请假了半个月在拳馆准备拳赛,今天纯属是意外,我只是去将流浪狗送到救助中心而已。”青木司看着他,忽然眉头一挑:“警官……上次在书店门口,是不是就是您给我带回来的?”

警官盯着青木司,眨了眨眼,忽然蹦出一句:“你绷着脸让我看看。”

青木司无语的看着他,而这无语的表情登时让警官一拍脑门:“果然是你,我就觉得这光头眼熟得很,不过上次就你一个人,这回你身边跟着个大光头,我都没敢认,以为只是长得像的雅库扎。”

大光头?青木司扭头看向正一脸无奈的对着两个表情紧张的警察,不断解释着什么的松山岩,偷偷乐了起来。

“行吧,我就说呢,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和极道有关的事。”中年警察哭笑不得的看着青木司,都有点心疼他了:“你这都第几次了?”

“运气不错,这算是第二次劳烦您们。”青木司的话有点自嘲的意味,但中年警察还是忍不住抱歉的笑了起来:“抱歉,实在是现在极道组织和不良少年做的太过分了。”

“哦?叔叔能仔细讲一下吗?”青木司表示很有兴趣。

大概是因为感觉误会了青木司,让警察有点心里过意不去,他把笔录随便写了写,便合了上去,和青木司愁眉苦脸地说道:“还不是因为下城区那俩学校。”

“铃兰和凤仙?”青木司挑了挑眉。

“可不是吗!”警察大叔叹声道:“最近他们摩擦的越来越多,打架也越来越激烈了。前些日子,险些都打出人命来了,我感觉要是再这么下去,两边非得出大事不可。”

说到这,警察大叔还严肃的告诫道:“你可别像他们似的,整天想着什么争霸之类的,这玩意有什么意义呢?难不成以后还去当雅库扎吗?”

“就是咱上城区的那个舞阳还有开久,你也别学。前几天俩学校还打起来了呢,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但听同事说打的也挺激烈的。开久那老大,相良猛,不就要进少管所了吗。等他出来都得几年后了,到时候他这人都要废了。”

似乎是为了言传身教,让青木司能好好地接受到教育,警察大叔语重心长道:“你别看那些雅库扎平日威风八面,谁都给他们几分面子,在街道上横着走,但实际上他们的日子可比你想的还要苦的多。”

“就近些年来看,每个月都有雅库扎死于冲突,暗杀,他们也不过就是一群把脑袋挂在屁股上的可怜蛋,哪有你看到的这么威风。而且说起来,里面阶级森严,比你地位稍微高一点,就能随便收拾你。”警察大叔说完,扶了扶帽子。

青木司点点头,笑道:“我对当雅库扎什么的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那种每天胆战心惊的,做违法勾当的职业,在我看来还不如去工地搬砖,起码忙了一天晚上还能安安稳稳睡个好觉。”

这话青木司可是一点都没夸张,他宁愿靠自己血汗去赚钱,也不想去把自己脑袋别再裤腰带上赚钱。而且他认为,有系统在身上,他这辈子再不济也能混个不愁吃,不愁穿。

“这就是了。”警察大叔宽慰的笑笑:“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别去学那些不良少年。”

青木司总觉的有点尴尬,警察大叔估计以为他只是个长的凶点的普通高中生,但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可还是舞阳高中的老大……

“我学习还挺好的。”青木司也只能这么接了,表情有点古怪的挠了挠头:“那我们能走了吗?”

青木司指了指松山岩,苦笑道:“这位是我的拳击教练,也是搏击俱乐部的馆主,虽然看着和我一样都不像什么好人,但实际上他真的是个好人。”

警察大叔尴尬的笑笑:“当然,我去和同事说说……”

他话没说完,就看松山岩那里已经一脸轻松的朝青木司这走了过来,顿时笑道:“看来你的教练也没事了。”

青木司松了口气,扭头看去,三只小狗被拴在了路边的电线杠上,正在不安的汪汪叫唤:“我的狗不会惹上什么麻烦吧?”

纳豆嘴角还带着血丝,刚才他一口就咬在了那个长发雅库扎的屁股上,那惨叫声,简直是撕心裂肺,青木司记得警察把他带进警车上的时候,裤子都红了一半,简直就像是大姨妈侧漏,不,是血崩了一样。

青木司都担心那家伙会不会半路出血过多,休克了。

警察大叔笑道:“当然,这几个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听说过抢钱的,抢东西的,没想到还有人来宠物中心抢流浪犬的。”

青木司松了口气:“那就好。”

可是转念一想,要是把纳豆它们还放在这,万一这群雅库扎后来心里憋着火,回来给它们弄出来炖了火锅怎么办?

可是不能放在这里的话,纳豆它们该放到哪里去呢?

青木司惆怅的挠了挠头,松山岩此时已经走到了青木司身边,看着他那担忧苦恼的表情,便知道了他在想什么。

沉吟片刻,松山岩拍了拍青木司的肩膀:“不如这三只狗我养了。”

青木司眼前一亮:“真的?”

松山岩只是耸耸肩:“反正我家别墅外面大得很,弄个狗屋也不费事。让保姆阿姨好好照顾一下就是了。”

嘶……别墅?外面?保姆阿姨?

合计着你家不仅住别墅,外面还有个庭院是怎么的?八千代市还有这么厉害的地方吗?

有钱人是真的有这么快乐吗?

那快乐的简直让人想象不到啊!

青木司忍不住对着松山岩竖起了大拇指:“牛啤!”

“一般一般,这都是我爹买的,小产业,小产业。”看着松山岩笑嘻嘻的连连摆手,青木司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松山岩。

真特么欠揍。

第二百五十章 好帅

“我来了!”青木司提着水果袋走进了病房,穹正靠在床头看着电视,电视里播放的竟然是UFC的职业赛事,两个著名的综合格斗选手你来我往打的热闹,解说的情绪也很激昂。

青木司急忙皱起了眉头:“穹,你怎么在看这个啊!”

这么紧张刺激血腥的节目,穹看着是不是不大好?

穹却一副你少见多怪的模样,撇了撇嘴:“这种程度和游戏比起来还差得远……今天怎么中午就过来了?”

青木司想了想也是,这综合格斗的比赛虽然看着好像让人热血沸腾的,但仔细想想,好像比起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游戏来说,也暴力不到哪去。自己着实有点担心过度了。

“来陪陪你啊。”青木司说的理所当然,穹却脸颊微微一红,视线盯在电视上,用余光偷偷打量着青木司。

“你怎么忽然想起看这些比赛了。”青木司记得穹好像对这方面也没什么兴趣吧。

穹只是淡淡道:“就是忽然看到了,然后就想着看看司要打的比赛是什么样的。”

呃,这下子穹又得担心了。青木司有点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苦笑道:“其实也没上面那么夸张,我要打的比赛还是很低层次的那种,以我的实力,一般都是碾压。”

这话说得倒是底气十足,穹瞥了一眼青木司,默默点了点头:“哦。”

“吃过午饭了吗?”青木司搬来椅子,做到床边,把水果袋打开,将里面各式各样的水果放到了病床边的小桌上。

穹嗯了一声:“吃过了。”

看着穹说起午饭,表情有些一言难尽,青木司忍不住笑了起来:“再忍忍,术后还是以医院清淡点的食物为主,等过几天,我有时间的话给你做一些好吃的药膳,我现在可是学了不少好吃的药膳呢。”

穹抬起头,大大的眸子里有些关切的打量着青木司,看着他有些强打精神的模样,忽然道:“司,很累吗?”

呃……

青木司揉了揉脸颊,没想到自己疲惫的神色这么明显,但还是笑道:“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穹迟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床铺边上,扭过头去,脸颊红的有些明显,眼神盯着窗外,似是无心的小声道:“要是困了,就趴着休息一会吧。司下午还要训练的吧?”

“嗯。”青木司眨了眨眼,眼皮有点发沉,扭头看向电视,此时播放的UFC的比赛胜负已分,进入了广告画面。

“只要司在边上……我就很开心了,不用故意找我搭话的。”穹难得表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但代价就是脸愈来愈红,甚至不敢扭头看一眼青木司的脸,盯着窗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自言自语呢。

青木司忍不住笑出了声:“好。”

听话的趴在了床边上,柔软的病床上还带着一股穹身上的香味,淡淡的奶香气让青木司的心神逐渐放松了少许。

而电视上,却忽然响起了让青木司很感兴趣的广告声。

“Are~~You~~Ready~~超新星大赛,十一月十七日,震撼登场。”

只听屏幕里出现了一个夸张的激动大喊声,激动人心的背景音乐随之出现,屏幕上,热血无比的比赛混剪在蒙太奇式的剪辑下显得格外酷炫。

“这个冬天!”

随着颇具磁性和感染力的旁白声与字幕的闪现,一张霓虹的地图浮现在屏幕上,八个大区高高亮起,其中,就有青木司所在的千叶区域。

“八个赛区。”

光辉一闪,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八角笼舞台,周围满是人山人海的观众,呼喊声无比兴奋。

“六十四位拳手!”

一个个选手的剪影飞快闪烁而过,青木司甚至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虽然大概还不到一秒就飞闪而逝,但还是让他的心脏忍不住怦怦直跳。

“三十二场战斗!”

广告中,开始播放着各个选手的训练或者比赛剪辑,青木司瞪大了眼,从中看到了曾经松山岩给他看过的不少选手的身影,甚至还有许久不见的阿龙的比赛场面,但却未曾看见自己。

“十六强的碰撞!”

随着旁白一声大喊,青木司顿时羞耻的坐直了身子,只看屏幕上,他的身影一闪而逝,正是当初和安迪比赛之后,胜利时扔掉牙套放声嘶吼的模样。

那副虽然霸气外露,但却十分陌生的样子让青木司只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穹,却发觉她盯着屏幕看得比自己还入迷,登时脸皮都红了几分。

“只有一个胜利者!”

旁白的语气更加高昂,画面上,大约是赛事组判断出的可能会人气不俗的几位选手身影来回闪现,青木司除了看到自己,还看到了被松山岩称之为疯狗的矢吹丈,还有几位并不认识的选手。

“十一月十七日,让格斗点燃整个冬天!”

随着最后一句旁白落下,屏幕上浮现了一行具体字幕,写下了各个城市,八个赛区的首场比赛的地点,还有购票方式,比赛时间等等信息,持续了五秒之多,才渐渐淡去,开始了下一条广告。

“好帅。”穹淡淡的夸赞了一句,扭头看向了青木司,比划了一下眉脚:“这里流血,会很疼吗?”

青木司暗自埋怨干嘛要把和安迪打完时鲜血满面的样子放到电视上去,急忙笑道:“不疼,真的,打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打完随便处理一下,很快也就好了,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你看,我现在哪有什么伤痕。”青木司指了指自己的眉脚,上面只有浅浅的一道痕迹。

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哦……比赛,电视上也会播放吗?”

青木司点点头,却紧张道:“等我回来陪你看重播,不好吗?”

穹只是笑笑:“这可是在医院啊,哪有比这里更适合看司比赛的地方。”

只是一想到,这样说,可能青木司的压力会更大,穹便又恢复了冷清的模样,平静道:“那就等司回来了,一起看重播吧。”

青木司松了口气,笑着:“好,那就回来了一起看。不用担心,预选赛只是在我们千叶的范围内打,这里,最厉害的就是我了。”

青木司故作自信的举起胳膊,鼓了鼓肌肉:“他们也许碰都碰不到我一下,游戏就结束了。”

“别大意哦。”穹叮嘱着,说道:“最近也别太累了,如果比较忙的话,一两天来看我一次也行的。”

青木司心里暗道,哪能让你一个人在医院里孤苦伶仃的啊,但这话又不好直接说出口,便柔声道:“和你呆一块休息也挺好的,起码看着你,我也安心啊。”

穹的脸微微一红:“你,你随便吧。”

说完,她按了几下遥控器,将电视换到了别的频道。

看着电视上看都没看过,很多梗也理解不能的综艺频道,青木司趴在床边,眼皮越来越沉。

“困了就休息一会吧,司要是下午有训练,我会叫醒你的。”穹一头银发下的眼眸中,有点心疼。

青木司觉得自己也的确有点扛不住了,便没有逞强,只是说:“那就下午两点半叫我起床吧,我睡一个小时就好了。”

“嗯。”穹看了看房间里的空调,稍微调高了两个温度,靠在床头,静静地看着电视。

青木司着实有点疲倦,哪怕是坐在椅子上趴着,都觉得舒服无比,嗅着床单上穹淡淡的香气,很快,便眯上了眼,陷入了睡眠中。

穹看着青木司发起了微微鼾声,伸手关掉了电视机,从床头滑下来,钻进了被窝里,将枕头往下挪了挪,弓着侧身躺好,盯着青木司的侧脸发着呆。

方才电视里,满脸浴血,赤裸上身发出摄人怒吼的青木司模样,和眼前这个表情柔和的青木司渐渐重合,穹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司……

好帅。

第二百五十一章 我的青梅竹马?!

“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青木司接起了电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发觉身旁的穹早就已经发出了细微的鼾声,睡的正香。

“您好,您的快递已经到了,请问我们在什么时间送到家里比较合适?”

青木司还在半梦半醒之中,恍惚了半天,才回道:“什么快递?我没从某宝买东西啊?”

“呃,我们的资料上是没有出错的,您可以通过网络或者收件后确认一下。”

青木司闻言,懵了一会,才想起来春日野正雄之前说老家有人给他寄过什么东西,急忙道:“这样吧,您放到邮局,我有时间会自己去取的。”

“好的,我们邮局的开门时间是早八点到晚九点,请不要错过开门时间。”电话那边显得彬彬有礼。

“好。”青木司答应了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幸运的还不到三点,是两点半刚出头,没有耽误和老约翰约好的时间。

真是的,还说要叫醒我。青木司哭笑不得的抬起头来,穹香甜的睡颜便映入眼帘。

穹也不知是怎么睡得,整个小脑袋都快要靠到自己脸边了,整个人在床上缩成了小虾米,被子床单都乱七八糟的皱在了一起。

青木司无奈的摇摇头,伸出手,将她乱糟糟的银发从脸前挪开,看着她白净的小脸,忍不住伸出手指怼了怼:“笨蛋,睡的比我都要沉。”

也许是弄痒了她,穹鼻间发出轻轻的哼声,挪了挪头,蹭了蹭枕头。

青木司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把被子给她盖好,轻轻揽着她的脖子往上挪了挪,怕她一会睡到地上去。

窗外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穿过银色的发丝落在她的小脸上,就像是本就白皙的皮肤发了光似的,忍不住的,青木司小声感叹道:“还真有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子啊……”

青木司将窗帘稍微拉了拉,不让阳光照着她的眼,小声的走出了门外,对着外面的护士露出了和善的微笑:“她睡着了,让她再睡一会吧。”

护士不自觉得小声道:“嗯,我不会去打扰她的。”

“那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请务必联系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青木司连忙笑道:“屋子里有些水果,你和同事也拿一些去吃吧,我专门买多了一些,就是想请你们一起吃的。”

“真的谢谢。”护士笑着点点头。

青木司看了看时间,抱歉道:“那我就先走了,穹就拜托你们了。”

护士微笑点头。

直到青木司走后,她才和同事小声的交流道:“这家伙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还真的挺关心她妹妹的啊,这季节水果可不便宜。”

“是啊,那天我见着了,他跟他妹妹说话声音都细声细气的,我要是有个这么关心我的哥哥就好了。”

“嗨,我家的哥哥就知道玩游戏,真是对比一下气死人了——听说这个家伙还是个职业拳手呢!”

“你从哪听说的?”

“三井护士啊,她说在电视上看到了。”

“哇!原来还是个名人?我今天就上网搜搜看。”

两个护士在议论着什么青木司暂且不知,他正急匆匆的往拳馆走呢,生怕老约翰这人又因为他迟到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

一天的痛苦训练,彻底榨干了青木司所剩不多的体力。

松山岩十分友善的送青木司取好了快递,先去看了看穹,陪穹小小的呆了半个小时多,一路将青木司送到了家里,才离开。

青木司拖着疲惫的身体爬到床上,虽然时间才不过九点出头,但说句实话,他感觉自己就像三天没睡觉似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