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66节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第66节

春日野杏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似的表情。

“我就说呢,穹这么可爱,这么漂亮,怎么会进展不顺利。”春日野杏的话语让穹脸更红了一分,但却让她表情更忧郁了几分:“司喜欢的女孩子,也很漂亮。”

而且,个子又高,胸……还大。

穹低着头,看着自己一马平川似的身材,有些垂头丧气的把脸趴在了膝盖上:“我最近已经很听话了,还很努力的变得可爱一点,但是……可能我天生就不是个可爱的人吧。”

“怎么会呢!”春日野杏有点心疼她。

她拍了拍自己坐着的床铺旁边的位置,让穹过来坐,穹慢慢悠悠的额从电脑前起身,坐到了她的身边。

春日野杏抚摸着穹的头发,把她抱在怀里,让她躺在自己的膝盖上:“穹,不用去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你可不比别人差什么。而且我想,司虽然不说,但肯定也是很喜欢穹的。”

“可是……”穹话没说完,春日野杏就出口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像穹这样的女孩子主动示好,司又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老头子,在他这个年纪,肯定是会心动的。”

“只是司一直把你当妹妹,你忽然这样,他肯定会感觉别扭的很。这种时候啊,需要的不是穷追猛打,而是水滴石穿。”春日野杏的教导让穹连连点头。

“先让司在脑子里把对你的印象变换一下,你现在用力过猛,反而不好。”春日野杏温柔的笑着,摩挲着穹的小脑袋:“就像这次回老家,其实就是件好事情嘛。”

这算什么好事情?穹的表情隐隐有些抗拒,但却没有说话。

“这人呐,就是有时候要离开一段时间,才懂得彼此的珍贵。用一句华夏国的老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等到你和司分开一段时间,再次见面的时候,才是感情更进一步的时候。”春日野杏说话的语气十分平静,听起来信心十足。

穹有些半信半疑的点点头:“真的吗?”

“当然!妈妈对恋爱可是很精通的。”春日野杏面不改色心不跳。

“可是,妈妈不是和爸爸初恋结婚的吗……”穹看着她。

春日野杏嘴角一翘:“恋爱技巧可和谈过几次恋爱不一样。”

“是吗……”

看着穹信服了许多的表情,春日野杏心头松了口气:她懂个屁的恋爱,当初春日野正雄死缠烂打就追上了她,稀里糊涂就结了婚,别说恋爱技巧了,她现在都觉得,穹这副模样是不是就是遗传自她,在恋爱这方面都迷迷糊糊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不过……

春日野杏微微眯起了眼:作为一个母亲,让女儿在有限的生命里,尽量不留遗憾,可是我的夙愿啊。

她和穹小声地说着什么,穹连连点头,脸颊通红,眼中,却越来越亮,直到青木司在门口喊着晚饭已经做好了,母女两人才都彼此欢喜的结束了谈话,走下了楼去。

青木司擦了擦手,把围裙取下来,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母女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自己是不是有点神经过敏了,青木司自嘲的笑笑,看着两人说道:“阿姨,穹,你们坐着,我给你们盛饭。”

将饭碗摆放好,青木司坐到座位上,看着春日野杏笑道:“阿姨,最近叔叔那边怎么样?”

“就那样呗……”说到这里,春日野杏的表情有些惆怅,青木司微微挑眉,追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也说不上是麻烦,就是……”春日野杏犹豫片刻,说道:“就是穹的爷爷挺想见你一面的。”

“我?”青木司瞪大了眼。

春日野杏点点头,故作苦笑道:“是啊,老爷子看穹没来,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就把司介绍给了穹的爷爷,然后穹的爷爷就很想和司见一面。”

“是吗……”青木司苦恼片刻,答道:“那,我等比赛结束,就去那边看看好了。毕竟,叔叔阿姨把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穹的爷爷自然也是我的爷爷。现在他的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身体最近稳定了一些,但是……下个春天不知道熬不熬的过去。”春日野杏说着,穹的表情有些不大好看。

青木司眯了眯眼,准备吃饭的筷子微微一滞,将心头的疑问暂时按下,平静道:“那我就更要去了,等到比赛结束,我就去阿姨那边叨扰几天好了,到时候顺便把穹也接回来。”

“那真是太好了。”春日野杏笑着,却表情有些难为情:“就是老爷子的脾气有些不好,到时候要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还得请司多多担待。”

“放心吧!”青木司轻笑着:“快吃吧,一会都要凉了。”

三人这才开始频频动筷,只是表情,似乎都各有心事。

第三百二十一章 你的事儿发了……

入夜,青木司等到穹和春日野杏都收拾完毕回屋睡觉,才一个人简单的淋浴了一番,躺在了床上。

掏出手机,青木司给毒岛冴子发去了信息:“睡了吗?”

将手机放到脑边等了一会,毒岛冴子的信息发了回来:“还没有,怎么了?”

“明天下午有时间吗?后天就要出发去春日部了,差不多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今年的圣诞节,你只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了。”

青木司故意写的自己有些可怜兮兮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这么做了。

要说他本来也不过什么圣诞节之类的节日,但是……青木司脸颊微红,继续发送着消息:“所以就想着,想和冴子呆一会。”

毒岛冴子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回来:“那好吧,我们明天下午在哪见?”

青木司激动的把时间和地址给毒岛冴子发了过去,毒岛冴子很快便回复道:“好,那就明天下午见。”

“NICE!”青木司表情兴奋的一挥拳头,正想和毒岛冴子再说几句就睡觉,门却忽然被嘎吱一声推了开来,青木司刚扭头看去,穹就从门缝里挤了过来,将门啪嗒一下关了起来。

“穹?”青木司瞪大了眼,她却伸出食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让青木司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你怎么来了?”

说着,青木司做贼心虚似的把手机屏幕锁住,放到了枕头边。

穹倒是没在意青木司做了什么,她羞涩的笑着,抱着被子,用被子遮住了自己一半脸颊,只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被子捂着嘴巴发出了闷闷的声音:“司,明天我就走了。”

她的眼神有些可怜巴巴的。

“所以呢?”青木司有些头疼的看着她。

穹晃悠了一下手上的被子:“一个月见不到司了。”

“所以呢……”青木司大概已经知道了她的来意,苦笑着叹了口气。

“所以……”穹走到了床边,一边难为情的红着脸,一边却又手脚麻利的扒着青木司的腿钻到了床铺的里面,用被子给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躺在了枕头上:“一起睡吧。”

“穹……你又不是个小女孩了。”青木司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但心里却竟然诡异的对这样的情况有些熟悉了起来。

穹自顾自得往青木司身边蹭了蹭,脑袋往他臂弯里一放,眯起了眼:“司不是一直觉得我是小孩子嘛……”

青木司一时语塞,她这话还真没法反驳,他之前的确是这样的态度去对待穹的,但是现在却不知缘由的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那这样也不好,阿姨看到了怎么办啊。”青木司有点头疼的看着抱着自己胳膊的穹,穹却用他的臂膀和自己的银发遮住了脸,不给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小声道:“我会在她睡醒前回去的。”

青木司恹恹的看着她,只觉得自己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是声色俱厉的赶她走,指不定她心里得多难受,可是这样让她越来越得寸进尺的,青木司又有点觉得不大好。

困在这一步已经有那么几天了,青木司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靠拖字诀来等待她的热情消退。

撇撇嘴,看着显然是不打算挪坑的穹,青木司起身关了灯,躺了回去:“那你早上可不准赖床,我会早早的叫醒你的,还有,乖乖躺着喔。”

穹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又往他肩头蹭。

青木司往远处偏了偏脖子,鼻子里长舒口气,算是认了,闭着眼,什么也没想,放空了思绪。

穹开头老老实实的只是把头靠在青木司的肩头,过了一会,好像是有点不舒服,就又抱住了青木司的一条胳膊。

青木司睁眼扭头看去,穹的大眼睛在隐约的月光下忽闪忽闪着,声音微弱:“我就抱一下。”

她这像是撒娇的样,青木司还真有点没辙,只得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耳边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胳膊忽然碰到了一片清凉。

青木司又睁开了眼,低头一瞅,自己的被子里多了一个人影。

“我的被子太薄了,有点冷,我就暖和一下。”穹没等青木司发问,就用带着丝丝颤抖的声音让青木司无语的重新闭上了眼。

穹在被子里,冰凉的手弯环绕着青木司有力的臂膀,心脏怦怦直跳。

青木司尽力忽略掉手臂上奇怪的触感,看她胳膊的确有点凉,而且自己屋本来就有点凉,便也没多想。

然而,过了一会,穹却忽然抬起了腿,放在了青木司身上。

青木司深深地伸了口气,睁开了眼,侧头看去,穹又想说什么,青木司却严肃的先开口道:“不准再过分了!”

穹连连点头,小声道:“我就抱抱。”

你还就蹭蹭呢!

蹬鼻子上脸的!

青木司翻了个白眼,盯着她半天没说话。

穹垂着眼,默不吭声的给腿收了回来。

青木司这才重新把眼睛闭上。

穹身上的香气止不住的往青木司鼻子里头钻,直到青木司感觉自己被环绕着手臂的冰凉触感都变的温热,和自己的体温不分彼此之后,才终于睡了过去。

……

清晨,青木司首先感觉到的,就是自己身上颇有些沉甸甸的。

迷迷糊糊的低头看去,却看穹像个八爪鱼似的趴在了自己身上,不光脑袋枕在了自己胸口,胳膊,腿,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架在自己身上了,此时睡得香甜的她,白色的睡衣裙拖拖拉拉的,随便一瞥,就是一片雪白。

青木司只觉得自己一股血气儿直冲脑门,他急忙伸手给穹搬到一边,动作有点大,穹半梦半醒的睁着眼:“再睡一会……”

“呀!!”青木司声音稍微大了一些,伸手推了推她的脑袋:“都八点了,阿姨肯定早就起床了。”

“你不是说你会早起的嘛!?”青木司表情有点着急。

要是让春日野杏误会了什么,他可真的有大麻烦了!

穹睁着眼,半晌才恢复了聚焦:“八点了啊……没事,妈妈不会知道的。”

虽然俩人也没做什么,但青木司心里却是又急又恼,他一个轱辘翻起身来,无比小心的拉开了房门,楼下,果然传来了锅铲相触发出的乒乓声。

“阿姨都在做早饭了,快点回你的屋子去!”青木司小声的用命令的语气看着穹,表情严肃至极。

穹却一脸不以为然的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不算宽松的睡衣却因为她的身体实在太过瘦削,肩带滑落到了臂弯上,露出了一大片雪白,也不知道是肩膀还是……

看不出来!

不对,这不是重点!青木司晃了晃脑袋:“快点!”

“知道了知道了啦……”穹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一摇一晃的朝着屋外走去。

青木司做贼心虚般的看着楼梯下面,生怕春日野杏忽然窜出来看到穹从他屋里出去,一扭头,穹的被子还在床上,青木司急忙抓起来,连着穹一起塞进了她的屋子,在穹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神下,把她房门关上,深呼吸了几下,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走下了楼。

下一回,就是穹哭死,从这二楼跳下去,我青木司也绝对不让她这么玩了!这也太刺激……呸,太不合适了!

走下了楼梯,青木司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春日野杏,吞了口口水:“早,早上好。”

“啊!司睡醒了?快去洗洗脸准备吃饭了,顺便把穹也叫下来吧啊。”

春日野杏头也没回,当然也就没有看到,青木司此时满头大汗,面色苍白还手指微微颤抖的模样。

“是!”青木司有些僵硬的回了一句话,机械的走上了楼。

为什么要我去叫穹,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果然,果然我被发现了吧?还是说只是正常的一句话?不对,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青木司脸色愈发苍白了起来,整个人似乎都快化作黑白动漫里的纸人儿了。

推开穹的房门,穹还在床上睡的香甜。

“起床吧,你的事儿发了……不,你妈妈叫你下去吃饭。”青木司表情恍惚的推着穹。

要不然,今天装病在屋里躲着不出去了吧?……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很害怕,但是我愿意等

餐桌上好似一切正常,春日野杏温柔的照顾着穹和青木司,不时给俩人夹菜,早餐是简单寻常的家常菜,青木司就着味增汤胡噜噜地吃着米饭,不时偷偷抬头看看春日野杏的表情,却看她什么异常都没有,心里才暂时稍微安定了一些。

吃过早饭,拒绝了春日野杏再添一碗的想法,青木司坐在椅子上,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声道:“一会我送阿姨你们去车站吧。”

春日野杏闻言摇摇头,认真道:“你要是过去了再折回来,还得多坐一趟车,太麻烦了,我带着穹一起去就好,也没有什么行李。”

青木司犹豫着:“可是……”

“哪有什么可是,明天司就要去集训了吧?那边肯定很辛苦,今天司要好好休息才行。阿姨带着穹一起走,你还不放心吗?”春日野杏笑着和青木司眼神相接,看着他不自觉偏开视线的样子,微微勾起了嘴角。

她怎么可能什么都一无所知呢。早上刚一起床,她就发现穹的房间里没有人,她还能不知道穹去了哪。

只是她自个儿也知道,多半是穹自己半夜偷偷跑过去的,就什么话都没说,装作不知道,免得青木司难做。

春日野杏倒是挺想让青木司和穹在一块的,虽然最开始她还有点不怎么喜欢这个长得不像好人的家伙,但是随着时间,已经证明了青木司是个出众的年轻人。而且最关键的,是穹喜欢他啊!

这还是春日野杏头一次看到穹这么喜欢一个人……看穹对青木司的模样,怕是春日野正雄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只是不知道,青木司能不能接受穹……

“穹的行李不多吗?”青木司将自己的碗筷放到水槽里,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春日野杏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转神:“啊?不多,她又没有什么衣服,最多是想把电脑带上,也不过一个电脑包而已,一个行李箱就装完了。”

“那……好吧。”青木司看着春日野杏一再推辞,便也没有坚持,对着表情有些不大开心的穹柔声道:“好了,去了那边要好好听叔叔阿姨的话,等我这边忙完了,我就去找你,看看爷爷,然后就把你接回来,别臭着脸了。”

“喔……”穹点点头,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表示自己吃饱了,回身上了楼。

青木司看着起身准备收拾东西的春日野杏,急忙一起站起来帮忙收拾桌子,犹豫着,将昨天没能问出的事问了出来:“穹好像很不想回到她爷爷那去……是由什么原因吗?”

春日野杏收拾碗筷的动作微微一滞,唉了一声:“她爷爷啊……”

“穹的爷爷,以前不怎么喜欢穹。”春日野杏一边打开水槽洗碗,一边淡淡的给青木司叙述着以往的事:“你也知道,有些老人的思想比较保守。”

“最开始,穹的爷爷就不怎么喜欢我,毕竟我的头发是这个颜色,对于有些人来说,显得有些奇怪。”春日野杏笑笑,仰了仰头,一头银发在脑后耀耀生辉。

“只是正雄态度坚决,穹的爷爷才不得已同意了婚事。婚后,最开始的那两年,我们过得很艰难。我在家里做全职太太的话,正雄的薪水就根本不够家庭的开支,没办法,我也出去找了个工作,穹就拜托给了乡下的爷爷奶奶。”

“穹的爷爷一直想让我们再生个男孩出来,只是情况困难,我和正雄在那时就不大敢再生一个,后来,穹的身体检查出了问题,我就更不敢再要一个孩子了……”春日野杏想到过往的事,忍不住叹了口气。

“穹的爷爷因此,就更不喜欢穹了。毕竟,这孩子有着和我一样的头发,人又柔弱,性子又沉闷,不讨人喜欢……”春日野杏数落了几句,才反应过来和青木司抱怨这些不好,对他笑笑,重新组织了语言。

“不过虽然这样,但穹的爷爷也没有欺负穹什么的,只是穹很喜欢她的奶奶,而她爷爷奶奶又是典型的昭和时代的生活模式,所以穹总是替她奶奶有些鸣不平,久而久之,就更不喜欢她爷爷了……”

青木司听到这,有些了然。

大概是穹的爷爷一副昭和时代男重女卑的老套思想,让穹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什么事昭和时代的生活模式,可不就是老婆像佣人一样伺候老公么。

以穹的年纪,肯定是不能理解的——在她看来,自己的奶奶任劳任怨,被爷爷呼来唤去,肯定是很可怜的吧。

但实际上也未必真是那么回事,两人生活了一辈子,这种事情外人怎么说的清呢。

“怪不得穹一提到要回去,就不怎么高兴。”青木司帮着给春日野杏将洗干净的碗盘放起来,问道:“现在穹的爷爷还是不喜欢穹吗?”

“老爷子性格古板,就是真喜欢,也不会表露出来。”春日野杏笑着摇摇头,平静道:“不过之前进了一回医院,老爷子好像也看开了不少,只是穹这小家伙性子拧,脾气倔,怕是不会随便改变自己的想法。”

“嗯……”青木司微微皱眉,心下有了定论。

看来这乡下,自己还是非去不可了。

如果没有什么误会,可以的话,让穹和自己的爷爷解开心结,青木司觉得这也算是大好事一件。

若是再等等,穹的爷爷去世了,也许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青木司帮春日野杏洗完碗筷,她擦了擦手,笑道:“你去帮穹收拾一下行李吧,我们也差不多该走了。”

“好。”青木司点点头,上了楼,推开门,就看见穹的房间里凌乱一片,她坐在乱糟糟的衣服中间,眼神有些呆滞。

“噗,干嘛呢?”青木司看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穹恹恹的抬起头来,声音微弱:“不知道该拿什么。”

青木司低头看去,这一地的衣服在他看来,不过是袖子长点的白色连衣裙和袖子短点的连衣裙,哦,可能裙摆上还有一些花纹的差异,但是……好像都差不多啊!

穹的衣服,除了白色的连衣裙,好像都没有什么别的款式了呢。

青木司盘腿坐下,给她收拾着衣服,说道:“你反正也不爱出去,带个三四套换洗就好了,睡衣,内衣也要都带上,如果那边有网络的话,你把笔记本电脑也装走就好,多的就不需要了。”

青木司给她选了几件连衣裙叠起来,又把和连衣裙款式差不多的睡衣也选了两件放了进去:“内衣,袜子你自己收拾,我去把我屋子里的笔记本给你装起来。”

穹点点头,看着自己被逐渐填满的行李箱,微微咬着下唇,表情暗淡。

青木司将笔记本收拾回来,看穹还坐在地板上,行李箱大敞着什么都没收拾,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没动弹。”

穹叹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怯生生的往青木司面前一站,可怜兮兮的抬着头:“我能不走吗,我一个人也行的,我自己做饭吃,每天按时睡觉……”

青木司微微皱眉的样子,让她渐渐垂下了视线,声音也越发微弱了起来。

最后,她的声音细弱蚊叮,连青木司也听不大清楚了。

看她这副像是被抛弃了的小狗一般的样子,青木司忍不住伸出手去,把她抱进了怀里:“好啦,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就一个月,就一个月而已。”

可是,可是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呢……穹在青木司的怀里,无力的闭着眼,紧紧地抱着他。

“好啦,别发小脾气了,以后时间还长着呢,等治好了你,我们可以一起上学,等上了大学,也可以去同一所大学嘛。”青木司的话语让穹想到了许多美好的画面,她抬起头来,表情有些茫然。

“司……可是,可是医生都说我……”她意犹未尽的话语,让青木司不由心软了下来,他蹲下身子,看着她的眼睛:“你不是说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穹轻咬着嘴唇,不敢看青木司的眼睛。

她当然想要相信青木司,但是死亡的阴影从小时候就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每一次闭眼,都会不由得去想明天是否还能醒来,这种日子她习惯了,也认命了,可青木司却总说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她期待着,却又害怕这都是泡沫或者是美好的谎言。

青木司温柔的小声道:“我知道你听起来可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绝对会让你好起来的。穹……虽然这么说有些苍白,但是,我还是要说,相信我。”

用手揉了揉穹软软的面颊,青木司笑容灿烂:“也许这是奇迹,但我一定会让奇迹发生的,我保证!”

穹轻轻的点点头,看着蹲在身前,和自己视线平齐的青木司,微微前倾了脸颊,在他躲避之前,便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用力地亲吻了下去。

“我很害怕,但是,我愿意等。”穹在青木司推开自己之前便主动松开了嘴唇,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脑袋架在他的肩膀上:“早点来接我,好不好?”

青木司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摸了摸,表情复杂的轻轻点头:“嗯。”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们加油

穹坐上了车,恋恋不舍的趴在车窗上,青木司挥着手看着她渐渐走远,视野中的白色渐渐消失不见,直到车都变作漆黑的小点,他才转身离开。

心里有些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又有些失去了什么似的茫然,空落落的,好像连力气都跟着车一起远去了。

揉了揉心口,青木司抬起头,阳光依旧明媚,一切与往常又没什么不同。

掏出手机,青木司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打了一辆出租车的同时,给毒岛冴子打去了电话。

托了超新星大赛的福,消息灵通的司机师傅们竟然也有不少认识青木司的,看着青木司上车,不仅没有像以前一样退避三舍,还拿出了不知道从哪扯下的纸,向青木司要了签名。

青木司客气的寒暄几句,毒岛冴子刚好接起电话。

“司?”电话那边,传来了汽车嗡嗡开过的声音。

青木司有些抱歉的笑笑:“冴子已经到了吗?抱歉,送了穹以后有些晚了。”

“没关系,我也才刚刚到而已……司现在在哪?”毒岛冴子的声音依旧温和,带着一丝媚人的沙哑。

“我已经坐上出租车了,大概十几分钟就能到,冴子你要不然去找个咖啡店坐一坐,我马上就到。”青木司话音落下,那边响起了毒岛冴子的轻笑声:“不用了,我就在步行街入口等你。”

“好,今天天气有点凉,不会冷吗?”青木司关切着。

“我可比那些冬天穿着超短裙的女孩们身体健壮许多呢,司现在应该多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对,马上要去那边集训了,如果生病了可是会很麻烦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打着电话,一眨眼,青木司就到了目的地,给司机付过了钱,他急匆匆的下去,一抬头,就看到了步行街入口处,宛若鹤立鸡群般耀眼的毒岛冴子。

她高挑的身材在周围身高平平的男男女女中显得格外显眼,一头紫发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淡淡荧光,洁白的面颊着了淡妆,本就完美无瑕的面容变得更加毫无缺陷了。

穿着白色外套,淡蓝色内衬,白色中长裙的毒岛冴子看起来比起往日更显的清纯活泼了几分。一双修长的腿在裙摆下显得格外白皙,宛若两根笔挺的白象牙,散发着淡淡光泽。

只是腰间依旧挂着那柄好像从不离手的木刀,看起来有些突兀。

青木司三步并作两步的感到了她的身边,挂掉了电话,对她笑着:“等久了吧?”

“没有,感觉好像一眨眼你就到了。”毒岛冴子笑吟吟的收起了手机,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羞涩的笑着:“我这身打扮……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的确,她往日穿着打扮都很成熟,要不然是校服,要不然是和服,像这样清纯活泼的打扮的确并不多见。

只是……她当真是怎么穿都好看。

“怎么会!冴子今天……真的很漂亮!”青木司低头,看看自己只是简单的穿了个不知道几年前的外套,里面套了个同样不知道多久以前买的卫衣,下身更是简单的黑色运动裤运动鞋的打扮,有点自相惭愧。

是不是该给自己也好好收拾一下了?

毒岛冴子捂嘴轻笑:“司今天看起来也很精神呢。”

“是吗?”青木司笑着挠了挠脸颊,伸出手,自然而然的抓住了她纤细的手掌,并肩朝着步行街里面走去:“冴子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样啊,我又没有什么事情做。”毒岛冴子也有些习惯了两人像情侣一样行动,她同样自然的依靠着青木司的肩膀,脸上温柔的笑容好似永远不会消失。

青木司又和她先聊两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了,冴子,明年的剑道比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毒岛冴子闻言微微挑眉:“司怎么忽然想到这件事了……具体的章程还没有下来,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除去了传统的个人赛和团队赛外,多了一个双人混合赛。”

“据说是要使用新规则,但具体怎样,恐怕要到十二月末才会有通知了,只是知道和以往的剑道比赛恐怕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规模也会大很多很多。比赛大概也是在明年开学以后,现在不用着急,司专心忙好手头的事情就好了。”毒岛冴子的话让青木司点点头。

“也没什么事……就是前几天碰到那个叫做酒井小夜子的家伙了,她对上次的失败还挺耿耿于怀的。”青木司耸耸肩:“说是要在那比赛上一雪前耻。”

“噗,那司想怎么做?”毒岛冴子轻笑出声,显然,她并不认为酒井小夜子可以赢过青木司。

酒井小夜子在女子高中生,不,是全部的霓虹高中生里,也许都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但是,没有谁比毒岛冴子更清楚青木司在剑道上的天赋和实力有多强。

毒岛冴子相信,只要青木司愿意沉下心来仔细钻研剑道,也许一个月,就可以再次迎来一次飞跃性的进步。

到那时……也许这家伙已经和自己是同一水准了也说不定呢。

毒岛冴子看着青木司,心里又是艳慕,又是喜欢。

我认可的男人,可不会随便输给别人。

青木司苦恼的嗯了一会,才说到:“也没什么想做的,大概就是和冴子一起好好赢下去吧。”

毒岛冴子勾着嘴角点点头:“嗯。”

“喂……那边的光头,你就是青木司吧?”忽地,青木司身后,传来了一道有些挑衅的声音。

青木司和毒岛冴子同时回头看去,只看身后,几个打扮的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的光头不良少年正对着青木司露出了意义不明的冷笑。

“想干什么。”青木司眯起了眼,眼中的寒光微微绽起,让那几个光头不良登时笑容一僵。

“没什么,就是看看。”方才喊话的那个光头对着青木司咧嘴笑笑,表情却不像他说的那么友好:“毕竟你都是千叶最强的高中生了,我们有些好奇而已。”

他虽然说出的话没有什么羞辱人的部分,但那阴阳怪气的语气,显然,他就是来找事的。

青木司对此虽然厌恶,但却并不意外。

他早就知道,随着自己风头越来越盛,肯定会有人看自己不爽——尤其是这些不良少年。

“凤仙的?”青木司瞥了一眼他们的发型。

“诶呦,你认识我们?”那光头少年咧嘴朝着青木司走了过来。

青木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所以呢,你是想代表凤仙来找我的麻烦?”

“不敢不敢。”那光头少年连连摇头,但等到摇头结束,他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是我想找你的麻烦,我想看看,所谓的大魔王到底有多强……老子可不是那些看你长相就怂了的软蛋。”

他说话间,还扭头挑衅的看了一眼身后有些畏缩不前的同伴。

同伴被这话一激,也都走上前来,对青木司隐隐有了合围的架势。

青木司叹了口气,看向身边的毒岛冴子,刚想要她先让开一些,却看毒岛冴子此时缓缓拔出木刀:“司……如果可以的话,请务必让我来解决这件事。”

“啊?”青木司瞪大了眼。

凤仙不良们更是大笑出声:“木刀?喂,你女朋友要替你出战诶!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这样的事,哈哈哈哈,女人也想参与不良的事?我们要是给她脸打花了,那多不好啊。”

“现在如果和别人打架,被人知道的会,司现在正在做的事务必会被影响。”毒岛冴子将那群人视若无物,看着青木司,表情认真:“让我来吧。”

犹豫着,青木司推开了一步,对着他们扭过头去,在他们有些莫名其妙的眼神下,露出了一个怜悯的表情:“你们加油。”

第三百二十四章 冴子的不安

“原来所谓的大魔王,竟然会让自己的女人出来挡在身前啊?喂,美女,要不然别跟他了,哥几个哪个不比他这软蛋强?”凤仙的不良们哈哈大笑着,彻底不再掩饰自己的嘲讽。

而青木司只是站在毒岛冴子身后,表情淡定的看着他们,有些不忍直视的摇了摇头。

你们还不如光惹我一个呢,冴子用刀打……肯定比我打的疼啊。

毒岛冴子面带微笑的站在青木司身前,微微弓步举起了木刀:“虽然很不想在司面前摆出这副样子……但是,我认同的男人,可不是你们能随便诋毁的。”

“口舌之快,呈之无用,一起上吧。”毒岛冴子的微笑渐渐消失,那双迷人的丹凤眼里,寒光正盛。

“我可不打女人,你们几个,随便陪她玩玩,然后我们再去收拾青木司!”一个不良少年笑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原本还挺害怕青木司的,毕竟这家伙凶名在外,可现在一看他站在女人身后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别提多蔑视了。

至于毒岛冴子?

就算她有木刀又有什么用,还不只是个女人。

“美女,我们去那边聊会天,一会你再来给你男朋友擦鼻血,好不好?”一个不良猥琐的笑着,朝着毒岛冴子伸出了手。

毒岛冴子微微眯起了眼,手指在刀柄轻轻敲动,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自己的肩膀时,毒岛冴子骤然挥舞出了手中的木刀。

“啪!”

那几个不良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原本朝着毒岛冴子伸出手去的不良少年就突然捂着手哀嚎着退后了几步。

“怎么回事?”一个不良惊愕出声,仔细看去,那少年被劈中的手背此时已经青肿一片,一道有些狰狞的裂口让他的手看起来就像被真刀砍中了似的,鲜血直流。

毒岛冴子看着他手背上的鲜血,呼吸微微加快,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她迈开了脚步:“不懂得尊重女性的男人,不配有被我尊重的资格。”

“有点厉害!一起上!”其余几个不良少年对视一眼,大喝一声,朝着毒岛冴子齐齐冲了过去。此时,他们早就忘了刚才那些蔑视的话,毒岛冴子干净利落的动作,可比他们挥舞棒球棍看起来要熟练的多。

毒岛冴子面对眼前五个迎面冲来的不良少年,勾起了嘴角,双脚踩地的瞬间,看起来有些瘦削的身形登时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速度。

只一个眨眼,毒岛冴子就冲到了五人合围的中间。

“啪!”

木刀闪过,挡路的不良少年只觉得脚腕一疼,登时瞪大了眼跪倒在地,哀嚎还没出声,毒岛冴子凶狠快疾的一记后摆踢便砸中了另一个不良少年的肚子,白裙飞舞之间,她洁白的双腿若隐若现,紫色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朦胧中,她精致的侧脸仿若也带上了光彩。

那被踢到了的不良少年就像被汽车撞到,有些夸张的倒飞了出去,在地上连着打了两个滚才趴着一时不能起身,只一个回合,就有一人跪倒,一人被踹飞,五个不良少年眨眼趴下俩,还有一个早早被砍肿了手掌的家伙就更不用谈了。

剩下的三个不良少年还来不及反映自己是该跑,还是该继续上,毒岛冴子便一个转身又朝他们冲了过来。

一个不良少年想要踢腿,腿才踢出去一半,就被毒岛冴子木刀劈中了胫骨,打得多重暂且不说,反正那家伙是登时摆着腿躺在地上,痛的满头是汗。

而这一刀过去后,毒岛冴子飘逸转身,一个回旋后,用刀柄连着拳头砸在了一个不良的肚子上,在那不良少年吃痛弯腰的瞬间,便单手抓着他的衣领完成了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这一下还直接摔在了最后一个围过来的不良身上,将他带到在地后,毒岛冴子还冷酷的用木刀补了一下在他的手背,啪的一声脆响后,毒岛冴子单手持着木刀,傲然站立。

眼下,六个不良少年尽然已全数跪倒在地,哀嚎不断,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毒岛冴子持着木刀,缓缓往腰侧送去,做出了一个收刀的动作,将弓步的动作慢慢撤回,深深地吸了口气后,之前不经意浮现在脸上的淡淡笑意消失不见,表情恢复了平静。

她紫发飞舞着落在了身后,裙摆这时才终于恢复了平静,她对着青木司柔柔一笑,亭亭玉立,温婉可人,与方才英姿飒爽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青木司由衷的伸出了手,比划了个大拇指:“果然,冴子的剑道实力还是那么强大。”

毒岛冴子轻笑着,迈着小步走到了青木司身边,主动伸出了手紧紧抓住了青木司的手掌,抱着他的胳膊:“司出手的话,也是一样的吧。如果没了木刀,我肯定不会是司的对手的。”

“这可不一定,冴子有时候强的我有些惊讶,在现实世界里,竟然还真的有这么强大的人。”青木司有些感叹,的确,毒岛冴子,是他自梦境训练室以外,见到过最强的人了。

而毒岛冴子心心念念的大剑豪,又有多强呢?

是像绯村剑心一样么?

青木司暂时没有头绪。

只是看着身旁微笑着的毒岛冴子,看她紧紧抱着自己胳膊的模样,青木司少有的没有心猿意马,而是心中隐隐察觉到了——冴子似乎很是不安,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她的动作却将她的心情隐隐表露了出来。

她突然在不安什么呢?

青木司同样暂时摸不着头绪,也许,这不安的原因,就是毒岛冴子始终无法彻底接受他的原因所在吧!

他将这件事牢牢记起,不知何时,才能抽丝破茧的找到真像。

“呐,我们去那边逛逛吧?”毒岛冴子笑着指着不远处的商店,青木司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对她笑笑,嗯了一声,和她向远处走去。

至于身后那群不良?

管他呢!

“呐,冴子。”青木司忽然开口。

“啊?”毒岛冴子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

“刚才你的样子,真的帅呆了!”青木司看着她,眼神中,满是让毒岛冴子感觉有些慌乱的笑意。

她伸手去撩头发,却触碰到了自己的脸颊,触感微微发热:“呃,嗯……”

“我很喜欢。”青木司温柔的看着她。

“嗯。”毒岛冴子紧紧抱着青木司的胳膊,终于放松了一些。

如果你很不安,却又无法倾诉什么的话……那我能做的,也许就只有相信你了。

青木司突然凑了过去,在她脸上啵的亲了一口,她红着脸松开了手:“怎,怎么了?突然这样。”

“是怪冴子太惹人喜欢了。”青木司同样脸上微红。

毒岛冴子有些妩媚的白了青木司一眼,声音带着点撒娇的意味:“司……”

青木司伸手抓住了她,她象征性的挣脱了一下,便又任由青木司牵着,在步行街旁其余男男女女不时的注视下,若无人的逛了起来。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出发,春日部

次日清晨,青木司提着十分轻盈的行李箱站在家门口等了几分钟,街道那边,松山岩招牌似的大块头吉普车就从远处轰轰轰的开了过来。

青木司把行李箱往后座一塞,坐了进去,看着身旁的松山岩笑道:“岩哥今天可来晚了。”

“堵车了。”松山岩嘴里叼着烟,扭头看着青木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遍,摇了摇头:“我都说了一会到了位置以后,你上了车就要开始进入录制节目的状态,你怎么也不穿好点。”

“我平时就这么穿,没必要因为上个镜头再买一身吧。”青木司瞅了瞅自己这一套纯黑色的运动服,也没觉得哪不合适,要不是这比赛必须按着人家的流程走,青木司连这电视都不想上。

“你呀……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成熟,还是说你这家伙心大。”松山岩笑着将烟头熄灭在车里的烟灰缸中,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给你发的资料都看了吧。”

“嗯,都背住了。”青木司点点头,一共也不过就三个选手的资料,他只看了一个小时就琢磨完了。

“一会那些家伙采访的时候肯定很有针对性,你可以自由发挥,表现的谦和一点,或者霸气一点,都对你各有好处。反正你也不打算继续发展,什么形象对你来说都无所谓。”松山岩提醒着。

青木司不以为然的笑笑:“我知道,随便他们弄吧,我就该干嘛干嘛,这个月熬过去,打完比赛,我可再也不想参加什么节目了,太累了。”

“辛苦了!”松山岩打着转向灯缓缓靠边停下,熄火,对着青木司说道:“那边就是节目组的车了,你坐他们的车走。”

青木司抬头看去,松山岩指着的方向,一辆黑色的保姆车正停在路边,车外头,一男一女正靠在车边闲聊,青木司定神看去,诶呦,还是俩熟人——竟然是中尾纪美子和平田大河。

这俩人怎么跑这来了。

“那,我走了!”青木司下了车,提出了自己的行李箱。

松山岩用力地拍了拍青木司的肩膀,看着他,眼神欣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