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73节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第73节

毒岛冴子笑的有些复杂,她心底承受的东西远不是这么一两句话就能释放开来的,但她本就是不是一个喜欢示弱的人,隐藏得很深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她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做出反应。

她不是害怕输,而是害怕再次输了的自己,会变得很可怕……那副样子,她真的想永远都不要被青木司看到就好了。

所以,她只是闷闷的点点头:“我知道的。”

青木司拉着她的手,看着星空走着:“青木夫人这幅样子,可不像是个好太太。”

“呃……”她的脸颊微微泛红:“那只是,只是举例。”

“是吗?”青木司扭头,看着她有些害羞的样子,想要捉弄她的心更重了。

“那我可是会伤心的。”青木司说完,看着毒岛冴子有些埋怨的盯着自己,发出了少有的撒娇似的声音:“真是的……司就这么喜欢看我难为情的样子吗?”

青木司看着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灿烂的笑出了声:“嗯,喜欢,很喜欢!”

“真是的……”毒岛冴子偏过头去,一头紫发遮掩了侧脸,只是那红晕却不甘的从发间表露了其主人脸颊此时是如何滚烫。

青木司伸手撩起她的长发:“冴子所有的样子我都喜欢。”

所以,振作起来吧。

青木司看着她晃动着水波,似乎蕴藏着星宿的双眸在夜空中忽闪忽灭,温柔的笑着。

毒岛冴子攥紧了他的手:“我知道了……”

她看向青木司的眼神,是柔和而又炽热的喜欢。

“下雪了。”面颊忽然有些冰凉,青木司抬起头,天空洋洋洒洒飘下的雪花,落在了皮肤上,被体温融化成了水滴。

青木司抓紧了她的手:“赶紧回去吧。”

“嗯。”毒岛冴子依靠着他的臂膀,牵着他的手,一起朝着酒店走去。

明天怎么样,得明天到了才能知道。

毒岛冴子抬起头,睫毛上的雪花模糊了视线。

但,这一刻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午饭

次日一早,青木司和毒岛冴子坐着松山岩的车先回了千叶。

至于毒岛俊雄,他就自己看着办吧,身为督导家族的大公子,总不至于连车费都没有吧?

先把毒岛冴子送回了家,青木司才让松山岩将自己也送了回去。

打开家门,青木司不自觉得松了口气,仿佛出差许久终于回到了家里,身体一阵放松。

“看来我也是真的把这当成自己家了呢。”青木司伸了个懒腰,坐在玄关处脱了鞋子,先去打开窗户通了通风,而后,辛勤的拿起了清扫工具,将许久没人打理的家从头到尾的收拾了一遍。

而后,青木司才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还没喘匀气,电话里就传来了毒岛冴子的消息。

“毒岛冴子:中午来我家吃饭吧,免得司只是随便给自己吃一口,对身体不好。”

青木司看到信息就忍不住一乐——毒岛冴子还真理解他,他一个人还真就随便糊弄一口就算了。

看了看时间,青木司发了回信:“那我半小时后过去。”

“毒岛冴子:嗯。”

上楼换了一套衣服,青木司便直接出门,打车去了毒岛家,一路上司机一瞅着青木司就兴奋得不得了,又是要签名又是要合照的,临下车还要抹了青木司的出租车费,热情的简直让青木司有点不适应。

按照出租车师傅的说法,青木司代表千叶出战,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简直让千叶人扬眉吐气,一顿狠夸青木司是什么八千代市的骄傲,让青木司都有点脸红了——原来被舔狗簇拥的快乐,是真的快乐!

咳,没享受多久,青木司到了目的地。

毒岛家的道馆还是那么气派,青木司有些轻车熟路的从侧门直接进到了后面的住房区,刚推开门,走上木廊,就嗅到了厨房传来的诱人香气。

青木司寻着香味,推开了厨房的门,毒岛冴子围着围裙,扎着马尾辫正在灶前忙碌的样子便映入眼帘。

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此时显得格外诱人,青木司忍不住走到了她的身边,在她有些惊讶和羞恼的表情下从背后抱住了她。

“司……我在做饭呢。”毒岛冴子的声音带着点撒娇,又带着点责怪,她扭了扭脖子,脑袋蹭了蹭青木司的脸颊。

青木司在她侧脸轻轻亲了一口:“我能帮忙么?”

“司就去好好坐着等一会就好了,我都快做完了。”毒岛冴子用脑袋往后顶了顶,青木司乖乖放开了手:“好。”

看着她红着脸的样子,青木司觉得如果这样的生活重复一百遍,一万遍都会让他觉得有趣。

笑着,青木司转身去了她的房间,坐在茶几前,上面已经放着一壶热茶。

青木司微笑着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一边轻抿着喝了几口,看着窗外还带着点雪花的景色,没等多久,毒岛冴子便端着做好的饭菜走了进来,青木司急忙起身帮忙,毒岛冴子微笑着把东西递给他:“先去洗手。”

青木司闻着香味,早就有点忍不住了,但听到这话也只得点点头,等他洗了手回来,毒岛冴子已经将饭碗都设置好了,坐在桌边笑吟吟的看着他。

青木司坐到了她对面,在她房间不算大的小茶几上,两人于在榻榻米上相对而坐。

“我开动了!”青木司有些迫不及待的伸出了筷子。

毒岛冴子今天做的菜色不算特别多,但看起来,也已经足够丰盛。

一道厚蛋烧,一份沙拉,一人一份的炸虾丼,一份以牛肉和番薯胡萝卜为主的汤,还有一看就是特别为青木司做的煎牛排。

“司还有比赛要准备,我想了想,还是不要做的太油腻了。炸虾如果不合适的话,司吃牛排也是可以的。”毒岛冴子笑着,坐着舒展着身体。

青木司笑着点头:“没关系,虽然体重有些岌岌可危,但只要锻炼几天,赛前称重的时候注意一些,也不至于难倒我。”

“那就好。”毒岛冴子一双丹凤眼眯成了月牙,但很快,又露出了遗憾的神色:“本来其实研究了不少适合司运动时候吃的菜色,只是想着司难得休息,恐怕不怎么想吃那些特别的营养餐,就没有特别去做。这样的话,可能没什么机会去做给司吃了呢。”

“这就挺好的了……冴子还专门有去研究菜色吗?”青木司有点感动。

“嗯……我学的大部分都是些传统的家常菜,恐怕不大适合司运动的时候吃。所以专门有去上网查一下。”毒岛冴子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就是学完了才想到,司是由专门的营养师配合训练的。”

“冴子……谢谢。”青木司抿了抿嘴,露出了微笑:“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底,青木司却将其牢牢记住。

他一向都是个有恩必报的人,谁对他好,他也许不会立即表现出来,但却一定会记在心里。

“尝尝看。”毒岛冴子举着筷子,却没有动手,表情有些期待的看着青木司。

青木司拿起筷子,夹起厚蛋烧,先尝了一口。

厚蛋烧其实就是鸡蛋卷,只不过卷的次数多一些,看起来很是厚实,毒岛冴子在里面放了葱花,青木司夹起轻轻咬了一口,厚蛋烧软糯的外皮就像是果冻似的破开,浓郁的蛋香在嘴里像是炸弹一样炸裂开来,还来不及为其浓郁的味道感到几丝腻味,葱香便适时的出现,平添几分风味。

“好吃!”青木司瞪大了眼,而毒岛冴子见此,松了口气:“如果需要的话,家里也有番茄沙司。”

“不用了!已经足够好吃了!”青木司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尝起了别的食物。

果然,不出意外的,任何一道菜色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炸虾的外酥内嫩,牛排的鲜嫩多汁,包括米饭的软硬度都无比适中。

青木司几乎没停过嘴的吃完了这一餐,吃饱后,用清淡的牛肉蔬菜汤,填满了胃部的所有缝隙,有些懒洋洋的往后一靠:“啊……吃撑了。”

“吃不下可以剩下的。”毒岛冴子好笑的看着他抱着肚子像个小孩似的模样,起身,收拾起了碗筷。

青木司刚想起身帮忙,就看毒岛冴子停下了脚步对他露出了微笑,不用多说,青木司只得舒舒服服的老老实实的坐在榻榻米上,背靠着沙发偷起了懒。

冴子可真是个当老婆的绝佳人选啊!

青木司看着她手脚麻利却又看起来十分优雅的将所有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重新烧了一壶热茶,才坐到自己身边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感慨。

青木司缓了口气,本想和毒岛冴子说些什么,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还没等青木司猜测是谁,门口便响起了敲门声:“姐姐,在家么。”

青木司和毒岛冴子对视一眼,之前的轻松笑容都已然不复存在。

毒岛冴子垂着视线,站起身来,表情平静:“我去开门。”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败与血

毒岛俊雄推开门,鼻子微微一皱,嗅到了食物的香气,可随着他视线转动,便只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捂着肚子一看就吃的很饱的青木司。

他们竟然……没有等我,就吃完了?

毒岛俊雄嘴角微微抽搐。

“下午好。”毒岛冴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毒岛俊雄微微吸了口气:“啊,下午好。”

他从毒岛冴子身边擦肩而过,坐到了沙发上,对着青木司露出了淡淡的笑:“下午好,青木君。”

“下午好。”青木司礼貌的回了一句:“吃过午饭了么。”

“吃过了,多谢担心。”毒岛俊雄空荡荡的胃差点就发出咕噜的声音来抗议,但他却还是故作淡定道:“青木君果然是个遵守约定的人,做好准备了吗?一天没练剑,我的手都有些痒痒了。”

“啊,能稍微等一会嘛,我吃的有点撑了。”青木司真不是故意推辞,他的确吃的太撑了,感觉不消化个半小时,真的是一点运动的欲望都没有。

毒岛俊雄牙齿发出了嘎吱一声响,惹得青木司有些奇怪的侧目看着他,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是这样啊,那青木君先好好消化一下……姐姐呢?”

毒岛冴子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随时都可以。”

毒岛俊雄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姐姐的茶果然还是好喝,看来姐姐果然还是在这些女人家的事情上天赋异禀。”

这话说完,青木司微微皱眉。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直接去练剑吧。”毒岛俊雄一想到自己上午为了坐车回来,废了多少事,就感觉心里有些憋火——毒岛冴子竟然把他一个人丢在东京,自己先回来了!

姐姐是不是把父亲的家教都忘光了?

毒岛俊雄眯着眼,站起身来:“青木君要不要一起来。”

“好。”青木司站起身来,看着他和毒岛冴子,心里同样有点恼火,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一直明里暗里损着冴子,是不是有过分了。

毒岛冴子看不出有什么恼火,她在玄关门口,将放在鞋柜上的木刀提了起来:“走吧。”

她提着木刀的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毒岛俊雄表情轻松的跟着她往屋外走,青木司跟在两人身后,一路穿过狭长的木质走廊,进到了道馆里。

毒岛冴子径直走向了剑道馆中的一边,单手握着竹刀,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静静的看着毒岛俊雄走到放置着木刀的木桶处掏出一把木刀,随手玩了个剑花,对着毒岛冴子轻笑两声:“姐姐保管的不错呢。”

毒岛冴子没说话。

毒岛俊雄自讨了个没趣,却不见恼怒,反而一脸教导地说道:“平常心,姐姐现在的心态可不是个剑客该有的心态。”

毒岛冴子还是没说话,只是右手轻轻举起了木刀,双手持刀,站在原地,目光愈发冰冷。

这一刻,她似乎不再是那个温文儒雅,温柔大方的女孩,而是一个欲将对手置之死地的真正剑客。

青木司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样子的毒岛冴子,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每一次,都觉得很陌生。

上一次见到毒岛冴子这副模样,还是在剑道社,自己信心满满的挥出那一刀的时候——这样状态的毒岛冴子,只一刀,就让自己的木刀脱手。

青木司沉默的看着两人,心里虽然对这样的毒岛冴子有些不安,却同样希望,毒岛冴子能赢。

毒岛俊雄拿着木刀,凭空横斩一刀,破空声宛若一声哨响,让青木司瞳孔微微放大。

好快!

“看来姐姐现在是没什么说话的心情了。”毒岛俊雄拿着木刀,单手持刀,傲然侧对着毒岛冴子:“那就来吧,让我看看,姐姐的器量。”

毒岛冴子眼角微微抽搐,只一瞬间,猛地踏地。

一声让青木司有些愕然的爆响之后,毒岛冴子几乎眨眼间,就窜到了数步远的毒岛俊雄身前,手中木刀自上而下斩出,木刀接触,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啪!”

嘶……

青木司不自觉得倒吸一口冷气。

只看毒岛俊雄表情轻松的单手举着刀,而在他的木刀之上,是毒岛冴子的木刀。

毒岛冴子双手攥着刀柄,手背青筋暴露,她咬紧牙关,发出一声闷哼,身形急速下潜,单腿横扫,扫向了毒岛俊雄的双腿。

毒岛俊雄只是轻轻一跳。

而当看到毒岛俊雄轻轻一跳,躲过这一击的瞬间,毒岛冴子的双眼,几乎燃烧起了一阵摄人的火焰:抓到你了!

毒岛冴子的腿横扫过后,她的木刀借助着旋转之势,与她的身体一起旋转发力,猛地横斩而出。

目标,正是跳在空中,看似避无可避的毒岛俊雄!

木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仿佛带着尾巴的幻影,随着尖锐的破空声,直劈毒岛俊雄。

这一刀别说是打在人身上,青木司觉得,就是打在钢筋上,都能将钢筋砍弯!

这简直在下杀手!

他们毒岛家的切磋,下手竟然都这么重?

而在空中还未落地的毒岛俊雄,只是淡淡勾起了嘴角。

他伸出了木刀,凌空,刺!

难以想象,一个人的木刀,能在只用单臂发力的情况下,刺得如此精准,如此来势汹汹!

“刺啦!”

难以想象的刨木声让青木司不自觉得张大了嘴,只看这一刀,竟然直直刺在了毒岛冴子砍来的刀刃上,而后,两把木刀因为巨大的力道而滑开,毒岛冴子的木刀侧面,竟然被这一刺刺出了一道凹痕。

而这转身砍来的一刀,在被刺偏了方向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对毒岛俊雄有什么威胁,他只是游刃有余的双脚落地,迅疾的下拉木刀,便在毒岛冴子砍到自己之前,挡住了毒岛冴子的木刀。

“不错,这一刀,很不错。”毒岛俊雄的表情有些兴奋了起来。

毒岛冴子依旧只是面无表情的发动着进攻,她一刀被挡,以蹲姿发力,自下而上的忽然做出了一记迅捷的肘击!

这一肘,青木司有些似曾相识。

这不是,这不是他曾经差点被KO的那一肘的变种么?虽然发力的姿势动作略有不同,却无比适合毒岛冴子当前这种情况!

这是她临时做出的随机应变?还是她自己看到之后,便融入到自己招式体系?

无论是哪一种,都足以证明毒岛冴子的天赋之强,对剑道钻研之深。

这一肘隐蔽而冷毒,毒岛俊雄的确为此吃了一惊,但却不代表,他无法做出反抗。

面对愈来愈近的肘击,毒岛俊雄用了一个有些夸张的铁板桥姿势先后仰倒,再翻身之前,单腿向毒岛冴子踹出一脚,毒岛冴子猝不及防之下,被踹中了腹部,发出一声闷哼,却只是身形一摆,举起木刀,弓步前刺。

毒岛俊雄铁板桥姿势接连着后滚翻的动作,躲过一肘的同时,以一种蹲姿的姿势,猛地横斩出一刀。

这不是!?

青木司双目中满是惊骇,这一刀,竟然与刚才毒岛冴子蹲姿时发出的一刀,几乎无二!

而面对这一刀,毒岛冴子只是表情冷酷的同样刺出了一刀。

你要用我方才蹲姿横斩的动作来砍我,那我就要用你的方式来破开这一招!

两人谁也没说话,却用动作表明着寸步不让的态度。

只是……

毒岛俊雄横斩时,小臂肌肉高高隆起,竟然在两刀接触前的瞬间,微微变动了刀刃的朝向。

他这一刀,擦着毒岛冴子的木刀刀尖,砍到了刀侧。

巨大的力量让全力挥刺出这一刀的毒岛冴子再无还手之力,一声啪的脆响之后,毒岛冴子手中的木刀高高飞起,向一侧的青木司飞来。

青木司几乎本能的伸出手去,攥住了刀柄,巨大的力道差点让他也将手里的木刀脱手而出,身体都被这刀上携带的巨大动能所牵动了少许。

毒岛冴子还保持着出刀的姿势,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与失落。

而毒岛俊雄只是慢悠悠的收回了木刀,面带笑意:“姐姐的进步可真不小呢。”

毒岛冴子低着头,一头紫发下,往日迷人温柔的丹凤眼中,是让人有些胆寒的冷。

她的长发掩盖了表情,青木司看不出她此刻是什么样子,但她还僵在空中的手,却落下了点滴鲜血。

她的虎口处,小小的裂口涌出的鲜血,渐渐染红了两只手掌,顺着指尖,滴答一声,落在了地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天翔龙闪!龙鸣之声!

冴子……

青木司张开了嘴,却没有叫出声音,因为此时的毒岛冴子,已经表情冷漠的转过了身,看也不看落到一边的木刀与表情担忧的青木司,只是漠然的走向了一旁,在角落站定,转过身来,视线垂下,没有任何动作。

就像……她的灵魂都随着那柄飞出的木刀,消失的一干二净。

毒岛俊雄甚至没有浪费什么时间去打量毒岛冴子,他笑着扭头看向了青木司:“接下来就是青木君了。”

青木司沉默的拿着那柄毒岛冴子被击飞的木刀,静静的看着木刀上让人有些咂舌的砍痕。

两把木刀相撞,毒岛俊雄手中的木刀看起来完好无损,而毒岛冴子的木刀,却无比明显的出现了变形。

看着缺口,青木司轻轻挥了挥刀。

他不会是毒岛俊雄的对手。

他无比清楚这一点。

无论是那游刃有余的刺击破开毒岛冴子的挥砍,亦或是用挥砍劈飞毒岛冴子的突刺,这都不是现在的青木司能做到的。

如果说,面对绯村剑心,青木司感受到的是神秘——那就是无法感觉到两人到底有多少差距的话,面对毒岛俊雄,他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毒岛冴子的攻击,在此时的他看来,也是堪称避无可避的绝杀招数,他打起精神来,或许可以灵活的躲过,但若是想毒岛俊雄一样以攻对攻,用技巧回击,他做不到。

他看得到毒岛冴子刺来的那一刀,但他只能躲。

这就是在剑道上,无比明显的差异。

也许在剑道的等级上,毒岛俊雄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九级这样骇人的地步也说不准。

青木司七级的综合格斗就可以纵横霓虹青年拳坛,而九级是一种什么境界?

青木司甚至不敢肯定,所谓大剑豪,究竟是不是十级,亦或是比十级更高,才是所谓的大剑豪。

这一刻,关于剑道,青木司只觉得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从绯村剑心那,青木司完全看不到差距,因为两者差距实在太大,当差距太大的时候,那种境界上的差异反而更难感受的出来。

可毒岛俊雄却承担了这个角色,他和毒岛冴子短暂的交手,让青木司看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剑道。

并非是之前所了解过的一招一式,而是真正的,似乎要以杀人,实用为目的的,对剑道的掌握。

每一刀看起来是如此简单,只不过劈砍突刺,但却又如此不同,如此精妙。

“青木君?”看到青木司许久没有反应,毒岛俊雄忍不住出声提醒。

青木司这才如梦清醒般,看向了毒岛俊雄。

毒岛俊雄只是淡淡的笑着:“你还来吗?如果不想打了的话,也可以不打的。毕竟只是切磋练习,青木君的本业也并非剑道。”

“来。”青木司握紧了手里的木刀。

刀柄处,似乎还带有毒岛冴子手心的温度。

毒岛冴子在远处的身体微微颤抖,她轻轻抬起头,眼中复杂的情绪几乎无法一语概括,茫然?亦或是绝望?她那双丹凤眼中,失去了光彩。

直到看到青木司沉默着提起木刀,双手握紧刀柄站在毒岛俊雄身前时,双眼才逐渐恢复了聚焦。

“尽管向我攻来吧,我会适度反击,绝对不会对青木司造成什么伤害的。毕竟,青木君半月后还要参加拳赛呢。”毒岛俊雄轻松地笑着,依旧只是单手持刀。

青木司只是屏气凝神,一脸专注的看着他:“这就随便你了……”

语毕,他将木刀缓缓藏于腰际。

“哦?拔刀斩?是哪家的流派?”毒岛俊雄饶有趣味的看着青木司微微弓步,做出了拔刀前的躬身动作。

不错,这拔刀斩的动作看起来倒不像是那些大路货,是什么古流剑术的流派?从弯腰动作来看……不对,看不到他握刀的动作,但这身子弯曲的幅度不像是我所知道的那几家……

毒岛俊雄心中分析着青木司动作背后隐藏的信息,和毒岛冴子有几分相似的眼睛微微眯起,寒芒暗藏。

只学了一个月的剑道,能到什么水准呢?

能让冴子这个女人如此信赖的家伙,恐怕还真会是个了不得的家伙。

让我看看,你的器量吧!

他的呼吸因为激动而微微加粗。

就在这一瞬间,青木司动了。

脚趾扣地的瞬间,从脚趾传至手指的浑身力道,让青木司的肌肉宛若游龙一般自下而上绷紧,比眨眼还要快上一份的动作,几乎突破了视网膜的捕捉。

天翔龙闪!

若是只用言语形容,还无法形容出青木司这一刀的迅捷的话,从毒岛俊雄微微瞪大的眸子中,你便可以看出这一刀是如何的骇人。

毒岛俊雄几乎只是靠本能的举起了刀,来抵御这来势汹汹的拔刀斩。

“啪!”

一声如爆竹般的巨大脆响,响彻了整个道馆。

毒岛俊雄仓促单手举刀格挡,整个刀身被打的倾斜了几分,险些被突破了招架砍在身上,两只脚啪嗒往后退了两步,才止住了去势。

而在这一刀之后,他本能的进入了全神贯注的模式,一改单手持刀的动作,猛然双手握紧刀柄,喉中发出一声长啸。

他奋力向上,发出了一刀撩斩。

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防御!

只看青木司一刀从左侧腰间斩出,让毒岛俊雄后退了两小步的同时,身体根本没有停下,而是随着这自左向右斩出的一刀,继续转动着身体,向前跨步的瞬间,旋转着身体,斩出了第二刀!

天翔龙闪,从来,就不只是第一刀!

而是利用了超快速拔刀斩的离心力,汇聚了本身力量与惯性的第二刀!

只是青木司之所以从未用过这一刀,也并非是没有原因的。

原因有一:对身体的负担太大,打不好,就会伤到自己的身体。

这一刀本身就是浑身力气拧成一刀的绝杀一招,一般而言,面对这样一招几乎是有去无回的一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使用时几乎没有留有任何余力,而是刻意爆发出了身体承受能力以外的力量。

这是一种寻常人根本无法学会的技巧,所以当绯村剑心发现青木司竟然几下就学会了拔刀斩最关键的要领:“神速”时,会惊愕的原因。

就像有人从高处丢下什么重物,拿双手去接,若是超出了承受的限制,身体就会被这股力量所损伤。

这一刀,就是如此——挥出的瞬间,就是现在的青木司根本无暇收手的一刀。

而只一刀便如此,第二刀砍出去,对身体的负担就更大了!

尤其是像青木司这样,真实剑道实力还不足以驾驭这种杀招的人。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青木司掌控不了这一刀。

连挥出第一刀都如此勉强的青木司,强行用出天翔龙闪第二刀的后果,就是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这股力量。

说句实话——如果这一刻毒岛俊雄没有抵挡住这一刀,或者他走神大意没有防范到这一刀。

他会死。

木刀,也能杀人!

连青木司这种身体素质都无法驾驭的一刀,如此恐怖的一刀,到底有多快,多凶?

几乎是凭空出现了一道光圈。

这光圈中,隐约可见木刀本来的样子,但在人的眼里,看到的这拖影,实际上,已经是木刀挥过之后了。

破空声更是刺耳的像是奋力吹响的哨声。

又像是……

龙鸣。

毒岛俊雄双腿宛若扎根在地的老树,小臂的肌肉高高隆起,甚至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爆炸似的绷紧,自下而上,发出一刀撩斩。

与青木司转身而来的木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第三百六十章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啪!”

“啪嗒……”

当木刀接触的刹那,青木司手里的木刀,断裂成了两截。

握在手中的刀柄,无力的垂落在地。

飞出去的刀身,则狠狠地扎在了道场的地面,将木质地板刺出了一个空洞,没入足足大半个手指长度,尾部,还在不断颤抖着。

而毒岛俊雄手中的木刀,也出现了一道明显的缺口,虽然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但他的表情,却再也不复之前的玩闹。

“这是什么剑术流派?这是什么发力技巧?你从哪学来的!?”

他几乎忘掉了所有礼仪,垂下了木刀,目光灼灼的盯紧了青木司,命令式的大声道:“告诉我!”

青木司大口的喘着气,虎口传来一阵剧痛,腰间的肌肉更是撕裂似的痛,跨步时牵动的韧带,也有撕裂似的痛感,而小臂更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而后,便是浑身被掏空似的无力感。

青木司都有些茫然——他刚才到底用了多大力气?而这好像本能一般使用出的技巧,发挥出的力量,连他本人都有些惊愕到一时无语。

“告诉我!”直到毒岛俊雄向前一步,有些咄咄逼人的看着青木司的时候,青木司才从对自己这一刀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强忍着身上的痛处,站起了身来,表情平静的看向了毒岛俊雄,和他兴奋,渴望的双眼对视着。

“飞天御剑流。”

“天翔龙闪。”

“神速,拔刀斩。”

青木司说完,表情平静地说道:“今天的切磋就到这吧,我已经打出了最强的一刀。现在的你,我不是对手。”

“我说,你从谁哪里学的?”毒岛俊雄看着青木司有转身离开的意图,几乎本能的提起了木刀,拦住了青木司的去路。

“俊雄!”沉默许久的毒岛冴子忽然发出了呵斥声。

他却闻所未闻般继续纠缠着:“教给我,不管多大代价,我都可以给你。”

“钱?你缺钱么?”

“一千万?”

“觉得少?我说的不是日元,是美金。”

“一千万不够?两千万!还有我姐姐,只要你同意,我回去就和父亲说,他会同意的,明天就可以让你们结婚。”

“你想要什么,说,我都可以给你!房子?车?”

毒岛俊雄那副有些狂热,渴望的模样,让青木司由心的感受到了一阵厌恶,特别是他将毒岛冴子说的像钱,物,这样低廉的时候,他更是怒上心头。

“我想你滚!”

青木司冷冷的看向他。

毒岛俊雄只是继续看着他,呼吸有些加粗,甚至不见丝毫恼怒:“想要我滚?没问题,只要你教给我这种发力方式,教给我这一刀,我可以现在就回米国去,一辈子都不来霓虹。不,只要你在的地方,我就退避三舍,这都可以。”

“只是一记剑招,至于么?”青木司有些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的看着他。

哪怕此时他恼怒的要对青木司出手,青木司都觉得能够理解。

但他这幅模样,青木司真的理解不能。

毒岛家能出现毒岛冴子,毒岛俊雄这样的,年纪轻轻剑道实力就如此出众的人,说明其本身的剑道技巧就绝对不低。

就算青木司这一来自飞天御剑流中的绝技的确出众,但怎么也还不到,值得他如此疯狂的地步吧?

“呵,至于么?”毒岛俊雄看着青木司,就像看到了一个拿着传国玉玺当鞋刷子的乞丐:“这可是绝技!一个可能已经失传了的古流剑术中最精华的一刀!”

“如果我能学会他,我就可能,不,我就一定能踏入大剑豪的领域!”毒岛俊雄目光灼灼的看着青木司,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你不是对剑道没兴趣么?教给我,我才是最合适这一招的人!”

“抱歉。”青木司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眼神有些冷得吓人:“我说了,我希望你现在滚开。”

“冴子不是你口中换剑招的筹码,你也没权利决定她的未来。同样,我会不会钻研剑道,关你屁事。”

青木司毫不示弱的盯着他,只要他稍有异动,他就是拼着受伤也要让他看看和一个综合格斗选手距离这么近会发生什么。

“这一招,我会。”青木司看着他,语气有些嘲弄:“但我不可能交给你,永远。就算我以后一辈子用不到这些剑道技巧,那我就是给它带棺材里,也跟你没半点关系。”

毒岛俊雄嘴唇瓮动着,眼神也逐渐阴冷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很好。”

他把木刀往边上一丢,双手插进了运动裤裤兜里:“那就请你现在离开剑道馆。”

“这儿可不该有外人进来。”毒岛俊雄说着,瞥了一眼毒岛冴子:“至于冴子,我会和父亲说说,给她安排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你,以后就别带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妄想了。”毒岛俊雄说完,冷笑着看着青木司:“今天上午我可是查了不少你的资料,想必,你根本不知道毒岛家意味着什么。当然,只要你愿意交换,我之前说的一切,都还作数。”

“意味着什么,跟他无关。”

出乎意料的,毒岛冴子的声音清脆的响在他的耳后。

毒岛俊雄猛地回头:“你又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的决定和父亲的决定,和我有什么关系。”毒岛冴子声音冰冷,她毫不示弱的看着毒岛俊雄,脸上坚决的神色,甚至让人有些怀疑刚才那个意志消沉的人是不是她。

“门当户对?别开玩笑了,我想嫁给谁,父亲也管不到,更何况你?毒岛君,我想你大概是在米国被什么人宠坏了,有些看不清自己到底能使唤谁,不能使唤谁。”毒岛冴子看着毒岛俊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请你离开剑道馆,这,可不是你家。”

“这是毒岛家的道馆。”毒岛俊雄因为愤怒,表情微微有些扭曲,呼吸也有些急促。

“是的,但是,这也是我的道馆。你可以去米国去,那边的道馆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毒岛冴子看着毒岛俊雄,表情淡定中透露着从容:“这是我应有的一份,你懂了么?”

她有些咄咄逼人的话语和态度,和之前温柔大方的模样看起来大相径庭。

但青木司却心里一暖。

毒岛俊雄闻言,若有所思的眯眯眼,而后,忽的轻笑两声,扭了扭脖子,退后了两步,表示不想继续发生冲突:“有趣……不想承担毒岛家该有的责任,还想着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会和父亲说明这一切,我想,他会给你一段时间反悔你的选择的。”毒岛俊雄看着毒岛冴子,言语中满是威胁:“这段时间我会自己找地方住,这是我对‘姐姐’的尊重,冴子,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审时度势。”毒岛俊雄留下四个字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青木司,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就走。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注意到,此时他插在裤兜里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毒岛冴子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渐渐走远,直到他啪嗒一声推开道馆大门,而后啪的一声重重关上,才垂下了视线。

那张脸上的表情再次重归于平静,之前装作淡定从容,似乎已经消耗了她全部的心力。

站在原地无语凝视着地面,毒岛冴子有些无力的缓缓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将脸埋在了腿上。

青木司这才看出,刚才她和毒岛俊雄说话时的淡定,微笑,都是强装的。

急忙蹲下身去,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埋在发间和膝盖上的面颊:“冴子……”

“能,能让我一个人静静吗?”

毒岛冴子露出了当日在学校的剑道部,试图拒绝青木司时一模一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