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138节

系统让我去算命 第138节

“也就是说,有人在抓这些精神病人的可能性很大,只是他们现在可能还没有下手,或者正在侦查情况。”

巫俊不由看了她一眼,难道真要像她说的那样,假扮成精神病去引诱这些潜藏在黑暗中的人出现?

可那也太跌份了吧,他好歹是堂堂天师,又长得这么帅,装精神病也装不像啊!

要是像当年的犀利哥那样,一不小心成了网红就不好了,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大师,”孙丽正色说道,“其实不用你装,我装就行了。只要能把人引出来,你再顺藤摸瓜,我们去端了他们的老巢。”

巫俊看了看她,问:“你不觉得,这种事你跟你们秦队商量一下,多派点人一起行动效果会更好吗?”

“我说过,但最近严打,局里的事情好多,抽不出人。”孙丽讪讪地说道,“再说,他不同意我这个方案。”

孙丽露出一脸不满的神情,想也知道她的这个提议,在秦如海那里碰了钉子。

想想也是,让警队的人去假装精神病,这种事一听就不靠谱。

关键现在西林市这边并没有大量的精神病人失踪,假装了也不一定有用。

这就像钓鱼一样,下钩之前还要先了解一下,这水里到底有没有鱼,没有鱼你把鱼饵放下去,钓什么钓?

“你一个人去卧底很危险的。”

“我不怕。”孙丽坚定地说道,“大不了我化妆化丑一点,身上弄得臭一点,只要坚持两三天,我相信事情都会解决的。”

巫俊想了想,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不过让孙丽一个人去,实在是有点冒险。

他可以跟着,但他不可能分分秒秒地跟着,黑工厂不是一般的地方,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不好。

“这样吧,我派个人跟你一起。”

“谁啊?”

“一个真正的疯子。”巫俊笑道,“不过现在已经被我治好了。”

巫俊回到家里,把侯永平找了过来。

侯永平现在武术已经练到大家级别了,徒手对付十几个人那是非常轻松,放到古代那就是“镇远镖局”的大镖师。

让他跟孙丽一起去卧底,也不需要他做别的,就稍微注意保护一下孙丽就行。

侯永平听了巫俊的话,当场表示这事他接下来。

他疯疯癫癫了几十年,知道这样的人其实挺可怜的,家里人也嫌弃,社会也嫌弃,那些精神病院就别说了,那就是一桩生意。

他要是在那个时候被人抓了,后果可想而知。

现在听说有人抓精神病人当苦力,他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而且大师不光治好了他的病,还让他现在有吃有住,还练出了一身武术,这时候不帮他做点事,还等什么时候?

于是侯永平很快就再次变成了一个疯子。

看着他的模样,孙丽感觉非常惊讶,真的太像了。

特别是他抽一口皱巴巴的香烟,喷出一股淡淡的烟雾,然后嘿嘿嘿笑的时候,那绝对绝对就是个神经病!

孙丽觉得她也不能示弱。

于是她回到家里,好好地把自己折腾了半天,这才满意地溜了出来。

“嘿嘿嘿……大师,您看我像不像?”

巫俊:……

说实话,这姑娘还真舍得糟践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挺像。”

“那就开始行动吧,”孙丽高兴地说道,“我觉得我们不能在市区游荡,我们应该去城外的一些地方,比如大桥上,那里没有监控,到了晚上车和人都很少,而且过了桥就是省道,逃走也很方便。”

巫俊深以为然,孙丽这次的表现和积极,也初步展示了一点能力,比最初他见到那个整天都在相亲的大姑娘强多了。

于是孙丽和老疯子两人,个子按照自己的路线,一路上傻兮兮地游荡着,终于在半夜的时候来到了大桥上汇合。

巫俊骑着电瓶车远远地跟着,密切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一直守到天亮,没有任何收获。

不过孙丽没有灰心放弃,她这次算是拼大了。

这件事她家里现在还不知道,秦队那边倒是知道她在调查。

可能是觉得让她闲着也是闲着,也放开了让她去调查,只是不知道她要假扮精神病去卧底。

孙丽觉得她把自己折腾得这么惨,身上就跟垃圾堆似的那么臭,要是没有点成果,那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一定要坚持下去,坚持到有成绩为止。

侯永平倒是没什么,可能是习惯了,而且本身也是能吃苦的人。

别说换上这身破烂的衣服,他感觉还挺不错的,再裹着一个破袋子躺在桥上,抽几根皱巴巴的香烟,看看大河上的风景,倒是非常悠闲。

巫俊没有去打扰他们两人,他甚至郑重地告诉孙丽,不要跟他说话,不要跟他发信息,最好连眼神交流都不要有。

一旦和他接触,受到他的影响,他们的未来就会发生改变。

因为他已经通过天机眼看到,几天之后,他们真的会被人带走。

孙丽的这个计划还是不错的,就是线放得太长了点,这收线的时间么,有点久,还要好几天。

这可苦了孙丽,巫俊估计让她选择,她肯定不会想再来一次。

不过既然作为一个人民警察,而且是她自己要坚持当卧底,这点苦头又算什么?

第二天晚上,仍旧没有收获。

第三天倒是有了一点变化,可能是受到老疯子和孙丽的影像,桥上又多了一个精神病人。

第四天、第五天……

孙丽觉得她都真的成为精神病了。

身上又脏又臭就不说了,桥上晚上风大,冻得她都感冒了也不说了,关键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桥上又来了两个精神病。

这俩可都是真正的精神病人啊,不是假装的,像游魂野鬼似的在桥上走来走去,路过她的时候,有的嘿嘿地笑两声,有的突然大吼一声,魂都给她吓出来了。

要不是知道侯永平会在关键时刻保护她,她真的都打算放弃了。

不过她的坚持是有价值的,就在第五天晚上,一辆面包车慢慢地从城外开了过来。

孙丽也不完全就坐在桥上发呆,她还是充分动用了她学到的本事,对来往的车辆进行“扫描”。

她发现这辆面包车,每天都会从这个桥上来去好几趟,这绝对是在侦查情况,然后伺机下手。

于是她特别注意这辆面包车,果然不出她所料,还不到晚上九点,这辆车又来了。

而且稳稳地停在了她面前。

终于上钩了!

孙丽心里一阵激动,成败就此一举!

哗啦——

面包车的后门突然打开,一个穿着普通夹克的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孙丽眼睛一眯,顿时警惕万分。

这个家伙,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

结果这个中年男人来到她面前,把一份没吃完的盒饭放到地上,转身又走了。

孙丽看着面包车扬长而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好心人啊……不对,这是真的被当成精神病了啊!

第623章 说好的带我走呢

巫俊坐在很远的一家咖啡店里,透过玻璃远远看着孙丽,不由摇了摇头。

他知道孙丽现在一定很失望,但他没告诉孙丽,让她失望的事情还在后面。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凌晨。

巫俊从一条小巷里走了出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坏人马上就会出现了。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显眼,他特意准备了两套不同颜色的雨衣,又买了两个不同颜色和样式的头盔。

一套是他自己用,一套是给孙丽准备的,等会儿就会下雨了。

孙丽蜷缩在一堆旧棉袄上,感受着天空飘下来的零星雨点,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都已经五天了!

她一个如花似玉、青春靓丽的大美女,在大桥上吹着冷风,感受着无数路人异样的目光,在这里装精神病五天了!

那些黑工厂的人怎么还不来?

他们要是再不出现,她家里和局里都瞒不住了!

现在她自己都在严重怀疑,她这个计划是不是失败了,那些坏人现在可能在家里呼呼大睡呢。

因为前段时间才有人这么做了,成功揭露了一个黑工厂,那些人会不会因此收敛?

正当她对自己的信心越来越不足的时候,一辆黑色SUV停在了侯永平面前。

孙丽只是抬着眼皮看了一下这辆车,价值五六十万,这应该不是来“抓”人的吧。

开这么好的车来抓精神病,怕是真有精神病。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车上下来两个蒙着脸的人,飞快地冲到了侯永平面前。

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电击棍,噼啪一声就把侯永平电晕倒过去,然后两人像偷鸡的黄鼠狼似的,飞快地把他拖上了车。

不会吧,真是?

孙丽眨了眨眼睛,觉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她很佩服这些人,居然开着大几十万的SUV来干这种事,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啊。

现在的坏人都这么有钱了吗?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又激动又紧张,苦苦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来了啊!

黑色SUV上的人,又把附近两个精神病人抓到了车上,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丝不苟,没有惊起任何波澜。

眼看着下一个就该轮到她了,孙丽心里越来越紧张。

那个电击棍看起来威力好大,被电一下应该会很痛吧。

不过痛也就是一下,瞬间就晕过去了,她觉得可以承受。毕竟她是个要去当卧底的警察,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甚至还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赶快把我也抓走吧,老娘实在受不了继续在这坡桥上呆下去了!

再坚持几天,她都快成真的精神病了!

结果眼看着那辆黑色SUV开了过来,但并没有在她面前停下,而是直接开了过去,没有丝毫停留,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

什么情况?

几位大哥,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倒是等等我啊!

说好的要带我一起走呢?

孙丽站在冷冷的风中,就像一个无助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心理阴影的面积,却比整片夜空还要广阔无边。

这特么到底什么意思?

看不起本姑奶奶是个女精神病?

还是你们的车装不下了?我可以坐后备箱啊!

她辛辛苦苦地在这里等了五天啊!

吃了多少汽车尾气,吹了多少冷风,都感冒了!

结果这些人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这么走了,走了!

就像徐志摩的那句诗。

悄悄的你走了,

正如你悄悄的来,

你踩一踩油门,

不带走一个精神病。

这尼玛……太让人伤心了。

老娘好想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吼道,QNMLGB!

“大师,你说这是为什么啊?难道黑工厂也有性别歧视?”

巫俊笑着扔给她一个头盔和雨衣。

他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不要孙丽,可能是看她太瘦弱了,带回去也没什么用吧。

不过这也说明,那些人目的性很强,而且是早就侦查过的,对这桥上的情况了若指掌,否则也不会连看都不看一眼。

看来他这几天的小心谨慎还是对的。

“赶快穿好了上车,他们已经走远了。”

“好。”

孙丽咬了咬牙,赶紧把雨衣和头盔戴起来,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心里再苦也没有用。

不过等抓到这些可恶的家伙,她一定让他们先尝尝她的格斗术的厉害!

居然敢看不起本姑娘,真是活腻了!

巫俊骑着电瓶车,飞快地追了上去。

现在线索已经有了,刚才那两个人的影像也收录了,这些人是跑不掉的。

但这些人只能算得上是“中间商”,真要顺藤摸瓜地找到黑工厂,还需要一番周折。

……

飞驰的黑色SUV上,三个正常人都用毛巾捂着口鼻,显然是嫌弃车上三个疯子身上的味道。

“妈的,明天又要去洗车了。”开车的司机,瓮声瓮气地说道。

副驾驶上的人笑道:“怕什么,今晚就能拿到钱,还不够你去洗车?”

“洗车倒是不用,先去洗个澡才是真的。”坐后排的人嘿嘿笑道,“对了东哥,这次干完了,下次什么时候再来?我看这个地方不错,有好多啊!”

“这里暂时不来了,”副驾驶上的东哥道,“最近风声有点紧,还是悠着点。要不是答应了黄老板这批货,这次我都不打算出手的。”

“怕个球,”司机大声说道,“谁管这些精神病啊?”

“别忘了,前不久詹老板才倒了霉,被人卧底曝光了,”东哥道,“可惜了那么好一个老板,出手也大方,怎么就倒霉了呢?”

“谁让他自己贪心去抓人的?自己不长眼睛,连卧底的记者都认不出来,坐牢是必须的,”司机不屑地说道,“要是交给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来办,能有这事?就是舍不得给钱。”

东哥笑了笑,说道:“这倒是。”

“东哥,你说这几个里面,会不会有卧底啊?”

“你当我也是瞎子?”东哥没好气地说道,“这三个绝对不是,一看就知道。前些天的那几个也不是,都关了半个多月了,要是真卧底,早就发疯了。”

“对,”司机赶紧拍马屁,“东哥的这个办法简直就是绝顶高明,把他们往小笼子里一关,黑咕隆咚的什么都没有,正常人谁受得了半个月啊,也就这些精神有问题的人才能承受。”

东哥点了一根香烟,沾沾自喜地说道:“别说,桥上有一个还真的像是卧底。”

“你说那个女的?”

“对。”

“东哥,这你也能看出来?”司机道,“我还以为你是嫌弃她没体力,才不要的。”

“也有点这个原因吧,”东哥说道,“不过我总觉得她的眼神不对,老是盯着过往的车看,而且眼神清澈。”

司机点了点头,问:“如果她真是卧底,会不会现在就报警?”

“没事,等警察到了我们早就走了。”东哥洋洋自得地说道,“你以为我让你们换车牌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为了防着这一点吗?对了,等下记得把车牌换回来。”

“放心东哥,记得。”

说话间,车子拐进一条岔路,很快来到一片幽静的小树林。

一辆很大的集装箱货车,正停在路边等候。

开大货的人见东哥到了,有点焦躁地问:“怎么样,齐了吗?”

“早就叫你放心吧,我们出马还能有差池?”

“那赶紧的,我得趁着天黑多赶点路。”

说着几人把老疯子几个人抬到集装箱里,又装了一些货物遮挡,东哥的人也换了车牌,但他没有回头,而是准备从前面的小路绕到国道上。

大货车则轰隆隆地开上了省道,风驰电掣地朝北方开去。

孙丽咬牙切齿地看着黑色SUV走了,狠狠地说道:“可恶,难怪抓不住他们,居然这么狡猾!”

“没事,你不是已经拍下来了吗,”巫俊笑道,“等回头就通缉他们,最多再逍遥两天。”

“哼,我还想揍……我还想亲自抓他们呢。”

SUV上的三个人肯定是跑不掉了,巫俊已经把他们的影像存得好好的。

不过现在不需要急着抓他们,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妙了。

一路跟着大货车向北方走去。

开大货的家伙也是小心谨慎,白天就把车停在路边的小旅馆,躲在房间里睡大觉,晚上九点以后再出发。

这种事情比较常见,有些司机为了躲避路政,经常这样搞,所以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巫俊和孙丽一路追过了秦林,又过了长江,终于在第二天后半夜,到了一个叫做九龙镇的小地方。

大货车开进了一条很偏僻的小路,最后来到了山里,借着微微的晨曦,巫俊老远就看到一个黑烟冒冒的大烟囱。

现在居然还有这么高的烟囱,难道就没被环保部门查吗?

不过回头一想,黑工厂老板都是有背景的,偷人这种事都敢干,还有什么不敢?

他站在一个山头上,远远对着这个规模看起来不小的厂使用了天机眼。

只随便看了看影像,巫俊就断定,就是这个地方没错了。

里面的工人都是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动不动还要挨鞭子,这不是黑工厂还是什么?

第624章 不入龙穴焉得虎子

稍微侦查了一下情况,巫俊就对孙丽说道:“你就留在外面,不要轻易接近,最好是联系你哥哥,让他想办法叫人过来,很多人。”

孙丽凝重地点了点头。

光是从远处看这个黑工厂的规模,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期。

这么大的地方,放到西林市至少排名前几的工厂了,可想而知老板的势力有多庞大。

可笑她还想一个人来卧底,要是真的进去了,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巫俊说的有道理,必须要多叫点人过来,因为当地的警局肯定对付不了,能对付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那你呢?”

“我自然要进去看看,”巫俊笑了笑说道,“还没有参观过黑工厂,去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子。”

巫俊没说的是,侯永平被送进去了,他担心他出事。

这老头虽然能打,但架不住对方人多,他刚才随便数了数,至少有五十个保安,最差的配置也是皮鞭和电击棍,还有好几个真配着枪。

这五十多个人管理着将近三百人的工人,此时正在监视着工人吃早餐。

那也许不能叫做早餐,一人一碗面汤,外加一个黑乎乎的馒头,西林市那些讨饭吃的真精神病都不一定看得上。

而且巫俊还发现,这个厂房还不是全部,因为他看到几辆送货的车上,也有好几个工人,还有一辆送煤炭的拖拉机上也有。

他猜测这个黑工厂的老板,不止一个这样的厂,在附近什么地方可能还有分厂,说不定还有个小煤窑。

所以白天还不能动手,他准备摸进去看看情况,最好是把老板的身份也弄清楚。

然后等孙丽的“援兵”到了,再从上到下一网打尽。

“那大师,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巫俊道,“现在我们没法联系,所以先约定好。”

“最迟明天上午我就要动手,我只负责救出这里的工人,还有摆平工厂里那些监工的。”

“如果到时候你找不到人来帮忙,工厂的老板和他身后的靠山可能要跑路,你想抓人就会有点麻烦。”

“所以你抓紧时间,到时候我会提前让人给你送消息出来。”

“嗯,放心吧大师,我知道怎么做。”

事不宜迟,巫俊也不飞快地换了一身脏兮兮的衣服。

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有句话不是说吗,不如龙穴焉得虎子,他今天倒是要进去看看,这个黑工厂到底怎么个黑法。

趁着天色还不是很亮,他以最快的速度翻过三米多高、上面还有电网的围墙,轻盈地落在了布满煤渣的地面,然后悄无声息地跳上了停在那里等待“卸货”的大货车,和老疯子他们挤在了一起。

车里一共有三十个精神病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散发着难闻的臭味。

侯永平已经醒了过来,黑暗的车厢里,巫俊能够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

要不是想要潜入工厂,巫俊估计这个大货司机,可能早就被他揍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别急,”巫俊轻声说道,“最迟明天,就可以动手了。”

侯永平凝重地点了点头,强压下心里的怒气,闭上眼睛养神。

过了没多久,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十几个拿着皮鞭和长长的电击棍的监工,严阵以待地守在货车后面。

每次有“新人”来,总有那么几个不听话的,吵吵闹闹,毕竟都是精神病人,脑子都不正常。

不过这些人已经很有经验了,只要遇到这种人,就朝死里打。

精神病也怕痛,多打几次就老实了。

实在打不听的,就打死。

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而且老板买这些人也是花了钱的,至少要把成本赚回来。

车上的人像破麻袋一样被扔到地上,有几个试图乱跑的,直接就挨了一顿凶狠的鞭子。

光是看着那些人手里的皮鞭抽在人身上,巫俊就觉得疼,身边的侯永平把牙齿都咬得咯咯作响。

不过两人还是忍了下来,低着头一副傻愣愣的模样。

现场安静下来之后,一个像是主管的人拿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挨个轻点了人数。

“三十一个?”他不由皱了皱眉,“电话里不是说三十个吗,怎么多了一个?”

巫俊对此并不担心,上车之前他就看过了,不会有问题,否则他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混入。

“可能是前天晚上太急,忙天荒地的数错了。”送货的卡车司机恭维地说道,“刘哥你也知道,最近那边风声挺紧的,东哥这次也是挺拼的,干了这一票也要休息一段时间。”

被叫做刘哥的人听了点点头,笑着说道:“不过多出来的一个不付钱。”

“没事没事,我们不告诉他就行了。”

“嗯,都带走吧,给他们吃点东西,今天正好就上岗位培训。”

巫俊一群人被赶进了一个巨大的车间,排着队蹲在地上,然后很快有人送来了“早餐”。

巫俊和侯永平没吃,这种早餐一看就没有胃口。

不过他敏锐地发现,负责送早餐的人,好像和这些凶悍的监工不是一伙的。

但看起来也不像是精神病。

而且在几百口工人中,巫俊发现有好多都是神智正常的人。

这些人专门聚集在一个地方,大概有一百口的样子,他们的待遇比精神病工人好一点,吃的东西看起来干净多了,而且好多人还有香烟抽。

想想也是,这么大一个工厂,全靠精神病肯定是不行的,有些技术活还是要靠正常人才能做。

不过一个个还是蓬头垢面,而且一个个都是凶巴巴的样子,估计是被困在这里心情不好,感觉随时都要暴走。

巫俊趁着这个时间,对着所有人都使用了天机眼,不过他现在没时间去看他们的影像,那些监工已经开始吆喝了。

“快,排好队!”

吃过早饭之后,一群监工开始分配巫俊他们这三十个新人。

身体瘦弱的最先被选了出来,跟着大队的工人去了旁边的车间里,剩下了十个人。

这十个人都是年轻力壮的,而且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傻那种,巫俊和侯永平都有幸被留了下来。

很快从外面进来一个胖女人,个子很大,烫着波浪卷,监工们都谄媚地叫她张姐。

张姐看起来还有点起床气,捂着鼻子来到众人面前,最后看到了巫俊和侯永平,不由眼睛一亮,踩着高跟鞋来到巫俊面前,捏着他的下巴抬起来左右看了看。

“这个长得挺帅气的。”

刚才那个负责点数的刘哥赶紧谄媚地说道:“张姐要是看上了,送到你家里干点杂活儿?正好这次多了一个,算是白送的。”

巫俊心里顿时跑过一万头神兽,尼玛这胖女人还能再重口点吗,还有拿精神病当小白脸的,这女人得渴到什么程度?

不过好在张姐今天似乎没有这个心思,没有接受刘哥的建议,又挑选了三个人。

“这四个怎样?老实不老实?”

“放心好了张姐,保证老实。”

“那好,这四个我带去试试,不能干的再退给你。”

“好的张姐,请您签个字。”

张姐拿起笔随便划拉了两下,领着巫俊他们穿过旁边的大车间。

巫俊随意地看了看,只见地上到处都堆着各种各样的暖气片。

这东西在南方几乎看不见,但在北方很多家庭都有,每年冬天大家就靠这个给房间里加热,需求量也是非常大的。

那些精神病工人负责打磨、清洗、包装等工序,一些不是精神病的工人则负责有点技术含量的攻丝、装配等活。

现场随时都能听见监工的吼叫、皮鞭抽打的声音,还有一些工人痛苦的哀嚎声。

穿过这个大车间,巫俊隐隐闻到了煤炭燃烧的味道,迎面一股热气也冲了过来。

不用看也知道,这是铸造车间了。

十几个大火炉正呼呼地喷着火焰,把一些废铁融化成红色的铁水,工人就负责抬着这些铁水,往地上的模具里倒。

“张姐早!”

现场的十几个监工,纷纷向张姐打招呼。

“新来四个,好好教。”

“张姐,这四个是有病的还是没病的?”

“你管他有病没病?”张姐横眉竖眼地瞪了过去,“有病也要用,这次要是不能准时交货,老娘削了你的皮!”

监工被吼得不敢啃声,灰溜溜地带着巫俊四个人来到一台炉子前,教他们怎么干活。

活比较简单,有人专门烧炉子,他们只负责抬铁水和浇铸。有他和侯永平在,再搭上两个比较老实的精神病,倒是没出什么问题。

快到中午的时候,巫俊和侯永平趁等铁水融化的时候坐在地上休息,隔壁炉子一个光头走了过来。

“有病没病?”

“没病。”巫俊说道。

“那就能聊聊。”光头也坐了下来,从汗湿的衬衫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老家哪儿啊?”

“蜀地。”

“还是老乡啊,”光头咧嘴一笑,道,“这么年轻就被骗来搞这个,可惜了。”

巫俊听说黑工厂会用工人管理工人,让工人拉帮结派,勾心斗角,就是为了不让工人们团结闹事。

他还没时间看这个光头的影像,所以决定先装傻充愣。

于是他叹道:“来之前说得很好,谁知道条件这么差?只希望到了过年,真能像他们说的那样拿到工资。”

“工资?”光头抽了一口香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怎么了?难道过年还不给工资?”

“小弟,你现在还没弄清楚状况啊!”光头大摇其头,“这么说吧,你猜我到这里多久了?”

“多久?”

“整整三年了!三年都没回过家,电话都没得打!家里人都不知道老子是死的活的。”

“那工资呢?”

“屁的工资,老子到现在一分钱都没看到!”

“怎么会这样?”巫俊假装惊讶地问,“难道这是黑工厂?”

“你总算看出来了啊?”光头笑着说道,“不过现在晚了!”

光头说完拍了拍巫俊的肩膀,继续说道:“不过兄弟你放心,既然是老乡,赵哥我自然会罩你的。现在不好多说,晚上吃饭的时候,你来跟我坐一起。”

赵胖子说完大摇大摆地走了。

巫俊不由摇了摇头,这赵胖子来找他说话,这是要拉帮结派?

第625章 火爆的侯永平

巫俊没有时间去多想赵光头的“邀请”,一边和侯永平干着活,一边在识海里查看影像,把刚刚存入的几百人进行分类。

哪些是为虎作伥监工、管事,哪些是真的精神病,哪些是像赵光头这样没病,却是被骗来干活的。

最重要的是哪些人本来就是被骗来的,为了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充当了老板的走狗,成为临时监工的。

这样的人最可恶,自己本身就是受害者,却还要帮着老板压迫其他受害者,所以在明天算账的时候,巫俊也不会放过他们。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从张姐的影像里,找到这一切的源头——这个黑工厂的幕后老板。

在这个厂区里,张姐算是职务最高的,所以能够和老板接触。

不得不说这个张姐真的是重口味,影像里各种画面不堪入目,比放了半个月的童子尿还要辣眼睛,巫俊一路快进,总算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真正的大老板只有一个人,叫张新元,今年四五十岁的样子。

从影像里能够看出来,这个模样和张姐有几分相似的大个子中年男人,在附近的市区也有不少的产业。

张姐是张新元的堂妹,所以才被委以重任,到这里帮他管理这个工厂。

而且不出巫俊所料,张新元不止这一家工厂,而是有五家。

附近还有两家规模小点的,还有一家比较正规的厂子,毕竟这么多的货物和金钱的流通,需要一个门面才说得过去。

另外还有一个小煤矿,这个距离有点远,大概在几十公里以外的深山里,平时开采出来的煤炭也不外销,就供他这四个厂子使用。

巫俊估计这张新元每年能赚不少钱,而且背景雄厚,否则也不敢弄这么大个摊子,这么肆无忌惮地弄人来干活。

看来今天晚上,还要找机会溜出去,看看张新元,把他的背景拔出来。

“吃饭了!”

这时几个工人用小推车,推着几笼馒头和几盆菜、汤走了进来,也不管有没有人,就开始往不锈钢盘子里盛菜。

一个盘子一烧菜,一小勺辣椒酱,两个馒头,外加一碗清澈见底的,也不知道是切了点什么菜叶的汤。

盛好以后,就啪一声放在脏兮兮的地上,附近没在做事的工人就自己过来端走。

巫俊对侯永平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吃饭,反正他是不会吃的,饿半年也饿不死他。

侯永平在衣服上擦了擦手走了过去,还没端到地上的盘子,一个长得很精壮、光着膀子的年轻小伙子,突然从背后一脚踹了过来。

“滚开!”

侯永平猝不及防,被一脚踹得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利索地蹦了起来,捏紧的拳头上青筋暴露。

“看什么看?”精壮青年面貌狰狞地瞪了过来,“你还不服是怎么的?”

巫俊眼睛一眯,识海里浮现出这个精壮青年的金色卡片。

姓名:李飞云,男,华夏汉族,1992年……

备注:无。

巫俊大概扫了一下他最近的影像,这个李云飞同样是被人骗过来的,不过在这个铸造车间里,就有十几个老乡。

他们属于一个小团体,仗着人多势众,又比较团结。

本来在这里受压迫心里就窝火,所以脾气自然就暴躁,就像个火药桶似的,在工人中间蛮横无理。

巫俊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受害人,有本事你去怼那些监工的多好。

这里还有一百多号精神正常的人呢,真要团结一心,好好谋划一下,说不定就能把这几十个监工放倒了。

不过小时候巫俊就听爷爷说过一句话。

华夏人一个人是一条龙,三个人就是一条虫。

当年鬼子打过来的时候,死了那么多人,丢了那么多土地,这血海深仇比天都大了,同样还是有汉奸这种东西存在。

李飞云这种人说不上大恶,但却很恶心人。

于是他对着侯永平微微点了点头。

闹一闹也是好的,最好是闹得今天能停产,他可不想给黑工厂干一整天的活。

侯永平得到了信号,一点都没有迟疑,快速上前几步,一个肘击顶在李云飞的咽喉上。

这一招连巫俊都有点惊讶了,这可是致命的招式,可见侯永平心里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致。

不过他还是有分寸的,李云飞挨了一下,像是被人卡住了脖子,捂着喉咙倒在地上难受地扭动着,却并没有昏死。

“狗娘养的,敢动手!”

一看李云飞挨打,他的十几个老乡一窝蜂地冲了上,有人顺手拎着铁锹。

侯永平一点都不慌乱,用出一套也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拳法,一拳一个,拳拳都砸在对方的脸上。

他现在至少三个普通人的力量,全力施展,没有一个人能承受得了他一拳。

不过是眨眼功夫,地上就躺下了七八个。

剩下的人见他厉害,也不敢再冲上来挨打,都紧紧握着铁锹,红着眼睛瞪着他看。

“干什么干什么?”

这时在旁边抽烟的几个监工才反应过来。

可能平时这种争斗已经很常见了,也闹不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们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在意。

结果转眼间就躺下十几个人,而且看起来都昏迷不醒,这事情就有点大了。

倒不是人受伤了会怎么样,而是人昏迷了,谁特么的来干活啊?

最近单子本来就多,生产任务紧张着呢,耽误了生产他们也是要挨骂的。

七八个监工拿着皮鞭和电击棍,凶神恶煞地冲了过来。

“你们想死了!”

“滚,都给老子滚开!”

一个领头的面色冷寒地踢了地上的人几脚,发现真的都昏迷了,心里不由暗骂几声。

这伙人平时都横五横六的,有时候连他们的话都不怎么听,今天终于被人收拾了哈。

不过这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他紧握着鞭子,冷不防地反手就是一鞭抽在侯永平的身上。

能够徒手放倒七八个人的家伙,这可不是什么善茬,现在不把他弄服帖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要出事。

“狗娘养的,第一天来就给老子惹事!”

小头领说着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侯永平这次有了防备,伸手就把鞭子抓在手里。

“嘿,你还敢给老子反抗!”

“放手!”

“赶快放!”

侯永平目眦欲裂,紧紧抓着鞭子用力一拽,那个小头领的力气哪里有他大。

为了不让鞭子和电击棍被抢走,这些东西都是固定在监工的手上,所以他就算放手也没用,一下就被拽到侯永平面前。

砰砰砰——

这次侯永平没有打他的脖子和太阳穴,而是对准了他的眼窝子、鼻梁和下巴,他的动作非常快,连续打了七八下,旁边的监工们这才反应过来。

“赶紧放开!”

“狗日的,弄死他!”

噼里啪啦——

几根电击棍冒着深蓝的电火花,就要怼到侯永平身上,侯永平却是视若无睹,只管用沙包大的拳头,不停地砸那个小头领的脸。

那个小头领也是悲催,整个脸就像被一串鞭炮炸了似的,满脸没有一处好的血肉,以后估计好了,也得跟那癞蛤蟆的背似的。

小头领疼得灵魂出窍,恨不得晕过去,但偏偏侯永平下手又很有分寸,就是不把他打晕。

啪——

一根电击棍砸在侯永平的背上,侯永平和小头领两人都是浑身一震。

不过侯永平并没有马上昏迷过去,一脚踩着小头领的手腕用力一拽,套在他手腕上的细铁链子嘎嘣一声就断了。

小头领的手腕,被勒得血肉翻滚,不过这时候这点小痛苦,对他来说已经无足轻重。

侯永平反手就是一皮鞭,抽在那个用电棍打他的人身上。

这一下他没有省力,从那个人的头顶、额头、鼻子到下巴,然后顺着胸口一路往下,一道鲜红的血路,头顶上的头发都飞起来一大团。

本来铸造车间里就很热,这里面的人大多数都光着膀子,几个监工的也只穿着单薄的衬衫。

这一鞭子下去,这家伙就像在阎王殿里受了锯刑,被锯成两半然后又拼在了一起。

剩下的几个监工吓得连连后退,这家伙太猛了,被电棍打了一下居然还没倒下。

而且现在他又有皮鞭在手上,他们几个眼看不是对手。

不过他们还是没有太怕,脸上反而露出了狰狞之色。

侯永平这种狠人他们也见过,但在这里狠又算什么,还能狠得过老板?

那些敢对他们耍横的人,全部都被埋到煤矿那边的乱石沟了,连坟头草都没有。

“狗日的,真的不想活了,叫明哥他们来毙了这狗东西!”

这话一出,周围的工人纷纷退避。

这个车间里死过人,而且还死过不少。

有被铁水烫死的,有相互打架被人弄死的,也有不听话的,被老板叫人当着大家的面活活打死的,这种最多。

侯永平一个新来的,今天惹了这么大的事,多半是活不成了,老板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刺头存在。

之前来跟巫俊说话的那个赵光头,还有好几个人,眼里都流露出不忍之色。

“早知道这么厉害,刚才就该去跟他说几句。”赵光头小声嘀咕着,“可惜了这么好一个猛将。”

侯永平一个人站在那里,狠狠瞪着那几个监工,倒是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威胁。

有巫俊在,他还怕个什么?

要不是之前巫俊交代过,要到明天才能全面动手,他现在就把这些狗娘养的全部弄趴下。

巫俊也没想到,平时侯永平这老头在家里话都不多说两句,到了这里居然这么火爆。

不过刚才这几下虽然打得真过瘾,但麻烦也接踵而至。

十几个人气势汹汹地从隔壁大车间跑了过来,好几个人都把枪拿在手上。

巫俊刚想让这些人出点“意外”,突然就听到车间的大喇叭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都他妈给老娘住手!”

第626章 你才是卧底

大喇叭里传来的是张姐的声音,这个大个子女人虽然不在车间,但消息却是非常灵通,而且办公室里也能看到监控。

接到消息之后,她通过监控屏幕,清楚地看到了事情的后半段,也就是侯永平挨了一电棍,然后反杀的情景。

当时她就被侯永平的勇猛震惊了,这老头看起来年龄不小,没想是个真猛人啊,早上的时候她居然看走眼了。

不过现在还来得及,于是她通过大喇叭,大声喝止了那些拿枪的监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车间里。

巫俊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胖女人远远走来,发现她从能看到侯勇的地方开始,视线就没离开过侯永平的身体。

可惜了。

他估计侯永平肯定看不上这个女人,要是一个身家清白点的,这老头说不定还有可能散发一下第二春的光彩呢。

用天机眼更新了侯永平的影像,确定他接下来暂时不会有事,巫俊就不打算出手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闹得太大,让这个胖女人来神助攻一下,暂时把这件事平息下来也好。

穿着高跟鞋的张姐健步如飞,硕大的身影很快就来到热气翻涌的车间,不知道是因为车间里太热,还是看到侯永平健硕的肌肉而有点兴奋,张姐的脸上早就泛起了红晕。

“怎么回事?”

“张姐,这新来的狠茬子!”一个监工赶紧屁颠屁颠地汇报,“打倒了七八个工人,还把我们的人打伤了两个!”

其实张姐早就知道了这些情况。

要是侯永平只打伤了工人,那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搞定。

可现在自己手下的监工伤了两个,而且伤得还挺重,她这时候要是轻易放过了侯永平,那以后这些手下的人对她肯定会有意见。

“先把他带走,关起来!”

“张姐,”这时手里拿着枪的明哥说道,“闹这么大,就关起来不合适吧?”

明哥是这些监工的总头头,是大老板的野舅子,在这里说话还是有点分量。

“我知道怎么处理!”张姐不冷不热地回道,“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有病,而且身手这么好,我怀疑他是不是有人派来卧底的,所以给我好好关起来,我有空会好好审问一下。”

明哥暗笑一声,他知道张姐喜欢猛男,她说的审问有可能是各种严刑拷打,也有可能是香软如玉……不对,应该是人肉炸弹的轰炸。

“行,那今天就听张姐的,”明哥似笑非笑地对手下几个人努了努嘴,“带走,关好了,等会儿我们张姐要亲自上阵。”

张姐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略微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喜欢猛男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男人都可以喜欢一堆美女,她就喜欢个猛男怎么了?

现在的男人一个个都跟鼻涕虫似的,还敢在她面前嘲笑她?

侯永平被押着走了,车间里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那些被侯永平打晕过去的人,也被人像死狗一样拖了出去,不知道扔去了哪里。

剩下的工人飞快地吃了午饭,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期间赵光头又来找巫俊聊了几句,听说侯永平居然和巫俊认识,更是满心遗憾。

“兄弟啊,你这个叔叔真是太冲动了,”赵光头说道,“现在被带走关起来了,可能有点不好整啊。”

巫俊随口问道:“赵哥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赵光头左右看看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以极快的速度说道:“办法倒是有,不过现在不方便说。等下我去跟那个监工说说,让他们帮个忙,让他们帮忙把你分到我们一个寝室。”

巫俊诧异地问:“他们能听你的?”

“那当然不能,”赵光头神秘兮兮地说道,“只要你老实听话,这些人也不能随便对我们动手。所以如果我告诉他们你是刚才那个人的侄子,答应他们晚上好好‘照顾’你一下,说不定就能成,然后晚上我们再商量对策。”

还有这一招?

巫俊觉得这人被逼到了绝境,果然能急中生智,什么办法都能想出来。

那就随他去吧,反正今天晚上他是准备要弄点事情出来,能够有几个帮手那也不错。

于是又在车间凑活了一下午,帮黑心老板铸造了一大堆的暖气片。

巫俊都记着数的,请他来干活的人工可不便宜,怎么也得给个一百块一秒钟吧,这钱老板可不能少了他的。

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巫俊这才跟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工人收工,吃完饭,洗澡。

不过看了看那跟烂泥塘一样的洗澡池,巫俊决定今天还是不洗澡了。

也不知道赵光头是怎么弄的,巫俊和顺利地就被分到了他一个寝室。

说是寝室,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不过里面除了满地的地铺,其他什么都没有。

各种脏衣服、鞋子到处都是,刺鼻的气味让他真的不想走进去。

“呵呵,以后你就会习惯了。”

赵光头把巫俊领到角落的一个铺位上,对寝室里地说道:“去个人在门外面看着点。”

等有人出去把风之后,赵光头这才点了一根香烟,对巫俊说道:“小兄弟,你跟我说个老实话。”

“什么老实话?”

“兄弟,你瞒不过我的,”此时的赵光头目光如炬,就像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你那个叔叔是个练家子,身手比老子都要厉害,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就是个种地的。”

“呵呵,你觉得我会信?”

巫俊耸了耸肩膀,信不信由你,反正他又没有乱说,侯永平本来就是个种地的。

“我看他的路数,出手那么狠,他是特种部队的,对不对?”

巫俊觉得这家伙的眼睛有毒,这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他在动手之前,都要征询你的同意,”赵光头继续说道,“你别否认,我老赵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说完,赵光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巫俊一眼:“兄弟,你们是不是来卧底的?”

巫俊听了一愣,这也能被他猜到?

赵光头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他亲自到门外看了看,这才回来对巫俊小声问道:“兄弟,说个实在话吧,你是哪个单位的?到底有什么安排?”

巫俊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光头是几个意思?

“哎呀兄弟,看在都是老乡的份上,你就别吊我胃口了,”赵光头有点着急了,锃亮的光头上都开始出汗,“老子被困在这里三年了,早他妈想反了,可惜你也知道,这人心真的很难捉摸,老子辛辛苦苦好几年,就拉了七八个兄弟入伙,反不起来啊!”

“不过我跟你保证,兄弟你只要真是来卧底的,外面有人接应,那我老赵保证把剩下几伙人都拉过来,干他娘的!”

巫俊暂时没有吭声,他正在识海里翻看赵光头的影像。

之前虽然也看过,但看得不是很仔细,也没有往前看太长时间。

现在从他的影像看来,这个光头……也是来卧底的?

不会吧,这么巧?

不对,是这么衰才对,在这里搞了三年卧底,居然一点成绩都没弄出来?

这个卧底是不是搞得太失败了点?

不过赵光头这个卧底的身份,并不是官方的,否则一个官方卧底三年没有消息,怎么也会有人查一查。

这家伙以前当过侦察兵,转业后成了一个私家侦探,也就帮人找找人、拍拍照之类。

后来接到一个案子,说是家里有人被外地来招工的带走了,一走就没有音讯。

光头艺高人大胆,一个人追查到这里,然后混了进来。

但没想这里就是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地方,这三年他想尽了一切办法,结果都没能跑出去,活生生给人家白干了三年活。

这家伙也真是,有点悲催啊。

不过只要不是老板的人,巫俊就不需要怎么防着了,笑着问道:“其实你才是卧底吧?”

赵光头听了一愣,心里却是一阵发苦。

没错,他的确是个卧底,但却是个很悲催的卧底啊!

但这事还不能直接告诉巫俊,他担心巫俊是老板派来卧底的。

他也隐隐察觉到了,最近厂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那些监工把人都看得很紧,平时晚上还会放风一个小时,在院子里放点小电影什么的。

但最近小电影取消了,放风时间也缩短成了半个小时,而且晚上宿舍巡逻的力度显然加强了不少。

这说明什么,说明外面风声紧了啊。

这个时候老板派人混进来,演一出苦肉计,把一些真卧底钓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且张姐今天处理侯永平的方式,也实在有点偏袒了,平时那娘们儿可是心黑手辣,怎么可能这么温和。

于是他呵呵一笑,摸了摸光头,打死也不承认:“兄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要是卧底,早就带着人杀出去了,哪里还用在这干了三年?”

巫俊知道他在防备,于是说道:“赵光华,蜀地德市人,老婆叫邓丽萍,女儿叫赵欣雨,你以前是干私家侦探的,三年前混进这个厂里,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对不对?”

赵光头听了一愣,突然眼珠子一红。

三年了啊!

组织终于来营救他了!

第627章 到处都是卧底

整整三年,赵光华都没听人说起他老婆和孩子的名字,这时候突然听到她们的名字,一股苍凉的悲伤感从他心底升起。

“兄……兄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失踪了三年,你以为你家人不会报警吗?”巫俊很随意地说道,“既然你说我是卧底,不了解一些情况,我怎么敢来卧底?这不过是个简单的逻辑问题,亏你还是个侦探,这都想不通?”

赵光头啪一巴掌拍在光头上,对啊,这不是摆明了事情吗?

这么简单的逻辑都想不通,难道是老子在这里干了三年苦力,脑子都变得不好使了?

“兄弟啊,我总算是把组织盼来了!”反应过来后的赵光华,情绪激动,抓着巫俊的手说道,“说吧兄弟,要怎么干,我和我这几个兄弟,全部都听你的!”

巫俊之前他计划今天晚上溜出去,找到工厂的老板,查到他的资料,把他背后的人也挖出来。

但现在既然有人了,那他就不准备跑这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