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169节

系统让我去算命 第169节

真的是难吃得要命,本姑娘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面条!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从还没有懂事开始,就被逼着学这学那儿,五花八门的,但唯独就没学过做饭。

其实家里人都一样。

那么庞大的一个家族,直系旁系加起来一百多口人,包括娶回来的媳妇,就没有一个会做饭的,就是这么神奇。

所以在他们家里,厨师长的地位比管家和一般年轻子弟都高,就因为他为家里服务了几十年,深刻了解每个人的胃口。

谁喜欢咸谁喜欢辣,谁又喜欢吃甜的等等,都记在他脑子里,每天安排的菜谱那真是深得人心。

这样的人就算花钱都请不到,爷爷辈都把他当成亲兄弟看待了,地位能不高吗?

这话题扯远了。

反正她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就算是大姐,在这里自己做了十多年的饭,现在也只是勉强能吃。

算了,给他煮两个白水蛋吧。

就在姜紫嫣煮蛋的时候,巫俊也没有闲着。

他释放出天师能量,仔细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从这里开始,地下就不是青铜机关了,而是一层又一层的青铜墙壁。

这里靠着山顶,地势逐渐开始陡峭,所以墙壁都有了很大的坡度,层层叠加在一起,就像一个巨大的竹笋。

但这些“笋壳”太厚,他的感知延伸到了最深处,仍旧没有看到内部的情况。

这个地方越来越有意思了,不知道这山体内部,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

姜紫嫣的房间里,她和茉莉一起吃着方便面。

巫俊吃了鸡蛋,已经在楼下“睡着了”。

“大白,我感觉这个人有点奇怪。”姜紫嫣对茉莉说道。

茉莉尴尬地笑了笑,心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他老人家奇怪起来,连本王都虚。

“我感觉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姜紫嫣继续说道,“但又很确定我从来没见过他。”

“我长这么大没接触过多少人,上学是在家里,平时出门的次数更是少得可怜,所以认识的人很少很少。”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感觉我认识他,真的很奇怪。”

茉莉心头一怔,这姑娘看起来不妙啊!

当你对一个人开始感到好奇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主人现在这个猪头样你都这样,等你看到他年轻英俊、帅气非常的本尊,啧啧……

反正网上都是这么说的。

“你说,他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茉莉心道当然不是,本王的主人根本就不是人。

“我看他养的那条黑狗也很厉害,”姜紫嫣道,“刚才我去外面看过了,那几头狼都晕了,我觉得肯定是大黑狗干的。”

茉莉不屑地笑了笑,刺溜几口喝完了面汤。

老黑,也就那样吧。

那几头狼可是本王的属下,结果老黑那家伙下手每个轻重,统统给本王打晕了,这事还没找它算账呢。

“既然他的狗这么厉害,怎么会没东西吃?而且能养出这么厉害的狗的人……”

姜紫嫣突然眼神一边,看了看茉莉。

大白也是突然出现的,而且也挺厉害,难不成跟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可看起来又不像,狗狗看到主人应该很高兴地认主才对,茉莉的反应并不像是看到主人的样子。

但这些真的是巧合,还是这个人真的有什么企图?

而且她隐隐觉得今天会发生点什么事情,让她有点不安,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见姜紫嫣脸泡面都不吃了,茉莉更是大摇其头。

姑娘,你完了!

你这辈子已经逃不出我家主人的魔掌,真的。

……

层层的青铜墙壁内,一条螺旋状的楼梯直通山腹。

楼道的尽头是一条不是很长的甬道,通向一个昏暗的空间。

四周的墙壁散发出清幽的荧光,姜紫杉坐在一张巨大的青铜椅上,一头秀发无风轻动,脸色苍白。

她身上戴满了各种各样的饰品,此时已经归于平静。

在她前方五十米处,一根像是老树枝般的东西,静静地漂浮在空中,并且散发出让人浑身颤栗的冰寒气息。

就在刚才,山外的防御阵法突然启动,从这根树枝中抽取了大量的灵力,引起了树枝的强烈反弹。

这是姜紫杉十二年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根据家里的教导,她动用了身上这些饰品的灵力,开启了内部阵法开始镇压树枝。

好在外面很快就安静下来,阵法不再抽取灵力,树枝的反弹也就随之停止。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姜紫杉有点担心姜紫嫣,这丫头才来了三年,今年才十八岁,不知道能不能很好地应付。

“你妹妹说不定已经死了呢?你不赶紧回去看看吗?”

一个沙哑又苍老的声音在虚空中回响,让姜紫杉皱起了眉头。

第749章 巡视地球的大姐

听到这个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姜紫杉秀眉紧蹙。

这个老家伙是被老祖宗关押在这里的精神力,依附在空中飘浮的那段“树枝”上,靠着其中强大灵力的保护,让它虽然被禁锢于此,却无法被彻底泯灭,也无法从这里逃脱。

根据家里祖辈的口述,这样的岁月已经过去了几千甚至上万年。

就算是一只猪活了这么长的岁月,也早就成精了。

而这“老不死”的家伙,一直没有放弃蛊惑守护者,骗他们下山,享受人世间的安乐,甚至放他离开。

或者就像刚才这样,说些诛心的话,动摇守护者的心神和信念。

他很有耐心,曾经有不少守护者都因此失去了资格。

家里要培养一位优秀的守护者极其不易,不光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更要付出多年的时间。

进入姜家的每一个女婿、媳妇,都要经过非常严格的挑选,以确保后代的资质。

这听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但在以前根本不算什么。

姜家在王朝时代,一直都有钱有势,万里挑一地选女婿、媳妇并不算什么事情。

可到了近代,社会环境和风气大变,人们的思想已经彻底改变,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大家都追求自由恋爱了。

虽然家里从小都在教育和管束晚辈,身在姜家,就要有所觉悟。

但无奈大势所趋,很多晚辈根本就不听这一套,导致家里的下一代资质良莠不齐,要培养出优秀的守护者难度越来越大。

她下面还有姜紫嫣,还有一个小弟勉强可以,但比他年龄再小的,现在还没有合格的后备人选。

明白了这些道理,姜紫杉对这老不死的更加深恶痛绝。

是他害得她必须在这深山老林,耗费十五年的美好青春,以后说不定还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就为了生出一个或者几个资质优良的小孩。

这不是她想要的人生,但她无法逃避,这就是她的未来。

“闭嘴!老不死的,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我是一片好心,”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人类现代的科技已经很厉害了吧,你们快要藏不住了,这个地方被发现是迟早的事,说不定已经发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进来了,你妹妹已经被他们抓了起来。”

姜紫杉心里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这地方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姜紫嫣也不是普通人能抓的。

她看看时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老不死的,时间到了。”

说着她释放出一些灵力,通过身下的青铜大椅传递出去。

虚空中,一个巨大的圆形光球渐渐浮现,白光散去之后,光球变得有若实质。

这是一个巨大的眼球!

姜紫杉将自己的精神力投入其中,眼球突然产生一股庞大无比的吸力,从干树枝中抽取大量的灵力。

“啊——死丫头!”虚空中的声音愤怒地咆哮起来,像是承受着无比的痛苦,“等老夫出来,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姜紫杉没有理会他的威胁,她已经习惯了。

这老怪物,每次被抽取灵力时都会这么说,但几千年过去了,他仍旧被牢牢地锁在这里。

就算是180年前那次大战,来了那么厉害的对手,家里的祖先们战死一大半,也没让他逃脱。

这座大山,或者说这座上古大阵,可不是普通的东西。

吸取了足够的灵力,巨大的眼球开始散发出湛蓝的光芒,周围的青铜墙壁发出嗡嗡的声响,将庞大的灵力通过巨大的山体喷发出去,直冲云霄。

此时的大山就像一个巨大的发射塔,将无数灵力释放,到达大气外层时再以极快的速度散布向整个地球,然后再快速地反馈回来。

姜紫杉苍白的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

灵力反馈回来的庞大驳杂的信息,犹如潮水一般涌进她的识海,让她承受着犹如山峰般巨大的压力。

她的脑门上开始冒出了密集的汗水,身上雪白的皮肤变得通红,大量的热量散发出来,在冰冷的空气中凝聚成思思袅袅的白烟。

良久之后,眼球上的光芒慢慢消退,她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异常因素。

再看了一眼漂浮在虚空的树枝,里面的灵力被抽取了一大半,老怪物的精神力也吓得龟缩起来,不敢继续造次。

这让她再次松了一口气,一切正常就意味着,不需要家里和姜紫嫣出“外勤”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去年开始,整个世界好像都开始不安分起来。

去年发生了两次,一次就在附近的西林市,一次是在澳洲的一个小岛。

这两次异常的规模不大,家里就随便派人去看了看,很快就平静下来。

但今年还没到冬天,就已经发生三次了。

第一次在是彭湖北方的海域,家里安排人去查探,但当时情况太危险,还没查出所以然,异常情况又平静下来。

这事引起了家里的重视,让她加大监控力度。

随后又发生了两次异常,家里都让姜紫嫣亲自带人去查看。

紫嫣虽然年龄还小,但却很优秀,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出众,前不久去北爱尔兰,还带回来一条黄金手臂。

通过家里确认,这条手臂就是老怪物身体的一部分,是他们家族一直在防备的对象。

而且她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人,一个不怕被雷劈的人,在北爱尔兰还打败了那条左臂,将它变成了纯质的黄金。

家里对这个人很重视,不过目前还在观察阶段,没有要接触的打算。

越是强大的人,越危险。

这根“树枝”已经被抽取了几千上万年的灵力,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可见它的蕴藏是多么丰厚。

一旦此人心术不正,觊觎这跟“树枝”中蕴藏的灵力,那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并不完整的家族简史上,有过两次明确的记载,每一次都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希望从此以后能太太平平的吧。

姜紫杉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别看短短两三个小时,她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比搬一整天砖还要辛苦。

本来胖胖的身体,就像漏气的气球,消瘦了一大圈,肚子也开始咕咕叫。

她从身边的袋子里摸出一盒巧克力,嘎嘣嘎嘣地大嚼起来。

体力上的消耗还好,每次“巡视”,还要消耗大量的精神,甚至是寿元。

所以家里规定,驻守在这里的人最长不能超过十年,而且必须是生命力旺盛的年轻人,否则容易精神崩溃或者早逝。

她到这里已经十二年了。

刚开始的五年她和姜紫嫣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四年后才走进现在这个地方,真正接触到是守护者的职责。

而两年之后,她就会带着姜紫嫣来到这里,进行长达一年的交接,她的使命才算真正完成,可以回归正常生活。

看看时间不要,姜紫杉收起思绪,该回去了。

虽然现在还没到中午,但她现在浑身乏力,下山的这段路又不好走,天黑之前能到就不错了。

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想的,现在科技明明已经这么发达了,修一条大道,然后弄辆汽车来不行吗?

就算是电瓶车也好过走路啊。

非要让他们去钻老树林,上来的时候还好,至少体力充沛。

下去的时候就倒霉了,浑身酸软,身上不知道要被树枝挂多少个口子。

不过一想也不能这样,修了路很容易被卫星拍照的,那他们隐藏在这里的秘密就要藏不住了。

想着下山时的辛酸,姜紫杉决定今天要多做点好吃的。

想到做饭,她又是一阵头疼。

可能是姜家的人真的不擅长做饭,她在这儿都做七年饭菜了,结果厨艺还是糟糕得一塌糊涂。

姜紫嫣刚来的那几个月,一看到她做的饭就又哭又闹,说她是虐待狂,嚷着要回家吃好吃的。

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家里又不允许别人到这里来,否则就能安排几个厨师了。

……

巫俊正在闭目养神,一边仔细观看姜紫嫣的影像,一边想着要用什么借口留下来过夜,突然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灵性能量,就像冲天而起的火山喷发,从山顶直冲云霄。

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么多的灵性能量,就算是在澳洲那次聚气场也远远不如。

难道这山里,隐藏着什么大妖?

不过他暂时没有动作,而是仔细留意楼上姜紫嫣的动静。

姜紫嫣擅长使用灵性能量,对其应该非常敏感,应该也能察觉到。

不过姜紫嫣没有太大的反应,就是侧头对着身后看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和茉莉一边吃巧克力,一边笑呵呵地看着肥皂剧。

于是巫俊判断,她感觉到了庞大的灵力波动,但根本不在意。

看来这种灵性能量的喷发,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姑娘的秘密不少啊。

从小接受各种训练,掌握了灵性能量的使用方法,到了十五岁就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驻守。

这只是现在能从影像里看到的。

看不到的就更多了。

她姐姐姜紫杉,每隔三天就会上山一次,每次停留三天才回来,每次回来的样子都很疲惫、虚弱。

她去做什么了?

是去了山顶那个洞?

但什么洞值得三天就去钻一次,一次钻三天?

刚才那样庞大的灵力喷发,跟她有没有关系?

巫俊觉得肯定有。

能掌握这么大规模的灵力,这位大姐看来也不是简单人。

既然这样,那他觉得就不用再找什么借口了。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而且姜紫的家族已经守护这个地方几千上万年了,但从来都不曾入世,他们可能比巫俊更害怕秘密泄露,从而招来麻烦。

所以有时候,人太厉害了真的不好。

最近他也仔细考虑过,西之林最近的举动太耀眼了,经过威廉这次的事情,估计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已经开始留意。

而国家这边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动静,那不代表不知道,更不代表不管。

毕竟泱泱大国,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忙天荒地,巴巴地凑上来,那样有损国体。

就算是大事,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那也得慢慢来,稳重。

不过应该也快了。

如果他猜得没错,很快孙凌就会再来找他,洽谈进一步“合作”计划。

孙凌的力量太小,他只能成为一个“桥梁”,无法成为“靠山”。

正好现在碰到了姜紫嫣。

姜家可能有官方背景,这一点巫俊深信不疑。

这么厉害和庞大的家族,连卫星都能一次性租几十年,要说在普通人的世界没有点实力和地位,那还真是白瞎了。

如果能跟这家人搭上点关系,说不定就能利用他们的能量和关系,遮蔽一下自己的锋芒,让西之林能堂而皇之地存在,又不受任何干扰和制约。

不过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想,具体会怎样,还要试试才知道。

第750章 我就是个妖孽

“喂!”姜紫嫣的声音在巫俊耳边响起,“你休息好了吗?”

巫俊睁开眼睛,看了看天空正中的太阳。

“小妹妹,你也太心急了,这才中午。”

“中午不是正好吗,”姜紫嫣道,“难道你想等到天黑?天黑了路都看不见,你怎么走?”

“那我明天早上再走。”

“不行,我让你进来已经不合规矩了,”姜紫嫣断然说道,“下午我大姐就要回来了,她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所以你不想被她关一辈子的话,还是快点走吧。”

看来赖是赖不到晚上了,于是巫俊说道:“让我走也可以,但早上就吃了那么点东西,我现在又饿了,能不能吃了午饭再走?”

姜紫嫣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赖的家伙。

“你要吃午饭也可以,但先说好我不会做,方便面是不可能给你吃的。”

“我不吃方便面。”巫俊道,“你不会做我会。”

“你会做饭?”姜紫嫣眼睛一亮,已经把要赶他走的事暂时抛到了脑后。

“反正不会做得比你的面条更难吃。”

姜紫嫣皱了皱小鼻子,不过也没有反驳,她做的面条的确很难吃。

“那行,你吃了午饭就要走啊,你跟我来,我带你去厨房。”

巫俊跟着姜紫嫣走进厨房,发现里面居然有两个三开门的大冰箱,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食材。

调味料也是相当齐全,除了辣椒。

这也说得过去,姜紫嫣一家几千年以来,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四处为家。

一百多年前搬到了江南,经过好几代人的时间,口味已经彻底改变了,不太喜欢吃辣椒正常。

他从冰箱里取出一只完整的鸡,又拿了一条鱼和一些配菜。

红烧鸡块、红烧鱼,这两种简单的家常菜他还是会做的。

想了想茉莉和大黑也要吃,又拿了五个蹄膀,准备等下用高压锅炖了。

把食材放进水里解冻,巫俊又不慌不忙地准备调料,葱姜蒜和配菜洗干净切好,然后就打开液化气罐的开关烧开水。

见他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站在一边监视的姜紫嫣不由开始期待起来。

莫非今天能够吃到一顿久违的大餐?

这个胖大叔长得这么胖,一看就知道是个吃货。

喜欢吃的人也喜欢做饭,这在蜀地不是什么新鲜事。

把鸡块放到锅里炒香之后,巫俊把调料放到锅里,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小妹妹,你们家怎么住在这个地方?”

姜紫嫣不声不响,这些事情,不能随便拿出来说的。

见她仍旧有防备,巫俊也不再多问,而是专心致志地烹调锅里的菜肴。

随着高压锅呲呲的声响,几个大蹄膀也开始散发出浓郁的肉香味,姜紫嫣已经很不争气地吞了好多口水。

“好了,可以吃饭了。”

巫俊把鸡块和鱼端到桌上,又盛了一个蹄膀,剩下的四个蹄膀则分别给了大黑和茉莉。

姜紫嫣顾不得矜持,这一个多小时的等待,让她几乎耗尽了人生所有的耐心,夹了一块鸡肉就放进嘴里。

“怎么样,好不好吃?”

“还行。”

姜紫嫣又挑了一块鱼,味道好像不错,反正比她大姐做得好吃多了。

“其实啊,”巫俊说道,“我的厨艺很差的,而且你们家调料也不齐全。”

“调料?”姜紫嫣夹了一个鸡翅膀,边啃边问,“这么多调料还不齐全?”

“对啊,没有花椒。”

姜紫嫣听了一愣。

花椒?

巫俊笑道:“花椒可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做水煮鱼的时候,多放点花椒,超级好吃。”

水煮鱼片?

姜紫嫣睁大眼睛看着巫俊,似乎想从他的笑意中,找到一些东西。

在马拉开波湖的时候,那个家伙不是也让他的徒弟,做水煮鱼的时候多放点花椒吗?

当时她也是顽皮,隔着几公里问了一句话,这是他们家的人都必须掌握的技巧,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这胖大叔居然说水煮鱼和花椒,这是巧合吗?

要是巧合,这两天的巧合也太多了。

见她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巫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让你捉弄我,就让你多猜一会儿。

在姜紫嫣凶猛的攻势下,桌上的菜被她吃了六七分,最终实在是吃不下了,这才把残汤剩菜收到一个碗里,准备留着晚上泡饭。

“好了,现在午饭也吃了,你可以走了。”

巫俊心道姑娘你还真是无情啊,吃干抹净就撵人走了。

“能不能再等一会儿,”于是他说道,“刚才吃得太饱,不适合赶路。”

“那你还想等多久?”

“很快的,”巫俊道,“我稍微做一下运动,消化消化。”

做运动?

姜紫嫣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你不是还要赶路吗,这个时候做运动是什么操作?

巫俊自顾自地走到外面,姜紫嫣跟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系统给的沙袋召唤出来放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姜紫嫣就像见了鬼似的,“这是从哪里来的?”

“我带来的。”

姜紫嫣眼睛都要鼓出来了。

这么大一个沙袋啊,你带来的?

先不说你一个胖大叔,爬个山带着这个东西累不累,关键是你刚才放哪里的啊?

不对劲,这个家伙有大问题啊!

姜紫嫣警惕地后退两步,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巫俊笑着耸了耸肩膀,道:“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姜紫嫣眉头一皱,这话说得,好像本姑娘必须认识你一样,你又不是胡哥!

不对!

她脑海里突然灵光一现,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刚才他说花椒的时候,笑得那么诡异啊!

难道他是那个变太?

这怎么可能呢,明明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是怎么改变体型和样貌的?

可一个连雷劈都不怕的家伙,能做到这一点,应该不算奇怪吧?

“你是巫俊?”

“看看,”巫俊笑着说道,“我就说你认识我。”

姜紫嫣更加戒备了,而且也跟着紧张起来:“你真是他?”

巫俊摇了摇头,然后解除了易容术,就在姜紫嫣面前,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虽然这种“技术”姜紫嫣已经见过很多次,她自己也会,但还是惊讶不已。

因为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灵力波动!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巫俊来了,他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是为了那条手臂?

可那条手臂现在就是个黄金的装饰品,她上次带回来,也只是为了让家里验证,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至于吗?

确定了是真的巫俊,姜紫嫣的呼吸更加急促,浑身都绷紧。她还是太大意了,以为他身上没有灵力波动,就断定他没有危险。

关键是,她现在不是很确定,巫俊是敌是友。

要不是之前见过他两次,而他还对付过那个僵尸老头,和那个怪物左手,姜紫嫣早就开始进攻了。

这里可是防御阵法的内部,只要开启,任何人都要被无情碾压。

“你别紧张啊,”巫俊笑道,“我要是敌人,你还能活到现在?”

“哼,”姜紫嫣轻哼了一声,“在外面我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但在这里不一定。”

“是你们藏在山里的阵法吗?”

“你知道阵法的事?”

“果然是阵法,”巫俊笑道,“看来我猜得没错。”

姜紫嫣:……坏人!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姜紫嫣咬了咬银牙,“只要我启动防御大阵,神仙都难活着出去!”

“我跟你说了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别张口闭口就是生啊死的,”巫俊道,“我非但没有恶意,我其实是来救你的。”

“救我?”姜紫嫣听了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我在这里很安全,不需要你救。”

“你既然知道我叫什么名字,那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

这个姜紫嫣还真不知道。

对她来说,知道外界的事情越少,她才能更加安心地在这里守护。

特别是巫俊这种帅气又妖孽的年轻人,很容易让她芳心暗动,所以姜家是不可能告诉她关于巫俊的任何信息。

“不知道?”巫俊倒是有点意外,“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是一个算命先生,而你今天有血光之灾。”

“算命的?”

“对,很厉害那种。”巫俊说道,“从你生下来那天开始,到从现在开始一个月以后,我都能给你算得清清楚楚。”

巫俊说完自己也是愣了愣,这话他已经多久没有对人说过了?

好像已经很久了吧,自从有了点小名气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这种方法让人来相信他了。

想想那时的做法真莽。

“你有这么厉害?我不信。”

“我知道你不信,所以我准备花一到两个小时,好好帮你回忆一下过去。”

“我们就从你七岁生日那天说起吧,那天你调皮捣蛋,把你爷爷的听风瓶打碎了,然后被你爸拎进屋子里揍了一顿,对不对?”

姜紫嫣:……

“九岁那年,你家里翻修房顶,你趁着没人爬了上去,踩坏了一百多块瓦片,你爸罚你一天一夜不住吃饭。”

姜紫嫣:……你能不能不要老说这些糗事?

不对,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些事情,就算家里也未必是人尽皆知,外面的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个很厉害的算命大师?

“你别说了,”姜紫嫣断然道,“我不需要通过这种方法来相信你,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到马拉开波湖去被雷劈?你又是怎么做到不停被雷劈,还安然无恙的?”

巫俊笑了笑,回道:“因为我就是个妖孽,我在渡劫,你信吗?”

姜紫嫣:……我信你个邪!

第751章 我只是路过的

姜紫嫣见过好几个妖孽,爷爷、二大爷,爸爸、大姐,都可以划分到这个行列。

当然,也有很多人说她也是个妖孽,就因为她五岁就学会了灵力的使用,掌握了易容术,在家里一会儿变成爷爷,一会儿变成爸爸,一会儿变成姐姐。

只是当时她很郁闷,因为不管她变成家里的哪个人,瞬间就会被识破。

经过好多次教训后她终于知道那是因为她太矮了。

在她看来,家里的这些妖孽中,爷爷最妖孽。

不止因为他对灵力的掌控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还因为……老头子今年都快九十岁了,前段时间还给她娶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第五任奶奶。

她觉得应该把爷爷也送到马拉开波湖去渡渡劫,让天地雷霆验证一下他的真身。

当然这么做的后果,99.99%会让她失去一个亲人,马拉开波湖的水面上会飘散一把白色的骨灰。

但和巫俊比起来,她爷爷那点本事就不用拿出来献丑了,她一直都是这么感觉的。

所以巫俊说他是妖孽,姜紫嫣心里还是比较赞同。

只是这个妖孽现在看着她的眼神里,透露着一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神采,让她又有点牙痒痒的。

“就算你是妖孽,现在你还是要离开这里。”姜紫嫣说道。

“为什么?”巫俊问,“我不是说过,我是来救你的吗?”

“谢谢,但我想在这个地方,我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巫俊摇了摇头,别看这姑娘不谙世事,但正是因为这样,坚持起来特别坚持,而且懂的东西也多,不怎么好忽悠。

怎么整?

先拖拖时间吧,然后找个她感兴趣的话题,说不定一聊就聊到晚上了呢?

“这样吧,”巫俊说道,“那我稍微活动一下身体,消化一下就走。”

“你要怎么活动?”

巫俊拍了拍沙袋,笑道:“你当我拿这个出来是做样子的?”

“你要打沙袋?”

姜紫嫣可是亲眼见过巫俊和那个老僵尸打架,比挖掘机还厉害,差点把整个小镇都毁了。

这么个沙袋,是不是一拳就要打到天上去?

“对,打沙袋。”

巫俊说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在沙袋面前蹲上马步,气势十足地弹了一下,然后又弹了一下。

嘟——

“误差0.12N,失败!”

姜紫嫣:……你这力道,连跳蚤都弹不死吧?

“不对啊,”巫俊皱了皱眉,“昨天还能连续几十下呢,怎么今天两下就失败了?一定是你这个地方风水不好。”

姜紫嫣:……够了啊!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作为一拳能打碎一堵墙的妖孽来说,居然用手指头弹沙袋,你以为那是脑瓜崩啊!

“说到风水,其实我看风水也很厉害的,”巫俊趁机打开话题,“要不要我帮你家看看,我跟你说,这个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姜紫嫣:……你够了啊!

大黑和茉莉同时把头扭到一边。

太丢人了,这不是我们的主人!

一定是修炼得走火入魔了!

“好了,随便你吧。”

姜紫嫣都感觉有点脸红了,尴尬。

那个不惧雷霆,一拳能打碎大地的巫俊,在她心里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结果竟然是个这么……不好形容的家伙。

“天黑之前。”

说完姜紫嫣蹬蹬蹬上了楼,再跟巫俊说下去,她感觉心里心脏都要不好了。

巫俊呵呵一笑:“果然是烈女怕缠郎。”

大黑:……

茉莉:……

玩笑归玩笑,巫俊没有太多时间休息,晚上的事情晚上再说,现在趁着还有一下午时间,他不能浪费了。

于是他再次来到沙袋面前,弯曲着手指开始弹了起来。

1.05N,2.03N,3.11N……

嘟——

“误差0.11N,失败!”

果然是一天不练手生,巫俊吸了口气清新的空气,摒弃一切杂念。

继续。

……

姜紫嫣坐在卧室里,听着楼下不时传来的嘟嘟声,连看肥皂剧的心思都没有。

这个家伙,还真的有点奇怪。

本以为他弄个沙袋出来是耍宝的,结果他居然一直在弹。

刚才她也看过那个沙袋了,可以精确测试力量大小,难道这也是一种修炼方式?

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是这样修炼的。

对于力量,自然是越强大越好,有必要控制得这么精确?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于是她轻手轻脚地来到阳台上,透过栏杆的缝隙往楼下看去,这一看就差点入了迷。

此时的巫俊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顽劣笑容,而是充满了专注的神色。

沙袋上的数字,随着他每一次弹手指、敲栗子、拍掌、拳击,每次以1N的数值向上递增,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始终保持在0.1以内。

而现在显示屏上,数字已经变成了122.01,巫俊还在不停出拳。

先不说这种修炼方法有什么好处,但难处却是显而易见。

每次增加1N的攻击力,误差不能大于0.1,姜紫嫣试问自己绝对做不到,家里也没人能做到。

这不仅需要超强的控制能力。

从巫俊不停的失败来看,这更需要无比的耐心和毅力,他能这么妖孽,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一幕,竟是让她看得有点痴迷。

只是越往下看去,这画风感觉越来越奇怪了呢?

砰砰砰——

巫俊现在已经开始用脚轻踢沙袋。

自从静下心来之后,巫俊的状态渐渐恢复,对肌肉的控制越来越得心应手,每一拳、每一脚,还没接触到沙袋,他就能预测到具体的力道,误差很小。

随着他不断地攻击,显示屏上的数字,也慢慢突破了2000大关。

这种对肌肉控制自如,随心掌控力量的感觉让他心情愉快。

砰砰砰——

他开始尝试更多的攻击方式,用身体各个部位开始攻击沙袋。

头撞、膝顶、后蹬腿、扭腰、撅屁股……但凡能想到的姿势,他都要试上一试,这样才能锻炼到全身每一块肌肉。

随着力道越来越大,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身体几乎变作一团残影,扭动得也越来越疯狂,姿势也越来越豪迈。

古有关云长下棋刮骨疗伤,今有巫俊不拘一格打沙袋。

大黑和茉莉早就跑到围墙根下蹲着了,主人这也太放飞了,太丢人了。

撅屁股打沙袋就够了,居然还用上了杰克逊的招牌动作。

茉莉已经不知不觉刨了一个大坑,准备把自己埋起来。

但姜紫嫣经过短暂的不适应之后,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显示屏上的数字,刚才已经突破5000N了!

而这一下,巫俊不是拳击,不是脚踢,而是撅了一下屁股,就打出5000N的攻击!

5000N啊,差不多500公斤力,大水牛也受不了吧?

这要是在公交车上跟人抢位置,是不是一撅屁股就得把人挤飞出去?

想到这个画面,姜紫嫣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嘟——

“误差0.29N,失败!”

啊,姜紫嫣悄悄吐了吐舌头,好像惹祸了,闪人!

巫俊无奈地抬头看了看阳台,姜紫嫣正以极快的速度钻回房间,只能耸了耸肩膀。

5029次,这个成绩已经超出他的预期太多了,来这里之前,他还只能连续几十次。

这里果然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而且有了这一次的经验,他对自己的信心大增。

继续,继续,争取今天把这个训练完成了。

……

回到房间的姜紫嫣,听着楼下继续传来巫俊嘿嘿哈哈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忍不住笑了出来,打断了他的训练,还好没有生气。

不过这真的是个好奇怪的人啊,他平时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

该不会就天天在家里打沙袋吧?

要是这样就能修炼得这么厉害,那还真的是个奇才。

想着想着,姜紫嫣的思绪就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很远的地方,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糟了,马上就要天黑,大姐要回来了。

她赶紧冲到楼下,发现巫俊已经没有打沙袋了,而厨房里飘出来浓郁的香味。

还没走?

这下不妙了!

其实到此为止,她已经不是很介意巫俊留下了。

经过一下午的观察,综合以前的情况,巫俊除了表现得滑头一点,不像有什么坏心思。

可大姐不会这么想啊。

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姐这两年的脾气是越来越暴躁,一生气就像母霸王龙似的,要是在她回来看到巫俊在这,指不定要闹出什么大事。

赤手空拳地打一架都是小事,反正大姐打不过,但如果她一怒之下开启了防御阵法,后果不堪设想。

她三步化作一步地冲进厨房:“你怎么还在这里啊,我大姐就要回来了,你赶紧走吧!”

“不着急,赶路总得把饭吃饱,对吧?”

对……对你个头啊。

“你别做了,”姜紫嫣真的有点着急了,“我赶紧送你出去!”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紫嫣,给我开门!”

姜紫嫣头皮一炸,大姐已经到家了,这下完了!

怎么办?

“藏起来!”姜紫嫣瞬间六神无主。

“不要吧,被找到了岂不是更尴尬?”

“哎呀你别笑了,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啊!”姜紫嫣道,“我大姐进来之后就会去洗澡,你趁那个时候再出去!”

巫俊摊了摊手,问:“你让我藏哪儿?”

姜紫嫣一看厨房,还真没有藏身的好地方,最后一眼看到了大冰柜。

“你先忍忍吧。”

说着她打开冰柜,把里面的东西拿了一些出来,然后把巫俊塞了进去。

巫俊:……只怕是隔壁老王,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紫嫣,干什么呢,开门!”

“来了大姐!”

姜紫嫣飞快地跑了出去,按下遥控器打开了大门。

姜紫杉手里拄着一根树枝,一身疲惫地走了进来。

“大姐,今天怎么这么早?”姜紫嫣讨好地问道,“一定很累了吧,赶紧去洗个澡。”

“天都黑了还早什么?”

姜紫杉把木棍扔在地上,长长松了一口气。

总算到家了。

这时一股彩香飘进她的鼻孔,让她不由奇怪:“咦,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你居然在做饭?”

“啊……我总要学着做做……呵呵……”

“不错啊,让我看看你做的什么。”

“大姐……你还是先……”

没等姜紫嫣说完,姜紫杉就已经走进了厨房,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食材,不由皱了皱眉。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姜紫嫣能学着做饭,已经让她足够惊喜了,东西放乱一点没事,习惯可以慢慢调教。

于是她走到炤台前,只见菜案上堆着一堆细细的土豆丝,旁边的菜盆里还有薄薄的莴笋片,腌制好的肉片,以及正在锅里闷着的一锅红烧肉。

这都是姜紫嫣做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对这个小妹了解得深入骨髓,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刀工了?

难道有别人?

可是会给姜紫嫣做饭的人,是谁?

男朋友?

一个会做饭的男朋友?

不过不管是什么人,这都严重违反了家里的规矩!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她沉着脸环视一圈,很快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冰柜上。

姜紫嫣心头一跳,完了,大姐开始怀疑了吗?

“大姐,你还是去洗澡吧,我这马上就做好了。”

姜紫杉没有理会她的话,径直走到冰柜前,猛地揭开了盖子。

巫俊从里面坐了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hi!”

“你是什么人?”姜紫杉全身戒备地看着他,厉声问道。

“如果我说我是路过的,你信不信?”

姜紫杉:……我信你个邪啊!谁他妈路过会过到人家的冰柜里?

第752章 装个死就行了

客厅里,气氛显得有点凝重。

作为“一家之主”,姜紫杉此时的脸色有点阴沉。

这个地方,别说让人留下,就是外围的阵法,都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但眼前这个长得还有点帅气的家伙,居然在她们家的厨房里做饭,所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肯定是经过了姜紫嫣的允许。

在家里的规矩中,这和私自下山幽会同样严重,而且不可饶恕。

不管姜紫嫣多天才,不管家里多缺人,她都将被剥夺守护者的资格,从今以后会被关在家里,永远不能出门。

刚才她已经把这件事通知了家里。

在等候家里的通知过来之前,作为亲大姐,姜紫杉决定先把事情弄清楚。

其实被关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不好。

如果这帅哥是姜紫嫣的男朋友,说不定两人还能郎情妾意,双宿双飞,那也比在这里枯守十几年,最好的岁月都贡献给这座大山好。

“说吧!”姜紫杉冷声对姜紫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紫嫣心情忐忑的同时,其实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大姐脸色不好,但好歹还没有暴走。

于是她撒了个谎。

她并没有说巫俊是自己闯进来的,而是扭伤了脚,又和同伴走散,被她发现后主动让他进来治伤的。

当然也省略了巫俊打沙袋的事情,反正巫俊就是一整天都在疗伤。

见她目光闪烁,姜紫嫣心里一叹,果然有问题啊。

她再看了巫俊一眼,很帅。

这就更难怪了。

她也经历过这个年纪,女大十八变,正花样年华,看到帅哥芳心暗动是正常的。

正是因为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情,家里才会制定这么严厉的规矩,非特殊情况,守护者都不能轻易接触外人。

姜紫嫣上两次出外勤,家里都有很多人在暗中跟着。这种方法很有效,但有时候越是压抑,反弹得就越厉害。

就像这次,姜紫嫣一见到这个帅哥,就直接藏冰箱里了。

就不怕把他闷死?

这时巫俊说道:“其实关于这事,我还有一点要补充说明一下。”

姜紫杉眉头微皱:“你想说什么?”

还没等他开口,姜紫嫣就赶紧打断。

“他没什么要说的,”姜紫嫣在桌子底下轻轻碰了碰巫俊的脚,“真的大姐,事情就是这样的,跟他没有关系,他也什么都不知道,你让他回去吧。家里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姜紫杉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以为你们在桌子底下的小动作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