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君临星空 > 第064节

君临星空 第064节

“虽然五大华将参差不齐,但皆是武将层次的强者!韩东居然能同时硬憾两位华将?恐怕刘图昀也不过如此。”

“你说错了,刘图昀绝对做不到一击杀华将!盖世遇盖世,韩东才是最强盖世,估计中位武将也不是韩东的一合之敌。”

有人瞠目结舌,有人议论纷纷。

但无论如何,这一消息真是吓住了武术生们,他们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困惑——

或许五大华将,不该齐名!

……

某处丛林,巨石散布。

叽喳喳。

数只鸟儿飞离树枝,不断啼鸣,响彻清脆的声音。

江南学府的孙浩信与汤岳函,绕过一个个巨石,警惕四周,旁边还跟着两个中位武者境的武术生,皆属江南学府。

哗哗。

四人钻进丛林,彻底潜藏之后,才松了口气。

时而闪烁的正午光斑,照在汤岳函的敦厚脸庞上,流露一丝难以启齿的骇然情绪,显然也得知了这一消息:“韩东居然那么强?”

两位华将!

那可是武将层次的武术生!

消息实在震撼人心,若非有些武术生亲眼目睹了当时情况,言辞恳切,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足足两位华将,在韩东面前竟然那般不堪一击。

唉。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皆是无言。

咕咚。

孙浩信掏出随身袖珍水杯,一口喝尽,抿了抿嘴唇:“排序战开启之前,韩东便已经对华将楚达烨具有明显杀意,震撼全场。”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

“排序战才开启多久?甚至还不到一个小时……韩东强的未免有些离谱,简直是横扫全场。”

一边说着,一边扔掉水杯。

孙浩信脸庞泛着难言神态,怅然若失的慨叹,当初自己想要追赶的身影,如今却是再也望不到了。

五大华将,足可俯瞰所有武术生!

而盖世韩东,却能碾压其余华将!

如此差距,可谓是望尘莫及,孙浩信心生望洋兴叹之感,瞥了眼呆在旁边的汤岳函。

“怎么了?”

他看到汤岳函的脸色,有点怪异。

咳咳。

闻言,汤岳函咳嗽了一声,讪讪道:“我曾经邀请过韩东加入咱们团队,当时还提醒他,可能需要面对你们的入团考验。”

寂静!

尴尬莫名的寂静!

不仅是孙浩信,包括其他两位武术生,皆是茫然看着汤岳函,仿佛在看一个脑袋有问题的病人。

考验谁?

考验盖世韩东?

汤岳函自嘲一笑,苦涩道:“你们别这么看我……咱们还是尽快找到排序战令牌,当先找到的人,也能多些机会。”

……

广阔山谷的另一处。

约有二十余米高的树冠顶部,帝华学府刘图昀,岿然不动的盘膝坐在茂密枝叶之上。

本应是平和一切的目光,此刻也弥漫慎重之色。

他知晓此届华国武术生排序之战,除了李景空,出现了另一位强势无匹的劲敌——韩东!

“有意思。”

“楚达烨与段青两人,虽然谈不上武力强横,但至少是货真价实的武将境!”

刘图昀抬起凝重目光,望向远方。

坐于树冠之上,几乎可以纵观山谷内的幽幽风情,甚至极远处的潺潺瀑布,亦可清晰望见,可谓一目概览全场。

“同为盖世,有高低!”

“估计韩东乃是超强灵感与入化之术的双重结合……但入化之术也同样有强弱分别,我刘图昀何惧之有——排序战首名,定当归于我身!”

第206章 如你所愿

山谷内部。

穿着浅蓝短袖的韩东,走在最前方,后面则是依次跟随十七位武术生,皆是高位武者境。

这些武术生,基本来自于帝华学府、云海学府,广南学府、深鹏学府,家世堪称显赫至极,谈吐之间彰显不俗风度。

但在此时。

再怎么狂傲不羁,也悉数收敛。

毕竟走在他们前面的,乃是盖世韩东,甚至他们暗暗认为——韩东乃是五大华将之首。

咔咔。

其中一位女性武术生,瓜子脸,皮肤细腻且白皙,随手扯下两根翠绿树枝,悠然挥舞,颇有一股闲庭信步的闲适感。

旁边的武术生低声道:“这可是排序战,你好歹凝重些。”

“嘿嘿。”瓜子脸女生甩了两下树枝,噙着轻笑:“反正有韩东同学在呢,担心什么?临战之前,我爸百般叮嘱,当时紧张的要命,这下可算能彻底安心咯。”

她不慌不忙,甚至有点困意。

这并非轻视武术生排序之战,而是对韩东具有无与伦比的信心。

旁侧。

刚刚低声相劝的武术生,扯了两下嘴角,感慨道:“我爷爷给我下了死命令,要是拿不到排序战前百,干脆不要回家。”

话音落毕,两人相视一笑。

他们来自同一学府,平时比较熟悉。

面对排序战,他们也发慌……哪怕高位武者境,也无法确保自己一定能夺到令牌,因为混战之际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了。

但在此刻,所有人信心百倍。

这些闲适轻松的信心,正是源于最前方的浅蓝身影韩东。

就算类似于段青的普通华将,也能帮助三四个武术生拿到令牌,更且遑论这般强绝的韩东。

况且。

盖世武者,定是一言九鼎,不可能欺骗他们。

哗哗。

走在前方的韩东,回头看了眼高个子何轩,随口道了一句:“你找的这些位同学,家里未免太有钱了。”

何轩正是刚开始的高个子武术生,来自深鹏学府。

“韩东,你有所不知。”何轩跟在旁边,低笑道:“我找的武术生都是一流都城学府的武术生,肯定有钱得很。”

“最重要的是。”

“位于一流都城的学府,人才济济,龙盘虎踞。高位武者境的武术生数量,远超其他学府。”

单论高位武者境——

深鹏学府足有十位,云海学府则是九位。其余的广南学府与帝华学府皆是八位。

“恩。”

韩东轻轻颔首,目光闪过了然之色。

华国境内的城市,按照普通乡镇、地级市、天级市进行划分。

但在天级市之上,还有四座都城。

一流都城指的是在华国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中,具有主导作用与辐射周边能力的重要城市,意义非凡,面积庞大。

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都城远远超过天级市。

简而言之。

一座都城,在生产、服务、流通等等方面,皆有引领功能,相当于汇聚华国精华的首要城市。

“何轩。”

韩东沉吟片刻,开口问道:“你觉得江南市与深鹏都城相比,有什么明显区别吗?”

出生并且生活多年的苏河市,乃是地级市。目前上学的江南市,则是天级市。再往上,便是华国都城!

旁侧。

“区别?当然有,而且很大。”何轩迟疑了一下,虽然担心引发韩东的不满,但还是实话实说:“我认为江南市与深鹏都城,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深鹏都城,互联网科技尤为发达。”

“而江南市,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特殊功能。”

华国共有四大都城,依次是政治中心帝都,经济中心云海,科技中心深鹏,商贸中心广南。

四座都城,各有至为关键的功能。

若是妖魔屠杀了深鹏都城,整个华国的科技水准,瞬间便要跌落一个层次,后果不堪设想。

“恩。”

韩东点了点脑袋,没有争论。

天级市比不上一流都城,实属正常,尤其是都城内存在的高强习武人士,数量远远超过天级市。

在地级市,武者境称霸一方。

于天级市,武者境烜赫周边。

但在一流都城,武者境谈不上罕见,难能随意横行。

哗哗。

哗哗。

韩东分断枝叶,一边前行,一边暗暗感慨。

“事情比我想象的,更为简单。”

“十七位来自一流都城的武术生,居然硬生生凑齐了一百亿华国币的金额。”

虽然只是无息借款,但也殊为不易。

身后一十七人的家世,显赫至极。譬如那位瓜子脸的女生,没等韩东确定两亿金额,一张口便是借出十亿华国币,只求韩东助力。

想到这里。

韩东摇了摇脑袋,瞥了眼后方。

作为他的顾客,何轩等人正在互相闲聊,说说笑笑,渲染出了一股极其信任韩东的悠悠气氛。

“好了。”

“百亿华国币的借款,已经解决。那么接下来,务必尽快找到令牌之处,我拿首名,再帮助他们拿到前百名。”

对于名次,韩东也比较在意。

谁让他有一位高风亮节的好师尊,若是首名之上还有更高位置,估计宁墨离还得实时更改。

不过。

习以为常,也就见怪不怪了。

毕竟他也曾试图与精神病人讲道理,可却吃了太多的土,索性痛改前非,秉持尊师重道的美德。

哗哗。

枝叶分散,光斑照耀。

韩东步步前行,身后跟着十七人。

在他们左侧、百米远处的丛林里,武将境段青正在疗伤,白皙面庞渐渐恢复正常,差点散掉的筋骨一点点归于原位。

呼。

他深深吐了口气。

“咦?”

“那是韩东!?”段青猛然站起身,眼睛瞪得溜圆,寒毛卓竖,两腿颤颤之间,几欲向后暴退。

这绝非他心性孱弱,而是韩东太强。

行于幽湖之上,随手一击便能造成自己的重伤,恐怕只有号称最强武术生的刘图昀,才能力敌韩东。

下一刻。

段青面色茫然,旋即目瞪口呆:“他在作甚?一人带着十七个武术生,大摇大摆的横行山谷,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

他能猜出来。

恐怕韩东想要帮助这些人夺取令牌,但这简直天方夜谭,一十七人实在太多,若是七个人倒还可以。

独自夺取十七令牌,必然激起众人围攻!

韩东再怎么强,面对数百位武者境武术生,估计也无能为力。

再下一刻。

段青倒吸了口凉气,目光死死盯着前方,浑身凝固,惊呼一声:“最强武术生——盖世刘图昀!”

只见。

韩东一行人走出丛林,恰好来到一片散布巨石的空地,没有茂密树林的遮挡,足可一目了然。

盖世刘图昀,笔直站在巨石之上,

“盖世对盖世!”

“他们两人难道要即刻开战,定下胜负强弱?”

饶是亲身经历韩东踏浪至的凛凛威势,段青也始终坚信,刘图昀才是最强武术生。

咕咚。

他咽了口干涩唾沫,伏身靠近,紧紧盯着巨石空地,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此乃盖世之战,亦是此届武术生的最强之战!

……

巨石空地之上。

刘图昀穿着一袭简洁白衣,迎风荡荡,目光蕴涵平静且不失厚重的力量,俯视着浅蓝短袖的韩东。

和熙秋日的照耀,渲染寂静。

簌簌树林的响音,烘托凝重。

“盖世韩东。”

刘图昀有条不紊的开口道:“自我成就盖世以来,未尝一败!既然你我终有一战,不如就在此时此地,你意下如何?”

这道声音,浩荡响彻周围。

仿佛厚重巨鼎,回荡出了悠远深沉的力量,让人心里沉甸甸的,颇感压力。

巨石空地的边缘。

韩东回首叮嘱何轩等人,让他们且在旁边暂时等候,免得盖世激战之时,对这些顾客们造成误伤。

随后。

迎着烈烈秋风,韩东踏前一步:“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轰隆!

浅蓝身影仿似焘焘猛虎出笼,瞬间横渡二十米,冲击风流震四方,出膛炮弹般的右拳轰向面容平静的刘图昀。

蓬!!!

盖世之战,就此开启!

第207章 地动(上)

蓬!

雄浑沉闷的巨响,彰显出了两者碰撞的恐怖气势。

韩东这一记迎面砸拳,携着劲风,短袖肩部都在振颤不堪,仿佛有着簌簌成风的风扇吹动。

但刘图昀面不改色,只是伸出左掌。

那平和不迫的神态,丝毫未变,目光泛着一丝疑惑:“韩东,你这一拳,实在太弱了。”

“别让我失望。”

“拿出你的真正力量!”

语毕。

刘图昀立足巨石之上,身形不动,但脚下巨石倏然布满裂纹,仿佛承载不了他的劲道,即将崩裂。

唰啦!

伴随巨石碎裂,刘图昀右掌竖立高举,稳稳作响,以极高频率进行振颤,猛然劈向置身于半空当中的韩东。

“哦?”

韩东眸光一闪。

人在半空,左臂搁在后方,仿似一条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钢链,甩出之际,携着尖锐的空气鸣响,带着剧烈的狂风扑面,刹那间抽击刘图昀。

啪!

一道清脆响音,回荡周边。

刘图昀眼睛亮的闪耀精芒,被抽的向后暴退,韩东也借力稳稳落于地上。

两人中间,隔着一块巨石。

咔咔咔!

这块三米高的巨石,蔓延着数不清的裂纹,即将碎裂,但两道幻影相互靠近——当场撞开碎裂巨石,碰击在一起。

碎石乱飞,两拳碰撞。

咚咚!

韩东脸庞淡然,左拳打出,右掌推出,穿透了碎裂巨石,蕴涵着沛莫能御的劲道,呈液内力在体内流转往回,不再竭力爆发。

一旦爆发,体表肌肤难以承受。

若是让刘图昀察觉到了呈液内力的气息,凭空多生事端,索性在克制力量的情况下,磨砺己身,击败盖世刘图昀。

“擒拿!”

韩东左掌猛然一转。

宛若旋转的锁链,瞬间勾住了刘图昀的肩膀,紧跟着凭借腰部、腿部、肩部的衔接力量,抛掷而出。

呼啦!

刘图昀面色微变。

“身如钢铁?”

“这般强横的身体素质?”

索性这里巨石满布,区域宽阔。

内心惊疑不定,却抗拒不了沉重抛掷的刘图昀,催动体内的凝雾内力,狠狠撞上了一块巨石。

咔嚓!

巨石当场四分五裂。

刘图昀仿佛镶嵌在巨石当中,根本没有受伤。

高位武者境的血液,如铅如汞,虽然体表肌肤远远不如武将境,但也极其坚韧。

咚咚!

韩东两步踏前,拳风如有呼啸。

整片巨石空地都在颤抖,宛若一尊来自远古的巨兽,汹汹踏足大地之上,啸啸造就狂暴声威。

入化之术——狂暴雨落!

炮拳轰拳,横推掌拍,侧肘鹰击,劈腿若斧,连续不断的简单击打却携带入化层次的意蕴,轨迹精准,不浪费丝毫劲道。

嘭嘭嘭!

刘图昀抬臂挡住,身形被打的后退数步。

两者碰撞之间,根本不顾满布场地的巨石,随意一击,便能轻易轰裂黑灰颜色的巨石,犹如两尊巨兽在此激战,声势震撼心灵。

“哈哈哈!”

“韩东,你的入化术只是如此地步,未免太差了!”刘图昀长啸一声,拔地而起,左拳负于背后,身形半转,登时拎着一道磅礴巨鼎砸向韩东。

非是真实巨鼎,而是强烈意蕴。

同样是入化之术,这门术远超狂暴雨落,甚至砸落之间,并无空气振荡的景象,显然是劲道凝聚到了极点。

蓦然之间。

韩东一言不发,右拳迎上。

轰!

拳拳撞击之处,空气骤然炸响,好似发生了一场爆发,风流排荡周围,仿佛掀翻了巨石空地的秋风。

两人僵滞原地,竟然持平。

“不可能!”

“我的入化之术,分明远胜于你。”刘图昀眼里泛着困惑,但也来不及细想,因为韩东身形扭转如浪潮,继续拍打而至。

轰!轰!轰!

无论是韩东,还是刘图昀的一拳一脚,皆有入化之术相随,气流旋转之间,造出狂风炸响,巨石散布之地,时时碎裂四周。

碎石乱溅,仿似平地生浪花。

流星般的石子,散落四周,让何轩他们十七人看的眼花缭乱,只觉得心脏跳动似擂鼓,激荡不堪,混淆无言。

“这,这还是人吗?”

“随随便便的一巴掌,就能打碎这些巨石?”

十七人面面相觑,脸上浮出震怖。

值此之际。

他们也愈加确定韩东的可怕武力,定能横扫全场。

咕咚。

那瓜子脸的女生舔了舔干涩嘴角,向旁边猛地拍出一掌。

“呀!”

她吃痛,低呼一声。

而身旁的巨石,只是晃动了两下,依旧岿然屹立大地之上,透露出了一股厚重难移的重量,更为诠释了那两道幻影身形的可怕。

可是。

自己好歹也是高位武者境!

瓜子脸女生不敢置信,其余十六人也悉数沉默,颇感紧张的注视盖世之战……究竟孰强孰弱?

咚!咚!咚!

两人手臂连番碰撞,刘图昀目光平和不再,只剩滔滔战意,他后退半步,右臂筋骨猛烈振颤出了膨胀之感。

仿佛巨人握拳,横空碾压。

入化!入化!

名乘庞古压!

此乃古代传说之内的巨人族,刘图昀一边观想,一边捏拳,暴然如雷的压下。

与此同时。

嗬!

他强烈吐息,叱喝当场。

随着捏拳压落,口吐雷音,盖世刘图昀的体内居然发出大江大河的奔腾声音,如铅如汞的血液开始沸腾,以其身体为中心,幅散蒸蒸热浪。

“来得好!”韩东踏前一步。

同样泛着红意的右拳,犹如雷霆云层内的雨滴,经过了百炼成钢的锤炼,乘风破浪于此时,砸落大地于此刻。

狂暴雨落之轰拳!

纯粹!

只有简致无匹的劲道,附加入化层次的奥妙意蕴,与散发热量犹如火炉的刘图昀,正面硬憾。

盖世无双,激烈难言。

当双拳撼动之际,空气顺势振颤了一下,只有凝重如山的厚重画面感,宛若无声景象。

“嘿。”

“你的入化术,只有这一门?”刘图昀张口露出白牙,神情略有遗憾的俯视韩东:“那么……抱歉,盖世之战可以落幕了。”

言罢,

他单拳一横,空气仿佛汹涌浪潮,随着手掌变幻,绵延不绝的巨掌拍压,带动气流鸣响,狂霸无边的拍掌,令韩东步步倒退。

平和,只是假象!

霸道至极的气概,亦是平和!

直到何轩十七人亲眼看到刘图昀的衣襟碎裂,韩东的短袖漂荡,以及巨石的孱弱零碎,才清晰察觉到了大地晃动的震感。

难言的沉厚态势,无可匹敌!

莫测的入化之术,渲染繁重!

此时景象,巨石凌乱四溅,场地坎坷崩裂,宛若极尽重量的凝缩击打,没有太过刺耳的炸响,仅有一下一下的低闷撞击。

“盖世韩东!”

“此战——到此为止了!”刘图昀迈前一步,凝雾内力全数暴动身体内部,仿佛周身空气尽在扭曲。

入化意蕴,几乎干扰现实!

由此可见。

刘图昀这一记蓄积刹那的恐怖拍掌,必当有重重万钧之力,哪怕钢筋在前也要断裂,哪怕武将在此也要避开锋芒。

“嗬!”

膨胀血红的掌心,拍落而至。

而面对这般高深的入化之术,韩东不闪不避,脸庞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困惑。

这便是盖世武者境的气势?

可是。

怎么感觉。

实在有点弱不禁风……韩东嘴角一扯,左掌向下一按,筋骨齐鸣之间开始发力,脑海中观想狂暴雨落的画面。

天穹堆积层层乌云。

当乌云转为簇簇成团的火烧云,盖顶蔽日,描摹壮观,刻画出了烈烈皓皓的磅礴感,劲道凝于火云之内,雨滴咆哮回转而归,静候最终时刻的爆发。

入化!

随心随意不逾律,即是入化!

哪怕呈液内力回转体内,不能如同刘图昀那般的爆发,但韩东也感到泛着隐晦光华的血液——点!燃!了!

嘶!

周围树丛之内,齐齐响彻倒吸冷气之音,这些悄悄抵达观察的武术生们,只感觉自己置身于惊涛骇浪,难以自抑。

隆!!!

简简单单的盖世掌击,造成了匪夷所思的闷沉震感,向四面八方开始扩散,令周边空气皆在动荡,如有怒号飓风,似同怒海波澜。

右掌与右掌定格半空,针锋相对似得。

“?”

刘图昀皱了皱眉,膨胀身体好似巨人,惊异凝视盖世韩东,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原来如此。”韩东却略有明悟。

何谓盖世?

武者境具有极限状态的凝雾内力,乃是前提。而掌握入化之术,或者具备灵感,皆是盖世。

盖世武者刘图昀,掌控入化之术。

自己掌控入化术,兼具超强灵感,武力本该参差不齐……但两者仍有差距——便是身体素质!

此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饶是不曾爆发呈液内力,异常强横的身体素质,也让韩东可以压过刘图昀一筹。更何况呈液内力虽然不能爆发,但回转体内的力道,也不可小觑。

“那么。”

“盖世之战,该结束了。”

韩东垂首默念一声,随后抬头,目光湛耀精芒,宛若定风巨山一般的雄伟气概,泛着炽烈似天穹星芒的希声威严。

灵感爆发!

劲道汇流!

韩东踏出半步——南征千里行!!

仅仅半步的弹动,却已经产生无与伦比的极速,他那脊椎好似蛟龙出海,弥漫煊赫,降临浩荡,彻彻底底的抛弃任何招式。

咚!咚!

两步落下,如同巨石落地。

整片满布巨石的空地,瞬间震荡了三番五次,犹如天摇地动,强烈至极的震感扩散周围。

左出拳——轰隆!

刘图昀的惊疑面色,登时变了。膨胀数圈的血红手臂,砰然砸回胸膛,带动身体连连暴退数步,跌跌撞撞似得。

右推掌——轰隆!

空气撕裂!掌风呼啸!劲道凝缩!劈山断岳般的气魄!

刹那间。

蓝影闪动,定格在了刘图昀面前。

蓬!!!

刘图昀被轰的退后半步,面色一白,血液沸腾的手臂,渐渐收缩成了正常状态,身形也缩减了数分。

“我的入化术,被打散了?”

输了!

这场盖世之战,自己输了……刘图昀怔在原地,久久不能言,仅能呆呆注视着韩东。

第208章 地动(下)

饶是内心早有预感,刘图昀仍然止不住发愣,垂首看了看自己的泛白掌心,此刻心情着实难以形容。

不愧是——

一拳击毙楚达烨的盖世韩东!

己身竭力施展的入化之术,居然被尽数打散……哪怕掌握了第三门入化之术,刘图昀也缄默无言。

这般差距,有些离谱。

但他心思转动,便以为韩东领悟了一门炼体之术,身体素质足以媲美高位武将境。

因此。

自己输得不冤。

念及此处,刘图昀摇了摇脑袋,似有苦涩的怅然道:“我输了。盖世遇盖世,你是胜者。”

“承让。”

韩东秉持谦虚美德,收回右掌。

其实他对刘图昀比较认可,心性坚定的可怕,乃至于达到包容平和的胸襟,这是一位名不虚传的盖世。

盖世,正该如此!

同境无敌的气概,绝不是狂妄恣睢,而是凌霄睥睨。

“你也很厉害。”

“若非我的身体素质强横,恐怕要稍逊你一筹。”韩东微笑,补充了一句。

盖世之间的胜负,影响极大。

恐怕这一消息,震撼程度不亚于楚达烨的毙命……所以韩东谨慎谦让一番,免得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传得离谱万分。

“此言差矣。”刘图昀沉吟了一番,一边思索,一边轻笑:“哪怕你身体素质与我相仿,最多造成激战时间的拖长。”

“对胜负结局,并无影响。”

盖世罕见,双重盖世更是凤毛麟角。

灵感爆发再加上入化之术,刘图昀自愧弗如。尤其是韩东最后施展的入化术,那一抹深奥精湛的意蕴,令其心颤身怵。

简而言之。

己身并不具备的灵感,再加上入化之术的高妙程度,韩东必能击败自己。

“韩东。”

“不知我能否问下,你最后那门术叫什么名字?”刘图昀迟疑了一会儿,终究开口追问。

韩东颔首:“南征千里行。”

闻言,刘图昀怔了一怔。

刚刚直面这门术,他感到了难以揣测的情怀,似悲壮似炽烈,似无悔似痛苦,甚至夹杂着一抹幽邃至深的疯狂。

假如换成其他武者,估计无有察觉。

但刘图昀乃是盖世!

他的悟性智慧、心神思维,远远超出寻常习武人士,可以清晰感到更为细腻的东西。

“这门术,当真非同凡响。”

刘图昀慨叹了一声,想要追问这门术由谁创出。但自己刚刚与韩东碰面,便开启争端战斗,此刻再追问却有些不妥。

索性摇了摇头,坐在地上。

他伸出手掌,扫清一块碎石上的碎屑,施施然的坐下:“此届华国武术生排序战,你是最强盖世,亦是无可争议的首名。”

“恩。”

韩东微微一笑,倚在旁边的巨石上。

……

“赢,赢了!”

“韩东真的赢了,韩东才是最强盖世!”

站在空地边缘的瓜子脸女生,雀跃般的低声喊道,忍不住对着身旁巨石一顿拳打脚踢,面容泛红,心情激动。

其他十六人也面面相觑。

虽然认为韩东能赢,但奈何刘图昀的最强称号,实在遐迩闻名,乃是在读武术生的唯一一位盖世。

所以。

潜意识极其紧张,甚至有点动摇。

亲眼目睹这一幕,十七人有些烟雾朦胧如梦幻的感觉,仿佛一道巨大璀璨的烟花,直截了当的盛开天穹,没有一丝一毫的凝滞。

咕咚。

何轩反应过来,却咽了口唾沫。

那喉结微动,声音明显,透露出了他的震骇情绪——视野里的巨石空地,已成凌乱的断壁残垣,碎石遍布,土地翻动。

这便是盖世之战的余波!

仿佛有两尊远古巨兽的蛮横碰撞,有鲸波怒浪之力,造地动山摇之势,生慑服全场之威。

咯嗒。

一块碎石,轱辘到了何轩的脚边。

“韩东与刘图昀,与我们皆是高位武者境。可他们踏足地面,竟有地动地震的景象,真是难以揣测。”他呲牙咧嘴般看着零碎巨石,咂舌不已。

唰啦。

约有两米的身高,蹲了下来。

何轩拿起这块灰黑颜色的碎石,只是下意识的轻轻一捏,眼睛瞪得溜圆,顿时惊呆了——咔嚓!

碎石几乎化作粉末,沿着掌纹,划落掌心。

唿唿。

微风拂面,吹拂碎石。

沙沙。

偶有树叶响音的巨石空地,随着和熙阳光照耀山谷,习习秋风蔓延周围,渲染出了一股静谧闲适的氛围。

但在周围。

那一双双几乎凝固的目光,却昭显惊心动魄的情绪。

没谁开口。

也没谁动弹丝毫。

约有四五十位武术生,齐齐愣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仅能沉默看着两位盖世的笑语闲谈。

此情此景,宛若震荡脑海的煊赫画面。

内心情绪,仿佛跌宕起伏的无声浪潮。

“盖世刘图昀,输了?”

不知谁低声呢喃了一句,武术生们才由僵滞雕塑恢复了正常,身形晃动之余暴露激荡情绪,目光颤抖之际流露复杂神态。

号称最强华将的刘图昀,败了!

最强名号易主,盖世遇盖世的孰强孰弱,终有结局。

至此。

盖世韩东铸造了华国上下最强武术生的滔滔盛名,不易之论,毋庸置疑。

嗤啦!

一位脸庞瘦削的武术生,猛然扯掉了刚刚紧张之余攥住的一条翠绿树枝,失魂落魄:“错了,错了,不该如此。”

“刘图昀怎么可能输?”

他提心吊胆的看着,居然等到了这一结局。

盖世刘图昀之名,具有象征性意义。

以家世显赫著称的武术生群体内,刘图昀几乎堪称普通家庭出身武术生们的心间信仰……因为刘图昀的存在,仿佛有一道冥冥声音告诉他们:

平凡出身,也有盖世之日!

“算了。”

“我却是执着了。”瘦削武术生自嘲一笑,望着与刘图昀谈笑风生的浅蓝身影韩东。

前有踏浪一拳击毙楚达烨,后有一掌拍散盖世入化术,这般强势绝伦的气势,足以号称最强。

华国最强武术生,韩东当之无愧!

此地周围。

武术生们也争相低语。

“不可思议,简直是后来者居上!”

“最近三年,刘图昀从盖世一品再到盖世武者境,名声传遍了武术生群体,堪称享誉一时,被无数武术生奉为标榜。但近期刚刚横空出世的韩东,竟然强势击败了刘图昀!”

有人怅然若失,有人扼腕唏嘘。

有人垂首怔怔,有人转身离去。

随着这道消息的扩散延绵,仍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的簸荡。但有踏浪威势在前,韩东击败刘图昀,也不那么震撼人心。

毕竟。

武术生们都有自己的目标。

首名的争夺太过高远,他们只想位列前百……随着时间流逝,午后日光照耀幽湖,排序战令牌的藏匿之处,终于显露。

……

哗哗。

一座约有二十余米的较高石山,外表呈现深褐颜色,中间有条垂落直下的清澈瀑布,砸落下方,汇入围绕山体的潺潺河流。

山体的陡峭侧壁,长满翠绿植物。

峭壁的正对方向,乃是一览无余的矮山顶部,站着两百余位武者境武术生,神情谨慎,目光警惕。

“排序战令牌!”

“那瀑布正下方,便是令牌堆积之处!可惜我们察觉太晚,已经吸引了大量武术生。”

他们针锋相对,形式紧张莫名。

谁也不愿意当先冲向瀑布,因为那必将遭到无数人的围攻,轻则失败退回,重则伤势严峻。

时间点滴流逝,武术生愈加增多。

一道道炽烈渴望的目光,汇聚在瀑布下方——

由精钢玻璃制作的九十七枚令牌,内部藏有发光结构,弥漫五光十色的斑斓光芒,灿烂难言,颇为显眼。

仿若乱花渐欲迷人眼,吸引目光。

另外还有三道令牌,镶嵌在瀑布内部,隐隐绰绰之间,散发出了更为绚烂的光芒,依次是金色、银色、明黄色。

金色位于瀑布中部。

下面则是银色、明黄色,再往下才是九十七枚各色令牌。

瀑布对面的矮山上,孙浩信与汤岳函站在边缘,面色凝重的打量此地情况,感到了难以言喻的压力,心灵都在发颤。

太多了!

武者境太多!

放眼望去,高位武者境便有百余位,而且还在增多,估计要有一百六七十位。

这时。

汤岳函性情偏向与世无争,不由苦笑:“怎么办?”

“你说能怎么办?等待混战开启,我们优先冲向瀑布下方,若能抢到令牌,立即逃离此地!”孙浩信轻声低语。

他们的对话,其余武术生也能听闻。

有人面带讥讽的瞥了眼孙浩信,这么多位武者在此,抢到令牌不算困难,真正艰难的是——如何离开这里!

“唉。”

汤岳函叹了口气,没应声。

有些学府汇聚了十余个中位武者境,若是合力围攻,堪比三四位高位武者境。

哗哗。

瀑布垂落,砸出响音。

四人面面相看,作为江南学府的最强武术生团队,显得有点捉襟见肘。

正当此刻——轰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