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君临星空 > 第119节

君临星空 第119节

韩东叹了口气,面无表情。

这一刻,他尚未脱离疯魔态,灵魂内产生了难以描述的呐喊,令思绪变得混淆不堪,宛若行动思维皆迟缓。

可是。

旁人哪里知晓还有疯魔态这般恐怖至极的状态!

废墟般的南丞宗内外,所有人全部震骇惶恐的见证了这一幕。

丝绸月光,习习微风,再加上围绕此地的茂密群山,构成了古怪死寂的难言氛围,渗透到所有人的内心底部,仿佛平地起惊雷的炸裂脑海,仿似江海拍岸浪淘沙的全身颤抖。

惊骇!

无与伦比的惊骇!

这可是华国称号序列之内的一宗之主南绝恺——称号三步武宗境,也被称作宗主级武力,此乃可以位列一宗之主的强者。

而在眼前。

称号序列南绝恺,被韩东打死了。

他们仅能眼睁睁看着如同天方夜谭的离奇情况,口不能言,身不能动,思维不能转。

……

月光洒照。

山门寂静。

诸多宾客内最强之人白学斌,脸色煞白万分:“怎么可能?南绝恺乃是货真价实的称号第一步武宗境啊,融合天地之力,掌有通玄之术啊!”

他心灵冒出惊涛骇浪。

古往今来,也没有这么荒谬的盖世天骄。但想到韩东的传奇身份,白学斌倒也勉强理解了一点点。

盖世,不如韩东。

传奇,亦不如韩东。

以韩东的霸烈武力——只有盖世与传奇的双重结合,才能解释的通。

“不过。”白学斌眯着眼睛:“我曾听有些人谈论,韩东极有可能不是第五位传奇……假如他没有奇能,不是传奇,他如何能具有这般不可思议的武力?”

“算了。”

“不管怎样,这都是不能以常理揣测的天骄。”

白学斌眼角狂跳,不敢再想。旁边的白兹然早已六神无主,被韩东如同闪电霹雳人间的威势,吓得脑海空白,根本不能思考。

美貌清冷的白红冉,稍微强些。

但。

即使强些,也强不了太多。

黄金比例的五官早已凝固,毫无形象的张大了玲珑红唇,几乎能塞进两个标标准准的鸡蛋。

“虽然看不清。”

“可,可我总觉得,前方三百米有恐怖盘踞,有恐怖蛰伏!”偏向感知类型的奇能,赋予了白红冉异常敏锐的感官。

饶是隔着三百米,也心惊肉跳。

没错。

不止是白红冉。

其他诸多宾客皆如此,他们以武将境为主,比白红冉更强,感应到的死寂恐怖愈加明显,差点令他们瘫软在地。

单单气机,竟能如此。

试想武力。该当何其可怕。

“糟了。”

有宾客面色巨变:“看来韩东所言绝无虚假,否则韩东怎么胆敢击杀南丞宗的一宗之主?那么,他之前开口灭宗,难道也是真的?”

他惊疑不定,不敢置信。

其余宾客同样如此:“绝对不可能。”

“除了灾祸乱潮,灭宗事件已经两百年不曾发生了!可想而知,一旦灭杀南丞宗,必将产生整个武术世界的轩然轰动。”

武术宗门,与世家氏族不可同日而语。

华国的武术世界内,世家氏族只是闲散习武人士的构成,充其量延绵两三百年,血缘结构注定了世家氏族不能长久存在。而武术宗门却不在此列。

每座武术宗门,皆有悠久历史!

以武术发展为主旨的宗门,实乃武术世界的重要基石,决定了华国武力的强弱与否,具有非同一般的重要性。

“言之有理。”

“虽然我们不清楚南丞宗到底犯了什么罪行,但私自灭宗,恐怕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谁能担得起,这可是天大的责任。”奇异人士白学斌在旁边暗暗颔首,颇有惊心动魄之感。

此乃无比严重的责任!

单单想一想,就令他紧皱眉宇。

可还没等这些宾客再议论,只看以李罡为首的潜龙们,再开杀戒,毫不留情,手起刀落,葬送黑暗根源南丞宗。

今日不灭南丞宗,誓不归还!

今夜不杀出晴空,誓不罢休!

韩东有血性,有沸腾心,他们这些潜龙同样也有。

正当此时。

啪嗒。

黑暗内,缓缓走出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正是南丞宗华长老。

他步履蹒跚,风烛残年,苍老脸庞饱含热泪,一步步靠近韩东,高位武宗境的身体似乎佝偻了一些,令众人心生同情,心灵上空似乎笼罩了阴霾。

太心酸了。

太苦楚了。

太悲痛了。

乃至于白学斌流淌悲伤泪水,其余宾客也相继痛哭流涕,压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只是单纯为华长老慨叹。

南丞宗华长老,真实名字已经不可知。

但广南省上下,全都知晓这位乐善好施、仁德无双的华长老——华长老性格极其善良,有菩萨低眉之风,有悲天悯人之态,甚至不忍心踩死一只蚂蚁。

古代传说中的九世善人,怕也不过如此。

“孩子,孩子,为何你这么坏。”

“杀生,屠戮,为何你做出来。”

华长老脸庞浮出痛心疾首之色,步伐颤抖之间,渐渐靠近韩东,口里唱着一些类似于儿歌的曲调,似乎想要劝道韩东归善。

看似缓慢,实则两步十米。

“孩子。”

“本来人性皆善良,你为何犯下这等杀孽啊。”华长老似乎委屈,站在韩东面前,伸出双臂:“我是华长老,孩子,你——”

蓬!

韩东左拳打在华长老的右拳。

“哇!”华长老吐出一口老血,牙齿也崩飞二三,双臂继续张开:“我怀抱一直为你打开,孩子,要真心悔改。”

蓬!

韩东右拳打在华长老的下巴。

“哇啊!”

华长老狂吐一口血,脸庞似乎有些变化,眼底闪过不可思议之色。

……

远处山门。

“不!”

“我为华长老心痛!”

白学斌终究泣不成声:“韩东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华长老!”

其他宾客也锥心泣血,相互抱头痛哭:“如何下得了如此残忍手段!”

“住手啊,快住手!”还有人直接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

与此同时。

杀伐南丞宗的众多潜龙,全都捂住脑袋,脸庞露出挣扎之色。

“哇!”

“我忍不住了,韩东你不可以这么对待华长老啊!”有一个没有灵感的习武天才,悲伤的嚎啕哭泣。

……

迎客厅边缘。

华长老苍老脸庞变形,脸上浮出舍生取义的高尚光芒:“孩子。”

蓬!

左拳打出。

“孩子,孩子,你为何这么坏。”华长老有点扛不住了。

“你——”

“你?敢?诱?我?心?”韩东脸庞扭曲,尚未结束的灵感疯魔态宛若恐怖灭世的浪潮,瞬间席卷脑海,崩腾无尽狰狞:“我!打!死!你!”

蓬!蓬!蓬!

咆哮当空的右拳,直接打碎了华长老的脑袋,里面露出一个白绒绒的妖魔头颅,惨绿眼目弥漫惊愕。

“怎么可能?”

“自从我伪装人类以来,但凡心中有一点恶念,全都扛不住我狐族的高等诱心天赋。”华长老仍在错愕。

它怎知疯魔态的恐怖。

暂且不论它的伪装,根本隐瞒不了韩东的灵感疯魔态,就算是古代传说中的九世善人,胆敢靠近疯魔态的韩东,恐怕也必死无疑!

这世上。

压得住韩东疯魔态的人,有且仅有三位!如今或许有四位。

“哈哈哈!”

“你让我显了原形,我就要杀死在场的所有人,嗷呜!”不知姓名的白狐大妖魔仰首啸月,妖魔之力蔓延四方。

蓬!

韩东右拳砸落,直接把企图仰首的大妖魔打进了地底。

嗷呜!

白狐大妖魔狂啸惊世,原本仅有一米多高的外躯,纷纷破碎,瞬间膨胀到了四五米之高,而且还在增涨,至少要暴涨二十米才能止住。

“外躯,只是假象!”

“这才是我的真身,你释放了我的妖魔真身,为了感谢你。”白狐大妖魔目光阴冷。

蓬!

如血如玉的右拳,砰然爆发。

蓬!蓬!蓬!蓬!蓬!

强横绝伦、浩荡无穷的双拳,携着千万均的可怖力量,活生生打出撕裂夜幕的辉煌光芒,令星空黯然失色,令群山轻微颤抖,令万事万物尽抖擞。

疯魔发杀机,乾坤倒转,苍穹粉碎!

灵感在咆哮,一切皆杀,杀杀杀杀!

“什么?”

“等等……杀生,屠戮,为何你做出来!”

白狐大妖魔下意识的喊出在人类世界学习到的歌曲,蕴涵真善美,具备渗透心灵的力量,配合它的妖魔天赋,简直无往不利。

嗡!

灵感凝滞,疯魔狰狞,仿佛琴弦断。

本来以韩东的灵感,可以抵抗这些干扰,可处在疯魔态的状态,只能令他彻底疯狂。

“嘿。”

“你好。”

韩东闭上眼睛,嘴角勾勒微笑。

刹那——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韩东面带和蔼微笑,血红左掌擒住大妖魔,举起半空,与肩平齐,右拳拎在身体后方,狂霸绝伦的轰杀白狐妖魔,打的天地希声,打的周围南丞宗化作废墟,打的妖魔真身一点点变小。

“不可能!”

白狐妖魔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它索性不再依靠引以为仗的天赋,准备催动实质妖魔力,可却已经来不及了。

“嘿。”

“别动,乖乖的。”韩东嘴角勾勒温蔼微笑,心中似无杀机,但血红颜色的右拳根本不止,永无止境的击毙了这只伪装习武人士的白狐大妖魔。

嘭。

韩东右脚高高抬起,猛然砸落白狐妖魔躯体,一踏分为二,再踏造成四分五裂,第三次右脚落地,风平浪静,万马齐喑,阒寂无声。

拳压妖魔真身,脚踏妖魔生息,夜幕死寂!

潜藏在南丞宗里的白狐大妖魔,立地毙命!

而在山门。

正在哭泣的宾客们,泪流终止,哑口无言。

他们相继咽了口唾沫,面面相觑之余心生困窘,急忙擦拭泪痕,弥漫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古怪氛围。

……

一日之前,目睹惨象,有险恶黑暗。

韩东回首,怒起杀伐,有曙光点燃。

血液鼎沸心燃烧,杀机动云霄——天骄召集四方令,独身转战八百里,慷慨万啸万里晴,疯魔鉴我鉴生平。

杀得朗朗乾坤!

杀得长夜如冬!

杀得华国万里皆昭昭!

曙光高悬,灭尽尘埃。从今往后,世上立道。

第372章 宗盟元老(上)

丝绸月光之内,习习山风之间,南丞宗彻底灭宗,这是腐烂到了心灵最深处的险恶歹毒,岂能怜悯丝毫。

只是。

韩东仍然有点奇怪。

“我记得。”

“开启疯魔态,打杀南绝恺。”韩东暗暗嘀咕了一句,随后略带迷茫的看向李罡他们,指了指瘫在地上的白狐大妖魔,好奇道:“这是哪里冒出的大妖魔?”

“它是南丞宗华长老。”李罡面色严凝。

显而易见,狐类大妖魔具备伪装习武人士的能力,而且惑心类型的妖魔天赋也极其强大。

它伪装成了华长老。

亦或者。

从一开始,华长老就是它,只是以人躯显世。

“哦。”

鉴于不知华长老是谁,韩东疑惑问道:“这可是媲美称号武宗境的大妖魔,谁这么强,竟然能杀得了它?难道这是一只假的大妖魔?”

此言一出。

全场寂静。

李罡愣住了,银白长发染血的江风玄也惊呆了,还有其余潜龙,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韩东——延绵数十米的裂纹,约有半米深,宛若针织网格的覆盖周边,已经验证了这只大妖魔的蛮横力量。

“呵呵。”

脸蛋精巧的灵倩云,强挤一丝古怪微笑:“这只大妖魔绝对是真的,它的惑心能力甚至可以影响山门处的那些宾客,委实可怕。”

韩东轻轻颔首,略有诧异:“它竟然这么强。”

看到众人目光,再结合刚刚疯魔态的残留记忆,韩东也差不多猜到究竟是谁打死了这只白狐大妖魔——想必正是自己。

“咳咳。”

“你们别这么看我。”韩东背负双手,淡淡道:“我这人淡泊宁静,对于孱弱的妖魔鬼怪,我向来没心思注意,一拳打死,全都干净。”

“……”

李罡沉默了。

“???”

江风玄扯了扯嘴角。

“看起来倒是情真意切。”灵倩云若有所思,暗忖道:“难道这就是天骄之姿,竟然谦虚到了这等境界,实乃我辈楷模。”

对侧。

韩东打量了一番这只白狐妖魔。

他眼眸闪过忧虑,心中并未一丝一毫的得意,只是在想在这武术世界里面到底有多少鬼怪与妖魔的潜伏。

“好了。”

“我们该离开了。”韩东目光扫过南丞宗,这里是黑暗根源,如今已经成了空荡荡的废墟。

他做到了。

不。

准确而言,应该是他们做到了。

小小的微信群聊,名为千军万马皆等闲的群聊,汇聚四方年青,杀上云霄万里,扫荡黑暗夜幕,点燃热血曙光,敢叫华国日月换新颜。

“结束了。”

“曙光之战暂时结束了。”韩东踢了两脚几乎粉碎的地面,欲言却止,只是仰首望向皎洁月光,千言万语凝固在心间。

此事若有任何后果。

以盖世天骄之名,尽担之。

最终。

韩东淡淡离开,众人跟随在后。

山门的诸多宾客们,栗栗危惧的站在两旁,束手而立,恭谨万分,给这些气势比天穹更高的年青一代,让出一条宽阔道路。

“叔父。”

“南丞宗真的覆灭了。”望着韩东背影的消失,白红冉轻声呢喃。

白学斌张了张嘴,终究没开口。

南丞宗——

真的灭宗了!

五月十五日凌晨时分,有盖世韩东登门,有众多潜龙追随征召,千军万马皆等闲,杀伐不息,轰动华国。

……

华国帝都、武术宗盟。

嘭!

苍老手掌,拍在实木圆桌上。

“目无法纪,任性妄为!”

“这是什么时代,他们以为这还是纪律松散的古代?我们武术宗盟维持这么多年的稳定局面,全让他们给毁了!”一个白发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

一十六座世家氏族,全诛尽!

还有一座真正的武术宗门,当夜踏平,彻底覆灭。

嘭!

白发老者再拍圆桌,怒道:“这些小年轻真是肆意妄为,无论什么缘由亦或罪行,理应禀告武术宗盟,请示长辈,细细商讨,再行定夺。”

“你们看看,这算什么事?”

“凭着个人情绪,充当英雄好汉,残忍施行武力,这是僭越!”

话音落毕。

白发老者看向圆桌众人。

此乃武术宗盟的核心议事厅,在座的习武人士皆是称号武宗境。除白发老者以外,共有一十六位宗盟元老。

十七元老,几乎掌控整个武术世界。

但凡武术宗盟的重大决策,全都得经过这间议事厅的研讨,得到十二位以上的元老认可,才能广布武术世界。

“咳咳。”

圆桌东侧,黑发老者轻咳道:“老黄,稍安勿躁,这么激动作甚。”

在其旁边。

坐着一个光头壮汉,他笑眯眯的看着白发老者:“瞧瞧这气急败坏的样子,装什么高风亮节,难道你也参与了豢养贸易?”

“放肆!”白发老者勃然大怒。

“黄老,我敬你年长。但你该不是忘记了——上次的议案,究竟是谁在声嘶力竭的阻扰灭亡豢养贸易?”光头壮汉缓缓起身:“韩东这事做得漂亮,他无愧于当代天骄。”

“反倒是你。”

“越活越没长进,整日里想着与妖魔鬼怪妥协,你干脆认个妖魔爹,再找个鬼怪妈,想必是极好的。”

轰隆!!!

沧桑手掌,劈空而至。

称号第三步武宗境、白发老者黄亥名施展通玄术,凝而不散,力量劲道没有分毫的逸散,悉数凝聚在了掌锋之上。

“哦?”

“倚老卖老的东西,叫你一声黄老只是尊敬,真拿自己当什么?为老不尊的货色也敢在我萧某人面前猖狂!”光头壮汉瞪圆眼睛,周身竟然形成火山冒黑烟的恐怖奇景。

蓬!

光头壮汉萧浩易,轻易挡住白发老者黄亥名的攻势,嘿嘿一乐:“你若再敢动弹半步,我立刻废你左臂,你信是不信?”

“萧浩易!!”黄亥名脸色铁青。

虽然愤怒异常,但他不敢动弹。

武术宗盟的十七位元老,其中有两位元老只有四五十岁,最为年轻——他们分别是光头壮汉萧浩易与冷酷无常青旭亢。

而此时。

悄无声息间。

另一位青旭亢的晶莹手掌,正搭在白发老者黄亥名的左肩膀,笑呵呵道:“黄老,黄老,韩东的横空出世,代表年青一代的觉醒,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长辈,真的应该歇一歇了。”

第373章 宗盟元老(下)

武宗境之上,正是称号三步武宗境。

而在称号内,分为第一步、第二步与第三步,在座的这些武术宗盟元老皆是称号第三步武宗境,相当于法境之下的最强批次。

一十七宗盟元老,位高权重,掌控武术世界。

此时。

武术宗盟核心议事厅。

身为元老之一的黑发老者黄亥名脸色铁青,眼角跳动了数次,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心中愤怒,可面对萧浩易与青旭亢的联合威胁——

黄亥名也无可奈何!

他看似高高在上,看似真理与正义的化身,甚至站在武术世界整体局势的制高点批判韩东。但实际上,黄亥名只是习惯了掌控。

“够了。”

“你们两个真是太放肆了。”黄亥名深深吸了口气,情绪稳定:“这里除了我黄亥名,还有其余十四位元老,你们最好谨言慎行。”

当今时代,法境不降世,他们十七元老主掌一切!

假如将萧浩易与青旭亢视为激进改革派,那么其他十五位元老则是分为因循守旧派与稳定中间派……当然,这只是一个形容,真实情况比这复杂得多。

但是。

无论如何。

此地乃是议事厅,岂容两个新晋元老嚣张?

“哼。”

黄亥名哼了一声,想要转身。

“黄老,慢点,你可慢点。”青旭亢的晶莹手掌非但没有松开,反而加重了一些劲道,压住黄亥名:“咫尺之内,生死无常。”

什么?

黄亥名脸色凝固了。

这可是整个华国武术宗盟的核心议事厅,主宰武术世界的运转,青旭亢竟然胆敢光明正大的威胁自己?

与此同时。

其余好整以暇的元老,全都皱了皱眉。

“青元老,萧元老。”另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试图打圆场:“这点小事儿何必较真,快快坐下。咱们今天讨论曙光之战的惩罚,面对这般恶劣的行径,肆意屠杀世家氏族与武术宗门,我们必须给韩东施加惩罚、以儆效尤。”

“是啊。”

“这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免得造成武术世界动荡不安。”

“言之有理,所谓的曙光之战已经让许多世家氏族人心惶惶,甚至武术宗门也有不少抗议,我们岂能坐视不管?”

其余老者,纷纷附和。

他们或是劝阻萧浩易与青旭亢,或是真心实意的为武术世界考虑。

“唉。”

青旭亢叹了口气:“瞧瞧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长辈,逻辑条理皆缜密,人情世故尽通达,你们不当官府领导可真是屈才了啊。”

显然。

他认为黄亥名等元老并不适合担任武术世界的宗盟元老。

黄亥名咬牙道:“你们以为单凭一腔热血,就能治国安邦?”

“我承认我们上了年纪,形成了固有观念,习惯性的守旧稳定。可我们具有更多的资历经验,我们有应对妖魔鬼怪的成熟理念,我们有泰行山脉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心理素质——你们两个相对年轻,与我们相比可还差得远。”

莽撞,极易导致问题!

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但回应这些的,只有青旭亢愈加凛冽的微笑。

新晋元老青旭亢,正值壮年!

他贵为称号第三步武宗境,有冷酷无常的性格……曾与宁墨离激战,曾与江南省防卫编制王有为谈论死战不退的固有规则,乃至于铁阳宗岑勺余也是被他一巴掌拍死的。

换而言之。

青旭亢的理念,岂是黄亥名两三句大道理可以撼动的?

“嘿嘿。”

旁侧,光头壮汉萧浩易冷笑两声,眯着眼睛:“你们最好搞清楚,这是与妖魔鬼怪抗争的华国武术世界,不是求稳求和的官府!拿着治国理念统治浴血奋战的习武人士,亏你们良心不痛!”

“什么意思?”有元老寒声问道。

“世界基础决定上层结构。”萧浩易掸了掸衣襟:“当今社会稳定,所以华国官府才能创出千载难逢的英明。而你们这些长辈怕是年纪大了,脑海也坏了,我们这是武术世界!”

武术世界,与妖魔搏杀,与鬼怪征战。

此乃生死存亡的战争,岂能半点妥协。

哪怕武者境也知晓这道理——但最近这些日子,有些宗盟元老竟然打着稳定的幌子,尝试向妖魔鬼怪妥协,寻找所谓的共同点,谋求毫无意义的稳定!

闻听此言。

众多元老脸色难看。

“嘿。”

与此同时,青旭亢眯着眼睛。

以武术宗盟的体量,怎能不知豢养贸易的存在,他们甚至猜到了南丞宗内部有着伪装习武人士的妖魔鬼怪!

但可惜。

黄亥名等宗盟元老认为——暂不清杀,暂时搁置,当成试探性的妥协。

“拿故步自封当智慧,拿泥古不化当资历,拿一潭死水当稳重?”青旭亢脸上浮出冷酷笑意:“我今天有言在先,谁也别想下达惩罚盖世韩东的命令。”

练武不杀妖魔鬼怪,练什么武术!

元老不图发展武术,当什么元老!

“哼。”

“我先告辞,这么迂腐的会议没必要再召开了。”青旭亢收回手掌,直接转身离开议事厅。

直到此刻。

白发老者黄亥名总算松了口气。

而其余元老尽皆沉默,青旭亢与萧浩易的这些言语,直言不讳,仿佛震耳欲聋的雷霆警示,让他们皱眉思量,有些迟疑。

老练也有老练的好处。

比如现在,他们根本不敢与青旭亢撕破脸皮。

“诸位元老。”

萧浩易拱了拱手,淡淡道:“盖世天骄征召四方潜龙,转战华国万里,杀伐黑暗成空,这是功德,这是立道,这是华国武术世界年青一代的道途。”

此言一出。

此事定性。

盖世发杀机,不必罚!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黄亥名咬了咬牙,质问道:“可武术世界的动荡该怎么解决?”

其余元老,全都看着萧浩易。

“诸位元老不必担心,此事我已禀告天穹之上的至尊,至尊裁夺,降临法旨,试问谁敢不从?”萧浩易掸了掸衣襟,旋即离开。

实际上。

他与青旭亢早已等待多时。

幸亏韩东怒起杀伐,否则参照他们的计划,或许还得再等一两年,才能完成武术宗盟的改革。

“韩东。”

“你大概不知,你率领年青一代的觉醒,推动了我们改革的步伐。”萧浩易摸了摸如同钻石的光头,眼底划过笑意。

……

议事厅。

所有宗盟元老,面色尽皆凝固。

他们智慧通达,隐约明白了萧浩易与青旭亢的打算:“代号曙光之战的诛杀行动,影响太大,牵扯太广。但我没料到,萧浩易他们竟然借此推动改革。”

“难道他们早已准备好了?”

“应该不是,谁也料想不到韩东的横空出世。”

诸多元老低声议论,面色凝重。

法境从来不问世事,尤其是位列法境巅峰的至尊们。可此次事件太过严重,再加上萧浩易的推波助澜,恐怕真能求得法旨。

沉吟片刻。

个个离开议事厅。

只剩黄亥名自己留在这儿,叹了口气,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

江南省、苏河市。

咝。

宁墨离缓缓抽了口烟,褶皱老脸扯动两下,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徒弟韩东。

“出息了。”

“真是不枉为师的辛苦教导与悉心栽培……杀尽六大世家,登门南丞宗,击毙称号序列南绝恺,击杀白狐大妖魔。”宁墨离破天荒的露出笑容,眼睛都在眯着。

显而易见。

他今天心情相当不错。

韩东拱了拱手:“师尊盛誉。”

“恩,杀得不错。”宁墨离抖了抖黑色皮衣,笑呵呵道:“你不必担心武术宗盟的惩罚。有些老东西,一点不上进,就知道争权夺利,此次叫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权力。”

真正的权力?

韩东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呵呵。”

“这些权谋,你不必考虑,武力才是一切的本质。”宁墨离优哉游哉的叼着烟,笑眯眯道:“另外恭喜你——”

“你暂列华国称号序列前百:第九十八名。”

第374章 天穹之上的微笑

华国称号序列,韩东隐有耳闻。

众所周知。

他与正常宗门门徒截然不同……正常门徒都有长老传授常识,包括但不限于武术世界的基础理念。

而自己的师尊宁墨离。

算了。

想想还是不提了,对精神病人要求那么高,确实太残忍了……韩东默默看着自己的师尊。

“称号序列,你竟然不知?”

宁墨离端坐沙发,皱眉道:“为师告诉你多少次,做人要谦虚谨慎,有不懂的东西就得问。”

韩东依然沉默:“……”

他这是参照宁墨离第一定律,别试图与精神病讲道理。

“哼哼。”

宁墨离叼着烟:“古往今来的称号武宗境,极其稀少。直到工业化发展以后,武术力量愈加盛行。”

他靠着沙发,讲述着往事。

韩东渐渐听懂了。

若是搁在华国古代,称号武宗境极其稀少,整片土地上也没有多少称号武宗境,因此才有各式各类的称号:譬如西华霸王、乾坤圣拳、天穹剑仙等等。

随着时代不断前行——

古不如今,武术力量更为庞大。

称号武宗境已经不再是纵横四海八荒的无敌者,号称古代仙人的法境越来越多,直到当今时代,华国法境共有两位数!

因此。

称号武宗境不再具备称号。

“唔。”

“虽然没有了狂霸炫酷的称号,但法境不显,称号武宗境仍可睥睨世间。因此有了华国称号序列,排列一位位尊贵显赫的称号三步武宗境。”韩东暗暗颔首,心中了然。

称号序列,顾名思义,就是排行榜!

遥想当初,他还是个好学生,学校有成绩单,不止标明了班级排序,且还有全校排序,这适当减轻了韩闻志与陈淑的思虑。

看什么成绩。

直接看班级与全校排名即可。

“不过。”

“我拿称号序列与学校成绩单相互对比,似乎有些不妥。毕竟称号序列上的习武人士,堪称华国绝顶强者,实乃武术三境之巅峰!”

韩东暗暗沉吟。

称号序列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概念性名词,而是由武术宗盟相关机构,经过多方面考察,多角度衡量,最终制定而出。

简而言之。

这是武术世界公认的最强批次。

仿佛悬挂天穹之上的辉煌碑文,象征荣耀,代表威严,得到了诸多习武人士的重视与瞻仰。

“咳咳。”

“师尊。”韩东瞥了眼慢条斯理的宁墨离:“徒弟这才多少岁,冒冒然的登上了华国称号序列,而且还是第九十八名,恐怕木秀于林,有风摧之。”

谨慎低调,如履薄冰,这可是宁墨离教导他的道理。

况且古人有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这让韩东性格谨慎,极少炫耀,始终在笃定前行……而如今刚刚完成诛杀华国万里的曙光之战,再加上他荣登称号排序,恐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哈哈。”

宁墨离刚吸完一口烟,褶皱老脸颤抖两下,开天辟地般的哈哈长笑。

“???”

韩东有些茫然。

拜师以来,宁墨离冷漠如常,就算微笑也万分少见,更且遑论这般史无前例的长笑!

难道因为命不久矣,导致师尊的精神病症加重了?

“算了。”

“精神病人思维清奇,我还是别乱猜测了。”韩东收敛杂念。

果然。

他没猜错。

只看宁墨离倏然止住长笑,褶皱老脸恢复冷漠,与刚刚判若两人,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若是普通人在此,怕是要吓得半死。

“哼。”

“木秀于林,确实有危险。”宁墨离淡漠问道:“但以你的武力,什么风能催得了你?徒弟,你的成长进度太快了,导致你根本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称号武宗境,何其尊贵。

哪怕搁在空前鼎盛的当今,也是纵横大地的超凡人物!

“呃。”

韩东眯着眼睛,若有所思。

确实,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经过一年半的习武,他已经碰触到了华国武术世界的最巅峰。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

这就造成了韩东的强势崛起,少有人为之惊讶,因为他的成长轨迹实在太过清晰了,没有暴涨,没有飞跃式的爆发,仿佛日积月累的磨砺式成长。

“师尊说的也对。”韩东静静坐在沙发边缘,暗暗道:“即使真的有如同宏石一般的习武人士,认为我有机缘隐秘,也实属无妨。”

绝对武力面前,任何图谋皆羸弱。

不过。

称号武宗境之上,还有法境。

想到这,韩东不由问道:“法境凌驾于武术三境之上。那么,两者差距到底有多大?我见过法境俞黎明,还有广南省守护者,他们的威势并没有那般恐怖。”

“那是因为他们极力收敛。”宁墨离淡淡道。

当年他也是货真价实的法境,而且乃是法境尊者,仅次于至尊,当然知晓法境与称号武宗境的差距。

假如武将境与武宗境的差距,比作河流。

称号三步武宗境与法境之间的差距,便是海洋!

“这么强。”

韩东眨巴两下眼睛:“怪不得古代有传说,赤地千里,天穹雷劫。武宗之上的法境,比古代仙人更为强横,真真不可思议。”

话音刚落。

“对了。”他怔了一怔,想到了一个问题:“古代没有卫星,古代仙人该怎么解决灾劫问题?”

羽化登仙。

高居九重天阙。

韩东脑海闪过一个个传说,看着宁墨离。

“灾劫?”

“对古代仙人而言,灾劫根本无解……别问了,你且专心练武,尽快融合天地之力,成为真正的称号三步武宗境。”宁墨离叹了口气,没再多言,仿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

“恩。”

点了点头,韩东转身离开。

实际上,他也有些累了……从西杭市发动杀机,转身诛杀八百里,直到最终的南丞宗之战,韩东始终在酝酿心情,笃定心念,因此才能杀伐不息。

此乃对意志的极大考验。

若是换成其他潜龙,根本扛不住厚重如渊的责任与压力。

……

黑暗无垠,冰冷死寂。

没有生息,万籁俱寂。

这里是空荡荡的外太空,弥漫浩瀚,无穷无际。而在绕着地球转动的人造卫星内部,除了蔚蓝色的星球表面,除了耀耀炽白的太阳,再也看不到其他。

“我们的星球,真美啊。”

负手而立,满头银发的俊逸男子轻轻慨叹。

他驻留卫星,已有二十余年……因为他太强了,若是回返星球表面,最多呆上半日。

尽管只是半日,也有风险!

古代传说中的旱魃出世、焚烧方圆千里,正是相当于当今法境至尊的古代仙人,一时不慎,力量泄露,引动天穹烈焰。

“不过。”

“焚烧千里,确实有些夸大其词。”银发男子摇了摇脑袋,望向黑暗无垠的太空,轻叹一声。

羽化登仙,远远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好。

“算了,没事想这些作甚。”

“我们华国的国土实在广阔,哪怕在卫星上也能清晰辨认。包括这条古代用以抵抗妖魔鬼怪的长城,亦能看的一清二楚。”银发男子静静伫立,悠悠观望。

这是每月的休憩时间。

他先是欣赏一番地球景色,然后再前往卫星通讯室,看看儿女以及宗门晚辈给他发送的视频讯息。

“咦?”

“韩东?”银发男子愕然:“我看过他的资料,今年三月份参加华国盖世天骄战,立下赫赫之功。这才过了多久,韩东竟能斩杀称号第一步武宗境?”

思绪转动,他决定仔细看看。

若是以往,除非儿女给他发送的视频讯息,否则其余视频讯息全都调成十倍播放速度……而为了表示对韩东的重视,银发男子调到了五倍播放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