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062节

凌霄之上 第062节

就连那被扯断,被刑狱峰弟子瓜分吃掉的断臂处,也诡异的快速生长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新的细嫩手臂。小手臂慢慢长大,慢慢生长。

生生造化,生生不息,造化之意,不断修复、生长着完美的身体。

凡人,任何重创,吃了都能恢复,甚至变得更强,仙人,天仙以下,也可以恢复一切伤势,蓝离焰才人仙,生生造化丹对其作用自然巨大。

“蓝姑姑,你觉得怎么样?”王雄盯着蓝离焰担心道。

“生生造化丹?王雄,你还真舍得啊!”蓝离焰惊讶的看向王雄。

“有什么舍不舍得的!你现在怎么样了?”王雄担心道。

“强大的生机在滋养我的身体,我在恢复,应该能彻底恢复,甚至还能更进一步,只是要时间!”蓝离焰说道。

“要时间没事,只要你能无碍!”王雄郑重道。

蓝离焰点了点头,闭起双目,感应生生造化丹的疗伤了。

王雄发现,蓝离焰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复的,又看了看黑山背后,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狰狞。

翻手,王雄取出巨大的九龙丹炉。父亲的那口丹炉,刚刚从巳无极那赌来了炉身。

打开炉盖,王雄将蓝离焰小心放入丹炉之中。

“蓝姑姑,你先躺在这九龙丹炉里疗伤,我去找刑老鬼报仇!”王雄面露一丝恨色。

“小心!”蓝离焰虚弱的点了点头。

“匡!”王雄盖上炉盖。

将蓝离焰放入丹炉,就是怕四周毒蛇伤害到蓝离焰。

“巳心,让四周毒蛇保护丹炉,不让任何人靠近!”王雄吩咐道。

“是!”巳心吹着弟子,顿时,无数毒蛇前来,将丹炉围在了中央。

“走!”王雄一声轻喝。

王雄带着巳心踏步冲向黑山,向着黑山背面而去。

刑老鬼作恶多端,刑狱峰弟子生吃蓝离焰的血肉,已然深深触怒了王雄,甚至,刚才那一掌,害的自己又失去了生生造化丹,王雄对刑老鬼恨之入骨。

二人马不停蹄的过去报仇了。

而丹炉之中,蓝离焰一边修养,一边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小家伙!你还真给我报仇去了?呵,有人关心的感觉,还真好!”蓝离焰嘴角露出一丝难得温暖的笑容。

可下一刻,蓝离焰的笑容一僵,瞪大了眼睛看向丹炉内部。

丹炉打开的时候,丹炉盖子、丹炉内部上光滑无比,可,在炉盖盖上炉身之际,这内壁之上,却诡异的出现了隐隐绿色字体。

蓝离焰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眼花了,探手一推炉盖。

炉盖斜出一丝缝隙,丹炉内壁上的字体瞬间消失了,蓝离焰将炉盖再完美盖上,瞬间,那些字体又诡异出现了。

“这,九龙丹炉里,藏着一篇功法?好巧妙的传承!”蓝离焰目露惊奇道。

顺着文字的顺序,蓝离焰找到了开头之处,当看到开头几个字的时候,蓝离焰整个人都惊呆了。

“《生生造化经》?这,这是生丹圣域的镇教至宝,不是失传了吗?居然,居然在这丹炉里?全篇?生生造化经全篇?”蓝离焰看着内壁上的字,整个人都惊呆了。

第三十八章 屠人仙

地宫,蛇岛黑山之巅!

王雄、巳心冷冷的看着山峰之下。

滚滚毒蛇涌向山下,此刻,山下也被厚厚的毒蛇层淹没了。

“大王,那些囚犯也被咬死了!”巳心沉声道。

“囚犯?他们早就是活死人了,灵魂早已被炼化,已经没了自我意识,此刻死了,也是一种解脱,最少不用再受罪,可以去投胎了!”王雄沉声道。

“刑狱峰弟子,也太惨无人道了!”巳心冷声道。

“吃人如吃宝?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刚才,蓝姑姑的一只手臂,吃的还真是如群狗夺食啊,哼!”王雄一声冷哼,踏步向着山下而去。

巳心紧随其后。

“通知群蛇,找他们所在!”王雄恼恨道。

“滴滴滴!”

笛声一起,四周毒蛇瞬间再度骚动了起来。

很快,一处毒蛇快速游动,王雄二人很快到了近前,顿时看到一个浑身发紫的刑狱峰弟子,此刻正形成罡罩,逼着体内毒素。

王雄二人抵达的瞬间,那仙人顿时眼睛一瞪。

“王雄?是你做的对不对,早该杀了你,早该杀了你!我要将你和那些囚犯一样,炼化成傀儡,一个活死人傀儡!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不,我要将你全族抓来炼成活死人!”那仙人面露狰狞的扑来。

但全身毒素麻痹,行动慢的可怜。虚弱无比。此刻威力,最多只是武圣实力。

“呼隆隆!”

一瞬间,蛇群之中,无数藤蔓缠绕那仙人头部。继而涌向其口中。

“原来,炼人傀儡,不仅是刑老鬼做的,你们这些刑狱峰弟子也有份?想炼我全族?你等不到那一天了,死!”王雄眼中一瞪。

“轰!”

一声巨响,中毒的仙人瞬间炸碎四溅,大量已经发绿的毒血快速涌入王雄体内,带来仙人的真元。

毒血?毒真元?王雄根本不在乎,太极阴阳轮旋转,瞬间提炼炼化。

滚滚力量涌入丹田,在继续增加着真元液滴。

“找下一个!”王雄吩咐道。

这些刑狱峰弟子,最多也才人仙,中毒之下,已经行动艰难,根本撑不了太久,与其被毒蛇咬死,还不如自己来一番收获。

刚才一个仙人的真元,让王雄体内真元增加了三十滴之多。

王雄如今是武宗境第十重。

武宗和武圣的最大区别,就是以强大的真元,冲击眉心,打开眉心窍,然后让灵魂得以修炼。

但,王雄的眉心窍早就打开了,此刻王雄的灵魂强度,比之武圣巅峰也一点不差,甚至可以堪比弱一些的人仙。

王雄如今还是武宗境,那是因为,眉心窍打开,还不算武圣,体内真元液滴,要达到千滴真元这个门槛。

人有七窍,随着修为的提高,更多的窍被打开,能修更多的窍。但,能修,不代表一定要修。

就好像王雄前世,王雄专修的眉心窍,专修的灵魂,即便其它窍力量薄弱,可灵魂凶猛,一样可以雄霸天下。

有的仙人,灵魂修的一般,但,丹田强大,其肉身可无上强横,也能成为滔天大仙。

有的人,只修天道窍,就算身体孱弱无比,可天眼威力强横,依旧可以所向无敌。

王雄如今就卡在这里。眉心窍早就开了,如今,就是真元,一千真元液滴,才是武圣的门槛。

王雄如今已经六百多滴了,还差三百多滴。若是别人,吸收一个仙人的真元,早就达至武圣了,可王雄修炼的真龙图,需要的真元多出百倍不止。虽然比别人更麻烦,但王雄明白,自己实力比别人更强横。

不说强大的战斗技巧,就硬碰硬,王雄肯定,巳心这武圣后期,也拼不过自己。

“轰!”又一个刑狱峰仙人弟子炸开了。

又是一个仙人的真元、毒血入体。快速炼化之下。

“这次,只有二十五滴?人仙,只能增加这点?而且,越往后,人仙的效果越发减弱?”王雄脸色一沉。

“轰、轰、轰……”

一番寻找之下,王雄将刑狱峰的中毒人仙近乎全部杀光了,十六个仙人弟子,全部死在了王雄手中。

可,王雄体内真元,却只停留在了九百滴上面。

还差百滴,自己才武宗大圆满啊!而且,最后一个人仙,只提供了十滴真元,这让王雄好一阵茫然。

自己当初修炼真龙图,是不是选错了?这往下去,如何修炼?还要不要修炼了?自己还没武圣啊,就需要如此恐怖的能量?

修为没增加多少,但,体内血气却无比凶盛。血龙已经狰狞无比了,滚滚力量鼓荡,就连巳心都能感受到王雄体内力量的可怕。虽然王雄还只是武宗境,但,真龙图的原因,让力量越来越凝聚,血龙越发凶猛力大,王雄肉身也受着滚滚力量淬炼。

王雄挥出拳头的真气,都带着一股股血色。

“真龙图,可不要让我失望!”王雄叹息一声。

“找!找到刑老鬼!”王雄扭头看向巳心道。

就在王雄语落。

陡然,面前蛇群忽然炸开,从内部,一个浑身发紫的男子骤然爆发而出。

“王雄小杂种,受死!”却是刑老鬼瞬间暴起。

“大王,小心!”巳心惊叫道。

刑老鬼的忽然发难,顿时让王雄脸色一变。

不过,刑老鬼也中毒极深,这一拳也没多大威力了,最多和赤云子差不多,也只是人仙之力。

“轰~~~~~~~~~!”

王雄一拳轰然迎去。瞬间,王雄倒飞十丈之距。脚下猛地一踏,踏碎一群山石,稳住了身形。

“什么?你没死?”刑老鬼瞪大眼睛。

王雄也是惊讶的看看双手。

“好个真龙图,我的肉身,如今已经不弱普通人仙了?”王雄惊讶道。

先前还在担忧真龙图让自己修行困难,可此刻,王雄已经不再担忧了,这才武宗境啊,肉身堪比人仙,这功法,怎能丢弃?

“真龙之身?果然肉身凶悍,前世,我若是也有如此肉身修炼功法,有相应的肉身,也未必会死了吧!”王雄眼中闪过一股激动。

虽然刚才一击被刑老鬼打飞了,但,王雄没死,甚至没受多大是创伤,已经让王雄不再惧怕刑老鬼了。

眼中一冷,王雄瞬间扑向刑老鬼。

“轰!”

二人再度对了一拳,这一次,王雄有了准备,身形虽然退后,但,刑老鬼也被震开了。两人力量,居然不分伯仲。真龙图下,王雄如今的力量已经彻底达到了人仙。

“怎么,怎么会!”刑老鬼瞪大眼睛。

“再来!”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狰狞。

刑老鬼脸色一变:“王洪是个怪物,你也是个怪物!”

“刑老鬼,别跑!”王雄狰狞的向着刑老鬼扑来。

按道理,刑老鬼不该怕王雄的,可,此刻毒气攻心,刑老鬼可不想再和王雄耗。越耗下去,自己中毒越深,别最终栽在王雄手中。

先前已经栽过两次了,此刻,刑老鬼可不敢再冒险了。

“小杂种,你等着,老夫毒清了,一定会要了你命!”刑老鬼吼叫道。

吼叫之际,刑老鬼一头扎入毒蛇群中。

“站住!”王雄吼叫道。

但,刑老鬼已经没了踪影。

“巳心,给我找的他,趁他毒深,别给他跑了!”王雄叫道。

王雄一边操纵藤蔓寻找,巳心操纵毒蛇寻找,可是,二人找了一炷香时间,却彻底没了刑老鬼的踪影。

“人呢?”巳心惊讶道。

王雄也露出惊讶之色。

没了,刑老鬼就这么没了?

“大王,毒蛇已经找遍这四周了,可就是没有刑老鬼的身影!”巳心急切道。

王雄眼皮一阵狂跳:“我们走!”

“啊?不找了?”

“你找不到了,我也找不到了,刑老鬼要不从那地宫入口逃出去了,要不他有极为强大的隐匿能力!”王雄沉声道。

“隐匿能力?”巳心脸色一变。

“每个仙人,肯定有自己一点看家本领,他若是逃出去还好。若是还隐匿在四周,而我们找不到他,他就可以随时偷袭我们了。走,先离开这里,这里不能待了!”王雄沉声道。

“是!”巳心应声道。

“刑老鬼,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早晚,我会为蓝姑姑报仇的!你等着!”王雄一声冷哼。

二人快速原路返回,直冲黑山而去。

二人离开的瞬间,在毒蛇群中,陡然冒出一个身影,那身影好似变色龙的变色一般,和毒蛇的颜色融为一体,却是刑老鬼慢慢显形了。

“小杂种,逃的还挺快,哼,当年就该让你和你娘一起死!小杂种!”刑老鬼看着王雄、巳心离去的背影咒骂道。

毒蛇的毒,已经让刑老鬼疲于应付了,黑山山顶的毒雾层的毒性更是猛烈,当年刑老鬼全盛时期都承受不住,何况如今中毒的虚弱无比了。

刑老鬼不敢跟过去,只能躲在蛇群之中。

“地宫只有一个入口,我看你们还回不回来,小杂种,等你下次回来,我要你命!”刑老鬼躲着毒蛇,蹲守在了地宫出口之处。

刑老鬼不知道的是,这地宫可不止一个入口,黑山另一边,还有一个入口可以出去。

第三十九章 炼丹

王雄、巳心再度回到黑山另一边,到了九龙丹炉之口!

“大王,现在怎么办?”巳心看向王雄。

“等!等蓝离焰恢复!”王雄深吸口气道。

对于黑山另一面,王雄暂时可不想去了。山的另一面,刑老鬼能够隐匿身形,这可是无比危险的,自己没必要在他身上再多费功夫。

王雄只是可惜,忙了一圈到头来,功亏一篑,生生造化丹,最终也没了。

“唉!”王雄微微一叹。

巳心好似看出王雄的郁闷,也不多问,盘膝坐在不远处,开始炼化来自祖先的传承了,万毒真经,可是需要无数毒素的。

先前走的匆忙,如今既然不走了,巳心就好好修炼了起来。

笛声吹起,顿时,一条条毒蛇快速游动而来,在巳心的要求下,一条条毒蛇不断咬着巳心,各种各样的蛇毒,慢慢进入巳心体内。

巳心不怕这些蛇毒了,特别修炼万毒真经,巳心更需要各种剧毒。此刻无尽毒蛇输出毒液给巳心,刚好供他快速修炼。

王雄坐在一旁疗伤。

就这样,一坐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

一天了,九龙丹炉还没有动静?

王雄露出一丝担心,爬上丹炉口,探手掀开炉盖,对着内部望去。

一眼望去,就看到,丹炉之中,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身材极为丰硕完美,洁白的肌肤,修长的大腿,看上去无比的夺目。当然也不是一丝不挂,最少脸上的面具还戴着,还看不清脸。

一旁堆积着充满血迹的衣裳,显然,蓝离焰已经彻底长好了手臂,甚至光滑白洁的肌肤上,连一个疤痕也没有。

蓝离焰赤裸着身子,好似还在闭目疗伤之中。

王雄脸上一红,以为蓝离焰没有发现自己打开丹炉,非常小心的将炉盖又悄悄的合上了。

炉盖合上的瞬间,蓝离焰双眼一开,抬头看了看那已经盖好的炉盖,因为带着面具,所以看不清面容如何。

“小家伙,这次真是便宜你了,哼!”蓝离焰恼中带羞。

翻手,蓝离焰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又取出一身衣裳套了起来。

套上衣裳,蓝离焰再度盘膝坐了一会。

外界,王雄脸色微红,背对着不远处的巳心,不让巳心看到自己的脸庞。

“咳咳!”

轻咳了两声,王雄压下心脏那不正常的跳动,深吸了两口气,这才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在丹炉一旁,守着九龙丹炉。

一个时辰之后。

“咔!”

九龙丹炉盖忽然一声脆响,炉盖打开了。

打开的瞬间,蓝离焰一身红袍从九龙丹炉中跨了出来,落在王雄面前。

王雄脸上微红。

“蓝姑姑!你恢复了?”王雄马上问道。

“不愧是生生造化丹,我的伤势全部恢复了,体内经脉被梳理了一遍,更加的顺畅了!”蓝离焰满意道。

“是啊,我也感觉,蓝姑姑身上那股香气,好像更加浓郁了!”王雄嗅了口空气中的香气道。

“刚才我在丹炉里恢复伤势,可有人打开过炉盖?”蓝离焰看向王雄问道。

“没,没有!”王雄顿时摇了摇头,同时,不知为何,心脏又是一阵不争气的跳动。

“没有就好!”蓝离焰长嘘口气。

王雄装作没事人一样。看了看四周,可那模样,根本就是越描越黑。蓝离焰一阵气恼,但,也装着什么也不知道。

“蓝姑姑,先前真的对不起,我没想到刑老鬼会迁怒了你!”王雄露出一丝苦涩。

看了看王雄,蓝离焰摇了摇头:“也不能怪你,是我没告诉你,关于我的体质。你没有防备,还让你辛苦谋划的一枚生生造化丹,就这么没了!”

“呵呵,不怪你,怪我考虑不周!生生造化丹,没有就没有了吧!我再想办法找其它丹药!”王雄摇了摇头。

“先前,听你们说,你找生生造化丹是为了救一个什么青环郡主?”蓝离焰盯着王雄问道。

“她叫苏青环,她用生命救过我一次……!”王雄没有隐瞒,将和苏青环发生的一切描述了一遍。

“小家伙,看来你是真的动情了?”蓝离焰忽然笑道。

王雄微微苦笑:“是啊,我以前一直只知道修炼,在修炼一途,我是天才,可感情?我一直不懂。曾经有个女人对我说过,这世上,最不能辜负的,就是女人的情意。可惜,那时我不懂。当我懂得的时候,一切已经迟了!”

“哦?还有女人跟你说过这样的话?那这女人对你也是有情意了?小家伙,你的桃花运不小啊,除了苏青环,还有女人对你有情意?她是谁?说给姑姑听听,姑姑帮你评价评价!”蓝离焰顿时来了兴致。

“她死了!”王雄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呃!”蓝离焰一僵。

二人话题好似戛然而止。

“小家伙,没事,你的样子,就是一脸桃花相,以后还会有更好的女人喜欢你的!”蓝离焰忽然一手摸了摸王雄的脑袋安慰道。

王雄:“……!”

王雄面色古怪的看向蓝离焰,自己前世好歹也是虎王尊,你这样摸摸我头安慰我,几个意思?

“算了,过去了,就过去吧,我现在只想先救下青环!”王雄摇了摇头。

“青环丫头,需要生生造化丹?我先前吃了,岂不是青环丫头没了?你就舍得给我吃?”蓝离焰笑看王雄道。

“青环我要救,你,我也要救啊!青环那里,还能再等等,你等不了了!我必须救你!”王雄摇了摇头道。

“哈哈,算你小子还有良心!”蓝离焰笑道。

“蓝姑姑,你给我说说你的情况,我来想办法,带你离开生丹圣域这个魔窟!”王雄沉声道。

“没用的,你现在带不走我的,只要我们出去,我就又会被群仙看守了,就好像你爹一样,暂时逃不掉!”蓝离焰摇了摇头。

“那就没有办法了?”王雄脸色一沉。

“没有办法,这次出去,他们对我肯定看守更加严密,你怎么出去?你是聪明,而且看你做事也极有手段,但,你的实力,你的势力,终究还无法撼动生丹圣域这庞然大物!现在,你不能妄动,也不许妄动!”蓝离焰郑重道。

“可是!”王雄一阵焦急。

“没什么可是的,也就刑老鬼这老顽固,做事偏激,才出了先前的失误,其它脉主不可能吃我的,金极道花丹,我还要再炼二十年,也就是说,二十年后,我成熟了,他们才会吃我,所以,这二十年,我是安全的,你要是有心,就出去增强你的实力,或者增强你的势力,当你有足够力量的时候,再来救我!”蓝离焰盯着王雄郑重道。

“我……!”王雄眼中闪过一丝烦躁。

“小家伙,你真的想救我?”蓝离焰忽然笑了起来。

“是,我一定能救你!”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

“咯咯咯,好,我等你,我还有二十年的命,你爹当年没能自救,我看你能不能做到你爹都做不到的事情!”蓝离焰笑道。

“蓝姑姑,你放心,我王雄,说到做到!二十年内,我一定救你脱困!也请你这二十年,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再出现刑老鬼事件了!”王雄说的无比郑重。

看着王雄那坚定的眼神,蓝离焰不知为何,忽然心中一阵暖烘烘的。

这些年,自从被生丹圣域四十八脉主圈养炼丹,蓝离焰心中多少次生出了绝望的念头,整个心中都是灰蒙蒙的,可此刻,看着王雄坚定的眼神,蓝离焰那灰蒙蒙的心中,好似忽然多出两道光亮。

这两道光亮是一股希望之火,同样也是王雄那坚定明亮的双眼。

“好,我等你!只是,你要不来怎么办?”蓝离焰看着王雄,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问道。

“我一定来!一定!”王雄眼神坚定道。

“要不,你将这九龙丹炉放我这,你下次来了,我再还你?”蓝离焰笑道。

这是王洪的遗物,看王雄如此拼命,一定极为在乎。

“我又不擅炼丹,蓝姑姑,这丹炉,就送给你了!”王雄却是大气道。

“送给我了?”蓝离焰眼睛一亮。

“不错!也给蓝姑姑留一个念想,若是遇到困难,可以看看这丹炉,它会告诉你,我会来救你走的!”王雄语气肯定道。

蓝离焰心中再度的一暖。

“好小子!不逗你了,你进九龙丹炉看看!”蓝离焰马上笑道。

“进去?”王雄露出一丝茫然。

“进去就知道了!”蓝离焰笑道。

王雄将信将疑的踏入丹炉。蓝离焰瞬间盖上了炉盖。王雄正惊异之际,忽然看到丹炉内部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蓝色小字。

“生生造化经?”王雄看清字体源头,顿时惊喜道。

“匡!”

仔细阅读了一番,王雄迫不及待的踏出了丹炉。

“蓝姑姑,这里面……!”王雄惊喜道。

“没错,你的那小夫人,现在有救了!”蓝离焰顿时笑道。

小夫人?王雄面色一僵,还有些无法接受蓝离焰这么直接的称呼。

“生生造化丹,蓝姑姑可以炼制?”王雄急切的追问道。

“不错,这篇功法,只针对天生开左脉者,也就是针对你爹和我。或许你爹当年猜到什么,可惜,这篇功法他还是没有看到,我能修炼,里面的一些丹药,也只能我能炼制!”蓝离焰点了点头叹息道。

“那麻烦蓝姑姑了!”王雄兴奋道。

生生造化丹,原以为没有指望了,却不想,峰回路转,蓝离焰找到炼制之法,可以炼制了?

“生生造化丹所需要的大部分药材,我这里全有,炼制一下,大概六天时间就足够了,只是,它还需要一味药来淬火!”蓝离焰沉声道。

“六天?我刚才看你上面记载,需要三百六十天,近乎一年啊!”王雄惊讶道。

“相信我,我只需要六天!”蓝离焰无比肯定道。

“呃,好吧!不过,你说还需要哪一味药?我去找!”王雄眼神一凝道。

“神格碎片!”蓝离焰郑重道。

“神格碎片?”王雄神色微动。

“就是真神的神格,神格的碎片。按道理说,丹神子、真神,和一群强者围杀剑神教余孽,剿到一个残破的神格,也准备在六月初六开始瓜分这残破神格的,只是,非凡人才能得到,我要是向丹神子讨要,可能这篇功法就要暴露了!”蓝离焰皱眉道。

“哼,这篇功法怎么可以给别人知晓?蓝姑姑,你隐去这功法,或者,毁去丹炉内壁的文字,此功法,你我知晓就足够了,至于神格碎片,我尽力找来!”王雄沉声道。

“毁去?”蓝离焰沉声道。

“不错,功法藏在什么地方,都不如藏在脑袋里安全,你刚才说,你还能再等二十年的安全时期,但,谁知道中途会发生什么,你有这篇功法,到时,也能用此功法要挟丹神子,利用他们的需求,保自己安全!”王雄沉声道。

蓝离焰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二十年是一层保险,《生生造化经》是另外一层保险。尽力让蓝离焰在二十年内安全。

“事不宜迟,那我开始炼丹了!刚好这里有岩浆,我引地火炼丹!这里也没有外人干扰!不会泄露了我们此丹!”蓝离焰沉声道。

“好!”王雄点了点头。

第四十章 分神大会

地宫,蛇岛之上!黑山的一边。

“轰!”

滚滚岩浆环绕蛇岛边缘的青色丹炉,蓝离焰已经投入了大量的灵药,这些灵药,王雄就是在外界购买,也买不到的灵药。

可蓝离焰却毫不吝啬,全部投入丹炉之中了。

岩浆海的火焰,滚滚涌入青色丹炉。王雄站在一旁,露出好奇之色。

按照《生生造化经》上记载,这一炉生生造化丹,最少需要三百六十天才行,甚至可能时间更长,但,蓝离焰居然夸下海口,只需要六天?

王雄露出一丝惊奇。

就看到,蓝离焰在炼丹之际,忽然用小刀割开了手腕。

“蓝姑姑,你干什么?”王雄脸色一变。

“别吵!”蓝离焰沉声道。

蓝离焰专心致志做一件事,整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了,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就看到,蓝离焰将手腕淌出的鲜血,滴入丹炉之中。一时间,丹炉之中顿时香气狂涌而出。一股股霞光似乎在丹炉中绽放一般。

“这,这,你这是血炼?用自己的血炼丹?”王雄脸色一变。

蓝离焰却不理会王雄,继续炼丹之中,等手中淌出最少两碗血后,蓝离焰的全身都一片苍白,才停下滴血。

蓝离焰一边继续炼丹,王雄在一旁却深深感动。

蓝离焰是金极道花丹,虽然还没有成熟,但,每日吞吃无数天材地宝,血液里自有无数药力。蓝离焰为了催动生生造化丹早日炼成,不惜损耗自己的精血。

蓝离焰一边吞吃灵药,一边炼丹。

这是第一天。

第二天的时候,蓝离焰再度割开手腕,大量鲜血流入丹炉之中,丹炉中的霞光更甚了。

王雄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王雄没在阻止,只是心中记住了蓝离焰此刻的拼命,拳头捏紧,眼中闪过深深感动。

第三天,继续割腕滴血!

第四天,继续!

第五天,蓝离焰整个人都好似瘦下去了一大圈,身形都有些摇摇晃晃了,但,蓝离焰依旧拼命炼丹,王雄上前搀扶都被撵走了。

第六天,最后一次割腕滴血。

“轰!”

青色丹炉之中,顿时传来一声滔天巨响,一道道霞光从丹炉冲天而上,滚滚瑞气从丹炉冒出,一股暴戾无比的气息,扑面而来。

蓝离焰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蓝姑姑!”王雄顿时上前扶好蓝离焰。

“我没事,哈哈,好了,我说六天就六天!”蓝离焰虚弱道。

“蓝姑姑……!”王雄嘴唇抖了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这是我的青阳丹炉,里面的丹药还在燃烧,只差最后一步淬火,你投入一个神格碎片,就能自动淬火,丹成!”蓝离焰非常小心的盖好丹炉,将其从岩浆海中取了出来。

“就差最后一步?”王雄看着眼前青色丹炉。

“我拿了你的九龙丹炉,这青阳丹炉,就放你这,替我好好保管,来日救我的时候,再还给我!”蓝离焰看向王雄道。

“蓝姑姑,多谢!”王雄感动道。

“好了,别婆婆妈妈了,今天已经六月初六了吧,快点想办法出去!你代表大秦人皇来的生丹圣域,希望你能得到神格碎片。我这青阳丹炉的丹药,最多烧上一个月而已!”蓝离焰沉声道。

王雄看了看蓝离焰,也终于明白,蓝离焰为何拼命要在六天内炼出这炉丹了。这也是为了自己,不顾一切了。

“是!”王雄咬了咬牙。

没有再说多余的话,一切,王雄都记在了心里。

“小家伙,你比你爹要爽快的多,哈哈,拿去吧!”蓝离焰笑道。

王雄翻手一收,将青阳丹炉收入储物戒指。

“巳心,我们出去!”王雄对远处修炼中的巳心说道。

“是!”巳心应声道。

三人结伴,并没有翻越黑山,而是从白巳毒谷这个入口出去了。因为那里,巳心的笛子,可以打开石门。

……

地宫,蛇岛的另一边。

刑老鬼全身泛着紫色,整整守候了七天。这七天,非但没能解毒,还让身上的毒性更加剧烈了。

“妈的,王雄不想出去了?到现在还不回来?难道将蓝离焰吃了?”

“都等几天了,还不出来?难道不想出去了,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被毒死了!”

刑老鬼郁闷的看着那黑山。

这几天,刑老鬼也去闯过黑山,可到了山顶,那滚滚毒雾让刑老鬼瞬间毒发而逃,毒性太猛了,就连周身的罡气都受不了,想要用法宝的,但,法宝在这毒素下都在腐蚀,哪里受得了?

刑老鬼郁闷的等了七天,不死心的继续等着,要等到王雄回来,偷袭王雄,要让王雄死!

……

毒王峰,白巳毒谷!

在刑老鬼还在等候之际,王雄三人已经踏出了地宫,回到了的白巳毒谷。

白巳毒谷的石门,六天前就关上了,此刻,忽然打开,滚滚毒蛇再度冒了出来,让看守四周的弟子顿时露出惊诧之色。

“不好了,白巳毒谷毒蛇又冒出来了,快来人啊!”

“师尊去主峰参加分神大会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通知师尊啊!”

……

……

……

一众毒王峰弟子露出焦急之色。

可下一刻,毒王峰弟子看到了三个身影从白巳毒谷走了出来。

一众毒王峰弟子相继揉了揉眼睛。

“王雄?王雄怎么从白巳毒谷出来了?”

“还有圣女?是圣女?”

“快,快通知师尊,圣女回来了,圣女回来了!”

“圣女出来了!”

……

……

……

毒王峰,顿时传来一声声激动的声音。

而此刻。在生丹圣山的主峰,生生造化殿门口。

此刻,正有着一群宝座,宝座之上,坐着一群绝世强者,为首的两人,分别是丹神子和一身黑袍的真神,四周还坐着来自天下各处的势力之主,这其中,就包括大秦人国的苏定方、姜尚。还有一群其它势力的强者。还有生丹圣域的诸脉脉主。再外围,却是普通强者站立。

此刻,在一众强者面前广场之上,正在进行着的战斗。

一头毒龙,对战一个白衣仙人,轰然对决,烟尘四起,只是,大地好似因为阵法加固,毒龙和仙人的战斗并没有造成太大的破坏罢了。

一群强者正在观战。各个看的极为投入,而一众脉主却各个心情很糟糕,时不时的看向刑狱峰方向,好似期待着那里被群仙守护的石门打开一般。

可惜,一众脉主终究无法如愿,只能郁闷的坐在这里看着毒龙巳无极和仙人战斗。

却在此刻,陡然,毒王峰传来一声惊喜的欢呼。

“师尊,圣女回来了,圣女回来了!”一声惊呼从远处毒王峰传来。

“圣女?”广场之上,一众强者微微一怔。

“哗啦啦啦!”

一瞬间,四十六脉脉主,瞬间全部站起身来。

那整齐的忽然暴起,看的各方势力之主顿时眉头一挑,惊讶的看向生丹圣域诸多脉主。

真神微微疑惑,苏定方、姜尚也露出好奇之色。各势力之主尽皆不解。

“谁在毒王峰喧哗!”丹神子有些不喜的冷声道。

一声冷喝,传向毒王峰。

“教主,圣女在这里!”远处传来一声呼喊。

“真的是圣女?”一众脉主顿时露出惊讶之色。

“教主,在下失礼了!”

“教主,在下去去就来!”

“教主,我马上回来!”

……

……

……

众脉主顿时无比急切,纷纷告退,甚至一些心急的脉主,连告退都不说,顿时向着毒王峰冲去。

“呼!”

顿时,一个个飞行法宝,一只只仙鹤直冲毒王峰。四十六脉脉主都有些发疯了一般,看的四方势力一阵愕然。

就连真神也疑惑的看向丹神子。

丹神子脸色阴沉,显然,一众脉主让自己丢人了。

这一刻,四方势力强者好奇的看向毒王峰方向,就连面前巳无极与一个仙人的战斗,都没人在乎了一般。

分神大会到了最后阶段,原本以为没有多大事情了,却不想,这一刻出现了异样。

很快,远处一众脉主拥簇着三个身影飞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圣女还活着,还活着!”

“太好了,教主,圣女还活着!”

“刑老鬼那个混蛋,哈哈哈哈!”

“原来刑狱峰的天牢和毒王峰的白巳毒谷,是相通的?原来如此,哈哈哈!”

……

……

……

一众脉主兴奋的大笑之中。

很快,王雄、巳心、蓝离焰就带到了生生造化殿广场。

四方势力一阵好奇,而蓝离焰见到丹神子,也恭敬一礼:“拜见教主!”

众脉主刚才失礼离去,此刻自然要前来赔礼,看到蓝离焰后,各个欣喜若狂,对于蓝离焰的虚弱,也看在眼里,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蓝离焰带到丹神子面前。

“你很虚弱?”丹神子疑惑的看向蓝离焰。

“刑脉主,要吃……不,要害死我!我差点就死了,若不是王雄抢回那枚‘生生造化丹’给我吃了!我已经死了!”蓝离焰苦涩道。

“什么?混蛋刑老鬼!”

“他怎么不出来?出来我要他好看!”

“刑老鬼找死!”

“找死!”

……

……

……

一众脉主顿时愤怒无比,个个眼中充满了怒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众脉主关心蓝离焰,岂不知,众脉主是恼恨差点就吃不到蓝离焰了。

丹神子顿时抓住蓝离焰的脉搏,仔细感应了一会。

“不错,你的这条手臂,应该是刚长出来的,体内骨头全部碎过,经脉全部寸断过,这是生生造化丹的生机救了你,只是,气血有些亏空,有些虚弱,没事,疗养一段时间,多吃一些灵药,能够很快恢复的!”丹神子点了点头。

“是,只可惜了那枚生生造化丹!”蓝离焰叹息道。

“圣女,你能活过来,比一切都重要!”

“是啊,生生造化丹没了就没了,你还活着就好!”

“真是万幸啊!”

“还亏了那枚生生造化丹!”

……

……

……

这一刻,除了丹神子惋惜那枚生生造化丹没了,无法研究。其它所有脉主都是长嘘口气,一点也不心疼生生造化丹。

众脉主心疼的是金极道花丹,只要蓝离焰活着,其它一切都没关系。

“是!”蓝离焰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就没人会怪罪王雄了,也不会追究那枚生生造化丹了。

王雄盯着丹神子,此刻拳头是死死捏紧的。因为王雄知道,就是丹神子吃了自己的父亲,杀父之仇啊,王雄眼睛有些通红,恨不得立刻就上去将其撕了,就好像前世那般。

可王雄明白,现在上去,非但杀不了丹神子,还会让自己连仇都没机会报了。

忍住,忍住!

王雄的牙龈都要咬出血了,虽然一腔怒火,但,这一刻,必须忍。

王雄强行挪开目光,不看丹神子,看向一众坐在宝座上上的强者们。

这些是来自四方的势力之主,来自四方的强者。有百名之多。除了百名坐在宝座上的人,还有数千连坐都没资格的强者,站在远处。王雄并不认得所有人。但,其中几个身影,还是认识的。

丹神子一旁,一直静静坐着的那黑袍人,让王雄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此人和丹神子平起平坐,甚至坐在丹神子左边,为上宾。

真神,巫元尊?

王雄瞬间猜到了,这气息没错,当初册封自己为东方王的巫元尊?

“东方王,王雄,见过真神!”王雄对着巫元尊微微一礼。

巫元尊周身气息并不强,但,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度。虽然看不清帽檐里面的面孔,但,王雄能感受到其波澜不惊。

“嗯!”真神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显然没将王雄当一回事。

一旁巳心随着王雄一起行礼。

礼过真神,王雄也看向另外两个熟人,准确的说,应该三个熟人。

那是三个宝座,其中两个之上,分别坐着紫袍太武王,苏定方!金袍北方王,姜尚!

苏定方看到王雄,脸是板着的,甚至还冷冷的哼了一声,毕竟,苏定方眼里,女儿重创身危,王雄有不可推卸责任。不过,看王雄目光,还是有些复杂。

姜尚看向王雄,目光却是还算和善,点了点头。

苏定方、姜尚都知道王雄没有生生造化丹,这些天也打探到丹仙城的消息,王雄居然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二人也猜到了王雄目的,其实对王雄这次行为,还是极为赞叹的。

最后一个宝座之上,是一个蓝龙袍男子,男子极为魁梧,虽然穿着蓝袍,但,依旧能感受到那衣服里虬劲的肌肉块,男子一头长发,扎着辫子,面容一看,就是一个中年硬汉的模样,但,看向王雄的眼神,却有着一股惊奇,朝着王雄点了点头。

王雄看过他的画像,蓝袍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大秦人国,周天音的父亲,南方王,周共工!

大秦来了三王。

太武王,苏定方!

北方王,姜尚!

南方王,周共工!

加上王雄,就是四王前来了。

“见过太武王、北方王、南方王!”王雄微微一礼。

“哼!”苏定方一声冷哼!

“东方王,别来无恙!”姜尚点了点头。

“王雄?还真是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周共工也感叹道。

“三位,孤这几天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不知这分神大会开到什么情况了?神格碎片,可还有了?”王雄看向三人,无比郑重道。

苏定方没有理会王雄,周共工笑了笑,准备开口,一旁姜尚却先开口了:“那残破神格,刚刚已经由真神主持分割了,我等参与围剿大量剑神教余孽的人,都各自分了一片,剩下少许,再有各小势力之主相争,你来的的确太迟了,大部分神格碎片都被分掉了,还剩下最后一片,恐怕,马上也要有结果了!”

“还剩下最后一片了?分出结果?”王雄脸色一变。

“你看,这不还在战斗吗?巳无极,和九个有资格的仙人相争,这是最后一个和他争斗的仙人了,他们两人要是能分出胜负,最后一片神格,将会被分给获胜者!”周共工指着不远处广场上道。

“轰!”

一声巨响,与巳无极战斗的仙人,被轰然砸入大地。

巳无极化身毒龙,周身已经有多处伤口了,但,毒龙此刻却亢奋无比,毒龙一脚踩在那仙人胸膛,让其无法起身。

“真神,看来是在下赢了,还请真神赐下最后一片神格碎片!”巳无极浑身浴血,带着一股兴奋道。

第四十一章 吞丹化龙

“真神,看来是在下赢了,还请真神赐下最后一片神格碎片!”巳无极浑身浴血,盯着真神,带着一股兴奋道。

最后一片神格碎片,自己与九个人仙相斗,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按照先前的规矩,这一个神格碎片就是自己的了。

巳无极也看到了王雄、巳心,眼中也是一亮,但,下一刻却露出一丝不屑。二人虽然抢了《万毒真经》的传承,但,实力还太弱小,等出去以后,再找他们算账。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拿到那神格碎片。

巳无极大获全胜,得到了所有人认可,所有人都看向真神。真神似乎就要开口一般。

“等一下!”王雄却是陡然一声叫唤。

苏定方、姜尚、周共工,或许都得到了神格碎片,但,未必会给自己啊,大秦八王,在外同气连枝,但,在内却相互竞争的啊,就连苏定方,肯定恼恨自己,更不相信自己的话。

最后一片神格碎片,自己可不能放弃。

“嗯?”真神有些不满的看向王雄。

就连丹神子,也看向了王雄,身旁弟子点出了王雄身份,丹神子双眼微眯,闪过一丝杀气。

“真神,那日我听大秦北方王提过,杀剑神教余孽,得其神火,就能参加这分神大会?在下大秦东方王,王雄!也曾杀过剑神教余孽!请求获得瓜分神格碎片的资格!”王雄对着真神微微一礼。

真神微微意外,一旁丹神子却是冷冷一笑:“可笑,你就是王雄吧,你也有能力杀有神火的剑神教余孽?你可知他们的实力?每个都是最少人仙之力!凭你?”

王雄冷冷的看向丹神子,看到丹神子,内心就生出一股杀意,但,此刻,王雄不得不争。

“那又如何?孤杀剑神教余孽的时候,也是有人证明的,当时巳无极和我大秦北方王亲眼见证!就在白子沙漠!孤独自一人,利用阵法,诛杀了一个剑神教余孽!巳无极、北方王在此,自可向他二人询问!”王雄沉声道。

“哦?看你修为,应该还没到武圣吧?”真神露出一丝意外。

“武宗!”王雄郑重道。

“真神,王雄所说属实,当时本王就在一旁!”姜尚点了点头。

姜尚一开口,四周各势力之主顿时一阵惊奇,武宗杀人仙?就算利用阵法,也极为夸张的啊。

“真神,他王雄是取巧,利用的阵法!”巳无极却是脸色一沉叫道。

当时有太多双眼睛看到,巳无极也不敢这时候撒谎,只能找其它借口。

“取巧?取巧又如何?谁也没有规定,必须用什么方法杀剑神教余孽,才算数!不是吗?”王雄一点不让。

真神点了点头。

剑神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只要能杀了他们,真神可不管用什么方法。

但,巳无极却极为郁闷。

巳无极此次来生丹圣山,一方面是为了万毒真经,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搭上丹神子这条线,因为巳无极杀了三百多武圣,赤练圣地已经四面楚歌了,巳无极必须给自己找一个强有力的后盾。

这个后盾,就是丹神子,这些天,巳无极更是得到丹神子认可,只要巳无极得到神格碎片,并且将其送给丹神子,丹神子愿意收其为记名弟子。

眼看,就要成功了,这王雄冒出来破坏?

“真神,在下请求,参与此次分神大会!”王雄再度对真神一礼。

“你参加?你才什么修为?你也想送死不成?”丹神子冷冷道。

眼看,自己就要多得一份神格碎片了,这王雄前来插什么手?

“送不送死,还不需要生丹教主担心!”王雄冷冷道。

“分神大会都要结束了,结果已经分出来了,你还想参与,那一切都晚了!”丹神子冷冷道。

“刚才只是巳无极赢了一个人仙罢了!结果还没宣布,分神大会就没有结束,真神还没开口,生丹教主,你难道要代真神做主不成?”王雄脸色一冷。

“放肆!”丹神子眼中一瞪。

“哼,我大秦供奉的是真神,我东方国供奉的也是真神。我等为真神牧民天下,有什么放肆的?生丹教主,此次分神大会,真神恩赐,才准你做这会盟的盟主,你记清楚了,是真神恩赐,你们才有这次机会,不是真神求的你们。你们供奉真神有资格参与分神大会,我大秦东方国供奉真神,同样也有资格,你我在这分神大会上,地位是相等的,只有真神才有豁免一切的资格,而不是你!”王雄一点不让道。

四周,各势力之主惊讶的看向王雄,这王雄疯了?居然敢顶撞丹神子。

要知道,生丹圣域借此机会,会盟天下,围剿剑神教余孽,丹神子已经是盟主了啊,这小子居然大言不惭的想要与丹神子平起平坐?

众人惊愕的看向王雄,大秦三王却是神色一肃。

大秦人国,虽然只是道种级别的势力,但,并不惧怕丹神子。不管内部有什么矛盾,对外的时候,肯定要同气连枝。

“真神,王雄是大秦东方王,参与围剿剑神教余孽,当有资格参加分神大会!”姜尚开口道。

“真神,王雄来的还不晚,分神大会还没结束。他应该可以争一争!”周共工也是开口道。

“真神,王雄终究是大秦东方王。与我等同身!”苏定方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开口道。

大秦三王开口,一旁丹神子双眼微眯,却不再说话。

四周各势力之主也纷纷点点头,毕竟,周共工、苏定方、姜尚用实力证明了他们资格,这三人开口和王雄同级,没人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