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刀镇星河 > 第002节

刀镇星河 第002节

“哈哈!刚才就已说了,我狂刀的字典,可从没有放弃一说,也不存在认输二字。”

张信一拍刀鞘,力量激荡,顿使那长刀再次出鞘翻舞:“吾手中之刀为天下利器,名为‘秋澜’,刀长三尺九寸,净重九斤七两,能吹毛断发!汝既已灵能外放,那就请恕我张某无力留手,自己小心。”

墨宫眼里闪过一丝讶然,随后难以理解的摇头:“真不知你是无知还是狂妄。罢了,你定要找苦头吃,那也由得你。”

六十个呼吸过后,随着那裁判一挥旗帜。张信就已首先出手,滑步进身,一刀斩向墨宫的身前。

可那墨宫却浑不在意,只微一抬手,就有一面蓝光氤氲的灵能盾显化身前。

张信用上七成力量一刀斩至,可那刀锋竟被阻在了盾前,不得寸进!

而下一瞬,他毫不犹豫的向左旁闪步,才刚刚离开了原地,就听“嗤啦”一声锐响。赫然有一道犀利无比,又迅捷之至的蓝色光刃闪过,撕开他身边的虚空,一直破入到前方十五丈才消散无踪,而这擂台的地面上,则赫然被斩出了一条长约七丈,深达一尺的斩痕。

这擂台下,已聚集了不少人观战,此时都无一例外,眼现惊意。

“灵壁盾与灵光斩么?居然已掌握两门灵术了。”

“不愧是墨宫,看这灵光斩的锋利,只怕已到了一阶顶峰的层次了吧?”

“这要被斩中,只怕立时就要身首两段?”

“这还打什么打?不如直接认输好了?”

而就在诸人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擂台上的战局,却已渐激烈。墨宫连续打出七道光刃,使张信不得不极力闪避。

不过他似有着预知,每当墨宫的灵光斩发出之时,总能提前一步躲开。尽管此时形状狼狈,可身上却是毫发无伤。

墨宫渐渐的也发觉不对,而后一声冷哼:“你还是认输得好。”

说话之时,墨宫的双手就已捏动好了一个印决。张信以视角余光望见,不禁吃了一惊。

居然是灵能锁链?

这个家伙,三个月前才可外放灵能,居然就已掌握了三门灵术了?竟天才到了这个程度?

一瞬间张信就改变了心意,他原本是想继续拖延下去的,直到墨宫的灵能耗尽。可对方既然掌握着灵能锁链之术,那么这方法就显然行不通。

这一场,只能速战速决!

心意一定,张信就直接付诸于行动。避开墨宫斩来的一道灵光刃后,就已再次冲凌至墨宫的身前。

“注意来!狂刀的刀下,从无十合之敌!这一刀,秋风起兮白云飞!”

墨宫明显是战斗经验丰富,并不受张信的喝声影响,依旧结印如故。可当那刀光漫卷袭来之时,他却吃了一惊。

只见那一片刀光乱闪,在这一瞬间张信的长刀连劈七次,每一刀落处,都是他那灵壁盾的薄弱点与结构不匀处。然后只一瞬,这“灵璧盾”顿时轰然粉碎。

墨宫错愕难以置信,心想这个张信,难道仅仅只一刀,就看透了灵璧盾的虚实?

此时墨宫却已无瑕多想,他的灵能锁链已将完成在即,可身前却再无阻障。墨宫脑海之内意念一闪,就决定继续将此术完成。

仅仅瞬息,又有一枚灵光刃在他的身前凝聚。

张信见状,则不禁暗叹,心想这位的天赋,也实在太强,竟让他完全没有留手的余地。

可今日他张信,也实有必须冲击前十的理由!

任由手中刀势牵引,张信的身躯翻飞而起,一个极其扭曲怪异的姿势,间不容发将那破空削来的灵光刃避开,而后下一刻,又是一刀横斩!

“这一刀,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凄厉的刀光闪过,瞬使墨宫的头颅抛飞而起,一道血气,亦从其脖颈中直喷而出。

二人交手这一刹那,似如电光火石,连旁边观战的裁判也是措手不及。直到墨宫被张信一刀断首才反应了过来,忙脚下一踏,手施灵决。

“小回生术!”

下一刹那,那墨宫的头颅就被那灵能牵引,回到了他的脖颈之上。随后那致命的伤势,只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第0007章 金风未动

“居然还真的是意发并进!”

三百丈外,副主考王纯早就注意着此战,此时更不禁一声惊叹:“这有多少年没见了?二十岁之前,就掌握了意发并进?”

“还不止如此!他避开那灵光斩的方法,那是金风未动而蝉先觉!”

李光海眼眸微凝,随后就又打开了名录,在“张信”这两字上面重重点了一笔。

王纯亦微一颔首:“这一战过程太快,还无法确认。不过看情形,此子要掌握发在意先,应当不难。只可惜……”

“是可惜他的神魂受损?”

“那倒不是!”

王纯摇着头:“既然他能自己恢复过来,那就说明他的伤,不是没法修复。我只担心接下来的两试,他过不了。毕竟已是十八岁多,年纪不小了。”

“留在外门也是一样。”

李光海并不怎么在意:“他在战境这方面如真有天赋,那么传法堂那边,自不会错过这位奇才。”

王纯却是苦笑,心想那怎么能一样?这多半又得耽误此子几年。而凡人一旦过了二十五岁还不能打开灵窍,就永远没有成为灵师的可能。

——一位掌握了意发并进的一阶灵师,足可以一当十。这样的奇材,哪怕只在灵师道上只耽误了片刻,他都觉惋惜。

需知这战境,比之那灵师天赋还要更难得,一位九阶灵师。宗门随随便便就可培养出来。可一名神师法座,却往往需在数百位,甚至上千位灵师中产生。

“话说回来,这家伙不是时昏时醒了将近三年么?他是怎么掌握的意发并进?”

提起此事,李光海也陷入了深思:“应该是与其父有关,我查过他的资料,其父乃广林山下,河阳城的日月武馆之主。很可能他掌握意发并进的时间,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

王纯的神色,更为痛心:“也就是说,如此天纵奇材,却耽误了三载?更神魂受创,几乎无法修行?那个上官玄昊,还真是作孽!”

……

张信眼看着那墨宫被人抬下去,又有了一位高阶灵师到场之后,这才放心离开。

为防万一,今日演武场内所有负责裁判的日月玄门弟子,都必须掌握第三阶的小回生术,以随时救助比试中的伤者。

可墨宫是被一刀断头,小回生术虽能保住这位的性命,可那颈椎脊柱之伤,却不是此法能够修复的。必须有四级以上的大回生术,才可保证绝无后患。

再如救治的晚了,只怕会影响到墨宫日后的资质成就。

真要是出了事,那就不好了。尽管方才之战,张信是完全没有留力的可能,稍慢一步,就可能被那墨宫的灵力锁链捆住,可他一样也会感觉心愧。

幸在这场武试,别院准备周全,安排了一位擅长回生术法的九级灵师坐镇。

而当张信再次走下了擂台,那王封就又忍不住问道:“张信你的刀法,莫非已到了意发并进的程度了?”

“应该是吧?我自己不能确定。”

张信笑了起来,毫无否认之意。

他神魂受损,日后修行艰难,也就只有这斗战上的才能,能让宗门重点关照了,所以这次武试,他绝不吝于展露自己的“天赋”。

“居然还真是的啊~”

王封看张信的眼神,异常复杂,他没想到眼前这家伙,也是一个怪物。比之那墨宫,更让人嫉妒。

张信被他眼光看得发毛:“师兄你这么看我什么?要做到意发并进也不算难吧?”

“你说这话也不觉腰疼?日月玄宗许多灵师,到了九阶的时候,都还是意在发先。”

王封摇了摇头,一脸的羡慕:“据说灵师进阶到神师的关键,就是掌握极发藏意,你现在就只差两步了。”

“那还早着呢!”

张信当即就一声嗤笑:“你还只是二阶灵师,我才刚入门不久,想这么多做什么?要进阶神师,至少也得三五十年。而且武人的意发并进,与灵师可不尽相同,我日后成为灵师的话,还得重修这一步。”

王封闻言,顿时精神一振:“说的也是!”

不顾他随即又微叹:“可既然今日你已通过了武试,那我明天就再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小心。”

张信眼神怪异,也不知是否错觉,他竟从这家伙的语中,听到了恋恋不舍般的情绪。

当王封离去之时,这演武场内的武试,也在逐渐落幕。天色已近酉时末(晚七点),天边大日西沉,红霞满照。眼看着就要天黑,不可能让入试弟子们继续挑灯夜战。

此时张信放眼望去,只见许多少年或神情落寞,或神伤不已,有些则干脆是嚎啕大哭。

按照宗门的规矩,那些一场未胜之人,今日就需被送下山。只有被裁判与主副考官保举之人,才有资格留下。这是为防第一场比试中,就有强强相遇。不过为防主考之人徇私,保举者自己也需承担责任,入试弟子未能通过三试,或者五年之内没能成为灵师,戒律堂都会施以相应的惩戒。

张信特意留心了一番方信子,可人实在太多,他并未看到这位的身影。而也就在这之后不久,张信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孩的尖叫。他心中微惊,回首望去,就见谢灵儿正从人群中往他扑了过来。又将张信抱了个满怀,随后又蹦又跳,神情兴奋不已,就好像发疯似的。

好不容易,张信才等到这位平静了下来,这时他才皱着眉头问:“怎么就这么高兴?疯疯癫癫的?你那三场武试,都已经过了?”

“灵儿好歹也是汇灵班出来的,怎么可能没过?”

谢灵儿嘻嘻一笑,又抱着张信的手臂摇了摇:“可我没想到,信哥哥你居然胜了墨宫!别人都说你的刀术,已经到意发并进的层次了,是不是真的?”

显然在她看来,这次张信的胜出,比她自己通过武试,更值得高兴。

“我不确定,不过应该是吧?”

张信仍旧是这么答着,毕竟“意发并进”这种境界,自己是很难确定的,倒是旁人的感官,更为明显。

“那就一定是了!要胜过墨宫,不是意发并进的话,绝无可能。”

谢灵儿的眼中,满透崇拜之色:“意发并进这个境界,我们这几期的汇灵班,还没一个人会了!真不愧是信哥哥!我早该想到的,信哥哥怎么可能胜不过墨宫?你三年前就那么厉害了。”

张信闻言,也颇为受用,脑里面晕晕乎乎,被这丫头用这种眼神看,感觉还是蛮好的。

“其实不难,你想学的话,以后大哥教你,保管两年之内能够初步学会。”

“真的?”

谢灵儿闻言双眸一亮,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又从自己袖子里取出了几个小包裹,然后一股脑的塞到了张信的怀里。

“这是什么?”

张信目透惑然之色,仔细捏了捏包裹,发现里面似乎是一些丹瓶。

“是增长灵能的丹药啦!”

谢灵儿嘿嘿笑着,那秋水般的眼里,满透着期冀的光辉:“灵儿一定会帮信哥过弟子试的!”

第0008章 墨家小姐

“灵丹?”

张信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多?他干脆将这些包裹一一打开去看,发现里面,共有养灵丹九瓶,蕴灵丹四瓶,升灵丹一瓶,玄元丹一瓶。

那丹瓶大小不等,内中丹药数量也不一,可数量确实挺多的。尤其那七粒“升灵丹”,价值惊人,是许多正式灵师常用的养灵丹药。

此外还有与之搭配的玄元丹,能够缓解升灵丹的药力,使普通人也能服用,这更是罕见之物,价格还在后者之上。

张信沉默了一阵,之后才抬头问道:“这里面多少是借来的?”

“九成吧?总之信哥你放心啦,汇灵班里我的姐妹多,她们都家世好,手里灵丹多。尤其那养灵丹,我们都已用不上了。”

谢灵儿歪着脑袋,毫不在乎的解释:“以后成为正式灵师,再还给她们就是。这些东西,山外的人很难得手,可一旦成了灵师,还是很容易的。”

张信闻言不禁摇了摇头,可心中却是涌出了一阵暖意。这丫头一下午都没过来寻他,多半是为自己去借这些灵丹了。

深思了片刻,张信随后就将那四瓶蕴灵丹与升灵丹,都塞了回去。

养灵丹倒是可以留下,以谢灵儿现在的灵能修为,如今的确是已用不上这些了。

谢灵儿却气鼓鼓的不愿接,直到被张信定定的注目了许久,这才不甘不愿的把那这几个丹瓶拿了回来,可唯独那升灵丹是例外。

“这种丹,我也用不上,蕴灵丹就足够我用了。升灵丹的话,等灵儿成为灵师之后再用不迟。这可是我从最好的朋友那里借来的,还回去好没面子的!而且信哥哥你现在,刚好也要用到。”

“这是什么说法?”张信微觉奇怪:“为何就必须用到不可?”

“是因为信哥哥最后一场比试的对手,多半是墨婷啦!那个墨宫的堂姐。”

谢灵儿遥遥往墨宫担架的方向一指:“喏,就是墨宫旁边的那个大美人。据说这位,还是墨家的嫡流大小姐呢。”

张信遥目望去,果见那墨宫的担架旁,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这位的确是美貌无比,不输于他家谢灵儿,可却是冰山一般的气质。

“她很厉害的,比墨宫还要厉害!六个月前就已掌握了灵能外放,一个月前与我们同班的另一位天才切磋,一共施展了五门灵术。其中一门灵压,一门灵视!”

然后谢灵儿总结式的发言:“可信哥哥既然已掌握了意发并进,不拿下武试第一,岂不可惜了?”

张信已明白了过来,这灵压与灵视,还真刚好克制自己。后者只要自己尽量不与她目光对视即可,可灵压术却不行。

对于他这样的神魂弱小,灵力低弱之人,这实是最难应付的灵术。要想抗衡此女,那就必须在短期之内,使自身灵能增长到超越常人不可。

仔细再想了想,张信还是将这七枚升灵丹,收在了怀里。他不是那种自尊心爆棚,会将别人的好意视如不见之人。也心知这丫头多半是想着,自己这次武试能够夺得第一的话,那么留下来成为正式弟子的机会,又可再增数分。即便最后没通过,也有机会被日月玄宗的传法堂特选招入。

且这升灵丹的数量也刚刚好。正好可用到七天之后,决出武魁之日。

需知升灵丹这东西,在进入第二试的环节后,就将被禁止使用。可在第二试之前,监试官却不会理会,并不算违规。

见张信乖乖收下,谢灵那鼓成小包子似的脸,才终于又现出了笑意。随后她就强拖着张信的手,往那演武场的东面行去:“我们快去宿舍,我同学说去太晚了的话,就没位置了。”

张信也是容颜一肃,脚下亦开始加速。

按照武试的规矩,败者组的选拔,将在明后两日比试,而胜者组的比试则在两天之后,两天时间连续四场后进入三十二强,直至第七天,决出武试之魁。

而这七天时间中,他们这两千五百人,都将居住在旁边的宿舍。其中败者组二人一间,胜者组一人一房。

那边房舍倒还算充裕,可如果他们去得太晚,的确是很难寻得合心意的宿舍。

只是二人这一路行去,他却见周围无数道目光向他看过来,目光或含惊佩,或含羡嫉,或是震惊不已,或是难以置信,不一而足。张信初时以为是身边谢灵儿的缘故,可很快他就发现其中许多人,更关注的是他张信本身。

只略一思忖,张信就知是怎么回事,这必是他战胜墨宫之后,激起的波澜。这使他唇角微挑,心想自己这“狂刀”,也算是出名了吧?

……

张信虽料到自己必将会受众人的瞩目,却并不知此时他的名号与事迹,在诸多入试弟子中,究竟掀起了一场怎样的风波与浪潮。

“那就是张信?”

“就是这位,击败了墨宫?”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墨宫那可灵能外放,掌握了三门灵术,居然输给他?那可是这一届汇灵班的第九位。”

“明明之前登灵梯上,这是最后一个……”

“二十岁之前的意发并进么?为何偏偏是他?”

“嘿,即便是意发并进又如何?入门三试,我看他未必就能通过!”

人群之中,墨婷也正以手按剑,在看着张信与谢灵儿的背影。

“你说刚才,他仅仅一刀,就窥破了你灵璧盾的虚实?”

墨宫依旧躺在担架上,面色苍白虚弱,此时他虽被一位灵师施展了大回生术,可依旧还没能缓过来。

元气亏损倒在其次,主要是那被一刀断头的感觉,在他心灵中,留下了太多阴影。

可此时墨宫,依旧强迫自己回忆着方才那一战的点点滴滴。

“不止如此!我施展灵光斩的时候,他都提前一步避开,似乎早在我施术之前,就已得知了方位。”

“提前得知了方位?那就是金风未动而蝉先觉,接近于发在意先了。”

墨婷陷入了凝思:“他并非是在第一刀窥破了你灵璧盾的虚实,而是在出刀之后同时感应,然后身体先一步这么做了。你再想想看,他施展‘秋风起兮白云飞’这一招的时候,第一刀是不是用了震力?”

墨宫仔细回思,而后恍然大悟:“正是如此!我说呢……”

“这样的对手,可真有意思!”

墨婷那原本冷清的目中,此时却透出了炽热之意:“二十岁之前接近于发在意先,这样的人物,我还是第一次遇见,真想与他战一场。”

“那你赢定了,他的灵能实在太弱!”

墨宫摇着头:“你只要把灵压术用出来,哪怕他能够做到第十战境天人合一,也准得输。”

墨婷却不置可否,又看向了张信身侧那个女孩的背影。心想这人,输是输定了,可如输得太容易,那也没什么意思。

第0009章 升灵玄元

张信与谢灵儿二人抵达东院宿舍的时间不早不晚,可到了这里后,那皇甫诚却也跟了上来。此前这人是因赛程之故而无法及时赶至,可一到他的比试结束,就又如一条尾巴似的如影随形。

谢灵儿明显对其感观甚佳,知晓皇甫诚也顺利通过武试之后,亦为他欢喜。可不知为何,谢灵儿却始终未发现这位眼里满蕴的嫉火,依旧是将整个娇躯,几乎挂在了张信的身上。

不过此时皇甫诚看张信的目光,除了喷着火焰之外,却也多出了几分忌惮,对这位“狂刀”再无半点的轻视之意。

无论如何,一位掌握着“意发并进”,并且能击败墨宫之人,都容不得他小视。

而最后宿舍分配的结果,是张信与皇甫诚就在隔壁,谢灵儿则是在他们对面不远。

这是因男女宿舍分开的缘故,若非如此,谢灵儿这次是必定也要与他做个邻居的。

至于皇甫诚,这位分明是拿出了死皮赖脸,时刻盯防的架势。

张信对此无可奈何,只能任之由之。之后谢灵儿依旧呆在他房间里叙说别情,聊着这两年在汇灵班里遇到的趣事,还有张信分别后的经历。

其实谢灵儿在汇灵班里的一切,绝大部分都在她每周一次的信笺里说过了。

说到信,谢灵儿每旬都会给他寄两封信,风雨无阻,年复一年,从无间断。张信颇为惭愧,他一年中才零星回过几次。

一直聊到了子时将近,谢灵儿才将一直赖在这房里“监视”的皇甫诚赶走,又不依不舍的与张信告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虽还想与张信说话,可却知子时是一位低阶灵师,最佳的修行时候。尤其此刻,她的信哥哥,更需争分夺秒。

而一待这舍间里再无旁人,“若儿”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这次她却是直接以那“全息投影”的方式,显化在了张信的身边。

“诶诶?这真是当年那个女孩?两年半不见,她长得好漂亮,简直就不敢相信喵。”

随后若儿又嘟着嘴,气狠狠的盯着张信:“主人你又威胁要关我小黑屋!”

“是你不听话在先。”

张信神色平淡,毫无愧色。他早在登灵梯的时候,就已提前吩咐过。结果在进入天柱山别院之前,这若儿又跑了出来。无可奈何下,他就只能这么威胁若儿,说是要关闭智能终端的电源。

这是为防万一,若儿她虽是说得自信满满,可张信却更知高阶灵师之能,未必就不会被人察觉异状。

“可关小黑屋太残忍了喵!”

若儿仍旧抱怨了一句,之后却又若有所思道:“不过这里还真的好奇怪,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念力师?我感应到上面有好几个家伙,已经到达第二能极了。就只这个天柱山,念力师的数量,就快超过联邦所有总和。”

“你能感觉得到?”

张信诧异的转过了头:“念力师?第二能级?这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像主人说的灵师一样,可以用念力操纵各种器物与改变物理现象的人啊!第二能级,是指他们的念力等级,科学院一共设定有九个能级,能级越高则实力越强,不过主人离开前,联邦的念力师,最高也只到第三能级。”

若儿说完,又神情古怪道:“感觉好奇怪,主人把以前在联邦时候的事情全忘了,可对于这里的事,倒是了如指掌,即便是克隆体记忆转移出问题了,也不会这样啊喵?”

张信闻言失笑:“我不是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你的主人,只是借助你主人的身躯复活而已。”

“不可能的!”

若儿摇了摇头,语气亦确定无疑:“在若儿的资料库里,还没有异体间脑电波频率复制成功的前例。这只有基因百分百相似的主体与克隆体之间,才能办到的!可主人现在这具身体,真的就是主人!”

说到此处,若儿又把自己抱成了一团,一脸的自怨自责:“这都是若儿的错!要是在星际跃迁的计算时,再提醒一下主人就好了;又或者遵循智能机第二百七十二号法则,强行停止发动机运转,我们就不会让星舰堕入虫洞。再要不是穿越虫洞后,若儿计算失误,让星舰坠毁,主人的克隆仓也不会受损。喵呜~”

张信听她说那什么基因与克隆体,脑电波,星际跃迁之类的词汇,就如听天书。

“星舰”二字倒是听懂了,就是深埋在广林山地底,那艘仿佛魔宫的巨大铁船。

他与这自称是终端智能的叶若相遇,是在三年前,可因这几年中,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昏迷不醒。故而真正相处的时间,就只有八个月,而其中又有八成的时间,被他用在恢复体能,练习刀术上。

故而直至今日,张信都仍无法适应若儿的说话方式,对这所谓的“终端智能”也是一知半解。

摇了摇头,张信径自将谢灵儿送的那些灵丹取出来,随后又从自己包裹里拿出了一些药材。后者是他在山下就特意准备好的,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可以用上。

娴熟之至的从药物中挑选了乌枣,藏木,云干等几样,按照一定比例混搭好,张信就开始了熬药。

——他这间房舍极小,面积只有二十丈,可却还配着一个小厨房,里面锅碗灶台等一应俱全。这点张信也极为不解,入门试的时候,直接就弄个大食堂吃饭好了,可日月玄宗却偏不这么做,一定要入室弟子自己生火造饭不可。

不过如今却是方便了他,否则就只能将那升灵丹与玄元丹,直接服用了。可那是最没效率,也最愚蠢的做法。这点灵儿不懂,只以为给他拿玄元丹就没事了,可其实还是有些问题的。

对于他现在这具身体而言,升灵丹的药效实在太强了。只有通过其他辅助的手段,才能完美的将之吸收,并且不使元魂再次受损。

不过就在他,才刚把辅药熬好的时候,叶若又从自怨自艾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然后似小猫般好奇的盯着那药瓶。

“这就是主人你说的,可以提升灵能的灵丹?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建议主人先让若儿扫描分析,确认它们的成分无害之后再服用。”

张信没空理她,只随口应付着:“扫描的话随你,别把这些丹弄坏了就好,尤其这两瓶,我都要用。”

他已将瓶中的升灵丹与玄元丹,各取出了一颗,先是磨成了粉末,再洒入到那汤药中。

大约六十个呼吸后,待得这两颗丹彻底化开,与辅药完全融合,张信就猛然将之一口饮尽。

之后他又动作似如闪电,在自己身上连续插入五枚银针,钉在眉心与双肩腰腹处,随后整个人就盘膝而坐,陷入到了无思无想的状态,定定入神。

第0010章 十二战境

待子时一过,张信又从入定中苏醒过来。一当恢复意识,他就感觉自己的灵能总量,确实有着大幅度的增长,至少增加了近十分之一。且强度方面,也同样有了不小的提升,亦是一成左右。

不愧是“升灵丹”,虽说“百分之十”这么夸张的涨幅,是因他本身基数太小的缘故。可只这一个时辰的收获,就已可相当于他一个月左右的修行。

张信更暗暗叹息,自身的神魂,委实太虚弱了。据他所知,这“升灵丹”的效果,可不仅仅只是这点而已。如用在别人身上,哪怕是最普通不过的资质,灵能增长也会远过于自己。

不过也无需遗憾,升灵丹的药效他也确实是完全吸收了,而其中的绝大部分,都用于填补神魂中的亏虚。

他神魂中的伤势实在太重,这三年以来张信哪怕用尽了方法,也只能使自身的神识,看起来完好而已。其实里面,依旧是一塌糊涂。

接下来张信却又一跃起身,在这房舍做着一些怪异的动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一身肌肤,都已化为了艳红色。

“主人你这又是在做什么?是在打太极?也不像呢,又好像是在做瑜伽。”

若儿早已将那些灵丹扫描完了,此时见状,不由又满脸的惊奇。

“这是日月玄宗的清身云体诀,专用于清除药毒!”

张信没好气的答着,继续这套动作如故。此时他浑身已发汗,而排出的汗水,却是腥气浓重。

其实这不止是可清除药毒,还可降低身体对这灵丹药力的排斥。

无论是他刚服用的升灵丹,还是那养灵丹蕴灵丹,服用到一定数量,就不会再有效果了。而如是过早使用升灵丹,日后那养灵丹与蕴灵丹,也会效果大减。所以灵师服丹,讲究循序渐进。

这次谢灵儿是一心想助他通过入门三试,所以完全不顾后果,可这也正落张信的下怀。

成不了内门弟子,就可能在外面蹉跎数年,此时又何妨饮鸩止渴?

而除了服丹的顺序之外,各宗各派,都有些奇异的方法,用于降低人体对丹药的抗力。

日月玄宗的清身云体诀,就是其中之一。而张信正施展的这一套,又格外不同些,是经他自己改良过的,效果能提升个三四成左右。原本是想上交藏经堂,换取贡献值的,可结果还没来得及就出事。

“药毒?我之前就说过,可以帮主人检测药毒的。”

“可检测出来后,难道就不能吃了?别人都是这么用,你别管了。”

张信直到将这套动作,演练到了第四遍才停下,随后他就立时出门冲向了澡堂,将自己洗刷的干干净净,一身轻爽。

他有着轻微的洁癖,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这身腥气。

可之后张信也并未就此入睡休息,回归宿舍之后,他又提着那口长刀“秋澜”,在屋子里面连续挥斩着。

——这本是子时前的功课,只因与谢灵儿叙旧耽误了,所以推到了现在。

若儿对此也见怪不怪了,只有些忧心张信的身体:“主人你怎么还在练这个啊?明明今日都已累到这样子了喵。”

“不练不行!”

张信目光如炬,毫无半点动摇,继续挥动着臂膀,带动着一片匹练般的光华。

这房舍之内空间不大,可张信练刀之时,刻意未移动脚步。如此一来,只是四面挥刀的话,倒也勉强够用了。

“可我还是不懂,主人练这个有什么用?明明主人都说了,如果体质不增,你的刀术就不会再有长进了。”

叶若用手挠着脸,满眼的不解:“主人不是打算当灵师?那还要练什么刀啊?我看今天那个墨宫的灵术,威力可比主人的刀法大得多。唔,难道能练成主人你说的发在意先?”

“怎么可能?发在意先可不是这种方法,能够练得出来的,我现在只是在熟悉刀性而已。”

张信闻言失笑,他凝思了片刻,才又解释道:“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意在发先与意发并进这些战境吧?”

“嗯!说过哦,主人说的话,若儿一句都不会忘的。”

叶若点了点头:“意在发先、意发并进、发在意先、极发藏意。说同阶的情况下,掌握了二阶战境意发并进的人,十个意在发先的灵修都不是对手;而三阶战境发在意先之后,也可战十个意发并进。战境不同,能发挥出的战力,也就迥异。我当时还说,这就好像主人你玩的网络游戏,在那个《凌天战皇》里面冲了一百多万联邦币,结果还是因为手残,常输给那些技术好的屌丝。”

张信没理会叶若后面那些莫名其妙的词汇,继续解释着:“可在极发藏意之上,还有灵能入微、人器一体、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法天象地、天人合一、万象通明,元神入道这些境界,总共十二战境。而其中的人器一体,就是指灵师对自身本命灵兵的掌控。顾名思义,就是将本命灵兵,化作自己的肢体一般。”

叶若还是没听明白:“主人这么练刀,是想达到人器一体?”

“差不多吧!其实还有想改变自己习惯的目的,可这都不太容易。我以前是用剑,现在是用刀。一不注意,就会将这刀当成剑来用。”

张信一声叹息,然后继续挥刀如故。而随着他挥刀的速度加快,这房屋之内,竟隐隐生出了嗡鸣之声。

因知这宿舍的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张信肆无忌惮,总共挥刀两千次才罢休,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上床,蒙头就睡。

——换在以往,张信的目标必定是要达到五千次以上,直到手臂不能承受。

可若儿说的没错,他现在确实是疲惫已极,头才碰到了枕头,就已没了意识。

而再当张信第二日苏醒时,却是日上三竿了。

这是睡过头了,可张信也没怎么在意。今天是败者组的比试,哪怕他今日睡一整天都没关系。

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叶若正悬空浮坐在他的床边,眼定定看着一张同样全息投影出来的表格,小脸上全是惑然之意。

“你在看什么?”

张信扫了一眼,发现那表格上面全是一些奇怪的字,他完全看不懂。

“是昨天对升灵丹扫描结果,还有当时对主人身体状况的记录啊。”

随着叶若一挥手,那表格上的字,就已换成了天穹大陆的文字。

可张信还是看不懂,什么维生素一,维生素三,维生素十二,水分子,钠原子之类的。

倒是图表右边的部分,他依稀猜到了些,那应是标明这些成分,对他身体起到的作用。

“那你可看出了什么没有?”

张信语含调侃,他只看叶若这副苦恼的模样,就知她必定收获寥寥。

“完全没有!”

叶若手抱着膝,一脸的沮丧:“分析来分析去,根本就没法解释得通,这丹是到底怎么使主人的念力强度,在一夜间增加了十分之一这么多。”

“这里该说是灵能!”

张信出言纠正,随后又一笑:“你能弄懂,那才真叫奇怪!天穹大陆七大玄宗,那么多的神师法座,那么多的圣灵上师,前赴后继的研究了二十几万年,都没有一个人能明白其中究竟,只能搞出一套含糊的阴阳体系来解释。如你能在一日里窥其奥秘,那可就真不得了了。”

第0011章 天象盖笠

“可我们辅助终端智能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主人辅助主人!可若儿现在一点都帮不上忙啊喵。”

叶若懊恼的小声嘀咕,随后她眸里又显着深思之色:“若儿迟早会弄懂的!我猜是那些药物内,有着对脑电波有益的磁场,被主人你给直接吸收了,可这不科学!”

说到此处,叶若又苦恼万分的揉了揉头发:“还有这个星球,真的好奇怪!我之前的计算,明明就没有错,可为什么星舰会坠毁?还有之后几次发射逃生舱,结果都失败了,根本出不了大气层。”

张信见状,则不仅微一摇头:“我看你才是疯了才对,真不知当初将你炼制出来的那位炼器师,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丫头居然说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颗无比巨大,面积等同于联邦所有殖民地面积总和那般大小,且重力是“地球”近四倍的星球,围绕着一颗规模更为巨大的太阳旋转。

这不是在扯谈么?故老相传,此世天圆地方,天象盖笠、地法复盘。天在上,地在下,天地相盖,都似圆拱,中间相距三十六万里,日月星辰随天盖旋转,近见远不见,形成昼夜四季。

——这都是古老神师们记叙下的道理,被所有的灵师信奉为圭臬,岂会有错?

为了这事,他已与若儿争论了好几次了。

“若儿不想跟主人吵,不想被主人关小黑屋。”

叶若神色颓丧,意气消沉:“若儿正在基地那边建造新的火箭,如今就只缺几十个零件了。只要这次能成功出了大气层,把卫星发射出去,让主人看了外面的景致,主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张信闻言冷笑:“这次你就能有把握?”

叶若的神色愈发黯淡,那双猫耳也垂落了下来。

“古人说失败乃成功之母!即便这次没成功,若儿也会继续的,而且——”

说到此处,若儿又精神微振:“而且这次若儿会换个方法的,所有的操作与控制系统,都会采用全封闭式,与若儿的程序完全隔绝!”

“完全隔绝?”

张信双眉微挑:“这又是什么说法?”

“因为前几次若儿有过记录,每当飞行器进入大气层的时候,系统就会出现奇怪的故障,然后莫名其妙就会坠毁。”

叶若手托着下巴:“我猜这是若儿的程序被未知力量干扰了,所以这次打算完全隔开自身程序,采用最简单的系统与程式。且外壳与芯片电路,都会采用几千年前防核爆的技术,隔绝所有的磁场,还有晶体管之类——”

可此时张信根本就没注意听,他神情凝重的,看着那张表格:“这两格是说什么?”

那分别是“未明物质一”与“未明物质二”,不过重点是后面的内容,一个写着“疑似刺激主人脑垂体,强化皮质激素分泌,使脑电波磁场增强”,一个则是“刺激细胞核结构,增强念力强度,加速体力恢复,使基因锁有松动痕迹”。

“这个啊?就是字面的意思,其中一个可以强化脑垂体,一个能够增强体力,不过对灵能作用都很小。因为无法分析其分子结构,所以只能先判定为未明物质。”

叶若看了一眼,而后就随口解释着,对此明显不怎么上心:“这次主人的灵能足足增长了一成,可这两样物质的效果,只占其中的四十分之一,小到可以忽视的。”

“话不是这么说。”

张信闻言,却一阵摇头:“灵师的强大与否,固然是在于灵能强度的高低,可肉身也同样重要。记得以前有位灵师说过,灵由魂生,身为魂舟,肉身承载神魂,才是一切的根基。肉体强大,才能产生更多的灵能。”

就好似他张信,生前是三阶神师,可换了一具身体后,灵能却不到以前的几万分之一。这固然是因他神魂受创,夺舍转生之后等如重新开始的缘故,也有这具肉身拖累之因。

“所以各家宗派,都有秘传的炼体之法,用来强化肉身。如这两样物质,真如你所言,那么他们作用虽小,却可固体培元,是这些丹药中,真正最珍贵的部分。”

叶若听到这里,顿时眼眸微亮:“这对主人真的有用?”

张信重重的点头:“自然有用,有用得很!”

“那我可以想办法从别的植物里,专门为主人提炼出来,制成针剂。再看看能否在那升灵丹里,解析出更多类似的成分。”

叶若神色益发的振奋,随后又身影一闪,收起了全息投影:“不过主人还请再等几天,等若儿建个模型,再抓些生物试验。先看看这些东西有什么副作用,还有怎么搭配才好。”

张信见状,不禁剑眉微挑,眼神期冀。

他之前就用过若儿炮制出来的“营养针剂”,效果极好,不逊于宗门内的复元丹,故而此时他对叶若之言,并不怀疑。

此外三年前,他也曾在那被若儿称为“基地”的废弃铁船里,见过她的炼器术,那也是神乎其技。与灵师用的法器灵兵完全不同,可威力却也很不俗。

若儿这个器灵,真不知是何方高人炼制出来的——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又摸向了自己的胸前,心想自己能在这具身体内转生,能遇此物,真是莫大的幸运。

……

若儿消失之后,张信便起床洗漱,随后又开始在房中练刀。

不过才只练了三刻钟,张信挥刀到第三千二百次的时候,门口就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张信不得已,只能收刀入鞘,心想这定是谢灵儿无疑。果然当他打开了门,就见那熟悉的窈窕身影,正俏生生的立在了外面。

可还没等他说话,谢灵儿就一把强抓住了他的手:“我们快走!”

然后她就这么强拉着张信,在这长廊里疯跑。

张信先是不解,可接着就若有所悟:“皇甫诚呢?这次他没跟来?”

“我让姐妹拖着他呢!不过再晚的话,估计就又要被跟上来了。”

谢灵儿一阵咯咯的笑:“可今天我不想他跟着。”

张信闻言,不禁微微一叹:“你应该知道他喜欢你?不喜欢他的话,那就早点说明白得好。”

“我说过了啊!在心愿完成之前,灵儿不想顾这男女之事。可他不信,还一定要缠上来。又不能拿他怎样,皇甫诚他对我不错的,我不想与他就这么生分了。”

谢灵儿神色也转为凝重,眼神苦恼:“灵儿是想要他主动放弃的。”

张信哑然,心想原来如此,自己是被灵儿当成挡箭牌了。

摇了摇头,张信决定不再管这事,随后又问到:“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谢灵儿没答话,只笑道:“就快到了!反正是个好地方。”

她拉着张信一连拐了几个弯,可大致却在往南面奔行。而此时张信,已经隐隐猜到了谢灵儿的目的地。

第0012章 难以瞑目

当二人奔跑到南面山崖旁的时候,只见眼前一阔,一片青空,显在了二人的眼前。这里竟是一处观景台,且刚好是四下无人之时,宁静异常。

可张信到了这里之后,视线却第一时间,就往东南面的某个方向望去。从这里隐隐约约,赫然可以见到一个崩塌了的山峰轮廓。大约是四百里二十里外的距离,在视野中异常的显眼。

张信双眼不由微凝,那正是广林山,他与诸多同门身亡之所!

“果然这里能够看得到!”

谢灵儿一声轻叹,然后就放开了张信的手,双手合十,闭目朝广林山的方向轻声祷告着。

张信也同样神情肃然,与谢灵儿一般的动作。他祈祷那些广林山的亡魂能够超脱,却并不祝愿他的同门得以安息。

张信心想如那真凶不除,自己不解开当年的真相,只怕他的那些战友,永世都难瞑目!

整整十个呼吸之后,张信才睁开了眼,然后他就听谢灵儿语声幽幽的问:“信哥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是你我相见的日子吧?好像就是这个时候?”

张信依旧面色沉重,大约六天之前,就是三年前广林山崩塌之日,也是一切结束与开始之时。

“信哥哥你记得很清楚嘛!”

谢灵儿满足的轻声笑了起来,然后就陷入了回忆:“我还记得三年前这个时候,爹娘他们都已被吃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被埋在了地窖里。上面是一些不知名字的凶兽踩来踩去,然后又不停的到处嗅。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呢,冷得要命,又饿得眼昏,难受得很。心想与其这样,还不如被那些邪兽吃掉,就可以不用忍饿了。后来又实在撑不过,昏迷了过去。结果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信哥哥——”

她语气平淡,目里却透着莫名的光辉:“我那时候就想,我谢灵儿无论如何,都要报答这位哥哥的救命之恩。”

闻得此言,张信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悲,只能抚了抚谢灵儿的头:“那也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当时日月玄宗的援兵,已经快赶到了。且灵儿你已经报答过了哦,那半年时间,多亏有你照顾。”

“可我听一位灵师说,信哥哥之所以神魂受损,是因被邪兽伤到。”

谢灵儿摇了摇头,随后也不待张信解释,就又继续说道:“且要不是那半年中,得信哥哥指点,灵儿也不可能被选入汇灵班。所以灵儿又想,这是不是天意?能够在入门试的时候,也同时就遇到了信哥哥,让灵儿有报恩的机会。只是灵儿也听说,天道视万物为刍狗。天意如真的顾惜我们,我父母还有广林山的那么多人,就不会死了。”

张信一声叹息:“哪里有什么天意?离广林山最近的,就是天柱山。我们二人要入日元玄宗,就只能在这里参加弟子试。唔~灵儿你该不会是想以身相许来报恩吧?”

“才不会呢!”

谢灵儿“噗嗤”一乐:“即便要和信哥哥在一起,那也该是两情相悦,我才不会拿这个来报恩。还有,我们要入日月玄宗的话,确实是要在这里参加弟子试不错。可三年前那位也说过了,信哥哥的神念要恢复到正常人的程度,至少都需五年,而且还要各种灵丹的辅助。可信哥哥现在就恢复了,这岂非是奇迹?”

“然后呢?”张信眯起了眼,知晓谢灵儿还有后话。

“所以后来灵儿就想啊,这一定是广林山那些死去的人们,在庇护着你我!有他们保佑,我们这次一定能通过弟子试,然后一起去复仇!”

谢灵儿目中,现出了仇恨与怒火,犀利似如刀锋:“三年之前,灵儿只能听着外面父母亲人被那些邪兽吃掉而无可奈何。可三年之后,灵儿距离一位灵师已经不远了。”

随后她竟蓦然拔剑而出,割开了自己的腕脉,将鲜血洒于身前,神色虔诚无比的起誓:“广林山诸位父老乡亲在上,如若你们在天有灵,就还请继续保佑灵儿与信哥哥!灵儿他日若能修行有成,证得神师法座,必定会倾尽一切,为大家复仇!定要寻得那上官玄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