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刀镇星河 > 第082节

刀镇星河 第082节

而此时就在那窗户内,躲入到暗影中的墨雍,正神色复杂的收回了视线。

“父亲你很后悔?”

在墨雍对面说话的,正是天柱山知事墨长风:“我听说一年之前有人提议过,让婷儿与张信结亲。”

“是有此事,不过这很可能是我家的一厢情愿,那位摘星使心高气傲,可未必就会答应。”

墨雍虽然这般说着,可他的眼里,还是现出了几分晦涩的光泽。

“不过结个善缘还是可以的,婷儿曾因他的事情求助于我,却被我拒绝了。如今想来,此事确实有些草率。我原本以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这样的人,太过锋芒毕露,迟早会惹上他惹不起的祸事。而现在的日月玄宗,也没有让他继续成长的空间。可如今——”

“如今的这位前呼后拥,并且羽翼渐成,身边环绕的顶级强者数量,已经达到十一位。就人数而言,更胜天柱!”

说到这里,墨长风也一声慨叹:“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配不上婷儿,可现在,却反而是变得让我们墨家高攀不起的。”

这句话,他虽然没有多少真心实意,可唏嘘之意却溢于言表。

这些顶级神师,虽然不都是真的听命于张信,可多多少少都是一份影响力。

而现在张信在宗门的地位,这在这次他与月崇山的这场较量,就可以看得出来。

月崇山被贬斥,月无极被逼参加玄级血猎,月明月则因意图谋害同门的罪名,也将与乐灵鹤一样,被开革出门,被贬斥为灵奴。

尽管人们都不看好这位。说此人必将在未来的某一天夭折。可不知不觉间,这个家伙,就已经被宗门里面的很多人认可了。

摇了摇头,墨长风随后又语音一转:“所以你在评定功勋的时候,尽力给他补偿?”

“没有!虽然外界这么传说,可这是我们殿尊亲自给他做的评定,与我无关。本座在考功堂虽然还有些根基,可是十四万十五级功勋这样的大手笔,却绝不是我能定论的。再以本座之见,也依旧是不看好他!”

说到这里,墨雍的神色,更加的五味杂陈:“可你不知道,我们那位殿尊,对张信是何等的爱重。”

“原来如此!”

墨长风也沉默了下来。他看得出来,自己这位父亲,的确开始后悔了。

说起此事,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墨婷。因为与张信有极大牵扯,半年前宗法相将墨婷强行要走,令其暂时隐姓埋名前往北方某座灵山历练。

到现在就只有每个月一二张信符,传与到她母亲那里报平安之外,就音讯全无。

也不知道那个丫头,如今境况如何?

“言归正传,说说我们墨风楼入驻这里的事情吧。”

而墨雍此刻,也将话语转归正题:“因我家今日紧随紫天山魏氏进退,魏氏那边还算满意。不过那边对于我墨风楼入驻黑市之事的态度,还是一如之前,说是必须联姻不可。”

墨长风闻言,不禁眼神阴翳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实在不喜欢父亲这样的专营,尽管正是后者,将他们藏灵墨氏,带到了现在前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可他依旧不喜。

在他看来,他们家族要想壮大,依托这种蝇营狗苟的手段,实是最愚蠢的办法。

试问四天门阀的崛起,有哪一家是依靠卖专营得来的?这四大家族长盛不衰的根基,是他们的祖辈,留下的那四座神域灵山。

而后面的七姓,也至少有着一座天域灵山,作为他们的根基。

不过他虽然看不起自己父亲的手段,却也不愿与之翻脸。独自待在天柱山边境闭门修行,积累功勋,对近年墨家之事素来眼不见为净。

可今日墨雍最后的一句,却让他感觉恼怒。父亲此言,是打算把他的婷儿,当做筹码么?

……

张信并不知道,旁边的楼里,正有两位墨家之人正在议论自己。此刻的他,正在这座黑市中,最顶尖的几大灵商的门店内四处浏览。

这里的东西,虽然比灵宝店那边便宜。可结果还是让人沮丧,他并没有在这里,找到什么让人心仪之物。

也就是说,他现在空有高达十五万贡献值的财富,却很可能面临花不出去的窘境。

可其实现在,他身上的各种灵装与法宝法器,其实已经相当的豪华,而且完备。其中更不乏最顶级的装备,就比如他现在身上的瞬雷幻衣与风雷神冠,就是现阶段他能使用的,最强灵装与法器,没可能找到更好的。

想要通过更换自己身上的法器灵装,来大幅度的提升实力,其实不太现实。

张信也不打算用手里的这些贡献值,去购买那些不上不下的东西。

所以在逛了一整天之后,张信也只为自己,更换了两件五级的灵装。

一件是五级的斩风戒,可以增加五级的风灵斩威力;一件是五级的雷影靴,可以增加五级的雷遁术威力。

时隔四年之后,张信再一次拥有了一件最顶级的风系法器。至于那雷影戒,也对他的实力不无小补。不过这主要是因为,他暂时还不愿暴露自己的瞬影雷身与雷天神寂,雷遁术只是过度的选择。

不过这两样东西,都没法让张信的实力出现质的变化,倒是花了张信,将近三万五千点的十五级贡献值。

不过在丹药方面,张信倒是收获不少。他想的很简单,既然在法器灵装上没办法提升了,那就专注于自己肉身体质与灵能的提升。

而这日他也花了足足四万点的十五级贡献值,买下了四枚十级的至宝灵丹。

——只是十级,远不及之前的玄元铸体丹。由此可知,考功堂的功绩评定与厚赏,是何等的夸张。

而就是这四枚灵丹的其中之二,可以助他将无极不灭身再升一层,并且格外再增加三点体质。

让他的体术的实力,达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剩下的二点,则主要是针对他的灵能。即便保守估计,这两颗至宝灵丹,都可让他的灵能强度增加五点,灵能量上限则可暴增到一万上限。

可这灵丹方面,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张信手里还有不少的贡献值,可问题是一个人,在一段时间的能服用的灵丹数量有效。各种药力在人体内积累混杂,对人有害无益。身体的抗药性,算是后果最轻的一种。最可怕的,是药性冲突与中毒。

除此之外,还得考虑自己对那些暴增的力量与灵能的掌控。

张信即便有灵能掌控的天赋,可在这方面的能耐,也同样不是无穷无尽。

且如果完全能用钱财换取修为的话,那些富可敌国的世家子弟,岂非各个都是绝代强者?

事实是当张信,从最后一家灵商门店走出之后,包括林厉海与紫玉天在内的几人,都用怪异的看着他。

第0459章

“主上其实无需太拼!”

宁元仙并不知张信根底,看张信将大笔钱财挥霍在丹药上,不禁眉头大皱:“即便是为玄级血猎,也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以主上斩杀鬼见,重创月明月的实力,要在玄级血猎中全身而退轻而易举。可如因这些丹药而出现什么意外,反而不美。”

“放心!我心中有数。就只这四枚而已——”

张信摇了摇头,一句堵住了宁元仙与其他人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劝诫。

不过接下来,他也确实不打算将更多的资源,继续投在丹药上。

此时夜色已黑,张信却仍无离去之意,反而来到了黑市的入口中,静静等候。

而此时那新任护星使元杰,则不禁神色微动:“摘星使大人,莫非也知日月元会?”

“听说过!据说在这黑市内,消费超过五万点十五级贡献值,就可在这入口中得到一次日月元会的邀请可对?”

张信一脸好奇的样子:“据说这日月元会,才是日月本山附近,最顶级的交易场所。而主办之人,至今都很神秘。”

“摘星使大人你这是不知究竟。”那元杰失笑:“这其实是我们日月玄宗内部的四大盟会组织,还有北地最大的七家灵商,组织的交易会。分有日元之会,与月元之会,每隔一月举行一次,不过——”

说到这里,元杰的语声微顿:“日元之会倒还好,以拍卖为主,而月元之会里面,流行的是以物易物。我们日月玄宗的贡献值,在里面贬值的很厉害。而今次,正是月元之会!”

“原来如此!”

张信一脸的恍然,装作完全没听懂元杰言下之意的样子。

其实早在前世,他就已知日月元会的根底。而所谓门内四大盟会组织,就是类似他那“明法会”的组织。

不过人家的规模,要比“明法会”大上五六十倍,至少也有着两万人以上的成员。

再高就没有了,宗门对此很在意的,不会让门中出现太强大的势力。且这四大组织,也不是没有对手,那四天门阀,就对其警惕有加。

至于那七家灵商,也实力不俗,且生意范围并不局限于北方。合起来的力量,勉强可以与古器楼抗衡,能够为每一届日月元会组织充足的货源。

“摘星使是没听懂?”

元杰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说的更明白些:“月元之会,是顶尖灵修之间的以物易物。摘星使大人的手中,如果没有足够价值的奇宝,那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为好。”

“没事!”张信却把大袖一拂,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去见识见识也好,换不来东西,也无所谓的。”

元杰见这位不听劝,只能摇头闭嘴。章农则是眉头大皱:“我也劝摘星使大人,最好莫要参与为佳。被人料知行踪,实为大忌。”

“可这里是日月本山附近,又有诸位护卫。”

张信先一声失笑,随后反问:“八位顶级神师,两位十四级魔将。难道章护星使,仍没有信心。总不可能让我一直待在日月本山,总不出去吧?那么宗门设置护星使的意义,到底何在?”

章农与元杰哑然,说不出话来。暮知秋却是少言寡语的性情,又是最年轻的一个,故而一直默默,不发一言。直到前两位被张信驳倒,这位才眉头一皱,欲言又止,可最终他还是未曾开口。

而就在大约一刻之后,果然有一道金红色的信符凌空降落,坠落到了张信的面前。

信符中前面的部分,就是为邀请张信,参与月元之会,时间则是定在六日之后。

也不知是否巧合,那也正是他出发,前往参与玄级血猎的前一天。

而后面的部分,则是这次月元之会,参与交易的部分奇珍清单。而最下面的,则是一个地址。

作为受邀参与之人,也需拿出一到两件有足够价值的奇珍至宝出来,作为交易物。

按照规矩,在月元之会之前,他必须将这些奇珍至宝的名字与效用,发到这个地址。

张信先看那清单,只是一眼,他就看到了好几件自己想要的东西。

随后当张信的目光,落到这张清淡的底部某处时。他却不禁动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将胸中的喜意,镇压了下去。

“一日之内在黑市消费五万十五级贡献值,确实能收到邀请符不错。可如摘星使拿不出让那些顶尖修士看得上眼的东西,还是会被拒绝的。”

元杰解释的同时,也眼含戏谑之色:“可只凭主上今日换取的这些资源,还远远不够。”

他已准备好了,等待张信被回绝的信符。

张信没理他,直接就将一张信符取出,以灵能将自身意念映入其中,将之发往那处地址。

而仅仅片刻,就又有一枚紫金色的剑符,拖拽着一枚紫色小印,再次飞凌到了张信的面前。

元杰见状,不禁一阵愣神,认出那是日月元会的贵宾信物。从此之后,张信持着这枚印,不但能自由的参加的日月元会,更可在七大灵商的门店中,享受九折的优惠。

可他更深知,这样一枚贵宾信物,是何等的难得。这意味着张信手中,至少有着五件被日月元会认可的十二级以上至宝,且其财力,也被筹办日月元会的认可。

可这怎么可能?这个家伙入门,才一年而已——

不过随后元杰就心中神动,想起了几日前,张信一刀重创乐灵鹤与月明月的情景。

门中传说张信,是在“失踪”期间,得了一门古代神域的传承,才能掌握那种霸道至极的刀诀。

此时许多人,都对此半信半疑,可就他眼下看到的情形,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而在另一侧,宁元仙与胡桃,也都面面相觑,无不震惊于张信,今次显现出的财力。

张信并没在意这几人的心思,他等到这枚剑符之后,就没有继续停留之意。他当即就御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灵居。随后就连续数日闭关不出,服用丹药。

这些至宝级灵丹,吃到嘴里时,并没有玄元铸体丹的美味,可也不会让人感觉痛苦。张信只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似乎自己的整个人,随时都可登风而去,超脱世外。

而张信就在这“飘飘欲仙”的感觉中,度过了整整六天时间。六天之后,他就只觉一身肌肉快要撕裂,各处都是青筋暴起。

整个人就好似被吹起来的气球,随时都会崩散成粉末碎片。

不过随着张信的意识逐渐回归,这肉身的异状,还是被他逐渐压制了下去。

第0460章

当张信苏醒之刻,就知道自己已至极限了。

依靠丹药,修为狂飙猛进的时代已经暂时过去,他的实力,也将在随后的一段时期内,进入到瓶颈期。接下来只能靠自己的苦修,脚踏实地的去提升修为。除非是他的战境,能够进入第六境人器一体。

可这并不容易,第六战境对他而言并不是障碍,与之性质相近的灵能同调,更是他的拿手好戏。可问题是他的元神调整,需要时间。至少要半年时间的“恢复”练习,他才能重新进入第六战境。

这种速度,对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灵修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可张信却依然感觉不满足,恨不得自己能够一蹴而至,一步登天。

这种心态,无疑是不正常的。是因日月玄宗内外之敌,给了他巨大的压力,让他内心焦灼,生出时不我待之感。

不过张信心里更明白,这种焦躁无济于事,脚下之路还需得自己一步一步去走,更要有足够的意志,去压制这种躁动。

“若儿,帮我显示一下属性图表——”

“遵命主人!”

随着叶若,将一副全新的图表,展现在了张信的面前。

张信

灵能强度:63.22(5级)

本体灵能量:37241

灵能量综合:17241+风灵能10000+金灵能10000+雷灵能11000

天赋灵能属性:风6,金6,雷6,引力5

灵能属性综合:风24,金23,雷25,引力10

战境:第五战境灵能入微+一级灵体战境+一级雷天战境+法宝伪战境。

黑吸法器:五级斩风戒,四级金灵戒,一级瞬雷幻衣,三级庚甲戒,五级雷影靴

灵装:风雷神冠(雷灵能属性十一级,雷属性质灵能增加11000;风灵能属性增加十级,风属性质灵能增加10000)

遮天紫金氅(金灵能属性增加十级,金属性质灵能增加10000)

灵兵:七级独霸刀(御刀术+7)

本命灵兵(隐):六级月沉刀(魂炼4层,真御刀术+10,外金灵体,金属性+4),六级星殇剑(魂炼4层,真御剑术+10,外雷灵体,雷属性+3)

常用灵术:四十八级金灵力士(极限五十),四十八级御刀术(极限四十九),四十二级庚甲术(极限四十九),五十九级风灵斩(极限五十九),四十二级金风斩(极限四十九),五十三级雷击术(极限五十九),四十一级雷遁术(极限四十九),四十六级雷斗术(极限四十九),二十五级太虚斩(极限二十九),三十九级瞬影雷身(极限三十九),三十八级雷天神寂(极限三十九)

灵师天赋:灵能洞察,灵能掌控,灵能极化,灵能速行,风灵体(效用风属性增加三级,风灵战境),金灵体(效用金属性增加四级,金灵战境),雷灵体(效用雷属性增加三级,雷灵战境),天元体(效用灵能洞察,灵能极化,灵能速行,全属性增加一级,引力属性增加三级,天元战境天元霸体)

功法:大风诀第十二层圆满(基础功诀,风灵斩+12,风属性性质变化+4)

金神诀第六层圆满(基础功诀,金灵力士+6,金属性性质变化+2)

风雷四斩第六层初期(基础功诀,御刀术功诀+5)

斩神劫(高级功决,残缺)

大都天雷诀第十二层圆满(基础功诀,雷击术+12,雷属性性质变化+4,掌握神师级雷天战境,无上极招瞬影雷身,无上极招雷天神寂)

万里雷行第六层圆满(基础功诀,雷走术+6,掌握灵术雷遁)

雷动九天第八层圆满(基础功诀,雷斗术+8,体质+3)

九霄雷神第二层圆满(中阶功决,雷灵卫士+2)

天元大法第四层后期(基础功诀,虚空斩+3,引力性质变化+1)

淬玉诀第六层圆满(基础功诀,综合体质+12,灵能增长+2,自愈+6,元气值+3)

无极不灭身第十层圆满(中级功诀,综合体质+30,灵能增长+20。)

速度:2.8

体质综合:72(助力衣加成3点)

体能:19.2

自愈力:83.2

元气值:34.1

个体灵师战力总计:348——464

个体真实战力总计:372——496

个体体术战力总计:432——576

附:天元霸体状态下,无视战力一百七十点以下灵师。

张信看着自己那已经暴涨到五百七十六点的体术战力值,不由微微弯起了唇角。

纯以数值论,他现在的体术战力,可能已经超出了前世身为上官玄昊之时。

再如果自己能真正掌握住这份力量,那么说不定还能把自己的前世,打到满地找牙。

纵横一世的上官玄昊,唯独体术是短板,不能说是一塌糊涂,可也只比普通的神师稍稍强上一些而已。

而现在双方的战境,也相差不远了。尽管上官玄昊在身亡之前,已经半只脚踏入到第九战境,可这位却绝没有他的“九霄雷印”这般的伪神宝。

加上可以瞬间挪移的瞬影雷身,可以克制风神无极的天元霸体,上官玄昊很可能被现在的他克死。

不过——

张信推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随后就一阵摇头。他现在并没法完整操控自己的力量,所以这五百七十六点的体术战力值,他能发挥出六成就算很不错了。

再还有就是五十八级的风灵斩,以及高达37241点的灵能量。

前者意味他在这门风系灵术上的造诣,已经开始超越前世。

而那夸张的灵能量,则意味着他能施展更多的强大灵术。

其余的自愈力与元气值,也是暴涨,这能够使他拥有更久的持续力。

唯一遗憾的是,张信连吞四枚至宝级灵丹,又刻意侧重之后。他的九霄雷神,仍只是第二层圆满的境界。

修不到三层圆满的九霄雷神,他就没法掌握“赤霄雷神”这门灵术。

若能掌握后者,那么他现在的实力,也将提升一个层次。

“主人!主人!”

此时叶若又很奇怪的问着:“你以前不是说过,为了改易根基,不能将无极不灭身,修到第七重天以上么。”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可所谓时移世易,我们需得紧随变化。”

张信笑着解释:“更换淬玉诀的初级功法,我已经寻到,修炼的条件很简单,也很宽松的。”

这门功法的详细法诀,就在这次的月元之会中,张信对此,是势在必得。

感受着自身上下,那略显僵硬的肌肉,张信自嘲的笑了笑,就离开了他闭关修炼的这间静室。

现在他与自己的灵宠,都面临同样的状态,一身战力,是处于不增反降的状态。

不过从日月本山,到血猎灵域所在之地,需要至少五天时间,之后也不能立时进入,需要等待灵域稳定下来。

张信以这次灵域出现的时间来推算,估计还得二十几天,才能够进入。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解决自己控制力不足的问题了。

第二日清晨,张信就又带着自己的几位随从,连同三位护星使,浩浩荡荡的前往这次月元之会的召开之地。

那就在距离日月本山大约一千四百里的一座山谷之内,在一处大型灵居之前,露天展开。

当张信等人到来的时候,同样引发众人瞩目,周围经过的修士,都是情不自禁的往张信身后那群顶级神师扫望着。

不过在他们进入那山谷之时,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张信的那张邀请函,只能带六个从人护卫进入。

张信原本是想将这三位护星使,干脆就抛在外面的。他没可能放弃与自己签订过灵契,更加可靠的供奉客卿们不要,转而带三位并不熟悉的护星使进去。

虽说这有些失礼,可张信却是毫不在乎,他也做得出来。

不过这三位,明显也做过了准备,不但都各自拿出了一张请帖,也带来一件顶级的至宝奇珍,作为入场券。

走入到谷内时,张信又收到了一份宝物清单。比之数日前更加的全面,上面的东西,足足增加了四分之一。还罗列了宝物主人,希望换购的物资。

张信仔细看了一眼,就彻底放下了心,随后他就似好奇宝宝一样的,一脸新奇的打量着四周。

有资格参与月元之会的人物,基本都是顶级神师的级别,还有不少法域。而其中将近七成,都是与日月玄宗有关,几乎都是张信识得的面孔。

而这次宗门中的顶层人物,此时都如小贩一样张罗着自己的小摊。

此外张信也发现这次月元之会的规模,较往年稍微大了点,人确实多了不少。

这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大半年前,天穹大陆才出过一次帝流浆。而最近血猎灵域出现的次数,也远超过往年。这就使得不少灵师得以晋升神师之境,也促使许多奇珍成熟。

而此时林厉海,又在他旁边问着:“主上是直接到别人的摊位上换,还是——”

“还是自己摆摊吧!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

张信其实早就有着目标,不过自己如果主动找上门,难免会给对方抬价的机会,最好是引诱那些东西的主人,自己寻过来。

如果不出意料,他想要的那些东西,应该很容易就能拿到手,而且代价极低。

而接下来,张信又目光隐蔽的,看向了某个方位。

第0461章

那是位于这山谷南面的一个摊位,摊主是一位面貌四旬左右的青年,神色冷峻淡漠。身前则只一件货物,是一件暗黑色泽,几乎与周围的阴影融为一体的斗篷。

张信的目光,闪过了一丝炽热,不过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以免被周围三位护星使察觉。

而随后他就望见了一人,那是一个身着紫衣,面貌更年轻的男子。此时这位的目光,也同样在看着那件暗黑色斗篷。

能顺利拿下了么?

张信的心念内,正这般想着,就听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原来摘星使大人也在,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张信错愕回头,首先看到的是面无表情,既无失落不甘,也无半点怒恨懊恼的月崇山。

随后他看到了前面的那一位,却是一位方面大耳。身姿彪悍的白袍少年。

张信愣了愣神,就满含疑惑的问着:“你又是谁?”

其实他知道对方的身份,此人的服饰,与寻常的弟子袍服不同,胸前不但有个篆体的“紫”字图纹,袖角处则纹着一把样式奇异而又宽阔的宝剑。

宗门中能够穿成这样的,就唯有紫天魏氏一家。

张信也不是健忘之人,相反是他的记忆力相当不错。不过在开口之前,他就听出对方言语中夹含的恶意,所以干脆装不认识。

“是魏知法!”

那魏知法的脸色铁青:“之前在你第二次施展摘星术的时候,我们见过一面。”

“魏知法?原来是魏家的公子。”

张信的面上,这才流露出了然之色:“不知有何贵干?”

“我看过你这次参与易物的清单!”

魏知法高高抬起了下巴,眼神冷冽,语声也不容置疑:“那块一百斤重的十四级星金沉铁,还有五斤重的十六万载乌沉木,我要了!”

张信身后诸人闻言,不禁吃了一惊,转头向他看了过去。

他们知道张信参与月元大会的宝物不止一样,却并不知具体的内容。可今日只听闻这两件,就都不禁大吃了一惊。

前者是顶级的铸剑材料,只需搭配上些许的火罗神铁,就可炼制出一件十四级的灵兵。

至于那十六万载乌沉木,更是固化“木神”的绝佳奇物。据说以乌沉木为原料固化的木神,有着一定防火之效。普通的火焰,很难克制住这种木系顶级奇术。

关键是这十六万载——张信从哪寻来的这么“高龄”的奇珍?

“你要了?”

张信一声嗤笑,随后就毫不在意的挥着手,往前行去;“你想要也不是不可以,拿本座心仪之物来换吧!”

只是就在他从月崇山身边经过之时,这位却忽然似笑非笑地说道:“摘星使大人大约不知,如今我们这位魏大公子,正在与墨家议亲,据说这位对象,正是你的好友墨婷。说来你二位,还是大有渊源的。”

这位似故意放大了声音,使周围之人都可听闻。张信闻言霍然回身,冷冷看了月崇山一眼,又瞥了瞥后面的魏知法,最后冷然一笑,扬长离去。

魏知法原本是恼怒之至,目透怒火。可这位闻言之后,仅仅一愣神,就又眼露出玩味的笑意。

“这个月崇山,居心叵测!”

一当远离这二人,林厉海就在张信身边,怒声说着:“那个家伙,他是分明想挑拨主上与魏家争斗。”

在他看来,这个时候的张信,已不适合再多竖强敌。

可让林厉海无奈的是,那个魏知法,对于月崇山再明显不过的挑拨意图,竟然甘之如饴。

这简直就是蠢货,蠢到无可救药。

“不用管他。”

张信的语声,出奇的平淡,无喜无悲。他并不是真的完全不在意,而是这件事,他现在在意也没用。

尽管墨婷是他的好友,与他有患难之交。可张信却不能因此,就要求墨婷去做什么。

选择与谁双修,又是否联姻,那是墨婷自己的事情。

他暂时不会插手,也没名义介入。张信准备先当个合格的局外人,除非是墨婷,为这件事请求他的帮助。

林厉海那边闻言,却是微一扬眉,他听出张信的语气虽是平静,可那字句之中,却充斥着冰冷冷的意念与杀机。

这是最让他担忧的事情,看来自己这位主上,并不愿在此事上,做出退让。

可一个青天月氏,就已足够让人头疼了,现在很可能还要加上一个紫天魏氏。

张信却没想这么多,听月崇山说到墨婷,他不免又想念起了谢灵儿三女。

这三个女孩,此时正由宗法相照拂,在北面一座灵山修行历练。据说她们的修为进展都很不错,时隔半年,墨婷与谢灵儿,都双双踏入到五级灵师的境界。借助张信教导的秘术“魔锻天心诀”,战境已有再次突破的趋势。预计年后,她们就可修成第四战境极发藏意,一举将灵测之时,那些战境高强的“天才”超越。

据张信所知,似皇泉与月无极这些最顶级的圣胎天骄,绝大多数,也仍还处在第四战境这一阶段。甚至还有一部分,仍被卡在第三战境。

所谓的“天资”,可并不只有灵体才是,战境天赋才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所谓大浪淘沙,披沙剖璞。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所谓的“天才”们,彼此间终将拉开差距。一些灵体强大,战境低弱的伪天才,也终将原型必现。

而就张信所知,谢灵儿与周小雪本身的战境天赋,应当是最顶尖的一类。再配合自己的秘术修行,她们在战境这一道,必定会有惊人成就。

此外周小雪的进展,也是喜人,此女不但修为到了五级,战境也已到了第三境发在意先。

这样的修为进展,看似落后其余二女一筹,可其实她的进境,更为夸张。

据林厉海的禀告,周小雪的灵感范围,已经到了一百七十里,且她在这方面的天资,越来越显出类拔萃,不但感应范围广大,详实与精细度方面,也远超其他的灵感师。

这也令周小雪的远程施法范围,扩展到了七十里外。

而如按照三女这样的修行速度,最多九,十年后,她们就可成为门中天柱最有力的争夺者,也会是他可以依靠的伙伴——

张信心想这次血猎之后,自己必须得抽出时间,去看看她们。一是亲自考察她们的修行进度与心理状态,二则是为教导,调整三女的修行方向。

尽管三个女孩,都已有了她们自己的师承。可他现在,也有许多独有的东西,可以让她们受益匪浅。

心念一定,张信就又开始张罗起了自己的摊位。一如他招摇的风格,就在左面最显眼的一处地方。随后又将自己要交易的物品,陆续取出,摆放在了身前。

第0462章

这次张信,一共拿出了五件东西。一块一百斤的十四级星金沉铁,十四级,五斤的十六万载乌沉木,一块二十斤的十四级血纹神金,一枚十三级无极元法丹,一枚五级神师舍利等物。

其中前三者,是他从神天洞府中取得。这都是张信,暂时用不到,可手中又份量极多的东西。

就比如那十六万载乌沉木,他只拿出不到七十分之一。可仅仅只是这点,在当世都可算是至宝级别。

后面的两件,则是张信最近的缴获。当日俱比罗进行血祭的那座无名峡谷,陨落的顶级神师,多达二十位。

张信有天元战圣巩天来为依靠,很是收刮了些好东西。后者当时心存愧疚,也没好意思与他争夺,于是那谷中至少五枚乾坤袋,落在了他手中。那无极元法丹,正是源自于此。至于神师舍利,则是他替换下来的。这次他运气不错,收获了一枚一级圣灵舍利,于是张信很果断的将神师舍利更换。

前者可助他对抗六十级以下的灵压术,而即便七十级左右的灵压,对他的压制也是微乎其微。

随后张信又在旁边立了一个木牌,上面只有短短三行字。

第一行字是收购无上级初阶炼体功诀;第二行字,则是以他手中任意一物,换购一枚七转练我丹;第三行字,如果另有让他满意之物,也可以从他这里换取一件奇宝。

后者是一种很奇特的丹药。源自于在七万年前消失的内丹派。

这种派系是一些疯狂炼丹师的创举,要将自己当成丹药一般祭炼,曾经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

而即便如今,也还有一些内丹派的变种与支系传承,比如丹鼎派,比如外丹派,都是内丹派的改良。

这种“练我丹”,也是内丹派传下的几种顶级丹药之一。以药力为火,以肉身为丹,是一种异想天开的奇丹。作用则刚好对应张信与小魔犀现在的状况,可以帮他炼化体内的药力残余,也可以助他掌控自己逐渐失控的肉身。

而“七转”二字,则是代表“炼我丹”的精纯度。一转最高,九转最低。

张信估计自己,要想完全清理身体内的药毒与残余药性,必须得七转以上的炼我丹才可。

只是张信,才刚摆好了他的摊位,那个魏知法,就又面色沉冷的走了过来,微睨着眼,冷冷地注目张信:“我说过,这星金沉铁与乌沉木,我都要了。”

张信都懒得说话,用手往旁边的木牌上指了指。言下之意是你要可以,必须拿出他想要的东西出来。

可魏知法见状,却毫不在乎的一声轻哼:“炼我丹我没有,炼体功法,倒是有一本秘传阶,加上一万七千点五级贡献,你这两样的东西,归我了。”

说完这句,魏知法就直接探手,往那两样东西摄拿。

张信哑然失笑,随后也毫不客气的冷笑,以一道灵能,将魏知法的手拍开。

“出不起价的话,就给我滚!”

这位魏公子出的价格,倒也还算“公允”。日月玄宗的灵宝殿,对于这两样东西,就是这样的开价。可众所周知,似这样等级的奇珍,在黑市里面,至少要上浮三成的价格。而如果是极其稀缺的品种,价格上浮个两三倍都不稀奇。

而星金沉铁与十六万载乌沉木,就是这种存在,在这世间谈不上绝迹,可也极其少有。

魏知法的眉头大皱,眼神更为阴冷:“有意思,我看你是不知到底是在与谁说话,不知规矩!”

话音落后,这位就冷笑着拂袖离去。

而仅仅片刻之后,就有一位青袍打扮的灵奴走了过来,将一把有这“紫魏”印记的长剑,插在了他这摊位的面前。

张信见状,不禁再次挑眉,故作疑惑的往旁询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口剑的意思,是表明你现在已被紫天魏家列为封杀对象。”

元杰叹息着说道:“从此之后,任何人要在黑市与你做交易,都是与紫天魏家为敌,从此休想与魏家做任何交易。”

“原来如此!”张信不禁神色古怪:“封杀本座?这个家伙,他的脑袋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了?”

“也不能说是蠢,应该是自信吧?”

元杰笑着道:“紫天魏氏,乃我日月玄宗内第一门阀,立族已有六万余载岁月。之后虽有苍天皇氏,青天月氏与周天苏氏陆续崛起,可如今魏家的灵商,依然占据这黑市的四成份额。他们的封杀令,确实让人忌惮。”

“猖狂!”

另一位护星使章农,也是浓眉紧蹙,神色不满:“这紫天魏家所为,真是无法无天!”

“这又不是第一天了。关键是他们料定了主上,完全拿他们无可奈何。”

林厉海也是眼生嗔怒,他已看出来了。这个魏知法之举,很可能是故意挑事,针对张信,而非是他的主上想要招惹麻烦。

张信眯着眼:“无可奈何,你是指门规戒律吧?”

“正是!”

林厉海沉声答着:“这也算是近之则逊了,正因主上与他是同门,所以才敢这般放肆。”

如果不是有门规律令来约束,张信大可直接斩了这魏知法。也有大把的手段,来针对这封杀。

不过相应的,魏家想要杀张信的话,也会少许多顾忌。

“应当是主上,近日得罪了这魏家。这魏知法可能是蠢货,可魏家却不蠢。”

胡桃摇着头:“是否与主上今日,准备出战玄级血猎有关?”

听到这句,众人就又神色微动,都不由自主的想到,还是女人的心思细腻。

元杰更若有所思道:“我听说雪崖上师与魏家的关系很不好,早年更有极大的仇怨。难道说,这魏家并不愿见摘星使,为雪崖上师取回仙虹草?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次的事,只能算是警告,后续必还有手段针对摘星使。”

“一群胡作非为,因私废公,毫无底线的家伙。”

护星使章农忍不住厉声怒骂:“这紫天魏家,如今就是一群蠹虫!”

“可我劝主上,在准备与魏氏为敌之前,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

暮知秋却是不同的意见:“四天门阀在门中,树大根深,即便摘星使大人,有一日成为十天柱,也一样拿其无可奈何。反倒是四天门阀,只要他们想的话,可为主上带来无数麻烦。这样的敌人,有一个就够了。”

言下之意,是张信既然已经招惹了月氏,那就最好不要再把紫天魏家作为对手。

“其实这些,以后再说不妨。”元杰神色幽然的望向四周:“关键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魏氏的封杀令下,还是很有作用的。张信手中之物这次很可能换不出去。

之前他就望见,原本有意到张信的摊位前一观究竟之人,都已转向了他处。

“你们管他做什么?”

张信依旧是一声嗤笑,毫不在乎。这紫天魏氏,不管是什么打算,可他们实在是把自己,瞧得太高了。

雪崖上师与他们结仇近七百载,不一样是好端端的?

元杰闻言微一愣神,随后也笑了起来:“确实,是我多虑了,主上有好货在手,又怎么可能卖不出去?”

果然只等了大约小半刻时间的样子,就有一个身材昂藏的大汉,来到了张信的摊位面前。

“这是风雷淬体诀!无上阶的初级炼体功法,我要换这个。”

说完之后,那昂藏大汉就往张信面前的一物指了指。

张信见状,心中顿时一阵讶然。他没想到,自己这才刚刚到来,就已经把目标勾引到了面前。

不过他看了一眼之后,却是笑着微一摇头:“你的功法,值不得这么多价。我也说了,只是收购练体功法,而非换购。这本书,我给你六千点十五级贡献。”

“听起来价格还算公道!”

那昂藏大汉先是点头,随后却又语气一转:“可你们日月玄宗的贡献值,对我没用。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已经被你们宗门的大家族,封杀了吧?”

张信不禁咧了咧唇角,心中又狠狠,咒骂了紫天魏家一句。随后他就又笑意盈盈:“极寒之地出生的灵修,会在意这些?而且,你要的这件东西,这北地之内绝然找不到第二件。错过了这次机会,阁下要到哪里去寻?”

说到这里,张信又好奇的问:“且如阁下,不能接受贡献值,那就难办了。以我看来,这一百斤星金沉铁,至少价值二万点贡献值。哪怕我给阁下一点优惠,两方的价值依然差距巨大,这可没法完成交易。”

“自然还是以物易物!”

那昂藏大汉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两件东西:“我看你需要七转炼化丹,又面颊潮红,精气外漏,想必是最近丹药服用过多。我有此宝,应当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还有此物,对你来说,应该也会有所助益。就以我这三件东西,换你这摊上的全部如何?”

此时张信的视线,已经发直,定定的看着这位昂藏大汉取出之物。

第0463章

结果张信的这次易物之行,只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已可打道回府。

虽然没有如愿换来七转炼我丹,可张信的脸上,却现出满足之色。

那位买家拿出的,是一种名为“神月心草”的至宝级奇珍。虽然没有七转炼我丹的奇效,可却能够大幅度增长张信的战境修为,使他的元神,更加的协调。可以说是从另一个角度,解决了张信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他现在之所以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元神的力量不够,没法如以前那样,去强行协调肉体四肢,以及他暴增后的那部分气力。

而这枚“神月心草”,尽管没法让张信的战境,直接提升一个层次。却能够让他,节省至少三五个月时间。所以张信,当时就欢喜坏了。

七转炼我丹的效果虽然也很神奇,可又怎及得上“神月心草”?能够在解决自己问题的同时,又能增加他一定程度的实力修为。

而之后那位昂藏大汉拿出的东西,也让他很是惊艳。那是一枚五级的庚甲戒,可以让他的四十二级庚甲术,提升到四十四级。

这场交易,张信感觉自己虽然亏了一点,可却相当的满意。

而就在离开之前,张信又往北面的方向看了一眼。恰好望见那位青年神师,将那面黑色斗篷拿起的情景。看来是交易已经完成,这位已经在取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