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刀镇星河 > 第151节

刀镇星河 第151节

毕竟无论是时序还是空间,都是与引力相关。

不过这两种法门,都需他继续在道途上行走,变得更加强大之后,才能办到。

就在张信与叶若交流之时,归真子忽然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张信的身侧:“不知神威真君是在思虑何事,忽然间失神至此?”

张信吃了一惊,随后才反应了过来,心想这位在潜踪匿迹的本事,确已登凌绝顶了。他刚才并未撤去自己的雷感术,可直至这位出声之前,都未曾感应到这位的到来。

说实话,这位真不该当日月宗主的。若归真子愿意投入杀手这一行,必可入天下前三之选。

随后他又心神微动,想起五百年前的黑市,曾有一位战绩辉煌,令天下修士,都谈之色变的杀手。那人曾在短短二十年内,连续暗杀七位天域修士,在北地黑榜排行第一。可就在这位的声威,攀升至绝顶之际,此人却忽又消失无踪。

许多人猜测这位,要么是死在一次刺杀中,要么是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财,急流勇退了。可张信却想到,那人销声匿迹之时,正是归真子接掌日月玄宗宗主之时。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张信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随后就饱含无奈地说道:“难道就没人对宗主说过,似您这般的神出鬼没,迟早会把人吓坏的。”

“也包括神威真君吗?”

归真子哑然失笑,随着又目光微闪道:“刚才那叛逆,似乎认定了神威真君,就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说实话,这两年来,老夫亦有此疑,只是未能确证。如今则是更加好奇了,不知真君能否实言相告——”

“本座的身份?你们爱怎么猜就怎么猜。今日即便本座承认了,你们这些人就能信之不疑?且在本座看来,那上官玄昊,真及不得本座一根手指头。”

张信信口胡侃,随后又转移话题:“且这个时候,宗主最该在意,不是本座的身份吧?”

“真君是指那叛逆说的那些话,还是他本身?”

归真子果然转移了注意力,语声凝然:“彻地神渊那边,老夫早就命人时刻关注,一旦有变,必会第一时间传来消息。至于那什么内患未除之言,很可能是为混淆视听,乱我等方寸,所以无需太在意此事。只需令我宗内外情司与暗堂,加强防范便可。倒是元神机本人,有些棘手——”

元神机毕竟是久居高位的神血峰主,执掌神血峰已经达五百年之久,在门中势力广大,根深蒂固。此人的叛门,对宗门内的影响巨大。

而此事一旦处理不当,宗门之内,说不定就会掀起一场大乱。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导致日月玄宗的分裂。

第0817章 封魔神柱

“说实话,我之前虽也猜测,这门中的内鬼,可能是元神机师兄。可今日亲见之后,却仍觉不可思议。”

此时庄严与景天二人,也来到了山巅紫薇星位,后者面色沉冷道:“此事确实让人为难,如果深究元神机左右人等,详查此案,必定会使门内众弟子人心惶惶。可如就此放任,轻轻放过,却难免会有许多污垢隐患,在门中留存。”

“我这边倒是已经有了处置之法。”

张信淡淡的说着:“谁说元师叔是叛逆?据我所知,元师叔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被人暗算而死。如今这位,只是神教妖魔,依恃神通仿冒而已。”

庄严等人闻言,不由一阵面面相觑。而归真子略一思忖,就微微颔首道:“这倒也是一个办法,你如今是十天柱之首,此事就按你的方法办就是。”

“一百年前就已经被人暗算而死?这确是个上上之策。”

庄严同样一声轻赞,心想如此一来。这次因元神机叛门而掀起的这场风波,就可以控制在一定程度内。

接下来的清肃,也可以用清查神教邪魔的名义进行,清肃的目标,只需集中在元神机死去之后的这一百年间,打击面就不会太广。

而元神机被人暗算而死这一点,也可安神照峰一系十余万弟子之心,也更易让门人接受。

也在这刻,虚空中忽然有一道血剑化虹而至,归真子不禁神色微动,随即探手一招,就将那血剑摄在了手中。里面赫然包裹着一枚,只有手指头大小的玉符。

之后这归真子,就面色青冷道:“彻地神渊,确已生变!”

景天见状,不禁微一愣神,他是暗堂之主,可至今都没有接收到关于彻地神渊的任何信息。而随即他就意识到,他们暗堂布置在彻地神渊的人手,多半已出了问题。甚至那内外情司,只怕也是一样的情况。

否则他这边,也早该知道消息了。

此外这玉符的主人,是用化血传符的手段,而非是直接联系归真子的掌教玉符,说明那彻地神渊附近的形势,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

且周围一定是有大量的人手在封锁消息,使得普通的传信之法,无法联系外界。

也就是说,彻地神渊内发生的变故,多半是在神尊现身,对张信发难之前。

“神威神君之前曾命归源与李思海师弟,前往彻地神渊坐镇,又抽调斗部八殿精锐,进驻附近的小渊山。想必那边即便生变,形势也不会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庄严上师说到这里,又眯起了眼:“果然是这里,数年前宗法相拼死换来的机会,师兄你却未趁势清扫宗门,那时我就猜疑这位,多半还掌握着我日月玄宗的一处要害,使师兄你不得不隐忍。我想知道彻地神渊那边,可是幽都军军主凌铁军出了变故?”

归真子却未立时答言,他转而将目光,转向了雪龙渊的方向,面上满含忧容。

张信亦是神情冷凝,如今的日月玄宗,又出现了首尾难顾的情况。彻地神渊那边,固然是事态紧急。可雪崖上师这边,也不能不顾。这位刚才虽借助太玄静旗,一次冰封至少七位法域,二十四位顶级神师,可其实并未完劫,接下来仍有危险。

而神尊那些人虽已退去,可难说他们会否杀个回马枪。

如果彻地神渊的封印,真的被打破,而日月玄宗内,又没有一位真正的神域坐镇。那么接下来的事态,必将恶化到最糟糕的地步。

不过就在这刻,那静坐于灵渊之内的雪崖,又再次抬目上望:“如是彻地神渊生变,汝等可以自去,只让神威真君留下助我就可。”

只需有张信,时时能以“生命神光”照射。那么即便是那神尊去而复返,他这边也有一战之力。

……

同一时间,在彻地神渊的内部,归源真人的脸上是一片青紫之色。

“已经有七位伪神了——”

此时在他的下方二千丈处,正是黑云漫卷,一股股的黑烟,从地底深处冲涌而出。再透过这些黑云下望,可见成千上万顶盔掼甲的魔灵,从各处裂开的缝隙中走出。

而其中就有七位异常强大的存在,那血气充盈入柱,让归源胆战心惊。

在归源与李思海的身侧,幽都军军主凌铁军的面色苍白如纸,七窍则尤有血痕残留。这位却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正以饱含怒焰与懊悔的目光,望着下方:“神渊封印失守,一万幽都军丧命,都是我凌铁军之过。二位无需再劝了,凌某已为日月玄宗的千古罪人,这时候若还吝惜这条性命,就更无面目去见我玄宗列代祖师之灵。”

“凌师弟你何需如此自责?”

李思海眉头微皱,他知凌铁军此时,已有了舍身成仁之心。可这位幽都军主,却是宗门这五百年来最出色的人物之一。

他实不愿这个后辈,今日就这么折在此间。

“今次之事,师弟你虽有失察之过。可要说责任,还是暗堂与内外情司更大些。何况遇上了那样的人物,也是没办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思海的眼里,不禁又透出强烈的忌惮之意。

旁边的归源,亦是隐含余悸。此时很难用言辞,来形容方才事发之时的恐怖与惊悚。

镇守这渡灵之渊的一万五千幽都军,表面看似一切如常。可其中的绝大多数,却都已在幻梦之中。有些人已在他人制造的梦里,沉浸了数十年都不能自知。

便是强如幽都军主凌铁军这样的人物,亦不例外。而他们两人,也直到这彻地魔渊内生变,都未曾察觉周围之人有异。

直到事发之可,整整一万一千位战力强悍的灵师,都在瞬间异变,异化成了魔灵中的“魔魇”一族。

而他们两人,若非是凌铁军在关键的时候,从梦境中挣扎苏醒过来,此时早已陨落。

可凌铁军的苏醒,也只是令他们两人转危为安而已。他们救不了那些已经转化成“魔魇”的幽都军,更无法阻止魔渊封印的破烈。

可李思海对凌铁军,却并无多少怪罪之意。这件事的源头,还是在神照峰主元神机的身上。

几十年前,谁能想到这位在宗门内地位崇高的天域,会有叛门之意。凌铁军对于同门之人缺乏防备,自是理所当然。

何况对手还是那一位——李思海还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幻术,那人在这门灵术的造诣,堪称是登峰造极,且筹备谋划已久。

李思海甚至认为,如非他们二人赶来彻地神渊的时间不久,此时只怕也要陷入到那人编织出的梦境当中,不能挣扎。

“还不到最恶劣的地步,神威真君早有准备。斗部八殿的四万精锐,在一刻时间之内就可赶至。”

归源的神色故作轻松:“我们只要守住这七大神柱不失,他们的大部之军,就没法上来。再只需帝流浆结束,宗门一日之内,就可以再次云集四十万大军——”

他之前其实是反对这么早,就让张信登顶第一天柱的。在他看来,这位神威真君虽是功勋卓著,能力杰出,可年纪方面却是硬伤。而第一天柱,作为掌管日月玄宗一切庶务之人,在沉稳方面,还是有一定要求的。这方面,张信无疑不能达标。这位曾在短短一年内平定天东巨蒙的广大地域,可见其行事风格是何等的激进。

不过此刻,归源却是庆幸万分。正因为天东平定,日月玄宗如今外患大减,兵力充足。有着足够的力量,应对这场魔灾。

而在雪崖渡劫的关键时刻,他们两人之所以会被遣来彻地神渊,也是张信的独断专行。强行在天柱会议中通过议案,将他们这两大天域遣来此间。终没有让这神渊的封印,彻底的破碎。

不过就在他话落之时,下方处忽然轰的一声巨震。二人注目往前,只见他们右边石壁上的一条石柱,正在倾塌碎裂。

而在这塌陷的石柱下方,正有一位身高三丈,浑身满布龙鳞的男子,正以兴奋与挑衅的眼神,向他们注目望来。

李思海恼怒的一声闷哼,却避开了与这人的对视。他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焦灼之意,期冀着斗部八殿之军,尽早到来。

他与归源,之所以认为这里,还有这守住的希望,是建立在七大神柱不曾倾塌的情况下。

这处彻地魔渊,之所以现在也被称呼为彻地神渊,正是因此处排列于四方石壁上的七根“封魔神柱”。

那是数万年前,北地诸宗封印魔渊之时,收集的神域之尸化成。其中三具是十七级神魔的尸体,另外四具则是人类灵修的神域遗蜕。而其中有两具,是出自日月玄宗。

所以日月玄宗历代以来的神域强者,不是十九人,而是二十一位。

数万年来,正因这七根“封魔神柱”的存在,才使魔灵大军,无法自此处上攻地面。也阻止了地渊魔国的神域,打破此处封印石层的企图。

不过刚才被那些魔灵粉碎的,只是二十八根“封魔天柱”之一。

第0818章 抉择之时

彻地神渊内,除了七根“封魔神柱”之外,还有二十八根“封魔天柱”,一百七十四根“封魔法柱”。都是魔渊封印之后,北地诸宗为补封印之缺,在数万年内陆续添加的。

在最初封印这处魔渊之时,这里的“封魔神柱”只有四根。而那时地渊魔国的实力,正因地面的大败而元气大伤,处于低谷状态。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地渊魔国的实力逐步恢复,这彻地神渊的封印,就显得有些薄弱。所以在随后数万年内,北地诸宗又陆续有法域,天域,甚至神域强者选在此处坐化,以加强封印,形成强大的法域连锁,镇压魔灵。

而其中那些“封魔法柱”也就罢了,即便碎裂坍塌了,也不会有决定性的影响。可这二十八根“封魔天柱”,每一根的碎裂,都会使此间的法域之力减弱不少。

李思海甚至可望见,那七根“封魔神柱”的表面,隐约有着一丝丝的裂痕产生。他能够感觉得到,那石层封印之下,必有神域强者在发力。而且其数目,绝不会低于三位。

凌铁军的眼中,此时更现出了一丝决然之意。他已准备好了激发自身,所有残余的元气。

这神域之内的“封魔柱”,对于魔灵有着极大的压制力。所以下方的这七位伪神级魔灵,在这彻地神渊之内,最多也只有着中位天域的战力。

而他凌铁军身为幽都军主,执掌神渊血令,可以短暂接取这七大“封魔神柱”的本源之力。所以他只需愿意拼去这一条命,还是可以与其中三位伪神境同归于尽的,这多少可为宗门,多争取一些时间。

不过就在他施展秘术之前,三人都心神微动,看向了天空。只见上方忽有一道黑光垂落而下,在须臾之后坠落在他们三人身前。

李思海注目看了这位一眼之后,就讶然的一挑眉:“‘鬼剑’裴修?”

这正是身为天下第四散修的鬼剑裴修,而数月之前,这位还联手天元剑仙洛宸恩等人,闯入到了日月玄宗境内,与张信大战了一场。

“贵宗的神威真君请我在彻地神渊生变之时,助你们一臂之力。”

裴修此时,也注意到这几位的讶然视线,他却轻叹了口气:“我裴修也是有节操之人,然而你们神威真君财大气粗,许出的条件让我不能拒绝。”

他说完之后,又抬手一拂袖,将一枚印着张信印玺的符纸,送至三人面前:“此为信物,是神威真君三日前交托给我。”

李思海与归源二人的眼神,不禁释然。他们都知张信,有雇佣散修的前例。之前神相宗的陆九机,就是死在张信雇佣的修士之手。

这位神威真君与他们不同,是丝毫不顾及大宗的颜面,还有门中那些约定成俗的规矩。

归源则想着严格来说,是不合法度的。张信对这裴修的雇佣,一定未经天柱会议的事先许可。不过他现在更担忧的,却是日月玄宗面临的局面,现在可不是墨守成规之时。

而随后裴修又说道:“还有一条消息,神威真君托我转告你等。他已在大御山,挫退神尊与其诸多爪牙,雪崖上师已完劫在即。而贵宗宗主归真子与月平潮,庄严,景天四位天域上师,正在赶来的途中——”

此间三人,当听到第二句时,就不禁眼现狂喜之意,以至于鬼剑裴修的后面一句,都未能听清。

“雪崖师兄他,果真能够完劫?”

李思海恍惚了片刻,才回过了神,随后就开口追问:“师兄他,可曾自减根基?”

他再清楚不过,一位神域对日月玄宗的意义。

此时玄宗之内,只需有任意一位神域现世,结合日月玄宗的十九座神山,根基就可岿然不动。而以雪崖师兄的年岁,至少还可镇压玄宗气运二千年之久。

他现在心绪都有些飘忽,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言语。原本在彻地神渊生变之刻,他以为雪崖师兄那边,多半也是凶多吉少的。

“不知道,不过如果是自减根基,你们的神威真君,不会不提。”

鬼剑裴修耐心的答着:“此外神威真君曾提起一事,说是那神尊,其实是被雪崖上师逼走。这位手执太玄静旗,一次冰封七位法域,二十四位顶级神师,使那位神教之尊无奈离去。”

“这怎么可能?”

归源也是一阵匪夷所思,心想雪崖这一个渡劫之人,居然还能有余力出手,分心他顾么?

若非是他确定鬼剑裴修,并没有期盼他的必要,他基本可认定这是天方夜谭。

不过归源的心内,此时仍存希望。如果是真的,雪崖真的能够完劫,真的掌握了太玄静旗,那么现在的日月玄宗,真有不畏任何势力的底气——

“究竟是真是假,诸位稍后自可证实。贵宗的援兵,想必不久之后就能赶至。”

裴修的语气飘忽,其实也不太相信。不过他随后又语声一顿,看向了下方:“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这下面吧?看起来这里情形不妙,可需我做什么?”

归源与李思海闻言,都犹豫了片刻。此时最重要的,自然是镇压此间的七大神柱,这也是他们正在做的。此时如能得裴修这等天柱级天域之助,必可使得他们面临的压力,大大减轻。

可问题是他们对这位,并不怎么放心。

这位虽说自己是被神威真君雇请,并且拿出了信物为证,可谁知这位是否会在这段时间,生出异心?又或者是以幻法仿冒身份等等,也不无可能。

倒是那凌铁军更为果决,首先出言:“就请裴兄出手,对那下面的几位,稍作牵制如何?我等三人,会以此间的封魔神柱,助裴兄一臂之力。”

那鬼剑裴修也知这三人,并无法对他全心信任。所以他也不恼,只微微颔首道:“如此最好,贵宗的神威真君与我有过约定,在此处每斩一位上位天域,则在事后奉送财货五百万。而若能斩杀伪神,则赠三千万之资财,今日就请三位,给我做个见证!”

说完这句之后,那他的身影,就又继续下坠。两口黑色的剑器环绕挥斩,瞬间带起数十道血光,势如破竹,冲入到下方那众多魔军之内。

归源也即时结印施法,使得那裴修周身金光萦绕,仿佛是穿上了一层金光战甲。

在这之后,他就与凌铁军李思海二人面面相觑着。

后者则眉头紧皱:“这位代神威真君转告之言,固然让人欢喜,可我实在无法相信。”

“我倒是信了!”

凌铁军蓦然出言,他眼中也现出了一丝璀璨之光:“你们说方才那人,明明是占尽了上风,随时都可取你我性命,为何却又在关键之时,早早的退离?”

第0819章 算无遗策

当神尊带着玄星与白帝子,高元德等众人,从北海之畔离开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时,发现前方正有一位黑衣男子,正悬立在海岸上空。

神尊毫不意外,凝声询问:“那边的事情,可曾办妥?”

“只能算是完成一半。”

黑衣人语声平淡地答道:“封印阵与石层都已经残破,封魔天柱我也已摧毁了九根。可我没能将任何一根神柱损毁,也未能收取凌铁军等人的性命,就不得不从彻地神渊中退离。”

神尊继续聆听,他知这部属之所以没能完成他交托的任务,必有缘由。

“张信雇佣了鬼剑裴修,还请来归元宫的伪神境东方未明。我如果不走,后面只怕很难脱身。”

“东方未明?”

后方的观澜神使,明显吃了一惊:“他能够雇佣鬼剑裴修,我不意外。可东方未明,这又是怎么回事?”

至今为止,归元宫与他们神教,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东方未明身为归元宫的龙族一脉,绝不是些许物资钱财,就能够打动的人物。

“应该是向九宫。”

白帝子若有所思的说着:“当日在神石要塞,如非张信及时出手,向九宫早就丢了性命。不过我猜这两家之间,应该还有其他的交易。”

他不认为这所谓的救命之恩,就能请来东方未明,这最多只是个由头而已。

“总之很麻烦,我粗略计算过,这次为让雪崖渡劫,日月玄宗至少花出了三十亿的大罗玉符。他们现在财力丰裕,远非是我神教能比拟。日后我教在这方面,只怕还得吃亏。”

那黑衣人说完,就注目着神尊:“还有,雪崖登顶神域,如今已成定局,你准备怎办?”

白帝子与高元德闻言,都神色微动,听出这位,直呼神尊为你,不是“您”,“神尊大人”等等尊称。

随后二人就不约而同,生出了一个猜测。难道说这位,就是他们神教中,那位身份神秘莫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织命师?

神尊却暂不答言,转问玄星:“这次我们损失多少?”

“短短一日之内,北方至少五个教区覆灭,四十三个教坛被捣毁。光是有职司的,死伤就达两万三千之众——”

玄星神使语声晦涩的答着,明显心绪低落。这就等于是将神教在北海,在天东巨蒙的势力,扫荡一空了。

对方为此动用了大量的神师,并且雇佣了一些来自中原的散修,出手狠辣无情。

这多半又是那位神威真君的手笔,可让人不解的是,对方是哪里来的这么多财力?

而除此之外,在北漠荒原之南,他们也被紫薇玄宗之人,捣毁了三个教区。这必将令南方原神火教的部分信徒,从此滋生怨气。

不过更让人沮丧的,还是雪崖。这位登顶神域之后,日月玄宗的根基,已经很难被动摇了。

这家本来就是北地大宗,天域数量高达十二人,伪神级战力亦有两位,如今将最大的短板补足,即便面对大罗玄宗,亦有一争之力。

即便神尊临走之前掀桌,让织命师破开了彻地神渊的封印,使日月玄宗亦损失惨重。可在群山法域镇压下,地渊魔国即便将剩余的封魔神柱都完全摧毁,一时间也很难大规模的攻入地面。

这就是一位神域的作用,尤其那位,还执掌太玄静旗。只要是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就近乎无敌。

除非是地渊魔国,愿意付出两位神域同归于尽的代价,否则地渊魔国,就只能通过扩张深渊法域,先一步步的蚕食。

可日后无论这两家最后斗得怎么样,都与神教没有关系了。

雪崖的突破,就等于是彻底破局,使神教在北方百年的经营,都付诸流水。

之前“神尊”在大御山下,虽然走得潇洒,可其实神教这次的损失,已是再次伤到了元气。光是神圣战傀的毁灭,六位神子的战亡,就可让他们痛彻心肺。

观澜神使亦双拳紧攥,眼神扭曲:“这个神威真君,实为本教最大的阻碍——”

他感觉这人,实为他们神教最大的祸患,即便他们之后退出北地,也不能不小心防备。

“可这个大敌,接下来还有一件更让我教头疼之事。”

玄星目光清冷,继续说道:“两年之后,那件东西,就将到达今日日月玄宗的地界。这件事,已万万拖不得了,我可不愿见到日月玄宗,出现第二位神阶战力。张信今日展现的实力,汝等可都是亲眼目睹。能够在神尊面前支撑大半刻的时间而毫发未损,并能筹谋反击,其人之强,可见一般。如今这位,怕是只差一步,就是真正的伪神一级。”

“你是说那件神宝?”

观澜神使眉头紧蹙:“可我总感觉荒唐,为了这事情,要将一件十七级的宝物,主动送到这位神威真君的手里。”

他说话时,却未注意到高元德的眸光,稍有变化。

“可总好过那位持此神物,日后无敌于世!斩裂苍天,这是世间从无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玄星摇着头,神色无奈:“而且未必一定得送到他手里不可,我教或可尝试此布局,看看能否将此人诱出日月群山。”

观澜神使心想这可不容易,那位神威真君怕不是那么容易上钩的。不过他还欲再说什么的时候,神尊就蓦然微一拂袖:“此事就这么决定了,按照玄星的想法去做。”

随后他又凝声提醒:“这次大御山一战,张信应该还未展露全部实力。此人的那尊固化金神,还有他那模仿烈阳之术,都需小心。我那时感觉,他的灵术很危险。所以你等布局之时,务须谨慎,不妨将他当成一个伪神境对待。”

大御山时,张信的固化金神未能近他之身,那“天日昭昭”之术,也瞬时崩解。便是神尊的“前知”之力,都未能一窥这两门灵术的全貌。

不过他却本能的感觉到,这固化金神与烈阳之术,都极度的危险,所以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躲避与摧毁。

“当成伪神境?属下明白。”

玄星说完之后,就躬身一礼:“那么属下即刻就着手此事!”

其实无需这位的提醒,他也会对张信倍加重视。这个人对他们神教的威胁,更胜过一个伪神。

“此外,给我查清楚莫罗的下落,我要知道他最后,到底是死是活。再给我诏令北地所有教区,一应神职进入潜伏期,总坛迁移到北漠荒原之南。”

那神尊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才说完了这句话。随后他又转过了身,看向了日月神山的方向,目光中有怀缅,有遗憾,有无奈,也有着一丝意味深长。

“今日起,开始启用第二方案——”

那黑衣人闻言,不禁微一扬眉。他知道神尊所说的第二方案,是将太一神宗的势力,真正引入北海,这是最无奈的选择。也意味着他们整个计划,都要推倒重来。

此时同样在日月神山方向的,还有立在北海之畔,另一处云空上的问非天。

这位无相天尊怔怔的看着北面,久久无语。

发生在群山法域内的消息,他都已尽数得知,可他却无法接受。而此时如有熟悉他的人在此,会发现这位因修行无相神斩,将自身面目形体,都练到模糊不清的神域强者,其实已经略透疲态。

尽管之前,他与巩天来交手的时间,总共都不到两个时辰,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对峙状态。

“鬼语莫罗生死未明,贵宗的黄展上师,已确定身陨。那雪崖身登神域,也已成定局。”

此时有一个青衣人影,蓦然出现在问非天的身后:“施洛神与古慧,也将在不久之后完劫。除此之外,今次日月玄宗,借助帝流浆完劫的法域,也不会低于二十,我想问兄,应该知道这意义何在?”

问非天默默无言,目光则晦涩异常。

他知道施洛神与古慧,十有八九能够完劫。这二人,本就有着不小的积累,加上那些得自神石要塞的诸般药剂,在二人准备自减根基的情况下,他们这一次,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这意味着这次帝流浆之后,日月玄宗的天域,依旧维持在十二人的数量。而法域的数量,则将上升到接近一百五十人。

最可怕是,日月玄宗的大宗底蕴。这一百年来,更是日月玄宗的人才爆发期。又因玄宗近年的处境,许多人都不得不压抑着自身修为,不敢轻易渡劫。

可如今有了一位神域镇压,接下来至少将有八人,会在之后的十年内,渡天域之劫。而法域的人数,也很可能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膨胀到二百人以上的数量。

神相宗能与日月玄宗抗衡数百年,是因北地仙盟与北神玄宗的牵制,是因神教在日月玄宗的内部,兴风作浪。

可当这家北地大宗,将这些祸患,都一一排除。那磅礴的身姿,似乎只需一个手指,就可将他们神相宗轻易捏碎。

而此时那青衣人,又继续问道:“我想问兄,也该做个抉择了。神相宗是与我宗联手,还是等待灭亡?”

问非天依然无语,却眼含凄凉的,看向了头顶上的一片青空。

第0820章 神威张家

在大御山坐镇整整一天之后,张信才放下了对彻地神渊的担忧。

由于归真子等人及时赶至,彻地神渊的封印阵虽破,二十八根封魔天柱,亦损毁了十七根。可七大封魔神柱,却还勉强保存完好。只有其中两根被魔灵重创,必须在接下来的五百年内暂时封印,使其自我修复。

而此时日月玄宗,已经调集了二十五万道军入驻彻地神渊,与通道下方不断涌出的魔灵大战。

除此之外,日月玄宗已向北地诸宗发出了召集令。预计接下来的二十天内,还会有大约一百二十万道军,云集在彻地神渊。

甚至北神玄宗,即便不能派出一定数量的道军与人手入驻,也需提供一定的财力,用于供养此间的大军。

这毕竟非是日月玄宗一家的事情,而是事关整个北地修界兴衰。

退一步说,日月玄宗只要肯放弃彻地神渊附近的十多座灵山,很轻易就可祸水东引。这里离落雁河,可是极近。

这深渊魔国,无论是跨过落雁河北上。还是沿着河道往东西两个方向进击,都比攻打有着神域坐镇的日月玄宗,更轻松数倍。

想而可知,这些魔灵会怎么选择。

此外宗门内的形势,也稳定了下来。元神机的叛门,确实在门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可因暗堂与内情司的引导,许多神血峰的弟子,都相信了“元神机”在百年前就被人暗算身死这一说法,进而义愤填膺,对神教与神尊满怀仇恨。

其余峰系的弟子,对神血峰的遭遇,则大多保持着同情的态度。而非是轻蔑,防备与敌视。

尽管门中,还有一些异样的声音,有所谓的“真相”,在宗门内部流传,可在各大天域异口同声的情况下,并未能引发大的风波。

此外雪崖即将身登神域的消息,也最大程度的,抵消了元神机叛门,以及彻底深渊封印破损的影响。

这也同样震慑了北地诸宗,使得整个北地,都是暗流汹涌。大体是有利于日月玄宗的,一些宗派甚至已经派出了使者,前往日月神山恭贺。

就不知长老院那边,接下来是否有举办观礼大典之意。

“不可思议!”

张信端坐于大御山上,眼神匪夷所思的,看着对面影像中的司神命:“你说深渊魔国这一代的魔皇,只是一位天域神魔?”

这确实让人吃惊不已,他一直以为深渊魔国的魔皇,是那三位神域神魔中的一位。可结果这代的魔皇,只是一位天域吗?

“是否为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情形?所以随便找个人来担任魔皇,以缓解矛盾?”

“可能性不大!据我所知,地底的那些魔灵,对于这位担任魔皇不到三百年的天域神魔,相当的敬崇,甚至不敢直述其名。”

影像中的司神命微微摇头:“此外在三百年前,深渊魔国其实经历过一场乱世,分裂为十数个势力,互相征伐,战乱延续四百余年。直到这位担任魔皇之后,才逐渐统一。”

“原来如此!”张信不禁眯起了眼:“如此说来,这还真是棘手呢。”

这位地渊魔国的魔皇,很可能也拥有着神域级的战力,否则这位哪来的力量去降服那十几家魔灵王族。

需知魔灵一类,可都是强者为尊,没有一个弱者能窃取魔皇之位的道理。

“棘手,谈不上吧?你让我们在神天上师留下的那块虚空石上动手脚,不就是为应对彻地神渊之变?”

司神命目光闪动道:“我很奇怪,为何到现在,你还未有动用这后手之意。”

之前他确实是搞不懂张信的意图,可在今日,哪里还想不到张信的真正打算?想把虚空石,强行挪移到彻地神渊内,这确是一个天才的想法。完全可以代替那边,已经破损了的封印石阵。

可直至现在,张信都没有对他们下达命令,这就让司神命,又有些不解了。

“不动用这后手,自然是因为现在还没到合适的时机。”

张信笑着说道:“司神命师兄,你说我们日月玄宗,该如何解决太一神宗这一大敌?”

“太一神宗势力庞大,一旦东进,我宗能够守住西部的群山防线,就算很不错了,更遑论将之解决。这次神相宗,在你手中又再次损兵折将,声势大衰。我担心那位无相神尊,会破罐子破摔,干脆彻底倒向太一神宗。成为太一神宗的附庸,总比亡在我日月玄宗手里的好。”

司神命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动,随后就眼含审视的打望着张信:“看来你有办法?”

“详情我暂时还不能说,不过,老虎如果总窝在家里面,猎人是很难找到机会的。”

张信笑着说道:“总之你们那边,需要尽力掩藏此事,不要被人发觉了端倪——”

正说到此处,张信却见视界之内,忽然又有一阵阵的红光闪动。

他微微一怔,随后就对司神命道:“今日就到这里,我这边还有急事需要处置。”

说完这句,张信就一个拂袖,切断了与司神命的通讯。而随后他的视界里,就出现了叶若的身影。

“到底发生了何时?这么紧急?”

他以为是叶若残余的天眼系统,发生了什么异常情景。可结果叶若,却是神色焦灼的说着:“主人,我们的一号卫星基地,收到了一段特殊频率的电磁波信号了,分析之后发现,这段信号,采用的是主人家族独有的加密算法。”

“电磁波信号?”

张信剑眉微扬:“也就是说,你已与那什么神威张家,联系上了?”

一号卫星基地,是叶若在第一拉格朗日点,建造的卫星基地。拉格朗日点共有五处,所以叶若准备建造了五个卫星基地的建造计划。

而张长治,则是叶若前任主人,也就是他占据的这具身体的名字。这位是所谓“神威张家”的一员,家族在地球联邦内极有势力,是联邦内传承了一万多年的一等世家。家族成员不但遍及军政两界,更掌握有多家所谓“公司”。

尤其是被列为联邦一百家大企业之一的“威严集团”,市值二千二百亿联邦币,在制药业与军工业,半导体业中占据着大量的份额。

此时太上神卫,使用的C342型生物处理芯片,就是出自于威严集团的一家半导体公司。

而张长治身为神威张家的嫡系子弟,拥有着“威严集团”百分之三股份的继承权。

所以叶若的智能系统,才能携带大量的军工与药物的资料。尽管这些都是三千年前,过期了的技术,并不涉及地球联邦的机密,可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的。

如果叶若口中的地球联邦,与神威张家真的存在,张信相信她的人工智能系统,迟早会与他们取得联系。

不过今日他听叶若的语气,似乎情况有些不妙。如果是正常向的发展,叶若应该很惊喜才对。

“不能说是联系上了,只是接到他们发出的一条电磁波信号而已。”

叶若解释道:“主人的家族,应该是出事了,若儿已经解析了内容,是您的母亲大人,说要主人你千万不要再回去。”

说完之后,叶若就将一段视频,展现在他眼前。那是一个年约三旬,秀丽端庄的女子。这女人穿着一身很奇怪的衣饰,却将她的气质,衬托的婀娜多姿,雍容华贵。

不过张信也注意到,这中年女子的脸上,几乎毫无血色,且满含疲态。

“长治,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妈妈这些年一直都以为,有我与你父亲的庇护,有神威张家的羽翼,你能够比普通人家的孩子更快乐,更无忧无虑的成长,可惜事与愿违。妈妈现在,可能也已做不到,再没法照看你,到你真正长大成人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中年女子的眼神,沉痛异常。

“我不管长治你现在人在哪里,总之在接到这条信息之后,在这五十年内,千万不要回来,绝不得返回地球联邦,甚至不能接近联邦所有殖民地一千光年内。这段时间,你可能会收集到一些关于威严集团,关于神威张家的信息,可长治你一定不要冲动。请相信父母,也给我们一些时间。最多五十年内,我们一定能够解决事端。”

张信听完之后,只觉心脏微跳,情绪则接近失控。这使他眉头紧皱,明明这只是一个与他无关的女人,说的也是他很陌生的地球联邦。可他听完之后,心绪间却涌起了一股无比焦急,暴躁的情绪。

这让他万分不解,也极度的不安。

“那么这电磁波信号源在哪里?”

“在二十四个天文单位之外,若儿已经做过观测,那边有一个微型的信号发生器。正向周围十光年内所有空域,覆盖式的散发电磁波信号。”

叶若答完之后,又说着她的推断:“应该是有人用曲率技术,将这东西送到这里。他们不知主人现在的位置,所以叶若预计,这样的信号发生器,数量应该还有很多,密布于这片空域。”

第0821章 前往联邦?

张信的剑眉再次一挑,他知道所谓的“天文单位”,是指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大概是一亿五千万公里。

只有二十四个天文单位的话,那距离这里真的不远。

“大概是什么时间收到的信号?”

“就在刚才不久,不到十分钟的样子。预计这个信号发生器出现,还不到两个小时。”

叶若解释道:“此外我看过这视频录制的时间,是公元83452年三月二十四日,换成联邦历,则是32441年,距离主人你出走之后,还不到三年。”

可她来到这颗星球,已经有至少七千年时间了。这很让人惊奇,尽管因相对论的缘故,联邦各个殖民星球,由于星球引力大小的不同,时间流速存在着极其的差异,可像这片星域这么夸张的,却是罕世少有。

而且这时间的差异,也不均匀。量子神教来到这颗星球,总共是一百二十万年,如果是三千倍的时间差异,这片星域之外,应该才度过四百年而已。

——这莫非是与那快破碎的四维空间有关?

不过这些话,却不好在这个时候说。

张信也一阵错愕,他学过广义相对论,也知道引力时间膨胀效应。在黑洞附近,因为引力极大,所以时间流逝的越慢,几乎是停止的。

可叶若来这颗穹星,时间已经很不短了吧?这穹星之内的时间流速,难道要比外面的星域,快上数千倍不成?这是怎么回事?又是基于什么原理?

可他同样知道,这个问题不妨等稍后再研究。

“若儿你现在,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他现在是六神无主的状态,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听您母亲透露的讯息,应该是威严集团与神威张家,出了什么变故,或者危机。而且,多半是与联邦政府有关。”

“联邦政府?你怎么看出来的?”

“是看背景,这不是在张家的家宅,也不是在威严集团的某个办公室。我对比过图片,这应该是联邦中央安全局,一位高级探员的办公室里面。这个人,在主人出走之前,刚好被调到军侦科,调查与联邦军队有关的腐败与犯罪。由此可见,您父母现在,已经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尽管地球联邦,是法治社会,可在高层家族之间的斗争,是非常残酷的。”

叶若凝神说道:“所以我建议主人,最好是在穹星突破圣灵境界之后,再尽快返回联邦。”

“让我返回地球联邦?”

张信再次愕然的问着:“这能有用?”

“有用的喵!联邦对三级念力师,三级基因武者,都非常的尊敬,他们有着除杀人,叛国,反人类等等之外,几乎所有犯罪的三次司法豁免权,也会自动成为联邦参议院的荣誉议员。又因为这些人,都掌握着极强的武力,对于其他别有用心的家族,也是一个极大的震慑。”

叶若:“主人你现在,如果能以三级念力师的身份,返回联邦。不但是对威严集团,对神威张家的极大支持,也会最大程度的,改善您父母的处境。”

“原来如此——”

张信依然是眉心紧锁,他本是想否决叶若这个提议的。可当话到嘴边时,却又有些说不出口。

一方面是心内思绪不宁,他莫名其妙的,就生出了强烈的担忧与焦躁感,是一种恨不得马上返回地球联邦,然后以身相代的情绪;一方面则是忽然想到,影像中的这位中年女子,是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

按照古代佛门的因果之说,他既然已占据了这具身体,那就与这女人,与所谓的“神威张氏”,有了因果联系。

思及此处,他不禁微微叹道:“那如果是返回地球联邦,我们又该如何返回?”

“若儿会在月背,用十年时间,打造出一艘具备长距离曲速跃迁能力的旅行舰。”

不知为何,此时叶若的语声中,竟夹含着几分欢喜与愉悦:“等到十年之后,我想主人应该已经晋升圣灵了。”

张信闻言,却一声冷笑,随后眼望天空,淡淡的询问:“晋升了圣灵又如何,能够出得去么?”

“这是个问题哦喵!”

叶若于是又现出了愁眉苦脸的神态,勉强振作着精神:“若儿会想办法的啦,而且时间应该不急。这里的时间,与地球联邦有着三千倍的差距。在这边十年,那边也才一天时间而已。”

张信则是再次叹了一口气,他心里也在思忖着突破这片天空之法,可暂时想不到什么可行之策。

又想到自己,真的要前往的那所谓“地球联邦”吗?感觉既陌生,又忐忑,可除此之外,他心里还有着一股很强烈的渴望。

而这情绪的来源,并不只是那位被他称呼为“母亲”的中年女子。

于是这天一整个下午,张信都在仰头望天。最后决定,如果自己能平定神教,如果日月玄宗的形势能够好转到再无需自己坐镇于此,那么他会尽力而为。

按照古代佛门的说法,这是在了结因果,自己用了这张长治的身体,就需接下这位的负担与义务。

再以做生意的角度来说,自己要从别人那里买东西,就得给出价值相当的报酬,否则就是强抢,不能让别人心甘情愿。

只是他头顶这片天穹,真的能打破吗?

不过到晚间的时候,张信就没怎么纠结此事了。此时他又收到了一个新的情报,而这情报的来源,正是高元德。

“要主动给我送一件神宝吗?”

张信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怪异的色泽。那件即将通过无光海,来到北地的神宝,到底是什么东西?神教有必要,给他奉送一件神宝吗?

而且是御天环,这可是一件鼎鼎大名的宝物,声威更胜于太玄静旗,威力浩大无边。

随后张信就摇了摇头,心想不管对手是在打什么主意,他那门设想中的“乾坤无相御宝神诀”,看来是必须尽快着手不可了。

……

七日之后的清晨,雪崖上师终于在十五万玄宗道军的护持下,消弭掉了最后一丝劫力,成功完劫。

当这位的神域张开,覆盖了整个大御山,这山内山外所有在等待这一刻的弟子,都不由再一次欢声雷动。

而这位从雪龙渊离开之后,只用那太玄静旗一拂,就使得这大御山上空笼罩的乌云尽数散去,附近三百里内覆盖的冰层,也都全数瓦解。

张信看在眼中,不禁眼现惊喜之意。在雪崖来到山巅之后,就用赞叹的语气道:“弟子恭喜师伯,今日成就寒暑大道。”

第0822章 变异水月

“弟子恭喜师伯,今日成就寒暑大道。”

张信的眼中,透着强烈的喜意,他这位师伯,此时除了将冰系一道,推升到登峰造极之外。更将冰火二系的灵能与功法打通,融而为一。简而言之,就是温度的高度变化,而不再局限于冰系,或者火系。

只从这位刚才,对“太玄静旗”的运用,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神宝能够静止万物,可如果反过来操纵,也可以使万物,进入到高速运动的状态。

而雪崖由此获得的神阶法域与能力,潜力极大,极致的严寒,可以冻结时空,而极致的炎热,则可使物质裂变,使时空膨胀,甚至坍塌。

就能力而言,这操纵寒暑之法,虽不如神尊的“前知”,可在当世神域之中,雪崖的实力,却已可入中上之选。

加上神宝太玄静旗,这位有资格与任何一位天柱级神域抗衡。

雪崖自身,亦是欢喜振奋不已。此时他的神色虽还是淡然自若,可面上却浮现着兴奋的红晕:“老夫也是没想到,这次的神域劫,会如此顺畅。原本以为,能够完成寒冰法域,就算很不错了。”

说到这里,雪崖又眼神复杂的看着张信:“这也多亏了神威真君。”

他是神域劫开始后的第二天,才临时转换了主意,将自身的冰火之法,融为一体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正是因张信提供的助力。

如非是确证了自身,并无陨落之忧,他怎敢如此冒险?

所以他现在,是既感激又庆幸。感激张信的援手,又庆幸于张信,能够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日月玄宗。

——如非是这位神威真君横空出世,他雪崖除了在七十年后老死坐化之外,不会有第二个结局吧?不对,以十年之前日月玄宗的形势,自己可能连坐化的机会都没有。

这必是群山之灵庇佑,天降此子,挽狂澜于即倒。

张信闻言,则是失笑:“雪崖师伯这是厚积薄发,才能如此,这与弟子,可没什么关系。”

“真君这厚积薄发四字,倒不算错。可问题是老夫这次的劫数,其实在外不在内。”

雪崖微微摇头,又郑重其事的,朝着张信微一躬身:“所以此番能够成道完劫,真君居功至伟。这是成道之恩,请容老夫后报。这里先受我一拜!”

张信愣了愣,随后就也神色肃然,双手抱拳一揖。

正如雪崖之言,这是成道之恩。在灵师一道,这是极重的恩德,仅次于师徒之间,所以此刻,无需再推拒谦让。

不过他虽是自号狂刀张信,可没敢大喇喇的受雪崖这一礼,故而选择了对拜。

而这时张信才发现,对面雪崖上师的周身,似略有异常。他不禁眼现诧异之色:“这些水月蛊,上师居然没有除去吗?”

其实早在三日之前,他就没法再以生命神光,为雪崖提供助力了。这也是日月玄宗,为何会在彻地神渊封印破裂的情况下,依然从大御山附近,调集了十五万道军在此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