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仙药供应商 > 第074节

仙药供应商 第074节

药还未服完,医院的急救车就来了。

“你们村这是怎么了?!”

他们县医院最近光是接诊这个村子的中毒人员就七八个了,这又倒下了好几个。

“中毒。”

只要别发生其它的事情就好。

其它的事情发生了,只不过不是在山村,而是在家县县城的医院里。

最近内科的几个护士突然出现了腹泻、呕吐情况,怀疑是被新接诊的病人给传染了。

“今天又来了四个。”

“什么症状?”

“上吐下泻,还有一个昏迷了。”

“我靠,这该不会是爆发了疫情了吧?”

这些科室的医生也是提心吊胆的,毕竟他们也是人,会感冒拉肚子,而且在相当一部分情况下,知道的越多便越会心生恐惧。

“王医生啊,你说这是不是什么传染病啊?”老支书也有同样的担心。

“可能。”王耀道。

不排除是某种生物类毒物的扩散和感染。

“那该咋办啊?”

“石灰水,把村子里撒一遍,重点是古墓那边。”

文物单位那边行动的更快,他们似乎明显是遇到过了类似的事情,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对古墓附近的一片区域进行了灭菌处理,同时设立了隔离带。

接连发生事情,整个村子都弄得人心惶惶的。

第三九七章 恐慌蔓延

第二天的时候,县里的检验检疫部门来了,专门对他们村子里的人进行了免费的抽血体检。包括王耀和王明宝两个人也没例外。

这个村子腹泻、呕吐的人数在增加。

王明宝也出现了这个情况,不过王耀及时发现,服药外加“内息”治疗,情况迅速得到了控制。

然后,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山村被隔离了。

“你们确定是疫情?”

“有这个可能!”

“原因呢?”

“我们发现了一座唐朝的古墓,从里面发现了位置的生物毒素。”

家县和并州市的主要领导接到消息之后在第一时间就召开了特别会议,毕竟,这可是疫情,如果爆发起来,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这下麻烦了!”看着外面执勤的警察,王耀叹了口气。

“我倒觉得未必是麻烦。”王明宝喝了一小口酒。

“肚子又舒服了是不是,我跟你说过什么?”

“啊,抱歉。”王明宝笑着道。

他现在是一心想要抱得美人归,至于家里的生意,自然有朋友和亲戚帮他打理。

“真是给你们惹麻烦了。”

这话龚爱国说过,村支书也说过。

“不碍事。”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王耀也是巧合的几乎就要完成那个“名传千里”的任务了。

“如此看来,再多呆几天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谈中午,他接到了童薇打来的电话。

“怎么又突然跑到秦州去了?”

“又是,过来看几个特殊的病人。”王耀道。

“什么病人啊?”

“孩子。”

“孩子?”

随后,王耀将他为什么来这里,以及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童薇。

“那你在那边可要小心点。”听说这里水还有毒素之后,童薇担忧道。

“没关系的,这里的水已经不喝了,我们现在每天都有专门的运水车过来送水,就是洗澡不太方便。”王耀道。

自从村子被隔离之后,的确是每天都有送水车来这里送自来水喝。这点水只够村子里正常的饮用水,洗澡是自然不够的,其实王耀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一年不洗澡,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异味,他现在周身经络尽数通畅,沟通天地,其实也已经算是个得道之人了。

小小的山村是被隔离,但是家县县城里却是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从医院开始,那种呕吐、腹泻的可怕疾病在蔓延看来。

起初只是个例的,但是过了两天,医院里接诊的人数在成几何倍数的增加着,这可是让当地的医疗卫生部门如临大敌,他们不敢有丝毫的隐瞒,逐层的上报,经过市,然后上报到了省里。

省里为此还专门召开了专题的会议,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专家组到家县来指导帮助解决问题。

有了上次的经验和教训,他们对这个事情看得是非常严重的。

山村里,生活继续。

学校里没有停课,但是附近几个山村来上学的孩子却被留下。

本来是要将他们所在的村子一同监控起来的,但是在经过检查之后神奇的发现他们的身体之中并未携带那种生物毒素,就直将孩子单独留下。

这件事情让王耀感到有些奇怪。

如果从古墓之中出来的东西是一种传染性的生物病毒,那么为什么来这里上学孩子没有被传染,而且和他们在一起的老师和校长也没有被传染,只有喝过那口井的水,亲自喝下了毒素之后才会发病呢?

这个问题同样在困扰着从省里和市里来到专家人员。

“奇怪,真是奇怪!为什么不传染呢?”

他们在治疗的过程中同样发现了这个问题,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这些人明显的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传染特别严重的,哪怕只是轻微的接触都有可能引起传染,一种却并不严重甚至是不传染,而这些人就是从那个山村来的人,当中只有一粒是例外,而且极有可能是这一粒例外引起了这次事件。

这就是巧合,听上去就像是故事和小说一样。

“他们身体之中携带的病毒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

“是的,十分细微的区别,但是这细微的区别却决定了它们的传染特性。”

家县,他们在为这次莫名其妙突发的病情而上愁。

山村里,王耀却来到了被封死的井口。

“你要干什么?”

“进去看看。”

“什么。”

王耀说完话就将风封在井口的东西尽数移开。

“我下去了。”

“等等,没栓绳子。”

王明宝话没说完,王耀就已经跳了进去。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啊,这么冷的天,会着凉的。”

实际上,王耀此时身上一点水都没有沾到,此时,他周身之外有一层无形的气息,如同甲衣一般将他周身包裹住。虽身在水中,却如在陆地,这就像是仙侠故事之中那些修道之人进入河川、湖海之中所使用的避水诀一般。

果然!

他在水井的底部发现了水草。

有重金属和生物毒素存在的地方,整日浸泡,居然还长的极为茂盛。

这些东西本身就可能产生了变化,一定有能够抵抗它们的物质,就像苍蝇和老鼠整天出入一些非常肮脏的地方但是却不生病一个道理。

王耀采了一把,然后一跃。

整个人如飞鸟冲天,冲出了井口,落到了地上。

王明宝呆住了。

“你的衣服为什么没湿?”

“我告诉过你了。”

“气运周身,如穿甲衣?”

“对。”

“这个一定得、教教我。”王明宝现在已经下了决心,回去之后就跟自己这个好兄弟好好地学学这一手,下雨天不用打雨伞穿雨披,现在看来是被土埋了没事,被水淹了也没事,那还是不是还可以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啊,这实在是太他玛德的厉害了。

实际上,他想的有点多了。

“等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他回过神来之后,指着王耀手里攥着的一把水草问道。

“水草啊,这个你都不认识?!”

“我当然认识,你下去就是为了这个?”

“对。”

“为什么啊?”

“井水有毒,而且地震之后,毒更加的厉害了,但是这些水草却一点事情都没有,这说明它们是不怕那种毒素的。”

“你的意思是它们可能是解药?”

“对,有着可能,回去试试就知道了。”

对于如何提纯这些东西,王耀只能借鉴中药的处理方法。

当然,这些水草有可能的确具有克制病毒的成分,也有可能本身里面就有大量的病毒积累,这两种可能都是存在的。

“哎,咱家这羊怎么了?”

村子里跟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有些牲畜身体也出现了反应,倒地不起,口吐白沫,这种情况只能让人更加的恐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戒严是不是准备让我们就呆在这里,死在这里!?”

小小的山村,风声鹤唳。

其实这个时候相关的部门应该出来解释疏导一下,但是很遗憾,他们没有,只有警察警戒,然后又多了武警。

而有村民过去问问,却被他们远远的敢开。

他们怕传染。

但是这种行为却是让村民更加的恐慌。

“这医生也不派过来,也不让我们出去,如果咱么生病可怎么办啊!”

“不行,不能就这样,咱们晚上逃出去吧?”

实际上,要封锁这个山村是比较苦难的,四周都是山,想要跑除非派部队彻底把这个山村围了,而且是将所有人集中起来。显然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但是来这里执行任务公安和武警也是做了准备的,他们在四周安置了临时的摄像头,数量还不少。

夜色笼罩这整个山村。

这一天,村子里有三只羊,五只鸡倒下了,现在还在苟延残喘这,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明天。

第三九八章 夜奔

有些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这天夜里,山村里两个男子商量着逃出去,他们顺着山路向外跑,漆黑的山路,根本就看不清楚,而且他们担心被发现,也没有用手电筒。

他们跑出去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负责监控的人员才通过录像发现这一个情况,然后着急了,立即组织人员进行追捕。

他们这一追,动静可不小,将整个山村都给惊动了。

“啥,跑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村支书也愣了。

急归急,但是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人去追了。

为追着两个人,公安和武警都出动了,漫山遍野的搜捕。就像是在抓穷凶极恶的逃犯一般,甚至动用了警犬。

“我说,咱们逃到哪去啊?”

“管那么多,逃出去再说,在村子里待着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这两个人在村子里平日里也是游手好闲的人,这种人往往心思就比较活络,各种心眼就会多一些。

因为警犬的加入,他们的追捕行动迅速的找到了方向。

而这两个人连个手电筒都没拿,在这山里走山路,很慢的。

汪汪汪,他们听到了后面的狗叫声。

“狗?”

“还有灯光,有人来抓我们了。”

“赶紧跑。”

他们急匆匆的在山林里赶路,就像是无头的苍鹰一样,没有任何的目的。

“小心点。”

啊!

半夜里,警察和武警发现了这两个人,两个已经昏死过去的人,他们因为后面的追捕看不清山路,却急匆匆的前行,掉进了一条山沟里。落差将近二十米的大沟,里面多是些岩石。

其中一个人头部撞在了一块岩石上,脑袋直接磕破了一个大洞,当场抽搐了几下直接死了,另外一个则是重伤。

第二天,这个消息被村子里的人得知了,然后迅速的扩散看,村子里的恐慌情绪更加的严重了。

为了这件事情,外面还有个不知道那里来的人物找到了村支书,然后跟着一段距离对他进行了斥责。

老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的听听着。

“这是不管我们的死活啊!”村子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好好地一人咋说死就死了呢。”

“你说,他会不会是被打死的!”

因为没有明确的引导,所以这种谣言就会盛传,而这样的结果就是引起村民的恐慌。

很快,村子里又多了一个谣言,乱跑会被打死。

“有这么严重吗?”听到这个消息的王明宝叼着根烟道。

“应该不会,不过气氛的确是够紧张的。”王耀还在研究那些从井口里取出来的水草。

实验吗,就需要试验品,王耀找到的是一直病怏怏的羊,眼看着就不行了,王耀跟老支书说了一声,找了间破院子,将羊栓在那里,然后开始自己的试验。

很简单,他就是给羊吃了点水草,并且给它喝用水草熬的汁液。

“你这干嘛呢?”

“我觉得这水草之中极有可能存在这能够遏制这种生物毒素的成分,那它做实验。”

咩,这羊有气无力的叫唤着。

“你看它那样子,我觉得活着对它来说就是一种折磨。”王明宝叼着根烟蹲在地上看着那只羊道。

“你不是羊,你不知道它在想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它肯定是不想死的。”

吃下去之后,这只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走吧,回去。”

上郡市,十几位医疗专家聚在一起,召开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如何应对这突然出现的传染病。

现在经过他们的努力,这个病情的传播是得到了一定的遏制,但是治疗的有效药物还是没有研发出来,而且他们根本也没有头绪。

现有的药物对这种治病微生物的杀灭作用是十分有限的。

“我决定,我们有必要去一趟那个村子。”当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医生道。

“找传染源?”

“对。”

“那个古墓还没有人进去过吧?”

“没有,刚打开墓地的石门就死了一个,伤了两个,然后这场疾病出现了,那里的考古人员全部被隔离在那里,也停止了发掘和考察工作。”

“我觉得张教授的建议是对的,我们应该过去看看。”

“病毒样本我们已经采样了,而且进行了分析,再过去的话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

十几个人分了两种不同的建议。

“去看看!”最后,坐在上首位置的那个组织会议的老者拍板决定了。

既然决定而,就要向上面汇报,他们申请得到了回复,然后便组织了几个人员带齐了装备,直奔山村而去。

“你有没发现这样精神了一些。”吃过午饭之后,王明宝和自己的心上人聊了一会便来到了羊圈里,意外的发现了那只羊似乎有些变化。

“嗯,有点变化。”

“今天上午的时候,那几个别隔离在这里的考古专家们闹情绪了,找老支书了。”

“什么情绪啊?”

“嗨,嫌这里的条件差呗,我估计是心情太过压抑了。”

古墓?

“我记得那山上是有树木的吧?”

“有啊,怎么了。”

“去看看。”

王耀起身就朝着山上走去。

“嘿,你这说一处是一出的。”

古墓的墓门前面已经被挖出了一个大坑,四周也被清理了。

要是以前,他们肯定是要被禁止进入的,但是现在几个考古人员明显的情绪低落,王明宝递上了几根好烟,说了几句好话之后他们也就直接进去了。

“我记得这古墓的上方原本是有树木的,我挖的时候也还有。”

“嗯,我也有印象。”

“那些树木呢。”

“等等,我去问问。”

很快王明宝就回来了,然后告诉地点,他们在山脚下的位置找到了被杀伐的树木,本来是秋天,叶子就没剩下多少,现在基本上都掉干净了。

“可惜了。”

“我去古墓看看。”

“哎,这可不行!”听说王耀要进去,那考古人员直接制止了。

“里面很危险,而且你进去之后万一破坏了文物,那我们可就麻烦了。”

“没事的,除了问题我负责。”王耀笑着道。

“你怎么负责啊?”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墨迹啊!”王明宝有些不耐烦了。

“那就不进去,我墓道里看看?”

“那行。”

下了墓地之后,王耀推开了第一道半开的石门,然后看到了一道长廊,长廊的两侧是一些古怪的石雕。再往里还是一道石门。

他仔细的闻了闻,里面还有一股独特的腐臭味。

就在他们下古墓的时候,市里来的专家已经到了山村的外面,开始穿隔离服。

“他们这是要干嘛啊?”

“听说是省里、市里来的专家,估计是要进村,那是穿隔离服呢。”

“怎么搞的给你核辐射似得,他们都穿成这个模样,我们却只是戴个口罩?”

“他们是进村子。”

穿着隔离服的几个人进了村子,然后找到了老支书让他们带路来到了古墓。

“我靠,这是什么啊?”王明宝看到那几位专家之后一冷。

“你们也在这啊?这几位是城里来的专家!”

“嗯,看的出来。”王明宝叼着根烟。

“他们是?”这几个专家一眼就看出来王耀和王明宝十有八九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噢,这位是王医生,这位是王经理,他们是给我们这里孩子看病的。”

“医生,你是哪个医院呢?”

“我不是本地人,是齐省的。”王耀道。

“噢。”他们转了一圈,仔细的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

因为古墓根本就进不去,第一道石门后面的走廊后还有一道石门。

“龚书记啊,把你们的人召集起来,尤其是你刚才说过的那些孩子,我们需要给他们抽血化验。”

“好。”

“咋又抽血呢?!”

村民对这些穿着特殊衣服的人非常不配合,就算会龚老这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说的话他们也不买账了。

人心乱了!

“这几个孩子们的血得多抽点。”

他们也曾有过类似的病症,但是却被要治好了,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几位专家仔细的检查了一些那几个孩子。

“王医生,你给他们用的什么药啊?”

“草药。”

“草药?”几位医生一愣。

“能说一下配方吗?”

“这个……”

“这位是我们省医院的龙主任。”随行的另外一个中年男子见王耀有些犹豫语气颇有些生硬道。

“呵呵。”王耀笑了笑。

什么主任之类的跟他关系不大,他的药之所以能够起作用,根本的原因是那一味“解毒草”,其它的都是次要的,因此这药方他们知道了也没什么大用。

“行,我给你写一下。”

王耀拿出纸笔写了一个方子,是在“解毒草”用完之后他用的另外一个药方,效果也有,但是肯定要差一些的。

“好,那谢谢你啊!”

“我这是为了救人。”王耀道。

几位专家有些失望的离开了。

“看他们那高高在上的样子,照我说,你这药方根本就不应该给他们。”王明宝颇有些生气道。

第三九九章 杂事,祸事

“这是为了救人。”王耀道。

如果是换做其它的情况,这药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给,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药材,但是这个组合方式说不定就是一种新的药物,每一种新药都可能是高额的暴利。

“走吧,去看看那只羊。”王耀道。

咩,不过一天的功夫,这只羊明显的好了很多。

“你那水草还真管用!”

“走,再去弄只羊。”

水井里的水草毕竟是有限的,他想试试其它的东西。

这一次他喂羊用的是那些从古墓上方砍下来的树木的叶子。

“这都干了,羊还吃?”

“你多久没喂过羊了?”

它还真吃,只不过病怏怏的吃不了多少。

实际上羊的植物食谱是比较广泛的,树叶、草、新鲜的、干枯的,它是都吃的。

“如果这树叶也起作用,那就容易一些了。”

王耀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那座山峰。

村子里又有人病倒了,他的家人找到了王耀。

还是同样的病。

这一次王耀给他用水草配合其它的几种药物熬煮服下。

“这些中药也快用完了。”

上一次,王耀从外面采购来的中药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因为当时没有想到这疾病会突然间爆发,因此也就没有采购那么多。

“我需要药材。”王耀道。

他是药师,不是神仙,无法凭空治疗百病,就算是他现在拥有神奇的“内息”也不行。

现在村子是隔离,要买药需要和外面的那些人沟通。

王耀将这件事情跟村支书说了一下,让他负责和外面的人进行沟通。

就在他在村子里忙碌的时候,村子外面也出了事情,不知道拿来了一批记者,拿着摄像机之类的东西被武警拦在了外面。看他们那有些疯狂的样子,就像是闻到了血腥气味的鲨鱼一般。

“你好,我是秦州都市报的记者,请问这里是不是发生了疫情?”

“抱歉,无可奉告。”

“你好,我是……”

这些警察和武警被烦的实在不行了,这些记者就像是一群苍蝇一样,可是他们不是大便啊,要是没有法律的话,早就大耳刮子抽过去了。

你说说,一个个的,知道这里有疫情,还不要命的冲了过来,就这么敬业,这么想红啊?

当然他们是不能做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并不代表其他的人不会做这样事情。很快就有一位不知名的领导得到消息之后赶了过来,然后以强硬的手段将这些记者都赶走了。

“很好!”

“解气!”

这是那些武警公安的共同感受。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支书够来找他们交涉,自然是没有好脸子看的。

“我们村子里的人生病了就不能治疗了,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老支书愤怒了。

“情况特殊。”

“特殊?你们这是尸位素餐!”

“你说什么?!”那位领导的脸色变了。

“你看,我说会出现这个问题吧?”

王明宝担心有事,所以建议王耀跟在后面看看,然后听到了刚才他们之间的谈话。

按道理而言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才去积极地温和的态度,但是他们处理的方式显然是太过粗暴和直接了。

王耀觉得很生气,很愤怒。

“这就是你们的处理方法?”他上前平静的问道。

“你是谁,关你什么事?”

“啧啧啧,这语气。”王明宝直接给他录下来了。

“等给你发到网上去,看看人民的公仆是何等的霸道!”

那个领导深吸了几口气。

“把清单给我。”最终他做出了让步。

“麻烦快些!”王明宝道。

那个人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王耀稍稍有些出神。

另一方面,回到上郡之后,龙主任就开始研究王耀提供的药方,并且开始在病人的身上进行实验。

效果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够得到。

山村里,王耀接到了童薇的电话。

“那里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孩子们都好了吗?”

“已经好了,但是我需要在这里继续呆上一段时间。”

“怎么了?”

“没什么,王明宝在这里看上了一个支教的老师,我也发现一些特殊的东西,想要在这里研究一下,所以要耽搁几天。”王耀很轻松的就把王明宝的事情说出来,没有丝毫要保密的意思。

“你真是我兄弟啊!”王明宝无奈道。

“他在你旁边?”

“嫂子好。”

“你好。”

“你放心吧,我会看住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在外面乱搞!”王明宝冲着电话喊道。

“那就好。”童薇在电话那头笑靥如花。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够了解啊!”王明宝叼着烟道。

“你不是无所谓吗?”

“这几天老是吃馒头,白菜的,我都吃腻了,我需要肉食,要不把你做实验用的羊杀一只,烤着吃或者炖着吃吧?”王明宝道。

“再忍忍。”王耀白了他一眼。

咕咚,村子外的一个警察倒下了。

呕吐,腹泻,他也被感染了。

不好!

本来负责执行这个任务的警察和武警们就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被感染,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了,他们可是非常的担心,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有些人开始找理由,想要从这里回去。

什么孩子生病啊,老婆生孩子啊,父母住院啊,种种能请假的理由都想出来了。

上面的领导一看这个情况知道事情要超出控制,于是想出了轮岗的手段,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省里市里都对这件事情做出了重要的批示,并且保持关注,真正压力大的还是那些医疗专家,他们的任务是找到医治这种疾病的方法。

京城的专家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

这是他们得到了消息。

这天夜里,韩佳病倒了。

知道消息的王明宝急了,拉着王耀就到了她所在的学校宿舍。

“快给她看看。”

王耀给她检查了一下,是染上了病。

“我熬点药,试试效果如何?”

他用的是从水井之中取出来的药草,还配合着自己存下来的一些药物。

“放心,她不会有事的。”看着一旁王明宝焦急的样子,王耀劝慰她道。

“好端端的,怎么会染病呢?”

“你不要担心了。”韩佳笑着道,此时感觉自己浑身乏力,酸痛,恶心。

“好了,她现在需要休息。”

“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她。”王明宝道。

“那行,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王耀一个人离开,在回去的路上,他想了很多。

这里的事情必须尽快的解决,可以从那些水草和树木入手,考虑在较短的时间之内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但是这件事情,显然不能等着那些所谓的专家。

他想来想去,还是给陈博远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并州,您去那里做什么,疫情,我怎么不知道,好,好,我马上将这个消息跟夫人说说。”

很快,陈博远就回电话了。

“明天就会有人过去和您联系。”

“好。”

当天夜里,京城来的专家就来到了上郡,并且召开了会议,商讨了意见。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当中的一位提出要去山村看看。

“陈教授,我们去过,没有什么有用的收获。”龙主任道。

对于这个人他可是很清楚,内科医学专家,也是传染病方面的专家。

“再去看看吧。”

他是这方面的权威,既然执意要去,自然是要去的。

第二天,有一辆车进了山村。

这位京城里来的专家进了山村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墓地而是找到了王耀。

“你好,我是陈静志,博远让我来找你。”

第四百章 人老了,无耻一些又何妨

“你好。”

“借一步说话?”

对于眼前这个身份,陈静志也是略知一二,确实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啊。”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相对秘密。

“这是我从村子里得到了两种植物,对出现的疾病有明显的治疗作用,我已经在羊的身上进行了试验。”王耀将从水井之中获得的水草和那古墓上方的植物叶子交给了陈静志。

“好的,我会尽快处理,谢谢。”陈静志一听就知道这两样东西的重要性。

“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离开?”

“这个我尽快落实。”陈静志道。

“麻烦了。”

“客气。”

随行的人员十分的好奇,那位陈教授据说是从京城而来,是内科和传染病方面的专家,在行业内名头极大,稳稳地压那位龙主任不止一头,可是他怎么会和这个村子里的人相识呢?

疑惑归疑惑,他深深的藏在了心理。

那位陈静志来了之后,只是找到了王耀,然后说了几句话,从他那里拿了一包东西,接着便离开。

“这位陈教授去那里就是为了见一个人?”

他在山村的行动肯定是有人要关注的。

“是。”

“哪个人?”

“一个叫王耀的人,不是本地人,是从外地来的。”

“这个王耀我倒是知道。”说话的是那位龙主任。

“噢?”

“他是个医生来这里是为了给那个山村小学的孩子们看病。”

“看病,这么说,那个山村里人早就染上了这种病情?”

“对,但是奇怪是那些孩子们已经痊愈了。”龙主任道。

“痊愈了?”和那位龙主任对话的官员听后十分吃惊道。

“没错。”

“那他们的血液?”

“已经采集了,但是具体是那种成分在起作用我们还需要时间来判断。”这位龙主任道。

“上面对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视。”

“我们在尽力,而且我还研究出来一副中药的方子,正在进行试验。”

“好,好,好,如果这次能够在短时间内研制出来控制疫情的药物,龙主任当居首功,我一定会上面如实汇报的。”

“那就多谢了。”

就这样,王耀提供的药方转瞬之间就换了创造者,关键是还说得如此正大光明,有些人,果然是脸皮够厚。

山村之中。

篝火燃烧这,一只鸡被烤的焦黄,散发着有人的香气。

“今天来到那个人是谁啊?”王明宝叼着烟,望着那只鸡道。

“京城来的医学专家。”

“找你干嘛?”

“是我找的他,那水草和树叶之中还有可以治疗这种疾病的成分,交给他是合适的,说不定能够很快研究出来相应的药物。”王耀道。

“鸡肉没有羊肉好吃。”

“恋爱果然会让人变傻。”

“这和我们谈论的话题有什么关系?”

“这和鸡肉、羊肉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烤的鸡肉还是味道不错,特别是王耀在使用了一些特殊的佐料之后,味道就更好了。

“好吃,好吃。”

并州。

“什么,不可能?”

“为什么,没有病还在那里面做什么?”

“谁敢保证这病没有潜伏期,如果放他们离开了,将病毒带到了其它的地方,这个责任谁来负?”

陈静志找到了当地的部门,希望将那些没有染病人员从村子里迁出来,只留下感染的人员,其实现在的疫情已经得到了相对有效的控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极快的研制药物了。

陈静志听后没有在和当地部门的人员做太多的争执。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那个人的安排,他只是尽力,然后汇报结果就行了。

“我知道了。”陈博远听后脸色并不是特别的好。

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夫人,只是通过自己的关系希望能够办成,但是显然,当地并不配合,他们也是怕承担风险的,毕竟,有前车之鉴。

“麻烦!”

“这个不麻烦。”山村里,王耀看着躺在炕上的老人,笑着道。

“他是不是也得了那种传染病?”

“没有。”

晚上的时候,吃过晚饭,村支书突然来到龚爱国的家里,很着急,想请他看个病人,到了家里一看,原来是村支书那八十岁的老父亲病倒了,这可让他很是着急,现在村子里的情况可是很糟糕,不少人都病倒了,自己的父亲年龄太大了,如果这儿时候染上了那上吐下泻的病,以他的身体能不能撑住还是个问题,于是他就急匆匆的找王耀来了。

“那是怎么回事?”

“就是普通的感冒风寒。”王耀笑着道。

“风寒?”

“对,老人上了年纪,身体稍微弱了些,可以熬点参汤补补,需要多休息,多吃点好的。”

“好,那谢谢你了。”

嗯,王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怎么了,我刚才看你有话要说?”出来之后,王明宝问道。

“那个老人撑不过一个月了。”王耀道。

“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他没事吗?”

“我有说过吗?”王耀认真道。

“嗯,好像真没有。”王明宝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在村支书家里说的话,王耀的确是没说那个老人没有事,只是让他多休息,多吃点好的。

病人最怕的是什么,是医生的那一句话。

该吃点什么吃点什么吧。

这通常就是委婉的说法。

“你的是绝症,治不好了,看开点吧?”

“那他得的是什么病啊?”

“我说过是风寒。”

“我去,你别逗了,感冒还会死人,这是什么年代了!”王明宝道。

“感冒是会死人的,那个老人是油尽灯枯,自然的衰老,这是自然的规律,谁都抗拒不了的。”

刚才王耀给那个老人诊治的时候特地为他看过了。他现在的情况就是身体的衰竭,自然的衰老,这个和当日在京城郭思柔的爷爷情况是相同的,用“延寿丹”可以延长生命,但是也只是延长而已。

“没办法?”

“没办法,我不是神仙。”王耀道。

“没办法那就回去睡觉。”

然后他们真的回去睡觉了。

这是这一天,有人睡不着了。

家县,一个病人死亡了。

所有的专家听到消息之后都赶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已经控制住了吗,不是说好了已经想到方法了吗?”

“这个,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连夜的分析,连夜进行尸检。

“肾脏、肝脏、心脏衰竭。”

“怎么会这样?”

没有人明白。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的心头都笼罩上了乌云。

疫情,可怕,当然可怕,更可怕的什么,是大规模的扩散,是死人。现在大规模的扩散没有发生,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死人了。

死人,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

他们面临的压力,山大。

陈静志在客房里并没有睡觉,在床边的桌子上还有一大堆的资料,全部是这个县城刚刚发生没几天的疫情的全部资料,他刚刚从县医院里回来,那个死亡病人的情况他也看过了。

问题很棘手。

时间紧迫,一定得将死亡的人数控制住,否则会引起很大的恐慌。

上一次的疫情治理他也曾经参加过,其中的凶险远不是外人所能够想到的。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而且还挺灿烂的,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心情不好。

“树叶是有效果的。”王耀盯着那只吃树叶吃的很欢的羊。

“这里面的东西该如何提取出来?”

“这个需要特殊的设备,对了,你怎么不守在韩佳的身旁了?”

“她已经好了,而且要给孩子们上课。”

“都这个时候了还上课?”

“要培养好的习惯,风雨无阻。”

第四零一章 我给老天磕个头

这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则消息,秦州的某个地方发生了疫情,并且有人死亡。

无论是秦州省还是并州市对这次疫情的情况控制的非常严格,严禁这些消息外传,但是网上居然出现了新闻,这一下子搞得他们很被动。

“谁发出去的消息?”领导震怒。

其实,纸是包不住火的,而且像是现在这样的网络时代,一丁点的消息就会迅速的传播开来,因为缺少了正确的疏导,因此相当一部分的消息会是以讹传讹,最终变的完全是跟事实不相符,因此适当的管控和引导是必须的。

王耀他们虽然被限制在了山村里,但是并不意味着外面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他们还有手机,这个世界上还有无线网络这种东西。

“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王明宝一副为空天下不乱的神情和语气。

“我发现自从你找到心上人之后,你整个人都变了。”王耀道。

“是吗?”

“哎,这个龙主任不是那天穿着像个铁罐头一般的家伙,他居然说研究出来了一种药物,该不会是你给他的那个方子吧?”

王耀的眼睛微微一眯。

这还真有这个可能。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后代着想。”王明宝道。

“什么意思?”

“他做了这么缺德的事,会不会生个儿子没屁眼。”

“你看他的年纪。”

“噢,私生子,或者是孙子。”

“你想的太多了。”

王耀拿起了一个板凳,然后去了院子里。

“这天有什么好看的?”王明宝躺在炕上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哎,还别说,这个道貌岸然的样子,啧啧啧!”

手机视频之中,那位龙主任正在严肃的就这一次家县发生的疫情在记者的面前做报告。

“哎呀,长得很正直,干的却是人渣不如的事情,啧啧,这是坏人老了吗?”

天,要下雨。

王耀盯着天空轻声道。

“下雨?”提溜着马扎从屋子里出来王明宝刚好挺大他这句话。

“对。”

“下雨好啊,正好可以睡觉。”

“你不去看韩佳了吗?”

“看完她再睡觉啊!”

王耀觉得王明宝是在很的变了,曾经那个一心放在事业上,誓要创出一片事业的热血男儿却要在温柔乡里迷失了。

“也挺好。”他笑着说了这三个字。

“当然好,这是天意。”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绝对的是前言不搭后语的那种。

“这病还会死人吗?”

“喝凉水都有可能死人,这个病其实还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王耀十分认真道。

“那你治疗起来怎么这么轻松啊?”

“轻松,你从哪里看出来我轻松了?”

“就是简简单单的号脉,然后煮药,然后人就好了,这还不轻松?!”

“这就轻松了?!”

“这还不轻松了!”

王耀的脑门上出现了一道道的黑线。

“这些都是只是,是系统的灌输,是平日里的积累,是难得道灵草,等等,貌似,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王耀和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足太多的纠缠,他现在关心都是这场疫情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自己送出去的水草和那些植物的叶子能不能有效的利用起来,如果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提取其中的有效成分肯定是比较苦难的,这个就算是使用最先进的技术估计也得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行,就像老外曾经研究过不止一个中药的方子,试图想要分析出里面的有用成分然后加以提取,但是毫无例外的,他们失败了。

中医是什么,是阴阳平衡,是五行相生,是脉络经穴,是那些外国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比西药要早了千年不止,可惜,中间出现了断层,然后没落了。

“短时间的大规模培养或许可以试试。”

其实水草的生长速度是很快,虽然不像韭菜割了一茬还会在长出来一茬,但是也差不多了。

“该回去了!”没来由的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现在这个摊子有些大,而且太乱,他觉得自己就算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外面的风雨自然是由那些大人物们去遮挡,而这个小小的村子。

“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结果第二天清晨,就出了意外。

“王医生,我媳妇要生了!”

“什么?!”王耀一下愣住。

王明宝也愣住了。

“生孩子?!”王耀的声音稍稍有些颤抖。

“对啊,你去看看吧?”

“你还懂妇产科?”王明宝吃惊的望着王耀。

还别说,这个王耀还真的懂一些,毕竟系统灌输给他的知识是相当的系统和全面的。

“不。”王耀摇了摇头。

懂和接生完全是两回事。

“噢,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真的知道。”

“那咋办呢?”

“去医院啊!”

“可是外面的人不让去啊!”那个人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