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仙药供应商 > 第138节

仙药供应商 第138节

“我马上叫人去安排。”

“出去吃吧。”

晚上村子里的这些“外来人”又聚在了一起,为孙云生送行。

“先生,现在这个村子差不多空了三分之一了吧?”

“差不多。”

现在每天出来的时候就会发现村子里在外面的人明显的少了很多,上山农忙的人也少了很多。

“会越来越少来的。”

“先生有没有想过在这里搞一下开发?”温婉的儿子道。

“开发,什么?”

“乡村旅游啊,这里的环境这么好。”

“没有,我不希望村子变成那个样子。”王耀对这样的乡村旅游是吃一种反对态度的,他的个人想法,村子就是用来住的,应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安宁,你看电视中的那些山中的村落,原本挺好的,但是随着电视的报道和描述,那里的景色如何的美,那里的人如何的热情好客,于是乎大量的游客涌了进去,现在的信息和交通都是这么的发达,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车费。

那些原本平静的小山村每天都有不少人来参观,游玩,是给当地带去了经济收入,但是也让他们失去了一些东西,应该不是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村子变成那个样子的吧?

王耀觉得自己的村子现在这个样子就挺好的,哪怕人少一些也没关系。

“噢。”年轻人应了一声,他只是提一个建议而已。

一餐饭,大家都很高兴。

次日清晨,孙云生离开了山村,重回岛城,再战商场。

“在这呆久了都不想回去了。”在车上,孙云生跟过来接他的林伯道。

“公子可是常来的。”老人道。

出了村子,他还回头望了一眼,村子前的河水静静的流淌着。

清晨,不到八点,潘军就来到了山村之中。

“来的这么早?”

“习惯了。”

这天上午的时候,昨天下午离开的那两个姑娘果然又来了,她们来的还挺早的。

刚进院子,王耀就知道她们来了。

“昨天来的那两个姑娘有过来了,待会你仔细看看她们。”还未进屋,王耀对一旁的潘军道。

说完话没多久,两个人便推门进来,一股有些刺鼻的香气。

“你好,我们过来看病。”这一次,她们的态度倒是好了很多。

“仔细看看她们?”

两个人一进来,潘军就盯着她们,看得很仔细。

两个姑娘长得还算是漂亮,高挑的身材,染着头发,特别是其中一个,是上等的姿色,画着淡妆,稍稍有些眼袋,看精神有些疲倦的样子,似乎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看出什么来了吗?”王耀对一旁的潘军道。

“没有?”潘军摇摇头。

“你们谁看病?”

“她。”

嗯,果然是她。

“你这病,我治不了,走吧。”王耀轻飘飘的道了一句。

“啊?!”两个姑娘愣了。

自己这边还没说什么情况呢,他就说治不了,这是开玩笑的吧?

一旁的潘军也是愣了一下。

“医生,我们还没说什么病呢?”

“妇科病吧?”王耀反问道。

“您,知道?”那个姑娘一愣。

“自己什么问题自己知道,你们也去过大医院吧,她们怎么说的?”王耀冷冷道。

“不是,你这个医生是什么意思啊!”那个要看病的姑娘火气压不住了,直接窜了出来,昨天她来这里看病,对方一句不看就让她们走了然后在这小破县城住了一晚,现在可好,来了连看都没看就说治不了,这不是逗她们玩呢!

“昨天你说不看,今天来你又说看不了,你这是逗我们呢?”她的嗓音有些沙哑。

“看出来了吗?”王耀有转头问一旁的潘军。

“嗯?!”潘军摇摇头,看玩笑呢,这他能够看出什么来啊!

“你们走吧!”

“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那个漂亮的姑娘听后直接怒了,她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太让人生气了,今天一定得要个说法。

“走!”王耀轻轻的一声,那个想要撒泼的姑娘却是退了一步,脸色变得的有些难看。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这么大的嗓门呢!”她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

“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的!”王耀冷冷的望着她。

“你,你……”

“你什么,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今天这个结果,你的病没人能治!”王耀道。

“赶紧走吧!”

“别生气了。”旁边的姑娘拉着自己的同伴劝道。

“还有你!”王耀指了指另外一个姑娘,“离她远点的还,免得步她的后尘。”

“什么意思啊!”

“走!”王耀颇不耐烦的挥挥手,就像是赶两只恼人的苍蝇一般。

“我们走!”漂亮的姑娘拉起自己的同伴就走。

“你给我等着!”临走之前还不忘留下一句威胁的话。

“哟?!”王耀一愣。

“现在这个社会这是怎么了,都流行这个吗!”

王耀目送她们离开。

“师父,您这是干吗呢?”潘军十分好奇道,今天这位师父的态度明显的不对,他可是能够感觉到出来,这是对那两位姑娘有很深的成见吧,昨天下午人家来了,说是不接诊,不给看,几天来了,这又说治不了。

“你看出什么来了没有?”王耀又问了一句。

“我就看着那个要看病的姑娘精神不太好。”

“还有呢,闻到了什么没有?”

“闻,她们身上那么重的香水味,能闻到什么?”

“我给你的医书还在吧?”

“在家里呢,我还是不是的翻看一下。”潘军道,温故知新,这事他的确是在坚持着。

“要看病的那个姑娘,目无精神,面无光彩。”王耀道。

“我看她脸色还可以啊,师父?”

“那是化妆品的效果,把她本来的气色遮住了,她的气色其实是很差的,而且你看她的头发和眉宇,很干枯,她身上还有一股独特的酸臭味道,不过被那很浓的香水味遮住了。”王耀道。

“这些说明什么啊,师父?”

“她的身体很差,本源亏损的厉害,所闻的望诊,可以理解为看人,看哪里,走路的姿态、眼睛、气色、毛发……”

“走路的姿态?”

“身体健康,走路步伐有力,你看刚才进屋的时候,走路如风中柳条,左右摇摆,双腿无力,落脚无根。”

“恩,女人不都那么走吗?”

“不一样的。”

“那毛发?”

“这个简单,人就好比是大地,这些毛发你可以理解为植物或者是庄稼,大地丰润,植被自然生长的旺盛,大地干涸了,它们自然是要跟着枯萎的。”王耀道。

在以前的那段时间里,王耀从未跟潘军讲这些东西的。

“那师父,她是什么病,起因又是什么啊?”

“我说了,她的病是身体本源亏损的厉害,至于病因吗,她打胎了,而且不止一次!”王耀道。

第六九三章 漠视生命,迟早报应

“打胎,师父,这您也能够看得出来?”潘军吃惊道。

你说一个姑娘怀孕了你能够看得出来,打过胎你也能够看得出来?

“看得出来,而且我刚才跟你说的她身上所发出来的酸臭的味道也跟这个有关系。”王耀笑着道。

“妇科病?”

“是很严重的妇科病!”

“她是私生活应该是相当的不检点的。”

“那您为什么昨天不给她们看让她们今天过来,过来了又不给看?”单是这一点的确是会让人觉得无法接受,如果换做潘军是病人的话,估计他也会发火的。

“我让她们来是给另外一个姑娘一个机会的。”王耀道。

“她也有病?”

“有,她也打过胎!”

“啊?!”潘军听后直接愣了。

真是什么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啊,这种事情还有作伴的?

“交友不慎!”

汽车之中,两个姑娘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呢。

“玛德,那个医生,我让他医馆看不下去!”

“别生气了。”她的朋友却在考虑刚才王耀那句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去县城。”

“啊,去那里做什么啊?”

“举报他!”漂亮姑娘显然是没打算是清洁就这么完了。

“真去啊?”

“必须去!”这口气她可咽不下去。

她们还真去了相关的不进门进行了举报。

“同志,这件事情你们可得尽快处理啊!”

“行,我们知道了。”负责接待的人员道。

现在实行问责制,他们接到了举报就要去查,但是像是刚才两个姑娘说的事情,服务态度不好,涉嫌欺骗,这事情可就不好说了,而且那个医馆他也知道,实际上,连山县城本来就是个不大的地方,有什么引人注意的事情传得很快,王耀和他那个山村在中的医馆现在在这个小小的县城也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了。

“他的口碑还不错的。”这个负责的人员暗道。

“那两个是外地人吧?”他的同事看了看她们留下来的联系方式。

“嗯,外地的。”

“看那个样子,那个语气,估计是看病的时候也是趾高气昂的,惹了那位医生不快,因此才不给她们看的吧?”

“有可能,但是既然投诉了,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的。”

“先记下来吧。”

茶,什么样的最好?

野生的,天然的,山水好的,比如南山之上的那几棵茶树。

“师父,您这茶,好喝!”潘军不止一次赞叹道。

“还行吧,山上自己种植的,绝对天然无污染。”

“啧,享受!”

中午的时候,王耀接到了一个电话,卫生局打过来的。内容让王耀颇感吃惊。

“怎么了,师父?”

“那两个姑娘居然去投诉我了。”

“什么?!”潘军也是一愣。

“还真是可以啊!”

对方电话过来进行了询问,同时对王耀提出了适当的提醒,其实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就是这样处理,再严重一些电话,证据确凿可能会进行处罚,但是,两个外地人,一个本地已经有名的医生,该怎么处理,他们自然是心里有数的。

这是人情世故,一定范围之内的,不涉及原则问题。

下午,病人两个。

这两个人进来的时候,潘军都会仔细的观察,观察他们的走路的姿态、眼神、气色,闻他们身上的气味,两个人,看不出来什么的,但是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开始涉及到中医的另外一个层面,推拿之外的。

“不要急!”王耀笑着道。

“我最先是从号脉开始的,其实望闻问切之中最难的就是这个望!”

“嗯,我知道。”潘军笑着道。

“好了,应该没病人了,咱们出去走走。”

“好。”

他们刚想出去,结果外面又来了一个病人。

咦?

来人让他们两个人一惊,居然是上午来的那两个姑娘之中的一个。

“医生,抱歉,打扰您了。”她微笑着道,看神情有些忐忑。

“是你?”王耀看了她一眼。

她似乎来得很匆忙。

“进来说吧。”

“你的朋友呢?”

“她有事先离开了。”女子道。

“你来看病?”

“是,不是,我有病?”女子听后吃惊道,她来这里纯粹是为了上午的那句话,她是犯了疑忌的,人有些时候越是猜疑便越觉得有问题,她就是如此,越想就越觉得上午时候他的话里有话,因此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和自己的好朋友在半道上分开,然后打车来了这里。可是没有想到来这里之后见到对方之后,他居然说自己有病。

“什么病啊?”

“你不来看病来做什么啊?”王耀笑着反问道。

“我来问问你上午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啊?”

“让我离我的朋友远一些。”

“噢,这个,你应该清楚的,你朋友什么样的脾性和习惯,什么样的人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女子听后沉默了,她这个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她是很清楚的,仗着自己长大漂亮,在外面结实了一些有钱的朋友,年轻的有,中年男子也有,而且和他们的关系不清不白的,她还陪着她处理过一些事情,去过几次医院。

“那,我有什么病啊?”

“你自己不清楚吗,你例假来的很不规律吧,而且来的时候容易腹痛。”王耀道。

“你,你怎么知道?”如果说刚才最多是半信半疑的话,那现在就是吃惊了,她每个月来例假的时候的确是小腹疼的厉害,而且很不规律。

“你也打过胎吧?!”

女子听到这句话脸色煞白,白的相纸一样,这是她内心深处的秘密,谁也部曾说过,甚至是她的父母,因为对她而言这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她或许这一辈子都只会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忘不了,却永远不会提及,此刻,却被这个年轻的医生一下子揭开,露了出来,让她想起了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感觉脸庞火辣辣的,仿佛晒在了流火七月那最炙热的太阳底下一般。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用亲口承认,沉默也是一种回应。

她,默认。

“真的!?”看着姑娘的表情,潘军就知道自己师父判断的没错。

“你的那位朋友更厉害,她打过不止一次吧?”

“嗯,据我所知就有三次。”这个姑娘道,声音稍稍有些颤抖,还未从刚才的震惊回过神来,那三次试她陪着的去的医院,办理的手续。

“她这辈子不会再有孩子了!”王耀平静的一句话在这个姑娘的耳中却好似暮鼓晨钟、旱地惊雷。

“什,什么?!”

不能有孩子,这对绝大多数女人而言是最痛苦的惩罚。

做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辛苦也是最幸福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事情都是有因果的,腹中的孩子是宝贵的生命,是上天的赐予,不是地上的石头,想扔就扔,因一己之私,漠视生命,报应是迟早的事。”王耀这番话颇有些玄学甚至是迷信的味道。

“那,那我呢!”女子脸色刚刚有些血色,现在又白了。

“你,还好,可以调养过来的。”

呼,女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如果自己也因为那一次意外而无法养育孩子的话,她或许会崩溃掉。

也不知道自己的那个朋友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是怎样的表情,疑惑着,她已经知道了。

“那您给我看看?”

“可以。”

王耀给她检查了一遍,然后开了一副理顺气血,调理阴阳的药。

“回去之后按方服用,十日之后再来。”

“哎,谢谢您啊!”女子付了钱之后离开了。

第六九四章 理想这种东西

“师父,那个姑娘真的没法生育了?”潘军又重复问了一遍。

“不单单是没法生育的问题,她能活多久也是个问题。”

“啊?!”潘军愣在那里。

这是在断人生死啊!

“她的作为已经严重的损伤了她的本源,就像一棵树,挖断了主根,看上去还立在那里,貌似还有枝叶,还有生机,但是持续不了多久了,因为它没法吸收养分了。”王耀道。

“走吧,出去走走。”他不愿在聊这个话题,对于像那个姑娘那种不珍惜自己身体的人没什么好可怜的。

师徒二人出了医馆,沿着山路向山里走去。

下午四点多种,天气不热,空气也好,这个时候是非常适合锻炼的。

“还有疑问啊?”

“对,为什么要给这个姑娘治病呢?”

“我看她的眼睛,这个姑娘还算是良善。”

看人看相,观人观眼。

“师父,这有些玄了吧?”潘军听后道。

“你就听着,当时闲聊了。”王耀笑着道。

“哎。”

“师父,您有什么理想啊?”

“理想,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这个可是有些高远啊!”王耀笑着道。

以前呢,他想着去在山上几亩地,自己创业,赚大钱,但是现实很残酷,赤裸裸的打脸,那一次跳水就人事件让他有了神奇的系统,他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此时他也渐渐的喜欢上了种药制药,治病救人,现在再说梦想,那就是希望能够将这药师一脉发扬光大,也想看看这自己究竟能够达到哪一步。

“师父?”

“光大药师一脉。”

“嗯,雄霸天下!”

“嗯?!”王耀一愣。

“怎么突然冒充这么一个词来?”

“师父,我看好你。”

到了南山脚下,围着刚刚种下的树林转了一圈,然后转身,下山,到了村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出来散步的钟安欣。这个小姑娘经过治疗之后恢复的非常好,再过几天就可以离开了。

他们这些外来人都十分的注意,即使是出来散步,到了南山便不再继续向上走,最多只是远远的看看,因为他们知道王耀的规矩,他不喜欢有人上山。

“哥,我们快要离开了吧?”

来到山脚下,望着刚刚中下的树林,钟安欣问道。

“嗯,我问过王医生了,吃完这几服药就没问题了。”钟流川道。

“有点舍不得呢。”小姑娘已经有些喜欢这里的安宁和祥和了。

“你喜欢,我们可以留下来。”

“留下来,在这里?”

“你要上学的,我们可以留在连山县城,在这里买上一栋房子,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我们在这里安个家。”他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也打听过,这里的房子都已经是属于孙家的了,在山村的这段时间里,他也和孙云生有过几次接触,也算是认识了,这事情应当并不难办。

家,一个很温馨的字眼,他们兄妹在济城其实也是客居,他们的老家在微山一带,很早时候父母就带着他们离开了那里,然后中途出现了变故,他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老家之中也已经没有几个亲戚,出了上坟祭祀,他们也不会去,和那些亲戚没有了联系,渐渐的,情分也就淡了,对他们而言,在哪里安家都一样。

“你觉得怎么样啊?”

“好啊!”小姑娘听后高兴道。

“那就这么定了。”漂泊惯了,也厌倦了以前的生活,如果真的能够在这里安顿下来,也是件好事。

“哥,那你在外面的工作呢?”

“那工作,辞了就行,再找一份。”钟流川道。

他以前做什么自然不会如实的告诉自己的妹妹,说白了,那是见不得人的工作,刀尖上舔血,风险大的很,正好他也不想干了,这段时间挣的钱除了给自己的妹妹看病还攒下了一部分,如果要在济城或者是岛城那样的二线城市买套房也不成问题,在这个小小的县城,这个小山村,买套房子,装修一下,剩下的钱存在银行里,做一个保本的理财,光是吃利息估计也够他们兄妹二人生活的了。

“需要跟王医生打声招呼吗?”

“抽空跟他说一声吧。”

他们兄妹二人,到了哪里,哪里就是家。

“师父,我回去了。”

“路上慢点。”每次来,潘军都是自己开车的。

“哎。”

目送汽车远去,消失在村子的北头,王耀一个人回了家中。

千里之外的京城,一家非常有名的医院之中。

“医生,您再想想办法?”曹和和曹慧两个人在这个医生的办公室之中已经呆了半个多小时了。

经过这几天的治疗,曹猛的情况没有丝毫的好转,还是无法进食,一吃东西就吐得厉害,这样的病情也让这里的医生十分的头疼。

“我们在努力。”这位医生道,“不过,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

“能不能请中医过来看看?”

“我们已经请中医科室的医生过来看了,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现在的这个情况,这几个病人的肠胃简直是娇贵的不得了,一进食东西立即出现强烈的排斥反应,全部吐出来,而且因为肠胃痉挛还会引起可怕的出血症状,这种情况之下,他们选择的是保守治疗,这已经是习惯性的了,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出现恶性的变异反应。

“麻烦您了。”

“嗯,看你这个样子也需要休息,不要把自己的身体也拖垮了。”

两个人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然后到了走廊的尽头。

“看样子没有别的办法了。”

“跟大哥说吧,在这样拖下去,命就没了!”

“哎!”一声叹息,事情到了这一步,是谁也未曾料到的。

病房之中,几个病人躺在床上,有气无力,脸色苍白,没法吃东西,流食都不行,只能通过挂点滴维持着生命,现在他们不要说下床了,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样啊?”曹猛的声音只能够自己听见,仿佛烟一般,出了嘴就消散掉了。

“不好,很不好!”曹和道。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境界,他也不准备继续这么下去了。

“医生让我们要有个心理准备,说你们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曹和道。

“没办法了吗?”曹猛听后整个人一塌,仿佛是失去了某种支撑。

“西医、中医都看过了,这里已经是国内最好的医院了,前一段时间,小慧去过那个山村,和那位王医生接触过了。”

“他怎么说?”

“这病,他能治,条件,你们认罪、伏法。”

沉默,良久的沉默。

是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是以健康的身体接受牢狱的刑罚。

生命,还是自由?

需要考虑。

“他能治好吗?”曹猛的想法已经开始松动了,不在坚持。

命,重要。

“他说能。”

“再跟他谈谈吧。”

“好,我再去一趟。”曹慧道。

曹慧当天就出发了,夜里就到了齐省。在济城住了一宿,然后在第二天上午就赶到海曲市,打了车直接去了山村,当她赶到的时候,医馆的门是关着的。

她没离开,就在墙外的合欢树下等着。

为了赶路,她中午饭都没吃。一份面包,一瓶矿泉水,先对付着。

这天,太阳比较烈,好在树荫下还算凉快。

从家里出来的王耀看到站在合欢树下的曹慧。

“怎么又来了?”

“找您有事。”曹慧的态度放的很低,这次是来求和的,是来低头认错的,对方可以治疗是不假,但是他也可以选择不治疗,让他们自生自灭。

“进来说吧。”

“坐。”

王耀盯着这个额头上还有汗水的姑娘。

第六九五章 水

“连夜赶过来的?”

“是。”

“他想通了?”

“想通了。”

“伏法之后,我自然会帮他治疗的。”王耀道。

“您……”

“不相信我?”王耀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了。

“有点担心。”曹慧觉得这事情还是明说的好。

“呵呵,我说到做到。”

曹慧听后沉默了,这就算是一句口头的应允,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她又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王医生能否去一趟京城?”

“不可能。”王耀摆摆手。

“老实说,他们是死是活完全看他们自己的,你觉得我会在乎吗?”王耀反问道。

他之所以今天和这个女子说这么多,就是觉得她身上还有一点值得赞叹的东西,虽然说她曾经算是助纣为孽,和曹猛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曹慧沉默了,他不知奥该如何应对了,这一次和以往的情况完全不同,主动权落在对方的手中,他们没有人的反制手段。

“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吧?”她暗道。

“打扰您了。”她思考了还一会,没有应答,起身告辞。

不远千里,昼夜兼程,不到半个小时的交谈。

“不送。”

曹慧离开了,其时,日照当空,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下午的时候,钟流川和钟安欣兄妹来到了医馆,小姑娘的病情已经痊愈,恢复了健康。

“准备去哪里?”

“我们准备留下来,就留在连山县城,我想在这里买套房子,在这个村子里。”钟流川道,他想好了,自己在这个山村买套房子,也在连山县城买套房子,平日里可以让钟安欣住校,也可以去连山县城照顾她。

“好啊。”王耀听后笑着道。

原本村民选择了离开,外面的人选择进来。

他们选择留下,郑维均将要离开,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轮椅和拐杖的帮助,可以自己慢慢的走,他现在每天都要围着山村走上一段路。

“叔,最近我得回去一趟。”郑维均道。

“嗯,是得回去。”郑世雄道。

“其实我不想回去,觉得呆在这里也挺好的。”

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就会喜欢上这里的生活,宁静、悠闲,在这里,他可以不再想那些商场的争斗、尔虞我诈、利欲熏心,也可以不考虑家族之间的争斗,这里没有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嘈杂,没有工厂设备的轰鸣,不会让人感觉到节奏飞快的窒息感,这里的人走路的时候都是慢慢悠悠的,他在这里,闲来无事的时候泡一杯清茶、品一杯香茗,仔细的想一些事情。

离开了这里,这些东西都将留在这里,他要继续面对那些让人生厌的争斗。

“你不属于这里。”郑世雄道。

人的一生,或许在生下来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该走生么样的路,是飞黄腾达、是平步青云、是默默无闻、是辛苦一生。

郑维均听后没有说话。

“真羡慕先生啊!”

“他,世外之人。”郑世雄如此评价王耀。

虽然他也和外界接触,也开馆接诊,但是给他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个世外之人,不能说是完全和外界隔离,但是却有一层隔膜挡在他们这些人和他之间。

下午,没几个病人,王耀早早的便关了医馆的门,回到了家里,却发现自己的母亲正在处理一只野兔。

“您上街了?”

“没有,这是泽成送过来的,我不要,他扔下就走了,我看他最近瘦的厉害。”

“王泽成?”

“是他,以前他对益龙不好、好吃懒做,现在可像是变了个人。”

这种变化村子里的人都看的出来。

“浪子回头。”王耀道。

“你喜欢怎么吃,红烧?”

“您看着办,怎么吃都行。”

吃过晚饭,王耀在家里呆了好一会,出去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这个时候,村子的大街上已经没人了,只有几个路灯还亮着。

轰隆隆,一辆颤抖着的摩托车从被向南驶进了山村,在王耀的身旁停了下来。

“王医生。”

“这么晚了才回来?”

“哎,出去干了点活。”王泽成道。

其实,他这个时候回来算是早的了,平日里都是十点以后回来的,这几天工作没那么多,他不想这么早就回来,还想多赚点钱。

路灯下,王泽成的神色十分的疲倦,毕竟一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而且计件的体力劳动,累是非常正常的。

“我跟你说过了,你太累了,需要休息。”王耀再次劝道。

“哎,我明天休一天的班。”王泽成道。

他是累,但是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十分充实,也有些无奈。

“你可以试试干些别的。”王耀道。

“别的,什么?”王泽成一愣。

“种药材。”王耀道。

“种药材,谁要啊?”

“我要啊。”王耀笑着道。

“嗯,可是我从未种过啊!”

“会种地吧,这个和种庄稼一样的。”他笑着道。

王泽成听后沉默了好一会。

“我想试试。”

“好。”

“谢谢。”他十分真诚道。

“回去吧,家里人还等着你呢。”

摩托车在村子之中一栋石头搭建而成的小桥处拐了弯,向西行,消失在胡同里。

教授他人种植药材,这个想法王耀早就想过了,随着建设制药厂这件事情定下来之后,他就知道这件事情要尽快落实,他的制药公司,用的必须是最天然的药材,而不是那些通过使用肥料等东西催出来的药材。

药田有限,而且他准备主要在里面种植一些“灵草”,这样一来的话需要大量的普通药材,这些东西不可能全部靠外人来提供,而且王耀也觉得主要的东西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好一些,于是他想到了让村子里的人种植药材,让那些留下来的人种植。

位置吗,东山就可以,西山出现了死地,还是不要上去的好。

这也有了刚才他和王泽成的那番话。

夜里,村子里很安静。

“种药材?”当王泽成跟自己的媳妇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是有些吃惊的。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来了?”

“今天晚上的时候碰到了王耀,他说起这件事情来。”

“种植药草,我们也不会啊?”

“应该不难,和种植庄家差不多,你不是在家里吗。”

“那我们试试?”

“试试,明天正好休班,去问问他。”

“嗯,好。”

第六九六章 认罪

村里人也知道,王耀好像是通过种药材发的财,买了进口车,在县成里也买了房子,也有人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没人去做。

“定下来,种!”

种药材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次日,王泽成果然来到了王耀的医馆里,问起来他种植药材的事情。

“我给你推荐了几种龙胆、防风、黄精……”王耀说了几种药材,“销路你不用愁,种、苗我也可以提供,但是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啊?”

“这些药材不能使用任何的化肥。”

“这个,没问题。”

“我这里还有几本书,你可以拿去看看。”王耀从桌子上拿出来两本书,这是有关药材种植的书籍,是在他最开始在山上种药的时候学习和阅读的书籍,里面讲解的最基础的东西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他当初种药材的时候可是非常的用心的。

“谢谢。”王泽成很感激道。

“嗯,叔的身体怎么样啊?”

“还行。”

一直吃着王耀给的药物,老人的心情也挺好的,这病情似乎控制的很好,没有恶化,这样他就很知足了。

“嗯,药一定要按时吃。”

王泽成拿着书回来,然后又和自己媳妇商量一下,两个个人选定了一块地,就在东山的脚下,那是他们家的地,离着也近,种庄稼似乎是不太怎么长,索性用来种药材。

数千里之外的京城。

“大哥,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曹慧连夜去,连夜回,很疲惫,是累,心累。

“我认了!”曹猛他叹了口气道。

“给我办出院,你们陪我去。”曹猛道。

“大哥,你这个情况出院可不行啊!”前天的几个人听后愣了,他们并不知道实情,但是他们知道,这个样子出去的话很有可能就死了,如果人死了,还有谁给他们钱呢?

“闭嘴!”曹猛一声呵斥,也已经是有气无力了。

“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这几日,躺在床上,他也在思索着自己的过去所做的那些事情。

人渣,这个词其实是不足以形容他的,他所做的事情的,已经坏到了骨头里了。

害人家破人亡的事情,他没少干,这虽然不是故意杀人,但也是间接的。

“这或许真的是报应吧!”

“什么,你们这个时候选择出院?!”这位主治医生听了他们要求非常的吃惊。

“他这个情况在医院里尚且能够保住命,一旦出出去可就不好说了。”

“我知道医生,任何事情,任何的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那好,你们签个字。”这位医生看他们十分坚决,思考了好一会之后批准他们出院,但是出去之后病人发生任何的意外,他们都不会承担责任的,曹慧和曹和签了字。

他们问医生要了能够暂时稳定住他病情的药物,然后专门雇了一辆车,一辆很舒服的车,直接从京城出发,直奔连山县城。

“大哥这是搞什么,瞎折腾吗?”曹猛这次去连山县城只带着曹慧和曹和,将其他的四个人都留在了京城,照顾还在病床上的其他三个人。

“谁知道啊!”

“不会是跑了吧?”

“跑了,能去哪里啊?”

“你看老大的那个样子,十有八九是不行了,而那两个人是他的亲信,是不是找个地方安排后事顺便将钱也分了?”

“哎,你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那我们也跟着去啊!”

“关键是老大去哪里了?”

“肯定是回老家了,我听老大不止一次说过,要落叶归根的。”

“对,回来家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跟着回去了,赶紧的,去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四个人呼啦一下子直接冲出了医院,坐车回中原曹猛的老家,至于在医院里还在病床上的那个三个需要人照料的病人,谁有时间管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有血缘的亲戚,不过是临时的团队而已。

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哎,这陪床的呢!”护士见这个几个病人连个陪床的都没有,眉头皱了皱。

都走了!

曹子真叹了口气,自己就会这样死在这里吧?

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那破旧的房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活该啊!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着。

曹猛躺在座椅上,浑身没有一点的力气。

“大哥,再坚持一下。”

“嗯,没事,我听到住。”

他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是个半死人了。

他们上午从京城出发,在天黑的时候到达了连山县城,找了一个宾馆住下。

一夜之后,他们早早的就来到了山村,等在了医馆的外面。

山中很静,炊烟袅袅。

八点多一点,王耀从山上下来,看到了停在医馆外的车辆。

“王医生。”见到他之后,曹慧走到了跟前。

“来了?”

“对,来了。”

“进来吧。”

两个人驾着已经不成人形的曹猛进了医馆。

“想好了?”

“想好了。”曹猛有气无力道。

“好。”

王耀打了一个电话,给镇上的派出所。

“认罪伏法?”接到这个电话的人都愣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派人过来了。

“说吧。”

“这是?!”他们一看曹猛这个样子都愣了。

“你们审问过得。”王耀平静道。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坏事做的多了,自然会有报应的。”王耀冷冷道。

“说吧。”

曹猛有气无力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们如何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然后如何商量着过来讹诈王耀,并如何实施的。

哼!王耀听后冷哼了一声。

“都这个时候还不老实!”

这些人,指望他们能够突然间悔悟,难度很大啊!

乎,乎,曹猛大口喘着气。

王耀伸手在他腹部拍打了几下,然后给他服下一碗药剂。

这一次,曹猛没有呕吐,只觉得腹部温热,这几日受尽了苦,这一碗药下去,别提有多舒服了。

“那个老人是怎么回事?”

曹猛听后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没有侥幸的可能。

“是我们给他吃的药。”他索性都认了。

“什么药?”

“是个偏方,成分我们真的不知道。”

几个警察听后互相看了一眼,好家伙,这可就涉嫌谋杀了,和前面他所说的这些事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你要对你刚才所说的话负责!”警察正色道。

“我说的都是事实,我确定。”曹猛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要么痛苦的死,要么卑微的活着,他选择后者。

这事情他们几个人做不了主了,立即上报,很快就有人过来处理这个案子,鉴于病人的情况,他们只是进行了录口供。

差不多了。

王耀将自己留在曹猛身上的东西化去,同时将那些淤塞的脉络通开,穴位归正,听上去很复杂,其实不过一小会的时间而已。

哎!

曹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蒙大赦。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说是不恨,那是假的,但是要报复,他真是没了个心思,自己即将面临牢狱之灾,也别将这些仇恨之类的东西延续给后面的人了。

曹猛又住院了,进了连山县城人民医院,不过这一次不同,专门有警察看守着,因为他涉嫌诈骗和谋杀,后者可是重罪。

“我这辈子就这个样子,你们呢,别想着给我报仇了!”曹猛对曹慧和曹和道。

“哎!”

“找个好的工作,安安稳稳的。”或许是最后的良心发现吧。

“大哥,您先养病吧。”曹和面色黯淡道。

他是认罪了,剩下还有三个人在外面,不,是七个,这些人都要伏法的。

第六九七章 可惜了

“那些人,我想办法让他们来。”曹猛道。

“好,这也算是你戴罪立功。”办案人员听后道。

他们意识到这可能是个大案子,这是一个团伙,而且是跨省作案的团伙。

“曹和,你来。”

曹猛对曹和叮嘱了一番。

他带队这么多年,知道自己这些个手下的脾气和性格,摸得透透的,掐的死死的。

“他们应该去了中原我的老家,跟他们说来这里,有任务。”

“哎,好。”

“他们手里的卡你知道?”

“知道。”

“打一万块钱过去。”

“是。”

曹和离开去办这事情去了,剩下他一个人呆在病房里,因为他的身份有些特殊,因此这个病房室单独为他准备的。

他的身体在经过王耀的治疗之后已经好转,可以吃一些流食,也渐渐的有了力气,但是,他的精神却是始终萎靡不振的,仿佛失了魂一样。

等身体好了,下半辈子估计就要在牢房之中度过了。

他自己做的事情他自己清楚,按照法律规定,枪毙都不为过,有些他交代了,更多的事情他并没有交代,他不是傻子,也不是彻底的悔悟。这是刀架在脖子上,不得不低头。

哎!

医馆之中。

“王医生,您是怎么做到的?”派出所的一位警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虽然这案子已经移交出去了,但是他这下了班之后还禁不住跑过来问问,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中午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落枕了。

“让那群人渣俯首认罪,我可是听说了,他们干的坏事多了去了。”

王耀的只是看上去十分简单的捏了捏,揉了揉,然后那个警察便神奇的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不疼了。

“嘶,这就好了?”

“好了。”

“真神了,谢谢你了,多少钱?”

“不用了。”王耀摆摆手。

“哎,刚才的事您还没说了,怎么办到的?”

“以德服人,我和他进行了深入的交流,给他以灵魂的触动,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焕然悔悟,决定伏法认罪、重新做人。”王耀正色道。

“呃,我差点就信了!”那个警察听后一愣道。

“呵呵,想不到,王医生您也这么幽默,谢了,有事记得直接打我电话。”

“嗯,中午别趴在桌子上睡了。”

“知道了。”那位警察同志乐呵呵的离开了。

伏法、认罪。

具体的记录王耀没有看,但是他可以确定,那个名叫曹猛的男子肯定不会将自己所做的错事、违法的勾当全部说出来。不过,单单是他承认的那些事情就足够他下辈子在牢房之中度过了。

这件事情仿佛很快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

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时间冲刷的一干二净。

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来看病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里曾经死过人,这个医馆之中的医生曾经治死过人这件事情似乎都被大家忘记了。

郑世雄和郑维均叔侄两人也离开了。

临行前他们特意请王耀吃了一餐,表达了感谢。

整个山村之中,从外面来,长住看病的只剩下了温婉和范佑仁母子了。

“哎,他们都走了?”温婉坐在院子里望着不远处的青山轻声道。

“您也快好了。”

“断续膏”的治疗效果是十分明显的有效的,温婉的身体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她自己也能够感觉到出来,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轻松的,在这里呆的时间不短了,她的心态也越来越好。已经喜欢上这里了。

“嗯,快好了。”

有些东西,当你拥有的时候并不觉得它如何好,不懂珍惜,甚至感觉不到它,但是一旦失去,绝对是后悔莫及,比如健康。

此时的温婉就很是感慨,重新即将有用健康,她意识到,健康是最重要的,生活的一切都是以生命健康为前提的。

“等您好了,我带着您四处转转,您也别那么累了。”范佑仁道。

“哎,好。”

连山县城之中,曹和带着四个奇葩的家伙下了车。

“哎,怎么又是这里啊?”

“都这个是时候大哥还想着报复人家呢?”

“报复,你说不会会是握手言和了?”

“握手言和,就大哥那个性格,他会握手言和,握手的时候捅刀子还差不多。”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曹和也不说话,面无表情的在前面走着。

“哎,小和啊,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