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医等狂兵 > 第086节

医等狂兵 第086节

“不对,这不可能,我怀疑是那胖子和瘦子在故意放水!”

尼玛啊!

黄正奇听到剩下四大高手的惊呼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故意放水?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去放水?难怪前面那么多高手都死了,你们这些武林高手的知商都有问题吧?

黄正奇现在是又惊又怒,可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连杀两个后,刘风的脚步没有半点停留,他居然杀到了一个壮汉的面前,并且挥起了拳头。

“你找死,真以为杀了两个放水的废物就了不起了吗?”

这壮汉一脸横肉都绷了起来,并且抬手去抓刘风的拳头。

然而,刘风的拳头根本没有砸出,他右腿猛然提,一脚闷进了壮汉的裤裆。

砰……啊!

刘风这一脚可不止是断子绝孙,而且彻底踢碎了壮汉的骨盆。

“黄正奇,你站好了等着,风哥我的反击正式开始,我保证,一分钟后就送你去地府。”

砰!

又是一声闷响发出,又一名高手喷着血横飞而起。

砰砰……

刘风此时大发神威,双窍丹元为其提供了超强的功力,他的身法速度和拳脚威力都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蜕变。

一分钟后,在刘风的脚下就多出了六具新的尸体,而刘风已经走到了黄正奇的面前。

第306章 再遇笑仙

“你不能杀我,我是黄家现在的家主,是黄家第二代……”

砰!

刘风一把掐住了黄正奇的脖子,把他的后半截话又给憋了回去。

“黄家,呵呵!在你的眼里,你们黄家人,你们这些超级大家族,高等大门阀里的人,都比普通人的命贵是吧?”

刘风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像你们这种人,是最让我看不起的,也是我杀的最多的。”

黄正奇此时脸色憋得发紫,他盯着刘风的双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咔嚓!

刘风没有再跟黄正奇多废话,他的手上一加力,黄正奇的颈椎直接被掐断。

半个小时后,最后一批高手赶到。

这回带队的是彭千里,四大家族联合的行动阵营中,彭千里算是地位最高的,而且他的身后足足跟了七位高手之多。

可结果一样,面对现在的刘风,七大高手依然不够看的。

只不过这七人相对团结一些,所以刘风干掉他们,足足用了十五分钟时间之多。

此时此刻,在这条小路上,已经躺了二十来具尸体,其中有好几具尸体都是身体严重扭折变形,将这条小路显得好似人类炼狱一样恐怖吓人。

彭千里此时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刘风,已经吓得胆寒了,他靠在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上,双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彭千里是吧,别怕,今天我保证不会杀你。”

刘风盯着彭千里的双眼,从容地说道:“不杀你有两个原因,第一,今天我大开杀戒,杀了这么多高手,总需要有人擦屁股啊!你,是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主导者之一,相信你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解决好的,对吧?”

彭千里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只要能保住命,他当然不会说不行。

刘风继续说道:“第二,你毕竟是佳琪的亲生父亲。当然,我知道你根本不愿意承认那个女儿,甚至你的二夫人管她叫野种,你也是认可的,对吧?可不管怎么说,因为那你与她那份血缘,我这次饶你不死。”

当彭千里听到佳琪这两个字时,他的脸色黯淡到了极点。

“其实,你这次不该来首都的,我知道你是为了佳琪来的。”

彭千里低着头说道:“本来她已经被安排好了婚事,他是要嫁到蓝家的,就是你杀死的蓝廷相,这也算是我彭家和蓝家联姻,将来她会得到一生富贵。”

啪!

刘风毫不客气的抡起巴掌,一记大耳光抽得彭千里半边脸好似风拳的红旗向一侧甩起,整个人也跟着原地转了四五圈。

“你有资格决定佳琪嫆给谁?你特么算老几啊?”刘风骂道。

彭千里知道刘风不会杀他,反而还来脾气了,他捂着脸大吼道:“我毕竟是她亲爹,我决定她嫁给谁有什么错?”

啪!

刘风反手又抽了彭千里一记耳朵,“你还知道你是她亲爹?你养过她吗?她的成长过程有你参与吗?她花过你一分钱吗?”

“我,但我为她选的亲事,可以让她富贵一生,让她以后不会再受苦。”彭千里嘴角带血,继续狡辩。

啪!

又是一记耳光,“我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不要脸的,想让佳琪为你们彭家跟蓝家联姻,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怎么不让你妈去嫁给蓝家?”

“你,不准侮辱我家老佛爷,她……”

啪,啪啪啪……

刘风早知道彭家的家族结构是什么样子,彭家那位老佛爷是整个彭家的支柱,可以说那个老女人年轻时也是一代巾帼英雄,可惜,这个女人却有着极强的控制欲,不允许任何人违背她的意志,在彭家成为超级大家族后,这个老女人更是搞起了一言堂,也正因为她的性格,让她在中晚年后做出不少让人不耻的错事。

彭佳琪的妈妈,当年被赶出彭家,也是那位老佛爷亲手造成的,所以刘风对彭千里那位老妈,从来没有好看法。

一通大耳光抽过之后,彭千里的脸已经肿成了血淋淋的猪头。

刘风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听好了,我这次来首都原意只为把佳琪接回去,我也没有时间在这边呆太久。但是,等以后等我腾出时间,我一定带着佳琪来首都长住一段时间,那时,我会带着她找上你们彭家;那时,我会让你和你头上那位老佛爷,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受到侮辱。”

啪!

说完这番话后,刘风再一次抡起了巴掌,一记大耳光抽得彭千里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你,你你……”

彭千里气得全身颤抖,他挣扎着抬起头来,似乎想再说些什么,可是,此时在他眼前哪还有刘风?

没错,刘风在抽了彭千里最后一个耳光后,以普通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消失在这条小路上。

但是,刘风走了,可不代表这条路上没人了。

恰好有一对小情侣,从主路上走下来,这二人刚走进小路,便被面前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给震惊到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猛鬼街吗?”

“胡扯,世上哪有鬼啊,这是杀人,杀人,杀人犯还在这。”

两个小情侣,除了震惊和害怕外,他们俩看到了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彭千里,其中那个男孩,搂着小女友的肩膀大声说道:“快快,快报警,这个杀人犯起来了,一定要让警察把这个坏蛋绳之以法。”

“我,我我我害怕啊,我们报警,他会不会也杀我们?”女孩颤抖着小手摸出手机。

“没事,这个凶手明显也受伤了,我会给你挡住的。”男孩坚定地说道:“网上总是抨击我们现在的社会变得冷漠了,我觉得我们这些年轻人应该担当起一些社会责任,社会责任,从我做起。”

“嗯!老公你真棒。”女孩似乎受到了男孩的感染,一股莫名的勇气从她的心底油然而生,并且播出了报警电话。

“麻痹的,你们说谁是凶手?”

彭千里晃晃荡荡的站起身来,这位彭家现任的家主,此时怒止横眉,满脸狰狞的大吼道:“别说凶手不是我,就算是我,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就算警察来了,又敢把我怎么样?”

“我去尼玛的,凶手还这么猖狂,当我不敢见义勇为啊!”

男孩大怒,冲上前去一记大飞脚闷在了彭千里的脸上。

路口拐角处,刘风的嘴角挑起一抹得意微笑,小声道:“这小伙子不错!只可惜,他打了彭千里,恐怕要出大事啊!”

“放心吧!”

韩刑睿从刘风的身后走了出来,郑重地说道:“这么有正义感的小伙子,我韩家保他无事。”

“韩家行吗?”刘风问道。

“当然行。刘风,我告诉你,我首都韩家可不止是一个武术世家那么简单,就是面对首都五大家族,我们也不弱。”韩亦辰一脸自豪地说道。

啪!

刘风抬手打了个响指,“原来韩家这么牛逼啊,以后我再来首都,惹了事就打韩家的旗号了。”

咳咳!

韩刑睿和韩亦辰同时捂着嘴干咳了起来。

此间事了后,韩亦辰带着刘风回了韩家,而韩刑睿仗义的留了下来,他要看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并且那那对小情侣不会受到彭千里的打压。

首都韩家座落的地点,其实离首都国际机场并不远,虽然地处路段不算繁华,但是足有五进的大院子,却颇有气势,比端木家可要强上不少。

韩家的五层院子中,每一层院子内都没有供人享乐的亭台楼阁,反而到处可见各种健身器材和各种冷兵器排列的兵器架子。

一路走进韩家,刘风还看到不少穿着练功服的男女,认真的练着拳。

这些人练功非常专注,哪怕家族内来了新面孔,他们也不会多看一眼,每个人练武都表现出了极为刻苦的状态。

“难怪韩家能出现你老叔这样的超级高手,从看到你们家族内的习武状态,我就感觉,你们这个家族,将来还会不断的诞生出厉害人物的。”刘风道。

“我们韩家可不止我老叔一个超级高手,还有我呢。”韩亦辰道。

“你……好吧。”

“什么叫好吧?刘风,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态度怎么了?你还非得逼着我夸你啊?”

二人聊着天,已经进到了最后一层院子。

只不过当进了第五进院后,刘风和韩亦辰同时闭上了嘴。

在院子中间,两个年纪都已经很大的老人,正双手互搭在一起,进行着缓慢的攻防转换。

这是一种类似于太极推手的较量,看似缓慢也并不精彩,可实际上二人每一个柔顺的动作在作出来时,都伴着无比精妙的内劲运用,甚至都在运转着极为恐怖的功力在进行对抗。

与此同时,刘风的眼前突然一亮。

这两个老人之中,有一个他是认识的,那老得满脸皱纹切头发胡子全白的老者,正是教过他养气诀的笑仙。

刘风真没想到,会在首都韩家遇上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者。

“诶!刘风,你说这两位老人谁能赢?”韩亦辰问道。

刘风摇了摇头道:“不好说。”

“是不好说,还是不敢说?”韩亦辰继续小声说道:“我告诉你,那位是我爷爷,他可是真正超越了丹劲的存在,功夫老厉害了。”

刘风道:“可另外一位,同样属于传说一级的存在。”

切!

韩亦辰不满道:“敢打赌不?我赌我爷爷赢。”

“你真要赌?”刘风试探性的问道,同时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第307章 独一丹境

“当然要赌。”

韩亦辰故意挑了挑眉梢,道:“我赌我爷爷赢,我就跟你赌一种武功,我看你刚才跟那些高手对决,你是学过蜀山剑拳吧?嘿嘿!剑意拳炉能让习武者练出一股锐意进取的势,这种势对于习武都来说……”

“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你说说,我拿蜀山剑拳拳谱跟你赌,你拿什么跟我赌?”刘风问道。

“我跟你赌,赌,赌我们韩家的一手家传绝技,粘衣十八跌!”韩亦辰说出这手绝技后,还再次压低声音道:“我韩家的粘衣十八跌厉害得不要不要的,这种功法可以让你面对任何硬功高手、软功高手,哪怕是太极高手,你都会立于先天的不败之地,真正的抬手飞人,贴身摔鬼。当然,我是指徒手搏斗,用上兵器就不同了。”

刘风听到这里,眼前突然一亮。

不过不管是刘风还是韩亦辰,二人都没有发现,此时正跟笑仙进行推手较量的韩爷爷,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不好吧,我还是觉得我有点吃亏。”刘风明明心里已经很满意了,可还拿出一副你是在占我便宜的态度来。

韩亦辰咬了咬牙道:“这样,我不仅送你粘衣十八跌的拳谱,我还求我爷爷亲自指点你练一遍,如何?”

“赌,我跟你赌了。”刘风这回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就赌笑仙爷爷赢,哈哈!”

呃!

韩亦辰听了刘风的话后,微微一愣,他发现刘风像是很满意的样子,这就让他有种上当的感觉了。

“刘风,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这表情很贱呢?”

“嗯,我练过剑拳吗,所以有一身剑意。”

“那啥,你以前就认识笑仙?你竟然一下就道出他的身份了,这什么状况?”

“你猜。”

刘风跟韩亦辰小声嘀咕的时候,两位老人的较量开始变得激烈了。

原本二人是单手互推,动作也很轻缓,可现在二人都用上了双手,并且进步退步的频率开始增加,二人也都有了明显的发力动作。

嗡嗡,砰砰……

两位老人的发力虽然不是很明显,可只是带出一点,都会震出嗡鸣声或空气因为快速挤压而形成的气爆声。

甚至因为二人脚步转换的速度在加快,以二人中间,四周地面上居然扬起了阵阵烟尘。

“好强啊,要分出胜负了。”韩亦辰的双眼紧盯着两位老人不放。

刘风跟韩亦辰差不多少,还小声说道:“韩家的粘衣十八跌要到手了,有点小激动。”

你妹啊!

韩亦辰真想揍刘风一顿,你得赢了才能得到粘衣十八跌好不好?

砰!

就在这时,两位老人的四脚同时猛抖,这是一齐做出了发力的动作。

随着一声好似平地闷雷般的炸响过后,笑侧退回前弓的右腿,双手向下划圈,而后从头顶压下降于小腹,并且从容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而韩家老爷子,却是噔噔噔的退后了三四步,每一步后退都踩得地面颤上三颤。

“嘿嘿,我就说吧,粘衣十八跌到手了。”刘风这会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而韩亦辰的下巴,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这是震惊过度造成的。

“爷爷,我爷爷怎么可能输?”韩亦辰捡回下巴,一脸懵逼的自言自语道。

刘风笑呵呵地说道:“很简单的道理,其实韩爷爷和笑爷爷的功夫是不相上下的,但笑爷爷的功夫特殊,他的功力太过深厚,同级高手跟他较量,开始可能不会落于下风,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笑爷爷的功力,足可以把同级高手给耗死。”

“没错!”

就在这时,韩老爷子自己也承认了,“笑仙这老家伙的功力,绝对是变态中的变态。反正跟他较量,就是摸不到他的底啊。我跟笑仙切磋过不止一次,结果全都输了。”

“爷爷,可是你你,你不能输啊,我跟刘风打赌……”

“好了,我听到你们打的赌了,我们韩家跟小风师出同门,韩家的粘衣十八跌功法传授给他也是应该的。不过,这也给你敲个警钟,亦辰,以后可不要跟别人随便打赌,要知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韩老爷子借机教训了一下韩亦辰,然后朝着刘风招了招手,示意刘风到他身边来。

刘风笑着走上前,用传统武术的礼节抱拳行礼道:“韩爷爷……”

“叫我老爷子就行,我们韩家一脉的武功,都源自于不败神话盛阳,而盛阳先生又是你的师叔,我哪怕让你叫一声爷爷呢?”

韩老爷子拉住刘风的手,和蔼地说道:“当然,武术界里的辈分也乱得很,我曾跟盛阳先生学武十年,而我这孙子亦辰,却又拜刘敬龙为师,如果我不是他爷爷的话,恐怕我还得叫他一声师弟呢。”

“老爷子说笑了,就算你叫他师弟,他敢答应吗?”刘风笑呵呵地说道。

韩老爷子哈哈大笑道:“他敢,他真敢答应的话,我打烂他的屁股。”

晕!

一旁的韩亦辰突然有点后悔了,后悔不该把刘风带回家里来。

随后刘风跟笑仙又聊了会天,中午大家还一起吃了个便饭,跟韩老爷子和笑仙这种传说级的高手吃饭聊天,让刘风长了不少的见识。

并且在吃饭时,韩老爷子亲手将《韩式粘衣十八跌》的拳谱送给了刘风,并且承诺午饭后,亲自指导他练一遍。

刘风郑重的将拳谱收好,心里已经美得不能再美了。

咦!

就在这时,笑仙盯着刘风突然惊讶道:“小风,你,你你……你居然……”

“笑爷爷,你看出来了?”刘风也震惊了一下,并且试探性的问道。

这二人说话跟打哑谜一样,别人听不明白,但他们俩自己明白,笑仙问的是刘风形成了两个丹元但主丹田却没有丹元的事情。

笑仙道:“如果你这种功法不是我教的,我也不可能发现的,你这,你这是我见过修炼我这一脉功力,第二个出现这种情况的人。”

“第一个是谁?”

刘风和韩老爷子同时问道。

虽然韩老爷子不明白笑仙说的是什么,但他知道,笑仙和刘风说的事情一定不简单,尤其是听到笑仙说刘风练了他这一脉的功法,这就更让韩老爷子好奇了。

笑仙道:“王升!我的徒弟王升,当年修炼我的功法后,起初和刘风现在的现象是一样的。”

哦!

韩老爷子、刘风、韩亦辰同时眼前一亮。

显然,在武林界,笑仙的弟子王升,名气是大到极点的存在。

“小风和王升的练功效果一样,那我就放心了。”

韩老爷子笑着说道:“刘风,你知道吗?如果王升不是突然消失不见了,他在武林界的名气,恐怕已经威胁到不败神话,甚至威胁到你师父了呢!”

“这么厉害啊!”刘风震惊道。

“当然厉害,我相信,笑仙收了那么一个弟子,恐怕没笑做梦笑醒过。”韩老爷子又调侃了一下笑仙。

笑仙苦笑道:“可惜,我这个好徒弟现在生死未卜,就这么失联了,唉!”

大家见笑仙这个表情,都很明白事理的没有再聊下去。

刘风虚心请教道:“笑爷爷,你看我现在这状态,算不算丹劲高手了?”

听到刘风这么一问,韩亦辰立刻看向了刘风,刚才刘风连续击杀丹劲高手,甚至杀二级抱丹强者都不吃力,已经把韩亦辰看得有点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了。

笑仙道:“算,但也不算。毕竟你现在表现出的状态,根本就不是个丹劲层次的存在。但你的确……反正你现在肯定拥有了接近二级抱丹的战力,甚至加上你的底蕴,恐怕杀二级抱丹高手都不是难题。”

刘风认真的听着,没有打断笑仙的话。

笑仙继续说道:“当年王升就是你这种情况,后来他在主丹田内重新抱丹后,一举达到了三级抱丹的层次。你明白这是什么概念吧?所以王升后来在武道上的成就才如此可怕。”

刘风听到这里,以他刘阎王的超然身份,也难免兴奋了一下。

笑仙又说道:“你这种状态,因为曾经出现过一次,所以在我这一脉也有一个说法,你这种叫独一丹境。就是独一无二的丹劲境界,明显不是抱丹层次高手,却拥有可怕的丹劲。”

说话间,笑仙抬手轻拍桌面,在他面前酒杯听的半杯白酒,如同喷泉一样从杯口中喷射而出,划着抛物线射向刘风。

刘风从容应对,也轻拍一下桌面。

在他面前的酒杯内,同样洒如喷泉般射出。

两道酒水于桌面上空交错而过,随后刘风端起空杯向上一接,从笑仙杯里射出的酒水全部落入他的杯中。

对面笑仙,以相同之法接酒,这一老一少的二人相视一笑,而后同时抬手将杯中洒干了。

“丹劲!这果真是丹劲,是货真价实的啊!”韩亦辰又被震惊到了,貌似从他认识刘风以后,就不停的被眼前这个同门师弟震惊着。

韩老爷子也看得大感神异,“不是抱丹高手,却拥有的恐怖的丹劲,真是怪胎!独一丹境,好一个独一无二的丹劲境界!”

第308章 我陈果然又来了

“那啥,独一丹境,这就是说我步入丹劲层次了呗?”

刘风一脸无奈地说道:“可是我要参加春节后的潜龙榜大比的,这个打榜对我来说很重要啊,步入丹劲层次貌似就没有参加的资格了吧?”

“不不不!”笑仙笑眯眯地说道:“对你现在的情况而言,只是以我这一脉的眼光看你属于丹劲层次,但以传统武术的等级划分,你还是在化劲这个层次上。只不过是,开了外挂的化劲高手。”

韩老爷子也点头说道:“除非你真正的气血抱丹,否则就不算正式的抱丹高手,也就是说你这个独一丹境不是真正的丹劲层次,你,你你,你只能算个怪胎,不防碍你参加潜龙榜的。”

哦!

这回刘风放心了。

午饭后,刘风被韩老爷子单独叫教,这位超越丹劲层次的存在履行承诺,亲自为刘风讲解了一遍粘衣十八跌,并指点他练了一遍。

虽然只是指点了一遍,但对于刘风这种层次的高手而言,已经足够了。

当晚,刘风坐上了回往东海市的飞机,而且这回在没有人半路阻截他。

东海彭家,彭千里躺在床上,整个脑袋都包着纱布,露出的双眼布满了红血丝并且充满了仇恨。

袁千程坐在一旁,小声安慰道:“大哥,这件事暂时先放下吧,这个刘风的个人实力太恐怖,而且身后还有端木家和程家给他撑腰,跟他火拼没有好处。”

“你闭嘴!”彭千里愤怒地说道:“死老婆的不是你,挨打的不是你,丢人现眼的不是你,反而好处都被你拿到了,你是故意来气我的吗?”

啧啧啧!

彭千程幸灾乐祸地说道:“大哥,你可不能这么说哦!你联合四大家族,对付一个小小的刘风,结果闹得全军覆没,后来还把自己惹到警察局里去了。如果不是我出面,你连自己的屁股都擦不干净呢。”

哼!

彭千里冷哼了一声,不在理会他的二弟。

彭千里却自铭得意的继续说道:“至于你这个彭家家主的位置,可是咱妈老佛爷亲自给你罢免的,这点你更怨不着你弟弟我啊!当然,现在我是彭家的家主,将来只要机会成熟,弟弟我一定会替大哥你报仇的。不就是刘风吗,你放心,我迟早帮你弄死他。”

……

首都蓝家,一男一女两位中年,坐在客厅内。

“走了,这个小煞星终于走了啊!”

“该死的,我们的大儿子廷玉失踪、二儿子廷相被杀,我们蓝家还首都五大家族之一,这脸已经被人打得啪啪响了。”

二人原来是一对夫妇,也就是蓝廷玉和蓝廷相的父母。

“这次损失太大,谁也没想到刘风的身后站着两家的庞然大物。老婆,你也别不忿,我们又不是只有两个儿子,至于刘风这小子,我们要报复他,需要徐徐图之。”

“我懂,就是有点咽不下这口气而已。”

首都黄家,老爷子黄伯伦坐在自己的红木太师椅上,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利用麻田五十六挑战一事做文章,实际上是要对刘风完成绝杀的计划是他一手设计的,可现在损失最大的也是黄家。

黄伯伦的三个儿子都挂了,三个旁系的孙子还被抓进绝密部队,不知道将来事态会演变到什么程度。

没有人知道这老爷子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在他的面前站着好几个青年男女,都是黄家的第三代子弟。

“暂时算了,不要再招惹刘风,但要时刻关注一下这小子,等待可以一次绝杀他的机会吧。”沉默了好久后,黄伯伦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陆家,陆衍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重重的做了个深呼吸。

这次四家合作,几乎全军覆没,所有人都被刘风击杀在那条小路上。只有陆衍,这位陆家大少,从始至终都没有站到刘风的面前。

“没想到啊,现在的刘风厉害到这种程度,幸好我没有自我膨胀,否则就要跟蓝廷相一样成为一具尸体了。”

陆衍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不过没关系,越是算计这种强大的对手,并且最后将他算计死,就越是让我有成就感,咱们走着瞧吧。”

“可惜……”

此时,坐在飞机头等舱内的刘风,半眯着双眼道:“真可惜,这次四大家族联手,我几乎干掉了所有该死的混蛋,可就是没能干掉陆衍。陆衍啊,咱们来日方长,下次我来首都时,哪怕你不出面,我也会踏上陆家,亲手把你揪出来。”

数个小时后,刘风所坐飞机安全抵达东海。

出了安检后,刘风竟然看到两个超级漂亮的妹子,正并肩站在一起,笑盈盈的看着他。

“诗雯、佳琪,你们俩怎么来了?”刘风也笑着,并且快步朝两大美女走去。

没错,是杨诗雯和彭佳琪来接机了。

杨大美女经过一段时间的职场历练后,以前那股大小姐的刁蛮任性的感觉几乎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恬静和由内而外的自信。

越是自信的美女,就越能将自己的美丽体现到极致。

杨诗雯就是如此,她穿着一身得体的职业装,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上前来,温柔的为刘风轻掸了一下刘风左肩处的轻灰,“你在首都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虽然具体事情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一定很累了吧?一会我带你回家,你好好休息休息。”

“好!”刘风抬手揉了揉杨诗雯的小脑瓜。

彭佳琪也走了过来,这个乖巧的大校花,带着欣喜的笑容道:“风哥,这次太谢谢你了,看你衣服都脏了,一会佳琪帮你把衣服洗干净。”

“好!”刘风又揉了揉佳琪的头顶。

三人聊着天,朝机场外走去。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杨诗雯和彭佳琪都越发变得成熟了许多,两大美女都没有多问刘风这几天在首都做了些什么,更多的话题是聊最近东海发生的事情,还有公司发展中遇到的事情。

三人上车,朝着东海市内走去时……

“你们说,最近东海能源公司的建筑工地,经常有人去闹事?可是不用我们的人去就有人帮尽?”刘风问道。

杨诗雯点了点头,“是啊,来找麻烦的人不是放火、就是打人,刚开始时把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打得都不敢开工了。可那个女孩只要一出现,肯定把那群坏蛋打得落工化流水。”

“然后呢?”刘风道。

“然后就是那女孩充当起了东海能源公司的免费保镖喽!”

杨诗雯说到这里时,还故意加重了语气,道:“我想找那女孩聊聊,可那女孩神出鬼没的,我们也联系不上他。”

“那就算了吧,现在我回来了,等再出类似的事情,我会把麻烦一次性解决。”刘风道。

回到杨家别墅后,刘风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蒙头便睡。

风哥也不是铁打的,在首都折腾了那么久,早就感觉身心俱疲了。

不过睡觉前,刘风给朴冬夏发了一条短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风突然被一阵电话给吵醒了。

“咦,来得这么快!你们不用动,我亲自过云。”接通电话后,刘风只是听了一小会,随后嘴角便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大黑,刘风悄然离开杨家别墅,朝着东海能源公司的施工工地赶去。

东海能源公司处,一群保安聚在了大门工地大门口,而工地外却围着一群更多的人。

这些人个个狞眉瞪目,脸上写满了狠劲,为首的人居然是曾经要动老房区的陈果然。

这个连自己公司都被刘风铲平的地产老板,现在就跟个焕发了生机的暴发户一样,他的脖子上带着一条足有手指头那么粗的金链子,手腕上也带着一块大金表。

“哈哈哈,我陈果然又来了。”

陈果然指着一群东海国际的保安,大声吼道:“曾经刘风铲了我的地产公司,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你们这些人不过是打工仔而已,何必为你们的老板拼命?现在马上滚,我保证你们无事,如果敢继续抵抗,可别怪我今晚要杀人。”

“杀人,你土匪啊?”

卫子轩向前一步,毫不胆怯地说道:“今晚既然我来了,我看你们有什么本事在这耀武扬威。”

卫子轩一直在杨氏集团当保安部部长,本来他是要在杨氏好好历练一段时间的,只是最近东海国际这边总被人捣乱,所以他才主动过来的,毕竟将来他才是东海能源的保安部长。

这是卫子轩调到这边的第二天,也是第二次与陈果然见面了。

然而今天的陈果然,似乎底气十足,面对卫子轩居然冷笑连连,“好好,以为自己会点功夫就了不起是吧?别说是你,就是那个打了我两次的妞来了,今天我也不怕。”

说话间,陈果然一摆手,从他身后立刻站出来两个皮肤黝黑的壮汉。

这两个哥们可不是单纯长得黑,而是真正的黑人,而且这两个黑人的半边脸上,都带着藤蔓式的刺青纹身,显得别提多凶恶了。

“卫子轩,昨天你特么挺猖狂,跟那个妞联手打得我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今天我保证要打得你怀疑人生。”

陈果然狞笑着抬手一指,“上,把这小子给我废了。”

第309章 千人斩

“废我,就凭你找来两个黑人?”卫子轩冷笑,迈步朝前走来。

呼呼……砰砰砰!

两个黑人也不客气,同时出手左右夹击攻向卫子轩。

要知道,卫子轩的功夫早达到明劲大成的地步,前段时间又接受鬼王亲自指点,实力又提升了不少,很可能随时迈步暗劲层次。

可是面对这两个黑人,卫子轩却显得极为被动。

只交手不到一分钟,卫子轩便被逼得连连后退。每一次他抬手格挡对手的拳脚,都有种在挡棍棒抽砸的感觉,连两条手臂都疼得有些麻木了。

“哈哈!姓卫的,你不行了吧!”

陈果然得意地说道:“这两个黑哥们,一个叫琼斯、一个叫比利,曾经都在西方黑市拳上获得过百人斩的称号。你知道百人斩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说他们都在擂台上击杀过百人以上。”

没错,陈果然说的这两个黑人,的确都是百人斩,两个人的身体极为结实,切打法犀利刁钻,就算没有内功修为,但凭着打铁般坚苦的训练,也早已经成为极为恐怖的高手了。

砰!

不到两分钟的较量,卫子轩终于坚持不住了,一个没留神,被比利一脚踢中胸口,整个人向后抛飞而起。

“部长!”

“靠!这两个黑人这么凶,连部长都打不过他们。”

“天哪,这该怎么办?”

其他保安们此时都慌了,卫子轩直接飞砸进人群,还撞倒了好几个保安,这让保安们更加丧失了斗志,甚至有人已经开溜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靓影突然从黑暗中走出。

“陈果然,你是没脸没皮吗?打你一次没有记性,打你两次你还不长脸,难道非得逼着老娘弄死你?”

这个声音极为锐耳动听,可是却透着几分发自骨子里的嚣张。

陈果然和他的手下们,卫子轩和他的保安们,同时扭头看去。

一个穿着乳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走到了人群中间,这女孩长得明眸皓齿,长发披肩,右耳上还打着七个耳钉,小模样即美丽动人,又带着几分张扬。

尤其是女孩涂着两瓣烈焰红唇,于张扬中又带着几分奔放和热情,还带着一丝让人眼前一亮的性感。

“是这个妹子!太好了,她来就好了!”

“我就知道,关键时刻这妹子一定会出现,这妹子可太爷们了,没人能打得过她。”

“妹子,你来的太及时了。”

当这女孩出现后,所有东海能源的保安们,都兴奋了起来。

卫子轩此时也站了起来,他朝着女孩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两名黑人,“一人一个怎么样?”

“不用。”女孩自信地说道:“我一个人就解决他们两个了。”

“哈哈,安安,我一猜你今晚就肯定会出现。”

陈果然此时又狂笑了起来,“你知道吗?今天我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一是要铲平刘风的这家公司,另一个目的就是把你引出来。”

安安!没错,这个女孩正是安安,在刘风不在的时间里,在陈果然经常神出鬼没一样来东海国际捣乱时,她也会神出鬼没般的出现,粉碎了陈果然的计划,还一次次的将陈果然暴打。

“这么说,你今天是有备而来喽?”安安用嘲讽的目光看着陈果然。

“当然,今天我保证不但要把你带给我的伤害都补回来,而且我今晚还要把你带回家去,嘿嘿嘿!”

陈果然发出一阵淫靡的冷笑,然后再次朝身后招了下手。

嗖!

与此同时,一个上半身很长并有些陀背,两条腿很短的男人,如同一只没有进货完全的类人猿一样从人群中窜了出来。

这个男人不仅身长腿短,他的两条手臂也特别长,可谓真正的长可过膝那种。

只是一个窜跃,这男人所表现出来的速度,就让安安的脸上划过一抹凝重。别看安安在刘风身上吃过亏,可实际上这个曾经的小太妹可猛得狠,武功修为已经到了暗劲的层次。

可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怪男,光是速度上的表现,就已经不是暗劲层次高手所能表现得出来的了。

并且在这怪男出现的瞬间,有一个细节让很多人注意到了,那两个黑人,也就是琼斯和比利,居然下意识的向后退开好几步。

这两个黑人,似乎都很怪这个怪男,貌似感觉在这怪男身边都会感觉不安全似的。

“陈果然,这就是你的低牌?”安安微微蹙眉,显然也感到压力了。

哇哈哈哈!

陈果然狂笑道:“当然是我的底牌了,给你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猛男名叫吴野,也是我们西方请回来的,在西方地下世界的黑市拳擂台上,是个非常少有的千人斩!他在黑市拳打过一千一百多场比赛,被人誉为最恐怖的擂台杀手,因为他所有的对手,都已经睡在坟墓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