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鬼村扎纸人 > 第197节

鬼村扎纸人 第197节

而后,当他看到怪猴的动作的时候,脸色和苏珮一样,哗然变了!

只见怪猴做出了孟凡一样的动作,右掌急速震动三次,赫然又使用了孟凡的拿手术法怒涛掌,和孟凡的怒涛掌轰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术法余威慢慢散去,孟凡站在原地,凝眸看着怪猴,怪猴也瞪着眼瞅着他,神色依旧那么不屑,充满了挑衅意味,而后又有些轻浮的从苏珮胸脯上的两团柔软上扫过,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像是一个登徒子一样。

山洞里的气氛陡然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会施展玄门指!”

“也会施展怒涛掌!”

“这两个术法是我入了秘境之后,和老宁打架时,施展过的!”

“这古怪的猴子应该和老神仙没关系,它只是偷偷学会了我的术法!”

目睹怪猴接连施展自己的术法,孟凡内心的惊骇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很多,玄门指和怒涛掌是他好不容易学会的,这猴子怎么会看看就学会了?

它只是一个没毛的猴子啊!

这也太逆天了吧!

同时孟凡也有些庆幸,还好他的百花葬需要纸人辅助才能施展,这猴子再怎么逆天,也不会凭空拿出两个纸人来吧,否则,这架也不用打了,也没法打了!

“吱吱!”

怪猴见孟凡瞅着它发呆,仰着一张欠揍的脸,叫了两声,而后抬起手,像人一样掐诀冲着孟凡脚下一指,地面咔咔裂开,陡然蹿出一条泥藤来,向孟凡双腿缠去,苏珮震惊的张了张嘴,已经全然明白了,眼前这只怪猴竟然会模仿孟凡的术法!

“孟小子!”宁正安更是惊骇得握住了双拳,一个荒诞的记忆在脑海中泛起,失声道,“它一定拥有灵照法眼,你尽量不要施展新术法了!”

“灵照法眼是什么鬼?”孟凡挥掌轰烂泥藤,向后退了两步,这辈子从没想过,居然会有这么一天,被一只猴子弄得束手束脚。

“灵照法眼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鬼神之眼,乃天地所生,道门对此眼有通天彻地,凡人难得的说法,可以模仿看到的术法,极为玄妙,老夫本以为这只是传说,想不到此生竟然能亲眼所见,果真太过匪夷所思了!”

“灵照法眼……”

孟凡听了宁正安的话,心里像是有小虫在爬一样,一阵痒痒,怪不得那怪猴挑衅似的引诱他出招,必是想偷师学艺,如果他有灵照法眼该有所好,那样的话,他只需要天天跑出去看强者打架,过不了多久,他不就轻轻松松实现了司空长夜的梦想,成为道门第一人了?

“这猴子……好想弄来研究研究哇!”

孟凡打量着那只猴子,像是在打量一个稀世珍宝似的,也贪婪的舔了舔嘴唇。

怪猴看到孟凡露出这样的表情,愣了愣,不知道孟凡在琢磨什么。

“老宁,我再施展一个术法试试,如果真如你所说,它拥有灵照法眼,我就要改变策略了。”孟凡说着话,便将双掌平伸到胸前,向下一按,又猛地向上一抬,前方的地面陡然颤动了起来,泥土纷纷浮起,快速向一起聚拢……

“吱吱!”那怪猴见状,兴奋的叫了叫,眉心陡然离开一道竖着的眼睛,扫视着孟凡,而后在孟凡等人震惊的目光中,依样画葫芦,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也在身前浮起了一堆泥土!

“居然连真气流转都能模仿,太惊人了!”

孟凡透视着泥猴体内的真气情况,和他的施展法门一般无二,且更为快速,因为它根本没有运转术法所需的口诀,只是硬生生施展出来的,虽然是山寨,可山寨的极为逼真!

“化石为蛟!”孟凡沉喝一声,双掌猛地合拢,扶起的那一片泥土顷刻间被挤压到了一起,化成一条泥龙,向怪猴轰去!

而怪猴那边也如出一辙,同样凝出一条泥龙来,轰了出去!

两条泥龙撞在一起,山洞震颤,行将倒塌,在泥土纷飞中,孟凡双目变得亮晶晶的,很是激动的在心中大呼一声:“这只猴子,我要定了……”

第956章 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山洞的尘土在不断沉落。

那怪猴似是对别人的术法有着强烈的贪心,学了化石为蛟之后,神情变得满足起来。

而它却不知道,站在它面前的那个家伙,比他还要贪心,早就把它当成是囊中之物了!

“这猴子不怕火,能在火海里生存!”

“又拥有老宁所说的灵照法眼,可以模仿别人的术法!”

“太神奇了,简直是一份能行走的天材地宝哇!”

孟凡心痒难耐,他估摸着若是能抓住这只猴子,牛茂才肯定愿意拿出所有的野猪跟他换,包括那只拉风的猪王,但他肯定是不换的。

“孟小子,慎重点,不要再施展别的术法了。”宁正安沉声说道,“它学的术法越多,对你越不利。”

宁正安皱着眉头:“老夫觉得你还是……给它些吃的,把它哄走吧!”

他心里有些担忧,怕怪猴施展出他那招白浪滔天来,那术法极为狂暴,一施展出来,肯定就把孟凡好不容易挖出来的山洞轰塌了,就算是压不死人,也是很不好的。

苏珮也有些担忧,扫了一眼那只没毛的怪猴,像是不穿衣服的佝偻男人似的,将目光移开,有些忌惮地说道:“对,能不打就别打了,孟凡你有香蕉没,给它一些好了。”

“呃……你们的主意倒是也不错。”孟凡瞅了瞅苏珮和宁正安,沉吟片刻,而后不怀好意的勾了勾嘴角,“但我不能放它走,留着它还有大用,既然它那么喜欢学别人的术法,要不再让他学一个,学一个好玩的?”

“好玩的?”苏珮看到孟凡的表情,不由得觉得孟凡要坑那只怪猴了,心里还有些小期待。

“孟小子,不要乱来啊!”宁正安对孟凡了解不太深,害怕孟凡弄巧成拙,“你若是把它喂饱了,就更加难对付了,你看它现在有恃无恐的样子,分明是不怕你的!”

“无妨,试试总是可以的!”孟凡笑着摆了摆手,“猴子毕竟是猴子,天生喜欢模仿人类,我倒想看看,它能不能模仿我这个术法!”

猪蹄山里也是有猴子的,孟凡小时候特别想养一只猴子,但是当孟青山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之后,他就彻底打消了养猴子的念头。

故事里说,有户人家养了一只非常聪明的猴子,能像人一样做家务活,还会照看孩子,颇会讨人的欢心。

有一天,那户人家出去干农活,他们就很信任的将刚满一岁的孩子,托付给了猴子照顾。

起初那猴子的表现还算靠谱,将还不会说话的孩子逗得哈哈直乐,还抱着孩子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嘴里吱吱呀呀的,像是在给孩子讲故事,可没过一会儿,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猴子学着孩子父母的样子,接了一壶凉水,放到煤炉上嗤嗤烧开了,而后又有模有样的将冒着滚烫热气的开水,倒进了水盆里,紧接着便给孩子脱了衣服,将孩子放了进去……

它没往水盆里掺凉水!

孩子的下场可想而知!

孩子的父母回来之后,看到惨绝人寰的一幕,在极度悲愤中,将那只猴子生生扒了皮,尸体掉在篱笆门上,晒成了肉干!

当时孟青山讲完这个恐怖的故事之后,瞅着小孟凡问道:“你还想养猴子吗?”

小孟凡忙不迭摇头:“不养了。”

闷热的山洞里,怪猴站在三人不远处的通道里,没有丝毫离开的样子,且兴趣浓厚的看着孟凡,似是很享受捉弄人的感觉。

而它眉心那只眼睛,即宁正安所说的灵照法眼,正散发着幽芒,扫视着孟凡的一举一动,给人一种森然的感觉,像是一切秘密都无所遁形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孟凡突然沉喝一声,左脚向前踏了一步,右手伸到身前,连番做出了让苏珮和宁正安瞠目结舌的手势,赫然是石头剪刀布!

那怪猴偏了偏头,疑惑的看着孟凡,也伸出了手开始模仿孟凡,石头剪刀布!

“傻猴子!”

孟凡见状,坏坏一笑,又念起了奇奇怪怪的咒诀,还挺漫长的:“啊波次的额佛哥,何以饥渴了么呢,我泼漆,日斯特,无谓挖,洗鸭子……”

苏珮和宁正安听了,就更加奇怪了,无谓挖,洗鸭子?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道门有这样的咒诀么?而且,怎么听来还那么熟悉呢?

“吱哇吱哇!”怪猴彻底懵逼了,似乎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着急的抓耳挠腮,看起来很是难受,就在此时,孟凡一扬手,将一包嗤嗤冒着淡淡烟雾的东西,丢了出去,咚的一声,落到了怪猴的面前!

“呃……”苏珮和宁正安一瞅那东西就傻眼了!

他们虽然久居修炼者,极少和世俗界往来,但那东西他们还是认识的,赫然是一包炸药,看份量还不少,脸色顿时就变了!

刚才还担心这山洞会塌呢!

现在好了,孟凡丢出这一包炸药,山洞不塌才怪呢!

两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急忙退到了山洞最里面,做好了迎接山洞塌方的准备。

而孟凡很是贴心的一扬手,让十几个纸人簇拥在了他们身旁,护住了两人的身子,又让纸人齐刷刷的伸出手臂,支撑住了洞顶!

透过纸人的缝隙,苏珮和宁正安看到那只怪猴很是不解的瞅着那冒烟的炸药包,挠了挠头,一脸惊奇的伸出手,捡了起来,一副研究的样子。

“成功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孟凡喜滋滋的一晃身形,退到了纸人前方,同时身上弥散出浓郁的土属性真气来,皮肤也变成了褐色,如同变成一个石人似的,给苏珮和宁正安做了一个肉盾,形成了第二重防护……

一刹那后,一声震撼人心的巨响,轰隆隆的响起!

那一包有着巨大当量的炸药包,爆炸了!

山洞陡然一震剧烈摇晃,毫无悬念的坍塌了!

从地面上空往下俯瞰的话,会发现有一片火海,猛地沉了下去,形成了一片火坑!

毫无疑问的,孟凡的新术法,一定给那怪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待爆炸平息了,孟凡急忙挖了挖土,看到苏珮和宁正安好端端,松了一口气,笑道:“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孟小子!”宁正安呸了一口嘴里的土,皱眉说道,“下次你再想搞破坏,提前通知老夫一声,老夫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苏珮也是抖了抖头发上的土,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行行。”孟凡咧嘴一笑,让纸人重新开辟空间,而自己则挥舞着铁铲,一面往空间里放土,一面往前方挖取,去寻找那只倒霉的怪猴去了……

第957章 夺天地造化

“炸不死也该炸晕过去了吧!”

孟凡喜滋滋的拿着铁铲在坍塌的地洞里往前挖着,心情很是不错。

到了这片秘境之后,历经艰难险阻,他还没得到过一点好东西,这猴子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而且,他也没想到从虎阳市搞来的炸药,在狭小的空间里威力竟然那么大,炸得他脑子都嗡的响了好大一阵子,看来卖炸药那老头的货还是挺正的,有空一定要让袁南天再去搞一些过来。

“炸飞了?”

“炸跑了?”

孟凡在爆炸中心挖了一阵,且还透视了一下四周,也没找到那只没毛的猴子,正在他纳闷的时候,突然听得嘭一声,两只爪子陡然从他头顶伸了下来,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嘴里发出愤怒的吱吱声,不是那只怪猴是谁!

“厉害啊!还有力气掐人呢!”

孟凡抓住猴子的爪子,猛地向下一拽,将其摔到了脚下,而后用密布着土属性真气的拳头,雨点似的招呼到了怪猴身上,呯呯声不绝于耳,苏珮和宁正安也赶紧挤了过来看热闹。

“吱……吱……”

不时功夫,那怪猴便被孟凡揍得奄奄一息,惨叫声低沉了下去,鲜血从嘴里汩汩冒了出來,此前脸上的不屑之情已经全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

估计怪猴也没想到,居然遇到了孟凡这么一个狠人,术法没学到几个,妞也没抢到手,就被人家又炸又揍的,弄得狼狈不堪,更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离开。

“让你再小看人,让你偷妹子,让你偷学术法!”

孟凡又揍了怪猴两拳,见它昏迷过去了,才住了手,对这猴子又可气又好笑。

起初他见这怪猴只是个动物,便想用白虎之气镇压住它,结果这猴子竟然对白虎之气没啥感觉,反而在他面前摆出了一副蔑视人类的姿态来,似乎在人类面前,它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结果因为见识太少,还是没逃过被坑的下场。

孟凡也很震惊于怪猴的表皮,竟然被炸之后,还完好无损,只是胸骨凹陷下去了,看样子是炸坏了内脏,不过如此以来,孟凡也放心了,这猴皮又结实又防火,正好可以拿来实施他那个大胆的计划了。

“孟小子,你打算拿他做什么?”宁正安不知孟凡的想法,问了一句。

他看着孟凡兴奋的样子,除了有些疑惑外,还在心里告诫自己,当孟凡再露出那种不怀好意的表情的时候,他一定要躲他远一点,这小子古怪招式太多了,不说别的,有哪个修炼者出门还带着炸药的?

估计斩天强者被那么猛烈的炸药炸一下也受不了,毕竟肉身还没到金刚不坏的程度,也不是所有人都跟孟凡和凌玄子似的,拥有着防御强悍的土属性真气。

“我想先研究研究它是怎么偷学人的术法的。”

孟凡俯下身,将猴子的脸扳正,审视着它的眉心,这时候它的第三只眼睛已经愈合了,像是从没长过一样。

不过这也难不住孟凡,他双眸骤然一缩,施展了可以窥探事物本质的灵幻鬼瞳,直视着怪猴的眉心,心中充满了期待,想看看自己能不能看透灵照法眼的运转原理。

如果能掌握了原理,他不介意也模仿一下,说不定就能成功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见怪猴能在地面上生存,便想用怪猴实施他摧毁太阳的计划,并没有别的想法,但现在的想法却不一样了,怪猴居然拥有灵照法眼这种神奇的能力,不想办法占为己有,简直对不住自己。

“能行吗?”苏珮也来了兴趣,弯下纤细的长腿,蹲在孟凡身边看着他研究猴子。

“不可能的!”宁正安摇了摇头,很不看好孟凡的研究,“灵照法眼是天地所生,世间罕见,不是你随便瞅瞅就能看出端倪的。”

三个人就这么围观着一只猴子,气氛很是古怪。

“看到了!”

片刻后,孟凡心中一喜,在灵幻鬼瞳的透视下,一团红色雾气,出现在了怪猴的额头之下,呈现着旋涡状的能量流动,很是玄妙,仅仅看了一小会儿,孟凡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快要被吸进去了,急忙闭住了眼睛,撤去了灵唤鬼瞳。

“怎么样?”见孟凡脸色异样,苏珮和宁正安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们还是认为,就算是孟凡再妖孽,也绝对不可能把人家天生的灵照法眼给抢了,那等同于是夺天地造化了!

而他们不知道,孟凡身上其实还有一件天地造化之物,那就是自称是猪蹄山大当家的千年参灵,还和他是拜把子兄弟,只要孟凡需要,参灵会自愿献祭灵血给他,他能成就凌驾于上品地玄之上的天品,参灵功不可没。

而其他人,除了青灵,想让参灵献血,那是绝无可能的!

毕竟参灵血耗费的是参灵的灵根,灵元,每流出一滴,对它的伤害都是极大的!

而且,只要它心里有一丁点不愿意,别人得到参灵血也没用。

若不是条件苛刻,孟凡很想为宁正安求一些参灵血,说不定他喝了之后,经脉的问题就解决了。

“不亏是天地奇物,竟然能影响人的灵魂!”

孟凡看了一眼苏珮和宁正安,深吸了一口气,拿出唐刀,用刀尖向怪兽眉心划去,打算将那团并非实质化的旋涡状灵雾取出来。

“小心些。”看孟凡下刀,宁正安和苏珮竟然紧张了起来,直视着刀尖,屏住了呼吸。

如果孟凡能成功取得灵照法眼为自己所用,那么可以预见,天下道门将会出现一个多么妖孽的人物,比现在的孟凡还要妖孽!

他们也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夸张,眼前这只不将人类放在眼里的猴子就是明证。

到那个时候,恐怕孟凡也不会将天下道门放在眼里!

“嗤!”

刀尖从怪猴眉心划过,竟然只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白痕,并没有划破,坚硬程度超乎想象!

“这皮真是好东西!”

孟凡赞叹一声,只好将土属性真气灌入唐刀,再次刺了下去,凌玄子离开之前曾对孟凡说过,强悍的防御能力,只是土属性真气的一小部分,而更大的用处,就是破坏!

这一次刀尖毫不费力的就刺入了怪猴的眉心,而那旋涡状灵雾似乎是察觉到了危机,突然从伤口中飞了出来,略作漂浮之后,就要向洞顶遁去……

第958章 不肯屈服的灵雾

地洞因为坍塌过,此时的空间并不大,也没有了向上的通道。

那团由灵照法眼化成的红雾,从怪猴额头飞出之后,就要向洞顶逃去。

孟凡心里一紧,急忙伸手去抓,神情焦急。

而苏珮和宁正安却看不到灵雾的存在,但瞅见孟凡焦急的神色和动作,也意识到应该是有什么东西从怪猴身上跑出来。

然而,当孟凡的手掌笼住那团灵雾的时候,那灵雾竟然无视孟凡的手掌,从他指缝中穿梭而过,瞬间没入了洞顶的土层,不见了!

眼见着灵雾逃走,孟凡急切的咬了咬牙的,本能的就施展梦道术神游了出去,追着那团灵雾,向地表穿梭而去!

神游之体脱离肉身,无视地层的阻碍,速度极快,很快就追上了那团飘飘忽忽的灵雾。

到这个时候,孟凡心里是非常忐忑的,不知道神游之体对那团灵雾有无效果,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毫不犹豫的伸手抓了过去!

“竟然可以!”

让他惊喜不已的是,神游之体居然稳稳的抓住了灵雾,就像是肉身抓住一块铁球似的,感觉极为踏实、稳妥!

“回来!”

孟凡沉喝一声,开始操控神游之体回归肉身,然而让他心惊肉跳的事情发生了,那团灵雾灵雾突然变得狂暴,像是一头发狂的猎鹰一样,在他手中剧烈挣扎起来,带着他的神游之体,猛地向地表蹿去!

也就是在此时,在外面遇仙派的上空,突然密布了漫天的黑色云层,极为厚重,天空顿时黑暗下来,像是末日来临一样,云层里面还有雷电闪耀,像一条条雷蛇似的,穿行不息,偶尔有几条分叉的雷电轰落下来,犹如是一只只大手,想要奋力抓住什么的样子!

更有轰隆隆的雷鸣之声,震耳欲聋的在遇仙派上空回荡着,气温陡然降低,冷风不断从门派卷过,吹得建筑上的瓦砾咔咔作响!

遇仙派的弟子抬头仰望着漆黑如夜的天空,心头颤动不已。

他们这辈子从未见过如此猛烈的雷暴天气,纷纷躲避了起来,大雨倾盆而下!

在遇仙派和驭兽门中间的山涧之中,牛茂才正在河边给猪王洗刷身子,震惊的发现,河水陡然变得浑浊,有巨大的水泡,咕咚咕咚从河底泛起,猪王也变得狂躁不安,他瞅了瞅河底,瞅了瞅天空,低喃一声:“天地异象,这是有重宝出世,还是……有大灾大难了?”

而在仙火秘境中燃烧着的滔天火海,也猛地一颤,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停顿了片刻。

“发生什么事了?”

苏珮和宁正安也察觉到脚下的地面正在簌簌抖动,心头没来由的升起了一阵不安,变得惶惶起来,相视一眼之后,宁正安沉声道:“孟小子想要夺天地造化,这分明是有违天道呐!”

“乖,快跟哥哥回去,外面坏人多,很危险的!”

正处于激动中的孟凡,已经顾不得别的了,死死抓着灵雾,拼命往肉身拽着,却未料那灵雾的力气非常大,径自带着他的神游之体,穿出地表,漂浮在了火海上空,还一直向天上飘着!

“别再往上飞了,再飞就超出我神游的极限了!”

孟凡撇着嘴,此时神游之体已经距离他的肉身百余多米了,灵魂陡然涌出一阵撕裂的危机感,他很肯定,如果任由灵雾继续往上飞,他很可能会灵魂撕裂而死!

“得想想办法!”

碰上如此大的造化,孟凡实在是舍不得松手,他心中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得到这团灵雾,他也能模仿别人的拿手术法,对他以后的修道之路,有天大的帮助!

“他怎么了?”

就在此时,地底的山洞里,苏珮和宁正安惊骇的发现,孟凡的肉身七窍流血,气息正在急速衰弱,看样子过不了多久,他的肉身便会死亡!

“孟小子,你到底在搞什么,不要命了么?”宁正安焦急的躲着脚,伸手向孟凡头上拍去,“快给老夫醒过来!”

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触到孟凡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团金色光芒,从孟凡的胸口凝聚而出,向着洞顶飞去,而光芒后面,还跟着四道流光,呈现出青、白、朱、黑,四中颜色,正对应了青龙,白虎,灵凤,玄武……四灵之气!

“这是……”

宁正安见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震惊得合不拢了嘴!

在当初虎阳山发生的那桩紫气事件中,孟凡当着众来犯者的面,毁掉了虎凤灵印,将封印在里面的一小部分虎凤之气吸入肉身,外人都以为他只有虎凤之气。

可宁正安此时看明白了,孟凡体内竟然有四灵之气!

但他不明白,从孟凡胸口凝出的那团金芒到底是什么东西玩意儿?

怎么可以凌驾于四灵之上?

宁正安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看孟凡犹如看一个怪物!

“孟小子到底来自于什么地方,身上怎么有如此多的秘密?”宁正安深吸一口气,呼吸急促地说道,“有时间老夫一定要去他的家乡瞧上一瞧!”

苏珮也不由得产生了和宁正安一样的想法,想去孟凡的家乡看看,看一看那个让他魂牵梦萦,舍生忘死去拯救的女孩……

“不行了么?”

孟凡苦涩一笑,灵雾还兀自向上空飞着,他的神游之体在剧烈颤抖,行将崩溃!

造化难得,可命更重要,孟凡不得不选择了活命,就在他打算放手的时候,突然有一团金光,带着四道不同色彩的流光,从下方的火海中升起,急速飞到了他的身边,嘭的一声散开,将他和那团不肯屈服的灵雾包裹在内,强行向下飞去!

孟凡瞪了瞪眼,他自然认得过来帮忙的东西是什么,正是鬼斩之痕之光,还有四灵之气!

“奇琳儿,你又帮了我的大忙啊!”

孟凡欣喜若狂,在猪蹄山裂缝之中,他被鬼将军的鬼刀斩中胸口,是奇琳儿滴血相救,在他的胸口形成了一道鬼斩之痕,此后鬼斩之痕被黑灵组的毒雾污染,变得沉寂,又在蓝儿的帮助下,将鬼斩之痕彻底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到得此时,鬼斩之痕竟然带领四灵之气,来帮他抢夺灵照法眼化成的灵雾了!

简直是太惊人,太意外,太霸气了!

孟凡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了,很想偷偷回老家看看奇琳儿,给他擦擦棺材什么的,这小妮子简直是他的福星啊!

“轰隆!”

当神游之体抓着灵雾顺利回归肉身时,在遇仙派上空,数道粗大的闪电猛地劈下,几栋建筑轰然倒塌,其中就包括遮挡仙火秘境小路的那个大殿!

还有一栋长老屋舍也塌了,一个身穿黑袍的憔悴老头,从坍塌的废墟中狼狈的爬了出来,指着狂暴的天空骂道:“该死的老天,连你也欺负老子么?”

第959章 生成第三只眼睛

“孟凡,你一定不要出事啊!”

在狭窄闷热的地洞里,苏珮看着七窍流血的孟凡,小手紧握胸前,掌心汗涔涔的。

“孟小子与天地抢造化,就算是有那些古怪的东西帮他,指不定也会遭天谴的,哎!”

宁正安不安的踱来踱去,脸色极为凝重,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心也跟着一点点变得沉重起来,可他却没料到,遭天谴的并不是孟凡,由于秘境的遮挡,那些滚滚天雷,径直发泄到了遇仙派!

这个时候,遇仙派已经有数栋建筑倒塌了,广场被轰出了几个大坑,守护山门的弟子因来不及躲避,也被劈躺一个……末日似的天灾,将遇仙派的一众弟子吓得肝胆欲裂,还以为天要灭遇仙派,毕竟遇仙派的宗旨是遇仙杀仙。

有的弟子甚至还在考虑,等恶劣的雷暴天气过去了,一定要联名跟苏珮反应一下,改一下遇仙派的宗旨,改成遇仙爱仙,遇仙敬仙多好。

其中最悲催的当属黑袍长老公孙剑了。

他的长老屋舍被雷劈塌,在盛怒中对着天空怒骂不停,结果还没骂几句,就又有一道雷霆咔嚓一声落了下来,将他劈倒在地,劈的他脸色乌青,身上冒着缕缕蓝烟,不停的抽搐着,过了一会儿便不动了。

不过,还好他被人及时发现,救走了。

就在苏珮和宁正安担心孟凡安危的时候。

孟凡的神游之体,急速回归到了肉身,倏地睁开了流血的双眸!

他瞅了瞅焦急的苏珮和宁正安,正要报一下平安,张了张嘴,却惊异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急忙闭上眼睛,内照体内,发现鬼斩金芒,正带领着四灵之气,在他的脑海里和灵雾不断的厮杀着,想要驯服对方的样子,使得他头痛欲裂,几乎昏厥!

“孟凡,你没事吧?”

苏珮和宁正安看到孟凡睁看眼又闭上,身体不停的颤抖,就更加担心了,心惊肉跳的围在他身边,关切的问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候,孟凡也已经顾不上其他任何事情了,聚精会神的关注着脑海里的那场厮杀……

“轰!”

“呯!”

灵照法眼化成的灵雾,似是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狂暴的对抗着鬼斩金芒和四灵之气,但却是有些寡不敌众了,四灵之气犹如一道道绳索,交织成网,很快便束缚住了灵雾的行动,而鬼斩之痕的金芒,则如一把利剑一样,不停的来回穿刺,每穿刺一次,灵雾就颤抖一下,气息便微弱一分!

这个时候,密布在遇仙派上空的黑色云层,突然骤然缩小,其内游走的雷电正在不断向一起聚集,不断的压缩着,仿佛是在酝酿毁灭一击,能直接轰入仙火秘境,将孟凡灭杀掉的一击!

“遇仙派这是干了什么坏事了,怎么不断被雷劈啊!”

驭兽门的弟子站在对面的山上,遥望着电光闪闪的遇仙派,目瞪口呆,也有些幸灾乐祸,两个门派打了那么多年,要是遇仙派被雷劈毁了,也省了他们的力气了,可以直接扛着行李,占据遇仙派了。

但同时心中也有担忧,害怕布满的雷电的云层会飘到驭兽门这边,要是把驭兽门给劈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祈祷着阴冷的狂风不要再吹了,就那么让云层在遇仙派上空呆着就好。

“快一些,快没办法承受了!”

孟凡汗如雨下,头部快要裂开,鲜血不断从七窍中流出,苏珮焦急的帮他擦着,美眸泛着泪花,不停低语着:“快好起来,快好起来吧!我们不管那眼睛了好不好,会死人的啊!”

“……没有回头路了。”宁正安瞥了一眼地上的怪猴,其眉心被孟凡划出了一道伤口,像是一道裂缝似的,里面空荡荡的,沉声道,“看方才的情况,孟小子一定是将某些东西,弄到他的身体里了,要么他把那东西吞噬掉,要么就被那东西取走小命,哎,何苦招惹那猴子,听老夫的,哄走它不就行了,天地造化,凡夫俗子岂能染指……”

“宁长老,你不了解他的。”苏珮抬起纤细的小手,用手背擦了擦眼角,一脸倔强的样子,“他的脾气就是这样,那猴子偷学我们的术法,又想……想偷走我,惹了我们,孟凡他肯定不愿意,他就要欺负那猴子,拿走它最珍贵的东西……”

苏珮吸了吸鼻子:“你若是和他在一起久了,你就会知道,不管是斩天强者,还是长生老怪物,只要他们敢欺负他,敢欺负他的朋友,包括你我,他都会咬上他们一口,让他们一辈子都忘不掉,更何况一只猴子。”

苏珮帮孟凡擦着血,心痛的要滴血:“你看着吧,他最终会没事的,还会因祸得福,猴子,那该死的猴子死了没有,没死我就捅死它……”

苏珮说着话,美眸里泛起一抹怒意,扫了一眼地面,见孟凡那把唐刀在地上丢着,拿起来就往猴子身边走,就在这时候,一阵奇怪的咔咔声从孟凡身上发了出来,苏珮猛地扭头一看,只见孟凡眉心裂开一道细小的口子,血红血红的,还有一只没有瞳仁的白色眼球,在里面转动着,很是森然可怖,她不由得怔住了!

“眼睛!他开了第三目!怎么可能!”宁正安见状,大惊失色,心中陡然浮现出一个骇然的想法,失声道,“难道说,他真的将那灵照法眼占为已有了?”

此时,在孟凡的脑海里,又是另一幅景象。

四灵之气对灵雾的束缚越来越紧,灵雾不甘心的挣扎着,身上不断散出红雾,向孟凡眉心凝聚着,而鬼斩金芒则漠然的飘在灵雾不远处,像是在冷眼瞧着一个战败者,片刻后它陡然金光大盛,呼啸着发出了最为猛烈了一击,直接穿透了灵雾!

“吱呜!”

那团灵雾发出一声怪异的惨叫,瞬间崩溃,随即化成一缕缕红雾,挣脱四灵之气的束缚,慌不择路的向孟凡眉心逃去,它似是觉得到了那里,才有一线生机,也或许孟凡的第三目,便是它给自己留下的退路!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道理估计它也懂。

“咔嚓!”

随着那一缕缕红雾的涌入,孟凡眉心的口子骤然睁大,一颗淡红色的瞳仁,瞬间凝聚在了此前长出的白色眼球之上,形成了孟凡的第三只眼,属于他的灵照法眼!

地洞里的气氛陡然变得凝固起来。

孟凡的第三目,诡异的眨了眨,扫视了一眼苏珮和宁正安,两人顿时心头一颤,一股不安的感觉笼罩在了心头,好像那目光要夺走他们什么东西,好在那目光随后变得柔和,他们才感觉好了一些。

而在孟凡的脑海里,鬼斩金芒像是一个王者一样,傲然的漂浮了片刻,便兀自散去了,四灵之气也随即回归到了孟凡丹田位置的麒麟兽里,随着麒麟兽一声狂吼,孟凡三只眼睛全部睁开,同时瞧向苏珮和宁正安!

孟凡咧嘴一笑:“我帅不帅……”

也就是在这时候,遇仙派上空,那一片正在凝聚毁灭一击的黑云,陡然消散,而被孟凡揍昏的那只怪猴,也蓦然睁开了眼睛,悄无声息的站起了身,向苏珮伸出了尖利的手爪……

第960章 真是一只好猴子

“小心!”

眼见怪猴要去挟持苏珮,距离苏珮最近的宁正安,急忙大喝一声,挥掌向怪猴拍去,却忘了自己经脉碎裂,已经无法调用一丝修为了,被怪猴咚的一脚,踹飞了出去。

“找死!”

苏珮手中还拎着孟凡的唐刀,猛地转身向怪猴砍去,却被怪猴侧身躲过,而后只觉得眼前一花,怪猴的利爪已经放在她白皙细长的脖颈上了!

孟凡皱了皱眉,身形一晃,将倒飞而出的宁正安接住,稳稳放在了地上,见他无甚大碍,便直视着怪猴,撇了撇嘴道:“方才下手还是轻了,真该直接把它直接打死的。”

“孟凡,别管我,杀了它!”苏珮咬了咬牙,粉面含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