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黄金渔村 > 第226节

黄金渔村 第226节

“有啊。”敖沐阳说道,两个少年脸色一喜,“待会小心割到手,注意安全。”

俩少年的表情顿时垮了。

切开野梨掏掉核之后,他放入高压锅里使劲炖了起来。

炖熟之后,他把梨子整个捞了出来,一个小碗放一个野梨,再往里舀上半碗梨汁,等到它们自然凉干后,他又放入冰箱中冷冻起来。

这道甜点做起来不麻烦,就是浪费时间,等到他把甜点拿出来,差不多也该吃晚饭了。

连炒带炖,敖沐阳收拾了一桌子菜,他知道两个少年能吃。

雨后的凉爽开始远去,夏末的炎热重新归来。

这时候敖沐阳拉开冰箱拿出一碗碗的冻梨,梨汁刚刚要结冰,大家一人一碗坐在树荫下舀着吃,酸甜清冽。

因为有冰糖和蜂蜜来调味,野梨的酸味得到了掩盖,它本身煮过后带有沙质感,好像在吃酸酸甜甜的水果冰沙。

而这里面可没有一点添加剂,又美味又健康。

这次上山,敖沐阳发现山上好东西不少,于是又转过一天来没什么事干,他就跟鹿执紫一起带着熊孩子上山。

“太阳挺大呀,现在上山去干嘛?”鹿执紫问道。

敖沐阳说道:“初秋登山。”

这次上山他准备充分,自己一个背包,将军和狼家兄弟各一个背包,元首和有福胸前则有小肚兜。

敖文昌来找他,看到他收拾东西,就问道:“你干嘛?”

“去山上弄点野果子。”

敖文昌又说道:“延缓一下吧,我找你有事商量,当然不是要紧事。”

敖沐阳道:“那就把商量的事延缓到明天,今天咱们一起上山去逛逛。”

敖文昌有些不乐意,过了一会他抬头四十五度角看向天空,嘴里说道:“嘤嘤嘤。”

听了他的话,敖沐阳回头给了他一拳:“打死你个嘤嘤怪,什么玩意儿啊,快三十的大老爷们,这会还卖萌……”

“谁卖萌了,你抬头看,鹰啊。”敖文昌无奈道。

敖沐阳抬头一看,还真是一只老鹰。

可能是大龙山的环境改善,物种丰富起来,吸引了老鹰到来。

老鹰在村子上空盘旋一圈,女王和亲王联袂而来,很快将老鹰给赶走了。

这样,敖沐阳就伸手把夫妻两个给喊了下来,他本来也想给女王夫妇武装起来,结果女王见势不妙立马飞走了。

看着远去的虎头海雕,敖沐阳问道:“女王还没有生孩子吗?”

鹿执紫摇头道:“看样子没有,不过别着急,虎头海雕繁殖确实比较难,否则数量就不会这么少啦。”

敖沐阳嘟囔道:“它们得加快啊,亲王是不是不行?不知道鸟里有没有老中医能给它看看。”

三人加上一群熊孩子上了山,他们直奔羊奶果位置,摘了好几塑料袋的羊奶果。

除了羊奶果,他们还找到了蛇泡子。

蛇泡子就是野生蛇莓,这果子很小,跟蓝莓似的,不过颜色是深红色,上面带有小小的斑点,看上去有点吓人。

敖沐阳要去摘,敖文昌就吓唬他说道:“龙头,可别摘蛇泡子,这都是蛇吃过留下的。”

鹿执紫笑道:“文昌,你好歹大学生,怎么这么迷信,再说蛇才不吃水果呢。”

敖文昌讪笑道:“跟龙头开个玩笑。”

敖沐阳帮他说话道:“其实文昌也不是迷信,我们这边有个说法,就是蛇泡子是蛇的专属水果,它们会用舌头舔果子,把里面精华吸走。这时候的蛇泡子不光没味了,而且还被蛇做了标记,谁采回家或者吃掉,就是惹蛇上门。”

第0958章 一年一开海

听着敖沐阳的话,敖文昌急忙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回事。”

敖沐阳笑了笑道:“不过我不怕,要是真有蛇会追着蛇泡子上门那还好着呢。”

“这话怎么说?”敖文昌纳闷的看着他。

敖沐阳道:“正好让我家女王抓了,到时候我挖出蛇胆给它对象吃,帮它对象补补身子,看看秋天能不能生一窝海雕。”

除此之外,这时节的山上到处有山枣和野柿子,不过山枣个头太小了,成熟度也不统一,三人就是随便摘了点当场吃掉,其他的没管。

他们还碰到了野地瓜,也叫地瓜泡,跟地里种的地瓜一样,一长就是一串。

对人来说,野地瓜没什么好吃的,可是对野生动物来说就不一样了,野地瓜是它们在山上所能碰到的富含淀粉的唯一食物,营养丰富又充饥,所以有野地瓜的地方就有野兔窝。

果然,他们在周围溜达的时候,将军、狼大和狼二突然发动,不分先后的往一处草丛里钻,一只黑白相间的肥兔子急匆匆的逃命。

敖文昌同情的看着兔子的背影说道:“它可真倒霉,被狗和狼同时撵,要是能逃命够它在兔子窝里吹嘘一辈子。”

但它哪能逃得掉,将军和狼大狼二都是追兔子的好手,不多会将军就叼着它回来了,狼大狼二跟在后面,其中狼大不断的怒视狼二,肯定这不靠谱的弟弟又妨碍它了。

他们带着好些水果从山上喜气洋洋的下来,村里也满是喜气洋洋的氛围。

现在已经是八月底,马上就要进入九月,而按照渔业局的规定,九月一号开海,到时候肯定是渔家盛典。

敖文昌来找敖沐阳,就是为了开海大典的一些事,去年他们举办来着,效果相当好,敖文昌想把这个开海大典做成一项定期的渔家活动。

这也是敖沐阳的意思,反正村里有钱,那就搞吧。

他不想吃独食,这种活动是参与者越多越好,于是他给杨树勇和龙德水等人说了一声,问他们要是有兴趣,可以参与进来。

不用说,这种事几个村自然有兴趣,这可是招徕游客、宣传村子的好机会。

杨树勇来找敖沐阳,又给他带了一包自己晒的海盐。

敖沐阳只好腌咸菜,夏末秋初,也是腌咸菜的时候了。

这点他请教了金慧子,金慧子家里有个地窖,敖千莱收拾出来后,现在下面全是泡菜缸,里面有各种泡菜。

金慧子教他腌酸辣胡萝卜、酸豆角、酸黄瓜之类,他自己还买了一些大头萝卜,往里放入大量盐腌制起来。

调配好盐水后他没有及时扣上盖子,狼二爬上去呱唧呱唧喝了好几口,然后那一个下午它就到处找水喝并到处撒尿。

结果这引发了一场军备竞赛,估计将军认为它到处撒尿是想重新圈定地盘,于是它也努力喝水,努力四处撒尿,并努力将狼二的尿味给掩盖住。

这样狼大留下的尿液味道就被掩盖住了,它怒气冲冲的也去猛烈喝水猛烈撒尿,一时之间小楼内外尿液横飞。

元首一看着急了,它赶紧加入军备竞赛中,而且它还窜上了墙顶屋顶,把那上面也给撒了些尿,给小楼来了个全方位无死角尿洗。

狼尿味道很刺鼻,虽然狼大狼二都喝了不少水进行稀释,可是没用,这天太热了,水被蒸发后最终留下的全是尿素。

敖沐阳气的追着揍它们,不过这也有好处,从此之后估计很长时间,村里的狗和山上的蛇鼠之类再不敢靠近小楼了……

九月一号,正式开海。

这是个大日子,红洋码头上从凌晨时分就鞭炮声不断,很多渔船早在昨天就着急忙慌的出海了,等到九月一号到来,这些渔船便开始撒网捕捞。

大龙头号也去赶头彩,空闲了一个夏天,敖大国、敖千文等人已经闲出了满身肥肉,他们迫不及待想要回到海里。

敖沐阳不能出发,他得留在村里主持开海大典。

流程跟去年类似,今年戴宗喜依然到来,海警支队的高层也来了,涂新杰果然高升,苏金南也得到高升,成为了红洋海警支队的副支队长。

锣鼓喧鸣中,苏金南扯着嗓子给他介绍了支队的新任政委:“这是孙林孙政委,涂政委往上升了一步,他刚刚调职工作比较忙,今天过不来了,让我给你带了礼物,哦,我们也带了礼物。”

敖沐阳热情的跟孙林握手,然后喊道:“涂政委客气了,这带什么礼物啊?又不是我结婚或者过生日。你和孙政委更客气,人来就行了,这太破费了。”

“不破费,我们支队给你弄了个锦旗,哈哈。”苏金南笑的幸灾乐祸。

今年开海大典,吸引了比去年更多的人,不光是游客,还有镇上、县里乃至市里一些老百姓。

开海大典结束后,大龙头号会返程归来销售渔获,现在龙头村已经成了一块招牌,他们的海鲜新鲜且价格公道,没有假秤也不会忽悠人,老百姓很信任他们。

宋公明也来了,带着十多个跟他年龄相仿的男女。

他们开车进村,一个板寸头青年笑道:“公明哥哥,你这真是上山下乡了,确实是苦了你。”

“万幸风景很秀丽。”一个眼镜女青年嘻嘻笑,“我们待在市里天天吸尾气、吃地沟油,还不如来公明哥哥这里舒坦呢。”

宋公明道:“别在我面前显示你们谜一样的优越感,我这边真不错,工作不繁重,环境好,吃喝也好,你说人这一辈子不就图这些?”

“环境好是看到了,吃喝好没看到,早上你们镇上早餐店连煎蛋煎培根都没有,这算什么好?”一个大块头青年抱怨道。

宋公明微微一笑:“待会给你见识见识。”

忙活着的敖沐阳看到他后便招手,宋公明带同学过来简单介绍,他们以后注定不会再相见,所以谁也没有重视彼此,都是点头为止。

不过宋公明的同学们点头点的很认真,因为敖沐阳身边的苏金南和孙林都是扛着军衔来的。

第0959章 丰盛渔家

“今天这大典搞的真热闹,比去年可热闹多了。”宋公明抱着双臂笑道。

敖沐阳道:“今年村里有钱了,明年会更好的,到时候请几个明星过来助阵,把名气打响。”

“那你们是真赚了钱了。”宋公明不无羡慕地说道,“明天真找了明星,我们一定过来维持治安。”

“这次你也可以啊。”

“这次不行,老同学来了,请了个假带他们转悠转悠。”宋公明伸手指了指后面正在拍照的几个青年。

敖沐阳事多,就索性开门见山:“你们去玩吧,要是愿意出海看鲸鱼看海豚江豚,船给你们准备好了,那是我的船,只要开出去,虎鲸会主动靠近的。”

“如果嫌天热想回去,那酒席我也给你备好了,你放心,绝对丢不了你的面儿……”

“开海后把海鲜送回来啦?”宋公明期盼的问道。

开海之后,各家渔船都在抢头炮,有的船运气好,一晚上就能捞够本,这样的话渔船往往会提前返航,上午就能把海鲜送回来。

开海后第一船海鲜是当头炮,有吉利的寓意。

敖沐阳道:“没回来,不过我从我自己渔场给你弄了点东西,你放心好了,我肯定给你准备的是最好的,待会戴局长、孙政委他们吃的是跟你们一样的货。”

听了这话,宋公明便高兴的咧嘴笑了:“够义气啊兄弟。”

经过一场热热闹闹的开海大典,中午时分一群警察跟着宋公明去吃饭,进入渔家乐的包间之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碗盘。

山野水果、山野菜,这自是不必多说,非常齐全。开胃小菜都是韩式泡菜,全是金慧子的拿手菜。

桌子上摆放着饮料,有鲜榨的羊奶果汁、野地瓜酿的地瓜烧酒,还有冒着寒气的冰镇野梨。

主菜是海鲜,螃蟹有赤甲红和锯缘青蟹,鱼有大黄鱼、鳎目鱼和多宝鱼,有个盆子里还放着一些清蒸的猛虾蛄,个头老大,跟儿童手臂似的。

看到这些虾蛄,宋公明外地来的同学惊呆了:“这是皮皮虾?卧槽,吃什么长大的?猪饲料?”

“我倒是觉得变异了。”一个女青年满是敬畏地说道。

宋公明笑道:“胡扯什么呢,一群乡巴佬,这是猛虾蛄,个头就这么大,来来来,大家坐,准备开席,待会尝尝这条大黄鱼,野生的,这么一条能卖一万块!”

“真假?”几个内地青年再度大吃一惊。

宋公明不屑道:“你们在城里混的什么?一万块一条的鱼算什么?”

“不是,野生大黄鱼?”马尾辫女青年瞪大眼睛说道,“我吃的是这个,现在还能捞上野生大黄鱼?”

宋公明点头:“绝对的,这没错。本来还有鱼翅的,不过现在国家要求鱼翅不上酒席,咱们是公职人员嘛,就别去找这个刺激。”

反正没准备,他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他的老同学里有熟悉他的室友,便笑道:“公明哥哥你可悠着点,这菜刚上桌,你别给吹跑喽。”

“多吹会也行,凉快。”板寸青年大乐。

宋公明挥手笑骂道:“去去去,凳子、切糕你们俩一边去,谁吹牛啦?说的鱼翅多娇贵似的,它能比得上这猛虾蛄、大黄鱼?还有这鲍鱼……”

板寸青年道:“这鲍鱼你也要吹一把?个头太小了。”

“滚蛋吧,这是辣炒小鲍鱼,大鲍鱼能进味吗?还有这螃蟹,你们尝尝,这叫锯缘青蟹,市场上一般是碰不见的,要吃得去五星级酒店。”

此时已经接近吃螃蟹的时候,上桌的锯缘青蟹都是敖沐阳特意挑出来的,一个个巴掌大小,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他时不时去渔场洒落金滴,鱼虾蟹们多少都能吃一点,所以长得很猛很健壮,肉质也很好。

一个锯缘青蟹掀开盖子,整块的蟹黄露了出来,色泽橙黄,隐隐有蟹黄油在边缘滚动。

青年们对视一眼,道:“吃吧?”“吃吃吃,饿坏了。”“公明哥哥今天可是下血本了,使劲吃,要不对不起他!”

敖沐阳带戴宗喜一行去准备吃饭,一辆奥迪Q5和一辆涂装为海蓝、雪白交接的越野车开进村里。

这台越野车跟市面上的车子不一样,高大威武不说,它横向拉的厉害,很宽,外表线条很刚硬,标准的战地肌肉车。

看到这车就有人说道:“呀,悍马呀。”

有懂行的冷笑一声道:“你就知道个悍马,这是咱们国产的军用越野,东风猛士!这车有理论爬坡度能达到100%,采用了很先进的独立悬架的结构,前后都有双横臂螺旋弹簧独立悬架,对地面落差的忍受力很厉害……”

两辆车子尽量低调的开到敖沐阳家门口停下,越野车中下来六个精干的青年士兵,他们一下车就抢占几个视野点。

奥迪上走下柳少将、杜玉龙两人,敖沐阳没在家,还呆在码头,敖文昌看到军车后知道是找他的,立马飞奔过去将他给喊了回来。

敖沐阳和孙政委一行急匆匆赶过来,见面之后孙林和苏金南赶紧敬礼。

海警支队虽然当前隶属于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但是有消息称国家有意将这支队伍编入武警部队,那样就属于军队性质了。另外海警支队里的军官都是海军精锐出身,所以柳少将在他们眼里堪比天王老子。

苏金南就是红洋海军出身的,他能加入海警支队还是海军举荐,当时他学历低,文凭差,在海军内部发展空间不大,但他海上工作技能过硬,海军便想办法把他送去了海警支队。

杜玉龙属于他的老领导,这是上次接送敖沐阳找他的原因之一。

让敖沐阳吃惊的是,杜坦之看到两人之后竟然也敬军礼,而且姿势很标准,看样子是练过的。

更让他吃惊的是柳少将和杜玉龙在今天能过来,海军方面倒是讲义气,没有过河拆桥。他们在活动期间到来是表明一个态度,跟敖沐阳方面比较亲密的态度。

除了在大阳岛执行演习任务时候,柳少将唱过白脸,其他时候都是红脸示人,他私底下喜欢双臂抱胸微笑,看起来很平易近人。

一一打过招呼后,柳少将笑道:“小敖同志别这么拘谨,我听说村里有民俗活动,这不刚下飞机就顺路过来看看。”

第0960章 我要军舰

戴宗喜本来不在龙头村吃饭,去年他就是参加过开海大典活动后,立马返程回去吃食堂,尽量避免被人关注到说闲话。

如果他走的话,孙林也不会留下,顶多留一个跟敖沐阳关系紧密的苏金南在这边吃午饭。

可是柳少将和杜上校一来,情况就变了,他们自然得留下吃饭,而且他们还是做陪客的。

杜玉龙办事很周密,他从后勤带来白酒过来,没有商标,不过肯定差不了,毕竟这顿饭有感谢敖沐阳的意思。

还好老敖准备了一桌丰盛酒席,而不是打着就招待苏金南一个人的主意随便准备两个菜,否则就尴尬了。

当然,在座这些没人在意吃喝什么,他们哪个不是从山珍海味席上胖起来的?

敖沐阳知道这点,他临时又撤下了几道肉菜,换成了山野菜,宋秋敏过来帮忙,她知道酒席上坐的都是贵宾,所以除了自己家里攒下的野菜,还去村里走门闯户搜集了一些稀罕菜。

如敖沐阳预料那样,不管海鲜还是肉菜,众人都没怎么碰,倒是清淡的野菜吃了不少。

主要还是喝酒,一上桌就按照一人一瓶的标准开了白酒,当然,柳少将那边是刚下飞机需要缓缓劲,所以他喝了敖沐阳自己酿的果酒。

杜玉龙给苏金南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开始了。

苏金南苦啊,这里官职最低的就是他,而且上座的还是他在军队时候很照顾他的老领导,那能说什么?他开席就是三杯白酒!

二两杯子!

敖沐阳没让他干喝,他也陪了三杯,都是一口闷。

杜玉龙便鼓掌:“好,爽利,小敖你酒量可以啊!”

“什么可以?这叫厉害!”柳少将也鼓掌笑道,“小敖是痛快人,好酒量!”

敖沐阳苦笑道:“酒量一般,不过爷们嘛对不对,做事就得大刀阔斧、干脆利索,不管能不能打赢,首先得有亮剑精神!”

杜玉龙给自己杯子加满酒道:“说得好,小敖你要是愿意去军队发展,那绝对前途光明,比老苏光明的多!”

苏金南摸着头皮渗出来的汗水傻笑道:“那必须、那必须。”

“来,老苏开了门,这杯我来带,干!”杜玉龙一口闷了下去。

柳少将也很豪气的闷了一口酒,当然,果酒。

敖沐阳顿时羡慕起来,当官真好,他琢磨着也不是这么回事,他在村里可是当仁不让的一号首长,可他跟村里人喝酒好像不仅逃不掉,还会被灌啊!

柳少将倒不是官威很重的人,或者说他既然选择过来展示友谊,就没想着摆官威,酒过三巡后他说自己缓过来了,也换成了白酒。

于是,又是一轮开始了。

自从有了金滴改善身体素质,敖沐阳的酒量就跟方程式赛车加了航空燃油似的,那可不是一般的SKR,那是相当SKR。

可今天这一顿他被撂翻了,中途就开始软着腿想往桌子底下钻。

主要是他有多次帮苏金南喝了酒,否则苏金南老早就得扶到床上去。

喝得差不多,大家伙开始散去。

杜玉龙和柳少将留在最后,等到其他人走后他们一起喝凉茶,敖沐阳却顶不住了,他模模糊糊记得自己说了点什么,好像有人来找他来着,然后被人搀扶着上床睡去。

等他醒来往外一看,天色已经黑了,他惊讶道:“我天,我睡了一个下午?”

鹿执紫把手机日期给他看:“一天零一个下午!这已经是二号的晚上了,九月二号的晚上!真不知道你喝了什么,要不是医生来了说你是醉酒,我差点把你送去急诊抢救!”

怔怔的看着手机上的日期,敖沐阳惊呆了:“怎、怎么会,这这这,不可能啊。”

鹿执紫收起手机冷笑道:“那你解释一下?敖村长,你酒量真好啊!就你厉害呀!”

敖沐阳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夜色,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不喝了,戒酒,以后戒酒!”

他又急忙问道:“那个,我喝醉以后没有闹笑话吧?柳少将和杜上校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鹿执紫道:“嗯,怎么说呢,我给你学学当时的情况吧。”

敖沐阳傻傻的点头,他有不祥的预感。

鹿执紫先抬头挺胸做了个扶眼镜的动作——这自然是杜玉龙:“小敖,首长刚从羊城回来,他很开心啊。”

接着她换了个位子,双手抱在胸前脸上神秘莫测的微笑——这是柳少将:“咱们红洋这次是露脸了,大领导都去了,点名表扬了咱们的队伍!”

她回到先前位子又扶了扶眼镜说道:“我们海军一向有吃水不忘挖井人的传统,你立了大功,那就得有奖励,小敖,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鹿执紫蹲在地上做呕吐的架势,呕吐几声后她摇摇晃晃站起来挥着手喊道:“我想要一艘军舰!带炮带导弹,以后我去外海捕鱼,谁再敢欺负我,轰他娘的!”

敖沐阳一时之间呆若木鸡。

他反应过来后叫道:“这不是真的!”

鹿执紫说道:“我敢发誓,我几乎将场景还原了,在这件事上如果我有虚言,未来一个月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这个誓言可谓是相当歹毒了,敖沐阳捂着脸闷闷地说道:“一定是我在木骨都束外海见过涅柔斯打捞公司那艘海军退役训练舰的威风后,心里有了想法。”

当时围攻海盗船,涅柔斯的旗舰可谓是一马当前,他们船上竟然真有炮弹,真的用速射炮轰海盗船来着!

缓了一阵,他又问道:“那个,柳少将和杜上校怎么说的?”

“他们什么都没说,你说完之后他们立马走了。”鹿执紫摊开手说道。

敖沐阳顿时一脸的生无可恋。

第二天他垂头丧气的待在家里醒酒,苏金南竟然上门了,见面之后使劲拍他的肩膀:“兄弟,昨天讲义气啊。”

敖沐阳说道:“什么昨天,你昏头了,是前天。”

苏金南纳闷:“什么前天?我是说昨天你给我挡酒的事啊……”

敖沐阳露出惊讶表情,他赶紧看手机,发现手机上的日期是九月二号。

见此他立马大叫一声:“玛德,又套路我!”

随即他想起了鹿执紫那个誓言,脸上又露出满足的笑容:“卧槽,未来一个月我怕是要死在床上了啊!”

第0961章 去暑气

这点敖沐阳不需要担心,他未来一个月可以继续生龙活虎。

五年级和六年级的新学期开始了,鹿执紫下班回家后,敖沐阳把事提了出来,然后鹿执紫悠悠说道:“你好好回忆一下,我怎么发誓的?”

“就是你说你要是说谎,那未来一个月就听我的,什么事都听我的,嘿嘿。”

鹿执紫一脸嫌弃地说道:“天,你真是喝酒喝坏脑子了,我说的原话是,‘我敢发誓,我几乎将场景还原了,在这件事上如果我有虚言’,记住,是‘在这件事上如果我有虚言’,明白了吗?”

敖沐阳大怒,他对正透过门缝看自己的狼二招招手,狼二屁颠颠进来,然后他说道:“打个滚,在地上打滚。”

狼二开心的翻滚起来。

敖沐阳指着它说道:“这代表了我此时的心情!”

鹿执紫陪他开了会玩笑,然后早早上床躺下了。

敖沐阳心里暗喜,以为她是想要补偿自己,结果晚饭鹿执紫都没吃,她状态并不太好,脸色有些发白。

见此敖沐阳急了,问道:“是不是休息了一个多月突然上班了,状态调整不过来?”

鹿执紫被他这话气得精神了三分:“是昨天主持大典加上今天带新生做了室外运动,有点中暑了!”

关空调,开窗透海风,凉茶,藿香正气水,风油精擦额头和太阳穴,花露水抹在皮肤上,敖沐阳赶紧上套路。

元首看鹿执紫有些虚弱,便很体贴的上来准备给她一个暖暖的抱抱,再要一个亲亲摸摸举高高。

结果它刚躺向鹿执紫胸口,敖沐阳抓起它转了一圈手臂,将它一把给抡飞了……

狼二没来捣乱,它好奇的打量风油精,还伸爪子去拨拉它。

敖沐阳正忙着呢,狼二一个劲伸爪子挠他手腕,这样几次之后他恼了,一把将狼二摁倒,说道:“想尝尝这个的滋味?”

狼二美滋滋的舔舌头。

敖沐阳给它掀开一条大腿,然后在它二弟上滴了两滴。

那天晚上大龙山上响起了狼嚎声,声音持续了一夜,吓得不知道多少狗子屎尿失禁!

从此,天不怕地不怕的狼二有了害怕的东西,敖沐阳只要亮一下风油精瓶子,它就立马夹着尾巴夹着腿,跟维密走秀上的那些久经训练的大妞似的扭着屁屁走路。

衣兜和裤兜瞪着眼睛看着这一幕,第二天敖沐阳要出海的时候,它们两个去找到风油精装在肚兜里,看到狼二后便拿出来显摆一下,每到这时候,村里便会响起一声狼嚎。

敖沐阳乘坐快艇出海,他准备去捕捞个水蟹给鹿执紫去去暑气。

不少吃货都知道,五月至十月是吃蟹的好时节,因为一只青蟹从幼体长成成年蟹,要经10多次的蜕变过程,每蜕壳一次长大一次,全程需要半年多。

敖沐阳这次找的是水蟹,之所以叫水蟹,是因为每当螃蟹换壳之后,肉还没及时长起来,壳里肉少水多。

水蟹虽然没多少肉,不过味道却异常鲜甜,用来煮汤熬粥是最好不过了。另外如果混合姜皮一起煮,那还有是一味中药,可以很好的去暑气。

很多人知道大姜是热性的,少有人知,姜皮在中药材里却属寒性,所以要是感冒伤风敖红糖姜汁,一定不能带着姜皮。同样,如果要配合水蟹吃,那就只能用姜皮。

这季节是鲜姜入世的季节,敖沐阳出海的时候先顺路去镇上市场买了点大姜,他看到摊子上还有姜芽,便花二十块钱全包了,这东西便宜,八毛钱一斤。

出海之后,他跳入水中寻找蟹群。

这并不难,村外海域的水中鱼虾蟹资源相当丰富,茂盛的海藻不光引来了海龟,也引来了各种鱼虾蟹海资源。

敖沐阳下水之后便碰到了海龟,村里的海龟保护基地办理的很成功,今年开始还有去年孵化的小龟返回,稚龟很可爱,不过很怕人很警惕,一有风吹草动二话不说就逃跑。

大海龟们倒是蛋定,它们不介意跟人接触一下,但李继带领的保护区员工却不允许它们这么做,员工们尽可能让海龟讨厌人类,不去跟人类接触。

这是没办法的,海龟在保护区里自然安全,也很受欢迎,可到了外界它们就是渔民和一些海龟猎人的猎物了,如果让它们以为人类是朋友,那反而容易导致它们受害。

所以,敖沐阳入水后虽然遇到了海龟,可海龟们不管大小都绕着他走。

见此敖沐阳往水里放了几点金滴,海龟们顿时改了态度,不分大小争先恐后过来抢……

逗了会海龟,他发现了一个蟹群,便下去找了几个大螃蟹。

螃蟹们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奈何被敖沐阳从屁股后给捏住了背和胸口,只能徒劳无功的挣扎。

他专门挑那些个头大却又轻的螃蟹,这些正是水蟹。

本来螃蟹就是寒性,水蟹刚脱壳没怎么长肉,体内全是水,寒性更强,堪比小龙女的寒冰床,让艾莎公主吃两个能搞出一座冰山来。

捞了几个水蟹他回家喂了金滴养活起来,准备等中午蒸了再给鹿执紫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