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精校小说网 > 黄金渔村 > 第337节

黄金渔村 第337节

龙头号乘风破浪回归码头,码头两边停泊着一艘艘木船,木船上面也摆放有桌子,游客拿到食物后可以上船坐在桌子旁边慢慢吃。

经过陈冬娃等老捻匠的一番努力,村里的木船焕然一新,整齐排列着,看起来很有秩序。

敖沐阳看了一眼后却觉得不满意,他急匆匆的对姜晓玉说道:“嫂子你记下,回头跟村里人说一声,各家把船弄的个性点,喷上点涂鸦、船头挂个旗子什么的,这整的没有个性,没有魅力!”

姜晓玉刚要问他具体怎么弄,他已经上码头带人开始往下卸海鲜。

从凌晨开始捕捞,渔船上的人一点没休息,除了捕鱼他们还得清洗还得分类,为了方便活动,现在送下来的泡沫箱里全是清洗干净的海鲜!

第1464章 并行

一溜的大铁锅里热气腾腾,对虾、鹰爪虾、皮皮虾,淡水大蟹、梭子蟹、赤甲红,扇贝、蛤蜊、蛏子、海螺,各式海鲜送入锅子里,很快整个码头都全是鲜味了。

敖沐阳指挥着村里的渔汉忙活着,突然有人指着海面喊叫起来:“什么冒出来了,看海上,看啊……”

码头正前方不远处,海面上波浪翻涌,一条长而弯曲的鱼鳍冒出水面,如同巨型镰刀。

一看这鱼鳍样子,敖沐阳便知道这是老虎来了。

老虎是四大海宠中最有名气的一个,这不光是占了遗传基因、天生种族的优势,还在于它后天的不懈努力,本来虎鲸长得就萌,加上它头脑聪慧,跟游客打的火热,在旅游旺季里,它每天都能吃撑。

其他村民和游客也认出了老虎的身份,恐慌的氛围顿时消失无影。

但敖沐阳还是紧张,虽然码头两边已经临时围上了护栏,可护栏并不牢固,要是出现点意外情况,导致游客冲击护栏,还是会导致人跌落海洋。

他担心老虎的出现会制造出这种危机——不是老虎吓得游客乱跑,而是老虎吸引游客聚集码头边缘逗弄它,于是,他赶紧上了一艘木船,划着小船迎向老虎。

老敖知道老虎出现的缘故,肯定是禁渔期三个月里他没有带老虎出海,老虎耐不住寂寞,如今发现码头人多,它便冒了出来。

老虎出现后没有着急游到码头旁边,它在不远处冒出半个头来进行浮窥,两个眼睛一个劲往外翻,努力去查看码头情况。

终于,它翻着眼睛看见了小船的敖沐阳,顿时兴奋起来。

只见它那庞大的身躯在水里快速游弋,借助着游动的惯性,突然之间它从水中跳了起来!

还好,它现在个头实在太大,完全就是个虎鲸中的大鸡巴,惯性无法支撑它的全身跳出水面,老虎仅仅是以前半边身子探出的姿势来欢迎他。

看着冲到跟前来的老虎,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不远处在码头上观望的游客们则开始心疼他:要惨!

老虎是冲敖沐阳的木船来的,它跳起来是想撞小船,这样即使它未能整个儿跳出水面,但探出前半边身子还是很可怕……

‘咣当’!

只听一声巨响,老虎砸了下来,推金山倒玉柱,就跟海底火山爆发了似的,一道海浪翻涌了起来,猛的将木船给掀翻了。

敖沐阳落入海里,迎面就是老虎。

换个普通人,这一幕能吓死,成年虎鲸个头太大了,在水下给人的压迫感很是恐怖,特别是当老虎张开嘴的时候,虎鲸可是齿鲸,它是长着老大牙齿的!

还好老敖已经习惯这种场景,他甩手放出两点金滴,老虎张开嘴来了个虹吸,将海水连同金滴吸进嘴里。

敖沐阳确实好久没跟它好好呆在一起了,以前老虎是他的坐骑和海洋猎犬,现在他有了水下神行的本领,就不怎么依靠老虎来代步。

加上过去三个月是禁海期,他没有去捕鱼,老虎的海洋猎犬身份无处发挥能力,一人一鱼隔绝了些日子。

老虎吃掉金滴,绕着敖沐阳游动起来,几次撞在他身上,将他撞的在水里翻腾不已。

首日海鲜自助活动结束后,当天晚上敖沐阳带队出海,自然,这次他得带上老虎了,老虎已经急不可待。

两艘大船结成船队,要想收获满仓,那就得往南海方向和远海方向行驶了。

九月份好日子,虽然天气还很炎热,可是这是秋老虎在垂死挣扎,从时令上来说这已经进入秋季了。

秋高气爽,现在这天肯定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海上天气比较好,没有暴风、巨浪之类的恶劣情况,适合远航。

为了照顾大龙头号,龙头号放慢了行驶速度,这样的情况下老虎能跟得上来,敖沐阳便去了老虎背上。

今年小学开学晚,鹿执紫有空,敖沐阳便带她一起出海,此时也一起坐上了老虎背部。

老虎身上的坐鞍是改良款,以前那小鞍子早就无法再固定于它身上了,现在的坐鞍宽大且舒适,敖沐阳拉着鹿执紫的手坐上去后,老虎一个鱼跃便冲了出去。

鹿执紫不是第一次坐在老虎背上,但以前那都是在海边,此时却是在深海,她心里多少有些紧张,道:“啊!让老虎慢点!”

敖沐阳抱住她的腰笑道:“没事,掉不下去,老虎可不能减速,否则就追不上这两艘船了。”

老虎先是贴着海面行驶,随后开始往水下潜去。

鹿执紫急忙戴上护目镜,敖沐阳则给她调整好了氧气罐状态,把呼吸嘴递给她,让她含在了嘴里。

虎鲸下潜,他们看到了水下世界。

此处海水清澈,但没什么生命,特别是鹿执紫的视野聊聊,看不出去多远,更是很快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就在她想要给敖沐阳打手势让他控制老虎上升的时候,敖沐阳向前指去。

鹿执紫瞪大眼睛往前看,起初她什么也没看见,很快众多小而矫健的鱼踪出现了——这是一个鲱鱼群。

老虎下潜就是为了因为发现了这鱼群,鲱鱼们在上层水域飞快游动,发现虎鲸后,鲱鱼大惊,但鱼群整体没有变动,就是前进速度加快许多。

随着老虎窜入鲱鱼群中,敖沐阳和鹿执紫两人也处于了鱼群内部,他们前后左右上下都是鲱鱼!

近距离观测,鲱鱼要比在市场上见到的死鱼要鲜活优美许多。

无数的大小鲱鱼在他们身边争先恐后的游荡着,鹿执紫面前的气泡开始飞快的往外喷吐,她惊呆了。

虎鲸游速惊人,追上鱼群后,老虎的尾巴有力摆动,它来了个日贯长虹,从鱼群之后冲到了鱼群之前,霸气强悍的穿过了整个鱼群。

鹿执紫回头看,看到密集的鲱鱼上下游动,因老虎游过而形成的空白很快又被补上了。

敖沐阳拉扯被老虎含在嘴里的粗长缰绳,老虎根据缰绳的力量反应过来,重新上浮,这样两人便冒出了水面。

鹿执紫还在惊叹先前看到的一幕,敖沐阳则用防水无线电对讲机通知了龙头号上的敖文昌,让他带人下网捕捞鲱鱼。

第1465章 花瓶

从红洋湾一路行驶到南海,鹿执紫可算是过了瘾,她经历了不同的水下风情,见到了诸多做自由游动的鱼虾,这种体验是前所未有的。

敖沐阳更在意的还是渔获,老虎确实是一条出色的海洋猎犬,在它带领下,两艘船都有所收获,这还处于航程中呢,他们已经赚回油钱来了。

到了南海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又是另一种风情。

清晨起床,鹿执紫赤脚走上甲板,她一边走着一边笑道:“我感觉我带的防晒霜不够,主要是之前老是跟老虎一起潜水,防晒霜被洗掉——我天!”

正是日出之时,广袤的海面上波浪滚滚,西边天际还有些黯然,东方的海平线已经变成了橘红色。

半边太阳出现在海洋尽头,它以极快速度一点点冒了出来,无尽苍穹以极快速度变成了红白色,再逐渐变为了金白色……

壮丽的海上日出,出现在了鹿执紫面前。

此时的太阳还不算耀眼,鹿执紫深情的凝视着头顶天空,喃喃道:“朝阳借出胭脂色。欲落又开人共惜。秋气逼。盘中已见新荷的。”

敖沐阳笑吟吟地问道:“好看吗?”

“真好看,在这里,用不着酒就能醉。”

“不用这么夸张吧?”经过的敖沐东插嘴道,“鹿老师咱们就住在海边呀,这样的场景看到的不多了去?”

鹿执紫摇头道:“确实很多,但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悟,受到不同的震撼。”

他们运气很好,在一片浅水域遇到了一群鲍鱼。

这些鲍鱼长得很有意思,个头不大,身躯略有弯曲,如同人耳。

它们就是南海耳鲍了,别看顶多能长到六七公分的长度,可它们壳薄肉厚且营养丰富,特别是足部肌肉特别肥厚,是很有价值的海珍品。

敖沐阳带人采集了一番,他是雁过拔毛,大的小的全给采走了。

倒不是他想赶尽杀绝,耳鲍生命力比较强,他准备移植到渔场去,给珊瑚区增加物种丰富度。

一个白天,他们下了蟹笼和虾笼,然后去寻找名贵野生鱼。

陆虎和他合作的网上海鲜商城如今经营的如火如荼,对野生海鲜需求量极大,他现在出海得有的放矢了。

不过在海上忙活的是渔汉们,他只负责找地方,其他时候都待在船上。

船头撑起了一座遮阳伞,鹿执紫戴着墨镜、斜躺在凉阴中吹海风,她看着敖沐阳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就站起来问道:“你平时都是这样吗?”

“哪样?”敖沐阳随口问道。

鹿执紫说道:“给大家伙准备饭呀,不停的准备食物。”

敖沐阳笑道:“不是,平时大家吃的饭都简单,炖上一锅肉、焖上些米饭就行了。”

“那你今天?”

“今天你在船上,所以我得好好准备。”

鹿执紫向他做了个鬼脸,带着将军回到甲板继续吹风。

下午,敖沐阳也开始频频入水,他带着一些东西入水的,不过没人注意。

到了傍晚时分,他突然指挥龙头号掉头,敖文昌吃着冰激凌随意地问道:“这是干嘛?回家?”

敖沐阳道:“不是,是去个地方。”

下午时分开始退潮,海面上露出了几个小浅滩。

南海多岛礁,这些浅滩不能称之为岛礁,涨潮时分它们处于水下,落潮时分它们会冒出来,不过也仅仅是冒出一部分,面积很小。

敖沐阳示意黑龙放下一艘皮筏子,这时候黑龙看着前方忽然露出讶然之色,敖文昌则惊讶的发问:“咦,那沙地上怎么会有桌椅?”

侧前方一处较为宽阔的浅滩地上有一张长桌,桌子前后两端各放置了一把椅子,桌子正中央是个花瓶,不过里面没有花,就旁边放了一瓶红酒。

看见这浅滩地,老敖打了个响指道:“OK,减速,放下一艘皮筏艇。”

白天他就是发现这些浅滩地后才开始忙碌的,自从鹿执紫跟他在一起,他也没有搞什么罗曼蒂克,今天看到浅滩地后,他有了个不错的主意。

皮筏艇被放下,他带着将军、有福和两个箱子爬了上去,然后他对鹿执紫招手:“愣着干嘛,上来呀。”

鹿执紫也看见浅滩地了,她指着桌椅问道:“那是,你布置的?”

敖沐阳摇头道:“不是,可能是天公作美,它们自己出现的。”

等到鹿执紫上了皮筏艇,他便卖力的划了起来,并让龙头号滚蛋。

踏上浅滩地,脚下沙滩细腻且柔软,敖沐阳大脚踩上去几乎没到脚背,他提起脚来,有两只招潮蟹跟着爬了出来。

餐桌上铺就一张白色桌布,它被海风吹的猎猎作响,已经有些凌乱。

敖沐阳跳下皮筏艇后将木桨插在沙地上,又把绳子绑在上面固定住小筏子,然后他赶紧去把桌布给重新摆平。

鹿执紫要下船,敖沐阳伸手指着她道:“别急,等我回去。”

他回来后蹚水走到小船旁边,一个公主抱把鹿执紫给抱上了浅滩地。

将军在皮筏艇上踩着小碎步,咧着嘴耷拉着舌头等着公主抱。

结果敖沐阳看都没看它一眼,走过来后只是拎走了有福。

将军很懵,生气的张开嘴叫了起来。

有福幸福的看着将军,本来它为自己被拎着颈后皮给拎走而不满,但没有比较就没有幸福,看看将军被遗留在了皮筏艇上,自己这样还算不错的了。

将军等了一会,看到敖沐阳和鹿执紫都要坐下了,它知道这是爹死娘改嫁自己没指望了,只能独自跳下皮筏艇。

鹿执紫坐下后笑着问道:“我们是要在这里吃晚饭吗?”

敖沐阳说道:“是呀,怎么样,这环境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鹿执紫点点头说道:“非常有意思,这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晚餐地了。”

敖沐阳说道:“可惜风太大,不能点蜡烛,否则咱们吃烛光晚餐更好。”

鹿执紫道:“这没关系啦。”

敖沐阳补充道:“虽然没有烛光,但好歹有鲜花。”

说着,他把拎在手里的有福给塞进了阔口花瓶中。

有福心里的幸福顿时没了,它支棱起大耳朵懵逼的看向敖沐阳,小脑瓜上挂满了问号。

敖沐阳挑了挑它的耳朵后说道:“嗯,对,就是这样,把耳朵给我使劲支棱起来。”

第1466章 海洋之心

海水从四面冲刷浅滩地,洁白的浪花卷着零散的沙子扬起来,西方的海天尽头,夕阳高悬,光芒柔和。

鹿执紫好奇的扭头看向两边,卷来的海水不是蓝色,而是碧绿色,像是清澈的玉石。

将军看到有福被塞进花瓶后就乐了,它对着有福叫唤了几声,然后发现浅滩上有小螃蟹,便兴奋的摇摆尾巴去追小螃蟹了。

餐桌上已经提前布置好了餐盘和刀叉,敖沐阳打开一个箱子,从中拿出餐前小菜放到了鹿执紫面前,又开了桌子上的红酒倒入杯中,微笑道:“女士,请用餐。”

鹿执紫挑眉顿了顿头,礼貌的回以微笑:“谢谢。”

盘中的小菜很丰富,有腌黄瓜、腌万年青、拌青豌豆、萝卜泡菜,还有麻辣汁腌出来的小海螺、海瓜子和切片的海蜇头。

接下来是汤菜,敖沐阳用保温瓶装了起来,他了解鹿执紫的口味,就给她上了一碗鱼肉蔬菜汤。

鱼肉用的是扒皮鱼,不贵,但很鲜美。

两个人对面坐着对饮,这时候什么话都不用说,一切尽在浪花之中。

浅滩地并不安全,但敖沐阳艺高人胆大,带着鹿执紫从傍晚吃到日落。

在海上跟在陆地不一样,太阳落下之前,月亮已经升了起来,今天仅仅是弦月,月光并不算亮,好在有漫天繁星点缀,夜空很美。

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吃着饭,鹿执紫偶尔还会喂有福吃一口,有福很想从花瓶里爬出来,奈何它今天的任务就是装鲜花,每当它要往外爬,老敖就会将它摁下去……

日落之后,海水上升,这是要开始涨潮了。

鹿执紫想要把东西收拾起来,敖沐阳摆摆手说道:“没事,双脚泡在水里聊会天吧,这样的机会可不会常见。”

听他语气沉稳,鹿执紫便放下心来,她留恋的看着周围海面道:“是啊,这样的环境真美,好像是浮在海面上一样,我们现在是在海洋之心的位置,是吧?”

两人随意的聊着天,海水继续上涨,等没到小腿的时候,敖沐阳就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他把桌椅和箱子搬上皮筏子,这下子有福不想从花瓶里钻出来了,以它的小个头,一旦落到水里那就只能游泳。

划着皮筏子,两人一狗一狐狸回到船上。

本来按照出海捕捞的规矩,到了晚上渔汉们还是得干活,他们得抓分夺秒的捕鱼,非常疲累。

但有敖沐阳带队的时候,他们工作强度就会比平时小许多,晚上可以休息,因为白天时候敖沐阳也能找到足够的渔获。

一夜安眠,第二天他们开始收获虾笼和蟹笼。

南海的海资源很丰富,蟹笼满载!

野生螃蟹性情凶悍,一出笼后便竖起了大螯虎视眈眈。

狼二和有福都有过被螃蟹夹到的经历,前者是被夹了嘴皮,后者则是尾巴被夹,因此它们俩看见螃蟹上了船后,一个赶紧把嘴巴塞进前爪下面,另一个则夹着尾巴爬上了船顶。

要收拾这些螃蟹不容易,渔汉们得第一时间把它们的大螯用皮筋给绑起来,这样他们下手轻了抓不住螃蟹,下手重了容易把大螯给弄断。

螃蟹一旦断了大螯,那品相就不行了,自然价格会跟着水落船跌。

这样的螃蟹还不如吃掉,敖沐阳收拾了断掉大螯的残疾螃蟹放进锅子里蒸了起来,说道:“中午吃蒸螃蟹!”

“晚上也能吃,今天中午可吃不完。”敖沐东乐呵呵地说道,现在阳历是九月份,距离中秋节不远了,螃蟹正肥,可以卖个好价钱,所以看见蟹笼丰收,大家伙心里都高兴。

敖沐阳说道:“吃不完没事,我给弟兄们做咸蟹吃。”

他们捞上来的螃蟹量大,断腿碎壳的也不少,一顿饭确实吃不掉,于是到了下午他就开始做咸蟹。

这道菜做起来简单,把螃蟹蒸熟后一切对半,然后放入缸子里用盐水腌起来就行。

在以前条件艰苦的年代,陆地的百姓腌咸菜来下饭,海边的人就是做咸蟹下饭。

别看现在螃蟹是好东西,以前海边人没有粮食吃,只能吃鱼和螃蟹来充饥,连着吃上几年后见到这东西会害怕。

就像以前老百姓不喜欢吃咸菜一样,以前的渔民也不喜欢吃咸蟹,对于他们来说,螃蟹吃久了会腻味,不过好歹这东西有点鲜味,勉强能下肚,如果做成咸蟹,那可真是连唯一的鲜味都没了,根本没法吃。

敖沐阳做咸蟹有秘方,船上有他之前做的虾油,这样他不往咸蟹缸里放盐,而是放入两勺虾油。

另外普通人家会往里加入八角和花椒,敖沐阳不一样,他把八角和花椒来炼油,然后再倒进去。

螃蟹富含蛋白质,易于吸收盐分,这道菜只要腌制上十多个小时就能吃。

转过一天来,午饭的时候他就拿出了咸蟹。

但渔汉们不感兴趣,他们看见今天做了小鸡炖蘑菇和酸菜炖猪肉,便纷纷端着饭盆去抢肉,谁也不碰咸蟹。

这样正好,敖沐阳给鹿执紫夹了一块,道:“咱们自己吃,咸蟹下饭,神仙也不换。”

鹿执紫对他的手艺充满信心,就两人就着螃蟹啃馒头,其他人包括将军和狼家兄弟都在垂涎那两锅肉。

咸蟹的肉一如既往的嫩,因为用了虾油,所以鲜味不减。

敖沐阳吃的很带劲,咸蟹壳上带有花椒油,撮一口汁水咬一口肉,他觉得这东西比炖肉要好吃的多。

下午的时候他们经过了一片暗礁群,这片海域暗礁遍布,退潮的时候会有很多礁石冒出海面。

但这里不适合架起桌椅制作烛光晚餐,因为礁石狰狞嶙峋,看着就让人胆颤心惊。

暗礁区在地图上被特殊标注了出来,这里远离航线,平时没有船经过,偶尔有渔船来到周围也会避着走。

敖沐阳选择在周围抛锚然后来探寻一下这片海域,他觉得这里被视为船舶禁地,那没有渔船经过,就意味着没有被捕捞过,应该有很丰富的渔获资源。

两艘渔船隔着暗礁区边缘还有一段距离就抛锚了,敖沐阳驾驭老虎前去探路。

他的猜测没问题,这里资源丰富。

第1467章 大虾蛄

或许在若干年前,这片暗礁曾经是珊瑚来着,敖沐阳潜入水中去查看资源的时候发现,礁石千姿百态,有的如鹿角,有的如鲜花,有的如多触手海怪。

礁石一带生活着好些虾蟹,海底则多有海螺海贝之类,长得个头倒不是很大,数量却丰富。

更让敖沐阳欣喜的是,他在礁石上发现了好些石花菜。

石花者,礁生草,实则海石之衣也。

这东西是真正有医药价值的海洋蔬菜,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都对它有所研究,认为石花菜进入人体后能在肠道中吸收水分,使肠道内容物膨胀,增加大便量,治疗便秘等毛病。

另外它还含有褐藻酸盐类物质,西药中很多降压药就有这成分,所以它具有降压作用。

礁石之上的石花颜色棕红,它们长得密密麻麻,主枝和侧枝繁杂交互,蔓延在礁石上就像一片红棕色地毯。

海潮哗啦啦的拍打着礁石,石花菜在水中飘荡着,偶尔当它们被海浪冲击的翘起时,会露出下面覆盖的藤壶。

这里的藤壶是可以吃的,敖沐阳顺着水流游到了礁石上,然后抬脚走了上去。

因为有厚实的石花菜保护,故而脚底板直接踩在礁石上也不会受伤,老敖大步在上面走着,好像走在草毯上。

他由对讲机联系两艘船,让敖大国和敖文昌派人下来采集石花菜。

石花菜价格不贵,可野生的也不太常见,敖沐阳采集这东西后不准备卖,而是打算留着自己食用。

现在秋老虎嚣张,人们都喜欢吃点凉的东西,比如果冻、猪皮冻、海凉粉之类,石花菜可以做其原材料。

采集石花菜比较麻烦,它们不是自然纯净,里面掺杂了很多小螺小贝和死亡腐烂的小鱼。

礁石上生长的植被不光有石花菜,还有鹅掌菜、石莼、海带等等,其中鹅掌菜长着边缘如锯齿的大叶片,它是不能吃的,采集时候得挑出来扔掉。

两艘小船带着十来号人赶到,敖沐阳一看是敖沐东、敖沐鹏一伙,全是粗壮鲁莽的小伙,便叮嘱道:“刨石花菜是细致活,你们可给我小心点。”

敖沐东摆摆手道:“嗨,龙头你这还不放心?哥几个都是老手了。”

敖沐阳拖着一张渔网亲自来采集石花,他没带铲子,没法切断石花那粗壮坚韧的根系,这让他有些为难。

本来他看脚下都是礁石,想随便找块尖锐的薄石头来做工具,结果礁石一带历经海浪打磨,掉落下来的石头都被磨成鹅卵石了。

他抓住石花菜使劲搂了两把,使出吃奶力气后,却把石花菜连同底下石头一起给搂了出来,拖泥带沙,大大影响了石花菜的品质。

这让他有些气恼,便从敖沐东手里抢过了铁铲一把斩断了石花菜的根系。

敖沐东叫道:“我就带了一把铲子,龙头你让我干嘛?”

敖沐阳头也没回地说道:“你随便。”

“东哥咱俩去水下捞螃蟹,我看这边螃蟹不少。”敖沐鹏笑嘻嘻地说道。

礁石周围水浅,轻松扎个猛子就能到海底。

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摸虾捞螃蟹还是捡海贝都很容易,两人在水里扑棱了一会,忽然之间敖沐东冒出水面叫道:“我靠,这海底是什么?超大的虾蛄,龙头,南海还有猛虾蛄吗?”

听说海底有大虾蛄,敖沐阳急忙放弃手里的石花菜,他点头道:“对,有猛虾蛄,你们发现猛虾蛄了?我刚才怎么没发现?”

猛虾蛄价值高,他跟速射炮似的喷出一连串问题,足见其情绪之高亢。

敖沐东道:“应该是猛虾蛄,我没细看,刚才我准备捡几个海螺,然后旁边一个洞口窜出个大虾蛄,我怕它凿我,就赶紧撤了。”

蹲在礁石上的敖沐铭笑道:“东哥你啥时候这么胆小了?”

敖沐东怒瞪他一眼道:“猛虾蛄属于螳螂虾,你不懂别乱说,它跟咱们红洋的口虾蛄不是一回事,它的前肢跟锤子似的,猛力一下子能打碎螺壳,砸在人手上至少也是个挫伤!”

两人在斗嘴,敖沐阳第一时间潜入了海底。

这边海底水浅,他一个猛子扎下去差点来了个脸刹。

海水清澈,海底有礁石也有沙层,他仔细寻觅,确实从中发现了几个洞,这些洞口不小,大的跟他拳头差不多。

不过这些洞穴要么位于礁石缝隙之中、要么处于海藻旁边,颇有隐蔽性,所以他刚才了了扫了海底几眼后没有发现其踪影。

此时洞穴周围安静,只有一些残破碎裂的螺壳蟹壳之类。

敖沐阳打量了碎裂的螺壳一番,觉得洞穴中藏的可能不是猛虾蛄。

他养猛虾蛄可是有段时间了,这东西力气虽大、性情虽猛,却没有猛到能敲碎织纹螺的水准。

研究过破碎的螺壳后,他便谨慎许多,此时他手中没有可以引诱虾蛄钻出来的工具,只能先浮出水面。

他从水里露出头来,看见敖沐东和敖沐铭还在斗嘴,于是就说道:“别说了,东哥小心是对的,水下的虾蛄很猛——对了,东哥你看清它的样子了?确实是虾蛄?”

敖沐东没好气地说道:“我都捕捞了几十年了,能认错?虽然它的个头特大,但我肯定没认错,就是虾蛄。”

得到确切回复,敖沐阳便拿起铲子浅回海底刨了起来。

他沿着洞穴往外拓开空间,海底沙层松软,很快洞穴便被他给挖开了。

就在他耐心挖掘的时候,猛然的,一个虾蛄头冒了出来!

虾蛄窜出,伸出一条前肢敲打在铲子上。

就在它的前肢敲到铁铲上后,敖沐阳只觉手腕一振,感觉一股大力从铁铲传到手里,就像是被一柄锤子敲到一般!

看到虾蛄半截身躯,他大概判断出了对方的具体长短,收回铲子往下直接插入进去,铲子上掀,将这大虾蛄连同海底沙一起给掀了出来。

大虾蛄被从洞里挖出来后怒了,它没有逃跑,而是好像螳螂一般将脑袋和脖颈树立起来,两条前肢伸出,竟然摆出了战斗姿势。

至此,敖沐阳看清了它的样子,这虾蛄就是很大,得有二十多公分,它的脑袋很小、脖颈纤细,但从此往后身体却开始宽阔起来,到了尾部那就很宽大了。

第1468章 捕虎

正是因为它有个宽大的尾巴和下半截身躯,所以才能撑着脑袋半立而起。

扫过它的样子,敖沐阳的目光被它背部那一道道条纹给吸引了,这些条纹呈现黄黑相间,斑斓有致,如同虎纹!

见此,老敖便把渔网给罩了上去,抢先动手。

大虾蛄落入渔网后还是不慌乱,它凶悍的挥舞前肢对着网线锯了起来,这跟所有海洋生物都不一样,它的攻击性由此可见一斑。

拖着这虾蛄,敖沐阳迅速浮出海面。

众人看见他手里拎着渔网,便问道:“龙头你抓到那虾蛄了吗?”

敖沐阳没有回答这问题,他对敖沐东说道:“东哥算你命大,幸好刚才你碰到那虾蛄没直接动手,否则什么挫伤,至少得骨折骨裂!”